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泰娜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她作為秦朗的「女兒」,自然是從秦朗這裡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單單是各類改善體質的靈丹,泰娜小姑娘就沒少吃,如今進入了地獄世界,泰娜的潛力就逐漸地顯現出來了,如今再得到龍晶,她的前途自然是更加光明。

「秦先生,這龍晶太貴重了,而且對你也有用——」尤利婭可能是想要跟秦朗繼續保持良好關係,以便支持她們母女,所以準備將龍晶送給秦朗,不過卻被秦朗拒絕了。

「尤利婭,泰娜也算是我的女兒,我怎麼可能奪走屬於她的東西。何況,我擁有的靈丹,其效果未必會比龍晶差。我不妨跟你坦白說了吧,如今你和泰娜掌控龍額加斯城,這對我們大家都是有利可圖的。 神醫毒妃 對你們的好處,那就不用說了,不僅僅是龍額加斯城,乃至周圍的其它城市,將來都可能成為你們母女的領地——」

「秦先生,我們的野心沒那麼大的。」

「不!我相信你的野心其實也不小,何況如果你沒有野心的話,那麼你和泰娜的城市,很可能就會被別的有野心的人吞併掉。我絕對不是危言聳聽,你們都是我的家人,應該知道我在人類世界所做的那些準備是為什麼吧?」

「為了什麼?是為了應對什麼災難吧?我覺得你和武彩雲姑娘似乎都很緊張的。」尤利婭猜測道。

「沒錯,是災難,我之前也許跟你提及過天地大劫的事情吧?如果你沒有留意的話,那麼我現在鄭重其事地告訴你,天地劫難一定會降臨的,而且不止是針對地球世界,你們這個世界同樣無可避免。我相信,你們這個世界的一些強者已經感應到了,這些傢伙一定已經開始做準備了,早一點準備充分的話,度過劫難的把握肯定更大。而對於你和泰娜,你們想要保住龍額加斯城,那麼就只能蓄積更大的實力,另外跟我們進行合作,否則劫難降臨的時候,龍額加斯城不過是一葉小舟,根本經不起什麼大風大浪地襲擊。」秦朗的談話算是開誠布公了,因為要在龍額加斯城這裡紮根,就必須和尤利婭精誠合作,所以秦朗不想他們之間有什麼誤會和隔閡。

所以,秦朗甚至連斬殺安丘的過程都沒有向尤利婭隱瞞,另外將龍額加斯城的控制權完全交給了尤利婭母女。

秦朗和武彩雲當然也可以採取強硬的手段來對付龍額加斯城,然後掠奪這個城市的資源,這對於軍人來說不算是什麼,但是這樣做並不利用將來的布局,為了應付將來的劫難,不僅僅需要蓄積實力,也需要尋求一些可靠的盟友。龍額加斯城雖然只是地獄世界中微不足道的一角,但卻可以作為秦朗在地獄世界的一個關鍵性支點,隨後秦朗可以通過這個支點開拓更多的疆域,獲取更多的資源,這甚至比在亡靈世界的收穫更大。

通過交流,尤利婭算是明白了秦朗的想法,對於秦朗開誠布公的方式,尤利婭算是徹底接受了,她也知道秦朗說得沒錯,如果在這個世界沒有野心的話,那麼她和泰娜很可能就會成為別人野心的犧牲品,而且如果沒有天地劫難的話,她或許和可以和泰娜偏安一隅,但是如果正如秦朗所說的,天地劫難將會降臨的話,那麼任何人都無法倖免,想要在殘酷百倍的環境下生存下去,那麼她必須要有野心,必須要壯大自身的力量! ?「帕帕~」

泰娜對秦朗的親近似乎沒有因為安丘的死亡而減少,似乎她對安丘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和感情,反而因為與秦朗的重逢而高興。

看到泰娜天真的笑容時,秦朗的心頭的疙瘩頓時就散開了,他忽然覺得自己還是不夠洒脫,居然因為殺了安丘而有些不敢面對泰娜,但如今看到泰娜的時候秦朗就明白了,他和泰娜依然是家人一般的親近,至於安丘不過只是一個不相干的人。

