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旋即張衡的臉龐煽過也是露出了笑容看著面前的藏經閣長老,神色恭敬的緩緩說道:「小子謝謝,長老,日後若是有需要,小子定然會報答的了。」

在張衡聽到了藏經閣長老的話后,他頓時明白,自己有了這千里紐扣,可是有多了一份底牌啊。

要知道,張衡面對的可不單單是狻猊宗的天才子弟,還有楚國十大仙門,天楚郡的秦氏家族杜家等一些強者。

張衡明白,若是自己真的出現在了回淵城,想來他們應該會知道自己的下來了。

不過,就算是楚國十大仙門,秦氏家族不找上張衡,張衡也是要收回一點利息了… 狻猊宗,封靈殿

巨大古老的封靈殿宇面前,站立著眾多狻猊宗的內門子弟。

此時,這些內門弟子門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期待之色,他們的目光都是死死盯著面前那站立在他們面前的狻猊宗的長老門。

對於這些狻猊宗的長老門,他們都是不敢有絲毫的不尊重之色。

「諸位狻猊宗弟子門,這次經過我等商議,我狻猊宗劍天弟子的屍體,如今出現在了回淵城,我等希望你們能夠將劍天弟子的屍體帶回來」

封靈殿殿主封靈,他那蒼老的目光環視了眾多狻猊宗內門弟子門一眼,他的臉龐上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也是露出了一抹憔悴之色.

不得不說劍天的隕落對封靈,乃至整個封靈殿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損失。

他可是知道劍天身為他封靈的弟子,若是沒有隕落在不明山,以劍天的武道天賦,定然會成為狻猊宗最強大的天才。

就算是狻猊宗真傳子弟牧靈,也是不如劍天的武道天賦卓絕的了。

然而,劍天隕落在了不明山,最後連屍體也是下落不明。

曾經也是有著狻猊宗高手前往不明山尋找劍天的屍體,但是劍天屍體就好像石沉大海一樣,再也沒有了音訊。

也是如此,當封靈長老在聽到了劍天的屍體出現在了回淵城的時候,他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震驚和期待之色。

劍天身為他封靈的徒弟,哪怕是死了,他封靈也是想要見見劍天的屍體。

「劍天師兄嘛?」

此時,站立在眾多狻猊宗內門子弟裡面的張衡,他在聽到了封靈長老的話后,也是露出了一抹沉吟之色。

要知道,張衡自從進入了狻猊宗后,便是來到了封靈殿宇的破字殿內修鍊。

所以對於劍天來說,張衡也很是了解。

卿之我所意 尤其是在破字殿內待的那一段時間,也是讓張衡更加了解了,這個傳說的中的狻猊宗大師兄劍天。

所以當他再次聽到封靈長老講述劍天的名字的時候,張衡也是不由得暗暗發誓,這次他前往回淵城,是一定要將劍天的屍體帶回來,給師傅的了。

「楚羽你給我等著吧。」

就在這個時候,那站立在眾多狻猊宗內門子弟裡頭,也是有著幾道身影。

這幾道身影,正是鬼宗雄等牧靈門的成員。

此時,他們也是被派遣出去,前往回淵城去將劍天大師兄的屍體給找回來。

不過,當鬼宗雄等牧靈門成員,他們在看到那到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的時候,眾多牧靈門的成員門,都是臉龐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尤其是鬼宗雄,對於這個來自黑岩城的廢物,也是心生怨恨的了。

他可是知道,若不是這個楚羽,他鬼宗雄又怎麼會在那麼多牧靈門成員面前,被牧天給爆揍了一頓?

當時他在牧天殿的時候,鬼宗雄就暗暗發誓,只要這個楚羽走出狻猊宗,他鬼宗雄就絕對不會讓楚羽再次活著回來了。

「哼,牧靈門嘛?」

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因為,此時的他也是感受到了一股濃厚的殺機從人群中爆發出來。

當張衡感受這這股氣息,順著看去的時候,果然是看到了那幾個牧靈門的成員。

對於那幾個牧靈門的成員,張衡自然是不陌生的了。

姿勢讓張衡也很是意外的是,這些牧靈門的成員,竟然會這麼快就忍不住想要斬殺自己了啊。

「好了,這次回淵城之旅,將由內門弟子去執行。」

封靈殿宇殿主封靈長老的聲音緩緩道。

說道了這裡,他那蒼老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鬼宗雄的身上,這才笑道:「鬼宗雄,這次眾多佔長老都是一起提議,由你帶領眾多師弟前往回淵城,這次任務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啊。」

「回稟長老,宗雄絕對會好好照顧師弟門的了。」

烈焰焚情:冷梟的掛名嬌妻 那站立在地面上的鬼宗雄,他在聽到了封靈長老的話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笑容。

