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石聿源倒是被這句話逗得笑了,「我看起來像是需要碰瓷的人嗎?」

恩……的確是不像……

講台上並沒有什麼收穫,那女鬼的聲音又響了幾次,只可惜教室裡面本來就有回聲,所以聽得並不真切。

「會不會在那?」某寧抬手指向講台上面的喇叭,一邊教室的黑板左右都會掛上兩個的。

「來幫我扶一下凳子。」

教室里的凳子唯一一個也就是老師用的,只可惜用的久了根基並不怎麼穩。

某寧也知道這一點,嘆了口氣把貓放在課桌里,隨後去幫他扶,「你小心一點啊。」

這麼大的塊頭砸下來她的小命可就沒了。

石聿源身高怎麼說也有180左右,在凳子上不用踮起腳尖就可以輕鬆的夠到喇叭後面的東西。

「真的有。」

揚了揚手中比橡皮大了一點的東西,隨後又去另一個喇叭那裡取下來一個一模一樣的。 「啊,不想上晚自習啊!」教室門口突然傳來的說話聲把某寧嚇了一跳,手一抖凳子也緊跟著搖了一下。

如果這是石聿源在上面站著那麼搖了一下沒什麼所謂,但是這時機好巧不巧,正是石聿源要從凳子上下來並且一腳懸空的狀態。

這樣搖了一下的結果自然是致命的,石聿源一腳踏空,以餓狼撲食的架勢向某寧撲過來。

某寧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跑,但是鬆開凳子之後根基更加不穩,一時間人仰馬翻。

凳子和人的落地聲形成了兩聲巨響,某寧先落地,感覺到自己的屁屁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攖。

「我去……教室里怎麼了?」

「走走走,快去看看。償」

樓道里響起了跑步聲,迴音顯得特別的響亮。

「沒事吧?」石聿源將上身撐起,看到下面的寧兔子正眨巴著眼睛一副被嚇壞的樣子看著他。

某寧搖了搖頭,才想起來自己其實是這場事故的罪魁禍首來著,「石老師你沒事吧?」

她的腦袋後面有石老師的手墊著,倒是保住了一條小命。

阿西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門一下子從外面被『碰』的一聲推開,隨後空氣凝結了。

某寧不用回頭都可以想到門口的人應該是怎麼一副精彩的表情。

哪裡有地縫?她要鑽進地縫裡面去!

「我的天……石老師你們沒事吧?」進來的學生嚇了一跳,趕緊過來查看,石老師這麼大的塊頭可別把課代表給壓壞了。

「沒事。」石聿源一邊起身一邊托著頭將某寧也扶起來,某寧坐直之後有些不自在。

「謝謝……」

到此為止的時光都很美好,但是這個美好並沒有持續多久。

胡黎箐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教室門口,大腦想也不想就蹦出一句話,「我去,你倆秀恩愛都跑到教室里來了!」

「呸呸呸!」某寧一咕嚕爬起來,衝過去掐胡黎箐的脖子,「你丫的說話長點腦子好不好!」

這丫頭怎麼想到什麼說什麼,她的清白啊!

掐完之後某寧去瞪石聿源,「石老師,你不說點什麼嗎?!」

就這麼讓人誤會嗎?他喵的快點反駁她啊!

