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哎,算了,頭的事情自己能夠處理,我相信我們還會再見的。」

……

……

罪惡之城只有一個城主,那就是白起,洛河盟約結束之後,莽荒侯已經回到了原來的位置,自然居住在罪惡之城的侯府之內。

少年直接走進了這座陰森無比的侯府之內,沒過多久便來到了一處庭院之前,看著前方一襲白衣站在石桌之前專心的練字。

「來了!」

「白行夜,想來你也收到了消息,我們該動身了,這一次書院劍池全面開啟,我們會遇到很多的對手,也該早點回去做些準備了。」少年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絲毫沒有因為眼前這名少年的身份而感覺到有什麼不妥。

對於眼前的少年,白行夜同樣也沒有多說什麼,想要在他白行夜面前如此自然,所需要的不僅僅是自信,同樣還需要強大的實力,眼前這人就有,因為他叫李神通。

「就在等你回來了,既然你到了我們也該動身了。」

寫完最後一個字,收起筆墨,白行夜凝望著前方,眼底充滿了強烈無比的戰意,這一次可不僅僅只是書院的論劍會了,這是一場真正的龍爭虎鬥,如此多的強者前來,會非常有意思啊。

「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了。」一名美麗的女子同樣走了進來,一襲藍色的長裙襯托著那妙曼的身材,那清冷的模樣令不少人心動無比,這些年來不僅僅只有少年在成長,當年的那些女孩,也如同花朵一般悄然盛開。

「倩影也來了,我們三人可以先動身了,其餘人也沒有必要聯繫,終究只是累贅,有些迫不及待回去了,我真想看一看莫雨宮和那個如今名傳西北的蘇離,到底有多強了。」

「回去不就知道了!」冷倩影輕輕一笑,眼中水光漣漣,她看上的就是白行夜的驕傲與自信。

聽到那個名字,李神通眼底劃過一絲黯然,而後又化作了堅定,我會告訴你誰才是真正適合你的那個人!

……

……

千里獨行,形單影隻,一襲黑色的衣衫在風中劃過,一道身影疾馳在一片郊外。

在這這道身影的前方同樣還有一道受傷的身軀在疾馳,眼中充滿了絕望與不甘。

終究受傷的身軀還是沒能躲開身後的那一襲黑衣,看著立在眼前的黑衣,男子咬著牙,憤怒的吼道:「我與你們監察院有什麼仇恨,以至於你要如此追殺我!」

停下腳步,才發現這一襲黑衣的主人不過是一名十六歲左右的少年,劍眉星目,俊朗無比,手中握著的一柄黑色的長劍,面對男子憤怒的吼叫,少年面無表情,淡淡道:「帝國要犯,身為朝廷官員,殺!」

「你這是血口噴人,我何曾是帝國要犯,要殺就殺,沒有必要污衊我!」男子怒火湧上心頭,死死的瞪著少年,右手緊握住手中的長劍,體內的真元也隨著怒火一同爆發而出。

「販賣帝國情報,按律當斬!」

沒有絲毫的情面可以,少年一劍揮舞,如同潑墨山水畫一般,一片黑色的群山坐落而下,龐大的力量直接碾壓而來,雄渾的真元完全不講道理的宣洩而出,半步五境的氣息完美的展現出來。

劍意濃烈無比,群山垂落,浩蕩無邊,強大的氣息鎮壓而下,同時一道道劍氣漫天劃過,帶來致命的力量。

男子奮起反抗,劍氣四射,一道道劍氣隨著手中的長劍揮灑而出,體內的真元也在急速的流逝。

可惜面對這樣一片黑色的群山,任何劍氣都在山底碎裂,無法阻擋這樣的力量到來。

萌寶辣媽好V5 「黑轉綠!」

一聲輕語,漫天黑色煥發出勃勃的生機,就像是一座真實的大山出現在了眼前,山上鳥語花香,鮮明無比。

霸道總裁溫柔愛 轟!

巨大的力量鎮壓而下,青山而來,墨土在前,這柄青山風雲劍在他的手中已經變得不再一樣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柄劍更加的強大了,黑轉綠,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相互轉化,所爆發出來的力量足以擊殺一名五境的修行者。

噗嗤!

鮮血四射,脖頸之上出現了一道細長的劍痕。

長劍歸鞘,少年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濁氣,雖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完成任務了,但是每一次的戰鬥他都能感覺到自己在變強,而這樣變強的感覺,真的很好啊!

