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龍輝心裡高興,有的是給他說話的人,所以他不說話,比說話還管用。

太子一見碧雲公主要給龍輝做這個主,一時間臉上滿是尷尬的笑容,低聲在龍輝耳朵邊道:「龍輝,你就得瑟吧,我看見你在偷笑。」

「難道我要大笑?」龍輝輕笑道。

「你一個下人,能得到我妹妹的賞識,我勸你馬上回去祭祖,你們家祖墳上一定冒青煙了。」太子皮笑肉不笑地在他耳邊道。

見太子沒有搭話,碧雲公主的臉色很難看,太子不給龍輝的面子,讓她心裡很不高興。

太子見狀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嘟囔著裝傻:「皇妹啊,我們的桌子都很小,只能坐五個人就很擁擠了,在多添一個只怕不妥。」

「那你要怎麼辦?要龍輝站著看我們吃飯?」碧雲公主不是好惹的,說拉下臉瞬間就能辦到,她才不管你是太子還是王爺,就是皇上也寵著她呢!

龍輝一看不得不解圍,道:「公主,太子的意思是要我們兩單獨坐一桌,這樣也好聊聊天,談談過往。」

「如此甚好。」碧雲公主一喜。其實她才不想來參加什麼宴會呢,只是父皇交代讓她來走個過場,不然太子會沒有面子的,她才肯來看看。

論喝酒吃菜她看不上,不像龍輝一看見好吃的兩眼都發直,口水打轉比見了美女都高興。沒辦法小時候吃窩頭餓得啊!

一旁,不遠處,八王爺傻了眼,剛才他一直在裡面被幾個幕僚圍著「聊天」聊的還全是國家大事,幕僚們非要他對事件表個態度,八王爺一概裝傻,給他們念自己新作的詞,講一講思思姑娘的故事。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聽的幕僚們津津有味,心嚮往之,忘記了他們的目的……

所以,剛才發生的事情,八王爺一概不知。

現在看見實權在握的皇妹也被太子請來了。

碧雲公主同樣對八王爺這個皇兄也沒什麼好感,又不是一母所生,提起八王爺她知道的和大臣們一樣多,人性風流,喜歡寫艷詞,放浪形骸,沒什麼建樹。

不過八王爺的艷詞寫的確實出名,很多青樓妓院經常彈唱,很多達官貴人們喜歡私下裡聊聊,把玩半天,就連深居宮中的周碧雲都聽說過什麼:「柳陰煙漠漠,低鬢蟬釵落。須作一生拚,盡君今日歡。」這樣的詩句出自她有『才氣』的八皇兄手裡。

在她眼裡。八王爺說白了就是一個吃皇糧的浪蕩王爺,天生命好,出生在帝王家,可勁兒的玩吧!反正不怕敗家。八王爺這樣的形象碧雲公主能看上嗎。只是淡淡的打了個招呼,連聲哥哥都沒叫。

八王爺略顯尷尬。僵直了一會兒,才緩過神來,好在自己這麼多年風流在外,已經習慣了,很快就收放自如了。也不在乎碧雲公主如何看自己了,嘴長在別人身上,反正自己名聲本來就不好……

不過,現在讓八王爺驚奇的是碧雲公主一個勁兒的袒護著龍輝。

獨家佔有:穆先生,寵不停! 而且看起來和龍輝關係不一般,龍輝和碧雲公主看起來很熟唉!

龍輝一提要兩人單獨用膳,碧雲公主就一個勁的拍手叫好……

這兩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八王爺有點糊塗了……我沒喝多吧!誰能給我解釋一下這是為什麼……周碧雲那是什麼人,是父皇最寵愛的女兒,掌管著父皇的三十六衛,三十六衛的總統領啊!

