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戰場上的戰況,真的是如蘇羽所說,在這前三個小時,那真叫一個慘烈!原本那些信心滿滿的戰兵們,以他們超高的軍事素養,分成各個方向迅速衝進了密林的同時,急速散開,尋找著掩體,尋找著對手。

但這麼大隊的人衝進密林,怎麼可能不被人發現呢?所以,在接下來,槍聲不斷,各種近戰搏殺不斷!一個又一個的生命在消失著,一個又一個陣亡信號閃爍著。

不過這些戰兵們,倒是也對得起龍牙的這兩個月地獄集訓,在付出了不少傷亡之後,慢慢的從一邊倒的被壓制,到了後來的焦灼,拉鋸戰!

槍聲越來越少,近戰格鬥越來越少,雙方的行蹤也越來越隱秘!三個小時之後,才算是真正的進入了彼此獵殺,考驗他們真正軍事素質的時刻了!

只是,前三個小時,這群熱血的戰兵們,所付出的代價,著實是有些大了!二十個人在近戰搏殺中直接被斬殺,另有二十個被遠程狙擊,打中了隨身背著的陣亡信號煙霧。

這其中,更是有一個十二人小隊,直接全軍覆沒!被對方虐的連渣都不剩!

而這一切,全部都被蘇羽他們看在了眼裡!靜靜地等候了三個小時之後,屬於蘇羽他們的戰場,終於到來!

「六人小隊一個,三人近戰格鬥,三人遠程狙擊,狙擊手位置已經發現,並且附近沒有其餘小隊狙擊手,可以攻擊!」 徐強的副手,是王小虎,主要負責偵察判斷對方敵人以及隱藏的狙擊手的方位。喬詩月的副手是孫茜,海爾的副手是一個叫做劉凱凱的大兵。而蘇羽的副手,則是毛遂自薦的杜婉琪!

話說這杜婉琪,這兩個月來,可是沒少調戲蘇羽!那一顰一笑皆嫵媚,加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段,那絕對是人見人愛,誰見誰想推倒啊!

可這兩個月一來,杜婉琪唯一看中的,就是蘇羽!是不是地趁著蘇羽不注意的時候,從身後偷襲,摸上一把!或者偶爾故意嫵媚的摸一下蘇羽的臉頰,來上一句,「帥哥,一夜多少錢呀?今晚跟我走吧!」

起初,礙於龍牙的紀律,對於杜婉琪這種狀態,蘇羽還多少有些窘迫的!但時間長了之後,蘇羽則是習以為常了!因為他能夠看的出來,杜婉琪的這種狀態,都是裝出來的,或者說是為了找樂子故意的。其實本性上,這是一個十分乾淨,十分善良的姑娘!

所以這一次杜婉琪毛遂自薦要的那個蘇羽的副手觀察員,蘇羽並沒有反對,微微一笑,便答應了。這倒是讓一旁和孫茜已經組好隊的喬詩月,吃著葡萄合著醋了,莫名其妙的心中一陣酸味兒!

「小哥,我相信,我們這一次一定會配合的非常完美的!因為我們是心有靈犀嘛!」在那軍裝的映襯下,杜婉琪的笑容格外的嫵媚動人,如果不是因為環境問題的話,恐怕這會兒,發生點什麼事兒都很有可能的!

微微一笑,蘇羽將目光轉向了徐強,小聲地說道:「強子,老劉,這一仗咱們怎麼打,心裡有譜沒?」

「嗯……是啊,對方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是成功走出龍牙的兵王之王,如果咱們應付不得當,恐怕輕者捲鋪蓋走人,重者,就重新投胎了!」王小虎眉頭緊鎖地說道。

「的確如此,這一仗,對咱們來說,至關重要!能不能正了咱們的名聲,就看這一仗了!所以,在進入戰場前,咱們必須要好好商量一下。大家說說吧,都有什麼想法,咱們合計合計。」劉文凱摸著下巴說道。

「所謂兵者詭道也,我想這一次,咱們要想戰勝那些真正的兵王,最需要的,就是一個詭詐之術,也就是出其不意!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夠攻其無備,才能夠搏出個勝算來!」海爾第一個說道。

「按照玄武的風格,這一次,鐵定不是會是演習的,我想動輒便會死人的。所以,為了儘可能的保存團隊戰鬥力,我想咱們的陣型應該是如蛇一樣,首尾相連,首尾相顧,儘可能的玲瓏八面,彼此都能夠照應到。」雖說徐強是個糙漢子,但在戰略戰術上,卻是相當有見地的!

