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青羽大笑起來。

經過剛才的大戰,他一身的戰意,已經調整燃燒遭了最巔峰的狀態。

想要進入【無極神道】的究極狀態,需要的是什麼?

除了無堅不摧的肉體、雄渾如淵的元氣,澎湃的鬥志,高昂的戰意之外,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狀態了,就如頓悟一樣,需要特定的地點特點的時間特定的機緣之下,才能催發出來,葉青羽自從得到了【無極神道】這一門逆天功法之外,最高者也不過是進入過七禁狀態,卻從未進入過最巔峰的頂級九禁。

而現在,他終於觸摸到了九禁的門檻。

轟!

可怕的力量從苦戰了將近半個時辰的葉青羽的身體之中爆發出來。

無與倫比的氣勁,彷彿是颶風一樣在天地之間流轉。

方圓千米之內,那八千多投降強者驟然被這股無限接近於准帝的可怕元力颶風席捲而出,猶如狂風之中被卷上天空失去了平衡的稻草人一樣,拚命地掙扎著,發出了一陣陣的驚呼,拚死催動元力掙扎反抗,想要穩住。

葉青羽身體周圍的光纖和空間,都出現了一種詭譎的扭曲。

彷彿這個世界已經快要承載不了他身體之中的這種力量。

無限接近於准帝的威壓,葉青羽為中心,在天都峰之下瀰漫開來。

飲血劍丸在葉青羽的掌心之中,化作了一柄是米長的赤色巨劍,劍身璀璨仿若剛剛從血池裡面浸泡過一樣,隱隱似是有鮮紅的血滴順著劍身的符文血槽滴落下來一般,淡淡的血色氤氳流轉於劍刃之上,整柄大劍有一種奇異的魔力,彷彿只要看它一眼,都會被那鋒銳的忍芒斬碎了靈魂。

「放棄武道尊嚴,丟棄武者之心,活著也只是行屍走肉而已,不如我送你們上路,保全你們的榮耀吧……請!」

葉青羽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種神而明之般的氣息,轟鳴在天地之間,仿若是高高在上的神王,宣判一群褻瀆了生命和生靈的罪人刑罰一樣。

話音落下。

飲血大劍一劍斬出。

這個世界,真真切切地在劍芒之下一分為二。

虛空壁障好似是一張薄紙一樣,連絲毫的聲響都沒有發出來,就被一劍斬出了三四千米長的巨大裂縫,恐怖的虛空混沌空間亂流洶湧處來,瞬間兩千多名投降強者,就好像被捲入了激流的蟲蟻一樣,來不及掙扎就被空間亂流吞噬,而空間亂流之中無所不在的神皇劍意更是瞬間就將這些投降強者斬為了齏粉。

只不過是一瞬而已。

一瞬之間,虛空裂縫在天地原始法則的修補之下重新又彌合。

空間亂流消失。

似乎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但那戰圈之中陡然失蹤的兩千多名投降強者,卻又在無情地告訴每一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的人,那一瞬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發生了什麼?」

「是我瘋了?還是說……我的眼睛看到了幻覺?」

「我的天……」

「這不是人類該有的力量!」

「神魔,他是神魔!」

十數萬的諸族強者,猶如痴獃,在風中凌亂。

……

……

葉青羽輕輕地擦拭飲血巨劍上的血痕。

在他的身邊周圍,有雪在飄,有血在流,有骨骸堆積如山,有死氣瀰漫衝天。

他站在雪、血和骨的中間。

一襲白衣之上沒有絲毫的血跡,黑色的髮絲依舊流轉著銀色的光輝。

他的依舊氣息平穩綿長如高山流水。

他的元力依舊雄渾奔騰如江河。

他的手掌依舊寬厚堅定沒有絲毫的顫抖。

他臉上帶著淡然而又從容的微笑。

因為他很滿意這一戰的收穫。

劍斬近萬投降強者,飲血劍丸之中不知道汲取了多少可怕的力量,此時的飲血劍丸表層一道道神秘符文正在瘋狂地閃爍流轉,顯然是在最大程度地煉化轉變這些可怕的精血元氣力量,除卻剛才戰鬥之中被葉青羽借用的一部分飲血之力外,這近萬投降強者的合力,至少有八成保存在了飲血劍丸之中。

車輪戰,始終都是以弱勝強的法寶。

但飲血劍根本天生就是車輪戰的剋星。

「現在這飲血劍丸之中積蓄的力量,應該可以對一位準帝形成威脅了吧?就算是不能重傷准帝,但只要能夠逼得一位準帝抽身防衛,那我上山之後,或許就可以幫助到笑非冕下了。」

葉青羽緩緩地收起飲血劍丸。

他不是自戀狂,也不是瘋子,更不是要刷名氣,之所以瘋狂到要以一人之力挑戰近萬投降強者還不要李聖衍、覃艷姿等人幫忙,其實就是為了獲取這近萬投降強者的力量,能夠有資格加入到都天峰之巔的那場真正決定諸族命運氣運的戰場之中去。

