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走到宮門時,周陽幾乎感受不到他們的神威。

四個高大虛影,像現代全息技術構成的光影人像,只剩表象空殼,毫無生命靈性。

「黃老先生,這四位神人,您認識嗎?」

黃四郎仰面捏須:「這四位該是,地魁星,地煞星,地勇星,地傑星。可惜可惜,四神的神靈已腐朽,來的只是個神殼,比我百年前見到的還要虛弱。」

「我說是誰在咬文嚼字,原來黃秀才來了。」

一位老婆婆從宮門口大樹飄下,她頭裹布巾,穿件小褂,手拄龍頭杖,小眼尖鼻,比黃四郎更顯鼠相。

「三位道友面生的緊,老身九綉有禮。」

「您好。」周陽還禮,黃四郎哈哈笑道:「你這老婆子,大把年紀還學孩童上樹。我來介紹,這三位朋友都來自漢州,這是周道友,這兩位是長道友。」

九綉婆婆聚精打量,寒暄期間又迎來兩位靈修來,周陽認識了一下便告辭離開,直奔朝天宮。

路上他們一行,接二連三遇到各種靈修,有結伴,有獨行,男女老少十七八位。

遇的多了,也就見怪不怪。

倒是人類修士的神魂一個都沒見到。

……

「感覺像是穿越到聊齋世界,這種奇遇在都市可見不到。」

「嘻嘻,我覺得他們把咱們也當成靈修了……」

「要是按照地球修行界劃分,你我的確算是靈修,周陽算半個。」

「我怎麼算半個靈修?」

「你吃了通明果,自然算半個。尊主,我有點累了,前面有個亭子我們休息一下吧?」

朝天宮下,百米處。

周陽走的氣喘吁吁,神魂開始有些乏累,長歌、琉璃雖然要比他好點,但也都疲倦。

三人慢行幾步來到一處涼亭休息。

這座亭子參照寶塔設計,有上中下三層,取名『望月亭』。

他們在下層休息時,樓上有人在聊天,聽聲音像是兩個青春正茂的女生,一個聲音清雅,一個清脆如銅鈴,都很好聽。

周陽坐了一會兒本打算走,不想她們對話中竟然談起自己。

總裁的糊塗小妻子 三人摒除雜念靜聽。

「紅印妹妹,你說救下小雅的人只有二十幾歲?那不是跟我們相當?這麼年輕就修成道心的可不多見,他叫什麼名字?是那家的高徒才俊?」

「我怎麼知道啊,小雅說他叫周陽,其他都還不清楚。年齡嗎,是大哥猜的,也許他會駐顏法術也說不定。你這狐狸精,是不是又在打什麼鬼主意?說!」

「咯咯咯,別鬧別鬧。你們一家子出動尋找,也找不到人家影子,我能打什麼主意?龍門派道友問了嗎?他姓周,該不會是周家弟子吧?」

「不清楚,龍門道友都在做醮,我們怎麼好打擾。我大哥去了回龍觀,如果他是周家的人,應該在哪裡。」

「你大哥也是,都不問問人家就走,現在找起來多費勁。我是聽奶奶說,今年大會有三兩千人,就算把他們都叫到廣場,還要找半天呢。」

……

聽到這兒,周陽、長歌、琉璃三人對視。

長歌傳音道:「看來你和那隻狸花貓緣分不淺,倒不如與他們見上一面,結個善緣。琉璃,告訴她們恩人就在樓下,讓她們下來相見。」

「等等。」周陽叫住道:「結個善緣是可以,只是這樣…會不會太冒昧?」

他上午救小雅只是出於善心,並沒有想要求報的意思。這麼一做,就有點索要恩惠的意思。

「冒昧什麼,沒聽她們一家為了找你,都全部出動了?」

「再說知恩圖報,天經地義。恩情拖得越久,他們以後要還你的越多,像《聊齋》里的田七郎,為了報恩最後把性命都賠給武員外。你是不是也想當『武員外』?」

琉璃說的頭頭是道,周陽一時語塞。

