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楚風的雙眸微微掃向她們,腦中突然劃過一個主意,雙眸中微微隱過一絲笑意,順從地接過吳貴妃手中的湯,略帶無奈地說道,「好吧,那我就喝了吧。」只是微微垂下的雙眸中卻閃過捉弄的笑意,接下來,她會好好的招待她們的。

楚風端著那碗應該算是很名貴的人蔘湯,雙眸從吳貴妃的臉上,不經意地掃過,然後將碗慢慢的抬起,慢慢的靠近自己嘴邊。

四人看到楚風的動作,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欣喜,只要那湯一喝下去,她很快就可以消失了…….. ?第137章你是楚風(2)

只是楚風卻在那湯剛到唇邊時,突然地停住,雙眸好奇地望著那顏色還算正常的參湯,心中暗暗猜測著她們到底給她下了什麼毒,聽太公說過,越是不容易發現的毒,就越厲害,發作起來就越快,而且很有可能事後也檢查不出來。

想到她們四個竟然這般明目張胆的來到流雲宮給她下毒,想必是有十分的把握不會被人發現吧,哼,很好,今天,她就讓她們自己來招供。

「咦,這湯的顏色怎麼怪怪的呀?」楚風細細地端詳了片刻,然後一臉疑惑地問道,只是微垂的雙眸中卻閃過絲絲的笑意。

四人微微一怔,紛紛略帶錯愕地望向楚風,她們剛剛明明已經做了比較,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異樣呀,這個女人怎麼可能會看得出?應該只是懷疑吧?

吳貴妃微微靠近,雙眸也假裝細細地打量著參湯,微微蹙眉,略帶不解地說道,「很正常呀,怎麼會怪怪的呢?」

「有呀,娘娘再仔細看看。」楚風故意誇張地喊道,「你看,你看,這顏色好像是深了一些。」

李貴妃微微一愣,卻隨即笑道,「哦,是我讓宮女特意地多放了一點,還不是看妹妹一副柔弱的樣子心疼,所以想好好的給妹妹補補呀。」

「哦。」楚風恍然大悟般地應道,卻隨即微微蹙眉,「不對,不對,我剛剛說錯了,好像是顏色淡了一些。」臉上一臉的疑惑,雙眸中卻是極力掩飾的笑意。

「你……….」李貴妃氣結,不由的恨恨地說道,「到底是顏色深了,還是淡了呀?」

「呃..這個嗎?」楚風故意地左右打量著,片刻之後,這次抬起雙眸,一一的掃過她們,「我一時之間也看不清楚了。」

「你……」劉貴妃的雙眸中的憤怒也忍不住泛起,唇角扯出明顯的譏諷,不由的嘲諷道,「你到底有沒有見過人蔘湯呀。」

「嗯。」楚風假裝思索起來,在她們四人快要崩潰的時候,一本正經地說道,「好像是沒有見過。」

「你……..」四個女子的雙眸齊齊地瞪向她,眸子深處都是無法掩飾的憤怒,一個一個的似乎都狠不得立刻將楚風活活地掐死。………

望著她們四人的憤怒,楚風卻只是淡淡地一笑,繼續說道,「我突然想起來了,各位娘娘在皇宮中定是經常會用這種東西,一定比我清楚,不如就請各位娘娘來告訴我,這個參湯的顏色是否正常。」

四人眸子中的憤怒極力地隱了下去,仍就是吳貴妃最深沉,臉上也隨即擠出一絲笑意,柔聲道,「妹妹只怕是多心了,我敢保證,這個參湯的顏色絕對的正常。」

「哦,是嗎?」楚風微微挑眉,然後雙眸再次望向參湯,裝似隨意地說道,「我的確是在想,這個湯裡面會不會加了特別的料呀?」雙眸猛然的抬起,直直地望向她們,臉色也快速地一沉,冷聲道,「娘娘,你說呢?」

吳貴妃微微一愣,卻隨即柔柔地笑道,「怎麼會呢,妹妹是真的多心了,我們幾個只是想來看看妹妹,順便帶了點東西,又怎麼可能會有害妹妹地意思呢?」

楚風心中暗暗冷笑,順便帶了點東西?只怕這順便帶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吧?

