• 嗨起來吧
  • 0

關明被自己說得啞口無言,計小璇更是得意。

「來,喝酒!」關明此時鬱悶得想要吐血,自己怎麼就碰到了這麼一個,額,毒舌,的確挺毒舌的。

幾人再也忍不住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屠戮生最是誇張,一隻手捂著肚子,一隻手不斷的拍打著地面:「哈哈,我實在忍不住了,關兄,你不見怪,我是真的忍不住,哈哈哈!」

他眼淚花都笑出來了。

其它幾人,相比他,也好不到哪裡去。

計小璇同時朝關明飄過來一個眼神,那意思就好像在說:「跟姑奶奶斗,你還嫩了點!」

關明只能不斷地勸慰自己,沒錯,自己只是好男不跟女斗,沒錯,就是這樣,我是個有涵養的人,我要忍住,忍住,快忍不住了。

「白兄,我之前觀察過你,你修鍊的玄功給我的感覺很奇怪,而且你的氣息偏向陰柔,恩,這樣修鍊下去,對你日後的成長怕是影響甚大。」關明只能看向白如雪,藉此岔開這個話題。

白如雪怔住,然後看向了關明。

其餘幾人笑聲也是戛然而止,屠戮生抹了一下笑出來的眼淚,眼中滿是妒忌,這次,白如雪是賺了啊。

關明既然會這麼說,那就說明他要幫白如雪。其實在場的人,都受過關明的恩惠。

就比如百歌,關明幫他改善了《封聖功》,而且針灸之後,身體本來停止的機能再次運轉,屠戮生也在關明的指點之下,修為大進,雖然他現在還是化勁中期,但是他的戰鬥力,卻已經足足提升了一個層次。

至於計小璇。

咳咳,因為上次的意外,實力一舉突破化勁中期,關明還為她煉製了一把匕首,她獲得的好處可謂是最大的,當然,她也是最委屈的一個。

發生那樣的事情,她也不想的啊!但是自作孽,也只能自己認栽倒霉。

秦欽,那自然不用多說,前段時間關明拿出的丹藥何其闊綽,毫不誇張的說,就算是一個『宗』字勢力的丹藥底蘊,怕都沒有秦欽上一次收穫得多。

有那些丹藥,足夠秦欽實力一路高歌猛進。現在終於輪到了白如雪。

其實大家也都知道,若不是因為白如雪對秦欽那麼好,關明絕對不會送給白如雪這場『造化』。

白如雪現在最是驚訝,她自己修鍊的玄功,自己自然最是了解,她修鍊的玄功雖然強大,但卻無形中讓她整個人都變得陰柔起來,而且性格也是因此大變。

這是一種無意識的變化,等他自己察覺的時候,卻是已經晚了。憑他的本事,根本沒有辦法,也只能這麼一直修鍊下去。

「關兄,敢問你有什麼辦法?」白如雪整個人都激動起來,如果關明真能幫他解決這個問題,那關明無疑就是他的再造恩人,這個人情,太大了。

「具體的我還需要替你把一下脈才能知道。」關明此時也不太好判斷,目前為止都比較客觀,但若是把脈之後,基本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那就麻煩,關兄了!」白如雪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

關明微笑點頭,白如雪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

白如雪的手,潔白,纖細,五指修長,手掌很小,很美觀,這樣的手,根本就不是一個男人該有的,關明觸摸到白如雪的手,手感冰涼,而白如雪眼睛隱晦的跳動了一下。

這個細微的變化,沒有任何人察覺,包括關明也同樣如此。

手搭在白如雪的脈搏上,一縷靈氣進入順著白如雪的筋脈進入,很快就在白如雪的體內遊走了一個周天,關明眉頭緊皺:「怪事,當真是怪事,這怎麼可能!按道理不應該啊!」

似乎不甘心,但關明覺得自己的感覺肯定沒錯,於是,他控制靈氣再次在白如雪的體內遊走了一個周天。

白如雪丹田傳出的力量很柔,或者說,他整個人都很柔,簡直柔得不像話,就算在女人當中也是罕見,而且白如雪的體內經脈也很奇怪,關明的表情頓時怪異起來。

「大哥,大師兄,難道問題很嚴重!」秦欽緊張的問道。

「問題到是不嚴重,但你這個大師兄,分明就是……」

「關兄,還希望你替我保密!」白如雪急忙開口,打斷了關明的話,看著關明的眼睛,充滿了誠懇和請求,還有一絲,慌亂!

關明收回手,話沒有繼續說下去,心中卻是苦笑,這白如雪,分明就是一個女人,哪裡是男人,但她為什麼要這樣一直隱瞞自己的性別,怪事!