也許多年之後,泰娜會問及安丘,而秦朗自然會問心無愧地將事情真相告訴她,不需要有任何隱瞞。

泰娜進入地獄世界的時間並不算太久,但是她頭頂的尖角已經非常地明顯了,不過也是因為她頭頂的尖角,才讓她順利地繼承了龍額加斯城,因為這個尖角代表著狂暴炎魔的血統,而且是最純正的狂暴炎魔的象徵。

地獄生物的各個種族之間,有很多跨種族的結合,可能正是因為如此,地獄生物的樣子才是千奇百怪地,但是毫無疑問,它們的很多力量都是由血統引發的。泰娜的人類模樣,代表著母親尤利婭的魅魔血統,而且是十分正統的魅魔血統,而頭頂的如同白玉一樣的尖角,卻代表了他狂暴炎魔的血統,血統越是純正,爆發出來的力量就越是強大。

龍晶已經就交給了泰娜,貼身掛在她的脖子上,地獄黑龍的力量已經開始進入她的身體,開始緩慢地改善著她的體質,進一步激發她作為狂暴炎魔的力量。不過,秦朗知道泰娜不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狂暴炎魔,安丘無法完全駕馭龍晶的力量,那是因為他的血統不足以支配黑龍一族的強大力量,但是泰娜卻可以,因為泰娜接受過秦朗用龍脈生氣的洗禮,而且是在泰娜出生之前,秦朗就將龍脈的生機注入了泰娜的身體之中,使得她擁有了一些華夏龍脈的氣息和血脈。

華夏龍脈,雖然目前還不夠強大,但畢竟是擁有遠古神龍的氣息,所以其本質是高貴的。地獄生物的本質都是強者駕馭弱者,甚至強者的氣息都可以威懾弱者,所以泰娜體內擁有神龍的氣息,雖然這氣息還不是很強大,但品質上卻高過了地獄黑龍一族,所以這一枚龍晶對她的好處,比對安丘的好處要大很多。

只是,時間對於泰娜來說實在太緊迫了,如今距離天地劫難不過兩年多一點的時間,到時候諸天萬界都會被波及,無論是人類世界還是這個地獄世界,都無法置身事外的。

秋風未動蟬先覺,就算是人類世界中的一些人,都已經感應到了天地大劫的來臨,這個地獄世界中的強者更多,它們自然也會感應到劫難的來臨,那時候它們也必然如同秦朗一樣提前做足準備,恐怕天地劫難還未降臨,這個世界卻會先一步面臨重新洗牌的危險,最終會形成一股或者幾股極其強橫的勢力,帶領著這個世界的生物應對最後的劫難。

尤利婭已經明白了這一點,所以她也知道她和泰娜兩母女是需要秦朗的支持才行,否則即便是她們掌控了龍額加斯城,用不了多久也會變成別人的領地。

泰娜需要儘快成長起來,如今雖然有秦朗幫助她坐鎮,但是作為新一代的城主,她需要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和潛力,因為這個殘酷的世界是真正的以力為尊、成王敗寇的世界,如果泰娜不能展現出強大的實力,那麼最終還是很難懾服龍額加斯城的這些地獄戰士。

如今龍額加斯城中的主要戰士,其精英將領大部分都是狂暴炎魔,其數量不到一千,但絕對都是十分強大的角色;隨後是一些魅魔,這些魅魔算是中間階層,它們的存在主要是為了協助狂暴炎魔作戰,因為魅魔的冷靜很陰狠可以彌補狂暴炎魔在作戰時容易失去理智的缺點;然後,其士兵大部分都是經過訓練的瘋狂魔,這些傢伙經過訓練之後,憑藉其數量優勢和不怕死的風格,還是可以形成一股巨大的戰鬥力;至於三頭犬,主要是當坐騎使用,不過這些三頭犬同時也可以成為一股戰鬥力。

另外,龍額加斯城還是附近一千公里領域範圍內的交易中心,很多地獄生物其實也需要生存和交易的,它們的行為其實跟人類差不多,並非很多人所想的那樣——除了人類之外,任何生物都只是一群野獸。

