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原來是我自己!哈哈哈!我說怎麼這麼丑!」張小七似乎很是瘋癲!

旁邊幾名俠客打扮的人不耐煩的看了看正在胡言亂語的張小七沒有理會,接著暢飲。

「誰他嗎敢惹我!」張小七卻是突然站起身在這酒館之中大聲喝道!

酒後壯人膽!張小七平時總被人欺負,此時的他似乎想將心裡所有的壓抑全部釋放出來!

眾人無不朝張小七看去,但見其身高馬大,再加上此時的他一身酒氣,一臉的絡腮鬍著實是有些江湖惡霸的感覺,場中一時竟無人應答!

張小七又囂張跋扈的喊了好幾句,手中的酒杯被其一飲而盡正要再說什麼的時候。

離他不遠處一名比他還要魁梧並且頭戴一頂遮陽草帽的大漢一把將桌子上的三尺大刀拿起來騰地起身:「我他嗎的敢惹你!怎麼樣!」

張小七朝對面那大漢一掃,映入眼帘的是那大漢一身的殺氣和一把寒光閃閃的大砍刀,他眩暈的神情頓時恢復了不少!

只見他偷偷掃了林凡一眼,見其只是輕抿了一口桌前的美酒一副你裝的B自己解決的樣子,張小七一咬牙!竟立馬屁顛屁顛的跑過去一把摟住了那漢子的肩膀大喊道:「誰他嗎的敢惹我們倆!」

林凡是一口老血沒忍住就噴出來了啊!而那漢子也是被驚得目瞪口呆!

「張小七真的傻還是假傻?難道酒精能刺激其身體?甚至連智商都能激活????」林凡真的是無語了,本來他還想讓這個傢伙被狠狠地嚇上一嚇的,沒想到這傢伙突然一改常態的變聰明了!

「大智若愚,朽木可雕。」老頭只是悠悠的來了這麼一句便不再多言了。

結果是那江湖大漢還真的和其碰了一杯!兩人相視哈哈一陣大笑,隨後的幾個小時兩人都在暢聊一些連林凡聽了都有些無語的話題,這倒讓林凡是有些呆住了。

感情這倆貨還是同道中人,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 林凡看著躺在玲瓏仙貝上正呼呼大睡的張小七輕搖了搖頭。他抬頭朝天上那一輪散發著淡淡光暈又皎潔似水的圓月心中無限感慨!

他低頭往腳下看去,一間白頂小屋在這大山之中極為顯眼!

崇山峻岭霧盤旋,

過隙白駒路通天。

綠水青山山林立,

山屋白頂只一間。(這是我自己寫的詩……給幾分?哈哈哈哈……)

在這一刻林凡似乎有些頓悟了!

回到自己的原先待過的山峰,混元彌天陣依然將這山峰隱蔽的毫不出奇,林凡也不擔心別人把它取走,這套法陣一旦布下除非是強行破除才能將此陣取走的。

林凡單手一掐訣,混元大陣立刻露出一個小口,林凡一閃沒入了其中。他將張小七安置在他自己的房間后,走到自己的密室盤膝打坐,靜靜地想著自己今天的經歷。

他似乎有一些疑惑。

「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沒有什麼經得起時間的消磨。或是轟轟烈烈或是平平淡淡終究會化作一片塵土、一段往事不能憶起。」

「不錯了,修仙本身就是逆天而上,順應己身,縱使有千難萬阻也要踏平逾越!我九轉神念便可洞穿這虛擬!」林凡猛地一睜開雙目,來兩手飛快的掐動一種極為玄妙的法決后又擺出一種古怪的姿勢開始靜靜參悟。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一悲一喜已惘然,一草一木一容顏……」

此時的林凡身體表面有流光輕撫,而若是有大能之士查看此時林凡的識海就會發現,其識海中正在泛起陣陣漣漪,本來是一片死海的感覺此刻竟有些勃勃生機!

而他的識海在此時竟有些漲大似乎是漲水了,隨機其識海之內慢慢有微風襲來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風越來越大,識海海面漸漸不平靜了起來,慢慢被掀起浪花越來疾。

最後竟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的神識在擴充!雖然只是一種最為微妙的而又細小的改變卻已經是逆天了!

「大哥!你身上怎麼發光啊!還有你的腦袋怎麼好像開鍋了一樣呢?額!」張小七突然打了個酒嗝慢吞吞的說道。

「還有!大哥!你腦子裡是不是進水了!我咋聽到有大海的聲音呢!」張小七的聲音有些嘲笑此時嘿嘿的笑著說道。

「嗯??你小子竟然會運用神識了!」林凡一驚!他明明是把張小七放置在另一個房間的,而他竟然能透過自己的身體看到自己的識海!