臉上卻再次綻開她那淡淡的輕笑,卻又略帶奇怪的問道,「咦,害我?我沒有說你們要害我呀?娘娘這話是什麼意思呀、」雙眸直直地望向她,臉上的笑意也快速地散去,眸子深處亦快速地漫上一層冰冷,冷聲道,「難不成,你們在這裡面加了毒藥,想要害死我呀?」

吳貴妃臉上的勉強擠出的笑也快速地收起,臉色亦是猛然的一沉,狠狠地望向楚風,「不錯,我們的確是在裡面加了毒藥,只不過你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其它的三個女子,亦是紛紛露出一臉的兇狠,同樣的狠狠地望向楚風,竟既然經讓楚風知道了她們的目的,她們便也沒有什麼好掩飾的了,反正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置她於死地,不管用什麼方式,只要能夠毒死她就可以了,她知道了也無防,反正死人是不會告狀的。

「呵呵呵……」楚風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輕聲地笑著,一臉的無所謂,慢慢地繞過她們的身邊,雲淡風輕地說道,「怎麼?終於不裝了,說真的,你們的演技真的太差了。」

瞧瞧她們雙眸中那掩飾不住的憤怒,還有那臉上牽強的假笑,只要長眼睛的就能夠看得出,她們不安好心?

「哼,」劉貴妃陰陰地笑道,「演技差無所謂,最關鍵的是要你的命。」此刻無需再掩飾的她,一臉的陰狠,讓她本來美麗的容顏變得特別的恐怖。

楚風的雙眸淡淡地掃過她們,心中不由的微微輕嘆,難怪那個皇上不相信女人,厭惡女人呀,若是讓她整天的對著這樣的人,她也一定會厭惡,不,應該會是恐懼。

楚風此刻不由的開始同情起皇上來。

「不錯。」李貴妃亦是一臉陰笑地望向楚風,「反正今天這毒藥你是喝定的,若是你識相的話,就自己喝下去,否則那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咦?」楚風故意一臉好奇地望向她,唇角卻是明顯的譏諷,「原來你也懂得客氣呀,不過今天,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們不客氣的樣子呀……….」話語微微頓住,雙眸一一掃過她們,淡淡的嘲諷道,「難怪皇上不喜歡你們,甚至厭惡你們,若我是男人,要我整天的對著你們,那我情願出家做和尚去。」

「你……..」四個女人,紛紛地走向前,將楚風圍住,雙眸中是那種足以焚燒萬物的怒火,若是目光真的可以殺人的話,那麼此刻的楚風只怕早就被她們那憤憤的眸子燒成灰燼了,不..,應該說連灰都不剩了。

「你敢說皇上他不喜歡我………」柔柔弱弱的趙貴妃首先發狂,恨恨地怒吼伴著咬牙切齒的嘶磨聲,似乎狠不得將楚風撕吞下肚。

「呵呵呵………」楚風毫不介意地輕笑,「你敢說皇上喜歡你們嗎?」雙眸再次的一一掃過她們,略帶譏諷地說道,「我想,皇上若是捨得下他的江山的話,只怕早就出家做和尚了。」

「你這隻狐狸精,你以為皇上真的喜歡你嗎?你……….」劉貴妃氣得整張臉都扭曲了,手臂也猛然的向著楚風揮去。

楚風微微一閃,輕鬆了躲了過去,繼續笑道,「呵呵呵..,我真是替皇上感到悲哀呀。」

四個女人齊齊地向著楚風撲來,吳貴妃卻快速地端過楚風手中的參湯,狠狠地說道,「將她給我按住,我來親自給她灌下去。」

楚風的身形只是微微一動,便已經閃了出去,讓她們三人紛紛撲了個空,相互撞在了一起。

「你竟然敢躲,」吳貴妃雙眸圓睜,狠狠地瞪向楚風?

