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冷陌還被族長拉着坐在高臺,下面跪了一連串矮人,包括海傲,熙熙,場面別提有多大了,冷陌看到我了,惡狠狠兇巴巴的瞪我,我笑慘了,衝他吐吐舌頭做了個鬼臉,穿進旁邊小樹林裏了。

我要去拿斬屍劍。

白虎曾說過,想要找到神級鑄造師鍾染,除非他故意讓你找到,否則沒人能捕捉的到他的行蹤,大概是冥冥自有註定吧,我憑藉之前的記憶找到了那個小樹林,然後找到了亮着燈的屋子。

一切如同來之前的一樣,進入屋子,找到地下密室,正要推開密室的門,我卻聽到裏面傳出聲音。

“鍾染老弟,你真的已經做好決定了麼?之前故意讓那女孩搬鐵塊,是爲了取女孩的血來給邪劍開封吧?一旦邪劍開封,意味着這世界又多一份毀滅的危險了,你當真要重蹈覆轍嗎?”是個了年紀的女人聲音。

原來之前鍾染讓我赤着手拿鐵塊,流了那麼多血,是爲了給斬屍劍開封?

“不然呢?”這次說話的是鍾染了:“老頭我答應了那小姑娘。”

“鍾染老弟,你可要想好了,此時不如曾經鼎盛時期,冥界六大長老已死,神獸退出世界紛爭,冥王也換成了洛柔那女孩,矮人族你我年事也高了,冷陌那小子的父親和爺爺也都相繼去世,至於宋家……如果邪劍解封,那丫頭被吞蝕了意志,再出現一個鬼神,我們可無力再發動封印儀式了。”

女人蒼老的聲音頓了頓,然後嘆了口氣:“宋家那宋凌風也不知道想做什麼,把邪劍交給這小姑娘,這小姑娘很有可能也是宋凌風一夥的,你不怕你把邪劍修復,間接幫助了宋凌風嗎?大陸生死存亡可在你手了啊,鍾染。”

鍾染有一會兒沒說話。

我不知道現在該不該推門進去。

“還記得昔日那些血腥而恐怖的過往嗎?”鍾染再次說話了。

“怎麼會忘記。”女人嘆氣。

“他可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意氣風發,英姿颯爽,本以爲他肯定會傳承正道風氣,卻誰又知道,他竟然……”彷彿回憶起了什麼傷心的事,鍾染的悲傷,算透過一道門,我也感受到了。

“你知道爲什麼我要幫那個小姑娘嗎?”鍾染問女人。

“爲什麼?”

“那天我對她說,要修復你的劍,可能要毀了你的雙手,你還願意嗎?你知道她怎麼回答的嗎?”鍾染又問。

“怎麼回答?”女人回他。

鍾染說:“小姑娘說,只要能修復她的劍,蝕心腕骨她都願意。她還說,一把劍確實不值得自己付出生命,但斬屍劍是有靈魂的,他是我的同伴。”

女人沉默了。

“是不是很像那個人?”鍾染又說。

白髮的女人似乎懂了什麼,喃喃道:“同伴麼……”

“所以……當初欠那個人那份無法償還的情,如今賭在小姑娘身吧。”

“希望那個小姑娘,能對得起你和冗的這份鉅額賭注。”女人說。

之後,房間裏再沒聲音了。

我又等了等,這才敲響了房間的門。

“進來吧,等很久了吧。”鍾染在裏面說。

果然,這個神祕的老頭早知道我在外面偷聽了。

我推門走進去:“鍾染爺爺,我應邀來拿斬屍劍。”

鍾染背對着我坐在熔爐邊,並未回身,只是指了指旁邊桌子:“劍已修好,在那兒。” 我走過去,桌子擺着一把用黑布包着的劍,我頓了頓,拉開黑布。

一把暗黑色大劍躍然眼前,劍身寬而長,殺氣怒然自劍膨脹,劍身周圍爆發出來的血光紅的滲人,還沒觸碰到劍,被一股讓人恐懼的森冷籠罩,強大的壓迫感自劍身傳出來。

這還是我的斬屍劍嗎?

連我都被嚇到了。

這種氣魄……

鍾染說:“這劍修復之後雖然不能變小變大方便攜帶了,不過其我設置了增強法陣和特殊符,以後你使用起來知道了。”

我伸手出去,輕輕碰了下劍身,劍身震顫起來,彷彿在高興,彷彿認識我一般,彷彿有了靈性!

我將斬屍劍拿了起來。

一瞬間,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一下子順着劍衝進了我身體,之前在骷髏島消耗了的體力瞬間全部恢復了!連沉睡着的紅紅也醒過來,紅紅也恢復力量了!

