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免禮,你們是如何逃回來的?」段一陽將幾人逐一的攙扶起來,最後盯著周易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容我一點點的講。」周易淡淡一笑,回到水月宗他這顆心算是徹底的放下了。

「先讓我看看。」段一陽上下打量著周易,過了半天哈哈大笑起來。早在之前得到的消息說,周易在狩獵空間內成功的進階到了神海境,初時他還不太相信,現在感覺到周易身上磅礴的靈壓,自然不會有假了。

「奶奶的,這樣都弄不死你嗎?」有人歡喜有人愁,看到周易完好無缺的回來了,趙前程把后槽牙都快咬碎了,鬼使神差的居然把心中所想的話給說了出來。

聲音雖然不大,可在場的這些人都是神海境的修為,哪怕只有蚊子叫那麼大的動靜,他們也能聽的真切。

段一陽第一個就把臉沉了下來,狠狠的瞪了趙前程一眼,直到這個時候,趙前程才感覺失言,身形緩緩向後退去,想要淡出眾人的視線。

「趙師兄,請留步。」周易換上一副笑臉,說道。

聞言,趙前程的身子戛然而止,看著周易笑臉相迎,心裡則是更加的恐懼。這俗話說咬人的狗不露齒,越是對你笑的人,就越應該提防。

「你比我晚進階,這一聲師兄我還是擔得起的。」趙前程穩了穩心神,裝出一副師兄模樣說道。

「我這個人睚眥必報,有仇從來等不到第二天,先前我曾說過,等我進階到了神海境,第一個要滅的人就是你。」周易無視趙前程的話,鏗鏘有力的說道。

「唰!」在場的所有人都安靜了,連大氣都不敢出,這周易也太放肆了,居然無視段一陽的存在,公開向趙前程挑釁。

「你……你當本首座怕你嗎?一個剛剛進階的毛頭小子這般狂妄,若是時間久了,整個水月宗都會容不下你。」趙前程萬萬沒有想到,周易歸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向自己復仇。

雲靈此時就站在周易等人的身後,一對眼睛來迴轉動,以此女的聰明機智,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端倪。原本她以為水月宗很團結,現在看來其內部也是有矛盾的,當下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好啊,如果你不怕,我們現在就比一比。」周易很坦然的說道。

「周小子,大敵當前,你就別耍小孩子脾氣了。」隋清風上前勸阻道。

這一路走來,他對周易的實力太清楚了,別說是一個趙前程了,就算五個也得被周易給滅掉。

「是啊,周易,我知道你們之前有誤會,可現在不是內鬥的時候。」段一陽也開口道。不過任誰都聽得出來,他有點偏袒周易的意思。

「既然宗主和隋師兄說話了,我就讓你再多活幾天。」周易面色一冷,沉聲說道。

「切,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趙前程嘴上不肯落後。

「雲靈拜見段宗主。」就在這個時候,雲靈蓮步輕移走到了段一陽近前,一個萬福過後巧笑嫣然說道。

段一陽愣了下,他並不認識雲靈,不過在萬山解釋過後,段一陽終於恍然了。

「段宗主,現在趕屍派勢大,皇族已經末路,所以妾身想加入水月宗以求保命,不知段宗是同意否。當然了,如果宗主同意,一些關於皇族的秘密,妾身也皆可說出來。」雲靈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說道。

「這個……」段一陽有些猶豫,對於雲靈此女他並不了解,更不能隨口同意。於是他把目光投向了萬山。

「雲靈仙子,加入水月宗一事我們還得商量,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我們會像對待客人一樣的招呼你,絕不會讓你成為階下囚的。」萬山和雲靈打了多年交道,自然知道此女的手腕,如果讓她加入到水月宗,還不把水月宗攪的雞飛狗跳。

