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張張躲在銀色的面具下的臉龐赫然露出了恐懼的神色,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眼見庄邪不是一個可以輕視的角色,其中的三名惡鬼便聯合了起來,紛紛揚起了左手前伸而出,緊握拳頭。右手旋即高抬而起,但見那盤旋在掌心的水環忽然分裂而開,凝聚成一柄細長的水箭。

轉眼,寒芒一閃,這三名惡鬼前伸的左手拳頭中竟是生出了一道白光,騰升而起逐漸彎曲,最後形成了一柄光弓!

庄邪微微一怔,很快回想起在人間的時候,他曾多次見人用過類似的靈箭靈訣,威力不可小覷。而眼下在冥界當中,竟是也能見到類似的招數,不禁令他稍有些好奇又略微認真了幾分。

右手水環匯聚而成水箭很快架在了光弓之上對準了庄邪,但見他的眉宇間細微的顫動,那與眉間齊平的水箭便咻得一聲直射而出,朝著庄邪的胸膛而去。

三箭齊發,破風的呼嘯聲隨即響起,刺入耳膜當中,庄邪微微一怔,旋動腳步,向旁輕移,體內的靈王罡氣即刻抖轉而出,在身前築起了一道金光屏障,但見這三道水箭雖然看似威力無窮,可卻在下一刻被靈王罡氣全然抵擋在外,碎成了細小的水珠落在了地面之上。

那三名惡鬼收勢直身,木愣地看著庄邪,旋即面面相覷,也是顯得極為的驚愕。沒想到他們三名惡鬼合力的攻擊,竟是絲毫進不了庄邪周身半寸!(未完待續。) 三個惡鬼木愣地望著庄邪,瞳孔略微放大間,倒映著金色的波光。憑他們的修為自然是分辨不出超出魂力以外的氣息,但他們也是能夠感覺到庄邪這種氣息的凌厲和兇悍。乃見他微微冷笑間,劍眉輕動,整個人朝前飛射而出,雙掌之中火焰如箭射去。

於彼之道還施彼身,當這三個惡鬼的水箭對庄邪無所成效之時,庄邪的火箭卻是瞬間擊潰了他們的防禦,三團火焰瞬間燃燒而起,讓得那三個惡鬼在火種咆哮扭曲著,最後掙扎著倒下。

剩下的惡鬼頓時慌張了,他們飛快的逃開,即便在陸地上他們的速度也如靈猴一般輕巧,皮質鮮亮的緊身衣在陽光下泛著淡淡的光,一道道身影飛起,朝海中墜去。

他們的速度雖快,可就在入水的一瞬間,幾條黑絲靈力如觸手一般出現在他們的身後,最後化作鋒利的錐刺穿過他們的背心,但聽一聲聲慘叫響起,水花飛濺,水面之上浮起輕薄的黑沙,一道道綠色的光源浮起,飄入了庄邪的眉心當中。

「看來我們已經進入了空樓的海域,接下來可要多加小心了。」庄邪說著,邁步走向船頭,但見前方海面上漂浮著一層白茫茫的濃霧,耳邊的潮水聲變得厚重而遲緩,這意味著前方距離島礁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戰船緩緩行駛著,船身很快進入了那片濃霧當中,頭頂的陽光在此刻變得微弱,視線內陷入了一片模糊的狀態中。庄邪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呼吸間的空氣有一絲絲的厚重,但卻分辨不出這濃霧之中的成分。

甲板轉眼被濃霧所覆蓋,庄邪站在船頭之上,眼瞳略微緊縮了幾分,忽然發現船身周圍,那白茫茫的濃霧之中,有著一雙雙散發著陰冷光芒的眼瞳正朝著戰船看來。他故作沒有察覺,轉身朝著石室內走去,一路上還吹著小曲。

腳步踏入石室的那一刻,他便在將門掩住,留出了一條縫隙,偷眼向外看去,身旁的尹雪好奇地看著他問道:「你這麼鬼鬼祟祟的是在幹嘛呀?」

「噓~外頭有埋伏…」庄邪豎起手指筆在唇前,目光警惕地向外看去,果不其然,就在轉眼之間,幾道身影便從船下飛起出現在了甲板之上。雖然此時的霧氣很濃,濃到視線之內一片朦朧,但庄邪依舊可以看到那幾道身影撕開濃霧出現在甲板之上。