“這……”我驚詫無,再仔細看去,斬屍劍已經被完全修復好了,連斷痕都看不見了,堪稱完美,不僅如此,斬屍劍還多了些細緻的紋絡,刻着些繁雜的符號,我擡手撫摸過斬屍劍劍身,可以感受到這些符號都在向我打招呼,可以感受到這把劍在親暱的蹭着自己。

“當今世界,能與這把劍相互媲美的,除了冥王城封印着的鬼神神劍以外,再無其他了,以後你也不需要再擔心你的劍會斷了。”鍾染又說。

雖然劍變了樣子,但這感覺以前更加熟悉親切,是我的斬屍劍沒錯。

“謝謝,鍾染爺爺!”千言萬語,不知道該如何來感激面前這個老人,只能朝他重重深鞠躬。

鍾染終於從轉椅回頭過來,看着我:“劍是正是邪,取決於使用它的那個人,到底何爲善惡正邪,一切都在你心,不要受到蠱惑,不要聽信讒言,按照你自己心的信念去走你的路,即可。”

他說的話非常深奧,我會受到怎樣的蠱惑?誰會在我耳邊說讒言?這其透出來的信息讓人捉摸不透,但都沒關係,至少他最後一句話點撥了我。

善惡正邪,在人的心自有一杆天平秤,鍾染是在告訴我,不要偏歪了這桿秤,不管任何理由。

“我明白了,謝謝鍾染爺爺提點。”我再次鞠躬。

一路受到那麼多人幫忙,我心懷感激,並且永生不忘。

“去吧,你和這把劍的路,纔剛剛開始。”鍾染對我微微一笑。

我點頭,將劍收進鍾染準備好的黑色劍鞘,他還貼心的爲我準備了專門背在後背的貼心揹帶,我將斬屍劍背在身後,又背揹包,轉身離開。

“記住,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冥王洛柔和宋凌風或許也只是顆棋子,用你的心去看透這一切。”鍾染在後面又補充了一句。

什麼意思?

洛柔和宋凌風或許也只是顆棋子?

我回頭想問鍾染,可是眼前一花,再出現時,是在矮人族的小樹林,鍾染的房子沒了,我也沒打算找了,反正是肯定找不到的。

只是他那句話,到底什麼意思?

鍾染是個連冷陌都敬服的神祕老頭,他說的話必然有道理,如果洛柔和宋凌風只是顆棋子,那麼換個方向來想,也是說,在洛柔和宋凌風后面還有個更大的boss了?

那又會是誰?

洛柔和宋凌風難道還不夠大boss?他們不是要統治世界嗎?難道說他們也是受到誰的蠱惑或者推波助瀾?

鍾染給的這條信息很嚴重,我必須馬告訴冷陌!

想到這裏,我馬跑出了樹林。

冷陌和矮人族族長剛好談完,族長看到我,對我說:“啊對了童瞳小姑娘,關於你的劍……”

“我已經拿到了。”我打斷族長,指指後背揹着的大劍。

冷陌看到我的劍之後,眯了眯眼,沒說話。

“冷陌大人,童瞳小姑娘,今天天晚了,要不,留下來休息一夜,明天再啓程吧?”族長挽留道。

冷陌看向我,一臉特別特別污的表情,想都不用想知道他肯定又在想那種事情了。

拜託,你可是堂堂至尊王,當着矮人族的面對我拋媚眼的,至尊王大人,注意點形象好嗎?

我不太想耽擱,因爲過了今夜之後只剩下兩天時間了,而我們還要回冰雪村。

“也好,今天她累了,你準備夠我們住的客房。”冷陌卻說。

我本來想拒絕的,但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我突然想起,之前白虎說,要冰凍紅海來找我,冷陌肯定受了內傷,現在內力肯定也耗損了很多,今晚……還是留下來休息好了。

族長爲我們準備了符合我們體型的大房子,在矮人族村子不遠的地方。

但因爲矮人族很簡陋,沒有洗澡的地方,我和冷陌只能分開在外面簡短的洗漱之後纔回了房間。

我是後面進去的,門還沒關冷陌從後面抱住了我。

“冷陌!”我扳開他手:“今晚好好休息!不準亂來!”

“好的。”嘴可爽快的回答我了,可這男人卻動作異常麻利的把我剝光,抱到了牀。

這裏可是矮人族,矮人族村莊距離我們也沒多遠,我還是被冷陌壓在身下狠狠的頂了進來。

“小東西,好久沒臨幸你了,是不是很想我?”某個男人開始說葷話了。

我大翻白眼,推他胸膛,哼哼唧唧不想搭理他,然後被他惡狼似的教訓了。

做的時候他問了我至少不下五十遍我想不想他,有沒有他想我那麼想他,一直回答說想想想都不夠,最後我被他問煩了,反過來問他:“你想我是怎麼想的?”