要知道就是一般的靈主期巔峰強者若不是神識特彆強大的話也根本無法發現這些的!

「你且好好打坐!將你體內的酒精全部排出來再說!」林凡冷哼一聲后,便不再去理會還是靜靜參悟其那九轉滅神決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張小七就屁顛屁顛的跑到了林凡的洞府之前焦急地大喊了起來:「老大!你塊來看啊!好臟啊這是什麼啊!」

林凡似乎早已習慣了,就知道這個傢伙每天大早起來就得一驚一乍的。

林凡起身朝洞府外走去,此時的他以平日一樣,但確認人一種精神煥發的感覺,尤其是其的眼睛此時更是黑白分明,如果你仔細的盯著他的眼睛看便會有一種特別想要親近其的詭異感覺。

林凡也不說話,看了看一身儘是污濁的張小七慢慢道:「你這是靈脈覺醒的徵兆,也是為你靈脈期一星而打下的基礎。正常人要一年的時間才會形成的。你身體外的那些髒東西自然是你這凡體排出的雜質了。」林凡便說著邊想起來,自己剛剛進入落仙宗之時,一年光景見不到馬小龍苟力等人的事情笑了笑道。

「原來是這樣啊!」張小七似乎恢復了往日的神情。

「大哥教你一套最常用的御空術還有護身法罩,你且聽仔細了!」林凡說完此話便開始了神識傳功。

張小七是滿口的答應,但讓林凡很是無語的是這個傢伙似乎在突破方面很是擅長几乎沒有瓶頸,而修鍊起功法來那真的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光是一個御空術的一星法決他就給這個傢伙反反覆反覆講了十幾遍,這傢伙才堪堪記住!要知道常人的話有了法力最多也就一個小時便可以試著騰空了,而眼前這個傢伙用了大半天的時間才堪堪記住法決!

接下來的三天張小七還是沒能御空,哪怕是雙腳離開地面他都做不到!

「要不是我在這傢伙體內察覺到了法力波動我還以為這傢伙是個凡人呢!你確定他前途不可限量???」林凡很是懷疑的對老頭說道。

「額…這個嘛,嘖嘖!這個是要看造化地!大智若愚!」老頭有些吞吞吐吐得到……

大半個月後,當張小七激動地告訴林凡自己會騰空術的時候,林凡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麻蛋!這個傢伙終於算是踏入修仙界了!都說萬事開頭難,而這對於張小七來說那真的是千難萬難了!可偏偏這傢伙還一副很是自豪的樣子!」

林凡強壓住自己內心的衝動沖張小七極為『慈祥』的點了點頭,並示意他示範一下。

張小七很是興奮的連連點頭,之後他手忙腳亂的蝸牛似得極為緩慢的掐動起了法決!嘴中也是含含糊糊,甚至他那雙大眼珠子還往上翻了幾番似乎在想法決的讀法!

這讓林凡是氣的一口老血差一點就噴了出來!但他還是忍住了!

在張小七連續的幾次胡亂掐訣中,果然張小七開始慢慢騰空了起來,但也只是騰空罷了!

「一厘米.」

「兩厘米.」

「半米!」

「啊!」張小七是接著栽了下來!他根本無法驅使自己在空中自由翱翔。

「我靠!你就這??大半個月連個法決你都背不下來!說你是頭豬都是誇你了!」林凡再也忍不住對著張小七上去就是一腳!直接把他踹出了十幾米遠!

「哎!罷了罷了!只要你和我在飛行途中被人擊落摔不死就成!既然你已然會御空術了那我們就出發吧!」林凡呼呼地大口大口的吸了幾次后似乎再也等不及了,他飛快的掐動法決,短短的數秒他便將法陣和自己的東西全部收了毫不遲疑的直接拉著被林凡踹出了十幾米,還在為自己能騰空而開心的手舞足蹈的張小七是朝西邊疾馳而去了! 一路無話,三天後兩人被一名紅鼻子老道給攔住了去路!

「道友是何人為何攔住在下的去路啊!」林凡見其和他一樣只是靈主期二星的實力便慢悠悠的開口問道。

「在下並無它意的,只是此山是我開,此樹呢他也是我載,要想從此過嘛留下些買路財!」對面紅鼻子老道神色竟是一種很嚴肅的表情!

