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到小光和紫凝,喬安兩眼冒光,極其熟練地吹了一聲口哨,看來這樣的事情沒少做,隨後沖著趙前將頭一揚,「嗨,哥們兒,你這兩個妞不錯啊,在哪裡找的。」

趙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守在大門口,莫非是在追求這棟樓里的哪個美女。

看到趙前不說話,喬安一點也不在意,而是咂咂嘴,自顧自地說道,「可惜我現在有目標了,否則非得搶過來不可,我跟你說,這女人啊,一個看的是姿色,一個看的是地位,雖然你這兩個比我那位姿色上強了些,但地位上可就差遠啦,女強人,尤其是美女強人可是稀缺資源啊。」

「哦,這麼說來,你的女朋友是這棟樓里的哪個女老總?」趙前也沒進門,就站在門口隨意應付地說道。

「當然,」看到趙前有了反應,喬安立刻眉飛色舞,這侃大山就得有人應和,否則就太單調了些,「薔薇商盟,聽過沒,就是這棟薔薇大廈的業主公司,現在南大夏最牛叉的存在,這家公司的四個老總,各個都是國色天香,最難得的是她們這地位遠超過一般人,那可比你身邊的這兩個強多了,能降服這樣的胭脂馬,才叫完美的人生啊。」

趙前聞言,頓時神色古怪,「你的意思是說,你的女朋友,是薔薇商盟的四個女老總之一?」

「現在還不是,不過很快就是了,有我喬大少出馬,還沒有搞不定的女人。」喬安哈哈一笑,這時一直留意著大門裡面的眼睛突然一亮,「我的目標來了,哥們兒下次再聊。」

話音未落,就從跑車後排捧出一大捧玫瑰花,轉身迎了上去。

看到從裡面走出來的人,趙前臉色更加古怪。

搶到一個世界 鄒蓉一接到趙前的電話,就滿心歡喜地沖了下來,已經半年沒見到他了,心裡還怪想念的,想到馬上就要見到他,臉上一直掛著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幾分,電梯門一開,立刻快步往外走去,但沒走幾步,就被一個讓玫瑰花遮住了半邊身子的人給攔住了。

喬安露出一個自認為最燦爛的笑容,「鄒小姐,我們又見面了,我今天在廣府最好的歐藍餐廳訂了位置,請小姐務必賞光,如果小姐拒絕的話,歐藍的廚師會很傷心的。」

鄒蓉臉上的笑容立刻收了起來,冷冷地看著喬安,頓時大感惱火,這傢伙不分場合地追求自己,看在喬家的面子上自己也沒怎麼過分斥責,但今天他竟然當著趙前的面這樣做,就是喬家的面子也不能給。

看著鄒蓉滿臉冰霜,喬安有些摸不著頭腦,剛才看到她一臉的笑容,還以為是自己的追求湊效了,現在這又是要鬧哪樣。

就在喬安發愣的時候,感覺肩膀被了拍了一下,扭頭一看,正是剛才聊天的那個人。

趙前看著喬安搖搖頭,「你這送花請吃飯的太凹特了,如今都是地星村了,我們講究的就是快節奏,看我的。」

徑直走到鄒蓉面前,一把摟住,然後深吻下去,良久之後兩唇才分開,深情地看著鄒蓉,「美女,我在江邊的川味大排檔訂了位置,旁邊就是八天酒店,不如一起去吃個火鍋,吹個江風,然後到房間里聊聊人生理想如何。」

鄒蓉紅著小臉,痴迷地看著趙前,用力地點點頭。

趙前腦袋一甩,牽著鄒蓉的小手,從目瞪口呆的喬安面前飄然而去。 濱江新城花園小區三十八層頂樓的豪宅內,趙前躺在沙發上,薛莉和宋倩各坐一邊,三人緊緊偎著,看著電視里正在新聞直播的發布會現場。