如今,龍額加斯城的統治階層實際上就是狂暴炎魔一族,而泰娜是這一族的領袖。不過,作為城主也不是完全就成了一方霸主了,因為在龍額加斯城的領域中,依然存在一些超越了狂暴炎魔的強橫生物,這些生物要麼不會出現在龍額加斯城,要是一旦出現在龍額加斯城的上空,那麼作為城主,都必須被卑躬屈膝地向其示好,竭盡所能地滿足其需要,否則就可能給整個城市帶來滅頂之災,甚至可能城主連同整座城市一同被滅。

秦朗、武彩雲和龍蛇部隊的人留在龍額加斯城之後,當然是沒有閑著,既然這個龍額加斯城註定要成為他們的基地,那麼自然是應該現在就動手做出一些改動,變成適應軍事基地的風格。

秦朗在龍額加斯城的東部圈定了小塊區域,讓龍蛇部隊的人在這裡建立一個獨特而全面的軍事基地,人類的建築利用率很高,用不了多大的地皮,就可以建成功能一體化的軍事基地。

龍額加斯城的原住民最開始對秦朗這些人還是心存懷疑和輕視的,因為相對地獄生物來說,人類的這些戰士體型顯得實在太弱了,遠遠無法跟地獄世界的戰士相提並論,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類戰士是城主的朋友,恐怕它們已經將其趕走了。

不過,龍額加斯城的原住民很快發現這些人類戰士的建築物當真是非常地精緻,而且非常地堅固,另外他們在一片小小地土地上居然可以建立起容納很多人的高層建築物,這就完全不是它們所能夠想象的了。 ?龍蛇部隊人和資源,源源不斷地進入了龍額加斯城中,不斷地完善著在龍額加斯城中的基地。

秦朗留下了紅鈞和九個亡靈騎兵給泰娜,雖然只是十個亡靈戰士,但這十個亡靈戰士都可是結成了亡靈晶石的強大貨色,而且又被秦朗通過陰丹和注入死亡之力提升了力量,所以這十個亡靈戰士的力量絕對不容小覷。最關鍵的是,它們完全聽命於秦朗,如今秦朗給它們的命令就是保護尤利婭和泰娜母女的安全,聽命於她們。

安排好了龍額加斯城的一些布置之後,秦朗和武彩雲就離開了這裡,因為龍額加斯城目前只是前哨站點,這個軍事基地建成之後,就可以派遣龍蛇部隊和毒宗的人進入地獄世界進行歷練了。

不過,在地獄世界中的歷練跟亡靈世界的歷練肯定是不同的,地獄世界中的力量,必須是採取掃蕩和建設相結合的方式,即是以龍額加斯城為中心,掃蕩城市四周的敵對生物,建設龍額加斯城這個城市,使之成為地球進軍地獄世界的一個跳板。

秦朗和武彩雲已經返回了熟悉的地球世界,就在龍蛇部隊開始在龍額加斯城建立軍事基地的時候,地面上華夏軍方正在面臨巨大的壓力,因為現在全世界的國家都知道華夏已經掌控了兩個通向異世界的蟲洞。作為蟲洞的實際掌控者,華夏軍方一定是從這兩個蟲洞當中獲取了豐厚的利益,但是到目前為止,華夏軍方都沒有將這利益分享出來,這就讓很多強國十分不滿了。

諸多國家之中,尤其是米帝國對華夏的不滿十分地明顯,不僅聯合了歐洲豪強國家向華夏施加壓力,而且還在暗中搞一些小動作,動用一些超級戰士暗中收集這兩個蟲洞的情報,甚至暗中刺殺了一些華夏的一些軍官和戰士。

總之,局面已經越來越緊張了。雖然之前有諾菲勒家族的前車之鑒,但是並不能讓貪婪和驕橫的米帝國有任何地收斂,正如他們公開向世界宣布的那樣:將來的一百年之內,米帝國將繼續領袖全球!

