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司馬浩然,你這個計策出了差錯也不能怪我們金錢幫,那一半陣圖你看……」錢五在一旁試探性的問道。

「陣圖的事情還不著急,畢竟龍域開啟還有這麼長的時間,現在還是先想一想怎麼能把天炎幫弄到手再說!」司馬浩然淡淡的說道。

「你……別太過分了,有司馬空在幫內,天炎幫就不可能輕易被除掉,你還搞不清楚狀況嗎,或許我們進入龍域能得到一些機緣好處,那時候對付天炎幫自然更有把握!」錢二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儘早拿到另外一半的陣圖便能儘早熟悉大陣的布置,畢竟現在靈陣師的人數都還不齊,司馬浩然說有把握布置那座靈陣,可現在金錢幫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看起來似乎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不除掉司馬空,你們以為有那麼容易得到裡面的好處嗎,我比你們更想一探龍冢的究竟,但我更在意的是天炎幫這個勢力!」司馬浩然冷聲說道。

他這番說辭已經很明確了,你們不幫我除掉天炎幫那就別想布置乾坤挪移大陣。

「你……」錢五面色鐵青的盯著他,之前在天炎幫已經完全達成了合作,再加上又有疚瘋那個定級的靈陣大師,現在他們出爾反爾把希望寄托在司馬浩然身上,卻想不到是這樣的結果。

「神域使者到!」就在爭論不休之際,金錢幫的外面忽然響起一道明亮的聲音。 「神域使者?」司馬浩然有些愕然的聽著這四個字,李江既然已經落到他們手中了,那他們還來金錢幫幹什麼?

司馬浩然雖然和這兩個使者合作,可他們的目的僅僅只是李江而已,難道他們也對天炎幫有所圖謀不成?

但不管如何都是他的猜測,和他們見面自然就一目了然是什麼情況了。

只是當金錢幫一眾人和司馬浩然走出去的瞬間愣住了,李江和居然和他們在一起,當然,這並不是最奇怪的一點,主要在於李江好像氣定神閑並未受到什麼傷害,難道說神域使者抓走李江不是因為他得罪了神域嗎?

「金錢幫錢二拜見神域使者,不知您再度降臨我們這裡有何貴幹!」錢二還有一眾人都是微微躬身行禮。

辰北和辰南對他們的行禮和問話視而不見,他們的目光死死的鎖定在司馬浩然的身上。

司馬浩然明顯能夠感覺到那種凌厲的目光似乎蘊含著滔天的怒火,他心中不禁一陣嘀咕,我的目的沒達成,你們的人已經要到手了還能有什麼不滿,好像不滿的人應該是我吧。

「司馬浩然,你這一手玩的可真是漂亮啊!」辰南冷冷的盯著他說道。

「嗯……還算可以吧,如果沒有二位使者的配合想必也沒這麼快抓到李江吧!」司馬浩然還以為辰南說的是李江這件事,當即還配合他們的話回答了一句。

「是啊,我們是配合的很好,如果再繼續配合的話,你都能把我們兩位使者給活吞下肚我們還不得而知吧!」辰北冷笑一聲道。

司馬浩然顯然從這句話里聽到了不對勁,但他還是勉強保持鎮定的說道:「二位使者……在說什麼,我實在沒有聽懂!」

「沒聽懂?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李江,你為達到自己的目的隨便找到一個人冒充李江來矇騙我們,你這一手玩的可真是漂亮!」辰南一聲大喝,所有人都是面色一變。

這個人竟然不是李江,照說不應該啊,根據資料顯示他就是李江無疑啊。

而這個李江則上前一步哭喪著臉說道:「司馬大人,紙是保不住火的,我當初就說你這個計劃行不通的,神域使者慧眼識人,怎麼可能會把我這個假的當成真的呢?」

司馬浩然完全愣住了,錢二錢五他們也呆了,這個人竟是假的李江,司馬浩然對金錢幫可是隻字未提過啊。

現在想想,難怪在天炎幫內李江會毫無徵兆的直接跟隨神域使者而去,幸好那個時候錢二他們沒有衝動和司馬空他們交手。

否則到最後估計就是司馬浩然完全坐收漁翁之利啊,錢二忽然覺得自己那個決定真的是把金錢幫推到了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步。

自己完全就是在幫司馬浩然當槍使啊,現在看來連神域使者都被他利用了。

「你……你在說什麼啊……」司馬浩然完全懵了,他根本就沒聽懂李江究竟在說些什麼東西。

可是當他看到神域使者還有金錢幫這一眾人的反應過後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

「李江,你陷害我?!」司馬浩然怒吼道。

「陷害你?我怎麼陷害你啊,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李江啊,神域使者很清楚這一點,你還是趕緊點頭認錯爭取寬大處理吧!」李江嘆了口氣說道。