噗噗噗……

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響,一頭紅鷹自天空之上急速飛來,而後落在了少年的肩膀之上。

取出紅鷹身上的信箋,少年打開,上面所寫的字也讓他古井無波的心境變得激動起來。

「劍池全面開啟,速歸!」

輕輕碾碎這張信箋,少年低聲喃喃道:「等了這麼久,終於來了,青山風雨劍還是太弱了,我需要更強的劍意,這一次,劍池之行,沒有人能夠擋在我莫雨宮的前面!」

……

……

前往江南的金獨立與洛紅年同樣也接到了劍池開啟的消息,這段時間以來兩人的相互交流,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交情,兩人同時得到了消息,簡單的準備了一番,便踏上了歸途。

「真不知道當年的那些人到底變得有多強了!」每當想起這件事,金獨立的臉上也會湧起一絲激動。

馬車之內的洛紅年看著官道兩邊熟悉的環境,輕聲說道:「放心,你在意的那些人,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只是想知道,回去之後,你還殺不殺?」

「殺,不與他一戰,我的修行之路就到此為止了。」

洛紅年的語氣無比堅定,眼神平靜,這一次她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了。

嘆息一聲,金獨立搖了搖頭,有些人註定會是一段孽緣,他知道經過如此多事情的洛紅年到底有多麼的強大,所以他很想看看當年的蘇離是不是也變得如此強大了。

「別讓我失望啊,否則,我會先殺了你!」 ?丹陽本就是帝國有名的重要城池,有著泗水間這樣的地方,每年這裡所產生的利潤讓無數的人蜂擁而來,如今劍池全面開啟,皇后親自下旨放寬了條件,令原本就繁華無比的丹陽變得更加驚人,如今城內修行者之人已經多到了一種令人髮指的程度,

感覺到陸陸續續前來書院的各地強者,老一輩帶著年輕一代蜂擁而來,原本因為學子離去而蕭瑟無比的書院再一次變得熱鬧起來,

後山之上,蘇離把玩著手中的天魔羽,這麼長的時間以來,若非有這件強大的符器,他也許早就死了,

「聽說師姐交給你一個大任務啊,怎麼感覺到壓力很大,」

悅耳的嘲笑聲自身後傳來,一襲無比囂張的紅色長裙搖曳而來,

蘇離頭也懶得回,輕笑道:「宋煌,沒想到當年一別,你的修為也沒有什麼長進啊,還沒有跨過去,」

聽聞蘇離的話語,女子惱羞成怒,用力敲了敲蘇離的腦袋,輕哼道:「小傢伙,現在的你還打不過我,別給自己找不自在,」

「喂喂喂,作為書院的首席教授,半步七境的修行天才,居然欺負我,你好意思嗎,」蘇離不滿的翻了翻白眼,哎,誰讓技不如人,打就打了吧,

宋煌撇了撇嘴,懶得和這個傢伙計較,而是眼神有些擔憂的說道:「這一次來的人太多了,如今書院內強者真的有些誇張了,六境之上的強者就不要算了,七境天人宗師便來了二十一位,他們每一個人都代表著一方勢力啊,而且還有三位八境大宗師前來,這些人來意不明,有些麻煩啊,而且那三位巔峰境界的大宗師還未到來,若是等到兩天後劍池開啟,沒有人知道還有多少人要來,」

「天塌下來有個高的,你擔心個屁,」

與宋煌那囂張無比的大紅不同,此刻走來的是一名身穿綠色長裙的女子,兩人容貌不相上下,有著各自的美麗,

「裴妃魚,別給自己找不自在,哼,小心我一劍削了你,」宋煌有些惱怒的看著走來的女子,

綠裙女子便是當初在江南蘇閉月收下的徒弟,裴妃魚,

「呵呵,宋煌你不會真的以為你的空明瞬息劍有多強吧,有本事來試一試,」裴妃魚不甘示弱的挑釁的看著宋煌,

「好了,你們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和孩子一樣,我也是無語,能不能成熟一點,好歹這一次你們也要面對各方勢力的強者,書院明面上終究只有七位正教授,你兩快要看見七境的門檻,其餘五人之中,連城訣、許道宮兩人最強,六境巔峰,其餘都是六境上品的修為,這樣的實力若是放在一般的時候,也許足夠,但是在這個時候,就有些不足了,之前說的話你也應該聽見了,二十一位七境的天人宗師,那些八境的大宗師自然是不需要你們理會,但是七境天人總還是需要你們出面的,所以你們還是留著點心思看看怎麼辦吧,」