權力大的通天了,僅僅三十六衛中的一個錦衣衛指揮使就夠人羨慕的高官了吧!統治三十六衛那是什麼實力?誰也不會想到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文弱,不諳世事的美少女。

龍輝……怎麼和皇妹如此熟?如果這是真的?那,簡直是太好了,我周灝的未來將寄托在龍輝身上了,好兄弟,你真夠能耐的!八王爺心裡對這個兄弟更多了一層喜愛。我周灝碌碌無為,但我有一個好兄弟。

他緊咬了下嘴唇,一臉的激動,不知道為什麼,他想哭。他想寫一首詩。也許是文人骨子裡那根敏感軟弱的神經在作怪吧!

周碧雲一個如此甚好徹底打亂了太子的計劃。他把頭搖的和撥浪鼓。

「不可不可,這是太子府,我要作陪的。這樣吧,我們換一張大桌子,讓龍輝兄弟和我們做在一起不就可以了。」他再也不敢為難龍輝了,周碧雲不放過一點細節的給他撐腰。太子好不鬱悶。

「那好吧,皇兄看著辦,反正我們一會兒是要單獨談談的。」周碧雲道。意思很明白,這裡我只是陪你走走過場。

幾個丫鬟過來撤走了五人坐的小桌子,換上了八人坐的黃花梨八仙桌,金色燦燦,比那烏黑色的紫檀小桌子敞亮了許多。

龍輝肚子早已經餓了許久,坐下來一看太子的家宴確實夠豐盛的,能叫出名字的有不少,什麼鮮蝦丸子、燴鴨腰、溜海參、燕窩炒燒鴨絲、雞泥蘿蔔醬、肉絲炒翅子、醬鴨子、鹹菜炒茭白。

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他一直想嘗一嘗沒有機會吃的,此外還有棗糕,菊花餅,蘭花餑餑,這都是特意為碧雲公主準備的。

太子端起上好的中州窖藏,自然要舉杯說上幾句客套話。

「諸位,今日在下這裡蓬蓽生輝,能請來這麼多朋友來為我慶賀生日,在下深感榮欣,特別要提到的是我的皇妹碧雲公主,她的到來讓我這個做兄長的感覺到了家的溫暖,皇恩浩蕩,我周蠡當竭盡全力為父皇分憂解難……」太子說的滔滔不絕,張口皇上閉口碧雲公主,將一干來的人都捧上了天。越說越想說,一說起來就沒個完了。 「你要是餓了就先吃點。」周碧雲看著龍輝坐在那裡大哈欠乾瞪眼,就是等不到太子把話說完,他的場面話客氣話可真夠『氣客』的。

「你這個主意不錯。」龍輝點了點頭,順手拿了一個鴨腿,他還是喜歡雞腿,只是距離太遠,沒好意思去拿。周碧雲順手拿了一個棗糕,兩人不理會太子的口若懸河,在眾目睽睽之下聊天。

「哎,當年在天界山,我喜歡吃你的烤兔子肉。」周碧雲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

「我覺得合歡果味道不錯,我還拿了幾個,可惜最後都弄丟了……」龍輝嚼著鴨腿說。

周碧雲臉唰地紅了,吃了合歡果她被他摸了個遍,差一點就被他強行推到了,這小子竟然還敢提起,悄悄地在桌子下伸出手掐了下他的大腿,「不要亂說。」

「我也想掐你的大腿。」龍輝在她耳邊嘀咕道,眾人都吃驚的看著他親昵的表情,驚訝的不得了。更多的是羨慕……

「你是小混蛋……」周碧雲低聲吃吃的笑。

太子終於發現了兩個人已經吃上了,才意識到自己說的有點多了。急忙舉杯給眾人敬酒。

大家紛紛地附和著舉杯喝酒。

「大家隨意。一定要吃好喝好。」太子笑眯眯地說道。

話音剛落,龍輝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起遠在對面的雞腿了。

看著太子不屑的眼光瞪了自己一眼,龍輝一點也不以為然,一邊吃一邊嘀咕道:「你們家的雞腿不是給人吃的啊!」

撲哧,碧雲公主呵呵笑了起來,愈發喜歡少年可愛的一面。

太子張了張嘴,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心裡嘀咕道,不要狂妄,有著公主袒護你,就以為自己多了不起,等下黃彪和榮格來了怎麼教訓你。嘿嘿一笑,端著酒杯去鄰桌挨個敬酒去了。

