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隨著這聲怒喝,其餘的那些火狂冒險團的人已經趕過來。這些人一個個面帶凶光,一看就知道平日里絕對屬於那種為惡多端的人物。

「看來火狂冒險團都是一個模樣啊,怪不得出那樣的少團長。」楊峰心頭嘀咕一聲,那些人已經圍上來。

其中剛才大喝聲音那人看了楊峰一眼,發現有些面生,當即喝道:「這傢伙不僅面生,而且還年輕,屬於追擊對象!馬上給老子綁起來!再進去搜!」

話剛說完,突然看到眼前的這個青年動了…… 空蕩的大街上。

狄奧手裡拿著一柄巨刀,滿臉殺氣的騎著駿馬。此刻他心中可謂是驚怒相交,全城搜索了這麼久,竟然還沒找到人。

莫非那兩人早已出城?

突然,黑夜裡的前方几十米外出現了一道踉蹌的身影來,待到來人近的時候,渾身都在抖索著。

「怎麼回事?」狄奧冷聲問道。

「團,團長,那邊發現了那兩人。」那人趴在地上抖索著,顫抖的說道:「十幾名弟兄已經,已經死了,就屬下一人逃離出來。」

「十幾人都死了?」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狄奧心中一驚,剛才自己派出去搜索的人最低都是中級玄兵,大部分都是高級玄兵的存在,怎麼可能十幾人都死了,而且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畢竟打不過還跑不過嗎?十幾個人分散跑總得跑掉那麼幾人吧!莫非那兩個小傢伙實力已經有玄君?

剛想到這裡,狄奧立馬推翻了自己的想法。玄君是那麼容易達到的嗎,自己天賦還算是可以的,苦練幾十年才勉強達到中級玄君境界,那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傢伙怎麼可能是玄君。

不過要是有個什麼好武器,再來個出其不意殺死十幾人倒是可以。想到武器,狄奧心中貪性滋生起來。

「團長,要為弟兄們報仇啊!」來報告的嘍啰悲憤的訴道,他可是親眼看著自己的兄弟飲恨於那人手中的。

「把剛才的情況說一下。」狄奧冷著臉。

那名嘍啰明白狄奧想要了解對方的實力和武器,當即說道:「那人使用的是一把黑色細劍,速度極快,而且那把黑劍也極為鋒利,弟兄的武器根本就抵擋不住就削掉了。」

武器鋒利!能夠削掉手下的那些武器,那不是削鐵如泥了。狄奧心中清楚,雖然自己手下使用的武器不是階位武器,但是也算是不錯的了,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削掉。莫非真有好武器?

想到這裡,狄奧心中的貪念作怪起來,加上他原本壓抑著的怒氣。敢在老子的地盤殺老子的人,還廢掉老子的兒子,難道當我狄奧好欺負嗎?

老子不廢掉你,那以後將如何在塔林城立足,誰還願意為我狄奧拚命!這就不能怪我狠了!

