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勝,從此霸佔燭龍山,燭龍聖窟,甚至稱雄黑水灣。

敗,則身死,或是徹底退出黑水灣。

「諸位,加把勁!血屠夫撐不了多久了,我等只需要再全力拚一把,傾力一戰,就能將他拿下。」

幽靈女皇朝眾皇者們鼓勁。

他們和血屠夫都消耗嚴重,幾乎要快撐不住。它生怕眾皇們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泄氣,以至功虧一簣。

眾位皇者都小心翼翼的圍著血屠夫,經過短暫的喘息休整,準備著最後的決戰一刻。

「本宮來纏住他,諸位伺機出手!水蛟銀蛇,纏——!」

雲煙宮主霍雨燕翩翩起舞,一揮薄紗衣裳,猛然自己體內的全部水元氣,一條數十丈的巨型水蛟銀蛇從她衣袖中飛射出來,張牙舞爪咆哮著,朝血屠夫席捲而去。

這條純粹由水元氣凝結成的水蛟威猛無比,渾身披著片片幽藍色光澤鱗甲,爪牙都是水元氣凝成。

它的強大不在於殺傷威力,而是一旦纏上對手,卻如韌勁十足的繩索禁錮對手,會讓對手束手束腳,非常麻煩。

「哼!」

血屠夫冷哼一聲,頓時一斧頭劈過去,想要對付超級火球一樣對付這條水蛟。

「嘩~!」

這條水蛟銀蛇果然被血屠夫一斧頭輕鬆劈為兩半。

但是它遠比炎魔的超級火球難纏,兩截蛟軀立刻化為兩條稍小無比靈活的水蛟龍蛇,繼續纏繞向血屠夫的手足。

血屠夫見它不死,手中剁肉斧靈活一翻,瞬間又補了數十道小巧的連斬,刀刀切在要害上。

可這兩條水蛟銀蛇非但沒死,反而眨眼化為數十條數丈長小蛇,依然快速纏繞向他的手腕和腿腳處,拚命想要將血屠夫給禁錮住。

血屠夫不由皺眉,他龐大臃腫的身軀,雙手雙足一時間被眾多小銀蛇給纏繞住。

渾身濃烈的血煞之光,也無法抵擋這些水蛟銀蛇。

呔!

血屠夫爆喝一聲,驚天神力猛然拉扯,試圖將它們扯斷。

卻意外發現,它們柔韌異常,能順著他的暴力延伸,難以被暴力拉斷。一旦他收力,它們卻立刻猛然收縮,試圖將他捆縛住。

以血屠夫的恐怖力量,哪怕是武皇也抵擋不住,這區區數十道小蛇當然束縛不住他的行動。

但是這些小蛇掛在身上卻能讓他感到礙事,渾身力量、速度至少被削弱了十分之一二。

別小看這十分之一二,在這場近乎勢均力敵的眾皇者大戰之中,被削弱了十分之一那也幾乎是致命的危險。

「燭龍山內的火氣非常炙熱,這些水蛟銀蛇堅持不了太久就會自動消散,快動手!」

霍雨燕見水蛟銀蛇居然成功,不由露出喜色,朝其餘武皇急喝。她主修水系戰技,殺傷力較弱,殺不死血屠夫。還得靠其它皇者們出手才行。

「丁兄,你我聯手一擊,將其重創!」

「好!」

空靈教主左妖朝血剎門主丁鎩招呼一聲,相視一眼,兩位武皇同時動了,施展出了他們的大殺招。

「大伽羅秘術——遁入空門!」

左妖猛然一揮身披的金光燦燦的袈裟,袈裟上剎那間無數道金光閃耀,似乎烈陽在爆發光芒。甚至連他油光蹭亮的光頭,都化為一輪朝陽。

陣陣梵音縹緲隨之而起,香霧瀰漫如同神聖飛升。

同時,他在原地一片金光之中,憑空消逝不見,彷彿踏破虛空而去,成為諸天聖神。

這是極為詭異的秘術,空靈教獨門**。

「血隱殺——!」

血剎門主丁鎩木然滄桑的臉龐上,神情冰寒冷肅,驟然朝側踏出一步,身影迅速化為一枚血色紅點,逐漸淡化為無形,施展出了獨門刺殺戰技。

這也是一門高級血系戰技,以血為媒隱匿無形,對敵進行刺殺。

不過他跟血屠夫不同,他僅僅只掌握並且修鍊這一個血系戰技,並未修過吸血、血燃等大量其它的血系戰技。

血系戰技種類繁多,但是能大量掌握的人少之又少。

血屠夫主修血系功法,但也不過掌握七八個血系戰技而已,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血修。

眾皇者們都露出驚訝之色,一時間找不到兩位皇者的身影去向。看來兩位皇者都是想要施展刺殺之術,來突襲血屠夫。

刺殺之術通常威力巨大,一旦中招肯定是重傷。

哼!

