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見狀,拓跋狂老臉一沉,隨即身形也是跟著動了起來,成一虛影閃現在那中年男子身前。

砰!兩道兇狠掌力猛的在天穹上炸開,成一道巨大的煙花。

兩掌觸碰,兩道身影同時爆退數步,但從步數上不難跋狂還略處下風。

「趙德義,堂堂趙家宮宮主,對一晚輩出手你難不害臊嗎?」拓跋狂冰冷道。

外人不知道,拓跋狂卻是知道,龍崎的身份不簡單,當然,這還不是他最在意的,他最在意的是,龍崎是秦石的朋友,如今秦石生死不明,但他知道,如果秦石沒死,那龍崎出事,他一定會瘋狂的,那時候,若真的在外圍屠殺,引動龍家之怒,就麻煩了,他決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那中年男子不以為然的冷笑聲,他可不在意什麼害臊不害臊,現如今大局已定,秦宮必亡,對他而言,現在是巴結十方殿最好的機會,他若是能搶奪先機,那將來定能夠在外圍風生水起,受到十方殿的重用,他笑道:「呵呵,拓跋狂,少廢話,要摧毀外圍的,又不是我趙家宮,再說,老子是為外圍打抱不平,怎麼?你想要與我交手么?」

拓跋狂老臉一沉,剛剛一掌,強弱以分。

「這趙德義,沒想到竟突破到半步界境?而且實力比拓跋狂還要強?」許多強者唏噓聲。

公輸仇這時老臉陰沉,袖袍一揮,一道厲風:「哼,趙德義,想要動手?老朽陪你!」

「公輸仇!」趙德義嘴角抽搐下,公輸仇突破界境,在外圍不是秘密。

啪!但突然,一隻玉手攔住公輸仇,龍崎這時鳳眼如冰,如一把無堅不破的尖刀刺向趙德義。

「公輸前輩,他要殺的是我,讓我來出面就好。」

「龍姑娘,這……」

「無礙。」龍崎冷笑聲,在她趙德義就是在玩火,找死,那既然如此,她成全便是,如今秦石生死不知,讓她本就怒火不斷,這趙德義,無意是撞在槍口上。

見龍崎將公輸仇攔下,趙德義眼神一喜,陰冷下來:「呵呵,小丫頭,你長的倒不錯,若是願意給我做個小老婆,我倒是可以考慮饒你一命!不然,我便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自古紅顏多薄命!」

咻!突然,趙德義話音未落,他尚未回過神來,龍崎竟是直接出現在他身前。

那度,是……是碎空?

啪!

下一秒,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龍崎沒有用任何的虛招,界境的她,對於域境,有著足夠的秒殺力,她僅僅是一個巴掌,趙德義的鼻骨便是粉碎,他直接如斷線的風箏一樣,猛的被抽飛出千萬米去。

砰!

趙德義直接砸在一座巨山上,那一座小山都是被震出一個巨大的深坑來。

「這……!」這突然的一幕,驚呆了無數強者。

「好可怕的手段……這,這女人,究竟是什麼人?」先前那些嘲笑,一瞬間蕩然無存。

這時,趙德義勉強的爬起身,他如見到修羅般的望向龍崎,充滿恐懼。

「你剛剛說什麼?讓我知道,紅顏薄命是么?」龍崎冷道,旋即她美眸一寒,一個箭步直接貫穿向趙德義,趙德義嘴角猛的抽搐下,一臉驚恐,他能察覺到,從龍崎身上涌動出的強烈殺意,這女人,是真的要殺了他。

「不,不要!」趙德義嚎叫聲。

公輸仇這時也是升起憂色,但對於龍崎他也不敢冒犯,只好轉身望向陳焉,如今能阻攔龍崎的,唯有陳焉。

「陳焉姑娘,快攔住龍姑娘,一個趙德義死不死倒是無所謂,但她若是真的激怒龍家,那事情就麻煩了,等到時候,秦宮也會受到連累,秦石那小子不死,也會受到神罰。」公輸仇道。

然而,陳焉卻是微笑的道:「公輸長老儘管放心,只要這天不塌下來,在這七千海宮裡就沒人敢要她的命。」

「這……」公輸仇十分無奈,但陳焉若是不阻攔,那這趙德義多半是死透了。

砰!但突然,一聲驚鴻巨響,整個乾坤跟著動蕩一下,眾多強者這時都是猛然一怔。

咻!