「先不說那些戰術了,關於這前三個小時,我倒是有個主意,就是不知道你們願意不願意。」滿臉的油彩依舊遮不住杜婉琪那一顰一笑間的動人。

「什麼主意?說來聽聽。」眾人皆是側目道。

「主意很簡單,前三個小時,讓他們去打,讓他們去斗去!三個小時后,咱們再展開行動!這樣至少能夠保證咱們小隊在玄武的規則之內,保持最少的淘汰!」莞爾一笑,杜婉琪非常認真地說出了自己的主意。

然而這個建議剛剛提出,就遭到了喬詩月的強烈拒絕!

「不行!這哪兒算是什麼主意啊!明明就是餿主意!我們是龍牙戰兵,是堂堂正正的軍人,怎麼能幹這種下三濫的事兒!要戰,就堂堂正正的去戰,靠實力去獲勝!」喬詩月滿腔正氣地說道。

而杜婉琪倒是也沒有反駁,只是十分詼諧地說道:「嗯,好啊!姐們兒,我會去烈士紀念堂給你上柱香的!不是我說你啊,你是真沒在前線戰鬥過,說句難聽的,你壓根兒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實戰!作為士兵,我們首要的責任是圓滿完成上級賦予我們的任務,而不是去玩什麼個人英雄主義!」

頓了頓,微笑著指了指蘇羽,徐強和海爾,杜婉琪繼續說道:「再說了,就算玩個人英雄主義,好像除了這三個人,咱們小隊里其他的人,似乎都沒有那個實力!」

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杜婉琪的這番話,絕對是有這樣的效果的!一盆涼水上去,眾人瞬間從闖過這兩個月地獄生活所積累的盲目自信中醒悟了過來,看清了自己的敵人是誰!

那可都是成功闖過龍牙全部關卡,全須全尾的從龍牙畢業的真正的兵王!而他們,到現在為止,只不過是闖過了第一關,接受了第二輪的訓練而已!跟人家,根本的差距,不說是天上地下,至少也是尚未可知的!

所以,眾人立刻陷入了沉默之中。

唯獨蘇羽,並沒有這種擔憂,微微一笑地說道:「我支持婉琪的這個建議!既然玄武定下了三個小時淘汰制,那在這三個小時之內,鐵定會有極大程度的淘汰!而且根據我的推測,為了檢驗咱們的單兵格鬥和槍械,玄武是不可能全部安排狙擊手的,一定會有一對一或者一對多格鬥的!所以前三個小時,不僅是淘汰幾率最大的時候,也同樣是死亡危機最為嚴重的時候!

電冰箱剛才說的兵者詭道也,我覺得正是婉琪這個建議的精髓所在!敵人以為我們會很熱血的衝出去,帶著強大的自信跟他們血拚!但我們就是不出去,一邊觀察著瞬息萬變的戰場,一邊儘可能的掌握對手的方位,人數,小隊組成,在三個小時一結束,瞬間群毆,棒打落水狗,這才是上上之策!」

到龍牙來的,都是為了錘鍊自己,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沒有一個人是為了來逞英雄的!而且,戰場上瞬息萬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對於一個士兵來說,只要能夠圓滿的完成任務,那就足夠了!至於臨戰使用什麼樣的策略,那就因時因地了。

所以在想明白了之後,所有人都同意了這個方案。並且以這個行動方案為基準,迅速地商量制定出了一系列的應急機制,以及作戰方案。

而方才強烈反對的喬詩月,這會兒也臉上帶著些不好意思的獻計獻策著。

不過喬詩月之所以會有先前那樣的態度,大家也都理解的。畢竟她一直都在後方工作,並沒有真正的上過前線,再加她的性格本就霸氣,自然是受不了杜婉琪這種不爺們的建議的。

但冷靜下來想想,方才自己的確是顯得太幼稚了。這裡可是實戰,沒有任何的道義,沒有任何的規則!若硬要說有規則的話,那就是,勝者為王!

