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緩緩的大腿,腰肢,君嫣然把李木的脖子摟的更加結實,李木的手不斷的在君嫣然的身上遊走,終於,李木來到了他夢寐以求的高峰,李木的手直接覆蓋了過去。

兩人的呼吸同時急促了起來,李木雖然隔著衣服,但是卻仍然能夠感覺到這一對山峰的柔軟與巨大,李木的手開始輕輕的揉搓了起來,君嫣然身體快速的發熱,雙腿開始無意識的摩擦。

李木簡直就要爆炸一般,他的嘴唇緩緩的從君嫣然的嘴唇上移開,君嫣然終於發出了一聲呻/吟,這一聲聲音在李木耳中足以勾魂。

李木緩緩的解開了君嫣然連衣裙上的絲帶,同時一張大嘴開始不斷的親吻著君嫣然的臉龐和脖頸,如同雨點連接著芭蕉一般。

淡紫色的褻衣露了出來,還有那一幕令李木痴狂的雪白。

李木的手覆蓋了上去,緩緩的隔著褻衣揉捏著,君嫣然的身體扭動,突然感覺有個東西在膈應著她的小腹,君嫣然有些彆扭的扒了一下,但是在她的手觸摸到那個棍子一般的東西之後,君嫣然猛然想起來那是什麼東西。

李木的眼睛猛然瞪大,身體僵硬,同時口中倒吸了一口冷氣,一股要爆炸的感覺直接從下邊直衝他的腦海。

李木直接扒開了君嫣然的褻衣,雪白的山峰,粉紅的櫻桃出現在李木的面前,李木的呼吸格外的粗重。

君嫣然猛然反應過來,急忙鬆開自己不應該摸的東西,但是李木的頭顱卻已經深深地埋了下去,一股醉人的幽香沖向李木的腦海。

君嫣然徹底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抱住李木的頭顱,感受著那一張作怪的嘴巴,雙腿夾住李木的腰肢高昂的叫了一聲。

柔軟,舒服,香噴噴……這是李木腦海之中不斷出現的詞語,李木感覺自己身體已經快要被沸騰的鮮血沖炸。

他的手再次動了起來,一隻手抓住那完全無法覆蓋的山峰,另一隻手摸向了豐滿挺翹的臀部,隱約之間李木感覺到了手上觸碰到的一絲濕意。

紫色的長裙徹底褪下,雪白如玉的身體展現,不是一種骨感的玉體,而是一種豐滿,妖嬈。

入手都是那種能夠讓人沉迷的柔軟,李木的牙齒輕輕的咬著凸起,君嫣然的身體在顫抖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君嫣然的身上再無寸縷,李木身上的衣服直接被震碎,連脫的懶得脫。

兩人徹底坦誠相對,李木正準備徹底告別自己的處男之身的時候,君嫣然的眼圈突然紅了起來,眼淚大滴大滴的便滑落了起來,李木瞬間傻眼了…… 「怎麼了?怎麼了嫣然,怎麼哭了?」李木頓時有些手忙腳亂的擦拭著君嫣然的淚水,這剛才還好好地呢,怎麼說哭就哭了?

君嫣然沒有回答李木的話,就這樣抱著李木,放聲大哭,一邊哭還一邊輕輕的撫摸著李木遍體的傷疤,只見李木身上到現在還是滿身的傷痕,這些傷痕遍布李木的身體,有的還是剛剛結痂,依然能看到紅嫩的血肉。

李木瞬間明白了,是因為君嫣然看到自己身上的慘狀,瞬間心疼起來。

「別哭,沒事,就這一點小傷,我受過的傷比這嚴重的都多的是!」李木急忙說道,他愛憐的摸了摸君嫣然的頭髮。

君嫣然也不說話,就這樣抱頭痛哭,哭的撕心裂肺。

李木心裡邊的火焰還在燃燒,可是聽到君嫣然哭的那麼凄慘,頓時火焰如同被冷水澆過一般,只剩下了一點火星還在若隱若現。

「乖,沒事,不哭……」李木這個時候嘴無比的笨,關鍵他也不知道怎麼樣安慰女人啊,現在只能一邊心疼,一邊抱著君嫣然說一些自己都沒有底氣的廢話。

這一場大哭君嫣然足足哭了大半個時辰,李木現在心中連火星都沒有了,只能苦笑外加心疼,看著君嫣然紅通通甚至已經腫起來的眼睛,而且此時的君嫣然已經累的睡了過去,李木也只有無奈的苦笑。

他緩緩的把君嫣然的身體平放到了床上,又看了一眼自己還在怒氣高昂的老弟,再次嘆了一口氣,隨後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又嘆了一口氣,直接同樣躺在了床上,睡覺!