突然,從那渾濁許久,情況不明的戰場當中,一團極為狼狽的光芒猛然從中倒飛出去,如一個巨大的隕石一樣,直接從龍崎的嬌軀前射出,這才迫使龍崎停下身,旋即,全場驚覺,皆是屏住呼吸,朝著那狼狽的光團方向望去。

轟隆隆!

少頃,那光團猛的砸在大地上,一瞬間便是掀起萬里高的駭浪來,那一道光團之強力竟是生生將大地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來,那深坑有幾千米身,縱橫萬米,隨著這巨大的驚動,眾人都是將心提到嗓子眼來,就算是活人,在受到這股力量的撞擊下,怕是也必死無疑了吧?

「好,好可怕的力量!」

「出結果了嗎?」

眾多強者,猛的定神,旋即朝著那深坑當中凝望去。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那一道光團,幾乎是打破了現場的死寂,讓一眾強者好像忘記了剛剛趙德義將死時的緊迫。..

畢竟現在,最重要的還是秦宮與十方殿的爭奪,誰贏,誰便是外圍的王。

眾多強者抿著嘴,望著那深坑當中的滾滾風沙長嘆口氣:「,結果是出來了,最終那小子還是被擊殺了嗎?」

「應該是那小子,畢竟對方可是十方殿,八名界境大成以上的強者啊,那小子根本不可能贏的。」

「但不得不說,那小子也真是有些本事,竟能真的和十方殿鬧成今日這種地步,要不是十方殿,估計放眼外圍的話娿,沒有人能夠擋得住那小子了吧?」

「確實,只是哼,那又怎樣?木秀於林罷了,他不過還是太年輕,這一次秦宮估計也會隨之被滅吧,這都是他自找的。」

眾多強者得意的一笑,這時隨著風沙散盡,眾多強者漸能深坑中的樣子,但瞬息后,不少強者猛的瞪大眼,被一抹難以置信和駭色貫穿,因為他們清晰的在那深坑當中,竟是有八道極為狼狽的身影躺在深坑裡,那八道身影,赫然是周煜八人。

「那,那是……!怎麼可能?」

突然,一道道尖叫聲驚天響起,特別是十方殿的那些長老,一個一個如見到鬼一樣,那些在他們眼中如神一樣的宮主,如今竟是如此狼狽的躺在深坑裡?

但片刻,不少強者連忙道:「恩,也不奇怪,剛剛那種情況,秦石估計早就被擊殺成粉末了,怎麼可能會被擊飛出來,但是不得不說,他最後拚死一搏,倒也是挺恐怖的,竟然將八位大佬給傷成這樣?」

不過,他們的自我安慰尚未音落,那原本混沌的海域突然散開,一道極為充滿威嚴和戾氣的少年緩緩浮現,那少年,一席黑袍,身形雖是也有些狼狽,但相比於那八條死狗般的周煜幾人,卻是好上太多,而更重要的是,此時在那少年身上,有一股極為古樸,和遠古般的靈氣,讓所有強者都是忍不住心驚。

好像在那力量下,那少年如王者一般,如果他們膽敢有半點的不服,下一秒所等待他們的便是周煜幾人一樣的下場。

「是,是他?」眾多強者猛的倒吸口冷氣,若是說現在他們還不明所以,但如今的狀況卻是分外明顯。

現在,就算眾多強者再傻,也是明白究竟生了什麼,真正贏的,竟是秦石?

「要是沒死的話,就趕緊站起來吧,繼續裝死我不介意成全你們。」秦石淡淡道,聲音不是很洪亮,卻足夠所有人聽的清楚,不少強者都是猛的倒吸口冷氣,嘴角抽出一下。

這小子,是人嗎?

在深坑當中,八道身影都是不寒而慄,以周煜為這時吃力的爬起身來,八人目光皆是兇狠的瞪向秦石,但儘管憤怒,此時卻是不敢多言一句,剛剛秦石的手段,他們是親身體驗過的,明明他們八人,皆是用出了最強的招數,但不知為何,從秦石的周圍竟突然變成荒蕪,就好像秦石能夠操控這天地一樣。