既然是全球領袖,自然就不容許有人拂逆,也不會容許有人超越,米帝國的很多「盟友」國家一旦有何發現,其必然都是主動地邀請米帝國「協助」研究和解決問題,而米帝也會很有「風度」地幫助盟友們解決一切難題,然後共同「分享」其中的好處。

在米帝國看來,華夏一直都不是一個聽話的存在,而最近的表現更是太可惡了,居然敢獨吞兩個異界蟲洞,這簡直就是「想造反」了。如果不是這兩個蟲洞都在華夏的領域內的話,恐怕米帝國的陸戰隊早就已經開始直接搶奪了。

但即便是兩個蟲洞都位於華夏的領域內,米帝國的忍耐力似乎也已經到了極限,通過聯合國施壓的伎倆已經排不上用場了,他們就準備干點實際性質的東西。

米帝國的第七艦隊、第四艦隊同時逼近了華夏的海域,同時他們的盟友倭國、英、法、澳等國的艦隊也同時抵達了華夏的家門,不過這一次南韓國卻缺席了,不知道這些傢伙打的是什麼主意。

雖然米帝國對外宣稱這是一次環太平洋的聯合軍事演習,不過誰都知道這是在向華夏國施壓,並且這一次米帝國乳如果得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那麼演習極有可能變成實戰。

華夏的南海,剎那間風起雲湧!

山雨欲來風滿樓,當豪強壓境的時候,華夏國內也是謠言漫天,一些早就已經拿了外國綠卡的富豪、明星們是第一批跑路的,當然這些人已經被是第一次跑路了,每逢國際上風吹草動的時候,這些傢伙都會第一時間跑去列強「祖國」,去做別國公民,等到風平浪靜的時候,這些傢伙立即變成華僑繼續回來瘋狂斂財。

不過,這一次跟以往不同,這些跑路的傢伙不僅第一時間跑路了,而且跑路之後還利用網路微博、論壇等各個渠道發布一些溫言聳聽的文章,說什麼華夏已經是眾矢之的、即將分崩離析之類的話,又說什麼如今華夏在國際上已經被孤立,遲早會自取滅亡之類……

這些「跑路族」基本上都是華夏的「上流人士」,所以他們的影響力自然是不容忽視,這些人忽然間都發表類似的文章,自然在花痴下境內引起了很大的反應,雖然大部分文章都被河蟹掉了,然而已經晚了一步,連鎖反應已經形成了,整個華夏如今都瀰漫著一種詭異的氛圍,就算是普通百姓都感覺會有一場巨大的變故降臨了。

在這樣的局勢之下,華夏國內一些沉寂已久的弊端也顯現出來了,一些邪.教勢力死灰復燃,開始宣揚滅世、審判、亡國之類的思想,開始瘋狂地招攬信徒了;同時,一些民族極端分子也開始行動起來,準備搞什麼什麼獨立、解放之類的行動,但實際上這些傢伙都只是在搞破壞而已,不斷地有平民百姓死於暴恐襲擊之中。

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下,華夏的社會秩序已經處於比較危險地狀態了,之所以說是比較危險,是因為國家的暴力機關還未真正行動起來。 總裁追妻太兇猛 一個國家的秩序徹底崩潰夢,必然是從暴力機關的崩潰開始的,底層的動蕩,並不足以撼動整個國家的秩序。

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邪.教和恐怖勢力的侵害之下,每天都有平民百姓喪生,甚至發生了一些極端恐怖的事情。

對於華夏國內的事情,秦朗算是比較關注,但是卻沒有去影響和改變什麼,因為這不是他的職責所在,這些事情應該是帝京城的那些大佬們應該操心的事情,秦朗如今的責任就是和武彩雲坐鎮龍蛇號,應對來自國際各方勢力的挑釁。

雖然米帝國為首的「聯合**隊」和華夏的艦隊形成了對峙的狀態,不過任何一方都不會輕易地動用槍炮,因為誰都不想承擔掀起世界戰爭的名聲。

米國人打仗幾乎甚少考慮對手的感受,因為以前他們攻擊的國家都是一些小國家,這些國家只能任憑其拿捏,但是華夏畢竟是擁有數百萬常規軍隊的超級大國,一旦引發真正的戰爭,米國人恐怕很難置身事外了。

何況,還有北方的熊俄在一旁虎視眈眈。

雙方的戰鬥並未開始,但是熊俄的使者卻到達了龍蛇號。與此同時,帝京城的代表也同時抵達。 ?熊俄國的使者是一個女人,名叫葉卡潔蓮娜,這個名字聽起來有點朦朧美的感覺,然而事實上這個女人卻是一個「龐然大物」,簡直就是一頭金色頭髮的母熊,其足足有一米八五高度。