一覺睡得天翻地覆,一個軟綿綿的身體被李木抱在懷中,肌膚相親,李木長硬不軟,但是卻睡得極其安穩。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木突然感覺自己身邊少了點東西,頓時猛然驚醒,直接睜開了雙眼,自己抱著的君嫣然竟然不知所蹤。

就在李木還沒有來得及驚慌的時候,君嫣然有些歡喜的聲音便傳了過來,「木哥哥,你醒了!」

李木扭過身,這才發現君嫣然早已經醒來,此時正端著一些事物從門口處走進來,此時君嫣然已經穿戴整齊……

君嫣然的目光與李木對視,頓時臉蛋紅潤了一些,但是還是坐在李木的床頭,把食物放在一旁。

「我睡多久了?」李木撓了撓頭,心中在想著之前經歷的事情是不是自己在做夢?

「這次你足足睡了三天,一定是之前把你累壞了,現在有沒有感覺好了一些?」君嫣然溫柔的說道。

「感覺很好,現在一拳打死一頭牛完全沒有問題!」李木搖了搖自己的胳膊,一副健壯的狀態,他發現現在自己已經不是光著屁股,而是穿著簡單的內衣,這同樣說明,自己那天不是在做夢。

「那就好,先吃點東西吧!」李木端起來食物說道。

「不急,讓我先親親……」李木臉上帶著色眯眯的笑容說道。

君嫣然的臉色又是紅了一下,似乎想起來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他卻沒有拒絕李木伸出來的手臂,直接被李木抱在了懷中。

李木抱著君嫣然,突然感覺很踏實,但是心中又升起的火苗,直接就朝君嫣然的小嘴親了過去。

君嫣然主動在李木嘴唇上親了一下,臉蛋紅紅的說道:「別起壞心,都已經註定是你的了,先吃飯,你已經很久沒有吃飯了!」君嫣然溫柔的說道。

聽君嫣然這麼一說,李木也不由得收起自己的壞心思,他確實感覺非常飢餓,於是就拿起君嫣然準備的食物開始狼吞虎咽了起來。

「對了,你睡著的時候蕭斌過來找過你一次!」君嫣然突然想起來說道。

「呃……他找我有什麼事?說起來還要去感謝感謝他,感謝他的出手!」李木的動作停頓了一下,笑著說道。

「是啊,確實應該感謝人家,他倒是沒有什麼事情,等你傷好了,咱們兩個一塊去感謝感謝他!」君嫣然笑著說道。

「好,秦禹呢?」李木問道。

「秦禹因為之前那件事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現在正在閉關苦修呢!」君嫣然笑著說道。

「這小子這麼天才,修鍊還這麼刻苦,簡直就是不給其他人活路啊!」

…………

酒足飯飽之後,李木觀察一下傷勢,發現現在這個傷勢正在很快的恢復,恢復的速度讓李木都有些咂舌,自己都快稱為打不死的小強了。

還有當時被那種強大的力量灌輸自己身體的時候,自己答應的代價到底是什麼,難道系統裡邊還有其他的靈魂?

李木把小精靈叫了出來,一番詢問,小精靈告訴李木,那系統之中除了她絕對沒有其他的任何意識,所以她壓根就不知道有一個聲音出現在李木腦海之中的事情。

「不是系統……那會是什麼?」李木喃喃自語的說道。

他開始閉上眼睛仔細的在自己身體之中尋找了起來,他的精神力量很強,完全可以把自己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全部都清晰無比的掃視一遍。

但是盤查了一遍也沒有任何結果,說實話李木是非常感謝那個神秘的聲音的,因為如果沒有他,那麼自己可能真的會死,因為當差距太大的時候,哪怕系統都無法救活自己,君嫣然恐怕也無比的危險,自己身邊的人他一個也不能夠保護。

至於代價……

到底會是什麼代價呢?