既然白如雪請求他,他自然不會拆穿白如雪。只要白如雪是真心對秦欽好就行了!

但這份好!關明不由看向秦欽,這小子還挺走運的。

幾人因為關明的目光莫名其妙,秦欽也是一臉不解,只有白如雪,微微轉頭,臉色稍紅,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咳咳,白兄的問題並不大,就是有點麻煩而已,要改善,也只能倚靠白兄自己,我只能提供一點外力而已。」關明咳嗽了一聲,發現白如雪是女兒身之後,在叫白兄,有些彆扭。

「大哥,那你一定要幫幫大師兄!」秦欽頓時欣喜的道。

他和白如雪形影不離,自然也知道一些白如雪的情況,只不過白如雪從來都不會讓他擔心,所以不會告訴他,但秦欽有好幾次都看到白如雪因此受到折磨。

這是自己修鍊的力量無法掌控,然後反噬的折磨。每一次秦欽都是悄悄的看著,只能幹著急,卻沒有絲毫辦法。

「這是自然!」關明笑答,然後想了一下,幾人都看著他,沒有人開口,幾分鐘后,關明從身上掏出一支筆和一張紙,然後刷刷的寫了一部心法!

幾人都是大漢,關明竟然還隨身帶了紙和筆,還真是個怪人!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關明所寫的心法是一部循環漸進改造白如雪體內陰柔力量的,白如雪是女人,柔不奇怪,但卻不能陰,陰,則是陰森,陰險的意思,這對一個人的心境影響很大。

正是因為這樣,才會形成白如雪現在的奇怪性格。而且,隨著時間,這種性格就會越加的凸顯出來,對於白如雪本人來說也是個可怕的禍患。

關明的心法剛好可以幫他解決這個問題,只不過白如雪從小修鍊,要一下子改善是不可能的,只能一點一點的祛除,多則三年,少則一年,就可完全擯除。

白如雪只是接過來一看,身子就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這完全就是因為激動的,因為她沒想到困擾了自己這麼久的難題竟然一下子就迎刃而解了。

而且,按照這心法修鍊下去,白如雪的實力必然暴漲。

「關兄,多謝!」白如雪真摯的說道,她知道,她拿出什麼都抵不上這部心法的價值,但這部心法容不得她拒絕,她不能不要,這對她來說實在太重要。

「不用客氣,只希望你以後的時間繼續照看好秦欽就好!」關明呵呵一笑,他也沒想到要什麼報酬。

這種小事,對他來說只是順手而為,而且更重要的是,白如雪是洛寒宮的第一大弟子。如今,邪道三宮最優秀的弟子都和他交好,這對他日後的計劃有著很大的作用。

這三人,日後在宮門當中必然有著重要的話語權,其實,現在他們在宮門當中的話,已經不容人忽視,因為他們說的話就代表宮主。

白如雪用力的點頭,這是她現在唯一能為關明做的事情。

接下來的時間,幾人算是相聊甚歡,而關明則是不敢去招惹計小璇,這個小姑奶奶,那不是一般的毒舌,就算是關明,和她鬥嘴也是屢屢吃虧。

夜以靜,蒼黎島晚上的溫度和白天是非常明顯的反差,現在估計就在兩三度左右,但眾人前的篝火卻從來沒有停歇,火焰不斷的跳躍,再加上幾人的實力,這點溫度對於他們而言,其實已經不算什麼。

覺得時間差不多,關明也起身告辭,畢竟明早就要隨祖黎一同離開,而且現在也還有一件事情關明沒有做完。

幾人相送了一段距離,分開的時候,計小璇看著關明,欲言又止,最後她丟下一句話:「關明,我會去找你的!」然後最先離開。

看著計小璇離開的身影,關明眼神有些複雜,計小璇這話是什麼意思。對於計小璇,關明說不出來是什麼感情,但畢竟兩人曾經發生過那樣的事情。

獨自一人朝著臨時住所趕去,風聲從而旁邊邊呼呼刮過,可想而知關明的速度達到了何等恐怖的速度。

驀然間,關明的身子頓住,眼眸眯了起來,射出些許危險的光芒:「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的,出來吧!」

「不愧是你,竟然這麼輕鬆就發現了我的存在!」

夜色中,一道身影走出,這身影臉色有些慘白,在月光下看起來更是有些滲人,而且,此人只有一條手臂,另外一隻空空的袖子隨風飛舞。

「我也很意外,你竟然會在這裡等我!」關明直視著葉高暢,葉高暢分明已經在這裡等待多時。

可是,葉高暢為何如此肯定,自己會從這裡經過,難道,他就不擔心自己是空等嗎?

