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走進大堂的時候,雲邈兒就知道這裏就是青市唯一一家五星級的大酒店,盛輝大酒店,他們並沒有去開放式的電梯那,而是走進了藏在暗處一個更爲華麗的電梯旁。

看到這個電梯的模樣,就知道是私人電梯,而電梯處根本沒有什麼開門的上下按鈕。

領頭人擡頭看向邈雲叄,似乎在詢問,邈雲叄揮揮手道“你下去吧。”說完之後,便來到電梯邊上,拿出一張卡,在一個看着十分高檔的刷卡的機器上刷了一下。

“叮”的一聲。

電梯門開了。

雲邈兒發現那張卡竟然是他的水晶名片。

雲邈兒暗暗稱奇,覺得皇朝的總裁就是不一樣,一張名片還暗藏玄機。

領頭人卻更爲詫異,沒想到總裁竟然會爲了眼前這位少女自己主動動手做事情!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走到門前自然有人幫忙開門,上下車自然有人幫忙開門,送人東西有人搭把手,有時候表達想法也是別人開口,根本不會自己動手動口。

可是,邈雲叄這樣豪門中的豪門,卻在這一刻爲了雲邈兒主動拿出名片做着本該是下人才會做的事情。

這讓看慣了大人物做派的領頭人怎麼不詫異,怎麼不驚奇?

領頭人彎腰,低頭,遮住了眼底噴涌出來的不可置信,退了出去,但握緊了的手已經暴露了他的震驚。

雲邈兒三人走了進去,雲邈兒看着上面的樓層按鈕,擡頭看向邈雲叄,邈雲叄並沒有去按那些按鈕,而是又拿出了一張卡,上面刺金花紋十分美麗獨特,他拿着那張卡對着那按鈕邊上的一個凹槽一刷。

“叮”的一聲。

電梯們關閉,緩緩上升。

“這酒店頂層有個頂級豪華的總統包間,只有這架電梯才能到,但也需要這種特別定製的銀行卡來啓動,小三兒專用,非常安全,我們在那邊談論不會被人發現。”

如果說那張名片是打開這架豪華專屬電梯的敲門磚,讓大客戶們享受vip待遇,那後面那張特別定製的銀行卡卻是前往大酒店最頂級的包間的通行證,幾乎無人能進。

小小的卡牌替換,乘坐的vip電梯,都暗含了玄機,而這玄機的背後,隱隱能看到隱藏在世界深處真正的豪門們堪稱奢侈浪費的生活。

不一會兒,電梯到了頂層,開了門,雲邈兒走了進去,也看到一個豪華的堪稱皇宮的包間。

一擡眼,便能看到一個大的離譜的大廳,大廳盡頭,三丈高的圓形鏤空雕花窗戶,巨大的地毯鋪在地上,精美雕琢過的中式沙發,隨意擺放的花瓶古董,牆上隨意掛着的字畫都散發着年代的芬芳,映在眼底。整個包間採用的是中式風格,盡顯悠遠古韻又透着低調的奢侈。

誰說高貴典雅就一定是歐式風格,中式也可以,只是要看設計師是否能將華夏建築的魂在這一筆一劃中雕琢出來。

“怎麼樣?這些可都是我設計的哦。”邈雲貳臭屁的道,讓雲邈兒不可置信的回望,詫異道。

“你?”

“你什麼眼神?我在當私家偵探之前可是當時最著名的設計師。”邈雲貳說道。

“那是因爲那羣人的眼睛都被炮打了。”雲邈兒開玩笑的諷刺道。

不過想想也是,邈雲貳生活了那麼多年,一直活在世俗界裏不像那些閉關不與外人來往的修士那樣避世,見過那麼多的皇朝更替,體會了多種文化的變遷,是很容易在不經意間刻畫出華夏國悠遠深厚的底蘊的。

“好了,我們坐下來談談我們的合作吧。”也在這個時候,邈雲叄走到一個凸起的龍頭雕紋前,輕輕按下龍頭,頂棚突然垂下華貴精美的綢緞,遮住了那三丈高的縷空雕花窗戶,擋住了外面可能透進來的視線,身後浮板挪動,遮住了電梯路口。

四周光線忽然暗了,但屋頂上卻隱隱開始亮起,照亮了四方,她擡眼,在那一瞬間她以爲看到了星空。 不,不是她看到了星空,而是身在星空中,四周景色似乎變了,卻又彷彿沒變,明明是正午,她卻彷彿身在了黑夜裏,點點星光如螢火蟲在她四周飛舞,她擡手,觸碰那星光,星光落在她手上,似電擊一般讓她一麻,隨後星光進入她的體內,順着經脈進入丹田內,與她體內蓬勃的星輝融爲一體。