蘇離沒好氣看著鬥嘴的兩人說道,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小師叔你可別光顧著說我,我可是記得師傅說了,這一次你若是不能橫掃群雄,為書院爭光,你可就有的慘了,可是看看你現在的修為,我真是為你有些擔心,真不知道這些日子給你的那些靈藥都是不是餵了狗,」

裴妃魚面帶微笑的看著蘇離,語氣輕柔無比,然而話語聽起來卻不怎麼令人開心,

好吧,我這叫自己嘴癢,蘇離索性閉上嘴巴,因為身份的問題,他可是沒少被裴妃魚捉弄,

「都做好自己的事情,沒事還不回去好好修鍊一下,在這裡幹什麼,」蘇閉月威嚴的聲音突然響起,

蘇離聳了聳肩,但是無所謂,宋煌卻有些調皮的伸了伸舌頭,而後找了個借口直接溜走了,

倒是裴妃魚一點也不害怕,走上前去,輕笑道:「師傅,就算我們再強,也扛不住那二十一位宗師啊,你也知道其中還有好多事邁入宗師境界好多年的人,您可得想想辦法,」

「書院的底蘊可不是你們想的這麼簡單,若是日後有人想要搗亂,會有人出面的你們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蘇閉月清冷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殺伐之意,顯然這一次蘇閉月可不會再向上一次那麼客氣了,

「師姐,就算是皇後下令放寬了進入劍池的條件,但是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我們的手中不是嗎,去除掉一些人吧,這樣也方便我完成目標啊,要不然隨便一個小嘍嘍都要我出手,那我還不累死了,」蘇離嘴角掛著微笑的看著蘇閉月,

「我知道怎麼辦,」

如今的書院龍蛇混雜,前來此地的都是在地方有名的修行天才,天才難免有些恃才傲物,一個個驕傲的如同孔雀一般,當這麼多的孔雀出現在同一個地方的時候,紛爭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小摩擦自然是非常的平凡,好在各方長輩都在,也算是比較克制,沒有發生什麼生死之戰,

如今書院之內便只有蘇離一名學子,閑來無聊,蘇離漫步走在了書院之內,

「給我滾開,你們算什麼東西,我可是靜心殿最傑出的天才,你們憑什麼不讓我進去,」

一名身穿華麗長袍的青年站在藏書閣門口,對著那名面無表情的老人怒斥道,站在他身後的同樣有好幾名來自個個地方的修行天才,

世人都知道書院藏書閣內有一座大陣,鎮內劍意強大,傳承不靠書籍,而是通過劍意直接傳承,其中七境之劍近百,就連八境大宗師之劍也有不少,面對這樣的誘惑,又怎麼會有人不動心,

可惜書院學子外出之後,有助於修行的所有地方全面關閉,藏書閣外人不能進入,雷殿同樣關閉不開,至於後山的那些底蘊更是不讓靠近,如此一來時間一長,總有些人忍不住心中的貪婪,

遠處一片綠蔭之下,站在三道身影,兩男一女,女子一襲紫色貂絨長袍,一條黑色的絲帶繞住讓盈盈一握的細腰,將身材勾勒的格外誘人,

站在她左手邊的一名青年把玩著手中的樹葉,百般無聊,眼眸之中卻閃過冰冷的異光,隨時注意著不遠處的爭吵,

而另外一名青年面帶微笑,雍容華貴,全身上下都洋溢著貴族的氣息,這不是一朝一夕能夠養成的貴氣,這需要近十代人的努力才能夠讓後輩擁有這樣的氣息,而他也有一個這樣令人感覺到敬佩的姓氏,騰,

騰家乃是大秦的舊權貴,雖然如今沒有登臨權力中心,但是他們的底蘊卻無人敢小看,畢竟一個穿越了八百多年的家族,可是比王朝還要久遠,僅僅只是他們展露出來的力量就令人感覺到忌憚不已,

而能夠與其站在一起的兩人,顯然也不是簡單的人物,另外一名青年便是來自西蜀唐家,而那名女子,同樣來自權貴世家的夏家,只不過如今夏家已經漸漸開始朝著修行聖地的方向發展,如今的碧落劍派就是夏家一力組建的,

「不愧是青雲書院,隨便一個守門人就有這樣的實力,真讓人有些期待啊,」騰山淡淡一笑,話雖如此,但是言語之中卻還是沒有過多的尊敬,畢竟骨子裡的驕傲是怎麼也磨滅不了的,

唐昊把玩著手中的樹葉,掃了一眼遠處憤怒發泄的青年,嘴角揚起一絲不屑的嘲弄,「一群廢物而已,若不是聽說書院劍池有奪天地之造化的功效,我還真不願意大老遠的從西蜀趕過來,藏書閣雖然不錯,我卻也不覺得能夠比得上我唐家三千道藏,」