但見來者皆是與先前那幾名惡鬼身著相同的黑色緊身衣,只不過他們的面具是金色的。與此同時,他們的臀間還長著一條細細長長,尾端如矛鋒利的尾巴。

「看來又是空樓的惡鬼了。」庄邪微眯著眼,也是覺得這空樓對於沿海的防範明顯要比鬼鮫嚴密許多,這才前行不過一海里,就遭遇了兩批惡鬼的圍堵,而且看得出,眼前這一批的惡鬼,修為上應當比先前那批強上不少。

心下這般想著,就見視線之內,那幾個惡鬼面面相覷,也是交頭接耳了起來,然後像是議論了幾聲之後,便是將目光齊齊落向了巨大的船艙處,看得庄邪猛然一怔,也是向後微微退縮了幾步。

「怕他們幹嘛呀,向之前那樣解決了不就好了嗎?」尹雪眨巴著眼睛也是不解道。

「還不知道最開始是誰不讓我妄下殺手的…」庄邪白了她一眼,旋即也是抿了抿嘴,道:「我們暫且不要打草驚蛇,外面濃霧瀰漫,我們還不知道埋伏在暗處的惡鬼有多少,先靜觀其變吧。」

說著,庄邪走向了空間石,手掌輕輕按上,但見晶石光芒一閃,壓制的房間便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轉眼回到了最初那冰冷黑暗的石室。庄邪使了個眼色,兩人便快速躲避起來,掩藏在黑暗的角落處靜靜等待。

很快但見一道黑影緩緩進入了石室當中,緊跟著足足有四五個惡鬼跟在了後頭。他們的步子很輕,看得出也是極為小心。同時他們的眼睛也很亮,想必在黑暗的海底,這樣的眼睛,也能夠給他們帶來一絲光源。

他們躡手躡腳的在石室內活動著,似是找尋著蹤影,而就在下一刻,一團黑火從一個漆黑的角落裡飛射而出,直接轟擊在其中一個惡鬼的臉龐上,但聽一聲嘶吼,那惡鬼雙手護臉,卻發現自己無法撲滅臉上的烈火。

一聲慘叫,他摔倒在地上,周圍的惡鬼紛紛跑上前來,抖轉著魂力試圖撲滅他臉上的黑火,而就在這時,一陣清風吹過,庄邪身形如靈貓跳躍,掌心之中的黑火陸續打出,朝著那群惡鬼飛撲而去。

只聽得幾聲叫喊,幾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惡鬼紛紛將頭轉了過來,方才發現黑暗之中身手矯捷的庄邪,但他們反應明顯稍晚了一步,烈火很快將他們的身形燃燒成碳,最後一個個倒在地上化作了黑色的塵煙和綠色的精元,緩緩匯入了庄邪的眉心。

而在這群惡鬼當中,難免有小心謹慎者,但他們發現情況不妙的那一刻,第一時間便是往甲板的方向跑去。但庄邪並沒有輕易給他們留下這個機會,腳步飛跟而上,掌心之中火焰如龍飛去,瞬間纏住了兩個惡鬼的腰間並瞬間沸騰燃燒。

轉眼之間,那兩名惡鬼也是在苦痛的叫喊聲中,化作了塵埃,散落一地,隨著海面拂過的風輕輕散去。

望著甲板之上的黑沙,庄邪心知這陣風波並沒有過去,因為他能夠清楚的感知到一股強悍的魂力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他這裡靠近。但聽耳邊的水流之聲瞬間變得湍急,目光朝著西面看去,白茫茫的濃霧間,出現了一個逐漸放大中的黑影。

水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近,庄邪鎮定地站在甲板中央望著,便見一聲爆破之響后,層層的水花穿透濃霧灑在甲板之上,零星潑墨在庄邪的臉頰上,有著瑟瑟的冰涼。庄邪抬手拭去臉頰上的海水,目光直視前方,但見白霧之間忽然亮起了一雙猙獰的猩紅眼瞳。

微微一怔,庄邪雙拳緊握,從這黑影的面積和那眼睛的大小看來,對方顯然是個大傢伙。而雖然長久的掙紮下來,他所見過的龐然大物已是數不勝數,而每次都能在他手中被擊敗,但即便他獲得過許許多多的勝利,可每次面對高大如山的對手時,心中都難免有一絲恐慌與不安。

他低著頭,深邃的眼底很快倒影出一個巨大的黑影。伴隨那黑影的靠近,他的容貌便愈發的清晰起來。而同時也全然推翻了庄邪的猜想。

在遇見這個巨大的黑影之前,庄邪本是猜測,這也許是個如鱗牛鬼獸一般身形高大的怪物。但眼前所出現的卻並非如此。乃是一個身形高大無論的巨人惡鬼!