楚風的臉上仍就是淡淡的輕笑,故意一臉奇怪地說道,「我當然要躲呀,難不成還站在那兒任由著你們來打呀。」說話間還隨便對她翻了一個白眼,一臉的不屑與嘲笑。

「你……」吳貴妃氣的差點吐血,望向眼隨著她們來的幾個貼身的宮女,憤憤地吼道,「你們幾個給我一起上,我就不信,今天對付不了她。」

「是,娘娘。」幾個宮女恭敬地應著,然後亦一臉的兇狠與得意地向著楚風靠近,楚風微微一愣,她們如此的架勢,儼然有一點還珠格格上面的的容麽麽的樣子。

知道自己若是這樣跟她們糾纏下去,也不是個辦法,雙眸微微一閃,隨即大聲喊道,「停。」

「怎麼?知道怕了。」吳貴妃陰狠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得意,「只不過現在知道怕已經晚了,你們給我上。」

楚風微微後退了一步,然後再次開口喊道,「好了,你的目的不就是要我喝上那碗參湯嗎?我也知道我今天是躲不過了,既然不管怎麼樣都要喝,那我還是情願自己喝吧。」她可不想真的讓那幾個人把她按住,然後將葯給她硬灌下去。

吳貴妃微微一愣,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其餘的三個人也不由的愣住,不明白這會楚風又要想做什麼?

有人明明知道了這晃毒藥,還會自己喝下去嗎?

「哼,你會自己喝?白痴才會相信你的話。」吳貴妃微微回神后,一臉不相信地喊道。

第137章你是楚風(2)

只是楚風卻在那湯剛到唇邊時,突然地停住,雙眸好奇地望著那顏色還算正常的參湯,心中暗暗猜測著她們到底給她下了什麼毒,聽太公說過,越是不容易發現的毒,就越厲害,發作起來就越快,而且很有可能事後也檢查不出來。

想到她們四個竟然這般明目張胆的來到流雲宮給她下毒,想必是有十分的把握不會被人發現吧,哼,很好,今天,她就讓她們自己來招供。

「咦,這湯的顏色怎麼怪怪的呀?」楚風細細地端詳了片刻,然後一臉疑惑地問道,只是微垂的雙眸中卻閃過絲絲的笑意。

四人微微一怔,紛紛略帶錯愕地望向楚風,她們剛剛明明已經做了比較,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異樣呀,這個女人怎麼可能會看得出?應該只是懷疑吧?

吳貴妃微微靠近,雙眸也假裝細細地打量著參湯,微微蹙眉,略帶不解地說道,「很正常呀,怎麼會怪怪的呢?」

「有呀,娘娘再仔細看看。」楚風故意誇張地喊道,「你看,你看,這顏色好像是深了一些。」

李貴妃微微一愣,卻隨即笑道,「哦,是我讓宮女特意地多放了一點,還不是看妹妹一副柔弱的樣子心疼,所以想好好的給妹妹補補呀。」

「哦。」楚風恍然大悟般地應道,卻隨即微微蹙眉,「不對,不對,我剛剛說錯了,好像是顏色淡了一些。」臉上一臉的疑惑,雙眸中卻是極力掩飾的笑意。

「你……….」李貴妃氣結,不由的恨恨地說道,「到底是顏色深了,還是淡了呀?」

「呃..這個嗎?」楚風故意地左右打量著,片刻之後,這次抬起雙眸,一一的掃過她們,「我一時之間也看不清楚了。」

「你……」劉貴妃的雙眸中的憤怒也忍不住泛起,唇角扯出明顯的譏諷,不由的嘲諷道,「你到底有沒有見過人蔘湯呀。」

「嗯。」楚風假裝思索起來,在她們四人快要崩潰的時候,一本正經地說道,「好像是沒有見過。」

「你……..」四個女子的雙眸齊齊地瞪向她,眸子深處都是無法掩飾的憤怒,一個一個的似乎都狠不得立刻將楚風活活地掐死。………

望著她們四人的憤怒,楚風卻只是淡淡地一笑,繼續說道,「我突然想起來了,各位娘娘在皇宮中定是經常會用這種東西,一定比我清楚,不如就請各位娘娘來告訴我,這個參湯的顏色是否正常。」