是爲同源。

“星界,我當初設計的時候將這個陣法融入其中,只要將星辰之力放在那龍頭上,便可啓動陣法,形成星界,隔絕外界所有一切窺視,也是修煉聚集星輝最好的陣法。”

邈雲貳站在雲邈兒的身邊解釋道。

隨後他走到沙發那,坐下,雲邈兒隨後,坐在了沙發上,邈雲叄回頭,卻沒有坐在沙發上,而是蹲坐在茶几邊上,拿起茶杯跟茶葉,開始泡茶。

四周雖有星光,卻也只能影影綽綽看到邈雲叄的身影,雲邈兒望着他忽然有些恍惚,彷彿曾經,也曾如此,他爲她泡茶,她坐在他對面看他。

“這沙發太難坐了。”雲邈兒笑着說道,卻又不知道爲什麼要這麼說,她起身,下了沙發,同樣如邈雲叄那般,坐在了地毯上。

邈雲叄猛地擡頭,邈雲貳眼露詫異。

被邈雲貳跟邈雲叄直勾勾的看着,即使身在黑暗之中瞧不真切,卻也能感受到他們的目光,讓雲邈兒有些頂不住壓力,道“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突然想換個地方。”邈雲叄站起來,想上前扶雲邈兒起來,卻在踏出那一步後又收回,他收回了目光,平了心緒,淡淡道。

然後他轉身,踏着星輝朝着三丈高的圓形窗戶走了過去。

“起吧。”邈雲貳扶着雲邈兒起來,看着邈雲叄的背影,苦笑了一下。

明明發現自己的心已經動搖,努力剋制自己靠近不肯踏出那一步,可既然選擇不踏出那一步,卻爲什麼還要帶雲邈兒去那個地方?

傲嬌了小三兒,你的心已經亂了……

雲邈兒不知道邈雲叄爲什麼還要換地方,卻還是跟在他身後,同時覺得豪門裏生活的男人果然心思難猜,一會換一個地方。

可緊接着,她卻看到邈雲叄擡腳踏上了只有半米高的窗沿,寶貝似的取出了一個沒有經過任何雕琢只有大拇指大小的玉石,玉石上穿着紅線,他將紅線掛在圓形窗花上,然後將手放在了窗花那,似乎在輸入什麼力量,也在這個時候,整個圓形的窗戶都發出了點點星光,玉石也同樣發出耀眼光芒。

那紅木窗花竟然是一個陣法!

緊接着,邈雲叄踏前一步,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邈雲貳拉着雲邈兒緊隨其後,緊接着,雲邈兒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她看見了面前有一條淺淺的河流,河流邊上綠草喜人,擺放着各異的石頭,她擡頭,看見了上方沒有白雲,而是如白霧一般虛幻的存在。

這不是她原本所處的世界,雲邈兒在那一瞬間,便猜到眼前的世界根本不是外面的世界,讓她想起了芥子須彌原理,更通俗的講,便是藏在微小事物裏的超大異度空間。 佛主於恆河河邊用小指甲剷起一掬沙,對世人說,這就是大千世界。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一納米的地方,可以容下一個世界。那塊玉石裏的世界,就是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這樣一個地方,談起合作來,是不容易被人發現。

雲邈兒如此想着,很自然的走到石頭邊,隨意看了一眼,面朝河流席地而坐,並找了一塊石頭靠在上面。

邈雲叄的身影震了震。

雖然這些石頭擺放的十分雜亂,卻不得不說亂中有序,雲邈兒靠坐在石頭邊上,眼前有個被鋪平了的石頭上,上面擺放着一套茶具,前面還是流水與風景。

“好地方。”

雲邈兒讚歎道。

邈雲叄走到雲邈兒的身側,身體筆直的跪坐在邊上,熟練的開始泡茶,邈雲貳見此,心情複雜。

身爲局外人,更能看清局中人無法發現的一些反常,比如說雲邈兒忽然反客爲主坐那位置的隨性,邈雲叄那麼自然的坐在她身側開始泡茶。

那纏繞在他們身上解不開的線,經過千年的洗刷,反而沒有斷裂,反而纏的越來越深,越來越緊。

罷了!