粗壯的肌肉,線條如起伏的山脈。蓬鬆凌亂的頭髮,像是大片的森林。輪廓鋒利的臉龐,足有一棟小樓一般龐大。庄邪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巨人,就是在妖域遇見巨人艾斯的時候,也僅僅只是遠眺相望,如此近距離的,這還是第一次。

這個巨人的容貌與常人相同,雖比艾斯而言少了幾分堅毅與俊朗,但的的確確也是個硬派正氣的模樣,濃眉大眼,嚴肅穆然。渾身上下僅僅掛著半條麻布來遮掩下體,項上掛著一環銀色的鐵鏈,手中握著一柄兩頭尖錐的鐵質兵刃。

他出現的那一刻,不禁周遭的海浪變得洶湧咆哮,雖是空氣也略微變得稀薄起來,也許這龐大的惡鬼,幾乎把周圍所有的空氣都吸收了。

庄邪微微有些愣神地盯著這個大塊頭看著,脖子仰得有些僵疼,卻依舊無法徹底地看透他的全身。不過一番觀察之後,庄邪也是注意到他的肩頭之上,有著一個四方的零星刺青,刻著空樓二字,很顯然,這個巨人惡鬼所代表陣營,正是空樓。

「巨人惡鬼,難道他也是巨人族?難道巨人族死後也是進入冥界?」庄邪不禁有些疑惑起來。而就在這時,眼前的巨人忽然彎下了腰來,那張巨大的臉龐在船上形成了大片的陰影。庄邪身在陰影中,也是深咽了幾口唾沫,在這巨人每一次的呼吸間,都彷彿能感受到一陣強風的律動。

他的呼吸夾雜著一絲熱氣,讓得庄邪每一處毛孔都在此刻噴張開來,就在這時一聲驚呼傳來,尹雪兩眼發亮的望著這個巨人,顯得異常的興奮,叫喊道:「哇!是巨人惡鬼耶!我好久好久沒有見過巨人惡鬼了呢!」

那張臉沒有因為尹雪的叫喚而轉移,但他的眼睛卻是緩緩移動向了尹雪,發出低沉如悶鼓般的聲音:「你們出手殺害了空樓的弟兄,我不能輕饒你們。」

一股渾厚的魂力,在他說話間壓迫而來,庄邪深深咽下一口唾沫,乾笑了兩聲,道:「請問閣下身前可是巨人族?來自異能位面……?」(未完待續。) 「異能位面是何地方,我不知道。我叫王靈,生前乃靈王朝鄞州人士,那裡是巨人族的故鄉。」那巨人正聲說著,再次推翻了庄邪的猜想,一雙深邃的眼瞳緊緊盯看著他,壓抑著怒火,道:「你們殺害了我空樓的族人,我要你們用生命付出代價。」

那渾濁而深邃的眼瞳里,透露著一種兇狠的殺意,伴隨一股強勁魂力的威壓席捲而來,庄邪能夠感受到心臟一陣莫名的壓抑,目光上移,體內的靈王罡氣轉瞬抖轉而出,將那種莫名的威壓格擋在外,頓時感覺整個身子都輕鬆了不少。

而伴隨庄邪體內靈王罡氣抖轉而出的那一剎那,巨人王靈的眼中也多了一份驚艷,但僅僅過去了不到半秒,那臉上的驚艷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陰沉著臉,道:「靈王罡氣,沒想到在冥界之中還能見到熟悉的靈王罡氣,真是難得。」

他的話,讓庄邪或多或少有些愣神,過往的日子裡,每當他抖轉靈王罡氣的時候,惡鬼們皆是探不出他究竟是何氣息。而這巨人王靈卻是可以,這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此人想必在生前也達到了靈王境界。

下一刻,那雙在庄邪看來巨大的眼球忽然放大,像是兩個無盡的黑洞。而在這黑洞的深處,有著一抹精芒掠過,一隻大手如巨石般揮舞而來,帶氣一陣強風,將周遭的濃霧全然吹散而開,朝著庄邪呼扇而去。

