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陽先是一愣,然後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那他還真的挺有本事的啊。」

「有個屁本事,還不是當時老子疏忽了,要不然,他肯定跑不了。」多姆森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覺得,事情已經打探的差不多了,還沒有進入到多姆星,他竟然就知道了鐵煞的去向。

不過這個時候,根本就不能回去,還好的是,他留下了那個分身在儒道聖君的手中。

林陽坐回了馬車,然後進入到了多姆星之中。

多姆星果然是一個十分富饒的星球,這裡的礦產資源,還有木材草藥等等東西,都十分的珍貴。

但是,因為多姆星有多姆星的規矩,林陽可以用他的貨物來換取那些東西,但是卻不可以隨便的開礦和伐木。

看著林陽車隊上的旗幟,這些多姆一族的人還是很熱心的。而林陽卻直接聯繫了天和虛悠老人。

「我得到了消息,鐵煞這個傢伙,應該是逃離了多姆星,不過,他到底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如果他活著的話,你們試著去聯繫他,我還要在這裡做生意,你們需要什麼,直接聯繫我。」

林陽的消息讓儒道聖君幾個人都十分的詫異,而天和斷情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同時沉默了起來:「這個傢伙,為什麼沒有聯繫我們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覺得,還是應該能夠找到吧。我先準備一下秘密傳訊試試吧。」斷情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虛悠老人點了點頭:「在我這裡傳訊,應該還是很安全的,至少,比你們想的要安全一些。」

斷情布置好了陣法,將一塊令牌放到了裡邊,很快,那邊傳來了一個虛弱的聲音:「是誰,誰這個時候傳訊給我,你想我死掉嗎?」

斷情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後說道:「我說鐵煞,老夥計,我是斷情,白雲悠那個女人想你想的快瘋了,你在什麼地方,我去接你。」

「老天,我捏碎那塊靈玉這麼長時間了,她總算找人來救我了。斷情老夥計,我在多姆星外面的一個衛星上,你快帶點療傷葯過來吧,我就快要死掉了。」

鐵煞被救了回來,聽說林陽竟然潛伏了進去,他十分的興奮,並希望林陽能夠帶回來一些多姆星上的多姆花。

多姆花是一種解毒的靈藥,不僅僅可以用於解毒,還可以用來對付詛咒一類的東西。

而因為這種花都是用多姆一族的鮮血培養出來的,所以十分的珍貴。

林陽聽說鐵煞需要多姆花的時候就知道,這一次,恐怕要去一坐大城市了。

林陽到達的第一個小鎮叫做五階地。因為這個小鎮距離最近的城池要走五階地那麼遠。

看到林陽的馬車,五階地的鎮長竟然親自接了出來。

「好久都沒有來商人了,不知道,你都要出售一些什麼東西,有沒有外面來的小玩意,我想要買幾件收藏收藏。」鎮長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打開了一輛馬車,這輛馬車上的小玩意,多數都是虛悠老人的手下提供的。

看到這些工藝品,林陽還放上去一些。

而鎮長的目光落在這些東西上臉上的表情變得興奮了起來:「竟然有這麼極品的東西,就算是送到了城池之中,估計都會有人喜歡把。看來,客人你的貨物質量都很好啊。」

「真正你的眼光真好,我是第一次來到多姆星經商,而且,我的貨物,全部都是我自己的領地出產,就算跟其他的人以物換物,也肯定是換取那些好東西啊。」林陽笑呵呵的說道。

「你可真的是一個會做生意的人。」鎮長先是一愣,然後笑了起來說道。

林陽很是自豪的點了點頭:「我的實力還很弱小的就是,就跟隨家裡的人做這個了。不說這些了。來,給你們看看我的東西,都不要亂啊。如果你們拿了我的東西不給錢,我下一次,就不來你們這個小鎮了。」

多姆一族的人都富有,所以,林陽的交易十分的順利。不過一個小鎮,購買的並不是很多。交易完成之後,林陽來到的鎮長的身邊,然後說道:「鎮長,這個送給你。」

一個小禮物讓鎮長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懂事兒,說吧,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問我,我在這裡做鎮長很多年了。」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這是第一次過來經商,您也看到了,我這貨物,質量,怎麼樣,對得起你們多姆一族吧。」

「沒的說,良心商家,你放心,商隊旗幟上我們小鎮已經給了好評。」鎮長一笑,然後說道。

「那就謝謝鎮長了。可是,我還有一件事兒想要求鎮長,不知道鎮長你知道,什麼地方可以購買到多姆花嗎?」

聽了林陽的話,鎮長的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他的目光落在林陽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後說道:「你要購買多姆花,你知道多姆花是做什麼用的嗎?」

