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雪露:「…………小公主,請不要隨便給我製造不存在的病痛!」

霜如玉用手捧著赫麗貝爾的臉,「不要生氣嘛,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生氣。」

赫麗貝爾:「看到胸部比我的大的我都會生氣!」

「額,就算你這麼對我說…………」 「小雨boy,我有一個problem,你能幫助me嗎?」

問張小雨問題的正是冰墨的父親。

張小雨因為對那位大叔的胡茬極為敏感,所以他和大叔保持了一段距離。「uncle,你說吧,listen呢。」

「oh,小雨boy,你是一個good孩子!我like你!」

「uncle,請多多誇獎me!」

「boy,把我的name寫到蘿莉筆記上面,ok?」

「uncle?!」

張小雨用怪異的聲音回應道。

搞啥啊。

這位大叔想變成蘿莉?

雖然知道他是怪人,但變成蘿莉啥的,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張小雨眉毛挑了挑,瞪大眼睛仰望著冰墨的父親,「uncle冰,不要開玩笑了,你為什麼想要變成蘿莉?你是蘿莉控嗎?你是蘿莉控大叔?」

冰墨的father拿掉那個很有個性的墨鏡,他用手拍著張小雨的肩膀,「boy,看著my眼睛,你see到什麼了?」

張小雨乾脆的回答道:「眼屎!」

「…………」

大叔沉默了一秒。

「小雨boy,仔細的see!你難道沒有see到我明亮的眼神嗎?you難道沒有看到我明亮的眼神嗎?」

「uncle,你的眼神很嚇人!」

「boy,有沒有搞wrong,我可是在求you,你居然用this態度對待我?!」

張小雨完全被大叔的氣勢給壓倒了,「uncle,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e――on――――」

冰墨的father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張小雨:「那個啊,大叔,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謝特――you竟然不知道我的名字,你竟然不知道我的name?!」

張小雨點頭。

於是,大叔俯下身來在張小雨耳邊低語:「xxx」

張小雨懷著複雜的心情並且用複雜的眼神看著冰墨的father,「uncle,真的要寫?!」

「yes,yes,yes,yes――――」

張小雨:「………………」

十分鐘后,兔女郎蘿莉張小雨,還有兔女郎蘿莉冰墨的father,她們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首先,我發現我家女皇反應最大,「那個猥瑣的可愛的蘿莉是你嗎,親愛的?!」

「……我的wife,你那個猥瑣的可愛是what意思?」

「親愛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我不認識那位變成蘿莉的父親,為啥戴著兔耳朵,而且還是紅色的襪?為啥穿的那麼暴露?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感覺自己的眼睛很痛,心也很痛,全身都痛,靈魂也很痛,「……真想和他斷絕父女關係!」我平靜的想道。

雪依指著兔女郎張小雨,「少年,你變性了。」

「…………」

前輩的那個眼神真棒,超無奈的。

我鄙視她和我的父親。什麼啊,她們怎麼那副德性,那麼喜歡蘿莉,還是說喜歡穿的很大膽的兔女郎?

「唔,如果霜姐姐穿成那樣……或者更大膽些,那樣似乎很不錯…………」我一邊陷入了色色的妄想當中一邊偷偷的瞄著霜姐姐,額,她的視線完全集中在變態前輩身上!「……我詛咒前輩!」

?娥姑娘用同情的眼神盯著我,說道:「那個,冰墨妹妹,哭吧,女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同情了,我被同情了!而且還是被?娥姑娘!

「――這個世界是不真實的!」

我家母親倒是覺得沒什麼,她圍著變成蘿莉的父親轉來轉去,而且還用手捏著她的臉,「親愛的,你很猥瑣,和可愛。」

「…………my妻子,你不要再say了!我已經很sad了!」

「親愛的,真希望你以後就保持這個樣子!」

喂,女皇,你在說啥!

我聽得極為火大。父親變成兔女郎什麼的,絕不可原諒!還用,我發現貓姑娘用曖昧的眼神盯著兔女郎小雨前輩。「啊啊,這女人真是的,前輩變性了也沒關係么?變成蘿莉了也沒關係?她對變態前輩還真是有夠寬容的。」

?娥姑娘向那位變態前輩跑過去了,「小雨~~~~~~~~」

「咕――」

我吞了一口口水,兔女郎上半身那兩團脂肪是怎麼一回事?有點大啊!

「……小雨喜歡紅色的兔女郎啊。」霜姐姐在我旁邊小聲嘀咕著。

喂,喂,你這個女人想做什麼?你難道想在變態前輩面前穿成那樣嗎?是不是,是不是啊,我的霜姐姐,我的女人!我用漠然的眼神盯著霜姐姐的側臉,「我可以親一下她嗎?」突然有了這種奇怪的想法。

?娥姑娘摟著變態前輩向這邊走來了,我盡量不去看她的那兩團相當礙眼的脂肪,「一隻雄性生物前輩而已,憑什麼長那麼大的胸部啊!」真是沒天理,宇宙的真理都消失了嗎?

雪露姐姐似乎習以為常了,她對小雨前輩的蘿莉變化沒啥特別的感想,很淡定的坐在那裡。「小雨,你很噁心。」她這麼說道。

――說得好!我在心裡讚歎道。

「冰墨學妹,怎樣,我頭上的兔耳朵可愛嗎?」

變態前輩這麼問我。

你傻嗎,你是傻瓜嗎,你丫是傻姑嗎?