沒有找到那個聲音出現的根源,李木心中有些膈應,畢竟一個靈魂可以無緣無故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實在是有些嚇人。

就在李木第二遍掃視過之後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的精神回到他的腦海,突然李木不經意間看著在那蓮花之上盤坐著的黑色雕像。

雕像盤膝坐在黑色的蓮花之上,雙腿盤坐,身上披著一件黑色的薄紗,彷彿袈裟一般,五官和李木一模一樣,此時正在閉著眼睛,面容祥和。

李木的身體出現在腦海之中,他的身體只不過與他本人一般大小,而黑色的雕像卻足有數十丈,李木在與這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面前,恍如一個螻蟻一般。

「是你嗎?」李木開口平靜的問道,聲音無比的宏大,在整個腦海之中不斷的回蕩。

黑色的雕像仍然靜靜地盤坐,雙眸緊閉,沒有搭理李木。

天魔煉神訣啊!天魔煉神!到底是和天魔有關係吧!

原本李木還單純的認為這隻不過是這個精神修鍊秘訣的一個名字而已,然而事情很明顯不是和李木想象的那麼簡單。

天魔煉神,等有一天天魔降臨的時候,讓李木付出所謂的代價,李木應該怎麼辦?

李木沉默了一段時間,隨後臉上露出了笑容,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有什麼好糾結的,自己老老實實的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努力變強,這才是當前最過要緊的事情。 次日,李木身上的傷勢也好了個七七八八,李木心情愉快,和君嫣然兩人如膠似漆,李木差點沉迷溫柔鄉之中,搬個棺材把自己蓋裡邊。

但是墮落歸墮落,該辦事還是要辦事,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是絕望之城裡邊眾多客棧之中不起眼的客棧之中,名字叫做祥和客棧。

和秦禹交代了一聲,李木便帶著君嫣然直接出門,他也沒有刻意一路向著蕭斌的住所趕了過去,反而在街道之中晃晃悠悠,領略著絕望之城的風土人情。

絕望之城大街上的小販很多,但是吆喝的聲音卻很低,而且所授物品大多都是療傷葯,丹藥,材料,藥材,魔器等等一些關於戰鬥上的東西,李木也親眼看到幾件鑽石級別的默契彷彿白菜一般被扔在攤位之上,一個頭上帶著斗笠的男子看不清面容,就坐在那裡一句話不說。

那些武器之上有的還帶著鮮血,很明顯這武器不會是煉製出來的,但是即使是這樣的情景,在這絕望之城之中也顯得有些司空見慣。

在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幾乎全部都是擁有鬥氣或者魔法的修行之人,而且李木見到最低的都是一個十六七歲的白銀級別的小夥子。

李木心中驚訝,這顯得有些不可能啊,莫非這裡全城都是修行者?可是能夠修鍊的人百中無一,哪怕你是有名的修行聖地,大不了你出生的孩子能夠修鍊的幾率高一些,可是也達不到百分之百吧?

「怎麼了木哥哥?」君嫣然有些奇怪的看著李木眼中的詫異。

「這裡的人都能夠修鍊嗎?」李木好奇的說道。

君嫣然聽到李木這話,頓時笑了起來,木哥哥果然是她心中那個什麼都不知道,見識無比短淺的木哥哥,咋看著那麼呆萌可愛呢?