心中怒罵一聲,狄奧立馬抽出背後的大刀,冷聲喝道:「大家跟上,跟老子去宰了那小傢伙為弟兄們報仇,抓到那女人兄弟們輪番享用!」

聽到復仇號令!又有女人享用這個添頭,而且還是少團長看上的女人。身後的那些冒險團員頓時如同打了雞血一樣,一個個興奮無比。

平整的街道上邊,黑夜為這份景色添加了一絲的冷意。

此刻,在這黑暗的夜色中,幾十人騎著馬匹奔跑著,每一個人都是手裡拿著武器,面帶凶光的樣子。

乍一看上去就知道肯定是幹些殺人放火的主兒。這個時候,街道兩邊的一些居民雖然被驚醒來,但是沒有人敢出來觀望,反倒是關緊門窗避而遠之。

酒店門口……

十幾具屍體倒在地上,血泊染紅了地面,酒店的那些侍者之類的都神情緊張的龜縮在櫃檯裡邊。

「小氣鬼,到底怎麼回事?」韓怡手裡拿著劍,面色嚴竣的問道。

剛才她還在睡夢的時候就莫名奇妙的被驚醒,待到出來之後看到楊峰正和那躺在地上的十幾名『屍體』交戰著。

「火狂冒險團的雜碎。」低沉的聲音從楊峰口中吐出來

突然,地面微微震動起來。

「沒想到這火狂冒險團的人竟然如此速度,看樣子是不打算讓我們出城了。」楊峰望了一眼外邊的夜色,輕聲道。

「要圍殺我們?」韓怡急忙出聲,頓了一下接著問道:「那怎麼辦?」

楊峰不假思索:「殺出去!」

話剛說完,已經感覺到附近瀰漫著濃郁的肅殺之氣衝過來,片刻之間,只見到不遠處衝過來幾十匹馬。

「馬上給我圍住!」狄奧大喝一聲,坐在馬上往下俯視,面色冰冷的看著楊峰兩人,怒道:「就是你兩人廢掉老子的兒子,殺害了我們的弟兄?」

「那是他們該死!」被人如此圍住,韓怡一下子暴怒起來。彷彿回到了以前那個風風火火的樣子。

「哼!」

狄奧冷哼一聲,臉上殺意凜然的喝道:「敢和我這樣說話,簡直找死!」

楊峰揚起頭,眼眸冰冷的盯著狄奧,目光之中同樣是泛著冷冽的殺意。前世今生,有幾人敢在自己面前這麼說話。

旁邊,韓怡也是因為憤怒而漲紅了臉。

「待會直接擊殺掉左邊的那人,奪馬出城!」楊峰輕聲的話語落入韓怡的耳中。

聽到聲音,韓怡目光望向左邊的那人,三十齣頭的猥瑣樣子,實力應該也不算是很強。但發現對方正用色迷迷的眼光掃著自己身上的各個部位,當即心中更怒。

如果要真正廝殺,恐怕難以匹敵這麼多人,但是要衝出去逃走,對於實力已經達到玄君境界的韓怡來說不難。而楊峰,憑著出色的身體素質和中級玄將巔峰實力衝殺出去也不難。

「馬上動手,殺了那小子!至於那女人,只要逮住隨便大家享用。」望著已經被包圍的兩人,狄奧臉色陰森的一揮手,喝道。

頓時,場面就像是失控一般,幾十人都提著武器殺氣重重的撲向楊峰兩人。

「動手!」

目光掠過衝上來的人,楊峰篤定的喊了一聲,直接整個人的身影陡然一動,飛速的往一邊掠去!

同樣,韓怡也在同一時間做出了相同的動作。

「注意,別讓他們跑了!」狄奧大喝一聲,此刻他已經發現了楊峰的意圖。

婚深意動,首席老公別太兇 不過,發現歸發現,能不能阻止還是一個問題。在這裡玄君境界的也就他一個人而已,至於其他人大都是中級玄將而已,極少部分的最高也就高級玄將的實力。

楊峰現在已經是中級玄將巔峰,韓怡更是初級玄君了,如果兩人真要挑選一些實力比較弱的下手,恐怕還真阻止不住。

「噗嗤!」

黑影掠過,直接楊峰手中的黑劍已經滴落一滴血來。

猛然間,兩人已經各自奪得一匹馬。

「一群廢物!」狄奧怒罵一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兩人竟然如此迅速,甚至那個少年身影都不帶有一絲的停頓,就像是殺人老手一般。

「給我攔住!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截住斬殺!」就在兩人剛上馬的那瞬間,狄奧心頭湧出無盡的殺意,當即吼道。

因為剛才看到楊峰的表現之後,狄奧心中可不管他什麼來路了。單單這個表現已經讓他感到了可怕,如此年紀竟然已經有這麼果斷的判定,如若留著,那不出兩三年將會是極為恐怖的存在。

那到時候……

對於火狂冒險團來說,將會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想攔住我?」楊峰嘴角浮現一絲笑意,不過卻是冰冷的笑意,如果前世的一些人看到這個笑容,恐怕會直接嚇破膽。

「噗嗤!」

在馬兒狂奔的時候,楊峰手中的黑劍也是悄然而出,時不時的清掃著阻擋在眼前的障礙物。

和楊峰一樣,韓怡也是憑藉著玄君的實力,輕而易舉的掃掉想要攔截的那些雜碎。

「急速衝出去!」隨手殺掉一名想要阻攔的嘍啰,楊峰看了一眼遠處的黑夜,當機立斷的喝道。

而此刻,狄奧已經轉過馬頭來,望著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眼眸之中有著陣陣駭意。難道自己的手下就這麼的不經殺?怎麼說也都是玄將境界的人,一個照面就被對方輕易斬殺了?眼前的場面,令他這種兇狠人物也不由的神情一滯。

「追!一定要殺了那兩傢伙!」吐了一口水之後,狄奧怒道。

「我們去哪?」急速的騎著馬,韓怡有些氣喘的問道。

這麼一個被近百人追殺的場面,她第一次經歷,心底難免有些緊張。雖然剛沖開的時候看似簡單,但是兩人都幾次從死神身邊擦身而過。

「城外,只有出城就好辦了。」楊峰說道。

咻!咻!咻!