所以,在制定好了作戰方案之後,蘇羽這個十二人小隊,立刻循著一處最不可能成為突襲點的地方,悄無聲息的慢慢靠近著,從一處陡峭無比的懸崖,一點一點的向上攀爬著,隱藏著行蹤,一點一點的,接近戰場,一點一點的,尋找著一切有可能成為狙擊點的地方,細緻入微的逐個排除尋找著對方潛藏的狙擊手。

同時,在這三個小時內,小隊的所有成員成犄角狀散開,彼此照應著,不斷留意著戰場上所發生的一幕幕,尋找著敵人,尤其是落單的敵人!

但是,在前三個小時內,即便是小隊成員很多次的發現了這樣的敵人,卻一直沒有任何行動,只是默默的跟著,隱藏著自己的行蹤,尋找著對方小隊的行蹤,並且分析著對方的戰力構成,人員部署,掌握著一切可以掌握的線索。

而戰場上的戰況,真的是如蘇羽所說,在這前三個小時,那真叫一個慘烈!原本那些信心滿滿的戰兵們,以他們超高的軍事素養,分成各個方向迅速衝進了密林的同時,急速散開,尋找著掩體,尋找著對手。

但這麼大隊的人衝進密林,怎麼可能不被人發現呢?所以,在接下來,槍聲不斷,各種近戰搏殺不斷!一個又一個的生命在消失著,一個又一個陣亡信號閃爍著。

不過這些戰兵們,倒是也對得起龍牙的這兩個月地獄集訓,在付出了不少傷亡之後,慢慢的從一邊倒的被壓制,到了後來的焦灼,拉鋸戰!

槍聲越來越少,近戰格鬥越來越少,雙方的行蹤也越來越隱秘!三個小時之後,才算是真正的進入了彼此獵殺,考驗他們真正軍事素質的時刻了!

只是,前三個小時,這群熱血的戰兵們,所付出的代價,著實是有些大了!二十個人在近戰搏殺中直接被斬殺,另有二十個被遠程狙擊,打中了隨身背著的陣亡信號煙霧。

這其中,更是有一個十二人小隊,直接全軍覆沒!被對方虐的連渣都不剩!

而這一切,全部都被蘇羽他們看在了眼裡!靜靜地等候了三個小時之後,屬於蘇羽他們的戰場,終於到來!

「六人小隊一個,三人近戰格鬥,三人遠程狙擊,狙擊手位置已經發現,並且附近沒有其餘小隊狙擊手,可以攻擊!」 「再次偵察,狙擊範圍內,是否有其他的狙擊手,以及敵方其他小隊!」全程,整個小隊都是以電子通信設備輔以戰術手勢來溝通的。

而且,通訊設備被設定在了特定的加密頻道,一般人破譯不了。所以,這個通訊頻道,是絕對安全的。

當時針指向了兩個小時五十九分的時候,通訊設備中,幾人迅速的溝通著。經過幾分鐘的詳細探查確認自后,小隊的行動,終於開始!

「偵察完畢,除去這個小隊之外,附近沒有其他人!可視範圍內也沒有可供監視的地方!」潛藏在暗處的隊員重複偵察之後,確定道。

「好!蘇羽,徐強,海爾,負責聚集對方的三名狙擊手!裝好消聲器,聽我口令!喬詩月,孫茜杜婉琪,負責狙擊那三名近戰士兵,由左至右,每人一個!」對講機中,劉文凱一字一句地叮囑道。

「收到!」

「收到!」

「收到!」

當所有人瞄準並且確認目標之後,劉文凱再次以其超強的偵察能力確認無誤之後,倒數三秒,一聲令下。

「三!二!一!射擊!」

「砰!」六聲合一的悶響傳出的那一瞬間,火熱的子彈砰地一聲從留個方向齊齊射出,準確無誤地擊中了這六人小隊要害部位的標識。一股黃煙瞬間飄起!