血屠夫渾濁兇狠的眸光掃過四周,也無法在這座數千丈的岩洞內,找到他們兩位皇者的身影。

他冷哼一聲,一舞血鉤鎖鏈化為護盾,將血鉤鎖鏈護衛住周身四方,「刺殺術,雕蟲小技而已!看你們如何破本皇的血鉤護盾!」

「諸位,一起進攻!」

幽靈女皇再度和其餘的眾皇一起朝血屠夫發動進攻,試圖攻破血屠夫的血鉤鎖鏈,為左妖、丁鎩兩位皇者出手刺殺,創造最佳的條件。

葉凡和骷髏王兩名「鬼王」正氣喘吁吁,在眾皇者即將決戰之際,又趕回了岩洞深處,擠到了圍觀大戰的聯軍人群的最前方。

但這一次跟之前不同,葉凡深知自己無法抱著看客的心態置身事外,為了救滄藍國眾多舊人,此戰絕不可敗,他不得捲入這場兇險無比的皇者大戰。

(未完待續。) ?葉凡目光緊緊的盯著戰場,仔細尋找著血屠夫身上任何一絲可能露出的破綻。

血屠夫身為武皇巔峰級人物,戰鬥功底極深,幾乎不露破綻。哪怕有破綻,那也是一閃而逝,極難捕捉。

眾皇和血屠夫都已經到了快支撐不住的邊緣,雙方決一死戰,都爆發出了最強的殺手鐧。

血屠夫一手狂舞著血鉤鎖鏈為自己組建一副強大的鎖鏈護盾,嚴防死守。一手揮舞著剁肉斧施展著出神入化的解剖術,隨時準備對沖近的皇者致命一擊。

「幽靈步!」

幽靈女皇踏出幽靈步。

幽靈步,顧名思義當然是幽靈一族最強的步法,步法變化靈活詭異,可以任意方向瞬息萬變,幾乎達到神鬼莫測,視野無法捕捉身影的境地。

幽靈女皇飄渺的倩影在這座狹小的岩洞內閃電般移動,幽靈步威力比骷髏王還強十倍,踏出一步便瞬息詭異的出現在血屠夫的身後。

它身為幽靈皇軀,是純神念體,不懼任何物理攻擊。

血鉤鎖鏈和剁肉斧對它幾乎沒有威脅,如果不附帶濃郁的血煞之氣的話。

但問題是它穿不透血屠夫周身強烈的血煞護罩,無法直接攻擊血屠夫的肉軀和神魂。它最強的神念攻擊,在血屠夫面前根本發揮不出威力來。

這也是幽靈女皇戰鬥力其實極強,卻奈何不得血屠夫的原因。

「大地鬼手!」

幽靈女皇無奈,手中鬼祭司法杖猛然一插堅硬的燭龍礦石地面。只能消耗自己的鬼氣,施展出大威力的物理攻擊招數。

濃烈的鬼族元氣,通過鬼祭司法杖灌入地底,和整個燭龍山大地死亡之前融為一體。

轟隆隆~!

大地瞬息開始劇烈震動,一支支十丈巨大的漆黑犀利鬼爪從地下鑽了出來,如來自煉獄的巨大骷髏鬼手,從地底一把抓向血屠夫。

一瞬間,岩洞內彷彿變成了一座鬼族煉獄,鬼氣森然,陰風陣陣,大地到處都是巨型的鬼爪冒出。

幽靈女皇通過自己的鬼氣和鬼族祭司法杖,從燭龍山地底大量抽出死亡之氣,凝結出了這些強大的鬼爪。

要知道千年以來,燭龍山死了不知道多少高級修為的礦奴。

十萬,還是上百萬?

