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多少?」白曉傻眼了。

「一箱啊。」唐天補充道:「哦,一箱只有三百枚。」

「只有三百枚……」白曉看唐天的眼神就像在看怪物一樣,半晌,他才自嘲道:「拜託,請不要用只有這樣讓小弟吃不消的詞。你們從哪裡弄來這麼多的法則碎片?」

話說出口,他一下子醒悟過來,歉意道:「抱歉抱歉,在下絕無打聽之意。猛兄開個價,這一箱,小弟全都要了!」

唐天搖頭:「你來開價,這東西能賣多少,我也不清楚。」

白曉沉吟:「兩百萬一個,猛兄你看如何?」

唐天身後始終有如雕塑的幽洲鬼騎們,個個身體一顫,好幾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他們每個人懷裡,都揣著六個,哎喲喂媽呀,那豈不是揣了一千兩百萬雲幣?

腿有點軟是怎麼回事?

口乾舌燥怎麼回事?

小心臟撲通撲通亂跳怎麼回事?

「好!」唐天大喜過望,他沒想到源印兵匣這麼值錢。但是轉念一想,魂寶殘件也不便宜。不過既然有能夠賺錢的方式,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兩百萬一個,三百個,那就是六億雲幣。

白曉迅速展現了公子本色,缺錢的那能叫公子嗎?二話不說,取出一張錢卡,遞給唐天:「這張不記名的錢卡裡面,有六億雲幣,猛兄請察看一下。」

唐天接下過錢卡,紫色的錢卡高貴典雅,都六億了,能不高貴典雅嗎?

好像賺錢也不太難啊!

唐天樂呵呵,一旁的秦語然看得眼睛都發直,目瞪口呆。剛剛她還想怎麼幫猛大哥,轉眼間,猛大哥就賺了六億雲幣。

唐天取出一根藍樹枝,遞給白曉:「這個呢?」

白曉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圓,失聲驚呼:「冰藍之槍!」

石森一下子得到了安慰,終於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認錯了,看上去很厲害的白曉也認錯了嘛。他忍不住輕咳一聲,有些得意地提醒:「白公子還請細看,此物雖然和冰藍之槍很相似,但是並非冰藍之槍。」

白曉翻來覆去,注入能量,端詳了半天,抬起頭,用異常肯定的語氣道:「我在學院的導師叫約瑟夫,近十年來,他是唯一對冰藍之槍發表過論文的大師。而我,有幸參加過他的實驗,在下可以負責任地說,這就是冰藍之槍,如假包換的冰藍之槍。」

石森笑容僵在臉上,呆若木雞。

他眼前忽然浮現,被一捆捆半人高冰藍樹枝鋪滿的訓練場……

兩眼一黑,他很乾脆地昏過去。 「冰藍之槍是藍侏儒一族的特產,它孕育自藍海,由能量結晶而成。它最特殊的地方,是蘊含一種能量毒素,我們稱其為藍毒。這種能量毒素尚未在其他地方發現,它能夠迅速地侵蝕入能量,速度之快,毒性之霸道,令人震驚。」

白曉沉聲道,他曾經接觸過冰藍之槍,對於它的厲害之處,了如指掌。

「在藍世界,只有對藍海效忠的高階藍侏儒,才有資格配備冰藍之槍。」

「藍世界只有藍侏儒嗎?很大嗎?」秦語然好奇地問。

「非常廣袤,他們有自己的城市,有他們自己的文化。」白曉道:「藍侏儒這個種族,比我們想象得更龐大,我們見到的,只不過冰山一角。藍世界的主體,遍布虛空,通過虛空,它們的觸角,伸到各洲,所以藍潮才會在各地出現。」

秦語然有些吃驚:「我還以為他們都很蠢笨,靈智未開呢。」

「絕大部分是。」白曉道:「但是他們的數量太多,會出現一些開啟靈智之輩,它們稱之為覺醒。覺醒的藍侏儒,非常聰明,如果願意效忠藍海,立即可以得到崇高的地位。但是也有許多覺醒的藍侏儒,有自己的想法,他們聚居在一起。現在藍侏儒的文化,有很多都是源於這些異類。」

「白大哥懂得真多。」秦語然滿臉崇拜,她指了指冰藍之槍:「那冰藍之槍豈不是很值錢?」

「確實很值錢。」白曉點頭:「它有兩個用處,一個是研究,另一個是提煉藍毒。如果是拍賣的話,這一根應該在千萬雲幣以上。」

秦語然眼波流轉:「白大哥不要和小妹搶哦,兩千萬,小妹也可以多一件珍藏。」

她有心幫猛男大哥,她身家雖然不算豐厚,但是兩千萬還是能拿得出來。雖然其實她也知道,剛剛賺了六億的猛男大哥,不缺兩千萬,但她還是想表達一下自己的心意,救命之恩重如山。