現場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現在正位於廣府濱江新城薔薇大廈頂樓的大型多媒體會議室,薔薇未來科技有限公司的新產品發布會現場。就在今天,薔薇研究院下屬的未來科技公司,將正式發布一種全新交通工具,地磁飛車,眾所周知,就在半個月前,薔薇研究院公布了這款震驚世界的產品,根據薔薇研究院公布的數據顯示,這款飛車性能卓越,操作穩定,安全性能高,是一款成熟的,劃時代的產品,正如同一百多年前的汽車和飛機一樣,將會對人類的生活產生重大的影響,甚至會徹底顛覆人類未來的生活方式,好,我們現在看到發布會主持人,薔薇商盟的總裁鄒蓉女士已經上台,宣布現在發布會正式開始,請大家繼續鎖定BBTV,我們將為您全程轉播此次發布會。」

趙前看著電視,不禁有些好笑,「有沒有這麼誇張啊,還震驚世界,貌似之前就有不少人已經在研究類似的飛行器了吧。」

薛莉用手指夾起一顆葡萄,送到趙前嘴裡,「這個也是你自己的公司啊,要不要這麼不上心啊,那些跟玩具一樣的飛行器能和我們這款飛車相比嗎,就是還處在設計概念中的空天戰機的性能恐怕都不如這款飛車吧。」

宋倩認同地點點頭,扭過頭兩眼放光地看著趙前,「前哥,你是從哪裡找來的這些人啊,太厲害了,連這種科幻片中的東西都能研究出來,這哪裡是飛車,簡直就是飛碟啊。」

「還行還行,」趙前仰天打了個哈哈,「吶個,都是別人在辦的,我也不清楚。」

很顯然這個回答不能讓宋倩滿意,那小嘴翹得老高,「哼,不說算了。」

這時小光端了盤水果從廚房走了出來,笑著說道,「哥哥真的不知道,都是我在弄的,也沒跟他說過。」

看到小光走過來,宋倩有些不好意思,身體稍微坐正了一些,不過挽著趙前的手卻一點都沒放鬆,「呵呵,我沒別的意思,你別在意。」

小光輕笑著搖搖頭,將果盤放到茶几上,安靜地坐在一邊,要多淑女有多淑女,紫凝隨後也端著一碟堅果過來放下,然後坐在小光旁邊。

薛莉好奇地看著這兩個漂亮得不像人類的美女,「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前哥的啊,我都從來沒聽他說過。」

小光看看趙前,這個傢伙正一本正經地看著電視,不禁噗嗤一笑,「認識也沒多久,還不到一年,因為他救過我和紫凝,而我們剛好也沒地方去,就乾脆跟著他了。」

「哇!」宋倩兩手捧心,眼裡滿是憧憬,「原來是英雄救美啊,好浪漫!」

薛莉頭上不禁冒出幾根黑線,說好的逼供呢,現在又是什麼節奏,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不用羨慕別人,你不也是一樣。」

看到宋倩滿臉幸福地點頭,薛莉小臉一垮,算了,這丫頭是指望不上了,就看鄒蓉和文麗回來有沒有辦法,這連哥哥都叫上了,還英雄救美以身相許呢,騙小孩的吧。

發布會現場,鄒蓉已經介紹完今天發布的三種飛車型號,等著現場的記者提問,至於袁文麗,正坐在台下陪著幾位從皇城趕過來的領導,還有粵省江總督幾人。

其實早在半個月前,關於這款飛車的性能和樣機就已經公布,今天的發布會只是代表正式發售而已。

這個佔據了薔薇大廈整整一層的會議室可以容納超過一千人,除了最前面的不到一百個嘉賓席位,今天的發布會吸引了來自超過五十個國家的八百多名記者,加上他們攜帶的設備,將整個會議室塞得滿滿當當,這麼多的人,自然很難管理,但在薔薇公司裡面都不是問題,軟體研究院研發出來的第一代智能系統薔薇一號,通過遍布現場的一百多個攝像頭和無處不在的信號,完美地掌控全場,包括記者提問也是由系統來隨機選擇,當然,一旦有什麼變動,薔薇一號就會做出更正,及時進行調整。