可若是直接拒絕此女又有些不妥,因為雲靈是皇族的高層,自然知道一些機密,或許這些機密對水月宗還有大用處。

「也好,那妾身就靜候佳音了。」說完,雲靈也不惱怒,直接退了下去。

「來人,給雲靈仙子挑選一間上房,小心伺候,若是出現閃失,本宗定當不繞。」段一陽是何等人物,一聽萬山的話就知道其中必有內情,當下對著旁邊一名弟子說道。

至於那名會駕馭天幕鷹的皇族修者,則是被另幾人帶走了,與雲靈分開居住。

當眾人回到大殿後,隋清風這才把一路的經過說了。

聽完,所有人都對周易刮目相看,尤其是趙前程,心頭升起一股強烈的恐懼感,若是剛才他和周易動手了,恐怕一招之內就會被人家給秒殺掉。

「朱承志真有你們所說的那般可怕?」段一陽在吃驚周易的所作所為同時,也對趕屍派的屍修心生懼意。

按著隋清風所說,一個朱承志滅掉水月宗足以,根本用不著趕屍派全員出洞。看來這一次水月宗真的搖搖欲墜了。

「宗主,朱承志雖然現在屍身未成,可實力卻真實存在,我們還是早做打算為好。」周易凝重說道。他親眼見過朱承志出手,數千的皇族鐵騎轉眼化為乾屍,此事絕非虛假。

大殿再次陷入到了沉寂當中,段一陽苦思著對策,可是他也才神海境修為,面對一名生死境的存在,毫無勝算可言。修行界本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當大家都處在同一水平線上時,斗的是策略、是智謀,可若是修為境界產生了差距,一切的詭計都將化為烏有。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帶周易去見太上長老,希望他們能有好的辦法。」段一陽豁然起身,對著眾人說道。

聞言,周易愣了下,宗主為什麼偏偏帶自己去見太上長老呢,莫非說其中另有隱情。

可是當著眾人的面周易也不好深問,只能跟在了段一陽身後出離大殿。

行走在通往某座山峰的路上,段一陽閉口不言,臉色陰鬱。

「宗主,我師傅呢?他去了哪裡?」最終還是周易打破了沉寂,因為自打回來后,他就一直沒有看到林凡。

「我把你單獨叫出來,也正是為了說此事,自從陳力被狐妖抓走後,你師傅一直在追查這件事情,最近我才得到消息,你師傅已經深入到了南嶺,似乎尋到了一些關於陳力的線索。」段一陽緩緩說道。

一聽說林凡去了南嶺,周易心裡咯噔了一下子,臉色瞬間大變,南嶺這個詞意味著什麼他再清楚不過了。 天元大陸共分為五大板塊,分別是漠北、極西、南嶺、東冥和中州,而每個板塊之間都有著各自的勢力,就拿南嶺來說,更多的人喜歡叫它南嶺妖地。

從名字上就可以知道,那是妖族的天下,廣袤的南嶺地域,生活著不下數十萬種類的妖修,這些妖修有的修為通天,並不次於人類修者。

周易做夢也沒有想到,陳力會被白狐掠到了南嶺妖地,讓他更沒想到的是,林凡為了追查陳力的下落,不惜冒風險進入到南嶺。

「周易,你師傅深入南嶺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他好像是發現了妖族的某個大秘密,所以想查清楚。」看到周易一臉的愁苦之色,段一陽說道。

「妖族的秘密?」周易微微一愣,他對於妖族的了解僅限於各種典籍上。

「至於是什麼你師傅沒有明言,不過能讓他感興趣的事情並不多,想來應該是一件驚天的大事。而且南嶺妖地和極西比鄰,沒準和不周神山還有些關係。」段一陽繼續說道。

一提到不周神山,周易的興趣也起來了,他之前所經歷的種種,似乎都與不周神山有著密切的聯繫,尤其是和紫薇宮的白骨骷髏一翻談話過後,讓他對此山更加的有興趣了,似乎烹飪術與不周神山大有聯繫。

