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柄閃爍著無盡火焰的巨斧,一柱閃動著無數青光的巨木,一桿捲動著無數旋風的寶旗,一頭白色的巨虎,還有一頭黑色的巨龜,一條長有萬丈的蟒蛇,一隻腳踏天地的祥麟!

它們匯聚虛空,它們殺意如山。

麟吼虎嘯,天崩地裂!

萬丈的巨蛇,大嘴張開,吞天蔽日!它第一個朝著鄭鳴衝來,巨大的嘴巴,已經包圍了鄭鳴四周的空間。

而鄭鳴,卻是絲毫沒有停頓,他整個人,直接沖入了巨蟒的大嘴之中!(未完待續。) 「他怎麼進入蟒嘴裡去了!那巨蟒雖然是法力匯聚而成,但是裡面隱含的三陰煞氣,卻是能夠將法身境的強者化成飛灰,就算參星境的巨擘,進入這巨蟒的嘴中,恐怕都要隔絕所溝通的星辰,困死在巨蟒的嘴中!」

叫心蕊的女子,又急又氣,那嬌嗔的表情,就好像鄭鳴是她最割捨不下的心上人一般。

好在,她這副失態的話,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因為此時,大多數人的目光,都被這吞天巨蟒所吸引。

白雲飄的兩個小拳頭緊緊的攥著,此時的她只覺得心跳加速,眼睛更是一眼不眨的看著那巨蟒,她希望自己那個牛哥哥,能夠從這巨蟒的身上衝出來。

可是這巨蟒的可怕,她能夠感覺的到,現在牛大哥進入巨蟒的口中,實在是凶多吉少。

就在白雲飄暗暗祈禱之時,那騰空的巨蟒,陡然從虛空之中炸裂,一人一牛,從那炸裂的口子之中直衝而出。

有十數萬人匯聚而成的巨蟒,這一刻已經被攔腰斬斷,沒有了再戰之力。

催牛踏天,如神如聖!

「殺了他,為了我們八部鎮海軍的榮耀!」一個面容古樸的武將,舞動自己手中的戰旗,幾乎同時,火焰巨斧,帶著無盡狂風的寶旗和青色的巨木,同時朝朝著鄭鳴攻擊而來。

巨斧撼空,寶旗卷地,巨木橫掃!

分別攻擊鄭鳴上中下三路的法身,配合無間,這一刻的攻擊,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難以躲避,而最重要的是,這次攻擊,等於三個高等的法身境聯手對敵!

巨斧帶著火焰神鏈,青木道紋閃動,和天地乙木之氣混為一體,而那捲動著無盡狂風的寶旗,更是破碎著虛空。

三者幾乎同時挨近了鄭鳴!

在這三者來臨的瞬間,鄭鳴催動北海寒心戟,同時在虛空之中揮動三下。

**玄功蘊含的巨力,在這一刻顯現了出來,巨斧在碰撞的剎那,巨斧崩潰,青色的巨木,更是被戰戟的月牙,直接從中間剖開,至於那無盡的狂風的寶旗,被戰戟的尖從中間刺破了一道口子。

三者都是道紋匯聚而成,一般的法身都難以擊破,現在鄭鳴戰戟橫掃,三者崩碎,這其中起了最主要作用的,就是**玄功產生的巨力。

**玄功,肉身成聖,一旦到了最後,就能夠重現盤古真身!

雖然鄭鳴現在只是繼承了楊戩的**玄功修鍊的水準,但是他的力量,同樣達到了一個令人恐怖的程度。

指山山崩,撞地地裂!

那八名鎮海軍的將領,在這一刻也飛快的意識到,眼下,自己一定是碰到了強硬的對手!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並沒有慌張,而是很有默契的,同時催動虎龜麟三靈,朝著鄭鳴直衝了過去。

猛虎咆哮,呼嘯而下,巨大的爪子,帶著蓬勃的殺機,籠罩虛空!

巨龜旋轉,一股磅礴之力籠罩虛空,萬丈天地,在這一刻,變的壓力如山,想要動彈一下,都是極其艱難。

至於那巨大的麟獸,四蹄踏天,每一次踏步,麟獸的氣勢,就增強一倍,它龐大的身軀,以一種橫衝直撞的態勢朝著鄭鳴轟然撞了過去!