長歌斂袖傳音:「琉璃話雖粗魯,但道理是對的。你安心受她禮遇就是。要是這家人可交,我還有另外打算。」

「好吧。」周陽運轉無象神術變回本貌,之前他為了不被個別人認出,特意對神魂相貌做了一下調整。

見他變回,琉璃大聲道:「你要找的恩人已經到了,還不下來。」

唰,樓上對視。

紅印心中一驚一喜,正要下去,被身旁美人兒扯住玉臂。

「妹妹,你也太不經騙了,哪有這麼趕巧的事情。我看是哪個臭妮子在下面偷聽。」

「樓下是哪家妹妹?還沒見面,就來戲弄你姐姐?」

琉璃聽見冷哼一聲,語如冰刀:「我好心叫你,你不領情就算,還叫這狐狸精調笑我。待我們見了你家大人,這筆賬再另算。」

「好大的火氣,不會真這麼趕巧吧?」美人見樓下的經不住玩笑,不敢再多說。

上官紅印臉色驚變:「姐姐且慢!」

終極三國之諸葛亮是女生 …… 望月亭內,月影斜照。

周陽三人眼前一晃,面前多了一女生。

看她個頭有一米六七,銀髮齊腰,五官玲瓏精緻,二目驚惶未定,特別之處是頭上那對白色的貓耳朵。

琉璃嬉笑:「別怕,剛才跟你開個玩笑,上面的妹妹也下來吧。對啦,你和小雅什麼關係?」

「姐姐真是要嚇死我。」紅印拍著胸口,看眼周陽回話:「小妹上官紅印,小雅是我大哥的女兒,我是她姑姑。請問姐姐尊姓?」

「你叫我琉璃就行了。」說著,琉璃介紹長歌,周陽。

三人見禮期間,狐美人下樓。

她比紅印高挑一些,身姿如軟玉,一舉一動透著嬌媚。行步時,明眸水波流轉,彷彿受了委屈一般,惹人憐愛。

上官紅印趕忙拉著,「這是我姐妹塗山冰冰……」

「見過二位姐姐。」塗山冰冰欠身行禮,眼梢輕輕觀察周陽,神念傳音:「妹妹,我觀他們三個的神魂不過剛剛出竅境界,還不如你我。我看還是先問清楚好。」

兩人神念交談間,一道白影急匆匆跑進亭子。

「姑姑,爺爺叫……咦,哥哥是你!!」

「姑姑,你找到周陽哥哥啦。」

小雅興奮的左顧右看,聲音一出,亭內頓時安靜下來。

周陽看向右手白裙小女孩,熟悉的氣息讓他第一時間想到那張狸貓臉,笑問:「花臉貓?」

「哈哈,是我,是我。」小雅開心拍手,大眼亮晶晶,仰視著周陽,「哥哥,你頭上的白光呢?怎麼不見哩?」

「還在,你看。」周陽念頭寄起,眉心道心明燈點亮。

剎那,昏暗的涼亭光亮幾分。

原本持有懷疑態度的塗山冰身子一震,明眸再也離不開他的面龐,上官紅印也是如此。

琉璃滿面得意,心說:「周陽的道心還是我助他修成的呢。」

長歌餘光觀察二女神色。

眾人中,只有小雅心思最為單純,看見周陽道心點亮,心裏面暖洋洋的又很開心。

「哥哥,你還能像上午那樣抱我嗎?」

「小雅……」紅印出聲制止,長歌打斷傳音:「沒事,小雅天真爛漫,周陽不會介意。」

聽見小雅心愿后,周陽拉起她小手向上一提,單手抱起來,劍指在眉心沾染一點明光,壓入她額頭。

小雅閉著眼睛,沉浸在周陽道心之中,眉心也亮起瑩瑩白光,片刻隨風熄滅。

……

朝天宮外,南天門空地,熱鬧如戲場。

上官狸貓一族大多都在這裡觀禮,算上其他後山靈修,此處聚集有一二百人,都規規矩矩的觀看法會。

族長上官塗和四大長老、長媳清清鶴立族群中,時而會交談兩句。

有個三五分鐘,一道琥珀光影從山下豹奔而至,落地變成一位西裝革履的七尺大漢走入族群。

「夫君,此去可有收穫?」妻子清清轉頭。

上官岩剛毅面容帶著些許自責,「沒有。我去回龍觀、八仙觀、元和觀都看過,沒見到恩人。小雅呢?」

「族長叫她找紅印去了,馬上便回。」清清說。

