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莫道遙睜開眼,苦笑道,他很不喜歡易亂這麼叫他。

「周林,你且聽好了,所謂神體,乃天地機緣匯聚所生,天賦異稟,若不夭折,長大后必是一方強者,舉手投足間,皆有神威。

但也因為神體過於霸道,為了不傷及孕婦,在腹中時,神體便會自我封印。

出生後會漸漸復甦神力,當體內誕生第一縷本源之血,就此覺醒。」

「覺醒之時,太過逆天的體質,會引來天妒,降下劫罰,沒有準備的話,大多數人都撐不過那一關。」

莫道遙開口解釋道:「但神性復甦的過程極為漫長,若無外力相助,想要誕生本源之血,覺醒神體,至少要數十年時間。

有宗門相助,覺醒也需要數年時間,因此有足夠時間準備渡劫。

但你因為毒穀神泉,提前覺醒,比其他人早了一步,所以這次渡劫太過倉促,沒有準備好。

幸好你命大,那地脈龍氣逸散,為你擋了一劫。」

莫道遙說的簡潔易懂,周林天生聰慧,已經明白了怎麼一回事。

但那條血色神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還是有些糊塗。

周林無法想通,幻境少年是怎麼回事,是夢的話,也未免太過真實了。

「對了,要是神體不自我封印,會怎麼樣?」周林轉移了話題問道。

「會死人……」

莫道遙的語氣募的嚴肅起來,「神體太過強大了,覺醒之時需要及其海量的靈氣與生機。

而這一切,都是其母親來承擔。

神體一旦未能自我封印,在懷孕期間覺醒,極有可能抽干母親的生機,令生母死去。

自身也會因為沒有靈氣供應,而胎死腹中。」

莫道遙的語氣極為嚴肅,周林聽完不禁一陣后怕。

要是自己的體質不封印,他豈不是要害死娘親?

對自己是神體的欣喜蕩然無存,隱隱有些害怕起自己的體質來。

「老二,你別嚇他了。」

易亂呵斥道,莫道遙歉意一笑,露出一個抱歉的表情,不再說話。

「聽好了小師弟,神體在腹中覺醒極為少見,而且大多為一些低級體質。

即使覺醒,也不會抽干生母的生機,你的渡光之體是絕無可能出現這種事的,所以你不必害怕。」

易亂向他解釋道。

周林聽到,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但又對體質的分級起了興趣。

照大師兄所說,體質好像也分為三六九等。

周林問了易亂關於體質區分的問題,易亂沉思了一會兒,道:

「天地廣袤,浩瀚無垠,人族生靈數以億萬記,自然是能誕生許多體質。」

「有的體質,擅長修鍊,修行速度極快,一月修鍊成果,堪比普通人一年,也有一些,帶有特異天賦。

如你的渡光之體,天生與光親近,能操控光來戰鬥,也能輔助修鍊,是極為強大的體質。」

「也有些體質特性,神通都極為相似,但是在修鍊上的差距極大。

比如一種名為落光之體的體質,與你的渡光之體極為相似,但卻遠遠不如渡光之體強大,這種被稱為低級體質。」

「也不是說它們差,只是有其他各方面,都超越其的體質,對比起來,就顯得遜色不少。」

「再比如說,老二是風靈之體,天生與風親近,能御風而行,也能修行許多風系道術。

但與風神之體比起來就差距甚大,不論是對風的感悟力,對風的操控力,都遠遠輸給風神之體。

而風神之體,也是與渡光之體同等級的體質。」

易亂解釋的很清楚,大意可以說,相似,但卻差距極大的體質,會被分級。

「喂喂,怎麼又說到我頭上了……」

莫道遙對自己莫名躺槍很不滿,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風神體有多變態,拿我比有意思嗎?」

「挺有意思的!」易亂一臉認真的說道。

莫道遙:「……」

「那大師兄也是神體嗎?」周林問道。

易亂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劍,鋒芒內斂。從眾人對他的描繪來看,他必定是強大無比。

