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凌風也不由的一愣,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這些菜的確是她與慕容凌雲喜歡的,他此刻說出這樣的話,分明是在暗示著什麼,隱隱的,凌風似乎感覺到了他的話語中似乎有著些許的猶豫。

那個婆婆仍就彎著身,垂著頭,卻再次說道,「可是這些菜都是少爺與小姐平日里最喜歡的。」

那個婆婆竟然沒有聽從清風道長的話,照辦,反而提出了抗議?

凌風暗暗想到,那個婆婆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在做飯的時間才會出現,其餘的時候,連影子都看不到,神秘的很,她應該不是一個單純的做飯的婆婆,極有可能是清風道長的手下,只是,卻沒有想到,她竟然敢違背清風道長的意思。

清風道長的臉色微微一沉,快速地掃了那個婆婆一眼,見她仍就彎著身子,不為所動的樣子,雙眸微微一閃,隨即略帶無奈地嘆了口氣,「算了,你先下去吧、」

凌風心中愈加的疑惑,這是哪兒跟哪兒呀,這清風道長到底是想要做什麼?那個婆婆又是什麼意思?

正在思索間,卻看到慕容凌雲微微的扶著額頭,還略略的搖搖頭,雙眸不由的眯起。

「怎麼了?」凌風微微一驚,下意識地問道,看來這飯菜中真的有問題。

「突然感覺到頭暈。」慕容凌雲喃喃地低語,雙眸間也微微的閃過幾分疑惑,望向桌上的酒杯,自己找著借口,「難不成,我現在的酒量這麼差,只一杯,就有些醉了。」

凌風的身軀微微的一僵,心中便完全的可以肯定是清風道長搞得鬼,而她並沒有感覺到頭暈,便也證明了,剛剛軒轅澈捻給她的菜中,的確藏了解藥。

「本王也感覺到有些暈了,可能是這酒太純了,濃度太高了。」軒轅澈也微微的扶著額頭,輕聲的說道。

情深難婚 凌風心中自然明白軒轅澈的心思,心中不由的暗暗好笑,遂配合地說道,「可是,我沒有喝酒,為何頭也會這般暈呢?」說話間,一隻手,也輕輕的按著額頭。

「怎麼?風兒你也….,?」慕容凌雲一驚,快速的坐直,一臉緊張地望向凌風,「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呀?」凌風低聲說道,然後雙眸慢慢的轉望向清風道長,一臉疑惑地問道,「道長,這是怎麼回事?」至少現在慕容凌雲還沒有完全的暈倒,她倒要看看清風道長如何的解釋?

「難道有人在飯菜中下毒。」軒轅澈猛然的站了起來,只是,卻又突然的跌回到了椅子上,雙眸猛然的一沉,狠聲道,「果真有人在飯菜中下毒。然後雙眸也快速地轉向清風道長,急急地喊道,「道長,你沒事吧?」

卻見清風道長的臉上也快速地閃過驚訝,快速地站了起來,走到了他們的近前,一臉關心地問道,「怎麼了?你們感覺怎麼樣?」

那一臉的急切,一臉的緊張,連凌風都不由的錯愕,若非早就知道他的真面目,她只怕也會被他騙了。

只是,慕容凌雲卻似乎有想撐不住了,手慢慢的伸出,似乎想要攬向凌風,但是卻在半空中停住,雙眸慢慢地轉向清風道長,一臉擔心地說道,「師傅你一定要保護風兒,一定不能讓她受到任何的傷….,。」話還沒有說完,便趴在了桌子時,沉沉的睡去。

而凌風也只能隨著他慢慢的趴在桌子,便聽到寶兒急急的喊道,「娘親,爹爹,娘親,爹爹….。」只是,慕容凌雲是真的聽不到,而凌風卻不敢有什麼的反應。只能在心中暗暗的著急,暗暗的擔心,。他們都暈倒了,那寶兒怎麼辦呢?..

「清風..,道..長,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有軒轅澈還在極力的撐著,畢竟他功力深厚,晚暈一點,也算正常。

現在慕容凌雲已經真正的暈了過去,清風道長也不必再去掩飾了,遂慢慢的站了起來,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冷笑,別有深意地說道,「怎麼回事?「雙眸微挑,聲音中帶著明顯的譏諷,「王爺那麼精明的人,會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嗎?」

此刻,他的臉上再沒有平日的那種溫和,慈愛,而是那種讓人驚滯的冰冷與殘忍。

而他的雙眸微閃時,對上寶兒那圓圓的眼睛時,不由的一愣,雙眸猛然的一沉,手臂隨即微微向著寶兒一揮,寶兒便也暈了過去。

軒轅澈的雙眸猛然的圓睜,一臉憤恨地吼道,「你….?本王與道長,無冤無仇,道長為何要如此對本王?」

其實也這是軒轅澈心中一直以來的疑惑,他真的不明白,清風道長為何要這般的針對他。

而雙眸也下意識地望向寶兒,不知道,這清風道長給她用了什麼葯。

而趴在桌子上的凌風也不由的一驚,身軀明顯的一僵,不經意間的微微的側了一下身,讓寶兒躺在了她的身上,心下卻暗暗擔心,不知道,寶兒怎麼樣了,也不知道,軒轅澈到底想要做什麼?