「不是說,那是解除掉詛咒和毒素最好用的靈藥嗎?」林陽先是一愣,然後問道。

鎮長笑了起來,然後說道:「你啊,被外界的傳言給騙了,多姆花確實是解除一種毒素詛咒的最好靈藥,不過,那種詛咒毒素,是由多姆一族的強者造成的。你覺得,多姆花會被外賣嗎?」 林陽的表情瞬間被凝聚了起來,這種事兒,估計就算是他,也不會販賣吧。

多姆花一般都是敵人才需要的東西,那就代表,這東西,在多姆星肯定是禁品。而鐵煞很可能是知道這一點的,他為什麼要讓自己過來幫他弄到這東西呢?他這是什麼意思呢?

林陽想的很多,更是皺起了眉頭。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鎮長看到林陽的表情先是一愣,然後說道:「怎麼,難道你非要買到多姆花不可嗎?」

看到鎮長忽然大變的表情,林陽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瞞鎮長你說,我這一次過來,也算是受人所託。您也知道,你們這多姆星在外面人的風評之中並不好,他們強調了多姆一族人的強勢,實力強悍,殘暴還有富饒。給人的印象並不好,一點也不像我進入到多姆星看到的這個樣子。」

鎮長點了點頭,他的實力也很強悍,至少,林陽覺得,不使用三皇至寶,肯定打不過這個鎮長。

「是啊,多姆星這些讓人眼紅的東西,讓太多人敵視多姆星了。」鎮長聽了林陽後面的評價長嘆了一口氣,不過看向林陽的目光也和藹了很多。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而我似乎被坑了,之前過來的時候,是被一個前輩所託,能夠在這裡購買一株多姆花回去給他療傷。」

鎮長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啊,你啊。竟然如此誠實就將這說了出來,你就不怕我對你動手嗎?」

林陽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是一個正經的商人,做的是經商的生意。您怎麼會對我動手呢。只是那個傢伙著實該死,竟然讓我來這裡做這種事兒,這不是明顯想要坑死我嗎?」

「你說的對。」多姆一族的老鎮長點了點頭,這麼快,林陽便和多姆一族的老鎮長站在了一個戰線上,因為兩個人都成為了那個人的敵人。

看到林陽咬牙切齒的樣子,老鎮長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我說林陽小子啊。我聽說,你們這種商人,答應別人的事情,都要發下誓言的,對吧。」

林陽心中大喜,老鎮長總算問道了點子上。他點了點頭,然後長嘆了一口氣說道:「不瞞您說,我這一趟賺的源晶,估計都要賠償給人家。不過這做生意都是這樣,有賺,就要有賠嘛,我都習慣了。」

老鎮長看了一眼林陽,他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倒是覺得,你可以不賠的,其實,多姆花也不是不能賣,只是看賣給誰罷了。這樣,我去帶你找一個人,看看他怎麼說吧。」

第二天,林陽的車隊之中多了一個多姆一族的老鎮長,而林陽則快速的入定,回到了還在虛悠老祖身邊的分身上。

看到林陽又忽然恢復了過來,房間之中的儒道聖君先是一愣,然後說道:「怎麼樣,你那邊很順利?」

「順利個屁。」林陽罵了一句,然後說道:「天、斷情、虛悠老人還有鐵煞那個王八蛋呢?」

看到林陽一副憤怒的樣子,儒道聖君就知道,肯定出事兒了,他連忙開口說道:「就在外面,我帶你去見。」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走了出來,外面的四個人正在把酒言歡,看到林陽跟隨儒道聖君出來,鐵煞大笑著來到了林陽分身的旁邊:「三皇帝君,真是感謝你了,如果沒有你,我不知道,還要在那個陰暗的地方呆到什麼時候去。」

聽了鐵煞的話,林陽哼了一聲,然後說道:「鐵煞,按照道理說,你的實力比我強悍很多,我要應該稱呼你一聲前輩,但是你這麼做不對啊。」

「當初,你出了事兒,白雲悠大姐托福斷情,要去多姆星的時候,是我自告奮勇,要過去的。大家都知道,對吧。」

鐵煞幾個人都是一愣,然後也都點了點頭:「是啊。」

「既然是這樣,那你為什麼要坑我,你知道,多姆花對於多姆一族的人,代表什麼嗎?我提到多姆花,差點丟了性命,你可知道?」林陽憤怒的看著鐵煞,這讓鐵煞等人都驚呆了。

因為一朵花,差點丟掉性命,林陽的話,對於他們來說,覺得似乎有點大放厥詞了。

不過,林陽的表情擺在那兒,明顯不是假的。天的目光也落在了鐵煞的身上:「鐵煞這是怎麼回事兒,我需要一個解釋。」

鐵煞也是一愣,然後說道:「我種了一種詛咒,叫做腐心咒,這種詛咒的解除辦法幾乎都很難辦到,於是我就想到了可以解除所有詛咒和毒素的多姆花。」

林陽先是一愣,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看來,你也是被騙了啊。多姆花的作用,是解除掉多姆一族留下的詛咒。而據我所知,似乎,只有多姆一族的人隕落之後,才會留下詛咒。」