四人眸子中的憤怒極力地隱了下去,仍就是吳貴妃最深沉,臉上也隨即擠出一絲笑意,柔聲道,「妹妹只怕是多心了,我敢保證,這個參湯的顏色絕對的正常。」

「哦,是嗎?」楚風微微挑眉,然後雙眸再次望向參湯,裝似隨意地說道,「我的確是在想,這個湯裡面會不會加了特別的料呀?」雙眸猛然的抬起,直直地望向她們,臉色也快速地一沉,冷聲道,「娘娘,你說呢?」

吳貴妃微微一愣,卻隨即柔柔地笑道,「怎麼會呢,妹妹是真的多心了,我們幾個只是想來看看妹妹,順便帶了點東西,又怎麼可能會有害妹妹地意思呢?」

楚風心中暗暗冷笑,順便帶了點東西?只怕這順便帶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吧?

臉上卻再次綻開她那淡淡的輕笑,卻又略帶奇怪的問道,「咦,害我?我沒有說你們要害我呀?娘娘這話是什麼意思呀、」雙眸直直地望向她,臉上的笑意也快速地散去,眸子深處亦快速地漫上一層冰冷,冷聲道,「難不成,你們在這裡面加了毒藥,想要害死我呀?」

吳貴妃臉上的勉強擠出的笑也快速地收起,臉色亦是猛然的一沉,狠狠地望向楚風,「不錯,我們的確是在裡面加了毒藥,只不過你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其它的三個女子,亦是紛紛露出一臉的兇狠,同樣的狠狠地望向楚風,竟既然經讓楚風知道了她們的目的,她們便也沒有什麼好掩飾的了,反正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置她於死地,不管用什麼方式,只要能夠毒死她就可以了,她知道了也無防,反正死人是不會告狀的。

「呵呵呵……」楚風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輕聲地笑著,一臉的無所謂,慢慢地繞過她們的身邊,雲淡風輕地說道,「怎麼?終於不裝了,說真的,你們的演技真的太差了。」

瞧瞧她們雙眸中那掩飾不住的憤怒,還有那臉上牽強的假笑,只要長眼睛的就能夠看得出,她們不安好心?

「哼,」劉貴妃陰陰地笑道,「演技差無所謂,最關鍵的是要你的命。」此刻無需再掩飾的她,一臉的陰狠,讓她本來美麗的容顏變得特別的恐怖。

楚風的雙眸淡淡地掃過她們,心中不由的微微輕嘆,難怪那個皇上不相信女人,厭惡女人呀,若是讓她整天的對著這樣的人,她也一定會厭惡,不,應該會是恐懼。

楚風此刻不由的開始同情起皇上來。

「不錯。」李貴妃亦是一臉陰笑地望向楚風,「反正今天這毒藥你是喝定的,若是你識相的話,就自己喝下去,否則那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咦?」楚風故意一臉好奇地望向她,唇角卻是明顯的譏諷,「原來你也懂得客氣呀,不過今天,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們不客氣的樣子呀……….」話語微微頓住,雙眸一一掃過她們,淡淡的嘲諷道,「難怪皇上不喜歡你們,甚至厭惡你們,若我是男人,要我整天的對著你們,那我情願出家做和尚去。」

「你……..」四個女人,紛紛地走向前,將楚風圍住,雙眸中是那種足以焚燒萬物的怒火,若是目光真的可以殺人的話,那麼此刻的楚風只怕早就被她們那憤憤的眸子燒成灰燼了,不..,應該說連灰都不剩了。

「你敢說皇上他不喜歡我………」柔柔弱弱的趙貴妃首先發狂,恨恨地怒吼伴著咬牙切齒的嘶磨聲,似乎狠不得將楚風撕吞下肚。

「呵呵呵………」楚風毫不介意地輕笑,「你敢說皇上喜歡你們嗎?」雙眸再次的一一掃過她們,略帶譏諷地說道,「我想,皇上若是捨得下他的江山的話,只怕早就出家做和尚了。」