隨心吧。

邈雲貳感嘆了一下,便走了過去,圍着那塊石頭坐在了邈雲叄的對面。

“那麼,現在我們來談論一下你要替我辦的那件事情。”邈雲貳率先開口,切入了正題。

“說吧,今天下午我還要上課,沒那麼多時間。”雲邈兒拿起邈雲叄剛好泡好的茶,喝了一口,口感醇度恰到好處,她回味了一下,而後說道。

“你沒時間回去了,如果不想下午上課遲到,最好是弄個分身替你。”邈雲貳打擊道“我想讓你去東瀛尋樣東西,立即出發,尋找時間不限。”

東瀛是相鄰華夏國的島國,佔地面積還沒華夏三分之一大,那裏最出名的便是櫻花。

“東瀛?分身?尋找東西?”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雲邈兒擡眼,看向邈雲貳直接說了最主要的東西“我不會分身。”

邈雲貳詫異了一下,隨後看了一眼邈雲叄,邈雲叄回望,隨後邈雲貳收回目光道“我跟小三兒可以幫你。”

也在這個時候,邈雲叄伸出手,手掌向上,對着雲邈兒道“把你手掌放在我手上。”

雲邈兒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放在了邈雲叄的手上。

邈雲叄握着雲邈兒的手,眸子越發深邃,深邃的掩蓋了所有的情緒,他面無表情的看着雲邈兒,道“你將另外一隻手放在二貨那,閉眼內視,試着動用星元,就是那個白球裏的力量,吸收你體內的星輝轉換成星辰之力,其餘的我跟二貨會幫你。”

雲邈兒將另外一隻手放在邈雲貳的手上,閉眼內視,開始讓星元吸收四周的星輝,星元在她的念頭下緩慢的旋轉吸收,緊接着,雲邈兒感受到雙手手掌處傳來了兩股力量,通過筋脈遊走在體內,四處,最後衝向腦門,從眉心溢出,與此同時,她體內似有一部分力量順着這兩股力量從眉心溢出。

這個過程並不是很長,不一會的時間,邈雲貳跟邈雲叄兩人便放開了她的手,與此同時,耳邊響起了邈雲叄的聲音。

“好了。”

雲邈兒睜開了雙眼,看到了站在她眼前的人,怔了一下。 面前石頭上蹲着一名少女,她抱着膝蓋捲成一團,如嬰兒一般捲成一團,隨後少女緩緩擡頭,露出一張與她一模一樣的臉。

雲邈兒愣了三秒,隨後臉刷的紅了一下,一下子抱住了眼前她新凝聚出來的分身,不小心打落了石頭上的茶具,大聲道“別看!”

分身沒穿衣服啊!

之後她望向邈雲貳跟邈雲叄,發現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背過身了,雲邈兒臉色通紅似火燒了一般。

太尷尬了!

“你跳到那溪水裏就能出這個世界,這個套房有衣帽間,你找件衣服給你分身穿,你想進來,就將星辰之力輸入窗花上,就能進來了。”邈雲貳提醒道。

雲邈兒立馬抱着分身跳進了小河裏,出了玉石內的世界,來到了外面的世界。

雲邈兒站在巨大窗沿上,回頭望了一眼玉石。

“好美啊!”分身也在這個時候跳下了,在黑暗中看着飛舞在四周的星輝。

雲邈兒回頭,便看到分身那一雙天真無邪的眼,心驚於分身的獨立自主,以前她見過的靈氣做出來的分身都是隻知道修煉的死腦筋。

“過來,跟我一起去換衣服。”雲邈兒收起了心中的震驚,說道。

“好,主人。”那分身很聽雲邈兒的話,聽到後便不再留戀星輝,跟在雲邈兒的身後。

雲邈兒剛擡腳向前走,就想到自己第一次來這,根本不知道這裏的衣帽間到底在哪,便散開神識,瞬間覆蓋了整個包間,然後走向了衣帽間。

在雲邈兒找衣帽間的時候,邈雲貳跟邈雲叄在玉石空間裏震驚難平。

在剛剛他們給雲邈兒塑造分身的時候,便發現了一個令他們震驚的東西。

“邈兒體內有封印,封印了她的能力,使星元吸收速度放慢千倍。”邈雲叄說道。

“能對邈兒下此封印的只有幾個人,除了你我,還有大哥跟主子。”邈雲貳看着邈雲叄的眼睛特別仔細,他緩緩說道“主子還被壓在那裏,只有大哥出來了,小三兒,你……”

“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邈雲叄垂眼,開始整理被雲邈兒打落在地的茶具,還有被打翻了的茶“我不會沉淪,不會的!”

