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凌曉天盤腿而坐,被鼎罩住,然後感覺一股強大的靈魂力量灌入體內,瞬間,身體彷彿被撕裂一般,靈魂隱隱作痛。凌曉天依舊盤坐著,雙手緊握,牙齒緊咬,額頭上早已滿是汗水。

過了一會,鼎爺看著臉sè慘不忍賭依舊在竭力抵抗的凌曉天,臉上露出笑意:「這小子還真不錯,不僅氣運好,韌xìng也夠,成就大事未嘗不可。」

鼎內,凌曉天竭力抵抗著無得道士靈魂的衝擊,他明白,一旦成功便能坐擁無得道士的一切,一旦失敗便會被其奪舍,身死道消。

漸漸的,無得道士的靈魂衝擊更加猛烈,雖然無德已死,但是他的靈魂仍有意識,見別人要煉化,愈加瘋狂的抨擊衝撞,以求逃脫。凌曉天雖然沒有什麼心法,但仍舊竭力的抵抗著,嘴唇死死的咬著,早已露出絲絲血跡。

靈魂的衝擊越來越強烈,凌曉天越加支撐不住。鼎爺看著都很是擔心,對自己要他吸收無得道士靈魂的主意後悔不跌,剛剛找到一個很古怪的主人,就要接著成為無主之物,這也太坑了吧。

兵魂空間里,鼎爺不停的走來走去,不斷的嘟囔著:「堅持住啊!堅持住啊!可別死去啊,你這個兵魂空間,舉世無雙啊!非常有利於我睡覺,你死了我再去哪找啊!」

正當鼎爺都要絕望時,突然發現凌曉天有些變化,原本慘不忍睹的臉sè也有些緩和,就要失守的靈魂亦變得強勁。竟然從剛才節節敗退變成步步為營的狀態,而無得道士的靈魂幾乎成了囊中之物,不斷地被吞噬,煉化。這怎麼回事?鼎爺愣住了。 ?()又過了大約半柱香的時間,凌曉天長舒一口氣,終於煉化了無得的靈魂,自己的靈魂力也因此變得強大了很多。【全文字閱讀.】無得的記憶,功法一一浮現腦海。只是多以污穢**為主,這讓凌曉天很是尷尬,不敢再繼續查看。

「你真把無得的靈魂全部煉化了啊?」鼎爺一臉錯愕。

「嗯,全部煉化了,差點死了我。」凌曉天拭去額頭上的汗水,彷彿剛從鬼門關回來似得。

「真不錯,竟然全部煉化了,氣運也隨之被你煉化了,看來你的靈魂本身很強大,但是畢竟實力太弱。剛才我見你就要守不住了,怎麼一會竟然有什麼事都沒有了,而且絕地反攻,直接將無得道士的靈魂鎮壓煉化,這怎麼可能?難道你有無上心法?」鼎爺疑惑的問道。

「這個……」凌曉天想了一下說道:「那時候我就要壓不住無得的靈魂衝擊,徹底被其奪舍,千鈞一髮之際,忽然想起金庸大帝的無上心法『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然後就抵擋過去了。」

那時候,凌曉天的靈魂被無得道士死死壓制,節節敗退,馬上就要被其奪舍,身死道消了,凌曉天忽然想起這幾句話,然後不停的默念,似乎進入一種很是空靈玄妙的狀態。瞬間,所有的壓力蕩然無存,而且凌曉天自身的靈魂竟然變得生機盎然。一反一正,絕地反擊,摧古拉朽般的吞噬煉化了無得道士的靈魂。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鼎爺喃喃道,眼睛一亮,立即站起身來:「高明啊!高明啊!這心法比那幾個傢伙還要高明的多。咦!金庸大帝,我怎麼沒聽過?」

「額……」凌曉天繼續忽悠:「他老人家神龍見首不見尾,無人可知其一,是古往今來最神秘的的大帝,你記憶不全,不知道也正常。」

「好吧,這話也有道理,但是你的體質很差,算是個十足的廢柴體,不可能完全煉化無得道士的功力。」鼎爺繼續說道。

凌曉天點點頭,一口吃個大胖子怎麼可能?