而最可怕的是,當他們所有人的攻勢變成虛無,從那秦石掌風裡突然噴射出極為兇狠的荒蕪咒印,每一道咒印都是擊入到他們骨骼當中,這才有了如今他們這般狼狽的模樣。

「小子,你剛剛用的,究竟是什麼招數?」周煜咬牙道。

秦石淡淡一笑:「告訴你也無妨,荒蕪戰典你可聽說過?」

「荒蕪戰典?」周煜臉色猛的一沉,這時他嘴角抽搐下,突然明白什麼一樣:「是三十六通天武學之一?」

「恩,沒錯。」秦石大方的點點頭,就好似是我告訴你們,只是想讓你們死的明白。

這時,眾多強者的臉色一變:「三十六通天武學?」

「這小子,究竟還是不是人?」

龍崎這時也是古怪的望向秦石,小聲道:「他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

這時,秦石目光變的兇狠,旋即他身形一閃,落在那深坑前:「那現在,我們談談,你們先前對秦宮的所作所為吧?」

聞言,周煜幾人心底猛的一沉,旋即臉色變的極為陰沉:「小子,你想做什麼?」

「做什麼?也沒什麼,我早便是說過,我要讓十方殿變成廢墟。」秦石淡淡道。

「你想殺了我們?哼,小子,你別以為,你能贏了我們,你就真的能佔領十方殿,你既然在內三千待過三年,那你應該清楚的,我們十方殿,是直屬內三千三清宮的,你要是將我們殺了,三清宮不會放過你們的。」周煜咬咬牙,終是將三清宮搬出,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夠想到,有可能活命的辦法。

聽到三清宮,不少強者這時都是唏噓聲。

三清宮的存在,那遠不是外圍能夠觸碰的。

「確實,這小子今日雖然極為威風,但他的做法也定會觸怒三清宮。」

「要是三清宮對這小子動手,那他就是有幾條命,都不夠死的。」

「三清宮?」然而,那個在外圍被列為禁忌的三個字,在秦石耳中卻好像並沒有太重的分量。

秦石淡淡一笑:「你認為,我敢對你們出手,難道會在乎那三清宮么?」

「你,你什麼意思?」周煜不解道。

「呵呵,無妨,讓你們死的明白點。」這時,秦石緩緩轉身,目光帶有幾分玩味的轉身朝龍崎望去。

「龍崎,告訴他們。」

「恩。」龍崎應聲,這時眾多強者皺眉,想不通秦石在這時,要讓那個神秘的女孩說什麼。

拓跋狂,羅燕等秦宮盟友也是不解。

然而,龍崎隨即玉手一揮,一道金燦燦的令牌被她拋出,十分嘲諷的摔在周煜八人身前:「睜大你們的眼睛,是什麼東西。」

周煜幾人相覷一眼,心底都是帶有好奇的將令牌拾起,但隨之見到那令牌上閃閃光的一個大字,眼神竟是瞪大,那一個大字,赫然是一個草長鶯飛的龍字,筆鋒鏗鏘有力,充滿尊貴之色,外圍許多強者這時倒是不解,以他們的高度,認不出龍家的令牌也不奇怪,但十方殿,卻是知道,這一塊令牌,在七千海宮意味著什麼。

這令牌,意味著真正的霸主。

「你,你龍家人?」周煜如晴天霹靂般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道。

轟!一句話傳開,全場都是瞪大眼,這時無數強者皆是如物般望向龍崎。

「龍,龍家?難道,是那個地方的人?」

「這,這女子,竟然是龍家的人?難怪,她剛剛說,要讓外圍變成廢墟……」

突然,無數強者都是心生餘悸,隨之則是可憐的朝那趙德義望去,此時,趙德義狼狽的在地面上,當聽到周煜口中龍家二字時,他心死如灰般的望向龍崎,他剛剛,竟然還想用龍家威脅龍崎?這不是壽星公上吊,嫌自己命長了嗎?

拓跋狂幾人這時也是苦笑一番,難怪龍崎從始至終那般的有恃無恐。

陳焉這時而是淡淡一笑:「公輸長老,我剛剛不是說過么,只要這天不塌下來,七千海宮就沒人能要她的命。」

龍崎這時鄙夷的望向周煜:「沒錯,而且,他秦石,現在也是我龍家的客卿長老!」

轟!眾多強者在此震驚,秦石竟然是龍家的客卿長老?

聽到這話,秦石也是一怔,好奇的朝龍崎望去,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龍家的客卿長老了?

當然,與秦石對視,龍崎則是滿目幽怨,好似在說:你以為我願意這麼說啊?那難不成,我要告訴別人,你秦石是我龍家的女婿?或是說,我龍崎,是你的妻子?