猛然一怔,頂著襲來的陰影,庄邪的身形瞬間移動,雙腳一勁間,也是高高躍起,可就在他身形躍入半空的剎那間,身側一股強風襲來,那個巨大的手掌正以極快的速度朝他扇來,一個躲避不及,整個身子承受住強大的撞擊,瞬間向後倒飛出去。

轟的一聲巨響,身軀撞擊入堅硬的黑石當中,震起層層濃煙和碎石。腦袋像是陷入了迷糊的狀態當中,庄邪猛地搖晃了兩下,也是讓自己的神志能夠清醒過來,稍稍活動了下手臂,頓覺一陣骨裂般的刺痛感傳來,在這猛烈的撞擊下,恐怕手臂的關節已經深深受到了損傷。

咬了咬牙,庄邪用盡全力,讓自己從凹陷的黑石中掙脫出來,然後無力的墜落而下,摔在了甲板之上。這一幕看得尹雪是震驚不已,連忙跑上前來,將他攙扶而起。她的手很輕,可觸碰到庄邪手臂的那一刻,卻聽到他嗤嗤地叫喊。

「我自己起來吧。」庄邪嘆了聲,也是艱難地從地面上站了起來,稍稍扭動了下脖子,僵疼不已。再次看向那巨人王靈的時候,他的眼神中便多了一份認真。他知道剛才不僅僅是因為他的大意,而是這個巨人的手掌並不像他的個頭看過去那般笨拙。

雖說算不上靈巧,那這巨大的手掌已是有著極快的速度,而是瞬間爆發出來的魂力,也是相當可怕的,讓人措手不及間,便會中了他的攻擊。

「你覺得,憑你的靈王罡氣,真的能夠擋下我的攻擊嗎?」巨人王靈再度發話,語氣里充滿了挑釁與嘲諷,庄邪狠狠咬了咬牙,也是握緊了拳頭,嘴角微微一揚:「有點意思,有了這樣的對手,才不會那麼無趣了。」

笑容旋即收起,庄邪眉頭一蹙間,整個身子朝前飛奔而出,斗篷向後揚起,他整個人飛向了半空之上,相較巨人王靈而言,庄邪的個子就好似一隻麻雀,身後雙翼展開,轉眼繞到了巨人王靈的腦後。

「你的背後總不會長眼睛了吧!」大喝一聲,庄邪嘴角也是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雙掌之間黑火雲集,轉瞬朝著王靈的後頸打去。而就在下一刻,驚人的一幕發生了,但見他那巨大的頭顱忽然扭轉了起來,身子不動,一張臉竟是向後轉來,正面對看著庄邪!

猛然一怔,庄邪差點兒沒嚇出魂來,還未等他反應,但見那巨人王靈忽然長大了口,一陣強勁的吸力如颶風般瞬間將庄邪打出的黑火吸入。熊熊的黑火瞬間消失在他的口中,沒了動靜,讓得庄邪呆若木雞般的停在了半空,眼中竟是不可思議。

「這…..這是怎麼辦到的….」他還未來得及過多的思考,忽然一陣強風襲來,那隻大手再次以極快的速度呼扇而來,而這一次,庄邪依舊沒能反應過來,差點兒便要被這手掌給擊中,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尹雪閃現至他的身前。

嗆!

一聲清脆之響,寒芒濺射而開,巨大的手掌如鋼鐵一般與尹雪的長劍爭鋒相對,碰撞出耀眼的火光!

相較巨人王靈那隻巨大的手掌,尹雪的劍簡直微茫如竹籤一般,但庄邪十分清楚這劍的威力,那可是連巨大的冰山都能劈裂而開,而此刻卻絲毫無法傷及這隻巨大的手掌。伴隨火光的濺射,庄邪隱約能夠看到她的側臉上,有著一絲苦澀的表情。

又是一聲脆響在轉瞬間響起,尹雪猛地收劍,拉著庄邪落向了地面。身子還未站穩,她的手便再次落向了劍柄,目光凝望著高大的巨人王靈,貝齒輕咬,一道劍光霎時而出撕裂了濃霧,直逼巨人王靈而去。

方才一瞬間的抗衡,已是讓王靈不敢小覷這個看似天真爛漫的小丫頭。他能夠從尹雪的身上察覺到一絲恐怖的氣息。粗礦的眉頭緊緊一蹙,他兩隻手掌頓然合十,蓬鬆的亂髮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忽然間,他眼角青筋暴起,一雙眼睛驟然變得猙獰可怖,每一根髮絲都向後乍起,雙掌猛然鬆開朝前打出,一股極具強悍的風暴瞬間席捲而來,直面迎上了尹雪掃蕩而出的劍光!

