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胖子戰鬥經驗極為老道,在隕落森林和妖獸,和高手對戰,其實就是他戰鬥方式的蛻變,自我突破的快速成長。

要出手,就要一擊制敵。

膝蓋彎了下去,然後綳直,胖子如一隻敏捷的鳥兒,在空中閃爍前行,腳下虛踏,留下了道道難以看清的殘影。

好快的速度!斯蘭卡雙眼依舊沒有睜開,只是手上的動作越發的快了,如穿花蝴蝶,溫柔而不失莊重,金潢色的長發高高揚起。

嗡!胖子踏入斯蘭卡附近的金潢色光芒地域,整個人的速度不但變得慢了,而且全身上下如同進了一個大蒸爐般,烤得難受,若沒有護體真氣的護持,恐怕現在的胖子只能光著身子裸奔了。

斯蘭卡額頭也布滿了細密的汗珠,在他刻意而為的光域中,同齡人根本沒有能支撐如此長久的,饒是心如止水的他,也不由佩服起對面的胖子來。

胖子體內的真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斯蘭卡消耗著,這麼下去,他會真氣用盡而輸了比賽。毫無頭緒的胖子只得再次取出了鬼王刀。

一抹烏黑色的光華橫空出世,就像滿天的陽光突然被烏雲覆蓋住了剎那,整個比武場下方陰影一閃即逝。

金光和黑芒就在這一剎那,緩緩分開了,各自消散於無形,不復再見。

略顯狼狽的斯蘭卡面無表情,施施然飄落在地。胖子則是凄慘多了,頭髮披散,華貴的衣服也破了幾道口子。

「不分勝負,平局。」始終耷拉著眼皮的白衣老者低沉的聲音想遍了全場。身為裁判,他的眼光不容置疑。

嘩的一聲,下面的人都沸騰了。冷門!絕對的大冷門。韓家廢柴竟然和斯蘭卡戰成了平局,恐怕明日便會傳遍帝都。

斯蘭卡走過胖子身側的時候眉頭微皺,以旁人不可察覺的聲音道:「韓青,你很強,我知道你還有所保留。」

「彼此彼此。」胖子一副悲痛的表情,好像他吃虧了一樣。

「希望下次我們能分出勝負。」斯蘭卡戰意十足。

胖子哭喪著臉叫道:「分你個牽牛花啊分!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媳婦兒給我做的衣服弄破了,老子回去很慘你知不知道?!賠錢!」

斯蘭卡愕然,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

「嘿嘿。」台上,經過一番激烈的戰鬥,陳浮雲也是戰勝了自己的對手,滿臉浪笑地朝胖子跑了過來。

「老四,咱哥倆可以繼續並肩戰鬥了!」陳浮雲喜笑顏開。

胖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迷惑地道:「老三,你搞什麼?怎麼開始胡言亂語了?」

「你不知道草堂的第三階段的測試?」陳浮雲一副吃驚的樣子。

「廢話。」胖子和流氓鳥一人一杯百果酒,喝得甚是愜意,「我當然不知道,有你在我才不會這麼費心。」

「給我來口!」陳浮雲一把搶過胖子手中的酒杯,仰頭就灌,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番方才繼續說道,「草堂第三階段的測試可不簡單,那可是小組賽,不但困難無比而且還有生命危險呢。」

胖子用手支著下巴,「繼續。」

陳浮雲沒好氣地瞪了胖子一眼,道:「草堂每天收五十人,招生五天,一共要收二百五十人。第一組、第十一組、第二十一組、第三十一組和第四十一組,這五個小組是最強的五個隊伍。一個小組五個人,很幸福而又很不幸的是,我們兩人在第一小組,第一小組的名單已經出來了,除了我們二人,其他三人分別是,琥珀、斯蘭卡和赫連嫣然。」