石聿源明顯還沒有反應過來,點了點頭,「嗯,我們以後會注意的。」

「咿呀呀~」

「不是……」

「不用解釋了,我們都懂!」胡黎箐唯恐天下不亂,直接將某寧的解釋堵了回去,順道轉移話題,「石老師你怎麼會突然來教室,找小寧子的嗎?」

某寧抱過奶茶吸了兩口,石聿源將倒地的凳子扶起,然後自然的將某寧轉過來替她拍背後沾到的灰。

「接下來的晚自習改成班會。」 石聿源要說什麼某寧秒懂,但是教室里的其他幾人則是一頭霧水。

大學時候大部分同學都是選擇踩著點進教室的,早早到的還真沒幾個。

「你們誰有班長的手機號?讓他通知同學來開班會。」

某寧咽下奶茶摸摸舉了爪,「我有……」

於是得了命令的某寧默默去編輯簡訊;通知你一個十分不幸的消息,晚自習改成班會。

那邊倒是回復很快;老班沒有通知我啊償。

某寧默默打字;估計老班等下就要收到消息了,你還是快點去通知吧。

因為她看到石老師也在那裡編輯簡訊了。

果然不如某寧所料,老班以非一般的速度趕來,隨後照例一個個等大家陸陸續續的進教室。

晚自習一般會有人選擇不來在宿舍睡覺,而老班到場自然不敢有膽大妄為不來的。

他們老班有一項技能,不看點名冊也能記住他們誰是誰。

如此過目不忘的能力,讓他們整個班一聽到老班這兩個字就乖成一隻只小雞仔。

於是這一節班會,某寧知道了什麼叫做萬眾矚目。

因為是第一發現人連同受害者的關係,某寧除了心裡苦其他的一句話都不想說。

「我不想問你們是以什麼樣的心情來做這種惡作劇的,理由我不好奇,但我希望你們可以儘快承認自己的錯誤。」

老班推了推眼鏡,一派的嚴肅。

班裡寂靜無聲,不知是過了多久,老班開口,已經有些語氣不善。

「既然沒有,那我們就來排除一下好了。」

於是乎,石老師站上去從新將錄音盒黏了上去,隨後下面的同學一個個排隊上去摸。

所謂的測身高……

女生的身高達標的倒是沒有幾個,倒是男生一大半都合格了。

某寧雖說不矮但也絕對不算是高,比不上班裡那幾個籃球社的妹子。

座位現在都分成了兩撥,一撥合格身高一撥不合格身高。

「昨天中午放廣播的時候還沒有雜音,所以你們早晨來過教室的舉一下手。」

因為某寧下午上過課之後就一直在教室,所以並不存在那個時間點。

某寧和胡黎箐都屬於不合格的那一類,此時百無聊賴的看著兩個老師扮演柯南。

「小寧子,你到底聽到什麼了?」這查的架勢很嚇人啊。

「女鬼笑,說她是在這裡上弔死的,我坐了她的座位,還有……」

「停停停!我不聽了!」胡黎箐搓了搓雞皮疙瘩,她和某寧是同桌,所以這個可怖成都可是直接影響她的。

果然,最可怕的應該是她的這個同桌才對。

明明是一張可愛的臉,嚶嚶嚶…… 調查還在繼續,某寧因為是一邊抄筆記一邊聽的,記得也不太清楚。

總之後面老班還測試了一系列的東西,最終提溜出來五個男生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某寧抄完的時候事情剛好進行到了結尾,幾個男生正在問老班為什麼選他們。

的確,班裡和他們身高差不多的很多,為毛就選了這幾個?

老班做出一副你們不見棺材不落淚的表情,「這個粘著的地方慣用手是左手。攖」

「說不定是故意的……」

「誰站在高處的時候用的不是下意識的那隻手?剛剛測試的時候你們用的也是那一隻。償」

「因為扶著黑板一個人也可以夠到,不過也不排除兩個人合作的可能性。」

某寧輕咳了一聲,大概只有她和石老師才能弄成這人仰馬翻的樣子吧……

「再有一點,這個膠帶,整齊的剪刀剪出來的,一般帶著剪刀的也就只有你們。」

的確……

膠帶這種東西,很大一部分人都是直接上嘴啃的。

幾個男生還有些不服氣,最終老班扔下最後一個重磅炸彈,「來這裡之前我已經看過監控了,不用再說多餘的話了。」

老班揮了揮手讓三個男生回到座位上,剩下兩個臉色全黑的男生。

某寧算是發現了,原來腹黑這一點老班才是第一……

原來是早就知道了真相等著坦白啊……

「就算是沒有看監控我也想告訴你們兩個,按照推理最後留下來的還是有你們。」

下課鈴聲正好響起,老班做了結尾,「明天每人給我交一萬字的檢討上來,寫不完就寫兩萬。」

狠……太狠了……

某寧雙手伸進書櫃突然摸到軟綿綿的一團,隨後才想起來。

石老師的貓……還在她這裡……

「小寧子你發什麼愣?快點!」

「你先走吧……我等下就好。」

胡黎箐看向講台上的石聿源,了解的點了點頭,「你這樣早點告訴我就對了嘛,我都懂都懂。」

懂個毛啦!

某寧瞥了她一眼,後者歡快的留下了一陣哈哈哈,「我先去打水了啊!」

不得不說這隻貓很乖,一節晚自習都沒有叫,要不她可就慘了。

對了這隻貓叫什麼來的?

某寧歪著腦袋思考了一下,然後……

壓根沒有想起來。

老班和石聿源交談了幾句就離開了,某寧看著石老師轉頭看她,「王寧,來幫我扶一下凳子。」

石老師果然是人中豪傑,跟著她摔了一次居然還讓她扶凳子。

某寧也知道這是石老師找借口讓她晚點走好還貓,於是配合的去扶住凳子,又囑咐了一句,「你下來的時候和我說一聲啊。」

—題外話—本團的後宮佳麗171916501

寶寶們加群嗎~ 畢竟被人砸這種事情她經歷一次就夠了。

第一女巫 「再摔倒的話,我在下面。」

「……」

一開始進來的那幾個女生剛好從某寧身旁路過,開始小聲討論。

好吧,其實這個聲音也不算是小,因為某寧全部都聽到了償。

一字不落的那種……

好不容易教室里的人走光,石聿源也已經把做示範用的錄音器從喇叭上拆了下來攖。

某寧這次學乖了,等某人雙腳落地之後才放開凳子。

「喏,你的貓。」某寧把小貓抱出來的時候才發現小貓已經睡著了,怪不得不吵不鬧。

「嗯,麻煩你看著它了。」

石聿源將外套脫下,隨後將小貓整個包在裡面。

「石老師,你這樣很像是要拋屍……」

「……」石聿源的動作僵了一下,險些將手中的絨球給扔出去,「王同學還真是思維獨特。」

某寧將書本整理好,隨後整了整衣服,「石老師快出來。」

關燈鎖門的動作一氣呵成,隨後某寧踮起腳尖將鑰匙放在了門框上。

說起來這還是他們班後來商議決定的,最晚走的那個人鎖門關燈留下鑰匙。

以前是由專人負責每天開門的,但是人嘛總有請假啊或者來的更早的同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