「艹!這是哪兒的小隊!他娘的這麼狠,一口氣幹掉了我們整個小隊?名聲掃地,名聲掃地啊!」

被擊中之後,戰場上就等於是被狙殺了。無奈地看著自己要害部位飄起的淡淡黃煙,這六個曾經龍牙的合格學員,真正的兵王,一個個無奈地嘆了口氣,尷尬萬分的躺在原地,自嘲道。

而蘇羽這個小隊,並沒有迅速地去攻佔這幾個絕佳的狙擊點,而是如同幽靈一般,繼續瞧瞧地潛伏在這密林深處,向著方才觀察過的另一個小隊,一邊仔細地偵察,一邊悄悄地潛行而去。

山風徐徐,密林清脆,在這高大樹木與低矮灌木叢生的密林中,視線能及的範圍實在是有限。若不是蘇羽他們前三個小時是從一處超乎正常邏輯的懸崖峭壁上攀爬而至的話,恐怕這會兒,他們也和其他的隊伍一樣,陷入這視野有限的叢林中步步為營了。

負責全局偵察的劉凱凱一直留在那處山崖的幾塊巨大岩石所形成的天然掩體之後,手中的軍用望遠鏡一直不停地在觀察著視線所及的任何一個角落,絲毫都不放過,並且實時的向隊友傳遞著訊息。

然而整個戰場,並不是如如蘇羽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是個樹叢都相對低矮,視線還算不錯的複合地形,有山石,有叢林也有低矮的灌木。但相比整個戰場來說,這裡的範圍實在是太小太小!

要知道玄武選定的這個地形,可謂是全方位複合地形了!有山地丘陵,密林灌木,有河流有湖泊,叢林戰,山地戰,真的是應有盡有!

恐怕,除了巷戰街道戰沒有之外,其他的一應俱全了!這樣的地形,看似斑駁複雜,但卻是最考驗士兵素質的了!也許有些人在一個地形里會如魚得水,但是到了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地形里,他的優勢就不一定是優勢了!能夠在全地形里生存下來的,那才是真正的兵王!

而這,對於蘇羽和他的團隊來說,無疑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尤其對方還是龍牙順利畢業的真正的兵王,如果應對不得當的話,全軍覆滅,也只是分分鐘的事情!

貓在一處低矮茂密的灌木叢中,雙眼不住地掃視著前方視線內可能的和不可能隱藏敵人的角落,蘇羽和身旁的杜婉琪,一前一後,全無死角的偵察著地形,準備再次前行。

「左翼,沒有發現敵人!發現可疑狙擊點三處,經仔細偵查沒有狙擊手!」

雖然不能展開神識,但蘇羽的視力和觀察力本來就十分強悍,再加上軍用望遠鏡的輔助,更是將他這種純粹的好視力發揮到了極致,任何可疑的地方,都要仔細地查看一番。就算是一片灌木叢,蘇羽也要仔細地一片葉子一片葉子的看過去!因為戰場上的偽裝,級別都是非常高的,稍有不慎,就會遺漏藏在暗處的狙擊手!

所以,在蘇羽和杜婉琪兩人一同偵察的範圍內,的確是沒有任何敵人存在的。

「右翼,沒有發現敵人,可疑狙擊點暫未發現。不過右翼大約兩公裡外,聽到槍聲,似乎正在發生戰鬥。」

「後方,沒有發現敵人跟蹤,一切正常,可以前進!」

「至第二敵方小隊區域,暫未發現除敵方小隊外的人,可以前進!」負責在山頂巨石下觀測的劉凱凱,再次重複道。

「保持隊形,提高警惕,隱秘前進!」暫時充當小隊長的徐強,壓低聲音說道。

敵方人數大約三十左右,分成了五個六人小隊執行此次獵殺行動,除去方才蘇羽所在小隊成功獵殺六人,現在場上所剩餘的敵方人數是二十四人。這些,是信息高手劉文凱通過侵入友方通訊頻道所獲取到的信息。

雖然他十分想要侵入敵方通訊頻道,但無奈的是連對方使用的是什麼樣的通訊設備都不知道,著實是沒有辦法。

令人感到諷刺的是,接近四個小時過去了,本期學員一方已經出現的陣亡和淘汰人數十分巨大,但敵方卻是除了方才被蘇羽小隊幹掉的六人之外,無一傷亡!

但這也從側面證明了,這一次的敵人水平之高實在罕見!蘇羽他們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來應對!