「我草!」胖子一個激靈,「有沒有搞錯?怎麼和這三個變態在一組?」

「你說什麼!」

「兩個草包!」

琥珀和赫連嫣然的聲音十分恰當的出現,讓胖子和陳浮雲兩個無恥傢伙落荒而逃,可是還沒跑出幾步,斯蘭卡就在對面迎了上來。

「不錯,這下我們終於可以分出勝負了!」斯蘭卡兩眼放光,充斥著無倫的戰意。

「…」胖子偷偷拉住陳浮雲,頭痛地問道,「老三,不知道現在可不可以退出?」

陳浮雲搖搖頭,「只要你退出了第三階段的測試,草堂將永不會錄取你。」

「見鬼的第三階段測試!」胖子狠狠豎起中指,「老三,你可知道第三階段測試是什麼?」

繼續搖頭,陳浮雲苦笑道:「我只知道第三階段測試被稱為獵殺測試,可以不計生死不計代價,只要求團隊合作完成任務。當然,故意殺害他人是不可能的,因為草堂會暗中派遣院中長老盯著,一旦違規,長老就會直接出手。不過第三階段測試也是很難的,草堂歷史上,能完成這個測試的,寥寥可數。」

「知道。」胖子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他早就看到了不遠處張歡那陰沉的表情。

你若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做人還好,若是朝我下手,看我如何將你斬之!胖子心中盤算,臉上卻是十分興奮,「老三我先走一步了。」

「你去幹什麼?!」

遠遠傳來胖子的聲音,「還有四天假期,回家陪媳婦兒去!」 風聲吹響大地,天空中掛著陰沉沉的黑雲。當真是月黑風高,適合做壞事和殺人放火。

雲武城外一處黑壓壓的密林中,橫七豎八地樹枝隨著狂風不停摩擦在一起,發出陣陣呼號的聲音,偶爾還有斷枝殘葉飛落。

我懷疑你喜歡我 密林深處,有幾座毫不起眼的墳頭,黑色的土地混合著腐爛的枝葉,將這裡襯托得陰森森的,平日里哪裡有人敢來。

墳頭後面有不少土包,從地面上鼓了起來,有幾座墳前面凄涼地擺著幾塊墓碑。

墓碑看樣子也是有年頭沒人來收拾打掃了,已經被風雨侵蝕的殘缺不全了,不是缺一個角就是石化了一大塊,就連墓碑上的字都已經看不清了。

天邊,滾滾黑雲中開始有無數白色電光劃過,眼看是要下雨了。

嗖!

一道敏捷無比的身影從草叢中穿過,然後十分機警地躍上樹枝,在樹枝上待了片刻方才離去。

幾個呼吸的功夫后,這道身影再次去而復返,小心地打探了四周一會,方才真正離去。

身影下方一處很明顯的雜草叢中,過了許久,緩慢搖動了起來,隨後兩個傢伙似乎,吵了起來。

「我說,費這事幹嘛?直接抓住嚴刑拷打,老子不信他不說!」慕容風氣鼓鼓地瞪著那雙牛眼。

另外一個老神在在的,自然是胖子這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

「小聲點。」胖子用手夾住嘴巴上叼著的雪茄,淡淡說道,「你沒發現那個傢伙簡直小心的有些過頭了么?」

說完,又是美美吸了一口雪茄,自製的香煙就是好。

「正是這樣,老子才煩!」慕容風恨恨說道,「狗日的,這一晚上帶著咱倆跑了十幾處地方,這他媽也太小心了吧。」

胖子無奈地拍了拍腦門,跟智商低的傢伙討論問題果然有難度,「狡兔三窟聽說過沒?更何況是這些沒有多少武力值的傢伙,不藏好了,讓你踩著玩啊!」

「也對。」慕容風晃著腦袋,被胖子熏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我說,你能不能消停會?既然你是今天的總指揮,那我就聽你的。不過那傢伙似乎已經跑遠了吧。」