碧雲這邊也不閑著,她想閑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誰叫她位高權重呢!朝廷重臣,太子的心腹們一個個都上來敬酒,滿臉堆著笑容,嘴裡客氣的話說個沒完。

龍輝自顧大吃大喝,沒有人想起要給他敬酒。

碧雲公主只是抿一點而已,禮貌的點頭,甚至惜字如金,話都很少說。給人一種高貴而不失禮貌的距離感,就這那些傢伙們已經很高興了,能在公主面前露一臉,介紹一下自己,比讓活佛摸一下頭都高興。這麼多人敬酒碧雲公主那裡能記得住誰是誰,只有一兩個有印象就不錯了。

一輪轉下去,公主杯中的酒也只下了一半兒,龍輝摸著肚皮吃飽了。少年一臉的微笑,吃飽的感覺真好,太子家的飯菜確實不錯。他給了一個優的評價。

「也不說幫姐姐喝點酒。」碧雲公主埋怨道。

「呵呵,不是還有半杯嗎?我幫你喝。」

「灌死你。」碧雲公主突然使壞,忘記了自己公主的身份,畢竟少女的天性就是如此,她比龍輝大不了幾歲,兩人都是好玩的年歲。碧雲公主不由分說一手摟著龍輝的腦袋,玉手輕揚,把自己香唇品茗過的半杯酒給龍輝倒進了嘴裡。

只覺得一股香氣襲人,龍輝不得已被她玉手按住,喝下了這杯酒。

兩人都覺得沒什麼。笑呵呵的看著對方。他們兩個不過是玩笑嬉鬧而已,只是忘記了場合……也許是見到龍輝太高興了,碧雲公主的行為只能如此解釋了。

屋子裡頓時一片安靜。

眾人瞠目結舌,就連太子看的都不好意思,咳!皇妹也太大膽了吧!

八王爺愣了一下,碧雲公主難道對龍輝有點意思?

好在武者世界的西袞國民風大方,對男女之間的事情看的不是太重。如果是公主主動那更說得不什麼了。

只是大家都知道,公主已經是許配給了神馬侯黃彪了……

大家愣了一下,隨即恢復了鎮定,公主喜歡兩個男人難道有錯嗎?神馬侯也不敢說什麼,他們只當是看熱鬧。看熱鬧之餘,大家都是聰明人呢,看完熱鬧就要想一想這個熱鬧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很多人都想明白了,碧雲公主外表和藹可親,但骨子裡很高貴,想要讓她看上眼比登天還難。想要巴結她,她會一轉身就忘記了。

但龍輝就不同了,聽說是一個下人……也不知道公主怎麼會喜歡下人……矛盾啊,公主明明是連權臣的子弟們都看不上的……

如果巴結龍輝就等於是巴結碧雲公主。碧雲公主記不住自己,龍輝肯定能記住。

在座的不是高官就是心腹幕僚,都是西袞國八十一個洲的精英,大家一想都想到一起了。

太子敬酒完了屁股剛坐下,幾位兵部的實權人物和太子寒暄,敬了碧雲公主的酒也沒閑著,立刻把目標放在了龍輝身上。

一個個排著隊的給他敬酒。

碧雲公主心裡明白裝糊塗,捂著小嘴樂的看龍輝的反應。

八王爺看的有點擔心,他也灌過龍輝的酒,龍輝在喝酒方面是個老實人,有多少人他都不懼,一概喝。一方面說明龍輝對酒桌上的風氣不了解,對日漫的官場不了解,另一方面說明龍輝不好意思拒絕別人……他的歷練還不夠,而且酒量真的一般。

八王爺怎麼能讓龍輝這個好兄弟被酒桌的潛規則灌倒呢。

八王爺快步走了過來,擋住了一位口若懸河說的天花亂墜把龍輝和自己的關係拉的很鐵,就差要和他結拜的人。龍輝只是面帶微笑的聽著,他不是那種隨便就和人結拜的人,他對朋友有著嚴格的要求,甚至比調女人都苛刻。朋友是用來交往一輩子的,不認真怎麼行。

八王爺橫加干涉的走了過來。

誰都知道八王爺是酒桌上的老油條,天天泡在酒缸里。

即使他狗屁不是也掛著王爺的頭銜,那個人雖然是兵部的副指揮使,掌握著實權的人物,對八王爺在怎麼內心裡看不起,面子上的功夫也做足了,不然就是藐視皇權了,誰讓八王爺是皇子呢!