男人咬着我耳朵在我耳邊說:“每晚都對着你的照片擼十次算不算想?”

“……”

呵呵噠,這是你們喜歡着的,高冷霸氣光芒四射的至尊王大人!

做到後面我和他都累了,我趴在他胸膛咕噥着把今天鍾染說的事給他說了下,他回答知道了,愛憐的撫着我背:“快睡覺,回雷城再好好愛你。”

我便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有他在側,一切心安。 等我揉着眼睛坐起來的時候,冷陌早已經收拾好了自己,神清氣爽乾淨利落的模樣特別的帥。

“冷陌……”我膩着嗓音衝他撒嬌,這種郎情妾意浪漫溫馨又舒適的早晨,最適合來一個特別甜蜜的早安吻了。

“你怎麼跟蝸牛似的?墨跡什麼?趕緊,你當是在渡假嗎?”不懂風情不懂浪漫的男人卻反而說了我一頓,先拉開門出去了。

氣的我摔被子!

吃幹抹淨翻臉不認人的混蛋!

不過他說的也沒錯,我們沒有時間耽擱了。

我鬱悶的爬起牀,快速整理好自己,拿了揹包和斬屍劍出去。

族長帶着矮人族送了好多東西過來,那熱情的巴不得把熙熙也一併送給冷陌,是冷陌冷着塊臉,熙熙纔不敢前。

一旁的海傲看着熙熙如此羞澀嬌滴滴模樣的看冷陌,傷心的不行,我走他旁邊拍拍他肩膀:“唉,少年啊,追妻路漫漫,加油吧。”

“你也不生氣嗎?其他人喜歡你家男人?”海傲憤憤的反問我。

我哈哈的笑:“喜歡冷陌的多了去了,他要是喜歡其他人,要是劈腿的話,我也劈腿,我也去喜歡其他人。”

“你、說、什、麼?!”冷陌咬牙切齒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你是不是希望老子出軌然後正好如你的意你也出軌?!!”

“冷陌你是鬼嗎?”他不是在前面和族長講話嗎?怎麼突然冒我身後來了?

“看到你和其他男人講話,老子過來殺了你!”至尊王特別兇特別一本正經的說。

我笑翻了,海傲在旁邊目瞪口呆的,大抵是被冷陌前後反差驚悚到了,畢竟他可是個冷漠無情的至尊王。

矮人族爲我和冷陌準備了一艘普通的小船,放了好多東西去船,又再三挽留,直到冷陌耐心耗盡脾氣來了,我和冷陌才得以從矮人族的熱情逃脫。

在船,冷陌懶洋洋的抱着胳膊枕着腦袋一副大佬樣,我這個苦逼小蝦米只能嘿咻嘿咻的划船,我說他一個能力那麼強的大男人還要讓一個女孩子來划船,他還美其名曰要鍛鍊我的體質,氣的我想把船槳砸他臉!

“矮人族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途我劃不動了,停下來休息問他。

“現在沒時間搭理他們,先把夜冥的事情處理了再考慮他們。”

“他們說他們有冤屈,是真的有冤屈?他們不是讓你幫他們申冤嗎?”我又問。

冷陌冷哼一聲:“當初如果不是他們自己也有問題,別人也不會冤枉他們,把他們說的有多單純,難道沒大腦不會思考麼?”

我仔細想想,冷陌說的也對,矮人族把自己的故事講述的他們是最可憐的一方,難免也不會讓人信服,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誰都不知道,我們也並不在意:“那你還打算幫矮人族嗎?”

“自然會幫。”冷陌眼眸深邃:“矮人族的戰鬥力,不容小窺。”

我知道,縱然矮人族或許有冤屈或許又有其他說不清的事,但不管怎樣冷陌必定會幫矮人族,因爲冷陌現在正是收買人心的好機會。

所以冷陌在臨走之前對矮人族說,讓他們做好準備,他隨時會回來,帶他們離開。

紅海很大,我劃了好久還是沒看到村莊的樣子,實在劃不動了,向冷陌撒嬌耍潑,冷陌一邊罵我沒出息一邊用技能推動了小船,小船跟飛起來似的,很快衝到了紅海邊的村莊。

“特麼冷陌你明明那麼厲害你還要折磨我!”我氣不行的吼他。

冷陌雙手插兜懶洋洋走下小船,走出去幾步見我還在原地生氣,特別主人範兒的招呼我:“跟。”

我感覺自己是他的跟班加寵物!外加暖牀的!

