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蕭備道:「那咱們靈果園裡,和三千年一熟的蟠桃同等的靈果,又有多少?」

「回稟大人,不足雙十之數……」

「天啦嚕!」蕭備悲痛地捂住了小臉,無奈地接受了自己被分到了一個雞肋官職的事實。

「算了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無奈地擺擺手,蕭備扶額走進了自己的仙府。

一切,還是先謀而後定吧!

………

幾日後。

太白金星忽然來到凌霄寶殿,對著玉帝恭敬道:「啟稟玉帝,六品仙官靈果司葡萄道人上殿求見。」

「哦?是那個剛剛被朕召上天來的少年麽?有趣,有趣,傳他上來!」聽見太白金星的話語,無聊了許久的玉帝頓時感了興趣。

「小神蕭備參見玉帝。」蕭備走上大殿,對著坐上的玉帝一拱手。

「哈哈哈!愛卿無須多禮。」玉皇大帝大笑三聲,心情頓時好了不少,他成天蹲在天庭簡直無聊透頂,很少見過什麼有趣的事了。

噗!這個少年真的叫葡萄道人,哈哈哈哈!葡萄道人,好逗的名字啊哈哈!

「噗!」憋不住笑的玉帝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沒收住聲,連忙咳嗽兩聲用以掩飾,「咳咳,不知葡萄愛卿,噗嗤!此番…哈哈!此番上殿是為何故啊?」

卧槽?竟然嘲笑我的道號!看著一臉傻笑的玉帝,蕭備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面帶慍色道:「陛下貴為眾仙之首,還望注意威儀。小仙此番求見,是為了靈果園缺少靈株一事。吾觀靈果園中靈植缺乏,唯恐有失陛下天威,特此申請下界收集奇珍異寶,以充靈果園。望陛下恩准!」

「噗!哈哈哈,那個啥,葡萄道人啊,噗嗤~朕准啦,你…哈哈哈!去吧去吧!」

葡萄道人,噗嗤!玉帝越想越好笑,竟然有笑的抽風的趨勢。弄得蕭備鬱悶無比,為啥玉帝老兒的笑點就這麼低?我叫葡萄道人就真有那麼好笑?!

……………

凡間界,蕭備身後跟著兩個仙侍屹立在天空中。

左仙侍沖著蕭備恭敬地一抱拳,問道:「大人,吾等此番下界還望大人吩咐,小人任憑差遣!」

「哦?」蕭備在空中負手而立,瞥了一眼他,大氣地揮揮手道:「既然如此,那就散了吧,分頭行動~」

「嗯?」仙侍眉頭一皺,見蕭備竟不願與他們同行,連忙道:「靈果司大人恕罪!小人不知有何得罪之處?讓大人此番作為?」

「愚蠢!」蕭備慍怒地在兩個傻大個仙侍的腦袋上一人敲了一下,散漫地道:「你們兩個蠢貨!難道不知道分頭行動的效率高很多嗎?!笨笨笨!」

「哎呦!」這倆蠢貨捂著腦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頓時大眼對小眼地愣在那裡。心中猛地一驚,對呀!分頭行動的效率比一起行動的高啊!為什麼我們沒有想到?不愧是大人,果然厲害!

想明白其中緣由的二仙連忙捂著紅腫的腦袋對蕭備佩服道:「小人愚笨!靈果司大人果然聰慧,讓吾等佩服!」

「好了好了~」蕭備不耐煩地揮揮手想要趕快支開這倆二愣子,「那就趕快行動吧!快去快去!」

「是!大人,下官告退。」這兩個蠢貨還真信了蕭備的鬼話,行了一禮后就各自駕雲而去。

「哼哼~」目送著他倆離開,蕭備的嘴角划起一絲奸笑。沒錯!他這次下界是有其他計劃的。

眼看著終於支走了兩個跟屁蟲,蕭備立刻召喚出來他的『魔改版殲-20』出來,朝著西牛賀洲駕機而去。

………………

靈台方寸山,三星斜月洞中。

蕭備收起戰鬥機,先去拜訪了一下自己的師父。臨走時還偷偷的在菩提老祖的塌下放了一堆從靈果園中順出來的仙果。

……

「師兄~師弟我來看你啦!」

正在演武場專心練功的孫悟空只聽見一聲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回頭望去,頓時激動無比。

「師弟?你回來啦!啊哈哈哈~想死師兄我了,哈哈哈!」

「咳咳咳!師兄,唔!師兄你先鬆手!」蕭備掙扎著從悟空的懷抱中移出身子,咳嗽兩聲后便從懷中掏出一物道:「師兄~師弟我現在在天庭做官啦!給你帶了好東西哦~」

「哈哈!不愧是俺的好師弟,果然是有福同享,得了好處沒忘了師兄俺。」猴子聽說蕭備有禮物給他,親昵地拍著蕭備的後背,好奇道:「是甚好東西?還不快拿出來給為兄一觀,莫要惹得俺好奇呀!」