林凡看到其這幅表情頓時覺得有趣,便又道:「一窮二白兩袖清風四壁蕭然。」然後其還故意露出一幅你看著辦的表情。

「這麼說道友是不打算出錢嘍?」

「你想怎樣?」

「不要誤會!我只是想打死兩位,或者被兩位打死。」

「哦?那就來吧?」

「來吧。」

「不管怎麼說在下也是屬於道上的,而且在下正在打劫,道友能否給個面子?還請道友先出手吧!」

「喂!你們一定要用這種方式說話嗎?」林凡還沒有開口旁邊的張小七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是他先裝逼的!怪我嘍!」那紅鼻子老道猛然一聲后一道金色大鐘突然出現並朝林凡兩人急速的罩去!

林凡心中法決一動,玲瓏仙貝瞬間被發揮到了極致!他猛地閃避開來,兩人的身形就好似從原地消失了一般!速度可見一斑了。

大鐘頓時撲了個空。紅鼻子老道神色有些陰晴不定起來,他剛才掃視過兩人的修為了,除了那年輕修士看不透修為之外,那絡腮鬍子卻只是區區的靈脈一星修士,想來那年輕的修士就算是在怎麼隱匿修為也不會是靈主期三星以上的修士吧?就算是,以自己的逃跑手段應該還是能輕鬆逃遁的,他這才想要試試對方的,而對方的速度如此之快卻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的。

不遠處林凡兩人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

「好強的氣場!閣下是什麼人?難道是靈主巔峰的修士?」紅鼻子老道沒有再出手,而是試探性的問道。

「請用心去感受我的修為,」林凡很是裝X的說了這麼一句后再次從原地消失。下一刻那紅鼻子老道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同一時間老道也感應到了一驚他急忙握掌為拳朝著身後狠狠一擊!

嘭!像是打在銅牆鐵壁之上一般!

他看清這身形卻是兩個高大的身影聲怒目圓睜的盯著他正是水火判官!

「呵呵!我說活判官的身體怎麼樣?還算結實吧?」在其頭頂上空林凡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林凡話音剛落,水火判官上下其手竟死死地抱住了那紅鼻子老道!

老道大一道敷陳從其儲物袋身兼浮現而出並狠狠地打在了兩個判官的身上!

嘭的一聲兩判官被打部分直接凹陷了下去!但卻是沒有絲毫鬆手的跡象!

紅鼻子這下更加的焦急了!他猛地一咬舌尖就要施展什麼大威力的逃脫手段。

而同一時間他的周圍景色突變,他的周圍被圍起了一層混沌之氣!一秒后他嘴中浮現出一個血紅色的小鍾虛影並狠狠地打在了兩具判官軀體之上並爆炸了開來!

水火判官瞬間被炸的有些破爛,並被擊退了十幾米之遠!他大驚失色之下也顧不得其他,直接朝前飛去!結果自然是被混元彌天陣給彈了回去。

「這是一套法陣?」下一刻紅鼻子老道的臉色變得鐵青了!

「哦?想不到道友還有些本事!不錯!此法陣正是我所布下的!要想從此過,你得留下買路財。」林凡學著那紅鼻子老道方才的話語似笑非笑。

「你!…」紅鼻子老道頓時被氣得整個面部都變得通紅啊!此時他的鼻子倒不怎麼顯眼了。

他沒有開口說話!猛地一咬舌尖頓時又有兩個血紅色的小鐘被直接祭了出去,下一刻狠狠地撞在了彌天陣之上!

碰碰!

彌天陣只是泛起了兩下強烈的漣漪便不再有絲毫的動靜了。

這一下紅鼻子老道的臉色不再是通紅,而是有些雪白了。

「呦?你這個小鍾還是本命法寶?我想就想不通了,你們這些喜歡打打劫啥的真的是不務正業!你說你好好溫養下本命法寶不好嗎?非得天天隨意的祭出對敵!」林凡從遠處將方才那老道祭出的大鐘拿在了手中,只是此時的小鍾已然是恢復了鈴鐺般的大小。

「你!你!」方才他被林凡雷霆般的手段震驚住了,後來又被水火判官纏住沒有第一時間收回自己的本命法寶這然他心中是悔恨不已啊。

「你什麼你?最看不起你們這些打劫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林凡總是喜歡學著在地球時電影里的經典話語來調侃對手。

老道的臉頓時拉的老長了又變回了通紅的顏色。

「在下有眼不識泰山!還望道友海涵!不瞞道友在下乃是這西海之南五龍觀的長老,還望道友給個面子,畢竟像我等修士在門中都是有本名牌和一些不易察覺的禁制的,以防我們出了意外門內能有個照應啥的。」紅鼻子老道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說了這麼幾句顯然是沒少說這種話。

