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葉無鋒趕到的時候,葉煙兒正抱著葉藍天和林音夫妻二人的屍首哭得好像個孩子,其他幾人也找到各自親人的屍身痛哭不已。

「煙兒姐,娘親他們——」葉無鋒眼圈紅紅的蹲在她旁邊。

「哇——,小弟,娘親和父親都不在了啊!」她扭身抱著小小的葉無鋒哇哇大哭道。

葉煙兒滾燙的眼淚滴滴答答落在葉無鋒的小臉之上,有點咸,鹹的心疼,葉無鋒輕輕的拍著她柔弱的肩頭,道:「煙兒姐,你先別哭了,我來複活大家。」

「啊?」葉煙兒傻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弟弟,表情很認真,不是開玩笑,也沒有人會在這種時候開玩笑,自己現在也是王者境,學會了好幾種神通,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讓人死而復生的神通。

「我認真的!」說完之後,葉無鋒霸氣側漏,大吼一聲,「全都給我讓開,老大我要發威了。」一股狂風憑空而起,將葉煙兒一眾人等卷出村外。

「小弟,你——」葉煙兒擦了擦眼淚,看著眼前的小弟,總覺得和平時有些不同,似乎有些不一樣的味道。

「呵呵,這是秘技,不能讓你們學。」葉無鋒呵呵一笑,整個村子變得朦朦朧朧起來。

「唉~,十年啊,這一世呆了十年,比上次強多了。」葉無鋒嘆了口氣之後,面容變得肅穆起來,雙手如穿花蝴蝶一般,飛速結印,一道道秩序鎖鏈從天而降,將村子里所有的生靈纏繞的如同蠶繭一般。

「噗——」葉無鋒一口精血噴出,臉上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烏黑的頭髮瞬間全白,逐漸枯萎光澤不再。

「時間回溯,起死回生!」他拼盡全力將最後一個法印打出,這可不是以前的那種時間回溯,以前只是把時間倒退,以光影的形式觀看一下,並沒有真正改變其結果,而現在的卻是真正的讓時光倒退,完全的逆轉了生死,這種改變了結果的時間回溯是真正的逆天而行,在任何一個宇宙之中都是禁忌,產生的反噬之力是不可想象的。

「轟——」一道道生機勃勃的氣息衝天而起,原本死去的村莊活了過來,看著一個個重新活過來,迷茫的看著周圍不知所措的眾人,葉無鋒不由得露出開心的笑容。

「請問前輩。可是您救了我們村子?」葉藍天不確定的抱拳問道,此時的葉無鋒已經蒼老的不成樣子,精氣神都在飛速的流逝,葉藍天根本沒有認出來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的兒子葉墨。

原來這就是通過時間回溯,讓死人復活的反噬代價,時間換取時間,果然很公平,葉無鋒暗自嘀咕著。

「哇——,娘親、父親、大家,你們果然活過來了,小弟果然沒有騙我。」村子的封鎖已經解除,葉煙兒等人第一時間就沖了進來,她更是抱著葉藍天和林音哭的稀里嘩啦,不過這次是喜悅的淚水。

「煙兒,你都長這麼大了,墨兒,墨兒也回來了碼?他在哪裡啊?」林音寵溺的揉了揉葉煙兒的小腦袋,四下尋找著葉無鋒的蹤影。

「不可能啊,小弟剛才還——」葉煙兒突然一眼看到了蒼老的快要消失的葉無鋒,臉色驟然變化,顫抖的走了過去,「小弟,你就是小弟對嗎?你,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葉無鋒習慣性的撓了撓頭,道:「煙兒姐,我要走了,以後父親和娘親就交給你了。」

「走?你要去哪裡?我不要你走,我還沒有打敗你,我是姐姐,我不允許你走。」葉煙兒一個虎撲衝過來,抓向葉無鋒的手臂。

手掌一掠而過,帶起了一片光點。 「墨兒,我的墨兒,你是為了就我們才變成這樣的嗎?」林音顫巍巍的走了過來。

「老天,我們的命你拿去,把墨兒的命還回來!」葉藍天突然如同瘋了一般對著天空大叫起來。

「還有我的,把小弟的命還回來!」葉煙兒也是叫道。

「還有我的,把老大的命還回來!」

「還有我的!」

……

葉正等人也齊聲叫道。

「唉~,你們不要這樣!」葉無鋒眼眶泛紅,這樣大家以後恐怕會陷入無盡的悲痛之中,這可非他所願。

感受到自己的魂靈體都在不斷的分解,要不了多久就會消散無蹤,葉無鋒突然將一顆石頭彈到葉煙兒的懷中,認真的說道:「我將自己的命封印在這個『三生石』之中,如果有一天你的實力強到能夠打開這個封印,我就可以復活,全看你的了。」

