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炸響連連,爆炸聲此起彼伏

閃電拳在莫名之中居然提升了等級,這難道就是在對決中自主的激發,還是在對決時就相當於閃電拳在自行修鍊,可以在這種情況不斷的提升?

小龍眉頭一皺,覺得閃電拳的威力越來越大,與之古卷中記載的差不多,是有等級區分的,沒想到他只得到了兩層,現在起碼已經到了第四層,貌似還在晉級,這是他領悟出來的。

他的悟性本就比常人天賦高,自然是在修鍊中比較一般人要快很多。

「閃電拳,麒麟臂!」小龍大喝,兩種招式疊加在一起,電光閃耀,麒麟咆哮,一拳轟砸去,一頭可怕的火焰麒麟向前撲殺。

與此同時,他並未閑著果斷的左腳一邁,貌似一步就到了其身旁與之麒麟一同轟殺,最終在六十招內把老者打的吐血,橫飛了出去。

小龍承認這位老者真的很強大,若不是他的肉身強大,修鍊過道家的道經,底子強硬,還有道家真氣加持,真的不是老者的對手。

「劫!」後方韋哥一聲令下,上百號人直接把這群人給為得水泄不通。

「小樣,還想洗劫我,也不打聽打聽老子是誰?」一位半裸大漢斷喝,震的眾人耳膜生疼,像是施展了獅子吼般,強大的音波震耳欲聾。

哐!

一聲可怕的震響,半裸大漢用力在地上一跺,地面劇烈的晃動一下,所有人身子一個趔趄,差一點跌掉,若不是身軀平衡度交好,定然一頭栽倒不可。

眾人見狀那是嚇了一跳,這位大漢還真是生猛啊,跑到一旁直接把一顆成人大腿粗細的一顆樹木直接連根拔了起來,果斷的橫著向著眾人橫掃而來。

「去死吧!」大漢吼道。

嗤!

小龍在遠處猛地跳起,剛好來到了樹木的上面,坐在上面任由對方橫掃,卻是掐出一道道劍氣一點點的削掉了樹木,非常整齊,像是鋸子鋸過似得,隨後更是一道劍氣順著樹木劃了過去。

鏘!

原以為這一次可以傷到大漢,沒想到他手腕上帶著的鐵串居然擋住了,一聲金屬器物的碰撞之聲,火花一閃,沒有任何反應。

嗤!

突然。從前方飛出兩道光團,極速的從他的脖頸邊緣劃過,小龍卻是在樹榦上翻身,一連翻出數個,見狀光團又沖了回來,果斷的向上跳去,雙手舞動掐出兩道劍氣斬向大漢。

噹!

這一次居然又失誤了,大喊脖子上帶著的鐵串又給擋住了,這挺讓他意外的,這肯定是某種玄鐵,否則劍氣這麼鋒利不可能斬不斷。

「鎮壓!」

李化龍施展出一套道通八達,四面八方炸開,同時輪動出一拳,一頭麒麟撲殺來,在結出兩道法印轟殺而至。

轟轟轟!

爆響連連!

咚咚咚!

大漢難以抵擋住小龍這一擊轟殺,被他兇猛的連踹在胸口,整個人不停的向後倒退,像是修鍊過某種刀槍不破的功法,一隻在用身軀抵擋他,像是人肉盾牌,難以傷到對方分毫。

但是,小龍也不是傻子,極速的從身上拿出一枚鋼針,直接甩了出去,剛好扎在了此人的手臂上,這一次直接破了他的硬氣功,揣在胸口令他咆哮,當李化龍停下來的時候,大搖大擺的走掉了,對方卻是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噝!

