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墨鏡女不太相信的又拿起手機快速的翻著,翻了好久才翻到他們在餐廳的畫面,只是沒有看到小王說的一大半側臉的畫面。

「在哪?你找給我看!」很顯然墨鏡女沒有耐心再翻下去。

「喏,就是這張,這個女人長得真的很漂亮,不過她再漂亮也不及您的十分之一!」小王在誇蘇暖暖漂亮時順帶著拍了一下馬屁。

墨鏡女漫不經心的接過手機,可是當她看到照片上的女人時頓時變了臉色,只見她像是不相信似的,一把摘到眼睛又盯著照片認真的看,好了好一會兒才確定自己沒看錯人!

「蘇暖暖,怎麼會是她?」墨鏡女驚呼出聲,從她驚訝的口氣中彷彿蘇暖暖出現在那孩子面前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又多麼震驚的事情。

難道她已經知道當年的事情了嗎?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世上知道真相的只有她一個,蘇暖暖為什麼會知道?

墨鏡女一臉的驚慌,完全使了剛剛的鎮定和強大的氣場。

「蘇小姐您怎麼了?您認識照片上的女人嗎?」

難道自己回來晚了嗎?如果她真的已經知道了當年的真相,那自己這些年的籌劃不久全白費了?

小王看著墨鏡女慘白的臉色,和心事重重的表情,不由得再次問道:「蘇小姐您到底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你和照片上的女人有什麼過節嗎?」

「回家!」墨鏡女冷冷的丟出兩個字。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啊?回家,是回您剛買的別墅?還是回劇組的公寓!」

「回我家,蘇家!」

「哦哦哦,好的好的,您別激動!」

到了蘇家后,蘇寶貝一臉怒氣的推門進去,此時王麗君和蘇慶年正在吃飯,看到來人立刻激動的站了起來,王麗君甚至聲音顫抖的喊道:「寶貝你回來了?乖女兒你回國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讓我和你爸爸去機場接你!」

「媽,我問你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家裡發生過什麼大事嗎?蘇暖暖現在還在家裡住嗎?你已經把她的女兒還給她了嗎?她現在是不是已經離開蘇家了?」蘇寶貝沒有回應父母的思念和關心,而是一開口就問出一連串的問題,弄得蘇家夫婦倆一頭的霧水。

「嗯?怎麼了?你現在怎麼突然關心起那個死丫頭了?她現在已經傍上大款,不在家裡住了,她的女兒還在我的手裡沒有給她,不然還怎麼控制她,你為什麼這麼問,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麼?」王麗君一臉的不解,便一邊解釋一邊又問出自己的疑問。 「蘇暖暖傍大款,她傍上誰了?是方慕瑾嗎?」蘇寶貝此時的臉色已經非常難看的。

但事實往往是怕什麼來什麼,王麗君看著女兒難看的臉色,點頭說道:「是啊,怎麼了?」

「你不是一向很討厭那個死丫頭嗎?怎麼現在又關心上她的事情了??她傍上誰不要緊,重要的是能給我們家帶來利益就好!」

「當然要緊,這個世界上她傍誰都行,就是不準打方慕瑾的注意,我為了嫁給方慕瑾費盡心思計劃了這麼多年,我為了能配的上她不斷的提升自己,努力讓自己更優秀更完美,可是等我可以配的上他的時候,你們卻告訴我蘇暖暖和他在一起了!」

「她一個沒人要的養女,一個乞丐一個卑賤的只能吃蘇家剩飯的賤人,憑什麼和我搶男人,她配嗎?」蘇寶貝眼圈發紅,情緒激動的說著。

「寶貝寶貝,你別激動,有話慢慢說。」

「爸爸媽媽都是愛你的,你想要什麼就給你什麼,蘇暖暖那個賤丫頭只是我們家的賺錢工具,她連給你提鞋都不配,更不配擁有你喜歡的男人!」

「你和爸爸媽媽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你在計劃什麼?你和方慕瑾是什麼時候認識的,為什麼從來沒有聽你說起過?」