兩股能量在一瞬間交織碰撞,強大的振幅讓得沉重無比的黑石戰船都在此刻在海面上劇烈的晃動著,掀起層層浪濤呼嘯。

「這個巨人真的好厲害….」尹雪留下了一句話,雙腳忽然一勁,整個身子衝天而起,大喝一聲,劍如戰斧直斬而下,但見一道劍光撕裂而出,她瞬間衝破了那風暴的阻隔徑直朝著巨人王靈的面龐擊去!

巨人王靈也是在此刻察覺到一絲不妙,緊收的肚皮頓時膨脹,一口氣從大口中吐了出來,宛如颶風一般,讓得身形嬌小的尹雪絲毫抵擋不住這颶風的直面來襲,在風中凌亂搖擺了幾分最後摔在了甲板之上。

「巨人就是巨人,一呼一吸都能讓山河動搖….」庄邪嘆然地望著眼前的巨人王靈,拳頭緊緊握住:「看來對付他,必須要藉助魂環覺醒的力量。而這個巨人王靈,似乎也還沒有使出魂環覺醒之力。」

想到此處,庄邪臉色驟然一變,身後黑翼猛然張大,雙臂也在這一刻隨之張開,周身的氣旋如綢帶般繞著身軀旋轉飛舞,氣息也是在同時開始加速提升。而這一幕看在尹雪的眼裡卻是頓時不滿了起來,低著頭道:「讓我來對付這個傢伙。」

尹雪的表情是庄邪前所未見的認真。她一隻手緊緊握上了劍柄,柳眉輕蹙,長發在風中飄散飛舞著,眼中一掠精芒,讓人不寒而慄。

庄邪自覺的退開,這一刻對於這個倔強的女子而言,任何的干涉都是對她的不尊重。周身的氣旋在甲板在盤起向周圍不斷蕩漾而開,吹動著庄邪的髮絲也跟著飛揚而起,他能夠察覺到,一股強大的魂力,正在此刻凝聚而生。

腳步又向後退開了幾尺,庄邪凝望著她,但見這個擁有隊長級的女子在此刻,已是陷入了真正認真的狀態當中,就在下一刻,她的頭頂之上赫然亮起了一道粉色的魂環!

「粉色魂環!七色魂環之外!她…她竟然也是神魄者!府主級!」庄邪猛然一驚,張嘴望著,卻是沒有想到和自己相處有些日子下來的尹雪竟然也是強大的府主級!

而伴隨她頭頂之上的魂環亮起,那巨人王靈的表情也是發生了一些變化。旋即間,那張龐大的臉龐也是瞬間猙獰的起來,所有的五官都在此刻聚集在了一起,扭曲成一個可怕的模樣,然後在一聲震天的咆哮中,一枚紫色的魂環也是在巨人王靈的頭頂之上閃耀而出!

「紫魂級!」庄邪驚愕地望著巨人王靈頭頂之上那枚巨大的魂環,也是瞠目結舌,毫無疑問,這巨人王靈,是他進入冥界開始見過的最強惡鬼。而更加不同的則是,他擁有著紫魂級的強大實力,還擁有著常人無法逾越的龐大身軀!

巨人之身加上紫魂級的修為,這樣的惡鬼無疑是可怕至極的!

但尹雪顯然沒有因為他紫魂級的修為而感到震驚,甚至在她的臉上看不到一絲一毫動搖的神情,甚至連眉頭也沒有皺過一下。

一隻手輕輕扶在了劍柄之上,伴隨頭頂之上那枚粉色的魂環光芒一閃,她的劍已出鞘入鞘,無聲無息間,但見面前那濃濃的白霧赫然被劈裂而開,一道沒有劍光的劍氣瞬然斬向了同樣進入魂環覺醒狀態中的巨人王靈!(未完待續。) 這一道劍氣,無影無形,撕裂了濃霧,讓得那雙大眼赫然猙獰。怒目直視間狂吼了一聲,雙掌猛然朝前打出,在半空中形成一道渾沌的光影,那直斬而去的劍氣,像是被這光影卸了力,忽然間被隔空擋了下來!