但同時,關明也警惕起來,關明可是從祖黎那裡得知了,葉高暢的老丈人是邪道當前的第一高手宮九霆,那可是真武五轉的高手,現在的關明,一招都無法接下。

若是宮九霆真的有心要在此地殺自己,那今晚就真的很懸了。比試剛結束,關明也受傷不輕,此時力量只不過恢復了三成左右。不過幸好,神識擴散出去,並沒有感覺到人類的氣息。

也就是說,葉高暢竟然是一個人來的!他竟然如此大膽。

兩人早就水火不容,他就不怕自己將他誅殺於此。

如此想著,關明的眸子不由眯得更深,這的確是一個好機會,出手就將葉高暢斬殺,毀屍滅跡對關明來說並沒有絲毫問題,而且關明自信,只要不被人看見,就不會有人查到他的頭上。

葉高暢也在看著關明,但他的表情比較輕鬆,竟然沒有一點擔心的意思。

良久,關明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雖然這是除掉葉高暢的好機會,但這卻違背了關明所走的道,關明不想因為一個葉高暢而影響了自己,所以,他放棄這個機會!

「怎麼,終於考慮清楚了!」葉高暢開口,他似乎早就已經算到這一步。

「葉二少,果然精於算計,算無遺漏,你今晚來找我,就是知道我不會殺你!」關明看著葉高暢!

「沒錯,我們雖然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但我卻知道你關明的性格,所以,我放心!」葉高暢的回答竟然很乾脆。

「那麼,你今晚來找我,有什麼事?」關明多了一分不解。

葉高暢嘆了一口氣,眼神中竟然充滿了惆悵:「我今晚來,只是想和你說幾句心裡話!」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葉高暢這話,關明竟然覺得並不好笑,就連他都不知道這是因為什麼!

關明並不說話,葉高暢拋出一個酒瓶,關明接在手中,有些鬱悶,今晚還真是走到哪喝到哪啊!就連自己不死不休的對手,竟然也拿著酒等著自己。

兩人的距離不算遠,大概十米左右,葉高暢遙遙的舉起酒杯,做了一個碰杯的動作,然後揚起脖子,竟然一口將所有的酒全部喝完,關明洒然一笑,罷了,就這一次吧!

一瓶酒,同樣被關明一口氣全部灌入。

接著,葉高暢緩緩開始說道:「從我十二歲的時候,我大哥就想方設法的除掉我,一共三次,這三次,我都是死裡逃生,那時,我只有十二歲而已!」

「我知道大哥是顧忌我的天賦,因為家族檢測出我的習武資質要強於他,他擔心我威脅到他的地位,他對權利的慾望太重,而我並沒有,可他,依舊不願放過我!」

「十二歲的時候,我就已經是暗力三重勁,為了讓大哥打消對付我的念頭,我放棄了修鍊,從此當一個紈絝子弟,幾年下來,大哥終於放棄了繼續對付我,可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他還是繼續出手,而且出手必殺,那次,我僅剩一口氣,可是他卻沒有想到,正是因此,讓我機緣巧合的遇到了一個人!」葉高暢說到這裡的時候,嘴角苦澀。

兄弟自相殘殺,這才家中之中是非常尋常的事情。

但葉高暢已經一忍再忍,葉高羽卻還是不願意放過他,或者就是因為這樣,葉高暢爆發了,他要扳倒葉高羽,但放棄修鍊,而且一個紈絝子弟,又如何與自己的大哥爭鬥,所以他將主意打到了席婉兒身上。

席婉兒家不是習武,但是資金雄厚,是強有力的助力。之後就是關明出現,打破了葉高暢的計劃,然後順理成章的,隨著後面事情的演變,兩人就成了不死不休。

「你說你遇到的高人,是在英雄冢吧!」關明眼睛眯起,他想到了唐天霸的話,他和葉高暢修鍊的玄功都是來自英雄冢,當時唐天霸還說過,有些事情,他需要關明實力成長起來才會說。

而且英雄冢就是羊角市的一個毒瘤。

屍氣已經快壓制不住,一旦屍氣爆發,那麼羊角市接近四百萬人都無法幸免於難,羊角市也會在頃刻間變成一座死城,解決的方法谷瑾萱已經想到了,但前提是關明必須達到金丹期的修為。

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原來你知道!」葉高暢苦笑了一下:「是唐天霸告訴你的吧!」

「但準確點來說,我並不是在英雄冢遇到他的,是被他帶到英雄冢的,他救了我,給我力量的同時,卻讓我幫他做一件事,看好英雄冢,不要讓任何人破壞,這個條件很奇怪,當時我也沒有多想,而且至今,其實我也沒做過什麼!」葉高暢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神裡面依舊有幾分疑惑之色。