看著興奮地抓耳撓腮的悟空,蕭備一陣苦笑,把手中的木盒遞了過去,道:「師兄,此物名叫月光寶盒,擁有莫大的威能。」

蕭備這次下界的主要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孫悟空,因為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會拿走一些本屬於悟空的機緣。為了補償他這個師兄蕭備才特意給了他這個月光寶盒。

沒錯,這個月光寶盒就是蕭備新開發出來的一個因果系統,取『因果寶盒』的諧音命名為『月光寶盒』。

其在給菩提老祖的天逆珠的基礎上又多了一項兌換功能。這是蕭備在發現系統大爺可以把自己所得到的物品數據化,並通過因果值複製出來后,才開發出來的能力。

將月光寶盒交給了孫悟空后,蕭備放下了後顧之憂。不待悟空追問即飛到空中駕機而去。

………

東方天庭,靈果園。

兩仙侍在園內奮力栽種各種仙植。二仙一邊種樹,一邊看著身後堆在一起的那些『靈氣盎然』的仙苗。心中對蕭備無比的佩服!

不愧是大人啊!咱們兩個累死累活得找了半年才找來兩株勉強不錯的仙苗。而靈果司大人才幾天就找了這麼多極品的回來,簡直太厲害了啊!

蕭備則悠閑地躺在一旁的躺椅上,吃著靈果園原產的翡翠葡萄,似笑非笑地看著忙碌的二仙。只有他才知道,這些看起來很牛逼的『仙苗』不過是他在花果山上隨便採的,只是通過系統大爺的偽造看起來充滿靈氣罷了,實際上吃起來和普通水果沒什麼兩樣。

……………

日復一日,蕭備一直在等待著時機。這天……

「啟稟大人,西方天庭的蟠桃園裡又傳來新消息!傳聞王母娘娘也準備擴建西方天庭,蟠桃園擴建,需要招收一名新的仙女專門侍奉蟠桃仙樹。」右仙侍單膝貴在蕭備的躺椅面前拱手道。

「哦?此事當真!」機會來了!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蕭備猛然從躺椅上坐了起來。

「回稟大人,此事千真萬確!」

「呵呵,我已知曉,你且退下吧。」

「是!大人。」仙侍起身,朝蕭備一禮后,便退出啊內堂。

空無一人的靈果府中,蕭備摸摸下巴,臉上出現一抹淫笑。

………………

【卧槽?!哈哈哈!小子,你真的打算這麼做啊?哈哈哈!】系統大爺笑的簡直上氣不接下氣,看著鏡中蕭備的模樣。

「哼!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可是你教我的,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為了蟠桃園裡的蟠桃,老子忍了!!」此時的蕭備一身女裝,留著一頭柔順的齊腰長發。水靈靈的大眼睛,粉嫩嫩的面頰,煞是惹人憐愛。

他在系統大爺的幫助下偽造了一個東方天庭仙女的身份,化名蕭恬舞……

沒錯!蕭備就是打算要穿女裝混入蟠桃園!! 「後面來報名的仙女,都排好隊!一個一個來!」

蟠桃園外,一個聲音仿若太監的男仙高聲喊道。

「哎喲!好生英俊的男仙呀~」

「哼!別拍奴家的馬屁,雖然奴家是男兒身,卻是少女心吶!」

「額?!!」

………

萬幸,此次蟠桃園招聘的消息只在內部傳播,前來報名的仙女們並不是很多。

蕭備憑藉著系統大爺開的外掛,將各種琴棋書畫的技巧意識統統拷貝進了大腦,隨即輕鬆地通過了層層選拔,混進了蟠桃園內。

「新來的仙女蕭恬舞~王母娘娘召見!」

「是!奴婢這就過去~」

蓮步微移,霞衣飛舞,讓人不免讚歎一聲,好一個婀娜多姿的美人兒!