「這不是嘯番指揮使嗎?本王一直想和你談談呢,這杯酒我替龍輝喝了。」八王爺舉著酒杯說道。

「呵呵,八王爺,此言差矣,我和龍兄弟喝完了這杯酒,我們在喝。」

嘯番內心不悅,你是什麼東西,和我喝酒有這個資格嗎,但嘴裡不敢這麼說。

「龍輝是我的幕僚。我府上的人,我自然能替代他,他的酒我來喝怎麼了?」八王爺臉一沉。

龍輝在和碧雲公主好,在牛逼也是八王爺家裡的一個下人,說好聽的是幕僚,八王爺為何不說是自己的兄弟呢?儘管兩人早已經是兄弟的情誼了。

他是皇子,不好結拜,那樣是對皇權的不尊。八王爺如果和龍輝拜了把兄弟,是不是要去見一見自己的親爹,見了以後龍輝該怎麼稱呼?也稱呼爹嗎?皇權是那麼容易叫爹的嗎?不說皇上不幹,就是那些掌握禮儀的官員也不幹。

甚至有脾氣剛烈的還要以頭撞柱死諫……儘管兩人情同手足,八王爺也不能和龍輝結拜。當然了,龍輝也從沒有想過和八王爺結拜,情同手足非要結拜嗎?那是內心的一份感覺,那是彼此的信任。 「不錯,八王爺說要替我喝,那是我的榮幸。」龍輝摸著下巴看著嘯番。

嘯番無奈,只覺得自己的話剛才被狗吃了,一肚子的客套話都用上了,和這小子的關係沒拉上半點,悶悶不樂的和八王爺幹了一杯走人。

其他的人眼見著八王爺出面橫加干涉,都覺得和八王爺喝酒實在是太虧,都不再去和龍輝盤交情,瞅著八王爺很不順眼。但沒辦法誰讓他是王爺呢!

八王爺拍了拍龍輝的肩膀坐了回去。

太子和周碧雲在一邊竊竊私語,太子言辭懇切,希望碧雲公主今後照顧他,父皇有什麼事情及時通報他一聲。周碧雲淡淡一笑,對太子的提議只是場面上的應對。

並沒有拿出真心來和他暢談,太子是什麼人,蛛絲馬跡都逃不脫他銳利的眼光,一時有點失望的神色,想了半天只好抬出自己的老婆,說自己多幸苦,每天日理萬機,老婆還被鬼纏身。一個人都快承受不下去了,他是多麼的愛自己的老婆啊……

這樣的話語對周碧雲管用,很快她就被太子的話感動了。

拍了拍太子的肩膀道:「放心吧,皇兄,以後父皇那裡有什麼事情我會及時通知你。太子妃你一定要照顧好了。你們之間這份難得的情誼真是讓人羨慕啊!」

太子忙不適機的點頭,擦了擦眼角,好像並沒有淚水……

「我一會兒去看看太子妃。」周碧雲低沉道。

「嗯,你去了她說不定會好起來呢!唉,我真盼望著她快一點好起來啊!」太子傷感的點了點頭。

龍輝看太子的表演很生動,懶得和他說什麼,沒有眼淚非要擦……唉!一點兒也不投入。他心裡很為這樣的場景悲哀,起身離席去和八王爺坐在一起。

剛一落座,他就發覺八王爺的日子不好過,名義上是太子請他來陪客人,可是這些人八王爺心裡清楚的很,沒有一個客人,都是太子的心腹幕僚,這些人和他坐在一起,就是對他刨根問題,試探八王爺到底是不是心懷叵測。