帝京城的代表名叫宋彬,是一個文質彬彬的青年,不過他卻代表著帝京城的諸多勢力,宋彬是帝京城宋家的人,但是這一次他卻不止是代表了宋家的利益。

雙方的會面選擇在龍蛇號上面,而且不是秘密會談,這分明就是為了表示熊俄和華夏可能已經站在了同一陣營。

事實上,無論是國際勢力還是很多華夏國內的人,都以為熊俄就是華夏的堅定盟友,而事實上並非如此,在歷史上熊俄曾經多次對華夏進行過侵略,所以真實的情況是:熊俄不過是華夏一個強大而富有野心的鄰居而已,只有在符合雙方利益的情況下,才可能有合作。

秦朗相信最高層是非常清楚熊俄和華夏的關係,但是無可否認,一旦熊俄和華夏結盟的話,的確能夠讓米國佬的陣營感到十分不安,因為華夏和熊俄任何一方都代表了一個軍事強國,而兩者結合,就足以撼動米國佬為首的「正義聯盟」。

秦朗和武彩雲算是「主人」,所以兩人出席了雙方的談判會議,不過秦朗和武彩雲兩人並無任何決策權,他們的存在,只是為了確保雙方的會談不會被第三方干涉,畢竟米國佬的大軍就在幾十海里之外的地方,而無人偵察機幾乎隨時都在上空盤旋。

熊俄的代表葉卡潔蓮娜非常的直接,直接向華夏軍方開出了條件:熊俄可以將黑海艦隊調動過來,加入華夏盟友行列,但是作為交換條件,華夏需要向熊俄開放新維區和南海的蟲洞,雙方互惠互利。

面對葉卡潔蓮娜的咄咄逼人,宋彬顯得十分冷靜沉著,心平氣和地說:「葉上校,你的這個條件我們不可能答應。你應該知道,米帝國和他們的盟友們的艦隊之所以停留在數十海里之外,就是因為他們想要從南海的蟲洞獲取利益,如果我們答應他們的話,壓根兒就沒有今天的對峙。所以,如果答應你們的條件,那跟答應他們的條件有何區別?何況,即便是答應了你們的條件,米帝國方面也未必就會完全收手,這一點你是應該知道的。」

「這一點我們當然清楚,不過你應該更加清楚,米帝國的貪婪時永無止境的,如果讓他們得到蟲洞的話,以他們的科技實力,很快就會迅速提升戰鬥力,那麼無論是華夏還是我們熊俄,都可能會被他們永遠踩在腳下!」葉卡潔蓮娜道,「所以,華夏跟我們合作的話,雙方是齊頭並進,我們可以將米帝國聯手打壓下去,否則的話,無論是華夏還是熊俄,都將永遠失去超越米帝國的機會!」

「永遠失去機會?」宋彬啞然失笑道,「我們華夏有一句古話叫做『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華夏文明在漢唐時期,曾經也是世界當之無愧的霸主,但是後來卻成了任人欺壓的對象,可見霸主這種事情,從來都沒有永遠的霸主這回事。」

「宋先生這話不無道理,不過縱然三十年河西,卻不知華夏還能等待多少個三十年?切看看如今這南海的海面上,有哪個國家的艦隊是支持華夏的?放眼望去,舉目皆是敵人!所以,我認為宋先生應該更加珍惜雙方的友誼。」這葉卡潔蓮娜看來不僅僅是四肢發達,頭腦也一點都不簡單呢,她的話基本上處處都刺中要害。

然而宋彬依然沒有妥協,談吐之間不減任何風度:「葉上校,大國之間無友誼,雖然我們都希望彼此的國家之間能夠建立深厚的友誼,但實際上我們都知道大國之間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友誼,從來只有彼此的利益。所以,我不妨開出另外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們可以為熊俄提供一批蟲洞的『軍工產品』,而熊俄為我們提供軍事和政治方面的支持。」宋彬微笑著說道。