只是那道目光有意無意的朝著那站立在地面上的錦衣少年看去。

「嗯,如此就好,這其中也是有老夫的弟子楚羽,他是狻猊宗新進弟子,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要好好照顧一下師弟門。」

封靈殿主目光環視了一眼,最後這才落到了張衡的身影,給出了一股鼓勵的眼神。

「師傅,放心,徒弟定然會將劍天師兄的屍體給帶回來。」

感受這封靈長老灼熱的目光,張衡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神色恭敬的緩緩道。

「對,我等絕對會將劍天師兄的屍體帶回來的。」

那眾多狻猊宗的內門子弟聞言,都是點了點頭,旋即異口同聲的說道。

而後,在狻猊宗眾多長老的目送下,這支前往回淵城的狻猊宗內門子弟,便是緩緩的離開了封靈殿走出了狻猊宗,前往千葉郡統轄的下的回淵城方向走。

異世之改造蠻荒 ……

千葉郡,楚國九郡之中的第九郡。

千葉郡巨大無比,雖然排行在第九,但是千葉郡在楚國九郡中也是破有影響力的了。

若說千葉郡,最讓眾多武者崇拜的,便是這千葉郡的郡主千葉了。

傳說三十年前,楚國出現了一個絕代佳人。

她貌美無雙,容顏傾城,無論是在哪裡,這個絕代佳人一出現,定然會成為眾多楚國天才門仰望的存在。

因為這個絕對佳人,不但貌美無雙,而且還是一名實力強大的武者。

後來,這個絕代佳人,竟然加入了亂星海的試練的當中,和楚國九郡的天才,群雄涿鹿,最後眾多楚國九郡的天才,赫然拜倒在這個絕對佳人的手裡。

此人便是千葉郡的郡主,千葉真人了。

千葉真人的傳說,就算是三十年來,也一直成為眾多武者茶餘飯後議論的對象。

這一天,千葉郡那巨大的城門的入口處,也是有著數十道身影,風塵僕僕的踏入而來。

雖然這些人,身上都是散發出一股怪味,但就算是如此當普通的千葉郡的居民,在看到這些人後,都是臉龐上露出了尊重之色。

因為從這些人的衣服上,眾多千葉郡的居民便是明白,這些可不是普通的武者,而是楚國十大仙門之一的狻猊宗的強者。

也是如此,那眾多千葉郡的居民在看到這些狻猊宗的字后,都是朝著他們躬身施禮!

「這裡就是千葉郡啊。」

千葉郡的城門口,張衡的目光在看到面前這座巨大的城門的時候,也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張衡怎麼也是沒有想到,這千葉郡竟然會如此巨大。

在他卡奈,千葉郡這等浩大的城牆,就算是天楚郡也是比不上這千葉郡的了。

「張衡進城之後,我們可是要小心點啊。」

和張衡一起並肩踏步的張三十,在環視了眾多狻猊宗弟子一眼后,這才看上一旁的張衡,不由得的擔心說道:「這些牧靈門的人,是擺明在針對我們啊!」

「三十不用怕,一切有我呢。」

聞言,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顯然對於這些牧靈門的成員,張衡還真沒有就將他們放在眼裡。

自從他和張三十從狻猊宗來到千葉郡,這十多天里,張衡自然也是注意著那些牧靈門成員的舉動,而且這次帶隊的竟然是鬼宗雄到等牧靈門成員,在張衡看來,這些牧靈門成員想來是會在半路上動手,單思讓張衡有些意外的是,這一路上除去遇到了幾次妖獸襲擊意外,他們竟然沒有遇到任何的一點威脅。

想到此張衡也是有一些疑惑,他可是明白,在他阿和鬼宗雄對掌的時候,張衡可是真實的看到了那鬼宗雄怨毒的眼神的了。

「楚羽,等著吧你的死期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踏步在最前面的狻猊宗弟子鬼宗雄,他的臉龐煽更也是閃過一抹陰寒之色。

旋即這才紅鑽頭朝著後方的那道少年身影看去,在看到那道身影的時候,鬼宗雄的臉龐上也是流露出了一抹殺機!

然而,下一刻當鬼宗雄在看到那到錦衣少年,竟然在對著他笑的時候,鬼宗雄也是越發的暴怒無比。

旋即冷哼了一聲,這才面無表情的踏入了千葉郡內。

其餘跟隨在鬼宗雄身後的眾多狻猊宗弟子,他們在看到那道錦衣少年的身影的時候,眾多狻猊宗弟子,他們都是露出了玩味之色。

他們可是明白,雖然楚羽在升仙梯上展露出來的武道天賦,很是強大。

但是這裡可不再是狻猊宗了,而是千葉郡,沒有狻猊宗高層的保護,他們這些牧靈門對此成員,想要將張衡斬殺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果然是要開始了啊。」

當那些牧靈門的成員在看著張衡冷笑的時候,那緊隨在他們身後的張衡,他的目光也是流露出了一抹殺機。

這些牧靈門的成員雖然什麼話都是沒有說,但是張衡依舊能夠感受到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機!

