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再遠,那是浩瀚的大陸盡頭,雷諾目力所及,只能看到一片璀璨的星海與漆黑大地的交界,那裡充滿了未知。

但卻是他與姐姐蘇妲己追尋了一輩子的目標所在——

自由廣闊的天地。

前世的雷諾,不是沒有見過壯麗秀美的河山,但是前世地球上的任何一處所謂的名山大川,都無法與面前的這一片夜色蒼茫的下景象媲美。

一個人只有真正經歷過了絕望,才能夠體會到雷諾此刻那種忍不住想要放聲大叫的喜悅心情!

他終於看到了希望,他終於憑藉著自己的力量看到了屬於他們姐弟二人的自由世界!

不久之後,他就可以帶著姐姐盡情在這片廣袤的天地中自有馳騁,開創屬於他們的全新的生活——

那是雷諾做夢都要實現的美麗畫面。

現在,終於快要到了美夢成真的時候了!

雷諾張開雙臂,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山頂的清新寒冷空氣。

他足足在山巔之上眺望了好幾分鐘,心中的那份激動才逐漸的平靜下來。

冷靜下來之後的他,便立刻開始了更加重要的工作。

登上山巔,不過是逃亡路線的第一歩。

之後他還要帶著姐姐遠遠的離開礦營,直到魔族永遠也找不到他們為止……

他需要再探索出一條下山的道路,山腳底下的那片密林雖然是極佳的藏身之所,但是生機蔥鬱的背後就意味有無數出沒不定的叢林魔獸……

還有一路逃亡的乾糧儲備……

等等等等……

將一切都背負起來的雷諾飛快的在腦海中規劃著逃亡過程中需要的一切。

時間,也很快的流逝而過。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

「今天就到這裡吧,下面魔族崗哨要換班了,再不下去,就來不及了,明天爭取要在二十分鐘之內爬到山頂,看能不能想辦法衝到山下的叢林中去查探一番……」

雷諾制定了明天的任務目標。

站在山頂,再次大口地深呼吸,然後用一種近乎貪婪的眼神再次看了幾眼外面蒼茫的天地。

——

更多精彩信息,在刀子的公眾微信裡面,大家搜索亂世狂刀關注一下吧 就在他要轉身離去的時候,漆黑的夜色中,一抹動人的色彩卻是突然吸引了雷諾的目光。

那是?

一朵花?

一朵漂亮的山花?

雷諾想到了什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嗖!

雷諾的身形好似疾風閃過了山巔的一個角落,將那山花摘採在手中。

……

二十分鐘之後。

雷諾以一個輕巧的翻身降落在礦營的地面。

不遠處瞭望塔上的魔族監工的呼嚕聲依然轟然作響。

雷諾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狀況下就完成了今天的一次探險。

當他回到屬於他跟姐姐的木屋的時候,蘇妲己依然安穩的沉睡在夢鄉之中,小白則是同樣趴在姐姐的頭旁邊,時不時的還伸出小舌頭舔了舔鼻子。

以雷諾如今的實力,已經可以做到完全不驚動蘇妲己跟小白自如的外出探路。

進屋之後的雷諾並沒有著急睡覺,而是從懷中掏出了一朵淡藍色的五瓣小花。

那是他之前在山巔上臨走時看到的剎那芬芳。

凜冽的山風之中,這朵不知名的小花就在雜亂的山石中間堅強的挺拔著自己嬌嫩的身軀,那副在風中瑟瑟顫抖卻依然不肯彎腰的模樣一下子就讓雷諾想起了那位同樣堅強到讓他心疼的姐姐。

雷諾走到蘇妲己的身旁,溫柔的將這朵山花放在姐姐的枕頭旁邊,淺藍色的花朵映襯著蘇妲己美麗的容顏,是那麼的般配。

幽幽的花香散發出來,讓睡夢中的蘇妲己輕輕的抽動了一下鼻翼,隨後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意。

這幅畫面,讓雷諾也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他在黑暗中再次握緊了拳頭。

姐姐,你等著。

不久之後,我就能帶你親眼去看外面那美麗的世界!!

而雷諾沒有注意到的是,一直在蘇妲己旁邊安靜呼吸的小白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

……

一夜過去。

雷諾跟往常一樣,在礦洞裡面進行著秘密修鍊。

如今的他,需要爭分奪秒地提升實力,證明自己的天賦,為姐姐爭取砝碼。

就在快接近中午的時候,正在修鍊的雷諾忽然之間動了動的耳廓,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高叔叔?」

雷諾悄悄的收斂了自己體內洶湧的氣血能量。

礦洞中間的青石板被緩緩的移開,後面露出了高起靈的臉龐。

「不錯啊,小諾。竟然隔得這麼遠就聽到我來了,看來這些天你一點都沒有懈怠!」

高起靈緩緩的走了進來。

他顯然對雷諾的修鍊進度甚是滿意。

不過雷諾的臉上卻沒有半點得意,而是認真的在觀察高起靈的臉色,想要得到他心中最期待的那個答案。

「高叔叔,你知道的,小諾關心的不是這個……」

但是,看著高起靈緩緩嚴肅起來的臉龐,心中暗暗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高起靈微微在微微皺眉。

「小諾,現在還沒有答案……不過,你不要著急,雖然我的同伴在這個問題上產生分歧,但是距離我們撤退還有一段時間,事情到現在還沒有定論。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只要有一點點的機會,我就會替你跟蘇姑娘去爭取!」高起靈再一次保證道。

雷諾心中微微失望。

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高叔叔,不管結果怎麼樣,小諾都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小傢伙,放心吧,高叔叔不會讓你失望的。今天我來找你,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跟你說,是關於巴魯特的。」

巴魯特?