「那如果有人破壞英雄冢,你會怎麼做?」關明反問道。

「殺無赦!」葉高暢的回答很簡單,但卻充滿了堅定,從這點看得出來,雖然英雄冢背後的人提出的條件奇怪,但葉高暢卻一定會按著此人的要求做。

「那你知不知道,這個人還有一件事沒有告訴你!」關明深吸了一口氣,看來葉高暢並不知道英雄冢屍氣已經壓制不住的事情。

「是什麼?」葉高暢立馬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英雄冢早期建立,而且羊角市本身就是一個官渡戰場,亡魂超過千萬,凝結在一起,經過百年時間,早就形成了莫大的危機,最多不超過三個月,屍氣就將爆發,羊角市,將成為一座死城,無一生還,就算是化勁,乃至真武,在這個範圍內的話,都只有斃命的份!」關明深吸口氣。

說這話的時候,他自己都覺得一陣毛骨悚然。整個羊角市,那可是足足四百萬人的性命! 四百萬,只是關明估計的一個數字,羊角市具體有多少人口,關明並不清楚,但羊角市作為沿海城市,外接多個國家,每年的流動人口也不在少數。

如果屍氣真的爆發,一下子將這些人全部吞噬掉的話!關明已經不敢繼續想下去。

「你說什麼!」葉高暢整個人突然間都變得激動起來,雙眼更是鼓起,死死瞪著關明,他上前一步,不過很快就停住,複雜的看著關明:「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有必要騙你嗎?」關明反問。

葉高暢僅剩的一隻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指甲都嵌入了血肉當中,可他猶然未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關明,我知道你想除掉我,但我沒想到,英雄冢背後竟然還有這樣的危機,我們不妨這樣,暫時放下恩怨,兩個月後,我會前往羊角市,盡我所能,幫助羊角市度過這一次危機,我們的帳,以後再算!」

「那你覺得,你能做些什麼?」關明嗤笑道。

英雄冢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操控,此人必然是魔族的修真者,而且實力絕對不低於金丹,葉高暢就算去了,也幫不上太大的忙。

聽到關明這話,奇異的,葉高暢竟然沒有生氣。

他凝著眸子看著關明,足足一分鐘,才開口道:「若真是那樣,我也會身先士卒,我希望,死的第一個人會是我!」

言罷,葉高暢竟然不給關明說話的機會,他轉身離開,在夜色中幾個閃爍間,就失去了蹤影,關明的神識也無法探查到,很顯然,葉高暢已經離開千米的範圍。

關明站在原地,他還在想著為什麼葉高暢要跟自己說這番話。

葉高暢之所以變成這樣,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是被葉高羽逼的,而葉高暢的實力早就強於葉高羽太多太多,可是葉高暢竟然沒有除掉葉高羽,這到是很令關明意外。

關明想不通,也猜不透。

甩了甩頭,將這些思緒拋之於腦後,這畢竟與關明無關,他不應該考慮這個,他自己還有很多事沒有解決。

當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谷瑾萱。

谷瑾萱消耗了太多的靈魂力,如今已經陷入沉睡,既然三轉凝魂丹已經到手,那第一件事必然是讓谷瑾萱醒過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前往五毒宗,讓關明心中很沒底。

回到臨時住所,眾人還在呼呼大睡,看來真的是醉得不輕。

「小甲,我要閉關煉化丹藥,在我沒出來時間,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關明用意識溝通小甲,得到小甲的回復之後,關明在房間盤膝坐下,先讓自己的內心平靜。

之後,又吞服了一枚大還丹恢復了些傷勢,此時,已經足足過去三個小時!

「到明天,應該差不多了吧!」關明喃喃的道,三轉凝魂丹已經出現在關明手中,被他拋入口中,喉結滾動,已經吞了下來。

登時,就有一股精純磅礴的力量爆發出來,險些將關明的身體撐爆,這股力量在關明的體內橫衝直撞,關明卻是置之不理,只是心中吼道:「師父,快啊!」

這股力量,若是由關明吸收的話,藥性完全融合,那關明必然突破到地丹境界,但這枚丹藥對谷瑾萱的用處更大,而且谷瑾萱沉睡,關明心中就空落落的。

關明還依稀記得,上一次,谷瑾萱也是為了救自己陷入了沉睡,足足好幾個月的時間,這一次,關明又怎麼能忍受,就算是一天,他都已經等不下去。

否則,關明也不至於如此迫切的吞服三轉凝魂丹。

藥性的衝擊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關明的皮膚變得通紅,額頭更是青筋暴起,顯然,此時的關明正在承載極大的痛苦,可是關明無論如何,卻都不願吸收這力量的一絲一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