為了能徹底掀開烹飪術的神秘面紗,周易也想進不周神山去看看。尤其是聽白骨骷髏說,烹飪師是天道所不容的,更讓他心中忌諱。

「宗主和我說這些是何意思?」周易不是糊塗的人,南嶺妖地的事情與現在水月宗面臨的危機相比遙不可及。

「呵呵,你的確非一般人可比,稍加點撥就會通透。實話與你說了吧,在你們沒回來之前,我就曾見過太上長老幾次,與他們詳細的討論過水月宗該何去何從,從太上長老的口風中得知,宗門唯一的出路就是退出大晉國,當然了,能不能成功退出,還要看趕屍派那邊的動靜,如果朱承志想滅掉水月宗,只需一天的光景。」無奈一笑,段一陽說道。

「幾位太上長老也無計可施?」周易愕然,雖然在回來的路上,他就想過這個問題,但從段一陽嘴裡說出來,就證明現在的水月宗風雨飄搖。

「太上長老之中修為最高的才玄妙境七層,如何能與朱承志抗衡。」段一陽嘆了口氣,說道:「我和你說這些,是想提前給你一個準備,趕屍派的人找上門來,你且不可與他們死拼,自行離去就好了,如果願意也可去南嶺妖地尋你師傅去。」

周易沉默不語,看來事態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要不然段一陽也不會說出這種話。

「我看得出來,水月宗里這些神海境的首座,有機會進階到玄妙境的修者,只有你和你師傅了,至於別人恐怕都要終生被困在原地,也包括我在內,我不想讓水月宗失去種子,也許等你們強大了,還可以將水月宗這個名頭髮揚光大。」段一陽正色說道。

「多謝宗主抬愛,只怕周易不能擔此重任。」周易心情很沉重。

「哈哈,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過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段一陽哈哈大笑,似乎將心中的煩惱都拋開了。

兩人一路說著,時間不大,蹬上一座山峰,在半山腰處修有四座洞府,每座洞府的門口都閃動著各色的禁制。

「這裡就是太上長老的居所?」周易環顧四周,感覺平平無奇。

「他們都是苦修之士,對外界的環境並不關心,只要是靈氣濃郁之地即可。」一邊解釋著,段一陽就走到一座洞府的前面,手指輕輕一彈,一道靈光迅速沒入到禁制裡面。

時間不大,禁製表面露出一條通道出來,二人魚貫進去。

當來在洞府的大廳時,進入周易眼帘的,是一張石桌和幾枚石凳,除此之外別無它物,條件清苦的很,看來段一陽說的沒有錯,太上長老們一心都撲在修行上,對於物質的需求並不大。

「一陽,此子就是周易?」一個淡淡的蒼老聲音從某間石室里傳了出來,緊接著人影一閃,一名百歲的老者就站在了周易和段一陽近前。

看那老者的身法迅捷無比,就算是周易發動《狂爆雷步》也未必能趕的上。這還是對方憑藉肉身之力所作,並沒有加持身法。

面對這名老人,周易彷彿面對著一座大山般的靈壓,身體不能自主的稍退了一步。

「曲長老,此子便周易了,已經進階到了神海境。」段一陽恭敬說道。

「不錯,短短時間就有如此成績,卻是我水月宗之福,可惜你生不逢時,水月宗遭此大難,難保樹倒猢猻散。」曲長老一臉惋惜道。

聞聽此言,段一陽臉色大變,問道:「難道幾位太上長老已經做出了抉擇?」

「正是,老夫在幾天前已經和越國的修行宗門聯繫好了,水月宗全宗遷移越國境內,以避免趕屍派圍剿。」曲長老無奈的道。

「越國?」周易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頭腦微微一轉就有了思緒,根據他所知道的情況,這越國是一個比大晉還要小的國家,而且越國境內的修行資源匱乏,一但水月宗遷入越國,必定實力大損,另外在遷移的過程中,會不會有弟子另投它門也未嘗可知。

畢竟修行資源除了靈丹妙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靈脈,沒有一處好的靈脈所在,修者的修行速度將會變成龜速,久而久知宗門的實力也必將被削弱。

看來,水月宗真的是走投無路了,居然選了越國棲身。

「我們水月宗遷移到越國,越國中現存的宗門同意嗎?」段一陽思索片刻后,問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老夫已經和他們約定好了,等我們到了越國,絕不搶佔現有宗門的地盤,只需尋一處安身之所便可。」曲長老說道。