雷諾微微揚眉,不知道高起靈為何會提到這個魔王。

「小諾,我們之前大致了解過你的情況,也知道你曾經被巴魯特狠狠的虐待過,這背後的原因我不過問,但是他這次回來卻是對你一個很大威脅。」

「我知道。」雷諾點了點頭:「我會儘可能的小心,避開一切麻煩。」

高起靈放心了一些,想了想,又道:「還有,不光是你,蘇姑娘那邊你也要提醒她,巴魯特也有可能對她不利,所以這段日子裡,讓蘇姑娘面盡量不要外出,安穩的待在礦奴村裡面就好。」

雷諾感激地點點頭,道:「好的,我會轉告給姐姐的。」

高起靈低頭認真想了想,似是做出了什麼決定,又道:「另外,小諾,這是一枚魔石爆雷,是高叔叔身上最值錢的武器之一了,只要打開這個拉弦,就可以引爆,或者是以力量直接投擲震碎,如果真的巴魯特要再對你不利,你可以用它自保,高叔叔會儘可能的來救你!」

說著,高起靈就遞給了雷諾一塊半個手掌大小的八角形水晶。

這個八棱水晶漆黑的水晶內部流淌著令人心悸的能量,中間有一個拇指大小的凸起,按下去應該就可以激發水晶的恐怖威能,與前世地球上的手.榴.彈的用法基本相同。

雷諾接過了魔石爆雷。

暴雷很輕,卻在雷諾心中別有一番沉甸甸的感覺。

「高叔叔……」

一時間,雷諾有些感動的不知該說什麼。

「哈,難得在你小子的臉上也能夠看到這種表情。」

高起靈打趣的說了一句,化解了雷諾此時的尷尬。

隨後高起靈又再囑咐了雷諾幾句之後便閃身離開了礦營。

雷諾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八角水晶,只覺得自己距離那光明的未來又近了幾分。

不過當他想起了高起靈剛才所說的他們內部的分歧,興奮的眼神很快又恢復了冷靜。

命運終究還是得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雷諾越發地清楚,自己依然需要繼續做著第二手的準備,不斷的完善那條在埋骨山脈上面的逃生之路。

……

又是兩日的時光過去。

這兩個晚上,雷諾已經開始進行他個人的逃亡計劃的實戰演練。

首先,他在進行前行跟攀岩的時候都會背著一塊將近百斤的巨大岩石,用來模擬蘇妲己的體重——當然,重量不是問題,主要是背著一個人速度和攀登的角度,都會受到影響,雷諾必須確保自己的行動萬無一失。

這樣一來整個逃亡過程的難度就會大大增加。

不過將獸神煉體決基本融匯貫通的雷諾,幾乎只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就完全適應了百斤的負重行動,速度絲毫沒有變慢。

其次,就是整條登山跟下山路線的反覆確認。

經過五個晚上的一再勘察,雷諾已經找到了一條最快上下埋骨山脈的路線。

每個借力點跟落腳點都被他用特殊的方式做了記號,旁人不會在山體上看出任何問題,但是對於雷諾來說卻相當於一條登天的捷徑。

如今的他,三十分鐘的時間就可以背著百斤巨石登上數千米高的山峰,然後如利箭一般沖入到埋骨山背後的密林之中,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大大提升了姐弟兩逃生的幾率。

關於食物,他已經連續兩天存下了自己的午飯,並且在夜裡悄悄的將這些可以長期保存的土豆藏在了山脈另一側的一個小洞穴之中。

這已經足夠保證蘇妲己好幾天的能量供給,一旦逃的足夠遠之後,他便可以狩獵捕食,兩人的基本生存便有了保障。

最後,山脈那邊的密林之中,雷諾已經做了簡單的勘測。

雖然他並不擅長尋找魔獸的蹤跡,但是從一些地上的腳印和小動物殘骸他也能夠大致的判斷出一些凶獸的活動範圍,這些他都在從林中的樹木身上做了仔細的標註。

無論是高起靈的不斷努力也好,還是雷諾自己親手打造的求生之路也好,一切都在雷諾一次次的嘗試中緩慢的成型。

伴隨著每一天朝陽的升起,雷諾就彷彿離成功就更近了一步。

但令人嘆惋的是,命運的神靈似乎不願意就這樣讓雷諾姐弟輕易的獲得新生。

……

……

在第六天的早上。

那扇緊閉著的礦主大營的石門緩緩的打開,一道冰冷殘酷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洛克!」

外面。

負責守衛的魔族戰士洛克儘管是無數次聽到了這個冷酷無比的聲音,但他整個人還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趕忙應答:「屬下在!巴魯特大人,恭喜您出關了!」

石門之內,那道聲音的主人根本沒有理會洛克的問候,而是緩緩的問道:

「幾天前,是什麼人在洞外叫嚷?」

「大人恕罪啊!」洛克跟旁邊的那名守衛,一聽到巴魯特那天竟然聽到了賈仁的動靜,立馬就驚惶的跪在了地上:「回稟大人,那是礦營新任的自衛隊長,那天非說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來見大人,屬下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將他趕走了,沒想到還是驚動了大人……這是屬下守衛不利,請大人恕罪啊!」

哪怕是洛克這樣的魔族戰士,心中對巴魯特的畏懼絲毫也不弱於礦營中的人族奴隸。

不過這次,巴魯特顯然並沒有追究責任的意思。

在稍微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就聽到石門之內聲音再響:

「去把那個賈仁帶來,我有話要問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