邈雲貳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沒說,只道“主子說過,修煉邈家功法,隨心即可,便沒有給邈家功法設層次等級,就是爲了不讓我們在修煉的時候爲所謂的等級束縛從而失去本心,三兒,你問問你自己的心,是否真的放下了?”

邈雲叄的手一抖,手中的茶杯再一次摔倒了地上,他擡眼看向邈雲貳“二貨?”

邈雲貳拍了拍邈雲叄的肩膀道“即使你能看到別人的未來,也看透不了你自己,更不知道我們以後的路到底還要拐幾個彎,所以小三兒,萬事不能想的太絕對,現在的死局在下一個路口可能就會看到光,大哥封印邈兒的能力你爲什麼不往好處想呢?可能是怕剛剛轉生的邈兒的靈魂沒辦法控制那麼強大的力量,所以先封印她的力量。” “二貨,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邈雲叄擡眼,認真的看着邈雲貳,眸子深處一片漆黑,看不清他的情緒,他伸手,拍了拍邈雲貳的肩膀,認真道“我忽然覺得,你幾天前對我說的那些話,可能是真的。”

什麼?

邈雲貳擡眼疑惑看他。

隨後他想起了幾天前從雲邈兒房間裏衝出去,打電話給邈雲叄說那個人可能出來了。

“你的記憶被人打亂了,在這個世界上能對我們的記憶做出修改的人,除了主子跟大哥,也只有他了。”邈雲叄緩緩分析道“主子和大哥不可能害我們,也只有他了。”

說完這話,邈雲叄拿開拍邈雲貳肩膀的手,低頭重新開始整理茶具,緩緩道“主人將我們從他體內分出來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我們的能力跟命運。能力,你爲因,看過去,我爲果,看未來,再繼承了一點點控制時間的異能。命運,我繼承了主子的貪慾,於是我憑藉千年的努力打拼出了我的帝國,順從我的心開始我的霸業,可是你呢,你還記得你出生那一刻繼承了主子的什麼了嗎?”

邈雲貳豁然起身,想說什麼卻有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覺得在那一瞬間,腦子清晰無比,卻又如漿糊一般混亂,分不清哪裏是真哪裏的假。

他繼承了主子對雲邈兒前世的執念,也註定了他一生的命運。

那份執念深藏在他心底,因那一劍恩怨糾葛,讓他努力迴避,迴避的讓他害怕女人,封鎖了自己的心,忘卻了曾經他是因什麼而生。

他忽然想起在那島上他假借大哥之名告訴雲邈兒‘不信命’的言語。

想起了自己將槍放在雲邈兒頭頂想要開槍卻又不捨的心緒。

想起了他咬牙切齒訓斥雲邈兒前世太蠢導致他們不能好好相處的話。

想起了他曾經說:她與他其實可以很好的成爲一家人。

想起了他說那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喜歡她。

他以爲他說的不信命,只是一句不由自主而開的小玩笑;他以爲他不愛他,以爲不開槍將她殺死,只是因爲他不想讓邈雲叄跟主子爲難;他以爲他的惋惜,只是爲了兄弟跟主子惋惜;他以爲他說的喜歡,只是單純的喜歡。

他以爲,也只是他以爲而已。

邈雲叄早已順從了自己的心創建了宏圖霸業,真正不順心的,應該是自己,而他卻反過來勸邈雲叄。

邈雲貳朦朦朧朧的坐下,亂了的思緒在這一刻似乎找到了答案,但又感覺有些不對頭,他低頭皺眉想了許久,在看到邈雲叄的時候猛地等大了雙眼。

“是他!”

邈雲貳一夢驚醒,喊道。

他再怎麼封閉自己的心,再怎麼遺忘原本的傷痛,再怎麼遺憾當年的遺憾,再那麼不願提起當初,也不可能將這份愛轉嫁到邈雲叄的身上,藉着爲自己的弟弟的執迷苦惱傷神而抒發自己內心的傷痛。

邈雲叄對雲邈兒的行爲舉止,禮讓照顧,與其說是愛,還不如說是一種很單純的習慣,習慣在她身側,習慣護她左右,習慣的讓他成爲了一生的習慣。

正如孩子習慣粘着媽媽一般單純。

邈雲叄知道邈雲貳已經開始察覺了什麼,道“你慢慢分析,我幫你看看你的分析是否有漏洞。” “還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與大哥取得了聯繫的事情嗎?”邈雲貳很是仔細地開始回想“那時候我趕去,只能依稀的感覺到他的存在,卻始終沒有見面,當時沒細想,現在想想卻有些奇怪。”

“你懷疑那個吸引你的人並不是大哥,而是他?”邈雲叄道。

“是,當時他讓我去柳家島附近的一個小島上,我上島了,上島後的一切我都記不太清楚,只記得有一朵鮮豔的花開在我的不遠處,你現在還記得他的本體是什麼嗎?”