「這不行!我們需要開發權!」葉卡潔蓮娜起身反對道,「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你們利用蟲洞開發的軍工產品,我們需要一同加入到開發的行列中!」

「抱歉,目前我們不能答應這個條件。除非,以後我們確信了雙方的友誼是真正存在的。」宋彬含笑道。

「難道宋先生不需要再請示一下上級么!」葉卡潔蓮娜咄咄逼人道,「如果我現在離開的話,華夏將會失去熊俄的支持!」

「不需要。」宋彬不為所動,顯得胸有成竹,「上級既然將這一次會談交給了我,那麼就相信我的能力。倒是葉上校,我認為你應該請示一下你的上級,這旁邊有一個休息室,沒有任何監控,你可以放心地向你的上級請示。」

葉卡潔蓮娜終於還是沒有拍案離去,而是接受了宋彬的提議,去了一旁的休息室中,跟她的同伴和上級進一步溝通去了。

這時候,宋彬也閑下來了,秦朗向宋彬豎了一下大拇指,表示他比較欣賞宋彬在談判中的表現,在秦朗看來,宋彬這人頗有些儒教門徒的風範。

不過,跟宋彬談了兩句,秦朗才知道宋彬的確是儒教的門徒,因為他是帝京城蔡衍的記名弟子,因為蔡衍從秦朗這裡得到了天心丹,就如同是得到了儒教的「種子」,挑選了一些平時接受儒教思想熏陶的弟子,將這些人培養成為真正的儒教門徒,宋彬就是其中之一。

正因為宋彬是堂堂的儒教門徒,有浩然正氣的支持,有儒教底蘊的支持,所以宋彬在談判的過程中才能保持四平八穩地氣度,讓葉卡潔蓮娜完全處於下風。

跟宋彬寒暄了一陣之後,葉卡潔蓮娜等人終於有了結果:

熊俄軍方答應了華夏的條件!

條件達成之後,熊俄黑海艦隊立即駛向了倭國海域,出現在倭國艦隊的屁股後面。

如此一來,等於是華夏和熊俄艦隊對米帝國及其盟軍的戰艦形成了包夾的狀態。

華夏和熊俄雖然只是兩個國家,但他們卻是亞洲最強大的兩個國家,而米帝國及其盟友鞭長莫及,他們的戰艦不可能傾巢而動地趕到華夏南海,除非他們真的準備打一場世界大戰。 ?因為局勢的高度緊張,全球景金融行業都處於高度危機之中,尤其是亞太地區的股市,幾乎是遭遇了極大的重創,然而始作俑者的華夏地區,金融股市反而是衝擊最小的,因為華夏股市的監管層是非常睿智的,他們早就已經將股市的股指壓到了底部,所以再怎麼下跌都很難跌出什麼名堂了。

與此同時,倭國和Nan韓等國的股市卻是如喪考妣,跌得一塌糊塗,遠在太平洋另外一邊的米帝國金融也慘遭影響。華夏的富翁害怕戰爭,米帝國的富翁們其實更加害怕,因為一旦開戰,華夏的富翁可以往米國跑,但是米國的富翁卻是無處可跑。

然而,即便是如此,對峙的三方誰都不肯妥協。

華夏軍方絕對不容許米帝國插手蟲洞的事情,而米帝國絕對不允許在完全沒有得到任何利益的情況下退兵。至於熊俄,他們已經得到了華夏軍方提供的部分「軍工產品」,這些東西讓他們很有興趣,所以他們希望華夏和米帝國的對峙時間更長久一點,這樣的話,他們就可以獲取更多的利益。

全球的目光幾乎都聚焦在華夏的南海,極度緊張的氣氛讓人覺得世界大戰幾乎是一觸即發。

然而,誰也沒想到,發出第一枚導彈不是華夏也不是熊俄和米帝國,而是來自Bei韓。

Bei韓是一個很有趣的國家,他們的炮彈和導彈永遠都只會瞄準一個方向,那就是Nan韓國的方向。

無論何時,Bei韓只要是發動戰爭,那麼第一攻擊目標一定是Nan韓,而Nan韓立即也還以顏色。

作為Nan韓的米帝國,立即將艦隊駛向了朝半島,這也算是借坡下驢的手段了,跟華夏、熊俄的對峙讓米帝國沒有得到任何好處,他們沒想到華夏這一次竟然表現出了前所未有地強硬,也沒想到米帝國自身內部的民眾如此厭倦戰爭。在雙方對峙的時候,米帝國國內的反戰示威運動幾乎達到了前所未有地高度。