葉煙兒緊緊地把石頭抱在懷裡,神色變得決然無比,「我已經會變得很強很強,打開封印,讓小弟你復活歸來。」

「好,我相信你!」葉無鋒最後露了個大大的笑容,消散在天地之間。

「嗚嗚——」

……

「唉~,煙兒姐你還像小時候一樣好騙,不過這是最後一次騙你了!」已經重新回到輪迴路上的葉無鋒幽幽的說道,那哪裡是什麼三生石,根本就是偶爾得到的一個神級煉器材料『星源石』,堅固無比,再加上自己刻畫的銘文陣法,沒有大帝境的修為或者成為煉器神師之上就休想破解這個石頭的秘密,而這個世界靈力如此稀薄,別說是大帝境了,就算是聖者境都很難到達,自己最後設下的這個騙局根本就永遠也拆穿不了。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葉煙兒日後竟然奇遇連連,真的到達了大帝境,發現了手上這個捂了漫長歲月的『三生石』從頭至尾就是弟弟的騙局之後,她依然沒有放棄,竟然堪破了世界的本質,發現了自己所在的只是一個虛構的世界,而且最後將虛實大道領悟超出了極致,硬生生的化虛為實,沖入了九九逆天塔,追過來尋找弟弟。

……

「唉~,你竟然又為了虛擬的人物放棄了未來,你真是——」輪迴路的光影老者再次出現嘆氣道。

「呵呵,沒辦法,我不可能看到父母死亡而無動於衷,也不會看到親人悲痛欲絕而什麼也不做。」葉無鋒笑呵呵渾不在意的說道。

「可是那些都是假的,你明明知道那一切都是虛假的啊?」

「那些都不重要。」

「唉~,你繼續去輪迴吧。」老者面色複雜的看了看他。

「還來?等一下,能不能告訴我你老該如何稱呼?」葉無鋒急急的說道。

「你可以稱呼我為『命老』。」光影老者袍袖一揮,葉無鋒再次進入了輪迴之中。

……

第三世,葉無鋒是一個將軍,帶著九位兄弟鎮守邊關,一次次的擊敗敵軍的入侵,保衛著皇室,保衛著國家百姓的安寧,耗費了整整三十年的時間,終於找到機會,帶領手下大軍殺入敵境,將威脅徹底剷除。

眾兄弟立下奇功回京受賞,待他回京之後卻發現,自己的九位生死兄弟竟然被弔死在皇城城頭,並且被污衊為造反的反賊,等待自己的竟然也是一頂反賊的帽子,身陷囹圄,看著不明真相的百姓日日唾罵著英雄的遺體,他一怒之下記憶覺醒,施展大神通越獄而出,將污衊自己等人的王公大臣皇室宗親斬盡殺絕,將自己和兄弟們窮一生之力保護的皇城和那些愚昧的百姓全部毀滅之後,再次施展了禁忌神通,將九個兄弟復活。

第四世,他有一個深愛他的妻子,一個偶然,被一個門派的少門主殺死,他再次毀滅了這個門派,並且復活妻子,觸犯了禁忌。

第五世,他為了子女觸犯了禁忌。

第六世,他為了幾個紅顏知己觸犯禁忌。

第七世,他為了一個對自己很好的師傅觸犯了禁忌。

第八世,他為了一隻和自己從小相依為命的大黃狗觸犯了禁忌。

第九世,他為一國皇帝,本該是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的人生,他卻親自鎮守國門,最終為了自己的臣民百姓而觸犯了禁忌。

光影老者看著再次出現的葉無鋒,他已經無力吐槽了,其他幾世也就算了,第八世那算是什麼東東?為了一條狗居然也這麼干?