「諸位,優先尋找敵方狙擊手,幹掉藏在暗處的眼線!否則咱們遲早會被發現的!」想到這裡,蘇羽迅速地說道。

確認附近沒有敵人之後,一隊人迅速地在各個掩體之間悄然穿梭著,向著那隊繼續搜尋著敵人的敵方小隊悄然潛行而去。

龍牙出來的人,沒有一個是菜鳥,也沒有一個是沒有任何修為的!雖然往期學員是什麼情況蘇羽不知道,但是根據目前龍牙特戰營里倖存下來的人,再加上那超重力室和每天的日常訓練的量來看,對方的身手,絕對不低!先天中期,甚至是後期,也不無可能!

而高手的五感都是十分敏銳的,尤其是士兵,在戰場上一草一木的響動,都有可能被發現!所以蘇羽的步伐,一直是十分的輕盈,比貓還要輕!

「帥哥,前方左側三百米外,灌木叢中發現敵人一個!」正在悄然潛行著,身旁的杜婉琪忽的說道。

「那後面的確是有人!但肉眼看到的只是一具替身,並不是真人!真人應該隱藏在那附近!迅速以目標為圓形,偵察可視範圍內一切可以藏身之地!我來負責狙擊點的尋找!奶奶的,這群人,絕對不會讓自己落單的,肯定在某些地方,有著他們的埋伏!」蘇羽迅速下令道。

對於蘇羽的命令,杜婉琪倒是樂得接受,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這個帥哥,這待遇,必須給力啊!一想到今天可能要在叢林里度過一晚,能和這個帥哥共度良宵,杜婉琪心裡就是一陣的小激動。

「好的!各小隊注意,前方三百米處有敵人,迅速分散隊形查找其隊友!」杜婉琪莞爾一笑,貓著身形對著通訊設備說道。

片刻之後,偵察結果便出來了。果不其然,那個埋伏在灌木叢中的只是一個被打扮成了士兵的充氣人偶替身,根本就是個誘餌!在其周身八百米範圍內,果然隱藏著兩個狙擊手!同時,以其為圓心的五百米範圍內,同樣有著兩名近戰型士兵,躲在茂密的樹冠頂端,伺機而動著!

更為危險的是,在向那誘餌之人前行的必經之路上,竟然有著一處天然的低洼之地,因其挨著一處茂密的灌木叢,直接被人改造成了戰壕!不對,那應該不能叫做戰壕,叫做藏身陷阱更確切一點!

因為那低洼之地上,直接被人覆蓋了厚厚的草木和樹葉,從外表看起來,根本就和其他地方沒什麼不同的!但如果有人走了過來,一不小心掉在裡面,那絕對是夠喝一壺的了!

那裡面,可是有著不少用樹榦削成的尖刺,直直的立著,如果掉進去,不死也得殘廢!可這還不是最主要的,這明顯就是一個以人的意識為切入點的陷阱!

因為在一個小隊里,如果隊友發生意外,所有人都會下意識的心緒波動,下意識的想去營救!如此一來,身形動作必然會幅度變大,很容易就暴露了出來!再加上那樹冠上隱藏的人和兩個狙擊手,直接是以口袋狀分佈在這個陷阱和誘餌附近的。

「再次搜索!一個小隊應該是六個人,還有兩個沒有發現!現在不能貿然而動!」蘇羽謹慎地分析道。

果不其然,在第二次詳細的搜查之下,蘇羽立刻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或者說,終於發現了那個最危險的敵人! 「再次偵察,狙擊範圍內,是否有其他的狙擊手,以及敵方其他小隊!」全程,整個小隊都是以電子通信設備輔以戰術手勢來溝通的。

而且,通訊設備被設定在了特定的加密頻道,一般人破譯不了。所以,這個通訊頻道,是絕對安全的。

當時針指向了兩個小時五十九分的時候,通訊設備中,幾人迅速的溝通著。經過幾分鐘的詳細探查確認自后,小隊的行動,終於開始!

「偵察完畢,除去這個小隊之外,附近沒有其他人!可視範圍內也沒有可供監視的地方!」潛藏在暗處的隊員重複偵察之後,確定道。

「好!蘇羽,徐強,海爾,負責聚集對方的三名狙擊手!裝好消聲器,聽我口令!喬詩月,孫茜杜婉琪,負責狙擊那三名近戰士兵,由左至右,每人一個!」對講機中,劉文凱一字一句地叮囑道。

「收到!」

「收到!」

「收到!」

當所有人瞄準並且確認目標之後,劉文凱再次以其超強的偵察能力確認無誤之後,倒數三秒,一聲令下。

「三!二!一!射擊!」

「砰!」六聲合一的悶響傳出的那一瞬間,火熱的子彈砰地一聲從留個方向齊齊射出,準確無誤地擊中了這六人小隊要害部位的標識。一股黃煙瞬間飄起!