「我先把他的靈力傳給你一小部分,你先煉化。」說著便開始動手。感覺到體內一股清新的靈力灌入,凌曉天喜上眉梢,連忙按照無得記憶中的玄道宗功法《九玄》運轉起來,越來越多的靈力被煉化,蘊藏在身體之內。

少頃,凌曉天感覺到已經不能再繼續吸收煉化,否則會有爆體之危,才讓鼎爺停了下來。

「你繼續坐著,我把其餘的靈力全部封印到你體內,等你rì後有能力了再慢慢煉化。」鼎爺結出一個複雜的手印,然後鼎內所有的靈力凝結在一起,一下子被封印到凌曉天體內。

看著兵魂空間下面一個奇特的封印顯現,凌曉天滿意的點點頭,問道:「以後我怎麼打開封印?」

「我是你的兵魂,氣息相通,只要你心念一動,封印就開。」

聞言,凌曉天剛yù試試,接著傳來鼎爺的聲音:「千萬別嘗試,你現在體內靈力已經飽和,一旦打開封印,你會爆體而亡!」

凌曉天連忙止住自己蠢蠢yù動的想法,額頭上又爬滿了冷汗,真險!

「我體內的靈力現在很多,該突破了吧!」凌曉天強忍住心中的驚悸,問道。

「別,千萬別。雖然你是個奇葩,竟然是一個從零開始的人,連靈閣都沒有修出。但是以你現在的廢柴體質,修鍊了也白搭。」鼎爺白了凌曉天一眼繼續說道:「或者這也是你的一種造化,遇到了我。」

「怎麼說?」

「我是一口鼎,而且是一口很厲害的鼎,可以煉製古往今來各種丹藥,為你煉製一枚一始丹,為你培元淬體,脫離廢柴,對你今後的修鍊大有裨益。」鼎爺得意洋洋的說道。

「我知道,但是我不是煉丹師怎麼煉製?」

「笨,你不會我會啊!」

「什麼,你說你能自己煉丹?」凌曉天目瞪口呆的說道。這口鼎可以自己煉丹,那不是說以後自己有一個天上第一古往今來唯一的貼身丹藥宗師?

「小菜,而且都是極品,我以前歷代主人都是煉丹宗師、神師,天天拿我煉丹,耳濡目染,我也早成了一代宗師。只是我現在剛剛睡醒記憶不全,煉一些低階的丹藥還是沒問題的,其他的要等以後,隨著你的修為提升,我的記憶,能力也會慢慢覺醒。就像這次,如果不是無得道士傻,心甘情願的讓我吸收氣運,否則我們根本一點也吸收不了。」鼎爺悠悠的說道。

凌曉天點點頭:「看來,提升修為迫在眉睫啊。不過,一始丹是低階丹藥?」

「不是,這是現在我唯一一個記住的中階丹藥,五品!」鼎爺悠悠的說道「不過你得給我藥材,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額,這個,要什麼藥材。」

「付須子、黃苓、土茯苓……」鼎爺一連說了二十多種藥材。

雖然凌曉天記憶力過人,全部記下來,但仍舊毫無用處,根本一樣不認識。

「沒事,無得死了,他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去看看他的遺物,法寶什麼的,都收起來,裡面會有些藥材。」鼎爺依舊悠悠的說道。

對於鼎爺這副語氣和德xìng,凌曉天早習慣了,無論發生什麼,就算是要抹殺他,這傢伙依舊會一副悠哉悠哉,依舊會悠悠的說話。凌曉天在無得道士被成的灰燼中,找到一枚暗紫sè的戒指,應該就是儲物戒指,還有一個紅sè籠子和一個藍sè籠子。

按照無得道士記憶中的方法,凌曉天靈魂一掃,便看到戒指裡面大量的靈石,還有凝靈丹,聚靈丹,還靈丹等等常見丹藥,還有很多玄階低級功法,兵器。到了深處才看到一些藥材,給鼎爺看了一下,只差兩種藥材就能湊齊。因為煉化了無得道士的靈魂,氣運,所以這個戒指的封印根本毫無阻礙。