身邊射過幾道弓箭…… 此刻,在塔林城的外邊,一片的朦朧夜色。

某片樹林中。

「我去他娘的!火狂冒險團這些孫子,不宰了他們誓不為人。」從馬背上下來,楊峰捂著手臂憤憤痛罵一句。

韓怡也從馬背上躍下,眼睛望向楊峰的手臂之處,只見那裡鮮血汨汨的流淌出來,紅透的衣服加傷口顯得有些猙獰,看著那傷口,韓怡都感覺到自己有些疼痛的樣子。

小氣鬼剛才是為了幫我劈開那幾道弓箭的時候,不小心被射到的。韓怡還記得這道傷口怎麼來的。

楊峰直接坐到一棵樹底下,生生的把手臂那裡的衣服撕破,頓時響起布料撕破的聲音,加上楊峰粗喘的呼吸聲配合著這夜色,顯得有些奇怪的感覺。令人不得想到某些雄性動物在對母性實行暴力的那一幕。

「小氣鬼!你沒事吧?」韓怡走上來,看著楊峰的手臂,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事,皮外傷,死不了!」看到韓怡的樣子,楊峰故意咧嘴一笑,戲弄道:「怎麼這麼擔心我了,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嘿嘿!」

經過這些天相處,楊峰也發現了兩人之間的一些微妙東西,說話也變得愈加的大膽來。

「你……不正經…」韓怡臉的連忽然一熱,升起一團嫣紅,手不經意間的拍向下去。

「啊!」

楊峰低吼一聲,叫道:「故意的呀,難道想謀殺親夫還是怎麼的!」

被楊峰弄得一驚,韓怡才發現自己剛才那麼的一個不經意竟然拍在傷口上邊,心中立馬慌亂起來,急急忙忙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要……」說到最後,似乎覺得有些落入了『親夫』二字的圈套中,連忙止住,不過在心頭竟然生出一絲緊張而又甜蜜的感覺來。

韓怡心中恨恨的罵了一句無賴,也把頭低垂下來,不敢直視著眼前這個小氣鬼。她怕臉紅被他看到,一雙白皙的小手此刻也不知道該放在哪裡好,抓弄了一會衣角之後,輕聲問道:「小氣鬼,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怎麼辦?」楊峰突然怔住的想了想,有些低沉的開口說道:「現在暫時安全了,我們不如這裡分開吧,你去找老頭子,我回雲天城參加比賽。」

「這裡分開?」

韓怡直接驚訝的愣住了。

她是知道這一刻終究要來的,但是沒想到竟然是在追殺中的時候來了,沒有了任何的準備。

「恩,這裡吧。」楊峰嘴角有些抽搐著,表情也是很不自然。

看著眼前這個傻丫頭怔怔的模樣,楊峰最後乾笑兩聲,訕訕說道:「這裡分開也挺好啦,我這麼惹人討厭的小氣鬼,還是少見為妙,呵呵。」說道最後,又有些不自然的笑起來,把氣氛弄得極為尷尬。

你真的以為是少見為妙嗎…

韓怡心中有些不願意誹謗起來,這小氣鬼到底是裝糊塗還是真的不知道。

其實,其實他也並沒有那麼討厭,雖然平時是喜歡開一些讓人捉弄人家的玩笑,而且很多時候也很不懂女孩的心思,常常惹得自己惱怒,又經常鬥嘴的時候讓自己吃癟。

但,但是這些好像很有愛一樣,如果突然間就沒有了這一切,失去了這些,會不會有些孤單……

當然,這小氣鬼更讓人氣的是,在平常鬥嘴的時候沒有任何的一絲男子氣概,就像一個無賴一樣讓人無語,不過每當有什麼危險的時候總會拿出大男子主義來,傻傻的樣子也蠻可愛的。