聽了林陽的話,鐵煞一愣,然後也無奈的搖了搖頭:「原來是這個樣子,看來,我不得不回去跟白雲悠交代一下,然後進入到虛空戰場了。或許,到了那邊,我還有一線生機。」

林陽回到了本尊,他下了馬車,然後找到了老鎮長。老鎮長看到林陽並不驚訝,他一笑,然後說道:「怎麼了,又有什麼事兒嗎?」

朕的皇后能見鬼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前輩,我剛剛用特殊的傳訊方法傳訊給了那個朋友,他也被騙了,其實,他也是想要用多姆花接觸詛咒的。」

「看來,你的朋友是用不上了,不過也沒有關係,我的老朋友可是一個大富豪,你到了他那兒沒準,能夠獲得很多的好東西。」老鎮長咧嘴一笑,露出了嘴裡的幾顆黃板牙。

林陽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他也只能聽之任之了。只是心中暗罵這鐵煞不知道情況,就來胡搞亂搞了一頓。

很快,馬車被老鎮長喊停,林陽連忙來到了老鎮長的身邊,扶著他下車,然後一副晚輩的表情。

這也是一個小鎮,甚至為了來到這個小鎮,林陽他們沒有進入另外的一個城池。

看到有車隊過來,這個小鎮的人就沒有之前那個小鎮那麼熱情。

不過看到為首的老鎮長,看守在小鎮門口的兩個多姆一族的護衛連忙迎了上來:「榮興大人,沒有想到,您竟然有時間過來,大人見到您一定會十分高興的。」

「那個老傢伙,那一次見到我不是被我氣個半死,怎麼會高興呢?走吧,我們過去看看,這個傢伙到底怎麼樣了。」

林陽點了點頭,有多姆榮興帶領,林陽還是很順利的,而且,他的車隊也開了進來。

這個小村子不大,只有十幾戶人家,而且,這裡的人對於車隊似乎並不是很感冒。

很快,中央那個最大的宅院大門大開,一個黃鬍子老頭在裡邊走了出來。

這個老者鬍子是黃色的,但是頭髮卻是紅色的,兩個紫色的眼睛看上去十分的怪異,他的目光先是落在了林陽的身上,然後說道:「我說老傢伙,你怎麼會帶人來我這裡,難道,這個賣貨的小傢伙有什麼好東西要賣給老頭子我不成?」

多姆榮興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林陽啊,我這個老朋友,是一個煉器大師,你把你帶來的礦石給他看看。那些礦石的質量都不錯。我們鎮上的人不需要,但是,他還是很需要的。」

聽了多姆榮興的話,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讓傀儡將馬車趕了過來。

可是,馬車剛剛停好,這個黃鬍子老頭竟然先是拉住了林陽製作的傀儡,然後直接將傀儡的外殼給拆開了。

看到看護馬車的竟然是傀儡,多姆榮興和之前的老者都是一愣,然後笑了起來:「不錯,不錯,這手藝,很好啊,不管是做工還是手藝,都值得稱讚啊。」

林陽尷尬的一笑,然後說道:「兩位前輩也要知道,我們這種人,帶其他的人,都信不過的,還是帶這種傀儡,比較放心。」

「嗯,傀儡的防禦能力確實很強,不過,你這傀儡的智慧能力很高啊。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呢?」

聽了老者的話,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前輩,這東西,可是我吃飯的東西啊。」

「我知道,我只是有點好奇,我也做過很多的傀儡,但是都沒有你的這個靈動,只要介紹一下簡單的原理就好了。」

聽了老者的話,林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那成,給您看看吧,其實,只要看了,就明白了。」

林陽一揮手,蠱蟲在傀儡之中爬了出來,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蟲子,兩個老者都是一愣,林陽則將一隻蠱蟲放在了黃鬍子老者的手中:「您看看這個東西。」