一般任何公司的發布會,前面幾個問題都會交給關係不錯的媒體,同樣的,在薔薇一號的安排下,第一個提問權落到了大夏國最大的媒體BBTV頭上。

這次負責提問的記者還是個女的,留著短髮,看上去甚是幹練,不過提出的問題卻很溫和,「鄒總您好,我是BBTV的記者楊丹,請問鄒總,眾所周知,薔薇研究院是一間獨立的研究機構,並沒有自己的製造工廠和銷售渠道,那麼這款飛車的製造和銷售將如何解決呢,會不會新建製造工廠,如果是要新建工廠的話,是不是依然留在大夏,甚至是廣府,有沒有可能去到別的地方或者別的國家,如果有可能的話,需要什麼樣的條件?謝謝,我的問題問完了。」

億萬首席,前妻不復婚 這個記者話音剛落,現場其他國家的記者頓時心裡大罵,托,絕對是托,而且還是大夏政府找的托,這是要一開始就把薔薇公司搬遷的可能給堵死啊。

不管其他記者怎麼想,台上的鄒蓉心情卻不錯,笑著點點頭,「這位記者朋友很狡猾啊,說好的是一個問題,你這可是三個問題哦,不過看在你是第一個提問,而且又是女同胞的份上,我就都回答了,但是下不為例。先說第一個,我們薔薇商盟的基礎是供應鏈、研究院和銀行,從來沒有進入製造業的打算,所以所有的製造環節都將交由供應鏈公司發布訂單來解決,至於銷售渠道,我們準備通過薔薇未來科技有限公司的官網來進行直銷,大家可以在官網上直接下定付款,留下地址后,我們會設定程序,飛車可以通過無人駕駛的形式降落到客戶指定的地方;至於第二個和第三個其實可以說是一個問題,薔薇公司目前沒有搬遷的打算,自然就談不上搬遷的條件了。」

後面的幾個提問不出意外地落到了國內的幾個媒體手中,在一片友好祥和的氣氛里,發布會順利地進行著。

優先權用完,終於開始了隨機抽取,沒想到這第一個就落在一家歐洲媒體的手上。

一個大鼻子藍眼睛的記者:「鄒總您好,我是法國路路社的記者史密斯,請問鄒總,為什麼這款飛車只在大夏及俄羅斯兩個國家發售,而經濟實力更強大的歐洲和美洲卻被排斥在外,這種行為是不是與政治有關,是大夏想對這款產品進行技術封鎖嗎?還是薔薇公司排斥歐美人?我想所有關注飛車的歐洲人和美洲人都需要一個答案。」

現場除了大夏的各國記者頓時精神一震,這才叫有水平的提問嘛,剛才那些都跟過家家似的,一點激情都沒有。

雖然問題比較尖銳,鄒蓉卻不以為意,展顏一笑,頓時引來一大片閃光燈,「關於這個問題,就算你不問,在發布會結束后我也會現場進行說明,既然你現在問到了,那我就提前說也一樣。雖然說這款飛車性能卓越,但為了安全起見,我們設定的是只能在地面三百米以下的超低空進行飛行,而這一塊空域基本上都在各國的航空管制範圍以內,所以是否能進入哪個國家的市場,完全取決於該國的航空管制政策,之所以目前只在大夏和俄羅斯兩個國家發售,是因為現在只有這兩個國家給予了薔薇飛車的低空飛行牌照,所以如果各位想在自己的國家就能購買到飛車,只能去詢問貴國政府什麼時候能夠批准我們的航空申請。」

在場眾人立刻開始交頭接耳,有渠道的大媒體公司甚至開始聯繫在本國的總部,要求立刻派人去空管部門採訪,倒是有少數知道內情的人心裡大罵,真是活見鬼,薔薇公司倒還真的有遞交航空牌照申請,但那是只在十天前,以那幫辦事拖沓的辦事人員的效率,估計現在能去到空管部門頭頭的辦公桌上就不錯了,還通過審批,說笑的吧。