「你這隻狐狸精,你以為皇上真的喜歡你嗎?你……….」劉貴妃氣得整張臉都扭曲了,手臂也猛然的向著楚風揮去。

楚風微微一閃,輕鬆了躲了過去,繼續笑道,「呵呵呵..,我真是替皇上感到悲哀呀。」

四個女人齊齊地向著楚風撲來,吳貴妃卻快速地端過楚風手中的參湯,狠狠地說道,「將她給我按住,我來親自給她灌下去。」

楚風的身形只是微微一動,便已經閃了出去,讓她們三人紛紛撲了個空,相互撞在了一起。

「你竟然敢躲,」吳貴妃雙眸圓睜,狠狠地瞪向楚風?

楚風的臉上仍就是淡淡的輕笑,故意一臉奇怪地說道,「我當然要躲呀,難不成還站在那兒任由著你們來打呀。」說話間還隨便對她翻了一個白眼,一臉的不屑與嘲笑。

「你……」吳貴妃氣的差點吐血,望向眼隨著她們來的幾個貼身的宮女,憤憤地吼道,「你們幾個給我一起上,我就不信,今天對付不了她。」

「是,娘娘。」幾個宮女恭敬地應著,然後亦一臉的兇狠與得意地向著楚風靠近,楚風微微一愣,她們如此的架勢,儼然有一點還珠格格上面的的容麽麽的樣子。

知道自己若是這樣跟她們糾纏下去,也不是個辦法,雙眸微微一閃,隨即大聲喊道,「停。」

「怎麼?知道怕了。」吳貴妃陰狠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得意,「只不過現在知道怕已經晚了,你們給我上。」

楚風微微後退了一步,然後再次開口喊道,「好了,你的目的不就是要我喝上那碗參湯嗎?我也知道我今天是躲不過了,既然不管怎麼樣都要喝,那我還是情願自己喝吧。」她可不想真的讓那幾個人把她按住,然後將葯給她硬灌下去。

吳貴妃微微一愣,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其餘的三個人也不由的愣住,不明白這會楚風又要想做什麼?

有人明明知道了這晃毒藥,還會自己喝下去嗎?

「哼,你會自己喝?白痴才會相信你的話。」吳貴妃微微回神后,一臉不相信地喊道。 ?第138章你是楚風(3)

「我當然不想喝呀,但是我若是不喝,你們可能會放過我嗎?」楚風微微挑眉,意有所指地望向她們,「我自己喝下去,至少還少受些折磨。」

「嗯,」吳貴妃臉上的懷疑慢慢的散去,雙眸中不由的隱過一絲笑意,「你放心,喝下這個葯,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沒有知覺了,不會太痛苦的。」

「哦。」楚風恍然般地喊道,「那我是不是還要謝謝你呢?」

「謝就不用了。」吳貴妃的臉上慢慢的淡開得意的笑容,很是配合地回道,「只要到了閻王那兒不告我們的狀就行了,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不應該來到這皇宮中,更不應該迷惑皇上。」

「嗯。」楚風心中不由的暗暗好笑,卻熬有其事地微微點頭,「好的,我到了閻王那兒,一定會好好的為各位娘娘解釋的。」

「哼。」劉貴妃冷冷地哼道,「你最不好耍花樣,不要在那兒故意的拖延時間,等皇上來救你,我不防告訴你,皇上這會正在御書房跟大臣們議事呢,是絕對不可能來救你的。吳姐姐,還等什麼?還不快點將葯給她拿過去。」

楚風微微一笑,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竟然慢慢地走到了吳貴妃的身邊,很自覺地接過了她手中的參湯,故做傷悲了說道,「哎,我命真苦呀,這麼年輕就要死了,真是可惜了這副絕色的容顏。」說話,一隻手,還輕輕地拂向自己的臉,雙眸中是濃濃的不舍。