「不是。」易亂輕聲回答道。

「不會吧,大師兄你這麼厲害……」周林驚訝道。

「莫要過於依賴體質,神體並不能決定一切。」

易亂語氣重了一些,對周林的想法有些不滿。

「古往今來,擁有神體者,何止萬千,超越渡光之體的也有不少。

但成為聖賢大能的,卻多是凡體。神體只能讓你比別人有優勢,但道在你腳下,走多遠,得看你自己。」

「你的渡光之體乃上乘神體,引渡天光入體,升華血液,洗滌神魂,淬鍊體魄。

修至大成時,聖光護體,萬法不侵,舉手投足間,聖光揮灑,照破世間萬法,可與日月星辰爭輝,是一種極為強大的體質。

你要好好修鍊,莫要荒廢了這渡光之體。」

莫道遙語重心長的對周林道,他怕周林自恃神體優勢,荒廢了修鍊。

「知道了,大師兄,我會好好修鍊的。」周林懵懂的點了點頭。 仙舟飛馳,速度極快,像彗星劃破天際,急速飛行,瞬息千里。

片刻就已走過常人數月才能跨越的路程。

周林與易亂並立舟首,身上覆蓋著一層護罩,其他青雲弟子在甲板上打坐,面色凝重,在驅逐體內的陰寒之氣。

臉上黑氣與晶瑩法力交織,顯得格外奇怪。

莫道遙獨自進了船艙,楚山河則是坐在船舷上,手中捧著花花紅綠的《太平要術》,眼中露出思念之色。

……

「心神合一,感受呼吸,心跳,與血液的律動,將自己的節奏與其同步……」

歸途中,易亂閑來無事,就打算教周林一些簡單的法術。

周林體內已有靈氣存在,勉強能施展出來。現在教的是靈視之術的前半部分法訣。

周林謹記易亂說的話,靜氣凝神,使自己精神沉寂,心神沉入身體,專心感受身體的每一寸。

漸漸的,周林感受到了神奇。

他看到了自己身體內部的景象,感受到了心臟在蓬勃有力的跳動。

聽到了血液唰唰,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似有千軍萬馬在奔騰。

似驚天駭浪在翻湧,流動在身體的每一處,經流全身,最後再回到心臟。

他看見肺部一張一合間,吸入空氣,吸入的空氣中,有著不同的色彩。

當其中一種顏色,與流經肺部的血液接觸時,原本顏色較深的血液,像是獲得了升華一般,重新變的鮮紅,富有活力。

他也看見了神血,像是一縷縷金絲一樣,摻雜在紅色的血液中。

在血髓中較多,發著淡淡的金光,充滿了神聖氣息。

晶瑩的經脈浮現,像蛛網一般,複雜,繁奧,某種氣息在流轉。

而氣息交匯之處,發著強烈的輝光,那是穴道所在的位置,是身體最重要的部分。

周林閉目凝神,觀察身體,而易亂在一旁,見他這麼快入神,略有驚訝,注視著周林久久不語。

周林醒來時,眼中充滿欣喜。

「靈視之術」內視自身,亦能看清天地靈氣流動。

這是他學會的第一個法術,代表著他已經正式踏入修仙大道了。

「大師兄,能教我後面的法訣嗎?」

周林開口向易亂問詢。

他迫切希望能知道法訣的後半部分,外視天地,看清靈氣流動的術法。

「可以。」

易亂答應了下來。

「靈視之術」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但對於第一次接觸修行的人來說,沒個幾天功夫參悟,是絕對無法掌握的。

但周林只用了半個時辰,就掌握了前半部分,悟性之高,極為少見。

易亂想看下他的悟性到底有多強。

外視之術,比內視之術要玄奧一些,連法訣也複雜許多。

但周林聽易亂口述了兩遍就記住了,他立刻沉寂心神,專心參悟外視之術。

體內靈氣流轉,匯聚至靈台,心中一片清明,呼吸沉緩且富有節奏。

雙目雖然緊閉,但卻在內心浮現出一副畫面。

充斥著光明的世界,身體被光包裹,溫暖,舒適,像是回到了幼時母親的懷抱一般,令人不由的對其親近。

……

「嗯?這是……」

周林身上突然發出光芒,驚動了易亂。

陽光開始扭曲,匯聚成絲,在不斷向周林身上匯聚,將他包裹成繭。

而周林變的全身通透無比,體表流轉著一層瑩光,體內能看到有光在流動,這是神體自行修鍊誕生的異象。

「周師弟的渡光之體果然神異,居然能引天光入體淬鍊身體,必定前途無量啊……」

異象讓不少人從打坐中醒來,有人在稱讚,也有人在仔細觀察異象,希望能從中有所收穫。

周林只是片刻便已醒過來,身上的異象也就此斂去。

看到許多人看著自己,不由的吃了一驚,道:「你們都看著我幹嘛?」

「你剛才引動了神體,通體發光,把大家都驚醒了。」

楚山河收起書,向周林解釋道,隨後又向他解釋了一遍剛才發生的異象。

周林聽聞后,又是極為好奇,想知道異象是怎麼一回事。

易亂看了他一眼,淡然道:「引渡天光入體,自然會有異象出現。等回到宗門后,你可以自行去藏書閣查詢這些。」

周林一聽,也覺得自己問題確實多了一點,但依舊好奇,自己為何無法修得外視之術,只能看到光,二開不到靈氣?他再次向大師兄討教。

「外視之術,乃是以神魂之力感應靈氣,對靈氣的感應越強,看到的越多。你的渡光之體,自然是對光的感應極為強烈,所以才導致了你只能看見一片光,看不見靈氣。」

「那如何才能看到靈氣?」

「等你能控制渡光之體,或者神魂力量變強了,自然能看到。」

「那如何使神魂力量變強?」

「修為提升,丹藥,寶物都可以。」

……

易亂仔細認真的向周林傳授著修道的常識,希望他快一些適應接下來對待修道之途,大道繁雜,道則繁瑣,有一個好的領路人,能少走很多彎路。

周林謹記每一句話,他看的書極多,對陌生辭彙理解很快,很快就記下了易亂說的每一句話。

說話間,仙舟已跨越千山萬水,來到了青山鎮。

青山鎮地處荒蕪,靈氣匱乏,很少能見到修士經過,這次一艘仙舟從天而降,自然是引出所有鎮民出門觀看,望著仙舟議論紛紛,臉上露出敬畏之色。

「喂,我回來了!」

還在數百米高空的時候,周林就迫不及待的朝下方喊道,但聲音都被風聲蓋過了。

莫道遙從船艙里出來,對易亂說道:「把飛舟停遠一些吧,不要干擾到他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