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本章完) 「不是你們的東西,竟然私自竊取,既然如此,你們還是捨生取義吧,阿黃,動手。」白天打個哈欠,吩咐道。

「大家小心。」黑面男子吩咐道。

九個人,將各自兵器拿在手上,做好戒備,隨時準備戰鬥。

蕭天看到七個人,為首黑面男子眉心之處泛著金色光芒,看來是黃金之境無疑,其餘四個男子是白銀直接、四位女子之中有兩個人是白銀之境,另外兩個人是青銅之境。

「這些人實力都不弱,不知道,誰贏誰輸。」岳靈靈喃喃自語。

「吼~!」

皇猿向天長嘯,雙手捶打自己的胸口,發出咆哮。

「咚」

「咚」

「咚」

一聲巨響,皇猿張大自己的嘴巴,匯聚靈氣,猛然間,吐出一束綠色的光波,似彎刀一般,急速沖向這個九個人。

光波所過之處,飛沙走石,道路中央的岩石,被罡氣直接摧毀,崩裂開來,射向四方,地面之上漏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九個人開啟藍色靈氣防護罩。黑面男子將巨劍升起,手捏法訣,瞬間,巨劍變成一條長約十米的藍色罡氣雷龍,沖向綠色光刀。

兩者相撞,瞬間,天崩地裂,爆鳴聲響起,罡氣迸發,殘餘的力量將兩邊的岩石樹木,破壞殆盡。方圓十米之內,變成一個巨大的內坑。

「有點意思。」白天停在空中,看著的戰鬥狀況說道:「阿黃,你就陪他們玩玩。」

「唔~」

「唔~」

皇猿齜牙咧嘴,仰天長叫,臉上透出一股興奮之情,似乎在回應著白天。

「嗖~」

皇猿忽然間移動,碩大的身軀,移動起來,速度也是十分迅速。眨眼之間,來到了九個人面前,舉起拳頭,從天而降,狠狠砸向眾人腦袋。

黑面男子見此,大驚失色,吼道:「快散開。」

其餘七人立刻四散開來,可是有一個人沒來得及躲開,被皇猿砸進地面,頓時,地面出現一個十米寬的大坑,整片陸地全都裂開,出現一道道裂口,被砸進地面的男子頓時間成為肉餅,死的不能再死。