看到光影老者又要一揮袍袖把自己送入輪迴,葉無鋒趕快阻止道:「命老,還請等一下,我有話說。」

「唉~,你說吧!」

「我覺得這麼下去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葉無鋒認真地說道。

「呵呵,你說沒意義?莫非你覺得自己的心境已經很高了嗎?你知道心境的最高境界是什麼嗎?」命老有些生氣的說道。

「命老,正所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按照你的標準來說,無疑我是不合格的,這九世是徹底失敗的,甚至完全是個笑話。」

「我的標準?難道你知道我的標準是什麼?」命老淡淡的說道。

「嗯,知道,命老你眼中的心境最高境界應該是『大道無情,太上忘情』吧,一切情感都是桎梏,都是影響心境的存在,不驅除這些情感心境就永遠停留在凡人的層次,只有做到無情、忘情才能夠成佛成聖,心境才能夠升華為『神』的高度,我說的沒錯吧?」葉無鋒雙目清澈,淡淡的說道。

「沒錯,看來你也是知道這個道理的,不過並不是說驅逐所有情感,那樣的話豈不是成了一個無心的傀儡,行屍走肉?而是這些情感只能浮於表面,不能紮根在你內心深處,成為你的桎梏、弱點、破綻。」命老淡淡的說道。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卻做不到,也不想做到,更無需做到,情感,無論是親情、友情、愛情或是其他什麼,也許它們的確會是我的桎梏弱點破綻,但是同時它們也是我前行的動力、力量的源泉、不滅的堅持,這是我的『道』!」

命老緊緊盯著葉無鋒的雙眼,在始終沒有看到半分迷茫之後,袍袖一揮,道:「你可以離開了,『無情道』與『有情道』是同等層次的心境升華,有情道會更加難走一些,既然你選擇了,就堅持下去吧。」 揮手之間,葉無鋒化作光點消失在秘境之中。

「呵呵,九次輪迴啊,沒想到你如此照顧這個小混蛋,太上忘情的心境哪裡去了?」一個人影憑空出現,笑呵呵的說道。

「哼,誰說無情的心境就不能徇私了,這個小傢伙持有紫金命牌那就是自己人,我想怎樣就怎樣,塔老鬼,你管得著嗎?」命老哼哼的說道。

「哈哈哈,我才懶得管你。」

……

金光一閃,葉無鋒出現在了輪迴路秘境之外。

「蟲爺,我在輪迴路裡面帶了多少天?」頭昏腦漲的葉無鋒出來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時間同步了,輪迴九世已經把他的時間鍾給弄紊亂了。

「九天。」蟲爺淡淡的答道,這段時間他雖然無法和大少聯繫,可是九世的經歷他都看在眼裡,對葉無鋒的性情他算得上非常了解,最後是個這樣的結果也是在他意料之中。

「嗡——」就在此時,葉無鋒臉色大變,魂海之中竟然同時出現了九個道魂小人,而且集中到一起,正在進行融合。

「轟——」滿溢的道魂之力震蕩天地,突破了,直接晉級為中級道魂巔峰。

還好,經歷了九次輪迴,心境的具體情況暫且不說,光是道魂晉級就已經不虛此行了。

「中級道魂,混沌道器之體的肉身,差不多可以準備晉級聖者境了。」蟲爺建議道。

「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葉無鋒點了點頭回到了自己的世界,神靈之氣的積累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

三天之後,修為順利提升到半聖巔峰,隨時可以衝破聖者境壁障的那種。

「渡劫之後我就正式晉級聖者了,就是不知道這次實力能夠提升多少?好期待啊!」葉無鋒激動的說道。

「嗯,我也好期待,不過這次渡劫你可不能大意,天劫應該憋著勁準備滅掉你的。」蟲爺提醒道。

「嗯,我明白!」

「引雷!」恐怖的氣勢衝天而起,天空之上,萬里無雲,晴朗的不能再晴朗了。

「我去~,這不對啊。」葉無鋒頓時傻了,按照以前的經驗來說,雷雲怎麼也會來個無邊無際才對啊。

「嗖——」塔老瞬間出現在他的身邊,哭笑不得道:「這裡可是『九九逆天塔』之內,你認為天道、劫雷會出現在這裡嗎?在這裡,渡劫、煉器、煉丹都是有專門的地方的。」說完之後,塔老拽著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就這裡,隨你怎麼折騰。」塔老毫不客氣的把大少丟在了一個平台之上,然後轉身離去。

