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慧能道:「和尚的眼睛是自己毀的,殺葉雲天的那個人和尚卻不能說!」

山林秀色舒捲出一幅水墨。參天古木、奇花異石掩映在霧氣中,露出的一鱗半爪足以彰顯鍾秀神韻;山風冷峭,淥波蕩漾,宛如猶抱琵琶半遮面,盛滿春光蜜意的一池秋波。

「她在哪裡?」葉雲天再一次問道,聲音很緩,很鎮定。

「我只是命令魔羯混入城主府破解你的血陣,對於那個女人的事情,我完全沒興趣!」

只剩帶動的樹枝在風中搖擺。

葉雲天走時比來時更要突然。

他是不是覺得薛不凡容不下他,才因此走的?

「阿飛,你還像是小孩子呢!只不過要跟我爭風頭,不是么?」葉雲天伸出了手,毫無防範狀,說道,「你還可以回頭,相信我!」

現在龍聖已帶著人進入了亂之位面。

他隨便的摘下一朵紅花,將花瓣一瓣瓣地撕碎,丟入口中咀嚼。

他已被當成了乞丐。皇上大赦天下,所以路人也變得格外地慷慨。

他並不拿出承影。

「看你說的那麼辛苦不如我來幫你說完,你是要說我沒心沒肺還是狼心狗肺,以及無情無義豬狗不如等等我都認,我是怎樣的人前輩你應該早就看得很清楚了,」葉雲天淡淡道,「怎麼……你那樣子,想打架?我雖打不過你,但也樂意奉陪!」

南放忽地翻身躍起:「好好的打什麼架,龍大爺先打醬油去了……」一溜煙就鑽走了,果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畢竟真神的出手他是見過的,光想想就不寒而慄。

撕拉!

歪道士胸前的道袍一下子破碎,露出了胸口上淺淺的幾個血字:「卿本賊子,妄做佳人!」

楚玉龍喝道:「萱萱,準備好!諸位——」

「八劍齊飛!」

中原八俊即刻站定,將靜止的曲長老包裹在垓心。

葉雲天道:「哦?」

彭祖道:「假如我三日三夜沒有合眼,而且我的女人又剛剛跟別人睡過覺,我的劍一定沒有平常快。」 「假如我三日三夜沒有合眼,而且我的女人又剛剛跟別人睡過覺,我的劍一定沒有平常快。」

葉雲天道:「可惜了,我不是你——你要知道我的火氣是很大的,我正愁著沒地方可發泄,你現在出現實在是很不走運!另外,我答應過拓跋天,見到你時一定告訴你,你們的快劍與我的不同之處,也就是你的破綻所在!」

慕容塵轉過身,目視水澤,靜了半晌。

「青狼破岳手!」

因為謝蒼生的雄心不僅是興復大周,還想統一人間,進而揮師六界,整合天道,成就勃勃野心。

但是他已疲乏,甚至連手臂上本應強烈的痛楚也變得閃爍模糊如遠方的飄忽的歌聲。

佛門弟子修成心燈,境界至少已是極道。

「我說這麼多,只不過想要你知道,我奪劍譜,並不是因為勃勃野心和貪婪……」

「很好,請問二莊主有何證據就證明我是殺人兇手。」

慕容塵心下一凜,隨即鎮定道:「慕容塵。足下……」

雖然知道小公主的話不可盡信,但葉雲天心中仍生出了一種憐惜之情。不過他的話聲還是很平靜:「昨晚在此地你見過什麼人沒有?」

「哼,你還好意思說!」小公主提起粉拳不斷捶著葉雲天的胸口,「都是你,害得人家差一點就吃了大虧!」

「是,莊主!」薛不凡告退了。

當然,一定會吃很多苦。

一年半的時間,葉雲天完全掌握了浩然一氣功。

接下來的半年,葉雲天一直在整合自己神功的理論,完善理論的不足。

最後一年,他才真正開始修鍊這門神功。

他把綠竹當成人,可是綠竹絕不會把自己當成人的,所以只有呼嘯的尖風回應著葉雲天。

葉雲天張嘴,喝風。

涼風,西北風,如刀割喉。

樹林忽然暗了下來,似乎是浮雲暫時蔽日。

沙沙的風,冷嗖嗖,砭人肌骨。

即使她無心殺人,靠近的人也會死!