「它們在操控傀儡?」黃鬍子老者目瞪口呆的問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咬破了手指餵養了一下這些蠱蟲,又讓蠱蟲回到了傀儡之中。

「您懂了嗎?」

「懂了。」黃鬍子老頭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懂了有個屁用,這東西,我根本就用不上。」

林陽笑著不說話,而榮幸多姆卻一笑,然後說道:「好了,不要想那麼多了,去看看那些礦石吧,那些東西才是你需要的。」

多姆星雖然也有很多的礦場,但是,多姆星畢竟就那麼大,多數的礦石,都是珍惜的礦石,而且還十分的珍貴。

所以,幾乎那些需要搭配的礦石和材料,都要在外面換取,而外面的人,也能夠在這裡換取那些珍貴的材料。這也是為什麼,多姆星這麼多年下來,真正沒有被打下來的原因。

畢竟,多姆星不是守著寶山,而是將寶貝與外面的人分享。紅岩多姆點了點頭,然後來到了林陽的身邊,他的目光先是落在了那些礦石之上,果然,礦石似乎挺讓他滿意的,畢竟,數量雖然不多,但是比較雜。

「這一車我全部都留下了。我正要煉製一柄上古神器,就拿它當成源晶抵債好了。怎麼樣,林陽先生。」多姆紅岩咧嘴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一愣,而多姆榮興卻一笑,然後說道:「你這個老傢伙怎麼想要出血了啊。林陽我跟你說,這個老傢伙,可是我們一族十分出名的煉器大師啊。」 林陽自己也是一個煉器師,雖然說,到了古神境界這個層面上,自己不敢稱呼為煉器大師,但是也不是很差。

這個時候,聽說,這個人要用一個煉器作品來買自己的一車礦石。

說心裡話,林陽還是很不願意的。

不過,此時是在多姆星,肯定是人家說的算,而且,看那個老頭的身份很高的樣子,林陽還真不好意思開口說什麼,只能點頭答應了下來。

多姆紅岩和多姆榮光都是那種人精一樣的人物嗎,看到林陽的表情就知道了,林陽不是很願意。

不過,林陽是多姆榮光帶來的,多姆紅岩雖然不是很高興,但還是給了多姆榮光的面子,帶著林陽來到了煉器的地方。

這一次,多姆紅岩要煉製的一柄鎚子,這一柄鎚子的整體,基本都已經打造了出來,之所以沒有繼續煉製下去,完全是因為缺少一些材料。

而林陽這一次,卻帶來了一些材料。

將快速的放好,然後準備溶解,林陽卻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前輩。」

「怎麼了。」多姆紅岩轉過頭看向林陽,然後問道。

「您現在是要溶解礦石嘛?」林陽盡量一笑,然後說道。

看到林陽臉上的表情,多姆紅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的,不知道,你有何見教啊。」

多姆榮光知道,多姆紅岩這是不高興了,作為多姆一族之中,實力強悍的煉器大師,這個老傢伙的脾氣可不怎麼好。

而林陽卻一點也不顧及,然後開口說道:「前輩,您是一個煉器師,其實,我也是一個煉器師,而您想要直接處理掉這些礦石,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哦?」多姆紅岩先是一愣,然後疑惑的看向了林陽。

煉器大師可都是有很高的地位的,林陽這個煉器大師竟然還出來做跑商,這著實有一些說不過去了。

而想起了林陽之前製作的那種精妙的傀儡,多姆紅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你說,這些礦石,應該怎麼處理呢?」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既然前輩您說,煉製這一件寶貝是給我的,那就讓我來幫你提煉一下這些礦石吧。」

林陽說著,先是來到了那些礦石的旁邊,然後拿出一些山泉水洗刷了一下礦石,又開始在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了很多的靈藥。

這些靈藥都是那種年份不是很高,而且很平常的,所以,林陽也不是很心疼,這些靈藥的汁液全部被林陽混合了泉水,然後均勻的塗抹在了礦石上。

一道道火焰在林陽的手掌上燃燒,然後拍打在了礦石上,礦石很快將那些靈藥吸收乾淨,然後林陽又開始燃火,處理礦石。

看到林陽處理礦石的時候,礦石的作用率竟然達到了他想象不到的高度,多姆紅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果然是比我煉製的要強悍很多啊。」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其實,我只是討巧處理了一下礦石罷了,因為,我也是一個煉藥師。」

「原來是這個樣子,不錯,不錯,我收回之前的話,就憑你給我上這一課,我送你一件禮物。」

一個晶瑩剔透的小型盾牌被遞給了林陽,林陽看到了盾牌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後說道:「不錯,不錯,這東西,我要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