「我們兩個是大學同學,我從見他的第一眼就很喜歡他,非常非常喜歡!」

「可是那時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蘇家只是一個小小的公司,可是方家在國外已經建起了商業帝國,他是整個大學所以女生的白馬王子,他高貴他完美他優秀到,讓我從見到他的第一眼就就認定,我蘇寶貝此生非他不嫁!」

「後來我就開始慢慢的接近他,四年前在我的生日宴會上終於有機會接近他,可是卻發生了那樣的事情,都是蘇暖暖壞了我的好事,都是她!」

「那件事被蘇暖暖破壞后,我又等了四年籌劃一切,目的就是日後可以風風光光的嫁給方慕瑾,成為他的方太太,如今蘇暖暖那個賤人又要過來破壞嗎?」

「我不允許絕對不允許!」蘇寶貝的情緒有些激動,只見她恨得渾身發抖,彷彿蘇暖暖犯了十惡不赦的罪行一般。

「好孩子別激動,既然方慕瑾是你喜歡的男人,那就讓蘇暖暖那個賤丫頭讓給你就是了,何必生這麼大的氣!」

「有媽媽在你害怕她敢不讓你嗎?」

「媽媽一句話讓她跪下給你做嫁衣都是輕而易舉的,你又何必把蘇暖暖那個賤丫頭放在眼裡!」

蘇寶貝聽著王麗君的安慰慢慢平靜了一點,這才問道:「蘇暖暖和方慕瑾在一起多久了?他們發展到哪個地步了?」

「方慕瑾對她只是玩玩,還是動了真情?」

「我和他四年同學,比誰都了解他,那個人高貴的就像王者一般,如果他真的愛上了蘇暖暖,那就不是讓不讓的問題了,沒人可以把他當做商品讓來讓去了,只有他決定他要誰或者不要誰!」

「這個我倒是不清楚,不如讓蘇暖暖回來,你當面問她好了,量她也不敢不說!」

蘇寶貝沉默了一會兒,這才皺眉說道:「暫時先不要叫她回來,以免她再次壞了我的計劃,女人的枕頭風可是最厲害的,萬一趁著方慕瑾現在對她感興趣,她如果趁機在他面前說些顛倒黑白的話,那我就更別想嫁給方慕瑾了。」

「那你想怎麼做?」王麗君對她唯一的女兒非常寵愛,向來都是蘇寶貝說什麼她就聽什麼,從不過問後果和對錯。

總之他們已經習慣了,不管誰對誰錯都是蘇暖暖的錯!!!

「我要先去查清楚一件事情,才能按計劃行事,最好是我多想了,如果真的被她知道了當年的事情,事情就不好辦了。」

「當年什麼事?你是說孩子的事情?」

「你別問那麼多了,我自有安排,就等著成為方式集團太子爺的丈母娘吧!」

「對了,媽……你知道蘇暖暖是怎麼勾引方慕瑾的嗎?你給我講講最近我不知道的事情!」

王麗君寵溺的拉著蘇寶貝的手,將她帶到餐桌前說道:「好好好,我的寶貝女兒,你想聽什麼媽媽都告訴你,我們邊吃邊聊!」

「還是媽媽對我最好了!」

接著蘇家便出現了其樂融融的一步,王麗君一邊給蘇寶貝夾菜一邊說著蘇暖暖從被逼嫁給方成哲到後來認識方慕瑾,總之她把她知道的,和她感覺到的都告訴了蘇寶貝。

蘇寶貝聽了之後,原本緊皺的眉頭舒緩了很多,看來真的是她多想了,蘇暖暖既然還可以被母親用那個女兒來威脅就說明她還什麼都不知道。

今天看到的大概也是巧合,蘇暖暖現在被方慕瑾包養,自然要討好他的兒子,如果換做自己也會這麼做的。

哼,既然她不知道就好,這樣事情就方便多了!