趙前看著電視裡面發布會現場湧起一股騷動,不禁皺了皺眉頭,想的卻是另外一件事,「什麼時候俄羅斯的效率竟然也這麼高了,竟然半個月的時間就能批下一張從未出現過的產品的航空牌照。」

薛莉搖搖頭,「我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其實還是俄羅斯主動找的我們,不過應該是和朝廷政府有關,聽文麗說內閣總理大臣親自打了電話,問我們有沒有意向在俄羅斯銷售。」

趙前卻不以為然,像這種涉及到國家安全領域的東西,任何政府都會極其謹慎,俄羅斯沙皇不可能就因為大夏的一句話,就開放自己的超低空領域,突然心裡一動,瞟了一眼小光。

小光心領神會,沒過多久,就傳來一道意念,「東正教皇認識蒙爾拙。」

果然如此,找到原因,趙前就不在關注,碰了碰宋倩,笑著說道,「看不出來啊,你姐竟然也能當著世界幾十億人的面這樣侃侃而談,很厲害哦。」

宋倩和薛莉卻翻翻白眼,「還不是給逼出來的,你倒好,撒手一甩什麼都不管,我們幾個可累得半死。」

趙前頓時大感冤枉,「當初可不是我讓你們去的啊,可別賴在我身上。」

薛莉一巴掌拍在趙前背上,「得了便宜還賣乖。」

還真是哈,趙前趕緊閉嘴,乖乖地繼續看著鄒蓉的表演。 雖然有點小波折,但這場發布會還是進行得非常順利,不過薔薇商盟最高管理層的四位老總,有兩位從頭到尾都沒有露面,而總裁鄒蓉也是發布會一結束就消失不見,所以當天的慶祝晚宴,只剩下商盟主席兼供應鏈公司總裁袁文麗一人帶著一眾高層留在現場,這不禁引起不少人的猜疑,紛紛私下裡交換眼神,臉上卻不動聲色,更沒有討論半個字,沒辦法,如今的薔薇商盟誰都惹不起,還是知趣點比較好,至於極少數知道內情的,心裡都能斷定,一定是趙前回來了,看來得趕緊上報。

表面上和各路嘉賓談笑風生,袁文麗心裡卻在暗罵,這些人一個比一個瞎扯淡,這麼能扯就回去扯啊,留在這裡還不滾蛋,老娘半年沒見那個傢伙,好不容易等到他回來,卻在這裡陪笑,容易嗎我。

把整合金三角的事情丟給了一眾被收服的巫師,就等著他們整頓好各個小勢力,然後自己再過去收拾大頭。拍拍屁股自己跑路回來后,趙前又重新撿起了宅男的生活方式,窩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每天有幾個大美女圍在身邊,日子過得不要太逍遙。

如果沒有眼前這道幽怨眼神的話,估計會更逍遙,趙前暗暗吐了個槽,然後將嘴角死勁地向兩邊拉開,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連著忙了好幾天,今天終於有時間將趙前堵在家裡,袁文麗翻翻白眼,「笑個屁啊,老娘跟你說,要是你今天不給老娘一個交代,就別想出這道門。」

趙前感覺很委屈,「我做什麼了我,還要給你交代。」

「少裝蒜,我就不信你不懂,要不然託夢的時候幹嘛還算上我一份,」說到這裡,袁文麗頓時就來氣,把爛攤子丟給自己,出去一走就是半年也就算了,還帶了兩個小妖精回來,沒錯,就是小妖精,長得這麼漂亮的,不是妖精是什麼,連妖精都要了,還不給自己一個說法,當自己是什麼啊,想到這,又狠狠地瞪著他。

趙前嘿嘿一笑,扭頭看向旁邊的鄒蓉,投過去求助的眼神,結果鄒蓉拿起遙控器開始換台,嘴裡還嘀咕著現在的節目真難看,再看看薛莉,這丫頭很乾脆地扭過頭拉起宋倩的小手比誰的手指甲好看,好吧,這下也不用看宋倩了。