楚御天輕輕剁足三聲,聲音清越。壁頂的元極磁石受到感應,載著葉雲天落到了地面。

南放「嘿」的一笑:「等你出來!」忽然間巨口一張,吞雲吐霧,彩霞繚繞,其中有無數黑色的虛空風暴,絞在一起。

朱天卻做到了,畢竟能出任大德要務不全是仗著修為和僥倖。

葉雲天卻明白另一個道理:兩個人的戰鬥其實從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就開始了,相持中此消彼長,局勢時常逆轉有若天道之無常,直到有一人死去這樣的相持才結束,雖然死去的不一定就是失敗者。

從與朱天大德初次見面的相持開始,葉雲天一直大佔上風。

此時的笑,比起往日,多了一些苦澀,一些酸楚。

癩皮狗耷拉著腦袋,半眯著眼,吐出病黃的舌頭,呼出腥臭的氣,懶懶散散——它自然不明白葉雲天在弄什麼鬼。

葉雲天砰然心驚:「難道她入門完全是為了丹陽子?不惜做了道姑以圖契機使丹陽子回心轉意?」他感嘆清凈散人用情之深,不免一陣唏噓,「難道她至今仍未能忘情?」

「這個我就不知了。」

天道子一下子跳起,踢翻座椅,叫道:「七殺女約我們來,怎麼還不現身?道爺從沒有等一個人等過如此之久,連等那混蛋都沒有等過這麼久過!」

只有謝蒼生極沉得住氣,耳朵微微一動,凝神靜聽,遠處有破空之聲隱約而來,當下說道:「來了!」

刷刷!

似有疾風掠過。

七殺女出現在那裡,身後跟著一個黑袍人。

七殺女仍是一身如血的紅衣,脖子上掛著一塊鴿卵大小的藍絨晶。她身後的黑袍人則是全身籠罩在寬大的黑袍內,看不見樣貌。

獨孤龍城還是顯得高貴不比,救世主一般的模樣,表情仍舊隱藏在濃厚的光暈之中,微微嘆息了一聲,說道:「獨孤家出了你這樣的敗類,龍城實在是為家族悲哀,你令家族蒙塵啊!」

「你不必跟我裝,你根本不是獨孤龍城!」獨孤一劍的目光如炬,「獨孤龍城在與陰陽子的一戰中兩敗俱傷,獨孤龍城真真切切地死亡。可是陰陽子乃是天地陰陽所生,根本沒有被徹底滅絕。那個虛假傳說也是陰陽子留下的,聚集十傑的生命力量,只不過是為了陰陽子能恢復傷勢,獲得新生。我說的不錯吧,陰陽子?」

陰陽子笑了:「想不到龍城老匹夫竟有你這樣的後人,他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吧?只不過,你明知這是我的陰謀,為何卻還要助我重生?」

七殺女殺氣騰騰地橫了葉雲天一眼,然後道:「對不起,此次任務失敗了,我要請一個月的假!」

話聲里不含半點情感一般,說完就化作一縷紅光,消失了。

「什麼東西?」

「手!哈哈哈!」葉雲天大笑,「只怕是長不回去咯!」

王許恨勃然,周身妖異的綠火迸發,幽幽騰耀,一縷綠火激射向葉雲天,其火幽冶詭異,稍微沾到便能燒傷毀滅人的魂靈。

但是,他缺的就是葉雲天現在的這種奇妙的機緣。

「林華,你做甚麼?」秦月怒斥。

葉雲天模模糊糊地看清了這一切,他的心頓時回升了溫度。這個世上畢竟還是有很多可愛的人。

劍靈躺在床上,也是和衣而睡。

當他醒來的時候,似乎蓋著厚厚的棉絮,喘不過氣。

是雪洞邊的積雪塌陷,將他埋住了。

非非身前自動凝出一隻光潤如玉的冰劍,便如粉雕玉琢一般精緻,不像是傷人利器,更似精美的裝飾品。

「以血還血,血債血償!」葉雲天的內心深處發出了刺人神魂的叫囂。

他仍未動,但全身的青筋已凸起,如虯結的青龍,環繞全身。渾身也被流出的鮮血染上暗金色的血斑。

岳雲吐納九次,全身的紫色真氣吞吐有定,渾元一體,變得愈發強大。

紫霄心法,愈戰愈強!