對方所有人倒吸口冷氣,不知道什麼情況,今日是遇見誰了,這麼強大,他們分明是道坤境的強者,居然打不過一個小修士,開始懷疑人生,這小伙頂多修鍊了幾年,他們可是修鍊了半輩子,居然不敵,這活著干麽,死了算了。

「搶!」

嘈雜聲四起,眾吼紛紜。

一群人直接沖了上去,開始對老者進行搜索,沒搜索到的那是氣壞了,果斷的給老者扒褲子,氣的老者大怒,一把掌抽了幾個修士,大罵特罵。

「小兔崽子,居然敢扒老子的褲衩子,你活膩了。」老者徹底怒了。

可是那群小兔崽子根本不買他的帳,畢竟是龍哥的手下敗將,幾人商量好了,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老者,特別是那兩個被抽了兩巴掌的男子,怒火中燒,丟出火球符轟擊。

轟轟轟!

這次好了,老者也不反抗了,被火球符轟炸的衣衫不正,雪白的鬍子都沒了,屁股蛋子被燒出兩個洞,可把幾人樂壞了,見狀的老者那是老臉丟完了,果斷跑路,在樹林中逃竄。

就這樣這群人徹底被洗劫了一遍,甚至有人只穿了一條紅褲衩子,捂著前後開始跑路,徹底是不敢得罪兄弟聯盟了。

現在兄弟聯盟可謂是臭名昭著,被人大罵,但是他們根本不在意,卻是還在這裡分寶物呢,那叫一個多啊,估計整個毒蛇谷的寶物都被他們給洗劫來了。

就這樣還不行,以龍哥韋哥文兄三人為首,所有人分成三股實力開始在這裡洗劫,只要是修士見到這一幕那無不害怕,距離一百米內那是直接逃走,片刻也不敢留在此地。

「哪裡走,寶物留下!」

果不其然,一聲斷喝嚇得一群人跑的比兔子都快,丟下寶物就跑,絲毫不敢停留。

這三人現在已經是壞到了一定的程度了,所過之處絕對是沒有一人敢停留一秒,超出兩秒那絕對是給胖揍一頓,還得被洗劫的只剩下一條褲衩,很多人都裸奔跑的,大喊裡面有惡魔。

僅僅三百人而已,就要縱橫整個毒蛇谷了,看來他們真的有望再次大殺四方,洗劫所有的寶物。

轟!

前方有人鬥法特別的激烈,爆炸聲此起彼伏,應該是幾高手,打的樹木燃燒了一片,地面泥土濺起,光束不斷的閃耀,令人驚悚。

噹!

兵器的撞擊聲,火星猶如煙花般燦爛,在前方隆隆炸開。

「找死!」

「殺我師弟,今天就拿你整個門派來陪葬!」

眾人聞言覺得不得了了,這是一個狠人啊,殺你一個師弟讓人家一個門派來陪葬,真是不得了了,太可怕了,此地已經快接近最深處了,戰鬥越來越激烈了。

「就憑你,一根手指碾死你。」另一人斷喝,施展出了什麼厲害的絕殺,帶著成片的光芒撲殺而去。

這一幕看的人驚心動魄,這兩人估計都是狠人,手段非常厲害,同時兩片可怕的光芒互相撲殺,居然有妖獸的虛影在糾纏,咆哮,嘶吼,難分難解。 這是兩個厲害的高手,對決時成片的光芒非常可怕,絢目之極,施展出各種功法紛呈,異象、猛獸、神獸、虛影、紛紛呈現,一看就是修鍊過強大的法術,猛獸符文,否則不可能會有此等異象。

咚!

地面不斷炸開,一道光束一路殺了過去,令對方有些被動一路身軀向後翻轉而去,霍得直立而起,腳下兇猛的跺了一下,直接擋住了那道光束,捏出兩道法印轟殺而至,同時跟進,不斷捏拳印。

「殺人奪寶嗎?」有人說道。

看樣子不像是殺人奪寶,怎麼看都像是有仇的樣子。

「你看那樣像殺人奪寶嗎?都是狠人,誰搶誰還不一定呢。」文兄說道。

然而,他們卻是直接從這裡穿行而過,這些人他們可不能再搶了,都是門派中的狠人,萬一門派突然來了,豈不是把此地所有的門派得罪完了。

現在這裡是最深處了,各路大門派都在此地,肯定已經潛出了最得力的弟子在此地守著,這裡肯定還有寶物,但是他不想與眾為敵,不然被人聯手那豈不是一切都將前功盡棄了。

噹噹當!

