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聽到阿修羅如此決定之後,納蘭蝶雨不由問道:「那阿哥你接下來要去哪裡啊?戰帝前輩不是要你儘快趕到龍王鎮嗎?」

阿修羅聽后微微搖頭后回答說道:「我現在要儘快找到凌婭姐姐,親眼見到她平安無事之後,我才能放心。」

心中對凌婭一直牽挂不已的阿修羅,急匆匆的帶著納蘭蝶雨,一刻也不停留的趕路,不到半日的功夫,便成功尋找到了悠閑自得的炎蹄。

將納蘭蝶雨送走之後,阿修羅重新上路,因為沒有任何線索可循,阿修羅只能先以豐都城為中心點,來回的在豐都城方圓百里之內尋找,而後在逐漸擴大範圍,如此像是大海撈針一樣的方法,是阿修羅目前唯一能夠想到的了。

如此漫無目的的尋找,終究是效率低下的,而阿修羅就這樣一點點的擴大範圍,不知疲倦一般,足足在這裡尋找了三天三夜,結果仍然是杳無音訊!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阿修羅心中的焦急和擔心,也愈發的強烈。

車水馬龍的一個小鎮,路邊擺著一個茶水棚,阿修羅此時面色凝重的坐在這裡,一隻手如同僵硬了一半端著一隻茶碗,雙眼出神的看著路邊上的人來人往,心中思緒萬千。

「誒誒知道嗎?最近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夥傭兵隊伍,好像有什麼動作,派出了大批的手下,將附近的響堂寺給圍了起來,好像是為了抓什麼人,據說還是一男兩女的樣子。」

「是啊!最近這幾天我們響堂寨因為這件事,而被弄得雞犬不寧的,唉…沒辦法,人家可是一個傭兵團,我們就只是平頭百姓,惹不起啊!」

兩名普通莊稼漢打扮的男子,一臉苦愁的坐在一起,述說著心中的苦悶。

而二人的對話,不禁傳入了阿修羅的耳中,使得他當即一個激靈,從沉思中醒悟了過來,快步走到二人的近前,熱切的說道:「二位老伯,你們說的響堂寺在什麼位置?還請老伯告知。」

見到眼前這個樣貌清秀的年輕人如此的鄭重其事,兩位中年人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便如實的將響堂寺的位置告訴了阿修羅。

「響堂寺是一處快要荒廢的寺廟,因為有一條幾近垂直的天梯,三千三三十三道純石子開鑿的階梯,是整個寺廟的唯一入口,還算得上是一處景觀,所以還不至於讓響堂寺真正的荒蕪起來,不過小夥子現在可不是觀景的好時候,那裡聚集了不少的傭兵,別惹麻煩,還是等幾日再去的好。」

其中一位中年人,還以為阿修羅是聽聞了響堂寺的石子天梯而想去觀摩的遊人,故此才會如此的說道。

「麻煩?哼!我就是要去找麻煩的!多謝老伯!」

阿修羅聽完之後,不禁冷冷的哼了一聲,而從眼前的訴說當中,阿修羅已經完全可以確認了事實的真相,不出意外的話,定然就是赤靈軍團在圍捕凌婭他們了。

「響堂寺!」

言罷,阿修羅便極速的衝出了茶棚,腳力全開的朝著響堂寺的位置奔去。

響堂寺,山下的居民們都知道,以往的時候這裡香火十分的鼎盛,而如今卻不知什麼原因,昔日的名氣如今愈況下滑,名氣愈來愈小,以至於整座建立在山巔的寺廟,如此恢弘令人驚嘆的建築,已經快要逐漸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荒草遍生,足有半人多高,而阿修羅此時隱身如荒草之中,透過縫隙,輕悄悄的觀察前方有著傭兵把守的道路口。

「果然是赤靈的人!」

從那幾名傭兵的身著衣物上的標示,阿修羅認出了他們赤靈的身份,從而心中生出了不少的欣喜之色。

「不出意外的話,凌婭姐姐他們應該就是困在這裡!」

一方面為尋找到了凌婭的蹤跡而高興,一方面阿修羅不得不思考該如何潛伏進去,摸清情況,一旦證實了心中的所想,自己又該如何帶著凌婭逃出生天,這是阿修羅目前複雜心情所想。