君嫣然的笑聲吸引了一些目光,看到君嫣然之後,那些人的目光之中猛然閃過了亮光,更是有人直接蠢蠢欲動了起來。

但是隨後許多人想起了這是什麼地方,頓時收斂了火熱的目光,可是餘光還是時不時的看向了君嫣然。

突然君嫣然的身體猛然出現一朵紫色的火焰,一個男子猛然悶哼一聲,臉色有些驚恐了起來,李木的目光瞬間向著那個男子看了過去,臉色有些陰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的意念無意間擴散,抱歉抱歉……」那個男子臉色有些蒼白,滿頭大汗的連連道歉說道。

君嫣然的目光冰冷,李木更是直接冷哼一聲,那男子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煞白的低下了頭顱,再不敢任何言語。

這是李木的精神攻擊,他現在天魔煉神訣赫然已經達到了第四層的頂端,接觸到第五層的屏障,精神力可以說已經格外的龐大,就是他剛才感知到那個男子竟然想在君嫣然的身上留下精神標記,所以李木果斷出手給了他一個教訓。

其他人看向李木和君嫣然的目光便更加不同了,沒看出來兩個年輕人竟然實力還挺強。

李木帶著君嫣然繼續向著之前打聽好的蕭斌的住所走了過去,同時心情恢復,笑著問君嫣然說道:「剛才你在笑什麼呢?」

「我在笑木哥哥竟然連最基本的東西都不知道,其實這座城池,分為兩個區域,一個是普通人生活的區域,一個是修行者生活的區域,所以木哥哥看到的自然都是修行者!」

「原來是這樣……」李木恍然大悟,怪不得呢!

他們距離蕭斌的住所並沒有多遠,很快便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宅院之中,宅院門口矗立著兩隻奇異的怪獸,怪獸看起來似乎與牛有些相似,但是身上卻散發著古老蒼涼的氣息。

在宅院門匾上寫著兩個大字——蕭家!

蕭家便是法祖一脈,在絕望之城之中,十三祖脈共同控制著絕望之城,準確的說現在只有十二祖脈,因為刀祖一脈已經名存實亡,在這十二祖脈之中,並不是說法祖一脈便是姓法,劍祖一脈便是姓劍……

法祖名為蕭法,所以他們家族的姓氏為蕭,而不是姓法,這十二脈之中,只有武祖和槍祖一脈是屬於類似於宗派的一種存在方式。

至於其他祖脈的姓氏,李木現在還不是太清楚。

「請問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兩個站在大門內側的侍衛看著君嫣然和李木現在門口,頓時直接開口問道。

「麻煩這位兄弟通報一聲,在下李木,攜帶妻子前來拜訪蕭斌兄弟!」李木抱拳說道。

「好!」

沒有出什麼風波,不一會蕭斌便手中拿著一把紙扇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走了過來,剛剛看到李木的身影,便帶著笑意的說道:「看李木兄弟這幅形態,似乎傷勢已經幾乎痊癒了啊!」

「還好,我的身體本來就強壯,受得傷勢也不過是一些皮外傷,所以自然好的快,這次是特地過來感謝蕭兄弟的仗義出手的!」李木抱拳嚴肅的說道,君嫣然也隨著李木施了一禮。

「哎,李木兄弟要是這樣就顯得客套了,來來來,先進來咱們再說!」蕭斌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李木拉著君嫣然的手,在蕭斌的邀請之下走進了這蕭家,也是法祖一脈的所在地,在外邊還沒有看出來什麼,但是當李木帶著君嫣然跨入門檻的一剎那,一股濃郁的天地靈氣直接撲面而來,李木感覺每一個毛孔都瞬間張開。

「這是小世界?」君嫣然在穿過門檻,便有些驚奇的說道。

「沒錯,就是小世界,雖然蕭家看著是在絕望之城之中,但是卻是在這小世界之中,而這通往小世界的空間點便是這個大門。」蕭斌笑著解釋說道。

「真是神奇……」李木有些感慨的說道,他剛才只不過感受到輕微的一點空間波動,但是沒想到已經進入小世界之中了。

「現在請跟我來,咱們喝點小酒,我也要找李木兄弟商量一個事情!」蕭斌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兩個門衛目瞪口呆,眼中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冷酷的蕭斌少爺嗎?這是一個假的蕭斌吧?