「不用你擔心。」胖子胸有成竹地笑道,娘的,六階妖獸暴風鷹王出馬,差一點的武帝也跟不丟。

於是,黑夜狂風這般惡劣的環境下,兩個傢伙一動不動地趴在那裡,偶爾小聲對罵幾句。

「嘎嘎。」流氓鳥奸笑著飛入草叢,還沒等邀功請賞,就被胖子兩個人給牢牢地捂上了嘴巴。

胖子咬牙切齒道:「小暴暴,如果我們此次失敗,回去就閹了你,叫你以後不能泡漂亮鳥!」

威脅很管用,流氓鳥縮了縮脖子,不滿道:「過河拆橋卸磨殺驢…」

「搞定了沒?」胖子風騷地吐出一個煙圈,熏得流氓鳥眼淚直流。

「搞定了,搞定了…」流氓鳥哭喪著臉道,「老大,別熏我了成不?」

「成。」胖子面帶著微笑,「沒有任何差錯?」

流氓鳥使勁地點了點頭。

「撤退,按照原路返回。」蹲了一夜的點,終於收到了成果,胖子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

雲海酒樓雅間。

符正天背負著手走來走去,面色凝重。好一會過後他望向翹著腿躺在椅子上的陳浮雲,「老三,你認為如何?」

陳浮雲似乎永遠都是一襲青衣,乾淨瀟洒。

「我們把所有可靠的心腹派出去,只有老四收到了一些成獲。但這不能確定老四那條線就是完全正確的。」陳浮雲抓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口,繼續說道,「畢竟,我們的行動只有那麼幾個信得過的心腹才知道,可動用的能量和關係暫時太少。不過還好,我們的功夫起碼沒有白費。」

符正天走到窗邊,輕輕把割在窗檯下面的鐵鉤從牆縫裡拔了出來,然後捏著鐵鉤的手鬆開了。

樓下傳來一聲猛烈無比的身體和大地的撞擊聲。

「這件事就不要把正清也卷進來了,他還小。」符正天嘆息道,「看來我們只得麻煩老二和老四再守上一些日子了。」

****

「媽的,今天怎麼下起雨來了?!」慕容風和胖子兩人此刻如同泥人一般趴在水泥坑裡,像極了前世那些在原始森林裡特訓的各國特種兵。堅挺無比。

胖子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嘴裡罵罵咧咧道:「回去老大不賠我衣服,看我不把他的所有相好扔到老三那裡去!」