蘇暖暖那種身份低微卑賤的孤女也配和她搶男人,簡直做夢!

若不是四年前蘇暖暖破壞了她的計劃,她現在恐怕已經是方太太了,又怎會把蘇暖暖那種賤人當做競爭對手。

哼,她這次回國不但要嫁給方慕瑾,還要好好教訓她一下,一解當年的恨意。

就讓她再得意幾天,相信很快她會哭著向她懺悔不給碰她蘇寶貝的男人。

蘇暖暖我們走著瞧!!!

「媽,你們先吃吧,我今晚還有一場戲要拍先走了!」蘇寶貝此時安定了很多,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所以便起身準備離開。

「這麼急就要走了?不在家裡住一晚嗎?」王麗君非常不捨得說道。

蘇慶年也站起來說道:「是啊,在家住一晚吧!」

「咱們家的生意如今越做越大了,你就是一輩子不出門工作也夠你穿金戴銀的,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又何必這麼拼!」

「你們的是你們的,我自己拼來的是我自己拼來的,一個又懶又丑的廢物如何配上的方慕瑾那麼完美的男人,你以為我是蘇暖暖嗎?」

「也只有她每天寄人籬下只會伸手問別人要錢,這就是我一輩子都瞧不起她的原因!」蘇寶貝在說起蘇暖暖時滿臉的不屑和鄙夷。 她從來都是如此,從見蘇暖暖的第一面起就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後來這種優越感又轉變為鄙夷和瞧不起。

這種思想在她心中早已根深蒂固,如果放在古代,她就是蘇家的小公主,而蘇暖暖則是她身邊的小宮女,所以當她喜歡的王子沒有和她在一起,卻和她最瞧不起的小宮女在一起時,她才會情緒這麼激動!

「不和你們說了,我時間來不及了,這是最後一場戲,我之前一直在國外發展,現在突然回國如果沒有一部好的作品又怎麼在國內的娛樂圈站穩腳步!」

「嗯,你去忙吧,有空常回來看看,哪怕回來吃頓飯也行,反正又不遠,你回國發展也挺好的,這樣我和你爸就能常常看到你了!」

「好,不忙的時候我會常回來,以後哪也不去就在帝都發展了,畢竟這個城市有我愛的人!」蘇寶貝笑著說完,便快速離開了。

蘇慶年看著女兒歡快的背影,總覺的女兒這樣太重感情並不好,容易做出極端和失去理智的事情,更容易傷害到自己。

「好了,你就別瞎操心了,我女兒的本事有多大我還能不清楚嗎?她只是長大了有喜歡的人了,能做出什麼失去理智的事情,難道你還盼著女兒不好嗎?」王麗君有些不滿的說道。

「你就寵她吧,太溺愛孩子不好!」蘇慶年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便離開了。

王麗君沖著男人的背影說道:「哼,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你不愛她我當然要多愛她一點!」

蘇慶年轉身皺眉說道:「寶貝也是我的女兒,我什麼時候不愛她了?」

「哼,你若真的那麼愛她,小時候會把她弄丟嗎?讓我可憐的寶貝女兒白白在外面受了幾年的苦。」

「相當年若不是我們唯一的女兒丟了,也不會收養蘇暖暖那個賤丫頭,現在竟敢異想天開的跟我的寶貝女兒搶姻緣,她也配!!」王麗君提起蘇暖暖就是一肚子火。

蘇慶年聽著王麗君的話沉默不語,許久之後嘆了一口氣便離開了。

這件事的確是他的錯,就是因為女兒五歲那年被他帶出去玩弄丟了,所以他的心裡一直自責愧疚,不但從孤兒院領回來一個聰明可愛的女娃娃想讓妻子一解思女之情,而且事事讓著她依著她。

時間久了就把她慣成了現在這副囂張跋扈、心狠手辣的樣子,從此以後這個家就是她說了算,誰也不敢忤逆她的意思!