鏘!

前方此刻那是刀光劍影,各種劍影飛射,刀光寒芒一閃,一人的頭顱被砍了下來,如一個滾地西瓜般,脖頸中鮮血噴濺,倒在了血泊之中。

「殺!」

「快搶!」有人喊道。

這貌似才是殺人奪寶,有人直接就把倒在血泊中的那人身邊掛著的背包與儲物戒拿走,可是儲物戒套在手指上居然摘不下來,另一人鋼刀寒光一閃,咔嚓一聲,那條手臂掉了,白骨森森,鮮血囧囧而流。

「放下!」對方一人卻是拿著一桿弓箭,已經搭上了箭羽,對準了此人的背心,只要他再往前一步,必然會被箭羽貫穿心臟。

此人覺得背後一涼,當時就停了下來,貌似在故作鎮定的樣子,皮笑肉不笑,緩緩轉過身來,看著對方原本以為對方不敢射殺他,可是身軀剛轉過來就看到一道箭矢射來,噗嗤一聲,箭羽定在他的胸膛,緩緩低下頭,眼神有些不甘的樣子,嘴角溢出了血液,霍得倒地而亡。

「你找死?」對面一人喊道,果斷的殺了過來。

嗤嗤!

很快,兩道箭羽從他的肩頭邊擦過,都被他身軀極速的躲閃掉,健步如飛,一個俯衝到了敵手身旁,輪劍就要斬下,可是對方卻是右手一抖,一道寒光閃現,一把一尺來長的匕首抖手而出,極速的旋轉而來。

當!

匕首碰撞在法劍上擦除一串火花,同時咔嚓一聲,遠處的一顆成人胳膊粗細的樹木當場被斬斷,倒了下去,可想匕首有多鋒利,若是剛才打在敵手身上,此刻肯定是身軀被懶腰斬斷,倒在血泊之中。

這只是小打小鬧,幾個散修在殺人奪寶罷了,眾人並沒有細看,而是繼續前行,想要快速的進入最深處,不然寶物都被那些門派搶走了,到時候想要搶回來就有些難了。

轟!

咚!

一片可怕的光芒輒壓而來,像是某種天賦神通,周遭炸開,樹木損傷慘重,落葉飛舞,地面隆隆震響,有人在大戰,導致了樹木燃燒起熊熊大火,地面如發生地震了一般。

「無極刀光!」

嗤嗤嗤!

樹林中帶光劍影,一道道刀光在樹林中斬去,一顆顆樹木在倒下,被攔腰斬開,刀光炫目,非常刺眼,殺氣很重,距離很遠都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刀中殺氣。

嘶嘶!

嗷!

一隻猴子咆哮,施展出天賦神通向前轟殺,成片的紫紅色光芒輒壓,帶著一股蠻荒氣息,一縱很高,一腳狠狠的踏來,帶著強橫的蠻力,踏在一顆樹上,當場倒下,腳踏部位粉碎,一道腿影砸來。

當!

「死猴子!」小龍喊道。

食人猴也注意到了這邊,與之打個招呼,也算是不忘之前救命之恩,隨後繼續轟殺那個持刀的人族,不斷的施展出天賦神通輒壓,即便此人很強大也殺不了食人猴,畢竟它的祖上太古年間也是一方諸侯,造成了無上的殺伐,天賦神通絕對厲害。

李化龍可是與之碰撞過,自然知曉這隻猴子的實力,特別是天賦神通施展他占不了一點好處,這是他對食人猴的評價。

還沒想要停下來看一看,遠方一聲爆裂傳來牛犢子哞哞之聲,吼叫聲震人,像是開啟了貌似吼功,樹木當場炸開,被音波震的裂開,非常恐怖。

「老牛,你大爺的,看老子來你就吼。」韋哥呵斥一句。

哞哞!

又是幾聲猶如悶雷在耳朵炸響,幸好幾人比較明智,極速的捂住了耳朵沒什麼大事,一些沒捂住耳朵的兄弟就殘了,現在有些失聰的感覺,頭懵懵的有些想暈倒的感覺。

咚!