「舞兒見過王母娘娘~」蕭備落落大方地輕步來到王母駕前施施一禮。

「不錯,儀錶大方,溫潤知禮。當是我西方天庭之人。」看著身前『乖巧懂事』的蕭備,王母娘娘滿意地點點頭。

蕭備的臉上浮起一抹紅暈,頓時『嬌羞』道:「娘娘謬讚!恬舞定當努力為娘娘效力。」

見蕭備如此作態,王母心中笑道,好一朵純潔的白蓮花,臉皮竟如此之薄。不過也好,心思單純之人也正好為我所用,派其照顧蟠桃當是穩妥之舉。

隨即掩面微笑道:「舞兒不必謙虛,卿本佳人,當得如此。哀家的蟠桃樹以後就交給你照顧了~」

「呀!」蕭備一聲『驚』呼,隨即立刻跪在地上『激動』地說道:「舞兒定不負娘娘信任!請娘娘放心!」

「哈哈哈!好,舞兒,今後蟠桃園中四位挑水力士,八位雜役仙吏都交與你掌管,在蟠桃園中你只需聽從總管的命令就好。」

「舞兒遵命!」

對著王母娘娘拜了一拜,蕭備表面上似乎感激涕零,其實心中卻在奸笑嘲諷,「嘿嘿嘿!饒你王母精似鬼,照喝老娘洗腳水!你蟠桃園裡的蟠桃本姑娘就都收下了,咩哈哈哈哈!!」

「唉?」

蕭備微微皺眉,怎麼忽然感覺有點怪怪的?不過轉念想到即將要被收入囊中的蟠桃頓時就不管它了。

哈哈哈!蟠桃!老娘來啦!!

………………

「老李老李,聽說今天有一個新的仙女要來啊?」

「別瞎說,那是我們的上司!娘娘讓她管著我們呢!」、

「喂喂,我和你們說啊!我打聽的更清楚!要來的那個仙女呀,嘿嘿~那可是個大美人哦!」

「有這好事?!咱們蟠桃園裡一直沒女人,莫不是這次要有眼福了?嘿嘿嘿……」

蟠桃園內的眾人都會心地對視一眼,隨後齊齊開始淫笑。

這時,總管大人卻走了過來,看著一幫猥瑣的仙丁咳嗽兩聲,「咳咳!都別說了,侍桃仙女就要到了。」

「侍桃仙女蕭恬舞大人到!」

隨著一聲傳喚聲,蟠桃園門外出現了一道嬌小可愛的身影。

「那…那個!人,人家叫做蕭恬舞。以後就要和大家共事啦!請大家多多指教!嗚~」

那個可人兒一臉嬌羞,臉上的兩抹紅暈更使得她顯得惹人憐愛。此時正邁著內八字步,低著頭玩弄著衣角。

沒錯,這就是蕭備了。

呵呵,想當年自己離家出走,全靠在起點寫小說養活自己,就靠著這一手賣萌的功夫分分鐘求來了無數月票還有打賞。

就連他玩LOL的時候要是坑了隊友,也會立刻使用裝妹子賣萌大法!至今從未被識破。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歡迎恬舞妹子入住蟠桃園!」

「哥哥們都會照顧你的哦~」

果然,在蕭備一頓惡意賣萌后,蟠桃園裡瞬間變得狼嚎四起,那些素了多年的仙丁們紛紛恨不得立刻化身為狼。

「嘿嘿!那就謝謝各位大哥哥啦~」蕭備沖著眾人甜甜一笑,萌化了所有人的心。完全沒有人知道,在電腦屏幕背後,啊不對,是在這個『恬舞妹子』的背後其實藏著一個猥瑣的漢子。

………………

幾日後……

「王母啊,朕聽說你的蟠桃園也擴建了?」

玉皇大帝坐在庭院內和王母娘娘對坐飲茶。

「呵呵,哀家哪有什麼擴建呀。到時陛下你的那個靈果園貌似被那個新上天庭的葡萄仙人弄的不錯,聽說又從凡間新收集了不少頂級靈植。」

聽見玉帝的恭維,王母娘娘冷笑一聲答道。

「不錯!那葡萄噗!哈哈!」想到葡萄仙人的名字玉帝又忍不住笑出了聲,「葡萄愛卿年少有為,的確把朕的靈果園打理的不錯。」

「哼!」王母娘娘一聲冷哼,道:「既然陛下你的靈果園不錯,那今天又跑到哀家的蟠桃園來幹什麼?」

「嘿嘿……」玉帝的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連忙賠笑道:「我那靈果園裡的仙果哪能和娘娘你的蟠桃比呢?朕這不是……嘿嘿,又嘴饞了,來找娘娘你討幾顆蟠桃麽~」

「不給。」王母冷臉回絕了玉帝的要求。

玉帝則又腆著臉向她討要,」給一個嘛!朕拿仙丹和你換~」

「不給就是不給!」

「給一個!就給一個嘛!」

「不給不給就不給!!」

兩個仙界的最高領導人就在那進行著毫無營養的對話,而站在一旁侍奉的蕭備則內心汗顏。

「哼!」玉皇大帝狠狠地一拍桌子,怒道:「你這婦人!真是毫不講理!朕都說了拿三顆同等級的仙丹換你一顆蟠桃你都不換!真是豈有此理!!」

玉帝說罷,憤怒地拂袖而去。

看著這一幕的蕭備眼中卻是靈光一閃。看來,仙界的這兩個天庭在私底下並不怎麼和睦啊。

想起師父交代的事,自己可是把天庭的水攪得越渾越好,頓時心生一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