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到楚文遍體鱗傷的樣子,本來就傷心的一桿挑一聽到這個聲音,他眼睛都紅了,端起加特林M134型機槍就要往外沖,楚文急忙一把拉住了他。

因為楚文的天眼觀察到了外面的情況,血獄的地牢出口確實被包圍得水泄不通。

不僅如此,唯象可能接到了參戰士兵的報告,猜測到了是火狐族高手找上門來了。

他特意把整個軍營僅有的十三門火神炮、二十支反坦克穿甲火箭彈布置在了洞口外。

你火狐族的人刀槍不入,手槍子彈擋得住、步槍子彈也擋得住;重機槍、穿甲火箭彈,你也擋得住嗎?

這也正是楚文制止一桿挑,不讓他衝出去血拚的原因。

楚文一指那個黑黝黝的通道口說:「我們出去血拚,處於不利態勢。我們暫且守住通道口,讓他們來進攻。這個進入地牢的入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他們進來一個,我們滅一個;進來一雙,我們滅一雙。」

一桿挑從小就對楚文有一種近乎盲目的崇拜,老大說的話,他從來都是言聽計從、奉行不疑。

他立刻衝到通道口,扯開嗓門對外面喊道:「狗雜種們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堵在洞外了,有本事的話,你們就衝進來,爺爺在這兒等著你們呢!」

聽著一桿挑別出心裁的喊話,熊尚武哈哈大笑起來。

不理一桿挑和對方鬥嘴皮子,楚文拉住熊尚武回頭對小紅說道:「小紅,我們倆都中了敵人的一種邪術,有一種陰陽降頭草的東西在我們的體內生長,你琢磨一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醫治?」

小紅聞聽急忙走過來,她把手按在了楚文的胸膛,然後閉上了眼睛。

半晌之後,小紅睜開眼睛說道:「主人,這是一種被改變了性質的植物。它和身體的血脈相連,已經成為了身體的一部分。

如果強行把它們驅離,主人的身體將受到重創,性命不保。這種東西只能由他的主人召喚它,使它自動脫離血脈才可以,別無他法。」

說著,小紅眼圈一紅,滴下了眼淚:「主人,小紅也是無能為力。」

小紅說完,楚文和熊尚武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是生性豁達之人,相視一笑。

熊尚武笑道:「沒關係!最起碼我們自由了,在我想死的時候,有人能幫我送上一程……」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通道口方向傳來「突突突突……」的聲音,這是一桿挑手中的加特林M134機槍發出的怒吼。

楚文可是非常清楚的,這種新型加特林M134機槍的理論射速是每分鐘6000發子彈,威力強大無比。

難道是敵人衝進來了?

面國士兵,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悍不畏死了?

小紅反應奇快,一桿挑槍聲一響,她就手持雙劍沖了過去。

這時候,楚文也看清楚了,衝進來的只是唯象一個人。

這時候,顛覆熊尚武世界觀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一桿挑的機槍子彈連續穿過唯象的身體,但唯象的身體卻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依舊沖了過來,彷彿他的身體就像是空氣一樣。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到唯象這個老傢伙,新仇舊恨一起湧上了小紅的心頭。

小紅嬌喝一聲:「一桿挑,閃開!」說著,她手持雙劍沖向了唯象。

唯象一看小紅迎了上來,他突然停下了腳步,但他的頭卻單獨脫離了身軀向著小紅飛來,頭顱上的大嘴張開,朝著小紅的脖頸咬了過來。

「來得好!」小紅大喝一聲,右手中的長劍一閃,就把迎面撲來的頭顱劈成兩半。

但奇怪的是,小紅的長劍過後,兩半的頭顱卻又合成了一個,接著向小紅咬來。

小紅把左手中的長劍一橫,頭顱口中的牙齒「咔嚓」一聲,正咬在劍刃上。

小紅見此情況,急忙連甩兩次,但她都都沒有甩脫。

她左手一擰,一道火焰瞬間布滿了整支長劍,唯象的頭顱這才鬆口,倒飛回到自己的身軀上。

唯象陰陰的一笑,隨後他的右手往地上一揮,頓時通道的地面上瞬間長滿了綠草,綠草叢中毒蛇、蠍子、蜈蚣等毒蟲密布。

綠草夾雜著各種各樣的毒蟲,它們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小紅湧來。

楚文見狀大驚失色,他大聲喝道:「小紅危險,快回來!」

因為,楚文一眼就認出了,那彷彿無害的綠草就是最危險的——陰陽降頭草,更何況草叢裡還夾雜著無數的毒蟲蛇蠍?