我跺着腳追去:“冷陌,人家其他情侶在一起都是男生讓着女孩子,女孩子是老大,女孩子是祖宗的,怎麼到了我和你這裏,什麼老大祖宗都是你!爲什麼你成天要欺負我!”

男人慵懶的瞥我一眼:“因爲我你強,是不是不服?不服的話給你個機會翻身,怎樣?”

“什麼機會?”我特別懷疑的眼神,這男人滿肚子的壞水,我纔不相信他會突然大發善心。

“唔。”他站定,躬身下來,在我耳邊說:“在牀睡服我,我讓你當老大。”

“……”流氓耍到他這種地步,我也是無話可說了。

冷陌的出現似乎並沒有驚動到冥王洛柔,自從銀血那波狙擊阻礙的人被冷陌清除之後,再沒人來阻礙過我們,總覺得這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冥王洛柔現在都沒精力派人來管我,說明他已經集了所有兵力準備攻城了。

我們的時間越發緊迫了,坐前往冰山的小船,來的時候順流,現在回去是逆流,不過有冷陌在,什麼都不是問題,我們以極快的速度從下游到了遊,途我與冷陌講了冰雪村和預言人冗的事情,冷陌似乎認識冗,並不特別吃驚,只不過較好在冰雪村莊裏宋凌風留下了怎樣的機關。

我們到雪山腳了,雪山對於冷陌而言如履平地,我也‘榮幸的’被他夾在腋下翻過雪山,重新回到了冰雪村入口。

很安靜,一丁點人聲都沒有。

“冷陌,這不對勁啊。”我偏頭看冷陌。

冷陌面色平靜:“走。”

在這樣的冰天雪地當,恐怕除了冥王洛柔以外,沒誰能打的過冷陌了。

我和冷陌走進了冰雪村。

入口的地方壓根沒有人,我記得很清楚,當初我是被關在附近的柴房裏面,周圍有很多幻師的,怎麼現在?

“在前面。”冷陌說。

從前面大廣場的地方隱隱約約傳來人說話的聲音,我和冷陌相互看了看,朝着那邊走去。

所有的幻師全部都圍在大廣場周圍,大廣場的正十字架綁着一個白袍女人。 “燒死她!燒死這個巫女!燒死這個不祥的女人!”

無數幻師都在高聲喊着這些話。

在高臺站着個老人,是之前遇見的族長,指着白袍女人說:“是這個女人,妖言惑衆,說什麼冰雪村違反族規祖訓會遭到報應,我們只是想要追求我們的自由罷了,不想世世代代都被這見鬼該死的詛咒封印着罷了!有什麼錯嗎?!”

“沒錯!我們要自由!讓見鬼的預言人滾出我們的世界!”

高臺下的幻師個個情緒激動。

我和冷陌站在後面,我看到幻師人羣熟悉的身影,有季雲,有紅巧舞,也有木曦,季雲和紅巧舞的情緒也同樣很激動,只有木曦,望着高臺的女人,沒有說話。

“他們口的預言師不會是高臺那女人吧?那女人不會是冗吧?”我問冷陌。

“是她。”冷陌說。

我有些詫異,再次看去。

被五花大綁的女人長的很漂亮,被下面那麼多人圍攻也沒多少表情變化,一雙黑眸似乎早預言到了這樣的結果。

“幻師族世代守護預言人,這個冗既然是預言人,幻師族怎麼還會對她……”我不解。

冷陌呵一聲:“冗是這個世界最後一個預言人,預言人的來歷非常神祕,至今也沒人知道他們的能力是從何而來的,不過預言人對於某些人來說威脅很大,因爲他們能預知到那些人的陰謀,所以有些人要想方設法除了他們。”

“你是說……冗預言到了幻師族的某些陰謀,所以幻師族族長狗急跳牆,要把冗處死?”

“具體是怎樣的,去問問不知道了。”冷陌說着,率先朝高臺走去。

冰雪爲其讓路,將圍着的幻師全掃到了地,見到我們的出現,族長臉色變了:“你……你不是之前那女孩嗎?!你偷走我們的白虎貢品,還敢回來!”

一想到白虎那四隻被捆綁到鮮血模糊的爪子我來火,再加這族長說,白虎是用來當貢品祭祀的,我對這冰雪村已經相當惱怒了,算冗不說,現在的我,也要把冰雪村毀個乾淨!

“別以爲帶了幫手我們對付不了你!你敢闖進來,我們讓你和這妖女今天一起死!”族長大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