三種巨獸法身,隱含無數的道紋,封天絕地,殺意無邊。

鄭鳴端坐在黑牛之上,手中北海寒心戟揮動,雖然沒有道紋之力產生,卻一如利刃破虛,頃刻之間,接連擋住了那猛虎、巨龜和麟獸的攻擊。

「風林火山,攻攻攻!」

一威武戰將,瘋狂揮動手中的戰旗,他的修為乃是法身境中期,隨著戰旗的揮動,破山錘在虛空之中再次凝聚。

與此同時,巨斧、寶旗、青木再次凝形,瘋狂的朝著鄭鳴轟然砸下。

八部鎮海大陣,一時間催動到了最高的威力。

鄭鳴**玄功運轉,通體猶如金鐵。他揮動手中巨戟,不斷的朝著襲擊而來的各種兵器斬落而去。

「沒有法身,竟然如此強橫,戰神也不過如此!」叫心蕊的女子,聲音中充滿了感慨。

也就在她說話之間,卻見鄭鳴的巨戟,斬在了那巨龜的龜殼上,瞬間沒入龜殼一半。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那巨大的鎮山錘,轟然朝著鄭鳴砸落而下。

鎮山錘,道紋縱橫,猶如一座座上古神山,附加在巨錘之上,讓那巨錘看上去更加的威猛。

這樣一柄巨錘砸在人的身上,絕對可以在第一時間,將人砸成碎粉。

隨著這巨錘的下落,八部鎮海軍的士兵,幾乎同時發出歡呼。他們這次浩浩蕩蕩而來,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擒拿殺了鷹揚公子的牛頂天!

在他們看來,這一次讓他們全部過來,實在是大材小用,殺雞用牛刀,卻沒有想到剛剛一戰,就讓他們感到,自己等人,實在是太小看人了。

這哪裡是一個莽夫?這分明就是一個戰神!

八部鎮海軍可以滅殺頂級法身的攻擊,被這個人打的七零八落,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殺了他,用他的血,洗清八部鎮海軍的恥辱。

城門上,叫心蕊的女子,白雲飄等人,都緊緊的攥著拳頭,白雲飄在這一刻,更是驚聲的喊了起來。

白雲京緊緊的盯著鄭鳴,他對牛頂天這個紅臉大漢雖然沒有什麼好感,但是眼睜睜的看著這麼一個英雄人物,竟然死在巨錘之下,同樣覺得遺憾。

可惜了!

就在白雲京心裡感慨的時候,那巨錘已經砸在了鄭鳴的身上,偌大的鎚子砸落,所有人都覺得,那最少也要將鄭鳴連著他坐下的大黑牛統統砸成肉醬。

畢竟,那巨錘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一座山嶽。

巨錘遮天蓋地,但是在砸中鄭鳴肩膀的瞬間,依舊讓不少人看在眼中,特別是那些匯聚成巨錘的山部鎮海軍士,更是能夠清晰的感到,巨錘砸中了他們的敵人。

這對他們而言,是一個莫大的好消息。所以,隨著巨錘的砸中,鎮海軍再次響起了一陣歡呼。

巨錘沒有落地,巨錘竟然在砸中之後瞬間飛起!一些眼眸修鍊了特殊功法的武者,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他們看到的,竟然是鄭鳴在被巨錘砸中之後,整個人只是晃動了兩下。

而他坐下的大黑牛,同樣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八部鎮海軍,依靠銘陣凝結而成的超越普通法身的寶器,在打中對手的時候,竟然只是讓人晃動了一下。

這怎麼可能,他的身體,該是何等的強橫?就算是魔君,恐怕都沒有如此強大的身軀。

對於鄭鳴身軀之強大感覺最深的,是正被鄭鳴催動的大黑牛,在那巨錘砸下的瞬間,它能夠清晰的感到,錘砸在了鄭鳴的身上。

但是,已經催動自己的身軀,準備將這股傳入自己身體的力量造成的傷害降到最低的大黑牛,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半絲力量都沒有傳到自己身上。

大黑牛清楚,能夠造成這樣的結果,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鄭鳴已經承受了所有的力量。

一座山砸下的力量有多強,大黑牛清楚的很,就算以大黑牛自己的銅筋鐵骨,在面對如此強橫的轟擊之時,也可能會遭受一定的傷害。

可是現在,鄭鳴竟然半點吐血,不,就算是吐一口唾沫的感覺都沒有。

沒有天理啊!