李木又不知道蕭斌原本是什麼樣子,除了剛開始看到蕭斌時候蕭斌有些冷淡之外,其餘的時候李木感覺蕭斌還是挺溫和,性格很好的一個人啊! 跟著蕭斌走了進去,瀰漫著洶湧的天地靈氣的小世界果然與外界不同,在蕭家這個府邸之中,剛剛進入便看到了舞榭樓台,青山綠水。

水流都呈現一種淡淡的乳白色,在一片迷茫的白色霧氣之中流淌著,更是有精緻的假山,但是其上卻鬱鬱蔥蔥,更是有奇花異果,珍貴藥材在其中茁壯成長。

期間時不時有仙鶴降臨,瑞獸低吼,一副仙家府邸的景象。

裡邊所佔據的空間遠遠要比在蕭家外邊看到的要大的多,這是屬於一種空間運用手段,類似於儲物戒的原理,但是儲物戒只不過是用簡單的空間法則形成一個小小的空間,可是這個世界絕對是動用了極其完整的空間規則,而且裡邊各種規則齊全密集,這是難以想象的大手筆。

「好漂亮的地方,好濃郁的天地靈氣!」李木感嘆的說道,最早在古城,也是李木接觸到的第一個城池,那裡的天地靈氣便稀薄無比,所以才會導致那裡的最強者只不過是一個白銀鬥士那個級別的人。

但是隨後穿過雲夢森林,李木接觸到的古城,天地靈氣便濃郁許多,以至於到後來,越發的接觸到王者大陸這東大陸的中心,靈氣也越發的濃郁,強者也更加的密集。

進入絕望之城后,絕望之城的靈氣濃郁程度絕對是其他李木所路過的任何地方的上百倍,只有李木夢回青丘時候那很多年以前的青丘靈界能和絕望之城的靈氣所媲美。

但是進入蕭家之後,李木才明白什麼叫靈氣真的濃郁,這裡的靈氣成霧狀,時不時還有清涼的感覺灑落在他的身上,這是凝聚成為了小水珠,本來霧氣都是液態小顆粒,而這裡的液態小顆粒全部由靈氣組成,由此便可以見到這裡的靈氣多麼奢侈。

還有那泉水之中的靈氣,李木感知到的,這裡的泉水之中最起碼是有一半的靈氣沉澱而成。

「這些都是因為老祖才會建造而成的,老祖實力通天,我們後輩不過是承受小輩福蔭而已,只不過這麼好的修鍊環境,這麼多年也沒有人達到老祖的層次,說起來也是慚愧!」蕭斌嘆了一口氣說道。

李木也有些默然,這十三祖脈的強者到底是多麼強大?一人建造起如此洞天福地,而且還沒有人能夠達到他那個程度,修鍊修鍊,看來不僅要修,煉才是最重要的!

李木拉著君嫣然的手跟在蕭斌後邊,路上見到的人都有些恭敬的對蕭斌問好,也有年輕人對蕭斌有些畏懼,蕭斌大多數是面色平靜。

「哥哥,你跑哪去了?悠月想要哥哥帶我出去玩呢!」突然一個十二三歲,頭上扎了一個牛角辮的小丫頭跑了過來,口中甜甜的對著蕭斌說道。

小女孩皮膚白嫩,一雙大眼睛烏黑髮亮,看起來就如同一個瓷娃娃一般,非常可愛。

蕭斌見到這個小女孩,頓時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笑意,摸了摸小女孩的頭,笑著說道:「月月乖,哥哥有客人呢,等哥哥沒事的時候在陪你去吃好吃的!」

「好呀,月月想吃牛奶糖,想吃糖葫蘆,想吃酸糖果,想吃……」小女孩開心的眼睛都成為了月牙狀。

李木和君嫣然對視了一眼,不由得笑了起來,李木突然想起來他在地球上的妹妹,自己的妹妹也上到了初中,一樣的可愛,一樣的天真活潑……

「好好好,等哥哥招待好客人,便帶你吃好多好吃的,讓你吃成一個小肥豬!」蕭斌捏了捏蕭悠月的小鼻子說道。

「這是哥哥的客人啊,大哥哥大姐姐好!」蕭悠月看起來今天很高興,笑著對李木和君嫣然說道。

「這是我妹妹蕭悠月,今年十三歲了,還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蕭斌笑著對李木說道,能夠看出來他們兄妹兩個的關係特別好。

「你好!」李木和君嫣然也笑著對蕭悠月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