這就是境界的差距。

黑面男子見此,雙眼通紅,大喊道:「老二,老二。」其餘七人也是一陣嘶吼:「二哥,二哥。」

瞬間,七人全部都沖了上去,舉起長劍,劈在皇猿身上,長劍披在鎧甲上,直聽見鏘鏘一陣劍響,卻未能刺破盔甲分毫。

黑面男子見此,舉起長劍,猛然間躍起,刺向皇猿的腦袋。

「鏘~」

一聲響,任然破不了皇猿皮膚的防禦。

皇猿用手撓了撓頭,閉上眼睛,任由這般人攻擊,忽然間,一個巴掌拍下去,雷龍被瞬間拍死,地面往下一沉,七峰劍派的弟子全都被震倒。

黑面男子見此,雙眼通紅,失去理智,再起躍起,飛上半空,用長劍狠狠刺向強者白天。

白天嘴角漏出意思蔑笑,冷聲道:「米粒之珠。」說完,眼神一瞪,一道光線射出,黑面男子整個身軀斜飛出去,砸在岩壁上,整塊約幾十米高的小山丘轟然倒塌。

黑面男子躺在地上,嘴角吐出鮮血,渾身上下粉碎性骨折,奄奄一息。

「浮屠殿的人,暗屬性,冠絕大陸,今天,我就用浮屠殿的絕技送你們去見你們的殿主。」白天說完,右手一揮。

「雷霆萬鈞」

整個靈界,天空中風雲突變,原本晴朗的天氣瞬間陰雲密布,狂風驟起,呼呼風聲刮的人難以睜開眼睛,整個地面開始顫動,一顆顆樹木開始倒塌。

天空中一道雷光閃起,緊接著,隆隆聲響徹天際。

整個叢林,方圓百米之內,降下一道道雷光,擊在地面之上。雷光所擊之處,瞬間炸裂。

堅硬如鐵的小山丘在雷電攻擊之下,如果積木一般,一推就倒,一顆顆古木隨著雷電擊打過後,紛紛燃燒起來。

「快跑~!」其餘一個女子喊道。

就在七個人回神之時,一道閃電劈下,女子瞬間化為焦土。

「快,只要我們堅持到思巴大人前來,我們就有救了。」兩外一個女自喊道。

「封印沒能解開,聖殿的任務還沒有完成,不能死!」

「就命啊~,三姐」一個男子慘叫過後,立刻被劈死。

其餘五人開啟身上罡氣護體,在雷電攻擊下,靈體護體罡圈瞬間粉碎,瞬間被殺。

「嗤嗤~」

蕭天依稀可以看見這些人,面孔開始扭曲,渾身焦黑,衣服,皮膚,肌肉,骨骼,慢慢灼燒,發出噁心的味道。

「黃金之境的黑衣人,竟然抵抗不了星辰之境隨手一擊!」

「嗖!」

須彌靈界之上,瞬間多出七道身影。

「咦,是掌座他們!」劍派弟子,發出一聲驚呼。

蕭天滿臉凝重,心中一陣嘀咕,從剛剛的戰鬥來看,金衣男子的實力太過強大,徹底碾壓黃金之境,就算七大掌座一起上,也未必能佔到便宜!就是不知道,他此行的目的!

天空之上,東廠長琴看著金衣男子,臉上一陣激動,興奮道「長琴,見過師伯!」

「見過師伯!」其他諸位掌座也隨之行禮。

「什麼?師伯?」

蕭天心中一陣驚訝,轉念一想,隨即釋然,七峰劍派是一個龐然大物,門派之中,還存活一些老古董,也在意料之中!

「這個男子,竟然使我們的太師伯!」

整個叢林,瞬間炸開,所有弟子臉上滿是興奮。

金衣男子,抬手示意免禮,緩緩道「我在後山閉關五百年,從來不過問門派之中的事務,門中事務一向由上空打理,最近門派到底怎麼了?一個又一個蒼蠅,在我眼皮子底下飛來飛去,好生煩躁!」

聽到這話,東方長琴一臉為難,開口道「最近得到消息,浮屠殿的人在我門派之中,安插了很多間諜,不知道有什麼陰謀?而且,最近,上空師叔也失蹤了,我想盡了一切辦法,也沒聯繫上他!」

「上空失蹤了?」金衣男子臉上一陣詫異,隨後陷入沉默,打了個響指,地面上的鐵盒子瞬間飛到他的手中。

「浮屠殿花那麼大代價,就是為了一個玉盒,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蕭天轉動雙眼,心中滿是好奇。