南長老笑道:「你也不用過度自責,一切皆有緣分。恩人未現,是因緣分未到。以後你接任族長要多思、多想,不可像上午那般莽撞。」

「南婆婆教誨的是,孫兒謹記。」上官岩躬身行禮。

族長上官塗回頭看了眼,要說話時,見下方十幾米外一群人走來。

都市極品猛男 為首的年輕人牽著孫女小雅,他右側是塗山家的閨女,身後是女兒紅印和兩名女修。

「那青年是誰?小雅膽小害羞的,怎麼會和他如此親近?莫非……!」

「清清,你看那道友可是恩人。」

夫妻二人和身旁幾人齊頭回望,清清欣喜道:「是恩人,是恩人!他肉身便是這般樣貌,夫君你看。」

上官岩眼瞳聚精,「父親,正是恩人。」

「哈哈哈,好!諸位隨我迎接。」

上官塗整理衣冠,率領在場族人迎出五米。四周靈修紛紛好奇圍觀,你一句我一句的相互打聽起來。

七八米外,周陽正和狐族美女閑談,見前方一名老者帶領幾十人列隊等候,看向上官紅印。

紅印迎目光介紹道:「先生,最前面的是家父上官塗,他身後是我族東西南北四大長老。長老身後是我大哥上官岩、嫂子上官清清。許是大哥嫂子認出你了。」

「你們一族人蠻多的嘛。」琉璃很滿意對方反應,「小狐狸,你家呢。有多少成精開竅的。」

冰冰回眸,「回姐姐,我們塗山一族家業很大,全國十五座仙山靈地皆有我族之人,單咱們武當山就有九十幾,全國加起來有個千八百。」

「千八百?」周陽與長歌互看,心道:「難怪狐族能在五大家中排名第一,人數都快趕上半個修真界了。」

「哥哥不知,人多也有人多的壞處。」

冰冰嘟小嘴道:「家業越大,國家管的越嚴,好不容易掙點錢還要貼給其他親戚。」

「有些狐狸好吃懶做,專門吃族裡救濟。你不給他,他便出去偷雞摸狗,犯了事還是我們受罰。」

「倒是一些好狐狸,什麼法都沒犯,平白無故的被獵槍取了性命,皮毛扒去做大衣。」

「前兩月,我一遠房姑媽就被獵槍打死的。」

說到這兒,她眼窩淚水打轉,表情很讓人憐愛。

上官紅印聽到心裡好氣,傳音道:「你姑媽不是病死的嗎?連我家恩人你也騙,怪不得人家都說你們狐狸精,一句話里有三分假。」

塗山冰吐了吐舌頭,前方上官族長邁步作揖,「恩人在上,請受老朽上官塗一拜。」

周陽快步迎上:「老先生這一禮,是要把我驚嚇山?上午我也是湊巧遇到,沒想先生一家這麼大費周章的找我,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我要是早知,就去後山拜見了。」

「豈敢豈敢!」上官族長執意行禮,周陽神魂還沒修行,哪有什麼力氣阻攔,只能任由他率領族人作揖禮見。

看到這一幕,圍觀的靈修個個驚訝。

長歌見此暗暗點頭,一雙明目思索著什麼。

…… 凌晨一兩點,後山寒冷。

月下的狸奴軒分外清幽,除了值夜的幾隻貓兒,大多都找地方睡了。

叮叮叮——

夜風吹過,軒閣四角風鈴發出悅耳的響聲,兩隻蹲守樓頂的狸花貓察覺什麼,齊齊向南觀望。

南方夜空下,一片雲霧飄飄而來,上面有十好幾人,賓主相談甚歡。

……

「恩人請看,谷中便是我上官一族的棲息之所,狸奴軒。乃是犬子與龍門道友合開。」

「我聽俊雲說了,他對上官大哥的創舉非常欣賞、欽佩。」

說著,周陽聚睛下觀。

狸奴軒修的很漂亮,亭台樓閣,水榭假山,應有盡有,佔地大概約有五六畝,每處設計都透著華夏古典園林的幽靜、雅緻、含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