就在大黑牛心中咆哮的時候,鄭鳴再次催動大黑牛,已經將那巨龜從中間斬成兩端的他,只朝著八部鎮海軍沖了過去。

「攔住他,不要讓他接近!」八部鎮海軍之中的有識之士,在看到瘋狂衝擊的鄭鳴,就知道他準備做什麼。在憤怒的同時,他們更多了一絲恐懼。

那青色的巨木,在他們的催動之下,瘋狂的變成十數根,鋪天蓋地的砸落而下。

巨木重有萬鈞,砸落之下,天崩地裂。可是催動大黑牛的鄭鳴,並沒有怎麼抵擋,雖然他用北海寒心戟挑落了七八根巨木,依舊有幾根巨木砸在鄭鳴的身上。

和巨錘的遮天蔽日相比,巨木更容易讓人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八部鎮海軍的士兵,此時卻寧願自己什麼也沒有看到,因為裡面的情形,著實讓他們大吃一驚!

能夠一擊之下,可以將法身境砸死,就算是參星境運用星力練就的寶身,在這轟擊之下,也要生出裂痕的巨木,在砸在鄭鳴身上的時候,只是讓他晃動幾下。

對,就是晃動。

皮開肉綻,骨斷筋折這種他們想象之中應該發生的事情,一點都沒有發生,大黑牛在咆哮,大黑牛在瘋狂的衝擊。

巨斧隱藏在青木之中,轟然劈下。當這一劈落在鄭鳴身軀上的瞬間,已經有些頹廢的鎮海軍士兵,一個個發出了瘋狂的歡呼,他們幾乎被一個人打敗,但是事實證明,他們鎮海軍,還是無敵的,還是不會被一個人所擊敗的。

就在無數人歡呼雀躍,大喊大叫的時候,那巨大的斧頭,重重的劈斬在了鄭鳴的身上。

巨斧開山,蘊含的雖然大多是烈火之力,但是同樣鋒利無比,可以斬斷至寶。

它不是巨錘,它不是青木!

可是,巨斧在劈在鄭鳴身上的瞬間,就已經彈飛了出去,那巨大的斧刃,更是生出了一道顯而易見的裂口!(未完待續。) 巨斧都斬殺不了鄭鳴,這種結果,讓在場的鎮海軍軍士,一個個都驚恐不已。一時間,幾乎所有的鎮海軍戰士,都沒有了戰鬥的信念。

他們無懼強大的對手,但是面對一個刀劈斧剁,居然沒有傷及分毫的怪物,他們實在沒有了任何挑戰的勇氣。

「殺殺殺!」鎮海軍的老將,瘋狂的搖動戰旗,可是,就在他咆哮的這一刻,鄭鳴已經衝到了他的近前。

老將手中的戰旗,朝著鄭鳴橫掃,卻已經來不及,鄭鳴手中的北海寒心戟,直接劈開了戰旗之上的道紋,將戰旗連同那老將,同時斬殺在虛空之中。

老將死,戰旗落!

百萬鎮海軍,有的攻擊,有的逃走,一時間亂成了一團,而催動大黑牛的鄭鳴,就好似一個天神,手中戰戟揮動,不斷的收割著性命。

「擋住他,不能讓他沖陣!」

眼睜睜的看顧著同伴死亡的其他七名戰將,萬分驚慌的咆哮著,無奈此時,鄭鳴已經衝到了陣前,他們的陣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作用,在這個時候,他們只有拚死一戰。

可惜的是,任由他們如何的咆哮,任由他們如何的戰鬥,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擋住那一人一牛,幾乎所有擋在他們面前的一切,都隨著戰戟的揮動,成為兩段。

鎮海軍的戰士之中,不是沒有不怕死的人物,但是只要被鄭鳴戰戟掃中的,都被直接斬殺。

道紋,秘寶,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被斬成兩段。而各種各樣的銘寶攻擊,砸在鄭鳴的身上,都好似砸在了石頭上,沒有任何的傷害。

也就是一個剎那,鄭鳴已經踏穿了整個鎮海軍!