「你……你……」司馬浩然被憋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本來想力爭反駁,可是看到辰南和辰北的表情過後他就知道,自己不論怎麼解釋都是徒勞無功的。

如果他們不是認定這個李江就是假的話,那也不會大張旗鼓的跑來金錢幫了。

只是難道這個李江真是假的?現在司馬浩然連自己都沒法確定眼前的李江是真是假了,按理說神域使者沒必要和自己玩這一出啊。

可是自己得到的資料顯示,這個李江應該是真的無疑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司馬浩然有種要發瘋的感覺。

「司馬浩然,你可知欺騙神域使者是什麼下場?」辰南冷聲道。

他們雖然是背著神域出來的,但這些人也並不知道,神域的威嚴籠罩在整個天武大陸之上,一個司馬浩然自然是不敢和他們對著乾的。

「我……我……」司馬浩然很想說自己並沒有欺騙你們,可他發現自己好像不論怎麼解釋只怕都沒法取得這兩個人的信任。

「司馬浩然,我已經替你在他們面前求情了,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做,他們應該也不會把你怎麼樣的!」李江忽然沖著司馬浩然說道。

「我……要怎麼做?」司馬浩然有些茫然的問道。

李江忽然湊到司馬浩然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司馬浩然面色一陣,旋即臉上頓時出現了滔天的怒火。

「這不可能,這……」

「這就不是我不幫你了,兩位使者已經拿我當他們的朋友,我的說也就代表他們的話,你如果不答應的話,他們可不是心慈手軟之輩!」李江淡淡一笑,現在這兩個人就是他的金牌護身符,和他們關係拉的越近對李江也就越有利。

司馬浩然陰沉的盯著李江,現在因為此事,對方反將他一軍把他吃的死死的。

辰南畢竟是大玄尊的超級強者,自己的實力在他面前連逃都不可能逃走,指望金錢幫幫忙那是絕對沒可能,他們不在這個時候踹你一腳已算是心慈手軟了。

可是李江提出的這個要求讓司馬浩然更加難受,他竟然要自己身上那一半乾坤挪移大陣的陣圖。

雖然他並不知道李江是怎麼知道自己身上有這個東西的,可是一旦這個東西給了麗江,那司馬浩然接下來的日子只怕會更加難過。

因為他和金錢幫合作的前提就是因為他手上有複製出的那另一半的陣圖,如果這個東西沒有了,那他的依仗也將完全失去該有的依仗。

倒時候是金錢幫不會放過他,天炎幫也沒法繼續容納他,他司馬浩然幾乎就是上天入地無路可走。

但是不給這個陣圖面臨的又是這兩個神域使者的怒火,一時之間,司馬浩然竟也不知自己到底該如何做出選擇。

「你到底決定了沒有,磨磨蹭蹭,我們還有其他事呢!」辰北冷聲道。

「我……」司馬浩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半晌過後他朝李江走了過去。

看來他已經是有所決定了,只是他不可能當著金錢幫的面把陣圖給他們吧。

所以他帶著幾分祈求道:「這是……陣圖,給你們,還望……你們替我先保密!」

在錢二他們疑惑的神色下,司馬浩然把手中的陣圖以一個肉眼看不到的角度遞給了李江。

接過這塊陣圖,李江稍微查看了一下,和司馬焱給疚瘋的那塊基本一模一樣,李江沖辰南和辰北點了點頭示意東西是真貨。

「算你識相,我們走!」辰南冷笑一聲旋即和李江還有辰北他們離開了金錢幫。

看到神域使者離開,司馬浩然這才大鬆一口氣,但他的災難只怕才剛剛開始,起碼他要在這災難來臨之前離開金錢幫才成。

否則一旦讓金錢幫這些傢伙知道了他手中沒有了陣圖,後果根本不堪設想,好在錢二他們並未沒有看出自己到底給了李江什麼東西,畢竟那是神域使者,他們也並不敢用感知力去靠近,所以司馬浩然暫時還算是安全的。