凌曉天鬱悶的轉過頭,驀然發現一旁紫靜還被定在那裡,這都大半天了。凌曉天連忙跑過去,仔細一看,卻發現紫靜竟是一個十足的美女,一襲淺紫sè長裙,三千青絲垂下,白皙的皮膚溫潤如玉,柔光若膩,嬌唇若滴,玉鼻微翹,空靈的雙目滿是憂慮,美的不可方物。

凌曉天摸了摸鼻子,搜索記憶,得知這種封印方式叫做玄之封禁,不過無得道士一向yín穢,所封的穴道在上半身,但是玄之封禁作用后,要解除必須點觸下半身的穴道,這就比較為難了。

猶豫了下,凌曉天無奈的說道:「紫靜姑娘,無得道士一向不端,他這種封印術很是特殊,要解除你的封印,必須觸及下半身的幾處……所以很是為難,如果你不同意就眨眨眼我自不會動你半毫。」

見紫靜沒有扎眼,凌曉天長吸一口氣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冒犯了。」說著凌曉天便伸手去點觸紫靜下半身的幾處穴道,特別一個穴道極其隱晦,讓凌曉天很為難,咬咬牙還是點了下去。

紫靜終於解開了封印,大聲罵道:「流氓,你怎麼碰我哪裡?」

凌曉天一臉無辜:「我是為了給你解開封印啊,實屬萬不得已,絕無半絲冒犯之意。況且之前我問過你,你沒有眨眼就代表你同意了,所以……」

紫靜又氣又羞,嬌嫩的俏臉漲的通紅:「我被封住了,怎麼眨眼啊!」

「額,這個,那個……」凌曉天驀然記起玄之封禁封住后的確不能眨眼。

「好了,你是為了救我,我也不怪你了,你知道我的師傅和師姐師妹怎麼樣了?」紫靜急切的問道。

「知道,你的師姐師妹被無得用靈水之籠囚禁起來了,我可以把他們放出,但是令師已經和無得道士拼的玉石俱焚。」凌曉天還未說完,紫靜便抱著頭在一旁痛哭起來。

良久,紫靜抬起頭,看著眼圈泛紅的紫靜,凌曉天很是不忍,安慰道:「我已經煉化了無得道士為你們報仇,你以後還要繼承你師父的遺志,帶著你的師姐師妹回宗門,你的傷勢好些了嗎?」

紫靜點點頭,看著眼前這個相貌平凡但卻給人一種很是踏實的感覺的年輕人,勉強笑了下說道:「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否則我的師姐師妹還有我都會慘遭yín賊凌辱,我的傷勢已經無礙,過幾天就能完全康復。你說的對,我要變得堅強,師傅是為就我們而死,我會努力讓自己變強,我會帶著我的師姐師妹們回去。」

「這樣令師泉下有知,亦能欣慰。」

「嗯,敢問恩公大名?」

「凌曉天。」凌曉天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大陸的名字,只能報上自己的本名。

「凌曉天,我記住了,可以放了我的師姐師妹們嗎?」

「哦,我差點忘了,當然可以。但是今rì之事牽扯多大,還望紫靜仙子慎言。」凌曉天明白,如果別人知道鼎爺在自己手中,以現在的實力必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明白,這件事我不會說出去的。反正我被無得道士封住,什麼都知不道。他們問起,我就說你偷襲了受傷的無得道士,使得他拚死逃跑,這才救了我們。」紫靜說道。

「如此甚好,我這便放出諸位仙子。」說著凌曉天取出靈水之籠,用靈力催動,放出一個個的尼姑。由於凌曉天靈力有限,不能像無得道士一樣一下子全部收取,全部放出,這能一個個慢慢進行。

過了很久,終於放光了所有的尼姑,凌曉天早已累得滿頭大汗,長時間催動這件法寶,很真吃不消。這些被放出來的弟子們,一個個全身濕透,都像霜打的茄子,無jīng打採的坐在地上。