林凡微微一皺眉,「得!又是一個有背景的!」他自然聽得出老道口中的威脅之意。不過這傢伙和他也沒什麼大仇,而且還很識趣的沒有強烈的反抗更沒有其他人那種很是囂張的口氣,在自己實力沒有強橫起來之前林凡也不願意多招惹是非的。想到這裡他看著被彌天陣死死困住的紅鼻子老道嘿嘿一笑說道:「其實吧贊來也沒有啥深仇大恨的!我也不是那種喜愛殺生之人。」

「道友說的是!」

「不過嘛。我這兩具傀儡被你打傷了,這個不好算啊……」林凡意味深長的看著對方。

「我賠!」紅鼻子老道簡單而又有力的兩個字讓林凡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過兄弟我最近手頭有點緊,不如道友先借我一些靈石?等兄弟有錢了會還你的。」林凡嘿嘿一笑道。

「啊!可是我小弟我也沒有多少靈石的!」紅鼻子老道一聽林凡這話頓時緊張兮兮了起來,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掛著的兩個鼓鼓囊囊的儲物袋。

「不要急嘛,我可不是白拿兄弟的錢的!吶!這個小鍾還不錯,你看值幾個錢?我和你換些靈石,再借一些你看怎麼樣?」林凡對著下面的老道晃了晃手中的小鐘面色很是『誠懇』的說道。

老道氣的是牙咯吱咯吱的作響,他強壓住自己的怒火強擠出一絲很是難看的笑容道:「行!」

「你放心好啦!以後我一定會還你的!除非是咱倆再也見不了面了,當然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我忘了。」林凡嘿嘿的笑道! 紅鼻子老道是一口氣沒上來差點要被林凡給氣死啊!

不過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更何況那小子瘦臉的可是他的本命法寶!

要知道這本命法寶可不是同於一般的法寶,那可是與修士息息相關的東西,就好比修士後天修出的一條手臂!而且林凡若是將他那本命法寶強行摧毀,那他這個主人也要受到很大的反噬之力的。而且他想要在融合一見其他本命法寶那需要付出得東西可就太多了!多到他難以承受!

「那我也懶得廢話了,除了你的本命法寶兩個儲物袋全部給我,就立刻放你走!」林凡聲音一冷突然這麼說到。

紅鼻子老道一咬牙但他看了看周圍的混沌屏障和林凡犀利的眼神,他猛地一閉眼將自己的兩個儲物袋一把扯下扔向了對方!

林凡小心翼翼的操縱水火判官將那儲物袋檢查一番確定沒有問題之後才笑眯眯的收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道友便睡上幾天吧!放心我可不是那種言而無信之人!」林凡邊說著手中法決便飛快的掐動,下一刻無數混沌屏障從四面八方將紅鼻子老道團團圍住了!

「啊!你要幹什麼!」紅鼻子老道只來得及說這麼一句便被一根散發著森森綠芒的小針扎在了後腦勺之上。

他慢慢的失去了知覺並緩緩地躺了下去……

林凡見此情形收了法陣兩手飛快的掐動幾秒種后頓時一道法決打在了老道的丹田處。老道一聲悶哼一動也不動了!

「我封了你的靈主,你軀體也被陰氣和萬毒暫時麻痹了,十天後你應該能蘇醒吧?算了這小鍾也給你!破除上面的本命精血還是很費勁的,說不定還因為他被你五龍觀跟蹤的,還有這普通的高階法寶老道士用的破拂塵也換給你算了!反正對我而言也是換取靈石的,就留給你吧!」

林凡挖了一個大大的坑便把這傢伙連同那個小鍾、拂塵扔了進去!他自然是不擔心這早已辟穀的靈主期二星修士會悶死餓死什麼的了。

做完這一切他輕拍了拍手拉起一旁早已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的張小七朝西方疾馳而去了!

他而是不知道在十一天之後那紅鼻子老道從那地底處猛地沖了出來!一身的泥土,他身上破破爛爛,渾身是泥就連其眉毛之上都有很多泥土!

「啊!啊!啊!氣死我了!」老道仰天大吼三聲后,眼神變得很是陰毒!

「媽的!我去找師兄去!他老人家來了肯定沒你的好果子吃!而且我儲物袋上可是有追蹤印記的,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不到此仇我有何顏面還做些打家劫舍的勾當??等找到你我非得把你扔茅坑裡封了幾百年再說!」

而這些話遠在西海之南的林凡自然是聽不到了,此時的他正被眼前的壯麗景象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