米帝國的盟友國家也退兵了,對於這些盟友國來說,這一次他們是擺著分一杯羹地態度來的,以往他們總能在米國的屁股後面撿點殘羹剩飯吃,但是這一次他們什麼好處都沒有得到,這讓他們心頭自然是相當地不爽。

唯獨倭國的艦隊,屁顛屁顛地跟著去了Bei韓,因為倭國自從二戰被「閹割」之後,他們的軍隊就一直都在找存在感,所以一旦有機會,他們總是迫不及待地炫耀一下他們的自衛軍。

然而,這一次倭國做夢也沒想到,他們竟然被Bei韓給教訓了,Bei韓的一艘潛艇閃電般進攻了倭國的一個軍事港口,並且將其徹底摧毀了,這個軍事港口的士兵全部被滅。

對於此次事件,Bei韓稱之為:復仇之劍行動!而國際輿論稱之為:951襲擊事件。

對於Bei韓來說,發射導彈、打.炮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他們的每一位領袖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炮轟Nan韓以證明他們上位了,但是這一次誰也料到他們劍指的真正對象居然是倭國。 醫者爲王 炮轟Nan韓,不過只是虛晃一槍而已。

作為倭國的保護者,米帝國原本應該展現出強硬的回擊,但是這一次他們卻沒有對Bei韓痛下殺手,而Bei韓也一反常態地回應:如果米帝國要插手Bei韓和Nan韓之爭,他們將會對米國發起最強烈的報復行動!

米國佬很少被人威脅,尤其是他們通常都不會理會來自Bei韓的威脅,但是這一次他們卻沉默了。

因為米**方分析了倭**港被襲擊的事件,最後得出的結論是:Bei韓的那一艘名為「復仇之劍」的潛艇,其科技居然超越了米國的核潛艇!這也是為何這一艘潛艇成功地偷襲了倭國的軍港,而米國和倭國完全沒有察覺的原因。

一首「復仇之劍」雖然不能擊敗米國的戰鬥航母群,但是米國人從來不肯拿自己國家的安全去冒險,所以第二天米帝國宣布「結束環太平洋軍演」,艦隊返回了米國本土海域。

雖然米帝國並未宣布認輸或者受到任何威脅,但是明眼人都看出問題所在了,強大的米帝國居然第一次被Bei韓威脅,這在國際上簡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然而國際形勢就是如此,否則也不能用「風雲突變」來形容了,幾個強國都知道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所以都在猜測Bei韓的這一艘名為「復仇之劍」的潛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熟悉Bei韓的國家都知道,Bei韓不可能製造出一艘科技水平超過米國的潛艇,因為雙方的科技水平至少相差五十年。但是,「復仇之劍」這一艘潛艇卻是真正存在的,而且這是一艘極其先進的科技化潛艇。

龍蛇部隊的情報員經過多方努力,終於得到了比較可信的情報,雖然米國和倭國的雷達、軍事衛星並未發現這一艘潛艇的存在,但是當它從水下顯現出來的時候,還是被一些衛星和附近的一些攝像設備捕捉到了一些畫面,這些畫面原本應該出現在米國的科幻電影作品中的,但是卻在現實之中出現了:

機甲戰士、力場防禦盾、單兵死光武器^……這些東西都是以現代科技為基礎,但是卻高於現代科技的一些未來級準備。可笑的是,倭國的軍方和民間都非常喜歡進行機器人和機器裝甲開發,但是這方面的技術卻還處於初級階段,遠遠達不到軍事運用的級別。

而「復仇之劍」的這些戰士展現出來的機甲和武器技術都是非常先進成熟的,這簡直讓人無法接受,就好像是一群剛學會生火的原始人忽然間就會運用火藥一樣。

秦朗和武彩雲也看到了這些圖片和視頻信息,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誰都不會相信Bei韓竟然擁有了如此尖端的武器,武彩雲看過之後,忍不住向秦朗問了一句:「這艘潛艇,真的屬於Bei韓么?」