問明白情況后,這些弟子紛紛向凌曉天致謝。

凌曉天點了點頭,看到天sè已晚道:「諸位,天sè已晚,而且這靈水之籠把大家的衣服都浸濕了,我們先去弄點乾柴,然後將衣服烤乾,明天再返回可好?」

「恩公此言甚好,在下紫菱是紫靜的大師姐,多謝恩公救命之恩。」說著向凌曉天拱了拱手,然後帶著師妹們去拾木柴。雖然眾人很是疑惑,問紫靜,紫靜當時也被封住,什麼都不知道,又不好問凌曉天,只能把疑惑埋在心底。

()又過了大約半柱香的時間,凌曉天長舒一口氣,終於煉化了無得的靈魂,自己的靈魂力也因此變得強大了很多。【全文字閱讀.】無得的記憶,功法一一浮現腦海。只是多以污穢**為主,這讓凌曉天很是尷尬,不敢再繼續查看。

「你真把無得的靈魂全部煉化了啊?」鼎爺一臉錯愕。

「嗯,全部煉化了,差點死了我。」凌曉天拭去額頭上的汗水,彷彿剛從鬼門關回來似得。

「真不錯,竟然全部煉化了,氣運也隨之被你煉化了,看來你的靈魂本身很強大,但是畢竟實力太弱。剛才我見你就要守不住了,怎麼一會竟然有什麼事都沒有了,而且絕地反攻,直接將無得道士的靈魂鎮壓煉化,這怎麼可能?難道你有無上心法?」鼎爺疑惑的問道。

「這個……」凌曉天想了一下說道:「那時候我就要壓不住無得的靈魂衝擊,徹底被其奪舍,千鈞一髮之際,忽然想起金庸大帝的無上心法『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然後就抵擋過去了。」

那時候,凌曉天的靈魂被無得道士死死壓制,節節敗退,馬上就要被其奪舍,身死道消了,凌曉天忽然想起這幾句話,然後不停的默念,似乎進入一種很是空靈玄妙的狀態。瞬間,所有的壓力蕩然無存,而且凌曉天自身的靈魂竟然變得生機盎然。一反一正,絕地反擊,摧古拉朽般的吞噬煉化了無得道士的靈魂。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鼎爺喃喃道,眼睛一亮,立即站起身來:「高明啊!高明啊!這心法比那幾個傢伙還要高明的多。咦!金庸大帝,我怎麼沒聽過?」

「額……」凌曉天繼續忽悠:「他老人家神龍見首不見尾,無人可知其一,是古往今來最神秘的的大帝,你記憶不全,不知道也正常。」

「好吧,這話也有道理,但是你的體質很差,算是個十足的廢柴體,不可能完全煉化無得道士的功力。」鼎爺繼續說道。

凌曉天點點頭,一口吃個大胖子怎麼可能?

「我先把他的靈力傳給你一小部分,你先煉化。」說著便開始動手。感覺到體內一股清新的靈力灌入,凌曉天喜上眉梢,連忙按照無得記憶中的玄道宗功法《九玄》運轉起來,越來越多的靈力被煉化,蘊藏在身體之內。

少頃,凌曉天感覺到已經不能再繼續吸收煉化,否則會有爆體之危,才讓鼎爺停了下來。

「你繼續坐著,我把其餘的靈力全部封印到你體內,等你rì後有能力了再慢慢煉化。」鼎爺結出一個複雜的手印,然後鼎內所有的靈力凝結在一起,一下子被封印到凌曉天體內。

看著兵魂空間下面一個奇特的封印顯現,凌曉天滿意的點點頭,問道:「以後我怎麼打開封印?」

「我是你的兵魂,氣息相通,只要你心念一動,封印就開。」

聞言,凌曉天剛yù試試,接著傳來鼎爺的聲音:「千萬別嘗試,你現在體內靈力已經飽和,一旦打開封印,你會爆體而亡!」

凌曉天連忙止住自己蠢蠢yù動的想法,額頭上又爬滿了冷汗,真險!