「你們太小看青雲書院了,我們三家的長輩齊聚一堂,可不是為了好玩才來的,帝國動蕩,皇后是準備用書院開刀了,而且我聽說你們東海那尊青鳳可是親自過來了,那可是真正的當世強者啊,」夏紫心有些好奇的看著騰山,

聽見那個稱號,騰山的臉上也湧起了一絲敬意,生在東海又有誰能夠不知道那個一劍攔海,劍指群妖的樊劍仙,

「是的,這一次她會親自來,而且她唯一的嫡傳弟子也會來,是她的養女,也可以說是這一次我們劍池一行最強的幾個對手之一,」

聽出騰山語氣中的凝重,唐昊有些興趣了,要知道初見之時,他可是親自出手試了試騰山的實力,兩人交手三招,不分伯仲,然而能夠讓他如此忌憚的人,那還是很有意思的,

「有這麼強,」

「很強,至少與他一戰我的勝率不足四層,」沒有任何的掩飾,騰山說的很直接,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夏紫心,你來自咸陽,不知道這一次咸陽這邊可有什麼大人物來了,」唐昊舔了舔嘴唇,詢問道,

「咸陽城內強者太多了,只不過這一次因為一些事情,各大家族都沒有派人過來,倒是因為我和師伯在外所以才會趕來,」夏紫心想了想腦海中的那幾個名字,眼底劃過一絲無奈,

看出了夏紫心眼中的含義,唐昊有些詫異道:「難道那些人已經讓你失去了信心,」

「信心那道不至於,但是他們的強大卻是不可否認的,你來自西蜀,也應該知道白落痕吧,」

唐昊原本玩世不恭的神情有些僵硬在哪了,而後點了點頭,默不作聲,

「白落痕的那柄血海劍被人擋住了,」

「哦,誰有這個能耐,」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在場的三個人渾身一震而後轉身目光警惕的掃視著站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蘇離

蘇離面帶微笑聳了聳肩輕笑道:「何必這麼緊張既然是來我書院參加劍池之行的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加害你們不是嗎」

「閣下是何人」

騰山停頓了一笑而後笑著詢問道眉宇之間流露出一絲真誠之意

「書院弟子蘇離我只是對於你們之前的聊天比較感興趣西蜀劍心通明之後的白落痕在咸陽居然被擋住了我對這個消息有點興趣夏姑娘能否告知在下呢」蘇離將目光落在了夏紫心的身上而後輕言說道

「咸陽天之驕子太多了他們之間輕易不交手若非白落痕歸來劍問八方這樣的平靜也許需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打破白落痕足夠的強大就算是在群雄聚集的咸陽也少有人能夠戰敗雖然說是擋下那柄血海但是此人還是落入了下風」

「誰」

「裂天侯之子莫白」

蘇離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有些影響

「劍問八方白落痕還真是狂妄啊只是不知道有誰落敗了」唐昊同樣有些激動了出自西蜀的他對於白落痕既害怕又敬佩這樣矛盾的心情也許只有同出西蜀的天驕才能夠明白

「刑部徐家徐棠、羅家羅燁、三清劍院道無心等足足八位聞名帝都的青年強者若非莫白出手攔住了血海劍白落痕也許還會一直打下去」夏紫心有些感慨不已的說道她們本身就是天才所以對於白落痕的強大感受的更加的清晰然而越是清晰卻越是無奈

蘇離感嘆一聲而後輕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擾三位聊天了不過還是告誡三位一下書院有些地方不讓去那就是不讓去的若是硬闖是會死人的」

腳步一點蘇離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直接落在了藏書閣的大門口看著下方那個叫囂不已的青年眼眸冰冷一股冰冷的劍意激蕩而出

「這裡是書院不是你那什麼狗屁靜心殿若是還要在這裡狗吠我不介意打爛了你的狗嘴」

冷漠而又絲毫不客氣的話語讓那名青年頓時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木訥的看著蘇離

遠處的三人有些好奇的打量著不遠處的蘇離相互交換了一下目光似乎在詢問對方

「有點意思啊」

「不錯只是可惜修為太差了一些要不然會是一個好對手」

「別說這些沒用的青雲書院終究年紀是一個硬傷他們都不過時十六歲的少年少女而我們最少都已經二十歲了四年的時光足夠改變很多東西了看著吧我有預感這會是我們劍池之行一個強勁的對手」

「你敢罵我找死」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的青年怒火湧上心頭指著蘇離的鼻子罵道

咔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