現在,他的目的達到了。

只是這個過程,實在是有點兒驚世駭俗。

因為此時身後那十數萬諸族強者、覃艷姿、李聖衍、張悟道……都已經化作了石像般獃滯。

而身前山道口,璇璣宗的小吏們,則如抽風一般顫抖著,看著葉青羽的眼神,就好像是看著世界上最可怕的邪魔。

=—–

今天第一更。 一個時辰之前,所有人都覺得葉青羽瘋了。

現在他們覺得一定是自己瘋了。

不然不會看到眼前這樣的畫面。

那可是近萬的聖道強者啊,就這樣被清風掃掃落葉一樣給斬盡了,八千左右的投降強者直接被斬為了齏粉消散在了天地之間,連一絲一毫的痕迹都沒有留下,只有不到兩千的投降強者屍骨還在,血液流淌,被踏在了葉青羽的腳下,成為了他神跡般戰技的踏腳石。

「這……不可能啊……」之前斷定葉青羽必死的那個老妖怪,此時失魂落魄。

他實在是被狠狠地衝擊了一把,整個妖都要點兒懵逼,這種畫面和結果,已經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

其他十數萬各族強者,也都處於一種懷疑人生的獃滯之中。

此時他們再看向葉青羽,已經一種能用一種仰視的姿態和方式了,沒有人懷疑,如果葉青羽願意的話,他甚至可以轉過頭來再把他們十數萬的強者全部都殺光,因為屠戮那一萬投降強者,對於葉青羽來說看清來簡單至極,哪怕是殺到最後一個,他的狀態依舊是處於完美狀態。

這不是一場慘勝。

而是一場屠殺。

一邊倒的屠殺。

就算是心底里暗中懷疑葉青羽掌握著什麼持久戰的神功秘籍的祝族強者們,此時也都不敢流露出絲毫的貪念,將心中的惡意都牢牢地收斂起來,既然面對準帝的威脅和十幾個小吏他們都不敢反抗,那面對已經殺紅了眼的葉青羽,他們就敢不敢有絲毫的不敬了。

畢竟此時的葉青羽,在這十數萬強者的心中的分量,已經不比一尊准帝差多少了。

這是殺出來的威名。

這是殺出來的地位。

這一場都天峰大戰,只要日後葉青羽不死,那他必將回成為整個大千世界萬族忌憚的殺神,只怕是那些超級勢力從此之後,都不敢再正面與這樣一尊殺神為敵,也只有擁有準帝底蘊坐鎮的勢力,或許在面對葉青羽的時候,才會稍微有點兒底氣。

而伴隨而來的是天荒界地位的巨大提升。

相信只要今日之戰的過程傳出去,那整個大千世界,估計沒有什麼人、種族或者是勢力敢對天荒帝國起什麼心死了,除非他們腦子裡進水了不想活了。

「哈哈哈哈……」胖爺李聖衍大笑了起來,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他就這樣縱聲如雷一般地大笑。

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笑。

至於覃艷姿、幽蘭女聖、張悟道、陶孑謙等人族正派強者,此時已經激動得連笑都笑不出來,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了起來,巨大的震驚、狂喜和難以置信的情緒之下,他們似乎是已經喪失了表達自己情緒的能力,司徒孔明這樣的大聖者,甚至像是傻子一樣掐了掐自己的臉,想要用這種最原始的方法,來證明自己並非是在做夢。

而以千幻尊者為代表的其他數十名人族強者,此時已經後悔的腸子都請了。

他們之前沒有站在葉青羽的力場,沒有如覃艷姿等人一般表明態度,此時想要再過去依附於葉青羽已經是不可能了,尤其是千幻尊者,只要想起自己在天河沙灘和幽冥擺渡之舟上與葉青羽之間的小過節,簡直死的心都有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

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葉青羽緩緩地回身。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你們居然還能忍住不出手?」

他微笑,露出潔白如玉的牙齒。

這笑容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陽光溫暖的鄰家少年一樣和洵友善,渾身上下不帶絲毫的煞氣,讓人根本無法將這樣一個如濁世翩翩貴公子一樣的青年,和剛剛才屠殺了近萬投降的聖道強者的魔頭聯繫在一起,這種視覺心理錯愕之感,讓所有人都再度忍不住懷疑這是一場夢。

幽蘭女聖卻是第一個反映了過來。

她身形一閃,化作一道流光,瞬間就來到了那年輕小吏的身邊。

「你……你要幹什麼?」年輕小吏嚇了一跳,立刻意識到不妙,色厲內荏地道:「你竟敢……竟敢……我宗准帝就在這都天峰之上,你要是敢傷我,定叫你全家上下都死絕,你……」

話還沒有說完,幽蘭女聖直接一巴掌抽出了出去。

啪!

