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山無甲子,寒歲不知年。

一轉眼,葉知秋在這裏度過了一個多月,也順着聚靈池整整走了一圈。

回到起始點,葉知秋惆悵不已,甚至有些絕望。

找不迴雪兒,自己要這一身修爲有何用?又如何面對柳煙和青丘狐國的人?

砰砰!

幾十裏外,又傳來聲響,似乎有人在衝擊聚靈池。

葉知秋心裏升起一線希望,急忙遁過去,探查究竟。

遠遠地,葉知秋看見聚靈池邊站着一個熟悉的身影,還是不淨老道!

我擦,這老傢伙是一直沒有離開,還是再次前來?

葉知秋揮手,叫道:“前輩,原來你還在這裏?”

許久不見一個活人,葉知秋看見不淨老道,心裏多少還有些親切感。

不淨老道停止施法,回頭笑道:“小道友,原來你一直留在這裏,哈哈!”

老道的手裏,多了一柄寶劍,寒光閃閃。

“是啊,我一直留在這裏,剛剛圍着聚靈池,走了一圈過來。找不到我的朋友,我也不想離開。”葉知秋前說道。

“性"qingren"啊!”老道點點頭,又說道:“其實我也沒走,這些天到處蒐集材料,費力地鑄造了一柄寶劍,希望以劍氣開路,衝進聚靈池。可是目前來看,毫無希望。”

“原來前輩鑄劍去了……對了前輩,如果有大威力的法器開路,能不能衝進聚靈池?”

說起法器,葉知秋想到了自己的乾坤膽。

只可惜,乾坤膽已經失落,無處可尋。

當初,雪兒在日月神山佈下殺陣,隔絕通向瑤臺山的通道,用的是乾坤膽。

結果聚靈池坍塌,乾坤膽失落。

如果乾坤膽在手,殺氣凌厲,或許可以撕開聚靈池。

不淨老道點頭,說道:“如果有大威力的法器,自然可以,只可惜很多神器,都已經失落了,不知所蹤。如射日神箭和開天斧,如乾坤膽……”

老道也知道乾坤膽和射日神箭?葉知秋微微吃驚,卻故意問道:“前輩所說的神器,都在什麼地方?”

其實射日神箭也失落了,在葉知秋決戰大羿的時候。

不淨老道搖搖頭:“絕地天通之後,六道阻隔,天人道劃分了地盤,誰還知道那些神器的下落?我只知道,乾坤膽可能留在人間道,可是我去找過,沒找到。”

“前輩去過人間道?什麼時候去的?”葉知秋微微吃驚。(9.15日,第二更。明天繼續。)14 不淨老道說道:“也兩個月前,我去人間道搜索過,沒發現乾坤膽……想必那玩意,已經被九天玄女帶走了。 ”

葉知秋更覺得意外:“你認識九天玄女?”

“都是崑崙神系的,誰不認識誰?我當年……”不淨老道忽然意識到失言了,揮手笑道:“不說當年不說當年,再說下去,你知道我是誰了。”

葉知秋沒撤,問道:“開天斧又在什麼地方?”

不淨老道眼珠一轉,擡手向指:“只在茫茫諸天之,有緣者可以得之。要不,小道友去找找?”

“面還有茫茫諸天?”葉知秋問道。

“當然有了!”

“前輩來自哪一重天?”葉知秋又問。

“不能告訴你,否則你知道我是誰了。”不淨老道連連搖頭。

葉知秋想了想,抱拳道:“好吧,我遍遊諸天,去找找大威力的神器。前輩,告辭了。”

不淨老道也稽首:“希望小兄弟好運。”

葉知秋一轉身,遁向虛空。

其實葉知秋沒打算去找什麼開天斧,只是希望找回自己的乾坤膽。

乾坤膽是葉知秋自己的法器,搜索到一定範圍內,會有感應。相對來說,尋找乾坤膽,尋找開天斧容易一萬倍。

可是該去哪裏尋找乾坤膽,葉知秋也毫無頭緒,只是在這片荒涼大陸裏胡亂搜索。

……

聚靈池的四周,茫茫無際,都是碎石構成的荒涼世界。

葉知秋覺得,這片新大陸應該是日月神山、瑤臺山和無崖山界崩塌以後,圍繞着聚靈池,重新凝聚起來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葉知秋的乾坤膽,應該埋在這裏。

葉知秋展開遊神御氣之術,一寸寸地搜索,並且將搜索過的區域留下標記。

雖然葉知秋的神思覆蓋範圍很廣,但是搜索的過程依舊漫長。

大約過去了一個月,葉知秋還沒有搜索到盡頭。

前方有高山,怪石突兀,山頭隱隱然有生氣流動。

山有人?葉知秋精神一振,加速遁了過去,站在最高的山頭掃視四周。

隔着一座山頭,那邊的山谷里正在發生打鬥,飛沙走石。

葉知秋放出神思,卻發現是一黑一白兩條蛟龍,正在圍着一個少女,展開攻擊。

那個少女,恰是幼藍!