「我體內的靈力現在很多,該突破了吧!」凌曉天強忍住心中的驚悸,問道。

「別,千萬別。雖然你是個奇葩,竟然是一個從零開始的人,連靈閣都沒有修出。但是以你現在的廢柴體質,修鍊了也白搭。」鼎爺白了凌曉天一眼繼續說道:「或者這也是你的一種造化,遇到了我。」

「怎麼說?」

「我是一口鼎,而且是一口很厲害的鼎,可以煉製古往今來各種丹藥,為你煉製一枚一始丹,為你培元淬體,脫離廢柴,對你今後的修鍊大有裨益。」鼎爺得意洋洋的說道。

「我知道,但是我不是煉丹師怎麼煉製?」

「笨,你不會我會啊!」

「什麼,你說你能自己煉丹?」凌曉天目瞪口呆的說道。這口鼎可以自己煉丹,那不是說以後自己有一個天上第一古往今來唯一的貼身丹藥宗師?

「小菜,而且都是極品,我以前歷代主人都是煉丹宗師、神師,天天拿我煉丹,耳濡目染,我也早成了一代宗師。只是我現在剛剛睡醒記憶不全,煉一些低階的丹藥還是沒問題的,其他的要等以後,隨著你的修為提升,我的記憶,能力也會慢慢覺醒。就像這次,如果不是無得道士傻,心甘情願的讓我吸收氣運,否則我們根本一點也吸收不了。」鼎爺悠悠的說道。

凌曉天點點頭:「看來,提升修為迫在眉睫啊。不過,一始丹是低階丹藥?」

「不是,這是現在我唯一一個記住的中階丹藥,五品!」鼎爺悠悠的說道「不過你得給我藥材,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額,這個,要什麼藥材。」

「付須子、黃苓、土茯苓……」鼎爺一連說了二十多種藥材。

雖然凌曉天記憶力過人,全部記下來,但仍舊毫無用處,根本一樣不認識。

「沒事,無得死了,他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去看看他的遺物,法寶什麼的,都收起來,裡面會有些藥材。」鼎爺依舊悠悠的說道。

對於鼎爺這副語氣和德xìng,凌曉天早習慣了,無論發生什麼,就算是要抹殺他,這傢伙依舊會一副悠哉悠哉,依舊會悠悠的說話。凌曉天在無得道士被成的灰燼中,找到一枚暗紫sè的戒指,應該就是儲物戒指,還有一個紅sè籠子和一個藍sè籠子。

按照無得道士記憶中的方法,凌曉天靈魂一掃,便看到戒指裡面大量的靈石,還有凝靈丹,聚靈丹,還靈丹等等常見丹藥,還有很多玄階低級功法,兵器。到了深處才看到一些藥材,給鼎爺看了一下,只差兩種藥材就能湊齊。因為煉化了無得道士的靈魂,氣運,所以這個戒指的封印根本毫無阻礙。

凌曉天鬱悶的轉過頭,驀然發現一旁紫靜還被定在那裡,這都大半天了。凌曉天連忙跑過去,仔細一看,卻發現紫靜竟是一個十足的美女,一襲淺紫sè長裙,三千青絲垂下,白皙的皮膚溫潤如玉,柔光若膩,嬌唇若滴,玉鼻微翹,空靈的雙目滿是憂慮,美的不可方物。

凌曉天摸了摸鼻子,搜索記憶,得知這種封印方式叫做玄之封禁,不過無得道士一向yín穢,所封的穴道在上半身,但是玄之封禁作用后,要解除必須點觸下半身的穴道,這就比較為難了。

猶豫了下,凌曉天無奈的說道:「紫靜姑娘,無得道士一向不端,他這種封印術很是特殊,要解除你的封印,必須觸及下半身的幾處……所以很是為難,如果你不同意就眨眨眼我自不會動你半毫。」