燭龍山地底的死亡之氣極重,只是都被燭龍山的火元氣壓制,才沒有變成一座鬼山。從地底抽出的死亡之氣,凝結出來的巨型鬼爪,自然是恐怖異常。

每一支大地鬼爪都凌厲堅固,堪比鬼皇兇猛一擊。

這些鬼爪絲毫不畏懼血鉤鎖鏈的鋒利,死命抓住血屠夫的鋒利血鉤鎖鏈,猛然將血屠夫往地底裂縫拽去,試圖將血屠夫禁錮、扼殺在地下。

甚至有鬼爪僥倖穿過了血鉤鎖鏈,狠狠的扎入了血屠夫的身軀內數尺深,扎出一個個大窟窿。

大地鬼爪哪怕不能將血屠夫扼殺,只要將他禁錮在地縫中小片刻,也足以讓眾皇聯手將他擊殺。

血屠夫厲嘯一聲,剁肉斧飛舞橫掃,狂暴的皇者力量,瞬間將周圍數百丈內一支支鬼爪全都摧枯拉朽般斬為粉碎。

他毫無阻礙的繼續在眾皇者之中橫衝直撞,絲毫不受阻擋。

「死吧!解剖術-焚爐!」

血屠夫陡然間一斧頭斬向身後的幽靈女皇,剁肉斧上血煞光芒兇猛爆閃,如同焚燒之火爐,想要斬殺這個黑水灣聯軍盟主。

焚爐,將眼前一切都焚燒殆盡。哪怕是幽靈皇軀,也禁不住血煞烈焰的焚燒烘烤。

這次黑水灣聯軍眾皇之中,血屠夫最惱恨的就是這個幽靈女皇。

要不是幽靈女皇四處串連,拉攏黑水灣一帶眾勢力聯手來對付屠夫幫,恐怕他們也不敢來挑釁他這黑水灣第一皇者。

「該死!」

幽靈女皇神色不由一變,它的鬼族大猛招「大地鬼手」,依然對血屠夫毫無辦法,血屠夫爆發的戰鬥力實在是太彪悍了。

幽靈女皇幽靈步一閃,瞬息變幻了上百個方位,方才閃避了血屠夫這兇悍的一招斬殺。

其餘眾皇者們也在不斷發起進攻,牽制住血屠夫,令血屠夫無法追殺幽靈女皇。

而且幽靈女皇的幽靈步太厲害,瞬息萬變的在岩洞內飛來串去,追之不及。

血屠夫無奈,只能暫時棄了幽靈女皇,回身迎戰其餘皇者。他一斧頭,將沖的太近想要撿便宜的白眉猿皇猿罡給狠狠砍在半腰身上,幾乎將它砍掉半條命。

可,還是攻之不下,怎麼辦?

眾皇們心焦無比。

血屠夫看上去一副身軀疲憊搖搖欲墜,渾身遍體鱗傷,偏偏總是不倒下,好像比他們還能堅持更久一樣。

而且猿罡又重傷喪失了戰鬥力,聯軍這邊已經傷亡減員了足足三位之多。如果再出現更大的傷亡,眾皇的聯手之勢恐怕就要崩潰了。

岩洞上方,突然出現一個虛洞。

之前消失不見,隱忍許久的空靈教主左妖,突然間破空降臨,出現在血屠夫的頭頂上方數丈,抓住了一閃而逝的戰機。

此時血屠夫正揮舞剁肉斧迎戰天龍武皇尹飛龍、金斑虎皇虎刺,血鉤鎖鏈也在抵擋幽靈女皇、炎魔、雲煙宮主霍雨燕等幾位皇者的攻擊,頭頂上方罕見的露出了大空隙。

「大伽羅法印——毀天滅地!」

左妖虛空拍出一掌,化為一尊巨大金光法印,大威光芒赫赫,從虛洞內衝出,狠狠的印向血屠夫的天靈蓋。

這一擊要是轟實了,頭顱爆裂,神魂俱滅,就算是超一流武皇巔峰的實力,也只有當場斃命的份。

左妖從上空轟出的這一掌,離血屠夫的頭頂太近了,他根本無法躲避開來。

「血隱殺——!」

幾乎緊隨著空靈教主左妖出手,血剎門主丁鎩終於顯露身形,也爆轟出手,手中一枚尖銳血刺玄兵,兇狠的刺向血屠夫的左大腿關節處。

血屠夫的數丈肥碩身軀太過龐大和臃腫,刀扎進去也就是一個普通血窟窿,傷不到內腹要害。

只有腿部關節處最脆弱,血刺可以深深扎進去,斬斷一條腿的筋骨。

丁鎩不求致命,但求重傷血屠夫一足。只要將其擊倒,身形不便,那還不是任人宰割的份。

這場皇者之中,到了最為兇險的一刻,勝敗就在一瞬之間。

最重要的是,血屠夫此刻顧頭顧不上腳,顧腳顧不上頭,兩招兇悍的刺殺必有一傷。

「完了!」

「幫主要死了!屠夫幫要完了!」

屠夫幫眾殘餘高層們都驚呼,心生恐懼,紛紛扭頭不忍直視,不敢去看血屠夫被眾皇轟殺的殘狀。

血屠夫一死,他們恐怕也完了。(未完待續。)

葉凡目光緊緊的盯著戰場,仔細尋找著血屠夫身上任何一絲可能露出的破綻。

血屠夫身為武皇巔峰級人物,戰鬥功底極深,幾乎不露破綻。哪怕有破綻,那也是一閃而逝,極難捕捉。

眾皇和血屠夫都已經到了快支撐不住的邊緣,雙方決一死戰,都爆發出了最強的殺手鐧。

血屠夫一手狂舞著血鉤鎖鏈為自己組建一副強大的鎖鏈護盾,嚴防死守。一手揮舞著剁肉斧施展著出神入化的解剖術,隨時準備對沖近的皇者致命一擊。

「幽靈步!」

幽靈女皇踏出幽靈步。

幽靈步,顧名思義當然是幽靈一族最強的步法,步法變化靈活詭異,可以任意方向瞬息萬變,幾乎達到神鬼莫測,視野無法捕捉身影的境地。

幽靈女皇飄渺的倩影在這座狹小的岩洞內閃電般移動,幽靈步威力比骷髏王還強十倍,踏出一步便瞬息詭異的出現在血屠夫的身後。

它身為幽靈皇軀,是純神念體,不懼任何物理攻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