錢二他們雖然也好奇司馬浩然給了他們什麼東西,不過他沒打算說,他們也不打算問。

不管司馬浩然是不是利用他們,只要他能用陣圖布置出靈陣就足夠了。

「司馬浩然,暫時你就別想天炎幫的事了,儘快把陣圖拿出來讓這些靈陣師先磨合一下,等龍域之事過後我們自然會幫你的!」錢二淡淡的說道。

「是是,你們說的也有道理,那就明天,明天我就拿出陣圖!」司馬浩然勉強一笑道。

聽到此話,錢二他們都是露出了一絲驚喜,畢竟等了這麼多天也不急於等一個晚上了,司馬浩然能答應先布置靈陣已經出乎他們的預料了。

至少錢五在這件事上暫時可以放下心了,否則他腸子估計都得悔青啊。

在天炎幫和司馬焱他們關係都還處理的不錯,後來出爾反爾的人可是他們,一旦這裡沒了著落,錢五又怎能不後悔。

好在今晚倒是可以睡個好覺了,那一半陣圖在他身上也踏實了很多。

和平時相比,今晚的錢五睡的沉了許多,以至於此刻他門外出現了一道人影他竟然渾然不覺。

當然,錢五才渡過第六重玄尊劫,但是此人隱約散發出來的氣息明顯已經超過了第九重。

此刻他身形猶如一道幽靈一樣詭異的出現在了錢五的房間之內,強大的氣場將整個房間包裹,只是他的面部被黑色布子遮蓋卻是叫人沒法看清他的容貌。

右手輕輕一抬,錢五的右手毫無徵兆的跟著抬了起來,看到他右手發亮的戒指,此人眼睛之中閃爍出了一絲光彩。

強大的感知力透過,很快便在戒指中找到了自己所需的東西,一卷古樸的圖紙出現在他手中。

將東西拿在手中,此人氣息轟然一震,整個房間猛的一盪,錢五頓時被這動靜驚醒。

看到房間里的人影,他頓時駭的面容失色,幾乎是下意識的一聲大吼:「有賊……」

待他這兩個字喊出去的剎那,此人一聲冷笑,右手攜帶著萬鈞之力一掌拍了過去。

錢五的身軀好似被一擊重鎚擊中,一口鮮血狂噴出來昏迷了過去,看到這一幕,此人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消失在了房間之內。

當然,錢五那一聲大吼已經驚動了半個金錢幫的高手,錢二他們幾乎是毫不猶豫趕到了房間之內。

看到已經昏迷過去的錢五,錢二頓時輸送靈氣強行讓他蘇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誰偷襲了你?」錢二大聲道。

「快,快追,陣圖……陣圖……」錢五用盡渾身力氣大吼道,那個人手中的圖紙他可是親眼看到的,所以錢五斷定此人就是本著乾坤挪移大陣的陣圖來的。

「什麼,陣圖沒了……追……」錢二飛奔出去,留下幾個人在此照顧錢五。

強大的感知力從錢二體內瘋狂的覆蓋到了整個金錢幫的範圍之內,伴隨著,錢二的神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和眾多高手朝金錢幫外圍飛掠而去。

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已攔住了一道正在往天空騰飛而起的身影,而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準備要離開金錢幫的司馬浩然。

「錢……錢幫主……你們……怎麼在這裡……」司馬浩然面色狂變,但他還是勉強保持著鎮定說道。

之所以白天跟錢二他們說明日給他們陣圖,目的就是為了今晚離開金錢幫,如果白天就離開的話那也太招人懷疑了.

「我們怎麼在這裡你還不明白嗎?」錢二的目光中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殺意。

「我……我明白什麼,我只是……睡不著出來散散心而已,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司馬浩然繼續說道。

「散心……散心會散到我五弟的房間里去,會散到把他的陣圖偷到你手上來?」錢二目光冰冷如刀。

司馬浩然僵在了原地,他似乎又沒聽懂錢二在說什麼:「你在說什麼,什麼你五弟陣圖,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你敢說和你沒關係?」錢二目光中憤怒的火焰迅速被點燃,幾乎是剎那之間便已臨近司馬浩然的跟前。

他可是大玄尊的強者,司馬浩然根本連閃避的資格都沒有,此刻他只覺一股大力傳來,然後自己的五臟六腑幾乎都在瞬間移開了原來的位置。

「你……你幹什麼……」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司馬浩然艱難的看著錢二駭然道。

司馬浩然的儲物戒指已經來到了錢二手中,感知力釋放出去,但戒指之內卻並沒有陣圖的痕迹。

「沒有陣圖,你還有同夥?說,陣圖被誰拿走了,去了什麼地方?」錢二步步緊逼,大玄尊的威壓讓這片空間瞬間扭曲了起來,伴隨著司馬浩然的身體也變得扭曲起來,痛苦的咆哮聲從他嗓子眼兒里蹦了出來。