好在蘇寶貝八歲那年又被找了回來,這讓他們夫妻倆喜極而泣,對女兒就更加寵愛了!

他本想著親生女兒找回了,那就把養女送回孤兒院讓其他沒有孩子的家庭收養,因為他看的出來妻子和女兒都不喜歡這個長相乖巧美麗的女娃娃!

這種不喜他可以理解,畢竟不是親生的,女兒在外吃苦三年回家后突然多出一個五歲的妹妹,不能接受也合情理,就連他對蘇暖暖也沒多少感情,只是女兒被他弄丟的一種填補罷了!

可是他提出把蘇暖暖送回孤兒院時,王麗君又偏偏不肯,還說不能白養她半年,既然養了就一直養著,以後總有她回報蘇家的一天。

就這樣蘇暖暖處處受到她們母女的壓制,長大后也漸漸成了蘇家的賺錢工具,有時他也會覺得妻子的做法很過分,但是他也因為自己的私心和薄情,總會當做什麼都沒看到。

蘇寶貝從家中出來,便對助理小王說道:「從明天開始派人去學校門口盯著,我要知道蘇暖暖和那個孩子的一舉一動,最好能查出她現在住在哪裡?」

「另外查到之後立刻向我彙報!」

「好的,請蘇小姐放心!」

「蘇小姐,我們現在去哪裡?回公寓還是去劇組?」

「去劇組吧,儘快把這場戲趕完,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

「是的!」小王應著,汽車很快便掉了頭。

大概一周后,蘇寶貝的新電影開始做預熱宣傳,這部劇未播先紅,同時蘇暖暖也成了全民女神,關於她的新聞、雜誌、報紙簡直鋪滿大街小巷。

蘇寶貝在國外就是影后級別的大明星,現在回國發展噱頭做的十足,再加上她長得大方漂亮、身材婀娜多姿,行事又氣場十足,因此剛剛回國不久的蘇寶貝沒有費多大力氣就成了紅極一時的女星,國內的男女老少沒有不知道她的。

「佳佳,快看快看,她真的好美啊!」

「真的超級期待她這檔賀歲片,一定很精彩!」食堂內,一個年輕女子拿著一本雜誌興緻勃勃的翻看著討論著。

「那是當然,人家可是好萊塢影后,不論是長相還是演技那都一等一的好,她敢認第二就沒人敢當第一!」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唉,當明星的能紅到她這地步也是沒誰了,她的人生真是太圓滿了,簡直就是上天寵愛的幸運兒,我們的運氣能有人家一半好就謝天謝地了!」

「是啊是啊,真的好羨慕她,長得美、家室好、學歷好、心腸好、演技好、性格好,都說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我看蘇寶貝就是十全十美的人!她現在除了是單身還有什麼是不圓滿的嗎?」

「對啊,也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擁有這麼完美的女人!」幾個女孩抱著雜誌一邊吃飯一邊嘰嘰喳喳討論不停。

倒是蘇暖暖坐在旁邊聽得微微皺眉,蘇寶貝怎麼突然回來了?

想想都覺得煩,一個王麗君就夠讓她頭更了,現在就回來一個小王麗君,這些年如果不是她偽裝的太好,在就被這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給整死了。

現在蘇寶貝回來,估計以後她的日子更加難過了……

其實蘇暖暖一直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哪裡得罪蘇寶貝了,導致她從小就欺負她、厭惡她,甚至仇恨她?

她實在想不通,自己只是一個沒人要的小孤女,而蘇寶貝卻是蘇家真真正正的千金大小姐,有什麼地方可讓她仇恨不喜的?