「不管了,先抓個活口問問情況再說。」

坐以待斃一向不是阿修羅的風格,說做就做,決定了之後,阿修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衝出了藏身的黃草叢,整個人如同餓鷹撲食一般從天而降。

「什麼人?」

剛剛反應過來的幾名傭兵,當即警惕的高聲喝問起來,但是阿修羅卻不給他們絲毫的機會,一上來就是演化出了火焰化形手,龐大的火焰巨掌,一掌拍擊了下來,重重的將其中一位傭兵的身軀,拍的灰飛煙滅,而另一隻手同時演化出火凰裂天手,銳不可當的攻勢,一瞬間便擊穿了另外一名傭兵的胸膛,火焰漫卷,自傭兵的胸中席捲而出。

「啊…啊!」

一聲痛苦的嚎叫之後,被擊穿了胸膛的傭兵,整個人的毛孔都不由自主的朝著外面噴射出道道火焰,不消片刻的功夫,整個人便化作一地灰燼。

「嗖!」

瞬間解決了兩名傭兵之後,阿修羅施展極速身法,瞬間衝到了最後一名傭兵的身前,一隻手掌變掌為爪,狠狠的一把扼住了對方的脖頸,手臂一發力,一把將傭兵整個人身子按倒在了地面之上。

「想活命的話就給我老實聽話,我問你答,不然的話我就殺了你,明白了嗎?」

阿修羅一臉殺氣的死盯著對方的雙眼,整個人的氣勢再加上鳳凰的威壓,著實的將對方震懾住了,聽完阿修羅的話后,對方討命似得連忙快速點頭。

「你們是赤靈的人?」

對方點頭。

「你們圍住這裡,是不是為了抓捕寺廟裡的凌婭?」

聽到對方如此一問,眼前的傭兵似乎知曉了阿修羅的身份,在微微驚訝了一下之後,才忽然反應過來,繼續點頭稱是。

而在見到對方點頭之後,阿修羅此時心中的那半點懷疑,這才終於完全打消了下去。 ?「沒有想到真的是你們赤靈在圍捕凌婭姐姐!」

確認無疑之後,阿修羅不禁怒火飆升,對於赤靈和其背後的火氏一族,此時的阿修羅沒有半點的好感,心中恨不得能夠將其全部屠戮殆盡!

「將裡面的具體情況說給我聽,不然的話,我現在就讓你化作一片灰燼!」

阿修羅面相兇狠的抓著對方的脖子,同時順著手掌,將一股火源力灌注到了對方的身體之中,遍走其全身各處的經脈,只要對方稍有異動,阿修羅便能夠在瞬間引動火源力,將他的經脈盡數震斷!

「不要!」

感受到了阿修羅的動作之後,對方面色如土一般的失聲說道。

「說!」

阿修羅重重喝問一聲之後,便微微鬆開了一些扼制脖子的手掌,以方便對方能夠講話。

「因為響堂寺地理位置特殊的原因,進入進出只有一條石子天梯路,易守難攻,而且背靠懸崖,而對方有一位精神系的高手在保護那凌婭,一時間我們還打不進去,但是那凌婭也逃不走,所以現在局勢僵持了起來。」

「凌婭有沒有受傷?」

阿修羅追問說道,「這個…一些小的傷勢還是有的,但受創較深的是那個精神系的高手,因為這一次不光有火善大人坐鎮,而且還有另外一位大人也在這裡,我們正打算一鼓作氣攻進去呢。」

「竟然還有一個火氏家族的人來到了這裡!」

傭兵的回答,不禁讓阿修羅大感意外,原本那火善就已經夠難應付了,不曾想又來了一個,不用想也知道是火氏家族的人,實力想來不會弱於火善的。

「可惡的東西,竟然傷害了凌婭姐,先下去陪葬吧!」

已經知曉了自己所想要知道的一切后,阿修羅便痛下殺機,心意微動,瞬間引動了那股火源力。

「嘭!」

傭兵來不及嘶嚎,只見從他的全身各處的毛孔,猛然間噴射出縷縷火焰,整個人從內燃燒了起來,強大的鳳凰涅槃炎,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將其焚為了一堆灰燼。