蛟龍身形巨大,百倍於幼藍。

幼藍陷在兩條巨龍的纏繞之,可憐得如同螻蟻。

“幼藍!”葉知秋心情激動,隨即飛身遁去,赤元劍氣隨心而發,射向白蛟!

錚然劍嘯響徹山谷,殺氣瀰漫。

白蛟猛地一扭腰,長尾卷向赤元劍氣。

噗地一聲,劍氣射穿了白蛟的尾巴,鮮血迸現。

“師公!”幼藍大喜過望,趁機抽身而出,撲向葉知秋。

“別怕,有我!”葉知秋接住幼藍,笑道:“你怎麼也找到這裏來了?”

“師公,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幼藍眼圈一紅,幾欲落淚。

“委屈你了。一定是我很久沒有回去,大家擔心我,才請你來找我的吧。”葉知秋問道。

葉知秋離開青丘狐國,已經好幾個月了。柳煙等人的擔心,不問也知道。

“是的,我看青丘國主和柳煙她們,都非常擔心你,於是偷偷地找來……”幼藍一回頭,瞥見兩條蛟龍正在逃竄,忽然叫道:“師公,不要放過這兩條蛟龍,你的乾坤膽,在它們的肚子裏!”

“什麼,我的乾坤膽?”葉知秋吃了一驚,隨後心頭狂喜!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失落已久的法器,沒想到,竟然在這兩條蛟龍的肚子裏。

幼藍急忙點頭:“是的,我親眼看見這兩條蛟龍,從口吐出你的乾坤膽,盤旋相戲。也正因爲如此,我才大打出手,想把你的法器奪回來……”

“好,先不說這個,看我屠龍奪珠!”葉知秋大喜過望,帶着幼藍追去。

兩條蛟龍正在狂奔,有如天馬行空。

葉知秋更快,一道縱地金光攔在蛟龍的身前,喝道:“孽障,還我乾坤膽!”

兩條蛟龍聽不懂人話,龍吻大張,搖頭擺尾衝來。

“還丹化形!”葉知秋一聲大喝,身形滴溜溜地一轉,竟然化作一顆金燦燦的圓珠,射向黑蛟的口。

蛟龍最喜圓珠,看見金丹,急忙一口吞下!

送門來的東西,哪有不吃的道理?

“師公,你當心點!”幼藍知道葉知秋即將得手,急忙纏住白蛟,防止白蛟逃脫。

黑蛟一口吞了葉知秋,立刻覺得不對,腰部拱起,口吼聲如雷,想把葉知秋給吐出來。

葉知秋衝進龍腹之,一路向前,果然看見了一顆黑色的圓珠,正躺在那裏!

那是乾坤膽的黑膽!

“哈哈,我的神器又回來了!”葉知秋狂喜,將黑膽抓在手,然後抽出赤元劍,向天一刺!

劍氣如虹,將龍腹刺穿。

葉知秋隨即從龍腹遁出,反手一劍,又斬在黑蛟的腰部!

噗……

血雨沖天。

黑蛟被赤元劍氣斬爲兩段,首尾分離。

不過,黑蛟依舊不死,半截前身向前逃竄,留下一路血雨。

白蛟也狂怒驚駭,掉頭逃竄,卻被幼藍的雙劍死死攔住!

單單對付一個白蛟,幼藍還是較輕鬆的。

葉知秋哈哈大笑,揮手道:“幼藍回來,放它走!”

“什麼,放了它?”幼藍一愣。

“沒錯,你放了它,我自有辦法收拾它!”葉知秋笑道。

幼藍明白過來,放開白蛟,躍回葉知秋的身邊。

白蛟以爲可以逃出生天了,身形繃得筆直,向前電射而去。

葉知秋一揮手,祭出七顆本命金砂:“吾有神箭,七星耀芒。衝鬥牛,下伏魔王。青龍在左,白虎右傍。玄武后護,朱雀前當。釘頭七箭,!”

嗖嗖嗖!

七箭凌空而下,將白蛟釘在地!

“吼——!”白蛟劇痛難當,扭動龍身,卷得碎石紛飛。

葉知秋蹲在白蛟的身前,手託乾坤膽的黑球,笑道:“畜生,還不將我的白球還來!?”

白蛟這時候才明白葉知秋的意思,急忙一張口,吐出一顆白球。

葉知秋接住白球,收回本命金砂,哈哈大笑:“看你們兩個孽畜還算懂事,去吧!”(9.16日,第一更。晚還有一章。) 其實這時候,黑蛟已經逃去了遠處,但是奄奄一息,速度漸漸慢了下來。

白蛟扭頭看了黑蛟一眼,忽然騰起,再一次惡狠狠地撲向葉知秋!