沒等白曉說話,唐天一揮手,大方道:「這根送你了。」

完全不顧秦語然滿臉驚訝,他轉過臉,問白曉:「你真的要買么?」

白曉頓時會意,卻很是吃驚:「難道猛兄還有?」

「你要多少?」唐天問。

白曉更加吃驚,但旋即喜出望外:「猛兄有多少我要多少!」

「你確定?」唐天一臉狐疑。

白曉心中一跳,難道這傢伙真的有很多?但是一想到自己口袋裡的錢卡,他頓時沒有了顧慮,不過還是相對謹慎:「如果數目多的話,可就不能按拍賣的價格來了。八百萬雲幣一根,如何?」

「沒問題!」

話音未落,砰,一捆冰藍之槍,落在白曉面前,揚起的灰塵,都飄著雲幣的味道。

白曉傻眼了,他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面前密密麻麻的冰藍之槍,神情獃滯。

秦語然雙手捂著嘴巴,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半人高一捆的冰藍之槍……

醒過來的石森,覺得這世界真是公平,心中不由浮現強烈的優越感,如果白曉知道大人的冰藍之槍可以鋪滿整個訓練場,那表情不知道會是什麼樣?

但是強烈的狂喜之後,石森反而平靜之後,震驚太多以致於麻木了么?

好吧,這次真的抱到金大腿了!

招人的問題,他相信這次大人一定沒有什麼障礙。一名幽洲鬼騎,只需兩百萬雲幣,十位兩千萬,一百人兩億,五百人,才十億。

天可憐見,十億這樣的單位,咱也能用上「才」,這感覺好棒……

補充五百人,這就可以多出四十五人,作預備役,就這麼幹了!

大人應該不會反對吧,應該吧,好忐忑怎麼辦?

一片死寂,片刻后,白曉苦笑:「猛兄真是人如其名啊,太猛了!我都懷疑你們是不是洗劫了藍侏儒的城市?」

言語之間,他在試探這些冰藍之槍的來歷。如此眾多的冰藍之槍出現,這是第一次,他對猛男身後的背景,產生了極其濃厚的興趣。

「你有多少錢?」唐天瞪著白曉,直接問,手上已經解開捆著冰藍之槍的繩子。

真是有侵略性的目光啊,強勢得驚人,白曉心中苦笑:「還有8億雲幣。」

「八百萬一根,十根八千萬,一百根八億,噢噢噢,一百根!哦哦,第一個客戶,送你十根。」唐天嘴裡念念有詞。

唐天點了一百一十根,撥到白曉面前,同時伸開手掌。

白曉痛快地把錢卡拍到唐天的手掌里,苦笑道:「錢到用時方恨少,今日方有體會!」

他戀戀不捨地看著唐天重新把冰藍之槍捆起來,一百根冰藍之槍,只不過讓這捆冰藍之槍,少了一小截。

「沒事,你有錢了再找我。」唐天拍拍胸脯,很是豪氣。

白曉表情認真:「等到白沙洲,我就讓家裡匯錢過來,還請猛兄給小弟留一些。」

他可是知道這東西在市場上有多搶手。

「好!」唐天痛快地答應下來。

見唐天轉眼間,就賺到十四億,秦語然又是開心又是失落。開心的是猛男大哥有錢了,失落的是,自己沒能幫上忙。她心裡暗暗把這件事記下來,等到了白沙洲,說不定可以幫助猛大哥。

唐天收起冰藍之槍,閑聊了幾句,見秦語然露出疲態,大家便散場了。

剛剛經歷一場極其危險的戰鬥,每個人都身心俱疲。

唐天當然不回會貨艙,秋姨專門把最好的房間騰出來,給唐天一伙人住下。

一回到房間,石森就迫不及待道:「大人,補充幽洲鬼騎的方案……」

「沒問題!」唐天一揮,很大方道,有錢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石森臉上露出狂喜之色,這麼多年了,這是他的隊伍第一次有可能補充新鮮血液。

唐天忽然問:「老石頭,像這樣的戰艦多少錢一艘啊?」

「不知道。」石森露出郝然之色:「這麼高階的東西,屬下沒有接觸過。不過白沙洲就有專門的造船廠,大人到時可以去問問。」

唐天打著哈欠,含糊不清道:「休息吧。」

一躺下來,倦意就像潮水般,把唐天淹沒。今天的戰鬥,他的身體,遭受連續的能量衝擊,體力消耗極大,戰鬥的時候過於亢奮,沒有感覺。如今一休息,就堅持不住,沉沉地睡去。

沉睡中的唐天,呼吸悠遠綿長,他的身體,有規律地起伏。

灰色的焰火,忽然從他的皮膚冒出來,無聲地燃燒。白天能量不斷地衝擊,有一小部分能量雜質,還是不免衝進他的身體。零焰的燃燒,這些能量雜質,迅速地湮滅。

零焰一點點變小,直至消失不見。

當唐天醒來,渾身說不出的舒服,他下意識地伸了個懶腰。

啪啪啪!