見紫靜沒有扎眼,凌曉天長吸一口氣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冒犯了。」說著凌曉天便伸手去點觸紫靜下半身的幾處穴道,特別一個穴道極其隱晦,讓凌曉天很為難,咬咬牙還是點了下去。

紫靜終於解開了封印,大聲罵道:「流氓,你怎麼碰我哪裡?」

凌曉天一臉無辜:「我是為了給你解開封印啊,實屬萬不得已,絕無半絲冒犯之意。況且之前我問過你,你沒有眨眼就代表你同意了,所以……」

紫靜又氣又羞,嬌嫩的俏臉漲的通紅:「我被封住了,怎麼眨眼啊!」

「額,這個,那個……」凌曉天驀然記起玄之封禁封住后的確不能眨眼。

「好了,你是為了救我,我也不怪你了,你知道我的師傅和師姐師妹怎麼樣了?」紫靜急切的問道。

「知道,你的師姐師妹被無得用靈水之籠囚禁起來了,我可以把他們放出,但是令師已經和無得道士拼的玉石俱焚。」凌曉天還未說完,紫靜便抱著頭在一旁痛哭起來。

良久,紫靜抬起頭,看著眼圈泛紅的紫靜,凌曉天很是不忍,安慰道:「我已經煉化了無得道士為你們報仇,你以後還要繼承你師父的遺志,帶著你的師姐師妹回宗門,你的傷勢好些了嗎?」

紫靜點點頭,看著眼前這個相貌平凡但卻給人一種很是踏實的感覺的年輕人,勉強笑了下說道:「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否則我的師姐師妹還有我都會慘遭yín賊凌辱,我的傷勢已經無礙,過幾天就能完全康復。你說的對,我要變得堅強,師傅是為就我們而死,我會努力讓自己變強,我會帶著我的師姐師妹們回去。」

「這樣令師泉下有知,亦能欣慰。」

「嗯,敢問恩公大名?」

「凌曉天。」凌曉天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大陸的名字,只能報上自己的本名。

「凌曉天,我記住了,可以放了我的師姐師妹們嗎?」

「哦,我差點忘了,當然可以。但是今rì之事牽扯多大,還望紫靜仙子慎言。」凌曉天明白,如果別人知道鼎爺在自己手中,以現在的實力必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明白,這件事我不會說出去的。反正我被無得道士封住,什麼都知不道。他們問起,我就說你偷襲了受傷的無得道士,使得他拚死逃跑,這才救了我們。」紫靜說道。

「如此甚好,我這便放出諸位仙子。」說著凌曉天取出靈水之籠,用靈力催動,放出一個個的尼姑。由於凌曉天靈力有限,不能像無得道士一樣一下子全部收取,全部放出,這能一個個慢慢進行。

過了很久,終於放光了所有的尼姑,凌曉天早已累得滿頭大汗,長時間催動這件法寶,很真吃不消。這些被放出來的弟子們,一個個全身濕透,都像霜打的茄子,無jīng打採的坐在地上。

問明白情況后,這些弟子紛紛向凌曉天致謝。

凌曉天點了點頭,看到天sè已晚道:「諸位,天sè已晚,而且這靈水之籠把大家的衣服都浸濕了,我們先去弄點乾柴,然後將衣服烤乾,明天再返回可好?」

「恩公此言甚好,在下紫菱是紫靜的大師姐,多謝恩公救命之恩。」說著向凌曉天拱了拱手,然後帶著師妹們去拾木柴。雖然眾人很是疑惑,問紫靜,紫靜當時也被封住,什麼都不知道,又不好問凌曉天,只能把疑惑埋在心底。 ?()夜了,這片空地,數十個篝火升起,上清門的弟子紛紛烘烤著衣服。【風雲閱讀網.】凌曉天則和紫靜坐在一起,隨便的聊著。

「紫靜,你有沒有付須子和土茯苓,我要煉點東西,還缺這兩種藥材。」凌曉天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問道。

「付須子和土茯苓,我看下。」紫靜取下自己的那枚紫sè戒指翻看起來,然後取出兩株藥材遞給凌曉天:「給,正好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