「同意!」慕容風此刻凄慘無比,除了腦袋,身上其他地方都被泥水覆蓋了。

「噓,噤聲!」胖子突然叫道,「流氓鳥回來了。」

流氓鳥不愧是六階巔峰的妖獸,雖然形態跟普通的小鳥差不多,但是身體外表被一層不停流動的風流遮住,雨水無法侵入。

「老大,這次絕對沒錯,他們的據點確實在這裡。」流氓鳥一頭扎入草叢,準確地落在二人面前。

胖子和慕容風眼中登時亮起了惡狼般的紅光…

三天後,一群橫衝直撞的黑衣蒙面人異常精準地尋到了密林深處的墓地,十分順利地破開了道道機關,然後衝殺了進去。

然後,就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

這些孔武有力的黑衣蒙面人對上沒什麼反抗能力的傢伙,當真是如虎入羊群,威猛無比,一刀下去,腦袋就帶著一攤血柱高高飄了起來。

被無數兵刃分屍的,腰斬的,各種死法應有盡有。最後,僅僅有一名頭髮全白的老者被後來趕到的幾名高手護住,朝外面退了開去。

「你們這些魔鬼,為什麼要殺死那麼多人?!」老者面色蒼白,卻十分有力地叫道。

「為什麼?」一名黑衣蒙面人獰笑道,「就因為你們是圖謀不軌的大秦國間諜!」

「我們…我們是土生土長的天羅帝國人啊!」老者掩面疾呼,心力憔悴。

眾多黑衣蒙面人都愣住了。

「什麼!你們是天羅帝國的人?」

「草!你們不早說!」

「對不起,我們找錯仇家了!兄弟們,撤!…」

聞聽此言,老者急怒攻心,一口血箭筆直噴出,血液鮮艷無比,卻是老者心脈斷了。

眾多黑衣蒙面人出了墓地,徑自進入旁邊的彩色光幕中消失不見了,讓緊緊追來的尾隨者齊聲大罵。

光幕中,胖子十分輕佻地捏了捏傅彩月那極富誘惑力的光潔下巴,嘿嘿笑道:「幸虧你還有這麼一手,也不枉費我進宮請陛下將獵殺測試延緩。」 草堂第三階段獵殺測試足足被拖延了二十幾天,這在天羅帝國的歷史上幾乎是不可能的。就連胖子自己都懷疑自己是否有這麼大的面子,連草堂都給了自己這麼大的一個人情。

踏踏踏…

一陣馬蹄聲傳來,一輛豪華的馬車在草堂外圍停下。

「相公,加油哦!我和孩子等你回來!」趙紫萱興奮地舉著小拳頭,淘氣地叫道。

胖子咳了一聲,然後肅然道:「媳婦兒莫要擔心,好好照料家中老人和孩子,還有慈善堂也不要忘了。」

掃了一眼左手上的儲物戒指,胖子心中一陣莫名感動,還是老娘好啊,給咱準備了無數的美食美酒。

「是。」趙紫萱身子探回車廂,馬車駛走了。

和胖子一路的自然有陳浮雲,這貨色最近蹭車蹭上了癮,胖子也拿他沒轍。

「老四,你太牛了。這麼一個心高氣傲的大美女竟然被你調教成一頭溫柔乖巧的小綿羊,羨慕啊!」陳浮雲不勝唏噓,「有什麼秘訣沒?」

胖子瞪了他一眼,傲然道:「你認為憑我的帥氣臉龐和無雙的修為,還用哄女人么?哪個女人看了我之後不是哭著喊著跟著我。」

「兩個草包!」非常巧,琥珀聽到了胖子那番催吐效果十分明顯的牛皮話,冷冷說完,便身形如流光地彈向遠方。

「琥珀你這個假男人給老子站住!」胖子不服氣了,胖胖的身體如同鳥兒輕飄飄的追了上去,瀟洒絕倫的步伐看得陳浮雲又是一聲大罵。

「就連追人的姿勢都比老子帥!」

*****

胖子、陳浮雲、斯蘭卡、琥珀和赫連嫣然都是第一組的成員。此刻他們五人正圍在一起爭論不已。

「聽說你們第一組的人實力十分強悍,我怎麼沒看出來,反倒看出你們嘴皮子上的功夫倒是強悍!」一聲淡淡的笑聲打斷了五人,一名錦衣少年搖著手中摺扇走了過來,身後跟著四名人高馬大的壯漢。

「你是?」斯蘭卡微皺著眉頭,來人似乎不懷好意。

錦衣少年淡笑道:「二十一組,草原之國比利。」

五人心中微微一驚,他們自然也聽說草原之國出了一名年輕的強者比利,打遍草原之國無敵手,實力強悍無比。

「哦。」斯蘭卡眼中光芒大作,戰意沸騰,「有機會定然同你比上一比!」

「怕你沒這個機會。」比利合上摺扇,傲然說道。

斯蘭卡身形微動,就被一隻大手攔了下來,胖子笑嘻嘻地走了過來,「比利是吧?蠻人能在你這個年紀修鍊到一階大武師確實有放肆的本錢,不過太放肆就要小心了哦。」

「你這是威脅我?」比利面色一沉。

「威脅?」胖子一愣,「不不,我想你誤會了,我只是看不慣太過囂張的傢伙而已,尤其是蠻人,我的方法只有四個字:揍他丫的!」

「好,很好,非常好!」比利怒極而笑,「胖子,我等著你來揍我。」

說完,比利帶著四名壯漢離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