「咳咳,」趙前乾咳兩聲,腦子轉得飛快,想著自己該怎麼辦。

雖然趙前已經有了三個老婆,卻還從沒談過戀愛,所以可以算得上是名符其實的感情小白,對這種被女仔追的事情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應付,想了半天,還是不知道怎麼辦,瞟了鄒蓉一眼,乾脆把心一橫,看看袁文麗說道,「吶個,要是你不介意的話,就做我的第四個老婆唄。」

趙前剛說完,剛才還在裝聾作啞的人都活了,鄒蓉把遙控器一丟,站起來伸個懶腰,「不就一句話的事兒么,扭扭捏捏的不像個男人,文麗走,咱們去逛街。」

袁文麗紅著小臉,將鄒蓉的手臂一挽,「嗯嗯,蒂芙尼又出新款了,前段時間忙死,這次咱們去看看。」

薛莉和宋倩也趕緊蹦了起來,「等等我們,一起一起。」

趙前目瞪口呆地看著四女換好衣服就要出門,難道這樣子就完了嗎,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嘛。

到了門口鄒蓉回過頭來一瞪,「傻坐著幹什麼,還不趕緊過來拎包。」

「哦哦,來了來了。」趙前趕緊屁顛屁顛地跟上去,小光和紫凝對視一眼,不禁捂嘴偷笑,這世上能治趙前的,也就鄒蓉一人了吧,如果不是鄒蓉的意思,就算對袁文麗有些好感,趙前也不可能直接表明態度。

一行七人浩浩蕩蕩地出門,不過不是下停車場開車,而是上到天台,乘坐世界上第一輛碟形飛車,也就是上次去金三角接克里斯汀娜的那一輛,從空中直達太古購物廣場。

現在的趙前正在暗自慶幸,幸虧自己晚回來幾天,要是再早個十天半個月的話,那時候不僅特別黏糊自己的克里斯汀娜還在,什麼陳玲,楊小玲,楊雅麗,甚至鄭歆瑤,宋筱航,許丹妮和施冬暮這些人一個不落全部都在,要是這些個女人一起出動,那陣勢簡直不要太壯觀。

剛好前幾天克里斯汀娜回了英國,陳玲幾個和鄭歆瑤去了香江,宋筱航陪著許丹妮和施冬暮去了扶桑做培訓,一個個都不在廣府。雖然這些人和自己的關係有遠有近,但最差也能算得上朋友,自己不在的時候,一般就是這些人在陪著鄒蓉幾個,尤其是克里斯汀娜和宋筱航、許丹妮、施冬暮三個,在廣府的時候就住在對面原來袁文麗住的那套房子里,所以她們相處起來都還不錯。

即便是這樣,趙前一個男的陪著六個大美女逛街,就足以吸引滿滿一街人的目光,不到兩個小時,稍微有點路子的人都收到了消息,薔薇商盟的四位老總和一個男的在一起逛街,幾人之間具體是什麼關係且不去管,趙前也算是正式走入上流階層的視線。

不過趙前對此表示毫不在意,這些個所謂的上流階層他一巴掌能拍死一打,不過他不會刻意地去宣揚自己,也不會刻意地隱瞞自己,隨意就好,只要不是弄得人盡皆知,其他倒也無所謂。在他看來,這些事情遠遠比不上陪幾個紅顏知己逛街來得重要,雖然陪女人逛街這種事情很苦逼就是。

無敵全能打臉系統 所以說有時候女同胞被稱為極端恐怖的存在,不是沒有道理的,以趙前如今的體質,都開始感覺有點累,但鄒蓉她們幾個依然逛得興緻盎然,從一家店出,又進另外一家,兩個小時后,趙前終於忍不住發出一聲哀嚎,癱倒在門店外面的休息長椅上。