“虞美人。”邈雲叄接道“罌粟科,毒花。”

邈雲貳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爲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就是在那一刻,被篡改了記憶。

“等等邈兒來了,我們給她說些她前世的一些小故事吧,就按我們記憶裏的說。”邈雲叄像是做出了什麼決定,道。

“你!”邈雲貳詫異的看向邈雲叄,道“難道你的記憶也……”

“有可能。”邈雲叄緩緩道“我也不確定,但是不得不防,他修改你的記憶,不可能不會對我下手,被修改的記憶都會有一些漏洞,我們潛意識裏察覺不到,但云邈兒說不定就能看出,畢竟局外人總是比局內人看的更透。”

邈雲貳沉默,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們邊上流淌的小河突然響起了一聲不同尋常的嘩啦聲。

邈雲貳跟邈雲叄看了過去,便看到雲邈兒站在他們對面。

他們一愣。

“你怎麼穿成這樣?!”邈雲貳率先側過身不去看雲邈兒,緊接着伸手把邈雲叄的眼睛也遮住了。

雲邈兒低頭,看見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這是一件寬大的男版t恤,因爲她身材比較嬌小,穿上去剛好到膝蓋上方,遮住了應該遮住的一切。

衣帽間裏的衣服都是男的,她還想讓替身去給她上課,自然不能穿男人的衣服出去,便自作主張將自己身上原本的那套換給了分身,自己穿着男裝出現在她們面前。

她自認爲,在這個開放的年代,穿比基尼都是正常的,一件寬大的t恤穿在身上固然不太得體,但總歸還是將該遮住的都遮住了,便也沒多想,卻沒有想到邈雲貳的反應竟然這麼大!

“我怎麼不能穿成這樣了?”雲邈兒走到原本的位置坐下,不過卻也很小心的不讓自己露底,雙腳伸直,斜斜的靠在石頭上,如坐在貴妃椅上一般。

而那雙腿也正好伸到了邈雲貳的旁邊,讓邈雲貳即使側過了身也能隱隱用餘光瞧見那一雙如玉細嫩般修長的美腿,順着腿往上,便是令男人們心跳加速的地帶,被薄薄的t恤邊角遮蓋,若隱若現間,更顯誘人。

邈雲貳瞬間感覺鼻腔似乎有一股熱流涌出,頭腦發脹,他手一緊,立馬推了一把邈雲叄,將邈雲叄推到了河邊,然後狠狠踹出一腳,將邈雲叄揣進了河水裏,吼道“叫你手下拿件像樣的女人衣服來!”

被波及的邈雲叄被邈雲貳狠心踹出玉石空間,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認命的將打電話給自己的手下拿件衣服上來,誰讓他是他兄弟呢。 邈雲貳將邈雲叄這電燈泡踹出後,忽然感覺不對勁,這樣一來,玉石空間裏面豈不是就剩下他跟雲邈兒了?

邈雲貳忽然全身緊繃,站在河水邊上不敢回頭。

他怕他一回頭,就淪陷在雲邈兒那雙帶笑眼眸裏。

特別是他剛剛看清了自己的心,那充斥在胸腔裏的茫然與感情在見到雲邈兒的那一瞬間,化作鼻裏一腔熱血,流了出來。

他將手放在鼻子下方,抹了一把,便見鮮紅的血染在了指尖,他深吸一口氣,剋制住自己的亂想,蹲下準備將這血洗去。

可也在她蹲下準備洗臉洗手的時候,他透過湖水裏的倒映,看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身後的雲邈兒。

而且……這個角度。

噗!

邈雲貳再一次伸手捂住再一次噴涌出來的鼻血,臉紅的跟番茄一般。

“你給我退後!不要靠近我!”

他怒吼,聲音裏透着一絲顫抖。

雲邈兒挑眉,卻不後退,邈雲貳說後退她就後退,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可你流鼻血了耶,要不要用ok繃給你貼貼?將洞口堵住?”雲邈兒附身,將身體靠向了邈雲貳後背,頭靠在他的肩膀之上,似溫柔的護士一般擡手摸向他的鼻子,輕聲道“你說是不是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