想到此,張衡也是明白了,為什麼他們在來千葉郡的路上不對自己下手,而是在進入千葉郡的時候才在對自己下手。

想來,他們也並不愚蠢,知道如果自己死在了路上,那鬼宗雄可以說是護衛不利,到時候若是狻猊宗高層怪罪下來,他們定然是逃脫不了關係鼎爐。

但若是在千葉郡對自己下手,可能就不同了,若是自己死了,就算是狻猊宗高層怪罪下來,也是有著千葉郡做擋箭牌…… 千葉城,巨大的城門內。

站立這一個身穿羽衣的尊貴少年。

此時,這位氣宇不凡的少年,他的目光也是在盯著城門外門。

當他在看到城門外面,那一隊人影踏步走來的時候。

這個羽衣少年那倨傲的神色上,終於是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旋即,這才照著他城門口踏步走去。

「宗雄師兄,你終於來了啊,木葉可是等了很久了呢。」

羽衣少年木葉,在到鬼宗雄等人後,頓時來到了鬼宗雄面前,臉龐上布滿了笑容。

「家母知道你們要來,還得意在千葉城最豪華的酒樓,宴請諸位呢。」

木葉公子說著,目光也是環視了眾多狻猊宗內門子弟一眼,在他看到這些狻猊宗弟子都是武靈經強者的時候,木葉公子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果然不虧是楚國十大仙門的弟子,光是普通的內門子弟都是有著武靈境的實力。

這等實力若是在他們的千葉城,完成是能夠當上一名統領的職位了。

「木葉公子你怎麼親自前來了,這不是讓我們受寵若驚嘛?」

那鬼宗雄等牧靈門成員,他們在看到面前至俄格身穿羽衣的尊貴少年身影后,眾多牧靈門的成員門都是臉龐上布滿了笑容。

若說整個千葉城最能夠說得上話的天才,便是這千葉城主之子,木葉公子了。

雖然木葉公子不過是十五歲的年紀,但是他的實力可以是武靈二重了,堪比他們這些狻猊宗的內門子弟了。

「宗雄師兄,不知道我姐早狻猊宗如何了啊?」

說道了這裡,木葉也是將目光看上鬼宗雄,不由得好奇問道。

他姐姐青葉,自從進入了狻猊宗后,可是很少回到了千葉城的了。

他雖然身千葉城的少主,又是青葉的弟弟,但就算是如此,他也是很少有機會進入狻猊宗的了。

所以在他聽到有狻猊宗的高手要來千葉城的時候,他一大早就來到了城門口,等待狻猊宗的高手的到來。

果然,等了沒多久,木葉便是看到了狻猊宗的眾多天才,也是如此在他看到這些狻猊宗的天才的時候,自然是響起了狻猊宗內的姐姐青葉的了。

「你說青葉師姐啊,她現在可是我狻猊宗的真傳子弟,而且和牧靈師兄感情很好的哦。」

那鬼宗雄在聽到了木葉的話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笑容,這才緩緩的說道:「青葉師姐現在也是一名武宗境界的天才了呢。」

「武宗境界,我青葉姐姐終於成為了武宗境的強者了啊。」一旁的木葉在聽到了鬼宗雄的話后,一時間之間,竟然興奮的活蹦亂跳起來,顯然就算是身為千葉城的少主,在知道他姐姐青葉成為了狻猊宗的真傳子弟后,也是開心不已的呢。

「既然如此,那我們進去把,我已經在風月樓設下宴席,就等諸位師兄去了。」

那木葉少主笑道。

「嗯,好我們走吧。」

聞言,鬼宗雄也是點了點頭,旋即這才轉身朝著身後的那道錦衣少年看去,他的臉龐上也會死露出了一抹冷笑:「楚羽,是你自己找死的,可別怪我。」

旋即這才轉身和木葉並肩踏步走在一起,朝著千葉城內踏步走去。

「木葉嘛?」

此時,跟隨在眾多狻猊宗內門子弟身後的張衡,他在聽到了木葉等人的言語后,也是臉龐露出了一抹詫異之色。

他怎麼也是沒有想到,這千葉城內,竟然會有人在狻猊宗修鍊,而且聽到兩人談話,也是讓張衡想不到的是,這個木葉的姐姐青雲在狻猊宗,竟然還是一名真傳子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