陰陽降頭草夾雜著毒蟲蛇蠍,轉瞬之間就包圍了小紅。

唯象見此情景,得意的哈哈大笑,並且狂妄地說道:「投降吧!我饒你……」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張著大嘴說不下去了。

因為,唯象發現了自己意想不到的一幕:被包圍在草叢和毒蟲間的小紅,她的全身猛然爆發出熊熊燃燒的火焰,整個人形成了一個大火球。

而且這個大火球正在向他站立的位置移動,火球的周圍和經過之處,無論是草叢還是毒蟲全都被燃燒得化為一片灰燼……

就在唯象目瞪口呆的時候,火球里的小紅說話了:「老傢伙,你還有什麼邪術計倆?就一塊都使出來吧!」

事已至此,唯象把心一橫。他猛然仰頭髮出一股怪異的嘯聲,這嘯聲如泣如訴、斷斷續續,向著地牢深處飄去……

突然,從地牢深處,靜悄悄地飄出八道身影,他們正是楚文和熊尚武曾經見過的八大降師! 楚文急忙大聲喝道:「他們是降頭師,大家小心!」

就在楚文急得大叫的時候,火狐族的八位長老都已經紛紛把自己慣用的兵器,擎在手中。

他們這一亮兵器,楚文和熊尚武可是大開了眼界: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整整傳統兵器八大件!

大家在大長老的帶領下,向著八大降頭師衝殺了過去。

小紅VS唯象;八大長老VS八大降師;妖術VS邪術;頓時,地牢裡面刀光劍影、火光四起,一干人等殺得難解難分。

火狐族的人勝在體質強悍、攻擊力強悍,降頭師們則是勝在身形飄忽、物理攻擊免疫,一時間戰鬥場面呈膠著態勢,誰也無法佔據上風。

楚文、一桿挑、熊尚武,他們三人旁觀這一場大戰,看的是神魂顛倒、目瞪口呆!

拚鬥的時間一長,唯象越打就越感覺到非常苦惱。

因為,他的邪術全是依託於植物或者是動物,對敵方人員施展降頭術。

但是,這些手段對人類是威力巨大的,對火狐族的成員來說是完全無效的。

他衡量了一下整個戰場的態勢,就做出了決定,只見他嘬嘴長嘯發出了撤退的命令。

隨後,正在戰鬥的八大降師退出了戰鬥,他們的身形一起向著唯象靠近。

小紅一看唯象有撤退的意圖,她也就揮手阻止了八大長老的追擊。

因為她清楚,火狐族成員的最大優勢就是強悍體質的物理攻擊,但這些卻對降頭師們沒有任何作用,這場戰鬥就是再繼續下去,也不會分出輸贏勝負。

所以,暫時的休戰,對雙方來說,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唯象和八大降師一起退出地牢,回到了軍營。

走進了自己的獨立木樓,唯象陷入了沉思:自從老孟查病死,小孟查接班后,就一直對唯象不太感冒;再加上幾十年的《武士計劃》的失敗,孟查將軍就已經表現出了極大的不滿。

如果不是因為老孟查在臨死前,他反覆叮囑兒子一定要對唯象禮遇,孟查早就把唯象趕跑了。

唯象這些年也是不順,就像王八鑽灶坑——憋氣又窩火!

他作為一個降頭師,無疑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降頭師。

他繼承了自己師傅的全部本領和絕學,而且他還有自己的獨到本領和創新。

但是,他還得必須依附孟查將軍,因為他需要血獄為他培養出更多的降頭師。

血獄這個地方,是唯象幾乎跑遍了整個東南亞,才選定的一處位置絕佳的「寶地」,只有這裡才是最適合降頭師修鍊的地方。

因為,這裡有一種唯象也搞不明白的原因,血獄這裡的殺氣極其濃郁。

最重要的是,這裡的殺氣凝而不散,正是因為這裡瀰漫的殺氣,唯象才可以施展秘法使鮮血保持不腐,能夠長久地支持降頭師們的練功需要。

而且,他也需要孟查將軍,長期提供大量戰俘的鮮血來補充進血池。

所以,唯象才離不開孟查將軍。

今天,火狐族的大舉入侵確實令唯象措手不及。

孟查將軍早就已經從密道中逃走了,臨走前命令唯象務必要全殲敵人。

想到這裡,唯象就頭疼不已。

降頭師根本就無法戰勝火狐族的一干人等,對手根本就不是人類,我怎麼全殲?

