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洛歸明對戰余超,去二號虛擬對戰室。」

「支那對戰向春陽,去三號虛擬對戰室。」

「斐文樂對戰錢慶誄,去四號虛擬對戰室。」

「厲星對戰丁志城,去五號虛擬對戰室。」

宋清海宣布著。

洛歸明和余超互相冷冷的相視了一眼,便來到了二號虛擬對戰室,兩人一進入其中,眼前的景色便變了,兩人已經來到了一片諾大的廣場之上,地上是用青一色的大理石砌成,四周都是空蕩蕩的世界,充滿著雲霧,猶如仙境一般的美。

廣場的四角,有四根通天的巨石柱,高聳入雲,連洛歸明也看不到頂端。

這麼好的地方,觀賞都足夠了,用來進行天洪榜的爭奪,到是顯得有些怪味了。

虛擬對戰平台就是這點好,你一進來,就完全不知道的進入了虛擬的世界,你根本一點都感覺不到,但確確實實已經到了虛擬的世界之中了。這一點一直讓洛歸明有些驚訝,竟然連意識都跟不上。

洛歸明與余超相隔百米對立而視,余超眼裡的殺機不再掩飾,肆無忌憚的噴薄了出來。嘴角更是溢出了幾分濃濃的冷笑,直到現在,他還有點看不起洛歸明的味道。傲氣,他依然是那麼的傲氣十足。

——

「大家快看,挑戰要開始了。」

「啊,竟然有五場戰鬥啊,這回我們可有的看了。」

一雙雙眼睛盯向了巨劍之上,只見此時巨劍分出了五大塊,每一塊都播放著一場挑戰的畫面,其中最中間的,自然就是洛歸明與余超和楚天河和左照金的戰鬥。

「哈哈,大家再說說是洪城雙子王能取得最後的勝利,還是左照金和余超老一輩的天洪榜前的牛人能取得最後的勝利呢?」

「切那還用說,看第一輪排名就知道了,洪城雙子王肯定能再創歷史的,反正我是支持他們。」

「也不用這麼說,第一輪的分值排名,並不能最終定論。我覺得他們之間誰勝誰負還有點難說,我更支持左照金和余超,必竟他們成名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不用說了,挑戰馬上就要開始了,看吧。」

——

余超手指輕輕的在他手中的劍上滑動著,看著洛歸明說道:「洛歸明,你知道嘛,我等這一天已經等好久了,我很想親眼看著你死在我的劍下的樣子。這還只是開始,我們之間的賬,我會跟你慢慢算,我有時間陪你玩。」

「你不該來惹我,年少也不該如此的輕狂。你難道不知道,這個世上,有許多人是你惹不起的,至少是你現在惹不起的。你惹了,就要為你的無知的輕狂付出應有的付價。」

洛歸明白了這個自我優越男余超一眼,說起話來總是把自己看的高人一等,看到這幅表情,洛歸明就很不舒服。

「要戰便戰,啰嗦那麼多有用嗎?別廢話了動手吧,看看你手上的功夫是不是也如你嘴巴那麼歷害,我到要看看,你余超到底是不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能虐你一次,我今天照樣能虐你,我說過,我會一劍滅了你,上來受死吧「,洛歸明毫不弱示的說道。

「哼,既然你這麼著急的想送死,我就成全你」,余超一陣冷笑,身形忽然消失在了原地,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殘影眨眼間便劃過了百米的距離殺到了洛歸明的身前。

洛歸明不緊不慢,待到余超殺到了身前才霍然一動,仿若一道風似的掠了出去,瞬間便與余超撞擊到了一起。

「接我一劍」,余超大喝了一聲,一劍已經斬了下來,凌利的劍氣讓空氣都為之逼讓,一劍斬下,仿若可以劃分星河。這一劍,凌利而又霸道,最可怕的還是這一劍後面的諸多連招。

「死吧」,洛歸明輕輕吐出了兩個字,一退反進,《落葉斬》第一層意境『乘風落葉』施展了出來,一劍迎了上去。

「嗯」,余超見洛歸明斬下的劍好像慢了下來,但心裡卻莫名的生起了一分警惕,不由的皺了下眉頭。當然他也沒有放在心上,劍勢一轉,忽然錯開了洛歸明的劍,斬向了他處。

「什麼,不好」,馬上余超就感覺到了一股威脅壓迫而來,終於感覺到了洛歸明這一劍的威力,猛然把劍一拉擋到了自己的身前,全身的力量都噴薄了出去。同時心中一陣發寒,認出了洛歸明施展的是『乘風落葉』,不由思緒萬千,苦澀了起來。