(本章完) 打開玉盒,只見一個藍色的光電果實,盈盈虛虛,上面布滿了雷電。

看著藍色果實,白天長長的舒了口氣:「還好,這個靈果沒有被他們搶去!」

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一聲怒喝。

「放下果實,我浮屠殿既往不咎,否則,我浮屠殿會向天下發下追殺令,天涯海角追殺你。」

蕭天四下望了望,沒有看見任何人,心裡暗暗稱奇,暗道:「這是千里傳音之術?」

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暗起來,蕭天抬起頭,看向天空,

一陣驚呼,不由得長大了嘴巴。

看著天空中的龐然大物,著實震撼,比剛剛看到皇猿還要震撼,天空上方,飛行著一頭巨龍,約五百來米長,遮天蔽日般向須彌山飛來。

劍派弟子一陣驚呼,從來沒有人看到過這種級別的靈獸。

東方長琴此時皺著眉頭,額頭上全是虛汗,不用說,這龍背上的人也是星辰尊者,兩個星辰尊者強者戰鬥,是什麼概念?整個靈界都會破壞殆盡。

不過,現在還沒有到要戰鬥的時候,七位掌座相視一眼,看著天空,不免一陣擔憂。

「這是,黑翼聖龍。」胖子驚呼道。

「胖子,這黑龍什麼級別?」蕭天看著上空的黑龍,驚訝的問道。

「不知道,應該是黃金之境吧!。」胖子猜測道。

龍族,是靈獸之中的強者,黑翼聖龍,更是龍族中的強者。

黑翼聖龍,長者兩隻翅膀,渾身上下都是鱗片,在黑色映襯下,越顯得森嚴,如同死神一般。腳下兩隻龍爪猶如兩柄利劍,看上去,讓人一陣膽寒。

更讓人震驚的是,黑翼聖龍的頭頂,站立一個身穿藍袍的中年男子,長風瑟瑟,藍袍男子的長袍隨風而揚,獵獵作響,男子身後背負一柄黑色長劍,臉部十分平靜,雙眼緊盯著白天。

蕭天看著黑龍身的人,熱血沸騰,暗暗下決心,總有一天也要成為這樣的強者。

「不出意外,剛剛那句話,應該就是這個藍袍男子說的。」蕭天死死盯著天空。

天空上方,兩人虛空對話。

「噢,原來是思巴,我還以為是誰呢?怎麼,來送死?」白天說道。

「逞口舌之利,放下玉盒,讓你走,浮屠殿和七峰劍派永遠修好,以後浮屠殿的藥房,任由你進入,如果不放下,今後,七峰劍派就是浮屠殿的死敵。」巴思冷著臉,說道。

「那又怎樣?你以為我怕浮屠殿?」白天滿臉不屑。

「看樣子,今天免不了一場爭奪,」東方長琴暗暗心憂。

現場沒有一個人能抗衡星辰尊者戰鬥時的餘波,包括七大掌座。

七大掌座,對看一眼,各自點了點頭。

東方長琴趕忙大聲喊道:「劍派弟子,現在全部傳送陣中,回到劍派。」

南宮烈、西門無痕相視一眼,點了點頭,叫喊道:「所有人,全部都走,趕緊,快,全都去傳送陣。」

聽到叫喊聲,眾人漸漸回過身來,趕忙往傳送陣跑去,須彌山下,人流開始涌動,如同流水一般。

「少陽,你帶著小南先走!」皇甫一刀吩咐道:「仁和,你隨我墊后。」

「是。」

七大掌座很清楚,兩大星辰尊者戰鬥,豈是一般武者可以承受的?就地隱藏,等於找死,不被是被活埋,就是被石頭砸死,索性回到劍派之中,最為安全。

天空中,兩位強者仍然在交鋒。

「白天,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我了。」思巴說道。

思巴腳底下的黑翼聖龍,口吐閃電,沖向皇猿。就在剎那之間,皇猿邊移到百米之外,從腰間取下鐵棒,做好戰鬥狀態。

「轟隆~」

一聲爆響,十米寬的閃電擊中地面,整個地面炸裂開來,飛沙走石,凹下一個百米大小的坑,坑內冒著黑煙。

大地不由得一陣顫動,眾人見此,更加慌亂,更加奮力的向傳送陣飛奔而去。

「小天,快走!」岳靈靈催促道。

「你們先走,我隨後就來!」蕭天戀戀不捨的看著天空之上的對壘。

皇猿拿起鐵棒,一躍而起,躍百米高,朝黑龍頭上就是一棒子。黑龍見狀,一個轉身,瞬間飛向遠方進行躲避。

皇猿一聲怒吼,再次將鐵棒擲向黑龍所在之處。

黑翼聖龍開口道:「不管如何?我始終都是星辰靈獸,而你始終比我低上一等。」

皇猿鼻孔喘出粗氣,開口道:「是么?你以為這些年,就你在進步,俺老黃沒有進步。」

「靈獸開口說話?他們都是星辰靈獸」胖子驚訝叫道。蕭天內心也是一陣澎湃。

「原來,剛剛的皇猿是星辰靈獸。」說完,蕭天更加堅定看著上方。

說罷,兩大極域之境的聖獸便開始交手。

與此同時,藍袍劍者思巴,雙眼射出一陣金光,渾身氣息變得殺伐果斷,讓所有人不由的一陣毛骨悚然。

「吼~!」

一聲龍吟響起,思巴身後的長劍一陣響動。

「嗖~」

長劍瞬間掙脫劍鞘,斜飛出來,到達思巴手中。

白天手執長劍,一劍揮出,似是毀天滅地般,一道長約十米長的劍芒,劃破長空,射向思巴。

思巴見狀,也是長劍一揮,射出一道劍芒。

「哄!」

劍氣與劍氣相撞,著實恐怖,一陣耀眼白光出現,隨後一陣爆響,響徹天際,氣浪滾滾,方圓千米之內,盡為塵埃。

「這就是元力劍氣,傳說中的元氣外放。」?蕭天心中呼吸不由得加速,內心一整澎湃。

兩大強者在空中交起手來,頓時間,風起雲湧,天空時而戳熱炎炎、時而雷電交加、時而冰天雪地,狂風怒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