「艹!這是哪兒的小隊!他娘的這麼狠,一口氣幹掉了我們整個小隊?名聲掃地,名聲掃地啊!」

被擊中之後,戰場上就等於是被狙殺了。無奈地看著自己要害部位飄起的淡淡黃煙,這六個曾經龍牙的合格學員,真正的兵王,一個個無奈地嘆了口氣,尷尬萬分的躺在原地,自嘲道。

而蘇羽這個小隊,並沒有迅速地去攻佔這幾個絕佳的狙擊點,而是如同幽靈一般,繼續瞧瞧地潛伏在這密林深處,向著方才觀察過的另一個小隊,一邊仔細地偵察,一邊悄悄地潛行而去。

山風徐徐,密林清脆,在這高大樹木與低矮灌木叢生的密林中,視線能及的範圍實在是有限。若不是蘇羽他們前三個小時是從一處超乎正常邏輯的懸崖峭壁上攀爬而至的話,恐怕這會兒,他們也和其他的隊伍一樣,陷入這視野有限的叢林中步步為營了。

負責全局偵察的劉凱凱一直留在那處山崖的幾塊巨大岩石所形成的天然掩體之後,手中的軍用望遠鏡一直不停地在觀察著視線所及的任何一個角落,絲毫都不放過,並且實時的向隊友傳遞著訊息。

然而整個戰場,並不是如如蘇羽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是個樹叢都相對低矮,視線還算不錯的複合地形,有山石,有叢林也有低矮的灌木。但相比整個戰場來說,這裡的範圍實在是太小太小!

要知道玄武選定的這個地形,可謂是全方位複合地形了!有山地丘陵,密林灌木,有河流有湖泊,叢林戰,山地戰,真的是應有盡有!

恐怕,除了巷戰街道戰沒有之外,其他的一應俱全了!這樣的地形,看似斑駁複雜,但卻是最考驗士兵素質的了!也許有些人在一個地形里會如魚得水,但是到了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地形里,他的優勢就不一定是優勢了!能夠在全地形里生存下來的,那才是真正的兵王!

而這,對於蘇羽和他的團隊來說,無疑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尤其對方還是龍牙順利畢業的真正的兵王,如果應對不得當的話,全軍覆滅,也只是分分鐘的事情!

貓在一處低矮茂密的灌木叢中,雙眼不住地掃視著前方視線內可能的和不可能隱藏敵人的角落,蘇羽和身旁的杜婉琪,一前一後,全無死角的偵察著地形,準備再次前行。

「左翼,沒有發現敵人!發現可疑狙擊點三處,經仔細偵查沒有狙擊手!」

雖然不能展開神識,但蘇羽的視力和觀察力本來就十分強悍,再加上軍用望遠鏡的輔助,更是將他這種純粹的好視力發揮到了極致,任何可疑的地方,都要仔細地查看一番。就算是一片灌木叢,蘇羽也要仔細地一片葉子一片葉子的看過去!因為戰場上的偽裝,級別都是非常高的,稍有不慎,就會遺漏藏在暗處的狙擊手!

所以,在蘇羽和杜婉琪兩人一同偵察的範圍內,的確是沒有任何敵人存在的。

「右翼,沒有發現敵人,可疑狙擊點暫未發現。不過右翼大約兩公裡外,聽到槍聲,似乎正在發生戰鬥。」

「後方,沒有發現敵人跟蹤,一切正常,可以前進!」

「至第二敵方小隊區域,暫未發現除敵方小隊外的人,可以前進!」負責在山頂巨石下觀測的劉凱凱,再次重複道。

「保持隊形,提高警惕,隱秘前進!」暫時充當小隊長的徐強,壓低聲音說道。

敵方人數大約三十左右,分成了五個六人小隊執行此次獵殺行動,除去方才蘇羽所在小隊成功獵殺六人,現在場上所剩餘的敵方人數是二十四人。這些,是信息高手劉文凱通過侵入友方通訊頻道所獲取到的信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