他沒想到,洛歸明竟然修練成了《落葉斬》的第一重竟境,他也曾經一度試修練過《落葉軒》,但努力的很久都無果,最後也就放棄了

「退,快退」,此時余超只有一個念頭,先把命保下來再說。

「該死,可惡」,余超心中大罵,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的很不是滋味,重創,心靈上的絕對重創。

「蓬~~~」

猶如泰山崩潰一般,二十四萬斤的力量重重的砸在了余超屈臂揮擋的劍上,他雖然拼力的抵擋,但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交鋒的一瞬間,余超的劍便直接被砸的劇烈變形,向他的胸膛狠砸了下去。

「哧蓬!!!」

余超彷彿像是被炸彈炸飛的人一般,血雨噴射的倒飛了出去,胸口已經是血肉模糊,內臟都清晰可見,斷裂的肋骨突顯了出來,是那麼的森然,嘴裡更是『噗哧』的大吐著血。飛出了數十米余超才轟然砸到了地板之上,又是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余超的身體再也沒有了動靜,顯然已經死去。

一劍,依靠力量上的絕對優勢,竟然將余超活活的給砸死了。

洛歸明瞥了眼余超的屍體,砸了下嘴巴說道:「我說過會一劍滅了你,就會一劍滅了你,說話算話。」 「輸了,我竟然輸了。」

「輸的跟狗一樣,一敗塗地。」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修練成了《落葉斬》第一層竟境,一劍,僅僅一劍就讓我敗了。」

「哼哼,我太自大了,我竟然敗給了他,這讓我有何顏面再呆下去。」

退出虛擬世界的余超獃滯如雞,面如死灰,萬千念頭衝上了腦海,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原本想用這次機會好好的蹂躪洛歸明一番,以消下他心中的怨氣,但卻沒想到,自己反而被對方一劍就給斬殺了,慘烈,無比的慘烈。這對他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

恥辱,絕對的奇恥大辱。

最主要的還是對他內心的衝擊,這絕對是致命的。

看到余超如死狗般的呆楞在那裡,雙目無神,一臉獃滯的樣子,洛歸明角嘴露出了淡淡的笑來,邁步向余超走了過來,余超完全像是沒有知覺一般,走到余超身邊之時,洛歸明停了下來,撇嘴一笑,說道:「你也不該來惹我的,既然你一二再的來惹我,那你就要為你的所做所為付出應有的代價,以後也最好別來惹我,別以為你家勢顯赫我就真不敢殺了你。」

獃滯中的余超身體微一震,空洞的目光中多了幾分神色,爆露出了幾縷凶光猛然抬頭看向了洛歸明,拳頭緊握,咬牙切齒,眼眸深處是無盡的殺意森然。

「洛歸明,你今天給我的恥辱,我余超發誓一定要你十倍奉還」,余超對著洛歸明的背影狠狠的發誓。

—–

廣場之上,熱鬧非凡。

今天天洪榜之爭可畏高手雲集,戰鬥自然異常的好看,這樣的戰鬥,平日里可是難以見的到的。就算經常有一次的賭戰,也難得會出現有天洪榜上的高手參加進來。

「啊,什麼,不是吧,余超輸了,而且是被洛歸明一劍斬殺的,你們看清楚剛才是什麼情況沒?」

「什麼情況?誰能告訴我?洛歸明怎麼可能一劍就殺了余超?」

「剛才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洛歸明施展的好像是《落葉斬》第一層竟境。」

「啊,不是吧,不只有龍嘯天修練成了第一層竟境嗎?這個洛歸明那也太妖孽了吧。」

「錯了,楚天河這個妖孽據說也修練成了第一層竟境,嘖嘖,沒想到洛歸明也修練成了,一下子竟然有三人修練成了《落葉斬》第一層竟境,盛世啊,這挑戰越來越精彩了。」

「哈哈,余超輸的如此的慘不忍睹,估計也能把他打擊的夠嗆的,實在是大快人心啊,我真是越來越崇拜洛歸明了。」

「太強了,這個洛歸明太可怕了。」

「隱藏的夠深啊,洛歸明太可怕啊。」

此時最興奮的怕要屬武峰蕭龍幾人了,六人也是張大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洛歸明的強大,原來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訓練館六樓的房間內,氣氛一時也變得有些怪異。幾乎所有人的眼睛都有些瞪大的看向了牆壁上的電子屏幕,洛歸明那一劍之威,著實有幾分震撼之力。除了五位執事和項長老還能平淡的對待外,其餘幾位還候在這裡的天才都顯得有些驚鄂。

許杵的臉色稍稍有點難堪,他也沒有想到洛歸明竟然一出手就施展『乘風落葉』第一重竟境,直接將余超秒殺。但同時他心裡也不得不承認,洛歸明的成長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什麼,這——」

「一劍秒殺了余超,這洛歸明竟然強悍如斯,這還怎麼跟他挑戰。」

那些向洛歸明發起了挑戰的人都打起了退堂鼓了,他們自認為實力還不如余超,連余超都被秒殺了,自己上去,不是送臉上門給人家打嗎?