他前蹄子踏來,地面劇烈晃動,火焰繚繞,渾身如綢緞子般的毛髮炸立,猶如火焰在燃燒,一蹄子將一人給踹的橫飛了出去,身上燃起了火焰,難以撲滅,此刻在地上打滾。

「這些人真沒勁,不夠玩的。」火焰牛搖了搖頭,覺得非常沒勁,又一人偷襲而來,它后蹄子向後彈去,此人根本躲避不及,踹的人仰馬翻。

「牛犢子,你這是欺負我們人族嗎?」李化龍問道。

「別那麼認真,這傢伙偷了我的寶物我的先找回來。」火焰牛傳音。

小龍並沒有搭理它,這人他也不認識更不想去管,現在是終極寶物,火焰牛與食人猴雖然有些去交集,但是還是少來往的好,妖獸始終是妖獸,不是人族,難以相處。

轟隆隆!

爆炸聲此起彼伏,劇烈無比,一場比一場可怕。

如今這裡已經是廝殺一片了,每個地方都在大戰,不是搶寶,就是仇殺,到處都可見到,怎麼不讓人心慌,現在才開始,估計再往裡面肯定是飄血滿地。

一些沒死的修士,還有一些之前躲起來的,現在全部出動了,就是為了這終極寶物,聽說最深處有一件密寶是眾人必搶之物,現在是百家爭搶,誰人不想分一杯羹。

估計最深處還沒有闖進去,越往裡最深處危險自然是越多,一不小心就得面對死亡的來臨,而且他們已經嗅到一股腥臭味,猜測這附近肯定是有大蟒蛇隱匿,否則不會有如此濃烈的腥臭味。

地面上還不時爬出來一條條形形色色小蛇,在草叢裡蠕蠕而動,噝噝的吐舌芯子,找到人就咔嚓咬一口,但是眾人已經做了防備,在褲腳上搓了一些硫磺粉,這些人嗅到這個味道自然是逃還來不及呢。

嗷!

果不其然,一條水桶粗大的巨蟒從前方樹林內豎身而過,一陣橫衝直撞,撞斷了很多樹木,昂著諾大的頭顱非常嚇人,眼睛跟燈籠似得,發亮,身上銀色鱗片閃閃發光,速度很快,撞斷了很多樹木之後離開了,地面上像是剛壓過一輛大卡車,陷了進去。

噝!

眾人見狀全都倒吸口冷氣,這他娘的也忒大了吧?難道是此地的王嗎?但是氣息並沒有很恐怖,頂多也就是道坤境的樣子,估計含羞都能搞定它,但是輪身軀絕對扛把子的。

它身軀以剛才極速的路過起碼有十七八丈,到了前方便吞雲吐霧,直接駕馭著白色霧氣騰空而起,兇猛的一擺尾巴,也不知道有多少樹木斷掉,被它尾巴抽的當場燃燒大火。

「它急匆匆的幹嘛去?」韋哥喊道。

「去菜場趕早集嗎?」李化龍狐疑。

只有兩個問題,一就是前方有寶物巨蟒想搶佔先機,二就是被人追殺,但是被人追殺有些不科學,寶物現世倒是情有可原,畢竟他們來此地幹嘛的,不就是為了寶物嘛。

當眾人一思考,分析了一下,幾人帶著所有人開始向前沖,不能令對方搶佔先機了,他們這麼多人難道還不能佔一席之位嗎?

轟!

可是後方一群人居然也殺了過來,邊殺邊往這邊趕,出手果斷很絕,每一擊都能治對方於死地,都是想取對方小命的手段,特別是食人猴與火焰牛施展天賦神通光芒最為燦爛,不斷紛呈,異忙絢爛至極。

看來前方真的是有寶物即將現世了,現在各路門派都在爭佔先機。

呼呼!

一群門派佼佼者全都向前沖,不知道什麼情況連自己門派的師兄也不管了,一路殺了過去。

「怎麼辦,現在廝殺越來越厲害了?」

「不管,儘管走我們的就是。」韋哥喊道。

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