雙眸微微轉向她們四人,傷心地說道,「我只希望我死了之後,各位娘娘要為我多燒些紙錢,好讓我早些超度,要不然,我怕我的冤魂會纏著各位娘娘不散呀。」楚風故意說得很慢,一字一字的,吐出,聲音中還帶著一種刻意的陰森。

她們四人的身軀不由的微微一顫,望向楚風的雙眸中也由的閃過一絲害怕,必竟是壞事做的太多了,心中總是害怕的,何況在這古代的人又特別的迷信,聽楚風那麼一說,心中那隱藏的恐懼便慢慢的浮了起來。

「好了,你不要在這兒危言聳聽了,快點將那碗參湯喝下去吧。」還是吳貴妃最冷靜,心中雖然也有些害怕,但是卻仍就不忘催促著楚風。

楚風端著碗的手微微輕顫,雙眸中也不由的漫上刻意的害怕,略略地掃了她們一眼,然後再她們緊張的注視下,便真的將那碗葯喝了下去。

心中暗暗猜測著喝下這葯后的反應,剛剛聽那個女人說,只要一會就斷氣,應該是會很快吧,於是,在那葯吐下去后,楚風故意呆愣了幾秒,然後手慢慢的鬆開,手中的碗便快速地掉在了地上,隨即成為碎片,然後,她便慢慢地躺在地上。閉住了呼吸。

「沒想到她真的自己喝下去了。」劉貴妃略帶錯愕地說道。

「哼,她自己不喝,反正也要硬給她灌下去,算她識相。」李貴妃陰狠卻得意地笑道。

「你去看一下,她是不是已經斷氣了?」吳貴妃仍就有些不放心,冷聲吩咐著身邊的宮女。

宮女微微一愣,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害怕,但是卻終究不敢違抗吳貴妃的命令,只能慢慢地向著楚風走近。

雙眸直直地望著躲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楚風,心中的害怕慢慢地擴散,恍惚中似乎感覺到她微微動了一下,那個宮女驚慌地止住步,顫顫地說道,「娘娘,她好像還沒有死呀,好像還在動呢。」

眾人紛紛驚住,快速地向前靠近了此許,吳貴妃更是一臉錯愕地說道,「怎麼可能,這種毒入喉即死的。」雙眸卻仍就不放心地望向躺在地上的楚風。

眾人的眸子都直直地盯著躺在地上的楚風,眼睛眨都不眨地仔細地觀察著一切有可能的動靜,但是過了很久,卻仍就沒有看到楚風有絲毫的動靜,不由的紛紛鬆了一口氣。

吳貴妃一臉兇狠地瞪向剛剛的那個宮女,「你再在這兒胡說八道,小心我撥了你的皮。現在,快點過去給我試一下。」

「是、」那個宮女顫顫地應著,然後慢慢地蹲下手,手指顫顫地靠近楚風的鼻子,靜靜地停在那兒,想要感覺一下,到底還有沒有呼吸……..。

眾人的心也不由的懸起,雙眸亦再次紛紛盯向楚風。

片刻之後,那個宮女快速地站起身,雙眸中的害怕也已經消失,臉上帶著一絲輕鬆的笑意,略帶欣喜地回道,「娘娘,她真的已經死了,已經沒有氣了。」

「真的死了嗎?看她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像死了樣子呀。」劉貴妃仍就有些不相信地望向楚風,亦像剛剛的那個宮女一樣,蹲在楚風的面前,試了片刻,確定真的沒有了氣息后,對終於鬆了一口氣,站起身上,臉上便是一臉得意的笑,「吳姐姐的葯果然厲害。」

「哼,那是當然,敢跟我做對的人,絕對沒有好下場。」吳貴妃唇角微微一扯,狠狠地說道,只是她的那句話,只怕指的不僅僅是楚風,還包括……….

其它的三人望向吳貴妃的雙眸中也不由閃過一絲害怕,但是卻都分別隱著深深的恨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