大約是白蛟看見了黑蛟的慘狀,所以心中悲憤,以死相拼。

“孽障,還想碰瓷我?好,我就給乾坤膽開個張!”葉知秋冷笑,縱身後退,乾坤膽在手裏一磕!

錚!

殺氣如虹,帶着撕裂天地的力量,射向白蛟。

噗地一聲響,白蛟被乾坤殺氣縱向射中,從腦袋到尾巴,瞬間裂開,分爲兩半。

“吼——”遠處的黑蛟一聲悲鳴,掙扎着爬過來,和白蛟死在了一起。

幼藍心存不忍,扭過頭去,不敢再看。

葉知秋聳聳肩:“這不怪我,如果你們老老實實地交出乾坤膽,就不會有殺身之禍……幼藍,我們走吧!”

說罷,葉知秋彈指射出一道三昧真火,將兩條蛟龍焚化,隨後轉身而去。

幼藍跟在葉知秋的身後,問道:“師公,我們現在去哪裏?你找到聚靈池了嗎?”

“找到聚靈池了,但是我進不去……”葉知秋邊走邊說,將近來的情況說了一遍,又問道:“對了幼藍,青丘狐國的情況怎麼樣,大家都好吧?”

幼藍點點頭:“都很好,就是大家非常擔心你,也牽掛着師父和夭桃……我其實沒有和柳煙見面,只是躲在暗處,關注着她們。我來這裏,柳煙她們也不知道。”

因爲和師公之間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所以幼藍覺得羞愧,不敢再見故人。

葉知秋嘆了一口氣:“本來我還想讓你先回去,替我報個平安的。這麼說來,還是算了吧。”

“多謝師公理解。”幼藍感激地一點頭。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我現在乾坤膽在手,可以再去聚靈池試一試。如果可以見到你師父,那就再好不過了。如果還是進不去,便回去一趟,給大家報個平安。”

“師公說的有道理,我們先去找師父吧。”

“稍等,我得把乾坤膽再祭煉一下。”葉知秋說道。

乾坤膽失落已久,和葉知秋之間的感應變弱,需要加強。

幼藍點點頭,在一邊等待。

葉知秋盤腿坐下,將乾坤膽吞入口中,以紫府鼎爐開始祭煉。

因爲葉知秋修爲大增,內外丹成,身上已經沒有了平常人的血氣,不適合用以前的方法祭煉了。

過了七八個時辰,葉知秋這才從入定中醒來,張口吐出了乾坤膽。

經過葉知秋的祭煉,黑白雙球上面,都隱隱泛起一層金光。

“還好,我的乾坤膽終於回來了!”葉知秋打量着手裏的神器,信心大增。

……

重回聚靈池邊緣,葉知秋首先搜素了一下,看看不淨老道在不在這裏。

左右各搜素了上百里,沒發現不淨老道的身影。

葉知秋看着幼藍,說道:“幼藍,我全力一試,你就在這裏看着。如果我三天之後還沒回來,你就不要等了,回去青丘狐國和人間道,替我照顧好大家。現在除了我之外,就你的修爲最高。萬一人間道有事,只能靠你。”

“師公,你帶我一起進去吧!”幼藍急切地說道。

雖然幼藍不敢見師父,可是又實在不放心葉知秋孤身赴險。

“不行,聚靈池兇險莫測,還是我先進去看看。而且,你的修爲不夠,進去以後,就會和我當初一樣,修爲被吸收,道行大退。”葉知秋連連搖頭,又道:“你聽我的話,就在這裏等我。如果三天之內不見我回來,你就回去。”

“不,如果師公不回來,我會在這裏等一輩子的!”幼藍撲在葉知秋的懷裏,淚流滿面。

雖然對師父柳雪懷有愧疚,但是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幼藍並不隱瞞自己對葉知秋的情意。

葉知秋拍了拍幼藍的後背,安慰道:“幼藍,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我相信造化,相信自己會把雪兒她們帶出來的。你且安心等待,不用擔心我。”

良久,幼藍才擦去眼淚,離開葉知秋的懷抱。

葉知秋定了定神,催動乾坤殺氣,射向聚靈池!

錚——!

被再次祭煉過的乾坤膽,殺氣更盛,呈現赤金之色,匹練一般射出。

“我去也!”葉知秋一聲大喝,也化作一道縱地金光,追向乾坤殺氣,沒入聚靈池中。

“師公,我會一直在這裏等你的——!”幼藍放聲大叫,眼淚再一次落下。

……

有了神器在手,果然不一樣。

乾坤殺氣在前,葉知秋在後,向前急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