何況,陳焉還在,陳焉與秦石的關係,在外圍早已被坐實,她不想讓陳焉難堪,或是成為眾人議論的話題。

秦石似是也明悟什麼,感激的沖龍崎點下頭,旋即轉身朝周煜冷笑聲:「你現在覺得,三清宮能威脅到我嗎?」

「這,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龍家不是不插手海宮之事么?何況,我記得,龍家是有詛咒的啊。」

「不信?我給你時間,你與三清宮之間,應該是有聯繫的吧?傳音給他們,告訴他們,我秦石在此,若是想要我的命,讓他們來便是。」秦石冷道。

周煜捏緊拳,最終他還是選擇查實一下,一塊古銅色的傳音令被他取出,只是……他幾次嘗試,那傳音令卻始終黯然無光,毫無回應。

「呵呵,你們已經被拋棄了啊。」秦石嘲笑道,早在他進入十方殿範圍內時,龍印便是傳消息來將內三千的情況轉告給他。

周煜這時終於明白,秦石沒有開口騙他。

片刻,他死寂沉沉,整個人好似墜落到深淵當中,不光是他,張揚幾人皆是如此,開玩笑,對方可是龍家的客卿長老,先前他們竟然想要與其作對?那不是在等於自掘墳墓嗎?

「現在,你們也知道了,那做好上路的準備了嗎?」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秦石的聲音極為冷漠,如同死神的宣判一樣,好似能隨意定奪周煜幾人的生死。.ΩM

周煜幾人臉色陰晴不定,他們顯然是沒有料到,秦石背後竟用龍家如此龐大的背景。

「就你們這德行,先前還想要搶奪我的天命?」秦石冷笑的搖搖頭,這時他的大手緩緩高舉,一座金色的巨山憑空出現,當即便是欲要朝著那深坑當中碾壓下去。

在那金色巨山的壓迫下,周煜幾人皆是惶恐,恐懼。

這一次,他們是真的怕了,越是活的久便越怕死,何況這幾個傢伙擁有幾千年的壽元。

「秦,秦石,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你,你繞我們一命!」周煜突然爬起身,竟是直接跪在地上。

張揚幾人見狀,同樣跪下身沖著秦石不斷磕頭。

周煜幾名外圍的霸主竟然跪在秦石面前?

諸多強者皆是倒吸口冷氣,一個一個也是心生恐慌,現在他們可沒時間擔心周煜幾人的生死,如今,秦石獲勝,那便意味著,從今日起,外圍將重新異主,外圍千年不變的鐵律也會被打破,以後,在外圍,再也沒有十方殿,有的,只有秦宮,一方稱霸。

而他們,在先前的站位當中,顯然是做錯了選擇,如今秦宮獲勝他們皆是在擔心,秦石要怎樣對付他們。

同樣,他們又後悔著,沒有如拓跋宮,羅生宮一樣,選擇秦宮。

在高處,一直保持觀望的孿生宮,邱善堂這時見到秦石戰勝十方殿,嘴角忍不住抽動一下:「這恐怖的小子。」

「父親,你現在對我的話,可還有任何質疑嗎?」邱楚兒淡淡道。

邱善堂一怔,苦笑的搖搖頭:「只是沒料到,這小子竟然背後還有龍家這棵大樹所依靠,難怪,他敢如此的有恃無恐,只是,就算有龍家,他這一次的舉動,一定也會激怒三清宮,三清宮真的會輕易作罷么?我聽說,前不久三清宮,好像對龍家宣戰了吧?」

「三清宮,可不是十方殿,也不會那麼好對付。」邱善堂淡淡道。

邱楚兒卻保持著微笑道:「但同樣的,他對付十方殿時,又何曾有人他?」

「這倒是……」邱善堂長嘆口氣,儘管是親眼所見,他仍是難以置信,碩大的七千海宮,竟真被一名二十齣頭的少年所顛覆。

周煜幾人這時哪裡還顧得上顏面,他們現在只想活命。

「秦,秦宮主,你大人有大量,你放我們一馬,只要你放過我們,以後我們十方殿甘願淪為外圍最低級的海宮,以後外圍,都由您說的算,我們十方殿,也會輔佐你。」周煜卑微道。

秦石冷漠的一笑,對於周煜幾人的哀求沒有任何動搖。

「如果現在戰敗的是我,你們會放過我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