想著想著,韓怡的眼睛不由的紅起來,不過幸好有夜色遮掩著。

第一次在烏山鎮的大街上見到這個小氣鬼的時候,他竟然敢三番五次的拒絕人家,而且小氣到請一頓大餐或者當個嚮導都不可以。沒想到他後來竟然當了唐伯的徒弟,再次見面就開始鬥嘴,而且路上還互不相讓的樣子,被他逗弄的時候總想把他打一頓才好,不過經過溶洞第一次親密接觸,他好像也蠻好的了,接著保護自己身受重傷現在又幫著自己擋下弓箭……

慢慢的回味著這一切的時候,加上在這分離的氣氛中,韓怡眼睛終於不爭氣了,嘩啦的一下掉出淚水來。

這下子,可把楊峰驚住了,他望著韓怡眼眶裡邊的淚水,想要安慰些什麼又止住了,最後嘆了口氣,有些傻不拉幾的問了一句:「傻丫頭,怎麼了?」

「啊……沒什麼。」韓怡突然抬頭看著楊峰,最後咬著嘴唇,輕聲道:「我們真的現在要分開了?」

「恩,對的,現在就要分開了。」楊峰頓了一下,最後吐出的答案還是一樣。

本來唐伯的意思是讓韓怡先在塔林城等他的,但是現在看這個情況是無法待下去了,所以只能讓讓她去找了。

當然,楊峰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並不想把自己的打算告訴韓怡。

「哦……」韓怡幽幽的應了一句,神色有些凄涼的道:「挺奇怪的,怎麼感覺這段時間過得好快啊……不過小氣鬼……你其實並不是很討厭的。」說完,抬起頭來看了一下黑色的天空,努力忍住正要奪眶而出的淚水,輕聲問道:「小氣鬼,你說我們會不會再見面?」

「呵呵,會的,我以後還得去找老頭呢,到時候不就見面了。」楊峰嬉皮的笑笑,用手輕輕的拍了一下韓怡:「笨丫頭怎麼哭了,是不是捨不得我啊? 重生之幸福要奮鬥 我們會見面啦,別哭了哈!以後我接著讓你繼續討厭的,哦,不,你已經不討厭我了,真頭疼啊!」邊說邊故意做壞壞的樣子。

嘻嘻……

看著這小氣鬼惹人的模樣,韓怡也被逗笑了。不過看到小氣鬼那似乎有些懂又有些不懂的樣子大大咧咧的樣子,心中有些莫名的失落起來,難道這小氣鬼看不出來嗎?怎麼這麼榆木腦袋呢?

「嘻嘻,現在不討厭是現在,以後見面還是討厭的……」韓怡輕笑出來,目光突然落到楊峰手臂上,有些自告奮勇的說道:「我再來幫你包紮一下傷口吧,這次絕對會包紮得好好的。」說完,一臉保證的看著楊峰。

楊峰伸出手臂,笑道:「其實,那蝴蝶結也蠻好看的。」

時間在靜止…

PS:分離的情節真不好寫……恩,接著吃飯,努力再發兩章…晚上十二點之前…… 白皙的小手慢慢的包紮著傷口,好像很捨不得弄完的樣子。

「好了!」韓怡有些不捨得的系好布帶,輕聲說道:「怎麼樣,沒有弄疼你吧?」

楊峰看著韓怡的樣子,心中閃過種種念頭,嘴角微微蠕動起來,而且粗喘的氣息都說明了好像要決定說出什麼話了。如此情形讓韓怡有些期待,心中不由的怦怦加速起來。

這小氣鬼終於開竅了嗎?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了?

一時間,韓怡內心如同小鹿一般的蹦蹦亂跳起來,腦海中想過各種浪漫的,溫柔的,詩情畫意的語句,臉色更是有些紅彤彤的。

只見,楊峰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似乎把將要說的話全部隨著那口氣消散了,看著手臂,啞然笑道:「沒疼,蝴蝶結蠻好看的。」

好看?好看你個榆木腦瓜!韓怡有些氣惱的閉眼深吸一口氣,隨即把頭轉向一邊,眼淚再次不爭氣的掉出來了。

你就為了這麼一句話,難道不懂說別的嗎?剛才那樣子搞得就像決定要說什麼一樣,知不知道人家可是等了好久啊,一點都不懂的小氣鬼。哼,就是小氣鬼,連說那麼一句話都不捨得的小氣鬼。

看到韓怡的樣子,楊峰心中苦笑,用手輕輕拍一下肩膀:「怎麼了,又哭了?」

「要你管!」韓怡把臉轉過另一邊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