對於鎮海軍的士兵來說,今天是一個讓他們永世難以忘記的日子,而且還是一個讓他們感到無比恥辱的日子。

他們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因為事實就在他們眼前,由不得他們不信。

他們百萬大軍,氣勢洶洶的前來擒拿一人,但是最終,卻被人家殺破了戰陣,這對於一支建樹頗多的軍隊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奇恥大辱,這種恥辱讓他們抬不起頭來!

更何況,他們八部將軍之中,還被人殺死了一個。

跑路的鎮海軍,還有拚死抵抗,身上依舊有著自己同伴鮮血的鎮海軍,一個個都怔怔的站在那裡,一副茫然失措的模樣。

就算七個鎮海軍的將軍,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殺破了戰陣,他們要挽回自己的榮譽,只有追擊。

但是,他們自己心中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就沒有追擊的能力,更沒有追擊的底氣。

百萬軍士,啞然無聲。

「好男兒,當如是!」白玉京看著遠處的鄭鳴,拳頭重重的擊打在城牆上,話語中充滿了感慨。

他這個時候,也不怕得罪鎮海神侯府了,他覺得自己此時,渾身的血都在沸騰,他甚至有一種恨不得以身替代鄭鳴的衝動。

白雲飄跳腳大笑,無比的張狂,幾個圍在心蕊的女子身邊的少年強者,都沒有開口。

他們雖然從心中,對於那個橫槍立馬的人沒有半分的好感,但是那猶如戰神一般的身影,還是讓他們的心顫抖不已。

以至於,他們想要說幾句風涼的話,都說不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有人不無感觸的道:「恐怕他是百年來,第一個殺破鎮海軍軍陣的人。」

「唔,快看,他要幹什麼?」一個注視著鄭鳴的年輕武者,聲音之中,不無驚恐的喊道,隨著這喊聲,無數的人將目光看了過去。

符天生等銳金山的高層人物,一個個也都睜大了眼睛,他們的心中,后怕的更加厲害,如果自己宗門得罪了這樣一個人物,那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將軍,他衝過來了!」一個鎮海軍的士兵,驚駭萬狀的對身邊的獨眼將軍喊道。

獨眼將軍乃是鎮海軍八部中虎部的將軍,他沒有說話,而是揚起自己手中的長刀,直接將那喊話的士兵,從中間斬殺成兩段。

「我鎮海軍,從來不曾遭受過如此奇恥大辱,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那獨眼將軍說話間,更是使用了虎嘯之法,一時間,天崩地裂,萬物驚恐。

本來還有些恐懼的鎮海軍士兵,在這獨眼將軍的吼聲之中,瞬間恢復了他們的尊嚴,幾乎第一時間,無數的鎮海軍士兵高聲的大喝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鄭鳴衝擊,大黑牛咆哮而來,就在他們衝來的瞬間,那重新聚集的巨蟒,再次瘋狂的朝著鄭鳴橫掃了過來。

已經吃了一次虧的鎮海軍大將,這一次可不敢再將鄭鳴吞下去了,所以他使用了巨蟒巨大的蛇尾。

蛇尾鋪天蓋地,根本就不給鄭鳴躲閃的空間,而就在蛇尾掃來的剎那,鄭鳴一隻手鬆開了方天畫戟,化成十丈大手,瞬間抓在了蛇尾上。

巨蟒的尾部,足足有百丈長,揮動之間的巨力,可以開山裂谷,橫掃萬物。

但是這巨大的蟒尾,被鄭鳴的大手抓住的瞬間,瘋狂的輪動,隨即化成了一條長鞭,朝著鎮海軍呼嘯而來。

鎮海軍的武者,這一刻全都震驚不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人的力量,竟會如此的兇殘!

這還是人嗎?

就算是法參星境的強者,也沒有如此的強大,神禁境呢?他們會不會如此的兇殘。

百丈巨蟒,橫掃四方,巨大的斧頭,無邊的青木,在這巨蟒所做成的鞭子下,統統被橫掃飛走。

而就在鄭鳴衝過去的瞬間,那剛才還高喝著死戰不退的百萬鎮海軍,都好似瘋了一般的各奔東西,倉皇逃離。

至於那催動巨蟒的八部將軍,更是瘋狂的催動戰旗,想要將巨蟒散開。只是,巨蟒匯聚不快,想要散開,同樣快不了。就在那將軍催動法旗的瞬間,被鄭鳴掄起的巨蟒,已經重重的朝著八部鎮海軍砸了下來。

「轟轟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