「沒什麼好猶豫的了,直接殺進去!」

孤單一人的阿修羅,在思量了一下之後,也是想不出什麼號的對策,唯有依仗自身機動靈活的優勢,閃電出擊,以求整個過程能夠順利些。

「嗖!」

說做就做,在打定主意之後,阿修羅便瞬間施展出了火焰羽翼,全身更是被朦朧的鳳凰虛影籠罩了起來,身後拖曳著絢麗的火焰,真若一隻活的鳳凰一般,極速朝著響堂寺的石子天梯飛去。

「什麼人!」

把手入口的傭兵,在聽到天空傳來的厲嘯聲之後,急忙轉身警惕望去,同時一個個出言警示。

「轟!」

而回應他們的,卻是阿修羅施展出來的一記火焰化形手,龐大的火焰手掌如烏雲壓頂一般,重重的拍擊在地面之上,火焰漫卷肆虐,瞬間引起了一陣大騷亂。

「是阿修羅!大人,那阿修羅現身了!」

有人認出了阿修羅的身份,於是便高聲的呼喊起來,企圖將這個消息傳達出去。

「用不著你來為我搖旗吶喊!」

話說棒打出頭鳥,在那名傭兵呼喊出來之後,同時也成功的吸引到了阿修羅的注意,於是阿修羅閃身近前,一記火凰裂天手凌厲無比的朝著對方抓了過去。

「嘭!」

饒是對方有著鬥氣的護體,但是在火凰裂天手的威能之下,整個身體猶如槁木一般,瞬間四分五裂,艷麗如同一層霧氣一樣的血液,瞬間飄灑在漫天之中。

「凌婭姐姐,阿依大哥,修羅來救你們了,快現身隨我離開這裡!」

在強勢轟殺了一名傭兵之後,阿修羅從天空中降落下來,立身在石子天梯的入口處,同時鼓起胸膛的氣息,宛如佛門獅吼一般洪亮的將聲音傳遞了出去。

「什麼?那小畜生竟然之身闖了過來!?找死那就成全他!」

在不遠處的一處白頂帳篷之中,端坐在首座上的兩名老者,其中一個正是火善無疑,在聽到了手下的報告之後,當即便站起身來,恨意滔天的厲聲喝道。

「火善大哥,那還等什麼,如此良機,要是聯合你我之力再留不下那小畜生的性命的話,想來家主的責難你我都無法承受!」

旁邊的一名比起火善稍顯年輕的老者,一臉灰白色的長須,狹長的雙眼如同鷂鷹一般的銳利。

「那是自然,這一次定要讓那小畜生有來無回!」

火善輕聲言罷之後,便轟然一聲原地拔起,穿透了帳篷的帆布頂之後,人在半空微微停滯了一下之後,便化作一道火光極速朝著著事發地點奔去。

「火善大哥我助你一臂之力!」

在見到火善率先離去之後,坐在座位上的鷹眼老者,也是單掌猛然一拍座椅的扶手,借力一飛衝天,同樣化作一縷火焰緊隨火善而去。

「給我開!」

在阿修羅鏖戰群傭兵的時候,只聽石子天梯的最上方,那一扇由巨石打磨出來的石門後面,突然傳出一聲怒吼之聲,而後只見那石門猛然震動了一下,緊跟著便轟然一聲爆碎開來。

「修羅何在?」

從一片囂塵之中衝出來的阿依,此時一臉的斑斑血跡,整個人看上去似乎受到了不輕的傷勢,而在呼喊了阿修羅一聲之後,阿依便極速順著天梯衝了下來,單掌一拍,強勢磅礴的精神力宛如水波紋一般擴散開來,瞬間將阻擋在身前的眾多傭兵轟飛出去了不少。

「阿依大哥!」

在見到阿依依然如此強勢之後,阿修羅便推斷出凌婭想來處境還算安全,不然的話,憑藉阿依和凌婭之間的那層莫名關係,阿依定然拚死守護。

「快帶小姐走,我來為你擋住這些狗東西!」

實力超絕的二人,在這群實力不怎麼出眾的傭兵之中,不消片刻的功夫便匯合在了一起。

「凌婭姐在哪?」

二人錯身而過,阿修羅憤然一拳轟出,將圍上來的傭兵逼退了下去,同時大聲的詢問阿依說道。

「小姐就在門后,你速度比我快,帶上小姐速速離開,不要管我!」

「嗡…嗡!」

在回答完阿修羅的問題之後,阿依雙眼瞬間銀白一片,雙臂朝著左右兩邊猛然一推,實質般的精神衝擊全方位的擴散開來,以其身體為中心,驟然間清空了大一片的區域,為阿修羅的前進提供了良好的優勢。