體內一連串的爆音,把他嚇一跳。他連忙仔細地檢查了一下身體,片刻后,他臉上露出一分喜色。

他的身體竟然又有所增強!

心情平復之後,他坐下來,仔細思索起來。身體的進步,不會無緣無故,仔細一想,唯一比較有可能的原因,便是昨天的那場戰鬥。

仔細昨天發生的細節,他很快便理出苗頭。

昨天瘋狂地駕馭著戰艦上的武器,他的身體不斷地承受著能量負荷的衝擊。能量負荷的衝擊味道並不好受,但是當時他太亢奮,強自用身體的力量,承受強大的能量負荷。

現在來看,能量負荷雖然對身體可以造成一定的衝擊和損害,但是對零能量體來說,卻有很大裨益。

咦,這不就是一種很好的修鍊方式嗎?

唐天眼前一亮,他忽然意識到,零能量體和戰艦簡直就是絕配啊!如果戰艦上,全都是零能量體,戰鬥力那該多強?

而且還可以幫助零能量體的進化!

這不是完美搭配嗎?

想到一艘艘戰艦,遮滿天空,密集如雨的炮火,壓製得敵人根本無法抬頭。唐天頓時激動起來,如何發揮零能量體的優勢,一直是大熊座最為頭痛的事情。如果這個方案真的能夠成功,那大熊座和聖域之間的實力鴻溝,便會大大縮減!

戰艦!一定要買戰艦!

唐天打定主意,到了白沙洲,一定要去船廠訂幾艘戰艦。

不過現在,先好好消化一下收穫才行。

唐天從床上一躍而起,推開門,問清訓練場的方位,便徑直走去。像血木戰艦這樣的作戰單位,往往需要在能量海中航行很長的時間,訓練場是必備的設施。船員的實力,直接關係到戰艦的威力。

以武技為例,劍法造詣高深的炮手,操控蜂窩劍炮,可以大幅度提高蜂窩劍炮的威力。真正的高手,甚至可以操控一台蜂窩劍炮,轟爆一艘戰艦。

量變固然可以引起質變,但是質變永遠要強於量變!

推開訓練場,裡面空無一人。經歷昨天的戰鬥,如今大家需要的是休息,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需要休息。

只有唐天這樣的變態,才會在戰後的第二天,開始修鍊。

訓練場內的設備都是唐天沒有見過的,但是他跟著兵混了那麼久,各種奇怪的設備見得多了,很快就摸清楚這些設備的用法和作用。

他修鍊了一會基礎武技,這是他熱身的內容。

基礎武技是最好的標尺,他對它們太熟悉,任何一點細微的變化都無法逃脫的他的法眼。通過基礎武技,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變強了!

雖然只有一絲,但是這一絲強化,卻是極為不易。

他沉下心來,開始沉浸在自己的修鍊之中。

零焰在他的拳頭繚繞,揮灑間,他仔細地體會著零焰的每一絲變化。 秦語然睜開眼睛,柔軟溫暖的大暖,空氣中飄浮著她喜歡的熏香,卧室寧靜幽然,恍如隔世。她慵懶地伸了個懶腰,起床,洗漱完畢,便悠閑開始吃著早餐喝著茶,聽著侍女嘰嘰喳喳地說,猛男大哥一大早就去了訓練場,她愣了下,下意識地放下手中的糕點。

訓練場?

她很吃驚,昨天那場戰爭,她一定都不想回憶。當時的絕望和恐懼,幾乎佔據她的身心,讓她無法掙扎。

不光是她,包括白曉,承受的心理壓力也非常驚人,從他到現在還沒有起床便可以看出來。那些高價聘請來的精銳護衛們,今天也無精打彩。

而這個時候,猛男大哥竟然跑到訓練場了……

昨天的戰鬥,按理說最勞累的就是他啊,怎麼他好像沒事人一樣?難道在他眼中,這樣的戰鬥微不足道?

秦語然決定去看看。

她吃完早餐,便迫不及待朝訓練場方向走去。當她到達訓練場的時候,發現訓練場外圍滿了人。

「這些傢伙太變態了吧!這樣的配合,怎麼可能做出來?」

「好高的同步率……絕對超過百分之八十!老天!我見到了什麼!」

「他們到底是誰?」

圍在外面的,都是船隊的護衛。他們都是秋姨高價聘請,每個人都有著五年以上的從軍經歷,戰陣嫻熟,個人實力出眾,是各洲的精銳。

但是此時,這些精銳們個個滿臉震驚,臉上的表情就像活見鬼,不時發出驚嘆。

秦語然更加好奇,她沒有驚動其他人,也湊了過去。透過落地玻璃,訓練場內的情景盡收眼底,她頓時恍然,原來是猛男大哥手下的那群護衛。

石森當醒過來,知道唐天在訓練的時候,羞愧無比。什麼時候,做首領在修鍊,而手下竟然偷懶?這樣可笑的事情,怎麼發生在以精銳而著稱的幽洲鬼騎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