「這麼大的水月宗,我們得何時能遷移完。」段一陽長嘆口氣,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不過宗門在大晉國多年,家底豐厚,想要一兩天之內徹底的搬走是不可能的。

「選一些重要的拿吧,其餘東西丟棄。」曲長老同樣是一臉神傷之色,頗有一種忍痛割肉的感覺。

不過想想也是,若大個家業說不要就不要了,換誰都得心疼。

「對了,差點忘記正事了,周易,我切問你,你進入狩獵空間后,可曾去過紫薇宮?」曲長老似乎想起一件大事,臉上的沮喪神情一掃而空。

「進去了。」一聽對方提及此事,周易就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當然了他只是挑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來說,重點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那些事情在他自己沒有弄明白之前,對誰也不會講的。

「看來朱承志也是白打了如意算盤。」曲長老嘿嘿一笑,給人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太上長老這是何意?」被對方這麼一笑,周易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件事情老夫也是最近才了解到的,此次狩獵空間開啟,足足比以往提前了一個月,確實是趕屍派的人從中搞鬼,據說他們還尋到了那處空間的正真位置,只是無法徹底的解開封印禁制,只能對其稍加干擾,讓禁制提前一月開放。」曲長老捋著鬍子說道。

「朱承志認為狩獵空間里會有寶物?」周易問道。

「這只是其一,其二他是想將各大派的精銳弟子在狩獵空間滅掉,如此一來也算是斷了各派的根基,只是讓他沒有想到,除了丁道全之外,你們幾人也都進階到了神海境,一下子就打亂了他們之前的計劃,尤其是你周易,你居然把丁道全給滅了。」曲長老一副迷離的笑眼望著周易,從心裡往外的喜歡他。

「弟子也只是誤打誤撞罷了。更何況丁道全並非真正的死在我手,而是死在了同門古玉手中。」周易趕忙澄清事實。

「誤打誤撞也需要本錢,你沒那個實力只有被滅的份兒,至於丁道全的死雖不是你最後下的殺手,但趕屍派還是會將此事算在你的頭上,弄不好水月宗將會是第一個被攻擊的對象。」曲長老淡淡一笑,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話又說回來了,即便沒有周易這檔子事,朱承志也不會放過水月宗的。

「一陽,這幾天你先派心腹之人收拾下宗內的貴重物品,然後暗中派人運送到越國,切記,這件事情萬萬不能聲張,若是讓趕屍派聽到了風聲,他們也許會提前動手,之後,我們在讓弟子分批撤往越國。」曲長老轉回頭,對著段一陽說道。

「弟子知道了,這就著手去辦。」

「對了,若是有大件的重要東西帶不走,就尋個隱蔽的地方藏起來,再不行就直接毀去吧,絕不能給趕屍派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物品。」曲長老面露狠說道。

周易聽完,微微的點頭,這曲長老的行事作風和自己很像。

將一切布置完畢后,老者再次把目光落在了周易身上。

「小子,你是隨我們去越國呢,還是去其它地方?」曲長老這句問話可是大有深意。

「弟子現在還沒有想好,不過請太上長老放心,周易生是水月宗的人,死是水月宗的鬼,絕不會另投別派。」周易是何等聰明,一聽對方的問話就知其是何意思,當下大表了一番衷心。

「你不要誤會,老夫沒有別的意思,我知道你和你師傅的感情不錯,如今他還在南嶺妖地追查陳力的下落,你若是想去尋,路上要多加小心。」曲長老也是老油條,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后,淡淡一笑,說道。 從曲長老的洞府出來時,已經是深夜了,周易仰望著滿天星斗,心裡大為不是滋味。剛剛在宗內站穩了腳跟,可轉眼宗門就要遷移了。

回來的路上,正好路過水靈庭,周易和段一陽說了聲,就向著水靈庭方向行去,好久沒見到龍紋鯉了,也不知道這條大魚現在活的如何。

等來在水靈庭的時候,周易看見一名宗內弟子正在看守。

「小師叔。」看守水靈庭的弟子認識周易,急忙上前施禮。

周易揮了揮手,說道:「今天晚上你回去休息吧,我留在此地。」

聞言,那名弟子也不敢多問,直接退走了,看守水靈庭本就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有人願意代勞何樂不為。