我不想回答她的那個愚蠢的問題。總覺得如果和她較真起來自己就會變得很傻。

「小雨,很適合你。」霜姐姐這麼說道。

你也是傻姑嗎!我無語的瞪著霜姐姐。

我家母親抱著變成兔女郎蘿莉的父親離開了,我大概知道她們去做什麼事情了,順便一說,她們房間的隔音效果超好的!就算我在外面用鎚子砸門,她們都聽不到的。

啊,我也想和霜姐姐一起去做那種事情啊……

怨婦嗎,我是怨婦嗎!很生氣,我因為有了這種想法感到很生氣!

蒂亞幼女用冷酷的下巴蔑視著小雨前輩,「下仆,你太噁心了,我鄙視你。」

「……那個,蒂亞大人,你已經在鄙視我了!」

變態前輩因為被蒂亞幼女鄙視了,很沮喪的樣子。

有沒有搞錯,難道她想得到蒂亞幼女的贊同嗎?

果然,小雨前輩就是一隻純正的變態!

…………

好累啊,今天。

身心俱疲。

變態前輩,變態父親。

兔女郎前輩,兔女郎父親。

「……我不認識你們哦,你們也不要和別人說認識我…………」

我就是我,冰墨,一個很善良的好孩子。

「困了,唔,在睡覺之前還要把笨兔子捆起來!」

祝大家有一個好夢……

順便一說,夢雖然很美好,但都很難實現。

接受現實吧,不要傻了―― 「噗――」

張小雨華麗的吐出一口苦水。

原因無它,那三位扭在一起的問題房客撞到了他的肚子。

靠!某雨大喜,腹肌,少爺我的腹肌太強壯了,被手肘攻擊都不會感到痛了!這是多麼了不起的發現,這是多麼神奇的發現。「天堂的父親大人,我已經向有魅力的男性邁出了一大步,我身上那彪悍的六塊腹肌啊,多麼的美麗,多麼的結實,多麼的炫目!瞧瞧,瞧瞧啊!」張小雨掀開自己的t恤盯著那幾塊還腹肌。

赫麗貝爾她們無視在那自戀不已的張小雨,繼續扭纏、扭纏――

大概是她們的遊戲。

因為自己很熱情,但房客們沒有反應,張小雨訕訕的放下了t恤然後向床上倒了下去,「少爺我是一個孤獨的人,我為孤獨而生,我因寂寞而死,我從昨天醒來,我向明天奔去…………」

蘿莉神終於從吸血鬼妹妹的懷抱里鑽了出來,她爬上了張小雨的床,然後枕著某雨的六塊腹肌中的某兩塊,「好無聊。」赫麗貝爾雙手攤開,雙腿打開,睡在那裡。「吶,下仆,要我給你講一個超有趣的故事嗎,我昨天從電視上看到的。」有點興奮。

?娥還在和雪依作鬥爭。

「蒂亞大人,我不是很想聽。」

「不想聽也要聽啦!」赫麗貝爾慵懶的打了一哈欠。

「唔,那好吧。我會從左耳朵聽、右耳朵出的。」

「我先把你的右耳朵堵上好了。」赫麗貝爾笑道。

「講吧,講吧,我聽著呢。」

雖然張小雨知道赫麗貝爾的故事都很那啥的,公主都喜歡跟王子私奔!

「嗯,聽好了……」

故事內容如下:

從前有一隻鴨子,它其實就是一隻鴨子。有一天它和鴨爺爺走散了來到了一群白天鵝住的地方。

鴨子問道:「請問你們中間誰長的最英俊。」

一隻白色的小天鵝從天鵝群中走了出來,「是我,我是天鵝王子。」

於是鴨子就和天鵝王子私奔了。

故事結束。

張小雨:「…………!!」

發棵――

這是多麼糟糕的故事,為啥天鵝王子帶著一隻鴨子私奔了!

赫麗貝爾翻了個身,趴在張小雨的身上,「怎樣,下仆,我的故事是不是很浪漫?」

張小雨伸手摸了摸赫麗貝爾的頭髮,「嗯,超浪漫的,我都想哭了!」

赫麗貝爾眯起眼睛,似乎很喜歡張小雨撫摸她的頭髮,「哼哼哼~~~~~~~」

這是從哪個電視頻道上聽到的故事啊,少爺我要去舉報那個節目!

赫麗貝爾睜開眼睛,雙腿在床上拍啊拍的,「我還有一個故事,要聽嗎?」

就算不想聽,你也會講的吧。張小雨這麼想道。

於是赫麗貝爾的故事又開始了:

從前有一隻白天鵝,它其實就是一隻白天鵝。有一天它和天鵝爺爺走散了來到了一群鴨子住的地方。

白天鵝問道:「請問你們中間誰長的最英俊。」

一隻小鴨子從天鴨群中走了出來,「是我,我是鴨王子。」

於是白天鵝就和鴨王子私奔了。

故事結束。

啊啊,少爺我哭了。

張小雨用力揪著床單。這算啥子么,為什麼白天鵝和鴨王子私奔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