「轟隆隆——」轉瞬之間整個天際雷雲密布,烏黑烏黑的,散發出無比壓抑的氣息。

「這個感覺有點不太對啊!」葉無鋒不由得有些心驚膽戰的說道,記得前幾次來的都是雷劫化形的雷蛇雷龍、雷兵雷將什麼的,這次怎麼來的竟然全是最原始的雷電,一個生命體都沒有,自己怎麼說也是天道通緝榜排名第九的,怎麼這次也得來個天道分身吧,這次居然放水,太瞧不起人了。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道比手臂粗不了多少的雷電從雷雲之中劈下。

「唉~,這也太弱了。」大少不滿的撇了一下嘴。

「轟——」一聲巨響,葉無鋒面如鍋底,頭頂黑煙繚繞。

「我擦~,這,這他媽什麼雷電,好強!」大少頓時呲牙裂嘴,頭疼的幾欲昏厥。

「哦,這裡的雷劫是從大宇宙引過來的,可比這個宇宙那些花里胡哨化形的雷劫強多了,你可不要大意啊!」此時塔老戲謔的聲音傳來。

「我去~,你怎麼不早說!」葉無鋒慘呼一聲再也不敢大意,雙手飛速結印。

「道門九字真言,斗字訣,加持!」

「兵字訣,加持!」

「行字訣,加持!」

「者字訣,加持!」

「八門遁甲,生門開!」

「八門遁甲,開門開!」

「星辰戰衣!」

「不滅金身!」

所有的狀態全部加滿,曜日金劍出現在手中,七星飛刀和大日噬靈鍾整裝待發,一條這麼小的雷電就這麼大威力,要再下來幾個雷柱那還得了?再不出全力的話那就是找死了。

「轟——轟!」果然又是幾道雷電劈了下來,威力比剛才強大十倍都不止。

「大少,你這樣堅持不住啊,那些秘法是有時間限制的,撐死了也就能堅持一兩個時辰,而這個天劫看架勢怎麼也會持續個七天七夜啊!」蟲爺不再淡定,擔心地說道,他也沒想到塔老這麼坑,居然讓大少渡外面大宇宙的雷劫,也沒想到同樣是雷劫,威力會相差這麼大。

「哼,耗我是肯定耗不過它的,兩個時辰之後狀態消失之後,我就死定了。」葉無鋒眼中一抹狠色飄過。

「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這兩個時辰之內把這些天劫全部消滅。」大少一擺手中曜日金劍衝天而起,一頭沖入雷雲之中。

「九疊拔劍術,斬天!」

「五行金剛伏魔斬!」

「七疊七界神滅斬!」

「這一拳,混沌震天!」

「九疊混沌截天指!」

「混沌毀滅劫指!」

「混沌浮屠神掌!」

「驚雷一指!」

……

葉無鋒狀若神魔,毫無保留的打出所有壓箱底的招數,可謂是底牌盡出,現在搶的就是時間,容不得他像平時那麼悠閑。

「嘖嘖~,真是個聰明的小子,知道主動進攻,這不過這樣下去的話可是來不及的啊!」塔老躲在虛空里笑嘻嘻的說道。

「塔老,你竟然現在就讓他經歷域外天劫,你不怕他頂不住掛了?」破天嘴角抽搐的說道,這些天劫他也是經歷過的,只不過那是他的尊者境天劫,要比現在的葉無鋒高了一個大境界的。

「是啊,你這樣會把他玩死的。」命老也突然出現道。

「不會的,這小子的防禦力和恢復力可不是蓋得,應該死不了,大概!」塔老雙眼冒光道,他現在一門心思要看到葉無鋒的所有底牌。

葉無鋒此時在天劫之中越戰越勇,斬滅了大量的雷劫,可是臉色卻變得越來越難看,來不及,這麼下去一定來不及,哪怕是自己速度再快一倍也來不及。 怎麼辦?葉無鋒心思飛速運轉,此時的他異常的冷靜,一道靈光閃過。

「小噬雷,雷錘,小七,厚土神印,光暗神珠,出來幫忙。」

「嗡——」各種道器從體內飛出,身後還帶領著那些從天劫那裡收服的雷兵雷將,浩浩蕩蕩殺了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