走到了水潭的欄杆邊上,周易向著裡面看去,水還是那般清澈,將天上的明月倒映其中。從乾坤鐲內取出幾個靈氣包子,順手丟進水中,時間不大,平靜的水面上出現了一連串水花,緊接著龍紋鯉鑽了出來。

「哈哈,聞到包子的香味,本尊就知道是你回來了。」龍紋鯉似乎心情不錯。

「聖獸大人,這次來我是向你辭行的。」周易看著大魚說道。

「你要去哪?」龍紋鯉不解。

當下,周易就把趕屍派的事情說了一遍,大魚聽后,一對圓眼睛里露出怨毒的光芒,說道:「趕屍派這幫狗東西,他們一直狼子野心,只怪當初暗夜那丫頭一時心軟,沒有將這一派連根拔除,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聖獸大人,水月宗搬走了您怎麼辦?」周易有些擔心大魚的安危,這條龍紋鯉在全盛時期的修為或許能獨霸一方,可眼下英雄暮遲,受過一次重創后,大魚已非當年可比。

「你不用擔心我,大不了我從水潭下方的海眼遁走,趕屍派的人拿我沒有辦法的,倒是你呀周易小子,一路可要多加小心。」龍紋鯉有些傷感的道。

「聖獸大人,說實話我不想隨他們去越國,我想去南嶺妖地尋我師傅。」此地沒有別人,周易就將真實想法說了出來。

「南嶺那種地方太過混亂,不僅僅有妖修,而且一些大奸大惡的人類修者也聚集在那裡。」大魚想了下,說道:「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只要不去主動招惹那些人,應該可以自保。另外去南嶺磨練一翻也未必是壞事,這對你的進階很有幫助,溫室里長出的花朵,永遠也經不起大風大浪,只有在嚴酷環境下生存下來的,才是王者。」

「晚輩也有此意。」周易微微點頭。

「對了,我給你的《九轉幻經》學的怎麼樣了?可有點眉目。」龍紋鯉忽然想起幻經的事情。

聞言,周易苦笑一聲,道:「看來我的天賦並不適合修習幻術,到目前為止可以說一無所獲。」

「幻術這東西不可強求,急功近利只會適得其反,一切隨緣吧。」龍紋鯉並沒有要幫助周易的意思。

「聖獸大人,這裡還有些靈氣包子,您先拿去吃,若是日後有機會我們相見,弟子定當奉上大餐。」說著話,周易拿出大量的靈氣包子給龍紋鯉。

「哈哈,好,那本尊就期待你的大餐了。」大魚也不客氣,一口將所有的靈氣包子吞下,然後身形飛快消失在水潭當中。

看著那翻湧的水花,周易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當初龍紋鯉的事情他從萬山和隋清風那裡也聽到了一些,這條護山聖獸的神通並不次於暗夜祖師,只是後來因為某事傷了根基,至使其修為倒退,現在最多也只有玄妙境八九層的樣子。

人活在世上不容易,想要成為一個毅力不倒雄霸天下的人更難,此刻周易的思緒已經飛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他似乎看到了爺爺、父親、母親……還有那一幕幕從小就烙印其心中的慘烈景象。

「看來我還是太弱了。」周易握了握拳頭,旋即又鬆開,嘆了口氣說道。

從水靈庭離開后,周易徑直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還是那間小院,沒有太大的改變,雖然許久沒有居住了,但是院子里十分整齊,想必是有人天天來打掃。

一隻腳剛邁進院中,就聽見個如銀鈴般的笑聲傳來:「你終於回來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說話之人正是慕羽凌,幾月不見,這丫頭似乎又變漂亮了很多,舉手投足帶著一股精明老練,與剛入門時判若兩人,尤其是對方的修為,更是讓周易大吃一驚,此女已經是名旋氣境五層的修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