以前心裡還有點輕視洛歸明的,再也生不出輕視的心裡了,洛歸明的實力,也得到了所有人的承認了。

坐在執事傍邊一臉淡雅的龍嘯天,眉宇微微一揚:「有意思的傢伙。」

龍嘯天帥氣高雅,為人處事,都有獨到的一面,一行一舉,都有著人中之龍的風範。為人也有幾分傲氣,卻不如余超那邊囂張。雖然也很難讓人親近,但卻不像是楚天河那般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樣。所以龍嘯天在訓練營的人氣,可以說毋庸置疑,絕對的人氣王。

「洛歸明回來了。」

當洛歸明踏進房間的一瞬,一道道目光向他射了過來,前十六除去十人進入了虛擬挑戰,還有六人在這候著。

感受到幾個人異樣目光打量自己,洛歸明早已想到會有這樣的效果,面不改色的走了進來,對項長老和五位執事微欠了欠身,就走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

「這就是實力,只有有足夠強的實力,才能讓人對你尊重」,洛歸明心中暗然,跟余超挑戰之前,這些人看向自己多少都有點不壞好意的樣子,有些輕視的味道。但是現在自己走過來,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就變成了尊重,甚至有幾分討好的味道。

「楚天河和左照金的戰鬥也結束了,楚天河贏了。」

忽然不知又是誰說了一句,屏幕之上左照金身死,一臉冷酷的楚天河站在那裡。兩人的戰鬥打了有近一刻鐘,看似激烈,看似楚天河贏的並不容易,但洛歸明卻是知道,楚天河根本就沒有盡全力,更不用說還有最歷害的『乘風落葉』沒有施展。

洛歸明心中對比了一下,還是覺得如果不施展懾心術的話,自己對上楚天河,還真沒有把握能取勝,甚至洛歸明覺得自己大概只有三層的勝算。當然,如果施展懾心術的話,洛歸明到有十足的信心可以贏楚天河。不過好在,洛歸明到沒有要跟楚天河戰鬥的打算。

不多會,楚天河和臉色有些難看的左照金走了進來,楚天河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裡的洛歸明,向洛歸明走了過去,在他身邊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有什麼打算?」,楚天河忽然問道。

洛歸明看了看他,又瞥眼看了看不遠處的龍嘯天,龍嘯天馬上有所察覺,也看了過來,臉上帶著幾分淡淡的雅笑,目光很是平靜,只是看了一眼,便收了回去。卻讓洛歸明心中一懍,警惕性太高了,竟然連自己的一個眼神都能察覺。

「我也打算挑戰他」,楚天河說道。

洛歸明撇了下嘴,說道:「你先還是我先。」

楚天河不在意的道:「隨便。」

洛歸明輕點了下頭道:「那就我先吧。」

「好」,楚天河點頭。

兩人的交談結束,其他的六人也紛紛回來了,勝利者臉上都露出了笑意,失敗者臉色都不太好看,沉默的坐到了一邊。回來了九人,唯獨余超沒有回來。眾人心中都知道,這次余超受到的打擊巨大,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緩過來的。

宋清海掃了下眾人,看到沒有回來的余超后微皺了下眉頭,站了起來,說道:「還有誰要挑戰的。」

眾人一陣平靜,幾晌后都沒有人說話。原本想挑戰洛歸明的,顯然已經放棄了這個念頭。左照金因為對楚天河的失利,再加上聽說了洛歸明一劍斬殺了余超的信息,也咬牙放棄了這個念頭。受辱了一次,他可不想再被辱第二次。

宋清海掃了掃眾人說道:「沒有人了嗎?」

依然沒有人吭聲。

洛歸明忽然站了起來,說道:「我要挑戰龍嘯天。」

「啊——」

眾人一驚,又是一道道目光看向了洛歸明。

挑戰龍嘯天,這是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這個洛歸明,竟然真的能做出來。龍嘯天那可是代表著天洪閣少年天才中的一道旗幟。

夏秋等人也是微感到有幾分驚訝的看向了洛歸明,夏秋心中更是搖了搖頭,自己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項長老目光一道隱晦的光芒一閃而過,笑而不語,心中卻是對洛歸明有了幾分欣賞:「凡事敢為世人所不敢為,必是心志唯堅之人,很不錯的心性。」