同樣的魂力修為,在不同惡鬼的身上會有著不同的威力。而紫魂級的強大魂力,配合上巨人的龐然如山的身軀時,彷彿瞬間驟增了十倍百倍的威力,但那渾沌光影出現的那一刻,庄邪赫然能夠感受到那種強勁無論的魂力所鑄成了防禦。

「好強….」庄邪眼瞳閃爍著光芒,心下讚嘆不已。他可是親眼見識過尹雪劍的厲害,那可是連高大的冰山都能夠劈開,但此刻竟是被這巨人王靈忽然抖轉而出的渾沌光影給擋了下來,與其說是震驚不已,倒不如說不可思議要更來得貼切。

而尹雪顯然也沒有料到這一幕,雖然紫魂級已是冥界屈指可數的強大的存在,但府主級毫無疑問是更強的,但這一劍卻是如此真實的被擋了下來,讓得她不禁汗顏,這巨人之身究竟將紫魂的能量放大了幾倍?

而同時,在他們兩人心底皆是有著一絲震驚,鬼鮫站出來的十大鬼將,也不過藍魂的巔峰,而他們此時還未進入空樓的本部,就已經遇見這般強悍的惡鬼,那他們的領袖究竟有多強悍!石船、空樓、鬼鮫,這三大南冥海最強的勢力,顯然在實力上是不均衡的。

尹雪也許是不知,但庄邪心下卻是明白了過來,鬼鮫之所以能夠在南冥海佔據一席之地,乃是因為他們擁有著冥界無人敢侵犯的聖山,也許正是因為輪迴聖女的傳說,才使得南冥海乃至於整片冥界,都不敢妄打鬼鮫的主意。

想到此處,庄邪微微抬起頭來,望著這高大如山的巨人王靈,也是緊緊握住拳頭,沉聲道:「還是我們兩人聯手攻擊他吧。」

「不。」依舊是斬釘截鐵的堅決回應,庄邪轉過頭朝尹雪看去,但見她周身泛著淡淡的光暈,髮絲浮動間,可以依稀看見細小的精芒飄渺。一雙美眸肅然認真,玉手緊緊地握著腰間的長劍。

「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要是你敗了,我可沒有自信一個人來面對這樣可怕的對手。」庄邪直言不諱道。

「放心把他交給我。你看著,一炷香的時間,我絕對讓他倒下。」尹雪目光決然,說起話來的時候,有著超出男人般的堅毅,一隻手再次握緊劍柄的時候,庄邪恍惚間好似看見,那柄細細長長的劍,忽然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光芒。

忽然間,她目光凌然,蓮足一勁,長劍掃蕩而出,一道粉色劍光飛射而出,忽然一聲鷹嘯,那道劍光,竟是化作一頭張翅的飛鳥,朝著巨人艾斯飛射而去。

這飛鳥不過人形大小,放在巨人王靈的眼底幾乎不值得一提。但誰知就在這飛鳥即將逼近巨人王靈面前的一瞬間,那嬌小的影子忽然膨脹放大,最後竟是如他身形一般巨大,渾身燃燒著粉色的火焰,瞬間席捲而去。

王靈猛然一怔,也是被眼前的一幕駭了一跳,但他的實力無疑給了他強大的自信,不慌不忙間再次打出雙掌,一道渾沌的光影再一次顯現而出。這道光影就在上一刻擋下了她的攻擊,而現在他完全有自信擋下第二次!

但就在那麼一瞬之間,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那通體燃燒著粉色火焰的飛鳥僅僅一瞬之間就衝破了那道渾沌的光影,在巨人王靈愕然猙獰的表情中穿透了他的身體,沿著胸口撕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凄厲的咆哮聲在此刻響徹了天際,龐大的身軀劇烈的晃動了起來。但見那道裂口越來越大,火焰燃燒的速度也越發的猛烈和強勢,不到半刻的功夫,那龐大的身軀已是被烈火重重包圍,只能見到其中搖曳的黑影,而看不到他的身體。

火星一點點的升向高空,讓白茫茫的濃霧間多了半壁的黑塵,焦味瞬間瀰漫在空氣當中,庄邪捂住鼻子,目光驚愕著望著充斥眼球的火海,他從未見過粉色的火焰,更是沒有料到,尹雪原來也是個火系的強者!

驚訝還未過去,但聽一聲聲爆裂之響回蕩在耳邊,那巨大的身軀終於在火焰中停止了掙扎,肉身一點點的消逝著,猶如飄渺散去的火星,墜入這片藍藍的深海….