入夜,八大降頭師一起來找唯象。

原來,他們一到深夜就是修鍊飛頭降術的時間。

而修鍊就要有鮮血,所以他們就來找唯象來了。

唯象只好命令衛兵去抬了十幾個傷病員,送去了降頭師的房間。

唯象心中暗暗焦急:這一天、兩天,還行。

時間一長,被降頭師們吸血而死的士兵就會越來越多,怎麼辦?

這件事也必須儘快解決,得讓降頭師們儘快回到血獄里去修鍊。

思來想去了一宿,唯象也沒有想出一個萬全的辦法。

火狐族和降頭師修鍊的「寶地」相比,他最終選擇了後者,他決定放火狐族的眾人離開。

至於他們想要帶著誰離開,都無所謂。

凡是血獄里關押的人,都已經被自己下了降頭術,除了自己無人能解。

所有囚犯就是都跑了,也沒關係!反正他們都是死路一條。

第二天,下了決心的唯象,來到了地牢通道口。

他大聲對著裡面喊道:「火狐族的人,我們談一談,怎麼樣?」

他的話音剛落,小紅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唯象的面前。

小紅的眼神里充滿了透骨的寒冷,她冷冷地說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想要干仗,放馬過來!」

說完,小紅全身戒備地盯著唯象。

唯象笑嘻嘻地把手一攤,說道:「你看,你殺不死我,我也打不過你,我們彼此都拿對方沒有辦法。不如我們找一個兩全其美、雙方都滿意的解決方案,好不好?」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有話直說!」小紅疑惑地看著唯象,她也搞不清楚這個老傢伙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唯象一臉真誠的對小紅說:「你們在這裡耽誤修鍊吧?你們得回到自己的族地吧!

我可以命令士兵們後撤,你們甚至可以帶著你們想救的人從容地離開這裡,我保證士兵們既不會阻攔、也不會追擊,怎麼樣?

我這麼做,可是完全為你們考慮呀!」

小紅一聽唯象是這個意思,她不由得「噗嗤」一笑:「我們之所以到這裡來,是因為這裡的山水風景優美,空氣清新無污染。

初來乍到,這裡的美景我們還沒有欣賞夠。所以呢?

目前還暫時沒有回家的打算。我們什麼時候在這裡玩夠了,想回家的時候,再通知你!好不好?」

說完,小紅還俏皮地沖著唯象吐了一下舌頭。

聽小紅這麼說,唯象被氣得差點兒噴出一口老血。他猛然一甩袖子,轉身急匆匆地離去。

他是怕自己走得慢了,真的會吐血!

看到這裡,諸位看官恐怕就要問了:「小紅已經救出了楚文,他們為什麼還不走呢?

多好的機會呀?

難道他們真的是賞花觀景,到面國旅遊來了?」

當然不是,其實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楚文發現了一個「球」! 讓我們把目光轉移到昨天,就在唯象帶領著降頭師們離開地牢以後,小紅把戰鬥的情況、敵我雙方的實力優劣情況對比等,跟楚文詳細地訴說了一遍。

小紅把實際情況說了一遍以後,楚文把目光投向了熊尚武,他想先聽一聽這位軍事專家的意見。

熊尚武已經從楚文的簡單介紹中,得知了小紅等人都不是正常的人類,雖然他這些年也接觸過一些超自然現象和靈異事件,但真正面對非正常人類,他還是第一次。

熊尚武現在已經不驚訝了,這一天當中的驚訝事情太多,他都已經習慣了。

熊尚武見楚文看著自己,就開口說道:「從目前的情況看來,儘管軍方擁有重火力,但火狐族的朋友們離開還是不成問題。」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把目光看向楚文,接著說道:「但是,我們兩個人卻是累贅。

他們都可以刀槍不入,但我們不行。

況且,咱倆的體內都有陰陽降頭草。就是我們能夠逃出去,又能逃多遠、逃多久呢?」

楚文聞言哈哈大笑,他大聲說道:「老哥,咱哥倆一見如故。

你說的都是實情,但我覺得老天待我們還是不薄。

最起碼,我們能死在朋友身邊,還能有朋友為我們送葬不是?

人死屌朝天,怕個鳥?

但是,在死之前,我得先把這座血獄毀了,不能讓這種東西危害人間。

否則,我死不瞑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