「知道了!」

雖然二人接觸不深,但是在這個時候,二人配合的默契無間,應諾了一聲之後,阿修羅不做絲毫的遲疑逗留,火焰雙翼憤然展開,拍動起一陣絕強的火焰風暴,身體宛如演化成了鳳凰一樣,極速朝著天梯的盡頭飛去。 ?穿過人群的包圍,阿修羅施展身法,如一道急速流光一樣,眨眼間便衝到了石門之前。

「呼~呼!」

降落下來的阿修羅,快速收斂起身體周圍的火焰,而踏著石子階梯,快速的朝著石門衝去。

「小畜生你竟然有膽現身,如此也好,納命來!」

就在阿修羅即將踏入石門的時候,忽然身後的天空上,傳來的一聲滄桑的叫罵之聲,而聽到這個聲音后,阿修羅沒有轉身,就已經知曉了來人的身份。

「該死了老狗,休要干擾我!」

憤怒的阿修羅,快速的轉過身來,不由分說的朝著天空甩袖而出一道淡黃色的光暈。

「嗡…嗡!」

光暈帶著一陣陣蜂鳴一般的聲音沖向天空,迎著來人便快速的漲大起來,瞬息間的功夫,便顯化出了幽火界碑那古樸無華的本體。

「小畜生,別以為依仗神兵就能攔下老夫!哼!痴人說夢!」

面對攔在自己面前的石碑,火善瞬間在天空中停下了自己的身形,而後鼓起一口氣,一雙遍布皺紋的手掌,轟然一聲朝著石碑打出一記暴烈的掌風。

「嘭!」

石碑震動,而後在此基礎之上,再一次扶搖變化,規模更加龐大,延綿十幾丈,真若一道屏障一般,將火善攔了下來。

而趁此時機,阿修羅不敢和火善有絲毫的纏鬥,極速奔跑,朝著石門而去。

「凌婭姐!」

剛剛踏入石門,阿修羅就鼓起嗓門大聲的呼喊起來,聲音綿綿不絕,在這空曠荒涼的寺廟之中傳盪開來,而阿修羅掃視四周,映入眼帘的確儘是破敗的廟堂屋瓦,已經長滿了蒿草的院子裡面,坐落著數座表面已經斑駁不堪的佛像,到處都充滿著歲月的氣息,而心中焦急萬分的阿修羅,卻是沒有在第一時間裡看到凌婭的身影。

「凌婭!」

心如火焚一樣的阿修羅,快步走到院子的中央,看著已經變成殘垣斷壁的大殿,阿修羅再一次焦急的呼喊了一聲。

「真的是你修羅!」

忽然,一聲柔聲輕語,驚訝之中帶著濃濃的欣喜,從阿修羅站立位置的最右邊傳了過來。

「凌婭!」

而在聽到這個聲音后的第一時間,阿修羅瞬間扭頭,只見一個俏立的身影,此時從一座破敗的石像後面走了出來,熟悉的身影再一次映射如阿修羅的眼中。

嬌艷的臉頰楚楚動人,但是卻不復往日的紅潤,蒼白的臉色上盡顯病態之姿,一席素白的長裙沾滿了塵土和污漬,有一些已經烏黑之中帶著一些暗紅之色,想來是塵土和鮮血的混合物了。

想當初豐都城內,有著樣貌冠絕大陸之姿的凌婭,是那麼的出塵和高雅,誰又能想到,如今的凌婭卻是如此的狼狽,簡直與昔日有著天壤之別!

「凌婭姐!」

在見到眼下的情形之後,再回想起以往的情景,阿修羅不禁深深自責內疚起來,因為造成這一切的,都是因為凌婭結識了一個從禁區走出的人—阿修羅,這讓阿修羅語氣艱難的低聲嘶啞一聲,眼眶瞬間變的熾熱起來,情緒激動的難以控制!

「你這孩子,你來這裡做什麼?你難道不知道他們就是在利用我來引你出來嗎?你快走,只要你不被他們抓到,就算他們將我囚禁起來,也是不敢傷害我的性命的,你快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