轉眼間,一枚紫色的光源緩緩飄起,朝著尹雪直面飛去,也就是在那麼一瞬之間,尹雪忽然長袖一甩,將那精元拍飛。那枚泛著紫光的精元便瞬間朝著庄邪的方向飛來,在他一個措手不及間,進入了他的眉心當中。

一種極具刺骨的冰涼之感瞬間充斥著全身,匯入了丹田氣海當中。庄邪急忙架起手印,調理體內氣息的流動,忽而也是發現,當這道紫色精元進入體內之後,便開始以飛快的速度消融,宛如一枚在烈日暴晒下的冰塊。

伴隨精元的溶解,丹田氣海中一種無盡充盈的氣息開始飛速的騰出,竄入身體經脈的各處當中,讓得那種隱隱的膨脹和撕裂之感再次襲來。庄邪猛然一怔間,忽而也是發現,自己體內囤積的氣息,又一次達到了足可挑戰屏障的時候了!

這樣從天而降般的驚喜讓庄邪瞬間感到一陣興奮,但興奮的同時,也伴隨著一陣猶疑。他看向了尹雪,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為什麼要將這個精元給我,這可是紫魂級的精元,不正是惡鬼提升修為所需要的嗎?」

尹雪看著他,淡淡地搖了搖頭:「我不需要,我不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充滿怨念的惡鬼。我現在擁有的府主級魂力和你一樣,是與生俱來的。這證明我的怨念不亞於你,所以當我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能看出,你擁有不同一般的魂魄,因為我和你一樣。」

聽得她這話,庄邪心頭忽然咯噔一響。回想起最初尹雪告訴自己的話。魂力的強弱取決於心頭的怨念,也許冥界中的惡鬼,在不斷提升修為的同時,也正是在一步步走向怨念的深淵。正如他們修為的方式一樣,必須通過殺戮獲取精元,才能夠更快速的得到修為的提升。

心頭微微一顫,庄邪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但見掌心之中那種隱隱漂浮而出的,正是更加精進的靈力,但這真的是他所需要的嗎?這畢竟是又怨念換來的啊!

「每個惡鬼都有屬於他們的怨念,你我一樣,方才死去的巨人惡鬼也一樣,而你得到他精元的同時,也得到了屬於他的那份怨念….」尹雪說著,神容落寞了下來,看得出對於這樣的結果並非她的願想。

長長地嘆出一口氣,庄邪有些迷茫地坐在了地上,腦海中思緒有些紊亂,他不知道再過多久,他還能保持初心和那份善良與正值….

忽然,體內氣息的翻騰告訴他,是時候該開啟下一輪突破的狀態了。他雖然有些抗拒,但身體卻是真實的反應著體內氣息對於更強的渴望。他咬了咬牙,臉上的肌肉微微抽動了幾分,最後無奈地嘆了口氣,雙手輕輕放在了雙膝之上。

手中結印交替變化著,他緩緩合上了雙眼,周身的黑氣開始繞著身體旋轉了起來,那漂浮在周圍的白霧也在此刻被彈開。尹雪看著他,淡淡地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雙手架起結印於胸前,庄邪一呼一吸逐漸進入了平穩的狀態。每一次的吐納,都能讓體內的經脈得到一次有序的收縮,一次兩次,待得經脈的韌性達到一種極致的狀態時,它所承受的靈力和妖氣容量也達到了臨界點。

也就是這一刻,庄邪一鼓作氣,匯聚起體內所有的氣息,匯聚成一批有力的戰鬥軍,朝著下一道屏障進發而去。距離上一次突破還未過去太久,讓得體內的氣息還處在那種極為亢奮的狀態。

當新生的氣息匯聚而來的時候,體內所有的氣息便開始迅猛的衝擊著下一道屏障。雖然不知道要突破到靈尊境界還需要通過幾道屏障,但庄邪可以確認的是,這一道的屏障遠比他想象中還要困難。

屏息凝神,讓儘可能的讓心神纔此時得到平靜的環境,然後不驕不躁,不緊不慢地將氣息推送至屏障外,最後全力一攻,但見屏障金光一閃,一股悶悶的響聲開始在身體內傳出,旋即一種強烈的刺痛感,猛然襲來。