「暖暖,你不喜歡這個女人咩?」坐在蘇暖暖旁邊安靜吃飯的瑭瑭突然開口問道。

「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不喜歡。」

「可是寶寶不喜歡她,她很討厭的!」小奶球看了一眼雜誌上的女人,一臉的嫌棄和厭惡。 「額?你不喜歡她?為什麼啊?難道你認識她嗎?」蘇暖暖一臉的不解,一個小屁孩懂什麼喜歡不喜歡的,亂說的吧。

「嗯,寶寶在國外的時候就認識她,這個女人喜歡爹地,就經常去討好爹地和爺爺奶奶,但寶寶就是不喜歡她!」

「不過爺爺奶奶好像很喜歡她,以後還問寶寶要不要讓這個女人當媽咪,我才不要呢,很討厭她!」

「嗯?你們在國外就認識?她喜歡你爹地?還去討好你爺爺奶奶?不是吧!」蘇暖暖一臉的驚愕,是世界太小了嗎?

蘇寶貝喜歡瑭瑭的爹地,她卻成了瑭瑭的老師,從國外到國內,這樣都能扯上關係,還真是讓人有點小驚訝。

不過聽瑭瑭的意思,蘇寶貝應該是很喜歡瑭瑭爹地,不然她那麼心高氣傲,傲嬌的猶如花孔雀般的女人怎麼會卻放低姿態討好別人。

「那這麼說,她是你爹地的女朋友嘍?」蘇暖暖有些八卦的問道,甚至有點好奇什麼樣的男人可以讓蘇寶貝那種女人放低姿態去討好。

「才不是,爹地也不喜歡她,可是那個女人卻總是因為她和爹地是同學關係,就經常去寶寶家裡。」

「爹地說男子漢要有風度不能開口趕人,所以那個女人就經常去討好爺爺奶奶和寶寶,不過寶寶才不會被她騙了,就是不喜歡她!」小傢伙說的頭頭是道,並且還一臉嫌棄不喜的表情。

「那就是蘇寶貝自作多情嘍!」蘇暖暖打趣的說著,沒想到高傲不一世的蘇寶貝也有不如意的時候。

「暖暖,寶寶真的不想那個女人當寶寶的媽咪,你幫幫寶寶好咩?」小傢伙拉著蘇暖暖的手嘟著小嘴一臉不高興的說著。

「我怎麼幫你?你應該去找你爹地商量,只要你爹地不娶她,她就不能當你后媽嘍!」

「可是爺爺奶奶非常喜歡她,還說那個女人是他們非常中意的兒媳婦!」

「寶寶放心啦,只要你爹地不喜歡她,別人喜歡也是白搭,畢竟娶她的又不是你爺爺奶奶,是你爹地要娶妻子,他肯定會娶一個自己喜歡的!」蘇暖暖看著孩子不高興的小臉,笑著哄到,這孩子也太聰明了點,小小年紀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平常像他這麼大的孩子還在玩泥巴呢,哪會管自己爹地會給自己娶個什麼樣的后媽。

小奶球聽著蘇暖暖的話還是一臉的擔心,只見他一雙烏黑髮亮的眼睛滴溜溜的轉了幾圈,突然說道:「暖暖,寶寶告訴你一件事情哦!」

「什麼事情,這麼神神秘秘的?」

「爹地這次回國是為了找寶寶的親媽咪,寶寶的媽咪從生下寶寶就不見了,爹地已經找了很多年了,可是爺爺奶奶卻很不高興,總是問他要找到什麼時候?」

「還問爹地是不是一輩子找不到就一輩子不娶妻子了,爹地說,再給他幾年時間,如果到三十歲那年還沒找到寶寶的親媽咪,就聽爺爺奶奶的安排隨便娶一個當寶寶的后媽咪!」

「所以,如果爹地三年內還是沒有找到寶寶的親媽咪,爺爺奶奶一定會讓爹地娶那個女人的,可是寶寶不喜歡她當寶寶的后媽咪,她是個壞女人!」

「壞女人?她欺負過你嗎?」蘇暖暖不自覺的皺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