但他轉瞬便即醒悟,趕到葉雲天身前扶起了他,便要從原路衝出,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他們並不是朋友,但聚在了一起,原因只有一個,他們都與葉雲天有關,是葉雲天關心的而且也關心葉雲天的人。

葉雲天卻絕不會自慚形穢,他淡淡道:「真正奪命的並不是金葉子,而是春風搖落的綠葉。」

「能識破並從容避開我的幻影飛葉,你是第一個!」 「能識破並從容避開我的幻影飛葉,你是第一個!」

葉雲天:「竟然能讓我如此狼狽,你也是第一個!」

「我輸了!」金葉子語氣十分蕭然,但骨子裡的傲岸卻令蕭然之聲別有一種愴然風格,「因為你已是重傷!」

「看來是我輸了!」葉雲天無力地站起,「儘管我說出來你們也不一定會放了思思,不過你們知道我仍然會說出來的,誰讓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大混蛋!大哥、二弟,你們可不要怪我,說不定我們今日真的會『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張楓和王許恨並排著,冷冷地注視著這個失敗者。

葉雲天冷冷游移目光,兩點血色不斷閃動。

聖地弟子、江湖群雄見了這冷森目光,均覺呼吸窒息,精神受到一股莫大的威壓,忍不住就要匍匐,就要臣服。不過在場的沒有一個是泛泛之輩,當下各自運轉玄功,抵住了無形壓力。

葉雲天的目光游至震位上神霄派諸人,便牢牢地定住。

葉雲天深吸一口,道:「姓朱的不好對付,我沒有十足的把握!」

「撲通!」「撲通!」

餘下的五頭火龍警惕地合圍住了龍羽本人,抖動的火舌滔天,述說著它們的興奮。

葉雲天搖頭:「我一個人勉強能湊合。來,今天我給你講『葉雲天決戰金葉子,俏佳人暗許寸芳心』的故事!」

戚老三道:「今晚不是來聽你吹牛的。夏天一到日子變得長了,你三嫂還在家等著我呢,呃,我是要說什麼來著?」他拍了拍腦袋,皺眉深思,忽然展顏道,「瞧我這記性,這麼大的事兒也給忘了!明日在城主府,劍靈仙子要接濟貧苦,咱們可以去討點賞!」

葉雲天倒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淡淡道:「蕭老頭,阿飛,玉龍兄,看來只有用最後的下策了!」

葉雲天心裡不由得有了些許厭惡,婚姻大事只不過成為了謝蒼生興復大周的一個籌碼,「我怎麼才能幫你?」

「解散黑殺!」葉雲天提出了要求。

仙霧升騰,鳳唳鶴鳴。

但似乎在冥冥的地底,有著濃重強大的氣息如泉在洶湧,這口井似乎就是泉眼。

人跡罕至的山中,本是無人問津的古井旁,此刻卻已有些熱鬧。

「你還不自殺?」無數個葉雲天同聲說話,冷冷地道。

葉雲天離開后,又開始漂泊。

謝蒼生手裡有人質,小公主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葉雲天投鼠忌器,難以有什麼作為。

他已動不了!

已經穿好衣服的風郎君也正看著他,他還在笑。

葉雲天卻已想哭,胃部似乎被打了一拳般難受,極度收縮,可是實在已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嘔出。

誰願意承受莫須有的罪名呢?

「解釋,你解釋啊!」小公主心中忽然有些不忍,眼淚已在框中打轉兒,卻又難以吐露自己陷害葉雲天的真相。

他沒有解釋。

張老先生還沒發覺是怎樣被抵住咽喉的,竹劍就已經收回。葉雲天暗罵:「老頭子半夜裡不睡覺來這裡發什麼瘋!」

他平靜地道:「老先生有何指教?」

天棄之人現在一動不動似乎是任人宰割的樣子。

七殺女卻沒有動手。

——七殺女也不可能一劍殺了天棄之人。

葉雲天含笑答應。

他一動不動,身體冷,心也一點點的冷下去。展開神念,便可以察覺到葉雲天的身子漸漸變得僵硬,心口的一絲熱顯得微弱,如風中燭火,隨時會熄滅。

更令狼人擔心的是,那一股腐敗的惡臭從葉雲天的身上發出。

即便是冰天雪地,也難以阻止傷口的持續潰爛。

遠處,一個白點緩緩的移來。

紫冉頭戴蓑笠,身裹氈袍,深一腳淺一腳的走過來,最後蹲下身子,說道:「你走吧,谷主是不會救他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