庄邪知道,這是突破屏障所帶來的反震之力。這次的屏障遠比上一次還要堅硬,彷彿雙重的靈王罡氣格擋一般,讓得突破的進程陷入了異常艱難的窘境當中。

但他沒有氣餒,更沒有因為反震之力所帶來的陣痛感而退縮,氣息加速抖轉運行接連三次,朝著屏障衝擊而去。

砰砰又是兩聲,而這一次所帶來的反震感又略微減輕了一些,痛楚也明顯弱了不少。(未完待續。) 當體內那種灼燒之感再次襲來的時候,庄邪清楚的知道體內的氣息已經達到了沸騰的頂點,稍過半刻,丹田氣海當中,那種精元轉化的冰涼之感又會將其徹底沖淡,然後再度轉化為新生的氣息進入經脈當中。

屏息凝神,這一次庄邪沒有絲毫的猶豫,全神貫注於氣息的匯聚當中,然後在某一個時刻,朝著屏障衝擊而去。但聽砰的一聲脆響,這一次,伴隨著隱隱的刺痛感,金光燦燦的屏障出現了一絲裂痕。

庄邪絲毫沒有耽擱,趁勝追擊而去,在極短的時間能進行了第二次衝擊。因為他十分清楚,這屏障的裂痕就像是受傷的創口,同樣擁有著復原的能力,而伴隨修為的不斷提升,這樣裂痕恢復時間也會急劇縮短,而好在庄邪就在這麼反應零點幾秒間,進行了第二次衝擊。

終於終於,那裂口在庄邪氣息的衝擊間撕裂加大,最後已是裂開了足有一個手指的寬大。也就是在這一刻,它再也無法阻擋洪流般洶湧的氣息翻江倒海而來,但聽一聲撕裂之響,大批的靈力與妖氣混入了這片新的天地當中。

一種無盡浩瀚的空間感,足足可以容納體內所有的氣息,那種因為氣息過度充盈而略微有些刺痛的經脈,也在此刻得到了極好的調整,甚至連骨骼的壓力都減輕了許多。所有的氣息一瞬間湧入了屏障之後的天地,然後經脈留出的空間,足可以吸收新生的氣息。

短短半刻不到的功夫,庄邪身後已是一面由黑氣築成的高牆,他雙目緊閉,氣息依舊在遊刃有餘的調度間平穩運行著,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但這道屏障突破之後,自己的修為無疑又更進了一步。

而正在這時,他的念頭豁然開闊,調度著細絲般的靈力去試探下一道突破口,而那裡依舊豎立著銅牆鐵壁般的金光屏障,而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樣,這道屏障的強度無疑又加劇了幾分,同時,這道屏障之後,是否就是最終的瓶頸口,還是仍然有著更加強悍的屏障在等待著他,一切都無從知曉。

這樣修鍊的時間漫長,但對庄邪而言卻如轉瞬之際,當他睜開雙眼的時候,不禁額頭上和身上都被汗水所浸濕,就是視線之內的天色也已經進入了黑暗。

環顧兩側,一望無際的黑暗,在那輪冰冷的圓月下顯得寧靜而神秘,他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來,好在這一路而來,沒有再遇到什麼危險,要是在他修鍊的時刻遭遇到什麼偷襲的話,那麼後果也將是不堪設想了。

緩緩站起身來,他稍稍活動了下長時間在修鍊狀態中而僵硬的身子,便是能聽到清脆的骨骼之聲噼噼啪啪地傳入耳朵里,這種響聲讓他感到興奮,因為這證明著,他的骨骼和身軀都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升華。

借著月色,他緩緩走向船頭,遙望前方,但見平靜的海面上偶爾能夠見到幾處奇形怪狀的暗礁,但卻沒能見到半個鬼影,心下雖是欣喜,不過也有些訝異,他們這艘戰船既已進入了空樓所佔領的海域,僅僅擊退了兩次敵人之後,便風平浪靜了。

「莫非是巨人王靈之死讓那些躲在暗處的惡鬼不敢輕舉妄動了?」庄邪這般想著,稍稍揉搓了下下巴,轉身步入了石室當中。

回到石室之內,尹雪雙手搭在方桌之上,面前擺在一個拇指大小的玉佩,此時那枚玉佩正在隱隱跳動著光芒忽明忽暗。但看她的臉色凝重,目不轉睛地盯看著玉佩,庄邪頓覺好奇,也是迎上了前去。

「你在看什麼呢尹雪隊長?」庄邪走進一看,也是能見到這拇指大小的玉佩精緻無論,面上雕刻細緻的紋路,雖看不出是什麼,但從雕工看來,倒是精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