連著十幾杯酒灌下去,這幾個人輪番開始對八王爺的試探,推理,說話刻薄,言辭激烈。那裡把他當作王爺看待。

龍輝坐下來,靜靜地聽著。

這幫人只顧說話了,桌子上的雞腿一個都沒動,他過來拿起一個雞腿邊啃邊聽他們說些什麼。太子的幕僚心腹都是有官銜有身份的人,不像八王爺的幕僚,都是些普通人而已。聽著聽著他的臉色越來越沉。這那是酒桌啊,簡直就是戰場。

八王爺卻是一臉淡定,不失時機的裝傻。

幾個太子的心腹咄咄逼人。

其中一個身穿灰色長袍,臉色微黑的人手指著八王爺的臉:「八王爺,刺客進了你的府上卻沒有出來,不管是不是你的人,你都難辭其咎。」此人是太子的心腹幕僚,大理寺的王文景。極有才華,老謀神算。

「是啊,八王爺,為什麼刺客偏偏往你的府上去,而不是去別人的府上?」另一個幕僚道。

「八王爺,你是蓄意已久的?」又一個人道。

八王爺面對質疑始終是瀟洒面對。

「不管你們這麼懷疑,我問心無愧。」他一臉淡定的說道,其餘的一概不解釋,這樣的事情越解釋越麻煩,索性三個字,『不知道』。

八王爺是聰明人,不聰明的人怎麼能寫出那麼有名的詩詞呢!他淡定的喝了一口茶,嘗了嘗面前的青豆花菜,嘀咕了一下:「炒得過火候了。」

龍輝放下了雞腿,也去嘗了嘗,奇怪,他覺得就是青豆花菜,過火候是什麼感覺,不過火候又是什麼感覺?他嘗不出來。

嘗不出來並不代表他閑著沒事幹。

對那個身穿灰袍的人揚了揚下巴,「把你的賤手收回去,不要指指點點的。」

「你是什麼人?」王文景不屑地看了龍輝一眼。這位仁兄今天的主要任務是拿下八王爺,一坐下來他就和八王爺死磕,不曾注意周圍發生了什麼,龍輝又是碧雲公主喜歡的人。他只是知道剛才碧雲公主的那張桌子很熱鬧,圍了一群人不知道在幹什麼。

「你手指著八王爺已經是不敬,八王爺是什麼人,是你隨便用手指的嗎?現在磕頭道歉還來得及。」龍輝厲聲說道,聲音提高了八度。立刻惹來眾人的目光。

太子正和碧雲公主相談甚歡,不耐煩的看了龍輝一眼,怪他多事。怎麼每到關鍵時候這小子就出來搗亂,不想活了嗎?

王文景拿手的活就是整人,美其名曰排除嫌疑……讓他來質問八王爺最合適了,在加上這小子仗著是太子的人,一向不把人放在眼裡。

當聽明白龍輝身份只是一個家丁時,他禁不住笑了起來,笑的那個可愛,上氣不接下氣:「你說你一個家丁搞什麼亂,這裡是你說話的地方嗎?是那個瞎了狗眼的人讓你一個下人進來的?」

好幾個知道真相,出去看過熱鬧的人急忙捅了捅他。

太子顯然聽到了王文景質問,眉頭緊皺一臉的鬱悶。

龍輝正想找事教訓他一下:「你怎麼連太子都罵?眼裡還有沒有王法皇權?皇子們在你眼裡就是用來指責和辱罵的嗎?」龍輝忽然站了起來。

「放屁,造謠,我只是罵那個瞎了眼放你進來的人,怎麼會罵太子,你這狗屁不懂的下人。」王文景得理不饒人。

「文景兄,是太子讓他進來的,還有,這是碧雲公主的意思。」一個同僚不得不小聲在他耳邊提醒道。

「啊!」王文京臉色頓時刷白,指著龍輝鼻樑的手有點發抖,他一下連太子和公主都罵了……

「你,怎麼不早說……」顫抖地道。

「我拉了你一下,你聽我的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