秦朗只能報以苦笑,如果不是因為這艘潛艇上面有鮮明的Bei韓標記的話,誰也不會相信其真的來自Bei韓。 ?「一個搞笑的獨裁國度,一個擁有世界最先進潛艇的國度,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Bei韓?」

「復仇之劍來自華夏?」

「倭國的科幻就Bei韓的現在!」

……

無數尖銳的評論文章出現在各個軍事論壇上面,縱然很多國家的軍方都選擇了保密,但是這個新聞還是在當天晚上被曝光了,一些視頻和圖片也逐漸在網路上被公布出來,現在很多軍事迷都開始分析和討論Bei韓的這一艘「復仇之劍」的來歷。

如果這樣一艘潛艇出現在米國和倭國,大家也許會驚嘆,但是不至於會驚詫,但是出現在Bei韓的手中,這就讓人無法接受了,因為這科技跨越實在太大了,根本無法解釋。

一個掙扎在溫飽線的國家,居然製造出了世界最先進的潛艇,這個如何能讓人相信呢?

於是,網路上很多人猜測,這一艘復仇之劍的潛艇可能是來自華夏軍方,或許是華夏軍方進行了一次成功地復仇,但是為了避免和米帝國衝突,因此故意打出Bei韓的旗號。

然而,這個解釋是比較牽強的,而作為軍方一員的秦朗和武彩雲更是知道這種事情不可能,華夏軍方如果有這麼厲害的潛艇,根本就不會被米帝國一直威懾,何須在東海和南海委曲求全了。更何況,「從復仇之劍」的科技水平讓華夏軍方也望塵莫及。

就在各方猜測不已的情況下,Bei韓的最高領.袖發表了正式申明:宣布「復仇之劍」將會繼續守護Bei韓疆域,任何曾經對付過Bei韓和在未來試圖稱為Bei韓敵人的勢力,都將成為復仇之劍的攻擊目標。同時,Bei韓還宣布即將完成韓半島的偉大統一,從此韓半島都將處於偉大的白頭山血統的統治之下,而試圖阻撓Bei韓統一大業的勢力,都是復仇之劍進攻的目標。

這下當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雖然倭國的自衛軍也發表了向Bei韓復仇的聲明,但是誰都看出倭**方的底氣並不怎麼足,不過是一些自欺欺人的政客在進行表演而已。

倒是華夏軍方方面,準備就Bei韓復仇之劍潛艇的事情進行一次全面地調查,務必要弄清楚Bei韓的高科技軍事力量來自何處。

龍蛇部隊的「潛龍」建功了,當年武明侯致力於龍蛇部隊的建設,讓龍蛇部隊的一些精銳進入了國外敵對陣營中,從此潛伏起來,作為龍蛇部隊的暗樁,而在Bei韓軍方之中,自然也有龍蛇部隊的暗樁,以犧牲了兩個暗樁為代價,龍蛇部隊得到了一個絕密信息:

Bei韓軍方得到了一個強大勢力的支持,其最高領.袖已經淪為了這個勢力的傀儡!

但是,關於這個幕後勢力的真正面目,龍蛇部隊的暗樁並未查到,但是這已經給了龍蛇部隊和華夏軍方一個大概的方向,那就是如今的Bei韓軍方已經被另外的一股強大勢力控制了!

對於Bei韓的情況,目前華夏軍方也無力干涉,所謂光腳不怕穿鞋的,Bei韓一直都是「光腳的」,如今擁有了復仇之劍之後,他們的表現更是如同瘋狗一般,華夏並不想成為瘋狗進攻的目標。

當下,需要擔心的應該是Nan韓和倭國。

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國際上的局面更加複雜、更加危險了,幾乎很多人都嗅到了戰爭的氣息。

華夏軍方方面,氣氛也開始變得異常地緊張起來,幾大軍區都開始了「大練兵」運動,與此同時軍方的自律和反腐行動也在以極高的效率推行著,任何人都知道當戰爭降臨的時候,一支高效、上下一心的軍隊是相當重要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