響亮的耳光,清晰的巴掌印。

幽蘭女聖畢竟是聖者,而年輕小吏不過是仙階境巔峰而已,哪裡躲得開這一擊,頓時半邊臉都被打塌了,臉頰骨碎成了粉末,一張臉像是熟透了的桃子被踩掉了半邊一樣,慘不忍睹。

「你……」年輕小吏驚怒狂吼。

「剛才一巴掌,是教訓你以後嘴巴乾淨一點。」幽蘭女聖說著,又是一掌,反抽過去,將這年輕小吏的另半邊臉也抽碎了,一口頭顱幾乎化作了爛泥一樣,雖然可以血肉重生,但這種疼痛,卻讓年輕小吏直欲發狂。

「你宗的准帝若是在次,那就殺了我吧,不殺我,我就殺你。」幽蘭女聖乃是女中英傑,此時已經徹底放下了任何顧忌,意志何其堅定,聖道手段施展開來,一寸寸地震碎了年輕小吏的骨頭,巨大的疼痛之下,年輕小吏如同殺豬一樣慘叫。

這也是她實在是恨極了這個年輕小吏的陰毒,之前她一身清白,幾乎葬送在這種骯髒之人的手中,所以沒有痛下殺手,而是故意折磨他。

其他幾個璇璣宗的小吏,嚇得面如土色,轉身就要逃跑……

「哪裡走。」覃艷姿身形如電,直接截住了這幾個狐假虎威的小吏,殺機瀰漫。

「不不不……誤會,覃女聖,我們乃是同族,饒了我們吧。」

「是啊,我們也是聽命行事啊。」

小吏們驚慌失措,幾乎就要跪在地上求饒。

「狗仗人勢的東西,現在想跑?已經來不及了,剛才折辱我們的時候,可曾想過我們乃是同族?」覃艷姿也是鐵了心,根本不考慮其他,一口氣憋在心裡,不殺人發泄不出來,念頭不通達,直接出手。

噗噗噗!

鮮血飛濺之中,小吏們的頭顱衝天而起。

女人的憤怒,果然是可怕。

一邊的千幻尊者看到這一幕,有著戰戰兢兢地道:「你們……竟然殺了……這下子闖大禍了啊,你們在幹什麼?贏了就可以了,為什麼要殺人?」

張悟道、陶孑謙等人鄙夷地看著千幻尊者。

葉青羽笑了笑。

這個人若不是人族,只怕早就死了四五次了。

很快覃艷姿、張悟道等人,就將璇璣宗留在山道口的小吏以及其他一些弟子,都斬殺了一空,既然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那也就沒有什麼再隱忍的,就算是他們忍讓放過這些人,只怕璇璣宗日後也不會放過他們。

幽蘭女聖畢竟是正道人物,又是女性,最終也沒有太過於折磨那年輕小吏,出手直接將其斬殺。

這樣一來,數十個居心惡毒滿手血腥的儈子手小吏,都惡有惡報。

甚至連其他諸族的十數萬強者,在看到那個歹毒的年輕小吏被斬殺的一瞬間,心中都忍不住暗暗地喝彩歡呼,頓覺心中出了一口惡氣,委實是這個小吏之前說話做事太過於囂張驕橫,將諸族強者都給氣的夠嗆,但此時他們就算是心裡覺得爽,卻也未在臉上表現出來。

覃艷姿、幽蘭女聖、張悟道等人可以出氣,可以怒罵,可以乾脆利落地殺掉那些璇璣宗小吏和爪牙,那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朋友,名字叫做葉青羽。

就算是山頂上的准帝震怒下來,也有這個一怒拔劍屠萬聖的魔神般的青年擋著。

可他們這些異族強者卻沒有這樣的依靠。

所以他們甚至都不敢表露出絲毫。

只是連他們都沒有意識到,在不知不覺之間,他們已經在心裡將葉青羽看作是准帝級別的存在了。

「我要登山。」

調息片刻,葉青羽從退出【無極神道】九禁狀態的虛弱感之中恢復過來,又體悟捕捉了九禁狀態時的那種感覺,其中玄妙滋味,把握了幾分感覺之後,看著高聳入雲的都天峰,他的眼神逐漸堅定了起來。

剛才的戰鬥之中,當戰鬥意志狀態達到了巔峰一刻,隱隱有神意通選之感,與剎那光華之中,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在這天都峰上,有三股恐怖到難以形容的力量,正在處於一種很微妙的對峙之中,其中一股熟悉之中帶著親和感覺的力量想來就是笑非准帝,明顯處於下風,而另外兩股力量之中有一股也很熟悉,應該是暮山准帝,另一股則極為陌生,但卻同樣恐怖,想來就是那位璇璣宗的准帝了。

這三股力量彼此糾纏。

其中代表著李笑非的那股力量,顯然是處於被另外兩種力量聯手壓制的狀態,如狂風驟雨之中海面上的小舢板,彷彿隨時都會覆滅,但卻始終不曾退卻絲毫,始終都在抗爭,使得整個天都峰上方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並無力量波動,或許也是因為此,天都峰才沒有被毀滅。

「我們也去。」

「不錯,與其等待在這裡,不如登山一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