「瘋了瘋了,真是瘋了,他竟然要挑戰龍嘯天。」

「怎麼會有如此的狂人,太瘋狂了。」

「簡直就是個妖孽。」

很多人心裡都發麻,認為洛歸明是瘋了。

龍嘯天的目光平靜的看了過來,看了洛歸明幾眼,才開口說道:「你不是我對手,放棄吧。」

洛歸明說道:「沒試過怎麼知道,你有你的傲氣,我也有我的自信。你如果有本事能一刀殺了我,我也贏的心服口服,無怨無悔。我知道你很強,不過,我還是想試一下,請接受我的挑戰!」

龍嘯天嘴角露出了幾分雅笑,說道:「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挑戰我?想做這天洪榜第一,還是想證明下你自己?」

洛歸明嘴角一撇,說道:「我只為自己而戰,天洪榜我從來沒放在心上,你對我來說,是個巨大的挑戰,而我很喜歡去挑戰,去超越,去做所有人都認為我不可能做到的事。我偏要證明給所有人看,我都超越你們所認為的極限。而你,就是所有人眼中認為的我不可能超越的事。沒錯,戰勝你,證明我自己。」

洛歸明的一席話,讓眾人一震,項長老眼裡的欣賞之色,更濃了幾分。夏秋更是砸了砸嘴,笑了。

「哦」,龍嘯天忽然站了起來,目光幾抹神色閃過,說道:「洛歸明,就為了你這番話,我接受你的挑戰,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巨劍屏幕一閃,由原來的六個畫面突然變成了一個畫面,兩道人影赤然出現在了屏幕之上。

左邊是一席藍衣的洛歸明,右邊則是一席白衣的龍嘯天。

「啊!什麼,洛歸明他竟然挑戰龍嘯天,瞎了我的神眼,我沒看錯吧?」

「這肯定是幻覺」,一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一看才確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覺。

廣場為之一片嘩然,幾乎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著巨劍之上,驚訝無比。這一次衝擊,無疑像是一個驚濤駭浪打了過來。

「牛人啊,太他媽生猛了。」

洛歸明此舉,猶如八級的大地震一般引起了巨大的轟動。自從龍嘯天成為天洪榜第一三年來,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向他挑戰。今年,終於是出現了一個,而且是個剛進天洪閣只有兩個多月的新人。

——

依舊是那個廣場之上,不同的是眼前的對手由余超換成了龍嘯天。

洛歸明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打起了百分之兩百的精神,眼睛緊緊的盯著龍嘯天。龍嘯天到是顯得隨意,仿若出來散步一般的臉上帶著幾分如沫春風的笑意,手中的刀一頭也是插在了地上。

「洛歸明你很不錯,我很欣賞你,為了表示對你的尊重,我會用我最強的實力擊敗你。還有『乘風落葉』就不要用了,那樣對你不公平,來吧,使出你全部實力進攻吧,讓我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我出全力」,龍嘯天說道。

洛歸明心中暗然,果然如自己所說,卻也微有點出乎自己意料的是,龍嘯天竟然主動提出來雙方都不使用『乘風落葉』,這明顯是讓洛歸明佔了很大的便宜。洛歸明現在的力量也不過才八萬斤,而龍嘯天是近十萬斤,三倍的振幅下的話,光是力量龍嘯天就要比洛歸明多上六萬斤,這差距明顯有點大。

洛歸明到是一個猶豫的念頭從腦海之中一閃而過,自己在占這麼大便宜的時候還用懾心術對付龍嘯天,這到底算不算光明正大。洛歸明不敢說自己是光明磊落的男子漢,但至少還有一點男人的自尊。龍嘯天給他的印象,本來就不差,現在更是生出了一點好感。

「沒辦法,騎虎難下了,本來也就沒有絕對的公平,靠自己的實力取勝,就沒有什麼可恥的」,洛歸明心神一震,摒除了一切的雜念,心志若堅。

「出手吧」,見洛歸明遲遲沒有出手,龍嘯天再次說道。

洛歸明點頭:「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洛歸明雙腳猛一蹬地,整個人猶如出膛的子彈一般疾射了出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模糊的殘影,能在空中留下殘影,足以說明洛歸明的速度。兩人之間,也不過百米的距離,以洛歸明八十米每秒的速度,也只不過眨眼間的時間便可劃過。

「太慢了」,一直站立在那裡的龍嘯天說道,面對洛歸明的衝殺,他卻並沒有動的意思,在那裡等待著洛歸明的到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