「不……我不知道,和我……沒關係啊……你……」

話沒說完,所有人便看到司馬浩然的身軀直接在空中轟然爆開,一團血霧從空中拋灑而下,司馬浩然當場身死在錢二的手中。

司馬手中已經沒有了陣圖,而看他剛剛倔強的模樣顯然是不會輕易說出來的,所以司馬浩然也就沒有了利用價值。

「哎……當初就應該和司馬焱繼續合作的,不該聽信這個司馬浩然的話啊!」房間里錢五嘆了口氣說道。

「現在沒有陣圖了,龍冢和我們幾乎也就無緣了啊,再找天炎幫顯然已經不可能了!」另外一名長老說道。

「你說這會不會是司馬焱他們故意搞出來的手段,目的就是為了神不知鬼不覺的拿走我身上另一半的陣圖!」錢五說道。

「應該不會,以我們對司馬焱的了解,他雖年輕有為,但絕不可能使用這種手段,況且和我們合作他們也並沒有什麼損失,這樣相反,司馬浩然還死在了我們手上!」錢二也是一臉無奈,誰能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現在就連他們本身擁有的陣圖也沒了,龍冢內顯然已經沒有了他們一去的資格了。

僅僅只是進入龍域他們卻又很是不甘心,可現在明顯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以金錢幫的名聲和地位,顯然不可能繼續找天炎幫去,再者自己手上沒有了另一半陣圖,也沒有了找他們的資格啊。

但僅僅只在第二天,金錢幫便迎來了一起陌生的客人,此人的到來讓整個金錢幫如臨大敵,他便是古巫族長老曾天宿。

「聽聞你們幫內遭遇到了不小的變故,陣圖被人偷走了?」曾天宿依舊是那詭異的容貌,依舊是那讓人頭皮發麻宛如從地獄裡面蹦出來的聲音。

「你的消息還真是靈通!」錢二淡淡的說道,曾天宿雖然強大甚至整個古巫族都令人聞風喪膽,不過錢二並未有任何懼怕。

「看來是真的了,此次前來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想必你們對龍冢也充滿了興趣吧!」曾天宿淡淡的說道。

「有興趣又怎樣,要進入龍冢之內,唯有乾坤挪移大陣才有可能帶我們進去,現在陣圖沒有了,就算是九品大玄尊估計也沒法強行進入到裡面吧!」錢二說道。

「道理的確是這樣,不過我夜觀星宿,這一次龍域開啟似乎也會引起龍冢異變,雖然乾坤挪移大陣能夠帶人進入裡面,但除此之外也並不是沒有其它的辦法進入!」曾天宿語氣平緩,似乎是故意在吊胃口一樣。

「你想說什麼?」錢二簡單的問道。

「我們古巫族的手段你想必也是清楚的,龍冢雖然神秘,可我們卻有獨特的辦法進入裡面!」曾天宿的口吻充滿了誘惑,不過那種聲音依舊讓人討厭。

「你想拉我們入伙?我看沒這麼簡單吧,你們古巫族好像並不是那種捨得分享的種族!」錢二說道。

「以前是這樣,但現在情況有所不同,苗疆族暗中在搞什麼大動作,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和龍域有關,可我們古巫族不能讓苗疆族在這個時候得到任何好處,有機會甚至要在龍域滅掉整個苗疆族!」曾天宿冷冷的說道。

錢二沒有說話,他只是在思考這件事的利與弊,說實話,他是想一探龍冢的究竟的。

特別是整個靈鳳大陸的勢力都在窺伺著龍冢,金錢幫不心動是不可能的,但是古巫族這個種族說實話,的確有些讓人頭疼,和他們合作無疑是與虎謀皮。

但不管怎麼說,好處總是伴隨著風險,如果古巫族能帶他們進入龍冢之內,那暫時和他們合作倒也並沒有什麼壞處。

「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但是我們聯手只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利益,大峰幫和狂戰幫早已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如果你們金錢幫能加入的話,四大勢力聯手組成一個同盟,不論在龍冢內遇到任何危險我想都能應付的過來吧,況且靈鳳大陸還有其它勢力同樣也要進去,我們的聯盟只會給別人帶來威脅,而沒人能威脅到我們!」曾天宿淡淡的說道。

不得不說錢二的確心動了,至少在沒有了陣圖之後,曾天宿的到來無疑是一場很大的誘惑。

「合作也行,但既然是同盟,總需要一個帶頭說話的人,四個勢力四個說話人,到時候進入裡面產生各種各樣的分歧我看倒不如各走各的路!」錢二淡淡的說道。

「只要進入龍冢,我們所有人當然以錢幫主為首,畢竟你的修為最強,這一點我想我也能代表其他人做主!」曾天宿說道。

「這樣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