「真沒用,還高手呢,這才到哪裡就不行了。」鄒蓉皺皺鼻子,充分地表達了對趙前的鄙視。

趙前眼睛一翻,「行不行等晚上回去后你就知道了。」

啐……,幾女紛紛紅著臉對趙前表示鄙視,然後丟下他繼續掃貨,只剩下小光和紫凝陪在身邊。

趙前看看她們兩個,「你們怎麼不一起去啊。」

小光搖搖頭,「我們要什麼直接變出來就行了,幹嘛還要去買。」

這倒也是,好吧,就當是省錢了。

小光看著趙前,「主人,你幹嘛不等找到玄門的功法之後再創立自己的功法呢,畢竟玄門功法也有其獨特之處,你就不怕你的天河正法有漏洞?」

趙前笑笑看著小光,「那你說天河正法有漏洞沒?」

小光搖搖頭,「從功法本身來說完美無缺,就算真的參照玄門功法,也不一定能強過現在,更何況你是以周天星斗大陣為基礎,那些玄門功法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源自星空變化,所以也算不上缺陷,只是,」

「只是功力積累太過麻煩,對吧,」趙前接著說道,「這個缺點對別人來說是缺點,但對於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九天罡氣和九幽煞氣這些旁人避之不及的東西,對我來說都是補品,況且這道功法本來就是為我自己所創,所以別人好不好修練完全無關緊要」

小光看看還在店鋪裡面挑選的鄒蓉幾女,「那你沒打算把這個功法教給她們嗎?」

趙前嘴角含笑地看看鄒蓉,搖頭說道,「天河正法雖然威力巨大,但也太難練,而且她們不適合天河正法,我對她們另有安排。」

「什麼安排?」小光有些好奇,鄒蓉她們也是練的滄海勁,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已經跨過暗勁的門檻,可以說是進步神速,而且有趙前在,她們築基練氣的幾率可以說是百分百,那麼作為滄海勁的進階功法天河正法就應該是她們最好的選擇,但現在趙前卻改變了主意。

「有我在,不需要她們去與人搏命,只需要足夠的自保能力就可以了,」趙前想了想說道,「我打算為她們創造一門以速度和神念開發為主的功法,這個才更適合她們。」

「那你有頭緒了沒?」小光聽了趙前的話,也覺得這樣才是正確的,如果某一天真的需要她們去搏命的話,還不如跑得快一點來得實際。

「神念方面有了,雖然變天擊地九幽搜神大法太過詭異,她們無法修練,但以我對神念的了解,完全可以針對她們創出一門心法出來,只是效果比不上搜神大法罷了,」趙前淡淡地說道,眼裡卻滿是自信,恐怕這門功法沒他說的那麼簡單,然後接著說道,「關於速度方面的,到暫時沒有什麼頭緒。」

這下小光奇怪了,如果說是速度方面有頭緒,神念方面沒有,那倒是正常,但現在卻反過來,怎麼看怎麼不正常啊。

趙前看出小光的疑問,笑著說道,「別這幅表情,如果只是普通的速度當然沒問題,但要蘊含大道法則的速度心法,就沒那麼簡單了。」

小光聞言頓時大驚,「你想要速度法則?」

法則之力更在道韻之上,那是合道境之上,仙人才涉及到的力量,趙前現在才練氣境,就想談法則,未免也太早了些。

趙前笑了笑,「不一定是要完整的速度法則,模仿的也可以。」

這下小光有些糊塗,「法則也能模仿嗎?」

「能啊,」趙前說道,「比如說金翅大鵬鳥、五彩孔雀之類的飛行軌跡。」

小光翻翻白眼,「拜託,你說的這些都是早已絕跡的太古神獸好嗎。」

「別激動,我只是舉個例子,」趙前訕訕說道,他也覺得這個例子實在是不怎麼樣。 既然是給鄒蓉她們準備的功法,趙前自然要慎重對待,現在雖然有了些許頭緒,但是還不是創出功法的時候,反正現在鄒蓉她們的修為還很低,完全有足夠的時間來準備。

趙前也不是沒想過讓小光來推演,但是要在功法中蘊含道韻法則的話,以小光目前的情況還力有未逮,或許等她恢復全部實力之後,那還勉強能辦到,畢竟小光推演能力再強,也只是在運行方面,而體悟道韻法則卻是需要靈性的。

從上午出來到現在,幾個女超人已經逛了大半天,戰利品也收穫了不少,都已經用飛車送回去了好幾趟,逛的地方也早已不是最初的太古購物廣場,而是到了老城區這邊。

也許是心情好,鄒蓉幾個總算是大發慈悲,允許趙前不用一直貼身跟著,也可以自己去轉轉,趙前頓時如蒙大赦,留下小光和紫凝,自己一個人轉入了旁邊的小巷。

剛開始腦子裡面還在想著事情,所以沒有發現,等逛了一段之後才察覺,這裡竟然就是當初自己來賺第一桶金的地方,那時候也不過是十個月前的事,當時自己懷裡揣著從信用卡里透支的最後兩千塊錢,來來回回地折騰,最後還是在楊老那裡賺了筆大的,現在回想起來,卻恍如隔世。

站在巷子中間愣了半天,趙前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打起精神,把注意放到眼前來,既然來了這裡,就當是回味吧,或許還能再撿個漏呢,不過這次就不用小光來幫忙了哈。

往前走了一段,便看見前面有一家還算比較大的門店,上面掛著副紅木牌匾,上書集古齋三個字,趙前不禁啞然失笑,嘿,這不是當初自己賺第一筆款的地方嗎,這就重逢了,正好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麼新東西,就算沒有也只當是故地重遊。

邁進大門,店裡面的擺設還是原來的樣子,五十多平米的面積,三面圍著玻璃櫃檯,不過裡面的幾個營業員只有兩個熟面孔,也不知道是換人了還是換班了,倒是當初那個接待過趙前的女孩子還在。

「先生您需要看些什麼呢?」看到趙前進門,一個長相清秀的妹子立刻走過來問道。

趙前也不用回頭看,就知道又是這姑娘,嘿嘿,還真巧。

看了看櫃檯裡面的東西,趙前才開口說道,「你們這都有些什麼好東西?」

「我店主營古玩,不限品類,無論是瓷器、字畫,還是金石雜項,都可以找到,就看先生您需要什麼了。」這個妹子顯然對自家的店很自信,或者是看趙前不像是個行家,才敢說這樣的話。

趙前嘴角含笑地看了她一眼,「那行,我對甲骨文比較感興趣,給我來幾片骨書吧。」

妹子臉色一凝,尷尬地笑道,「先生您說笑了,這類都是國寶級的歷史文物,不屬於古玩類的。」

「哦,難怪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剛才聽你這樣說還以為這裡會有呢,」趙前一副恍如大悟的樣子,再一臉期待地看著她,「那青銅銘文總有吧。」

「這位先生,青銅器也是不能交易的。」妹子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強忍住才沒翻白眼,心裡開始懷疑這人是來找茬的吧,青銅器同樣是國寶級文物,而且一般都是漢代以前的,哪個敢擺出來公開交易,就算是私下裡的交換也得小心翼翼的。

趙前卻一臉的遺憾,「這樣啊,說起來這麼厲害,結果這也沒有那也沒有,哎,算了吧。」

調戲完妹子,做了半天人形掛鉤的趙前心情頓感舒暢,不過咱可不能太囂張,沖著妹子臉上擠出點笑容,然後裝著一副失落的樣子,趙前便準備閃人。

「等一下,」這位妹子被趙前的演技深深震住,還真以為他是個銘文愛好者,想了想說道,「前些天我們店裡收了幾件古玩,其中有不少青銅物件,上面也刻著一些銘文,不過我們的專家不能斷定這些東西的具體年代,加上那些銘文也比較凌亂,無法破譯,這才留了下來,如果先生有興趣的話,可以給您看看。」

趙前一聽,難道還真有什麼好東西,不會又是哪個造假高手弄的吧,近幾年這樣的事還真不少,就連皇家博物館的專家也著過道,那可是真正的專家,而不是什麼到處一抓一大把的磚家。

不過演戲演全套,既然妹子這麼熱情,就看看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