「哈哈哈….,。」清風道長突然的放聲大笑,「無冤無仇?哈哈哈..,好一個無冤無仇。」笑聲在整個大廳中,不斷的盪著,刺耳而驚心。

他的笑聲猛然的止住,雙眸直直地望向軒轅澈,一字一字冷冷地說道,「接下來,你馬上就知道,為什麼了,而且,我會讓你看到一個絕對讓你意外的人。」2k閱讀網 ?第231章別樣婚禮(3)

軒轅澈猛然的驚住,讓他見一個絕對會讓他意外的人?這個世上,還會有什麼人,讓他意外的?突然想起,裴昊軒說過,清山山谷間的那個沉潭下面可能關著什麼人,身軀不由的一僵,本來,想要反擊的,此刻卻再次的忍了下去,他想知道,能夠讓清風道長這般關著的會是什麼人?

「你….,。」軒轅澈的手微微的伸出,直直地指向他,

「哈哈哈….。」他再次的狂妄大笑,「沒有想到,一向精明的軒轅澈竟然也會有這一天,哈哈哈..。看來有句話說的很對,一旦陷入感情中的人,就算再聰明,也會變成傻子..哈哈哈….。」整個大廳中,頓時便只餘下他狂妄的笑聲,而軒轅澈也慢慢的趴在桌子上,『成功』的暈了過去。

這時,那個婆婆再次走了進來,立在清風道長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喊道,「門主。」

而此刻,他的聲音不再是剛剛的那般尖細,而是淳厚的男子聲音。

「嗯。」清風道長冷聲應著,雙眸冷冷的望向他,沉聲道,「你到底給他們下的什麼葯?」

剛剛他沒有按著他的吩咐去做,一定是暗暗的換了什麼葯。

那個人微微的顫,隨即輕聲道,「門主恕罪,屬下這麼做,也是為了門主著想,屬下是真的不想看到少爺恨著門主。」

「嗯?」清風道長的眸子猛然的一沉,眸子深處閃過嗜血般的暴戾,一字一字,冷冷地說道,「你好大的膽子,既然敢違背我的意思。」

「門主,請聽屬下解釋,門主傷害了任何人,少爺都可能會原諒門主,但是,獨獨一個人不可以,若是門主傷害了慕容凌風,那麼,就算少爺知道了您是他的親生父親,只怕也會不恨你入骨,甚至不惜與門主為敵,門主真的想要這樣的結果嗎?」那人急急地說道,雙眸微微的望向慕容凌雲與凌風時,微垂的眸子中,隱隱的閃過一絲複雜,繼續說道,「屬下知道,門主也一定擔心著這一點,所以剛剛才暗示屬下換藥的。」

「哼。」清風道長微微冷哼,不過臉色比剛剛明顯的緩和了一些,他剛剛的確是看到慕容凌雲對凌風的關心,而擔心著這一點,他就算再不情願,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很對。

三國之我是袁術 「你到底給他們下了什麼葯?」微微停頓了一下后,清風道長再次沉聲問道。

錦繡農門:惹火美嬌娘 「回門主,飯菜中,按門主的意思,加了一些讓人昏迷,而且會渾身無力的葯,所以少爺吃下的只是那種葯,應該一個時辰之後,就會醒了,也就沒什麼事,不過,屬下在慕容凌風的碗中特意的加了一種,可以消除部分記憶的葯,吃下這種葯,她便會忘記最近這幾個月發生的所有的事情,到時候,她與少爺又可以像從前一樣,門主也就不用擔心了,再說,她只是一個弱女子,殺不殺她,對門主而言,也無所謂,但是對少爺而言,卻是….。」他的話語微微的頓住,終於慢慢的抬起頭,望向清風道長,那張臉,易容后,便完全是一個中年婦女的樣子,只是他的那雙眼睛中,此刻,卻閃著幾分精明,與算計。

「你確定她真的會忘記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一切嗎?」清風道長的雙眸微微眯起,聲音中,還帶著絲絲的懷疑。

「門主放心,這種葯是我親手研製出來的,保證萬無一失,而且這種葯,並非真正的毒藥,所以沒有解藥,只要服下了此葯,那麼她的記憶就會按照我的藥量,選擇性的消失,我給她用的量不多,只是讓她忘記與軒轅澈相識后的一切就可以了,而她對於少爺的記憶,不會有太多的影響。」那個人的眸子中,隱隱的閃過幾分得意。

「嗯。好,很好。」清風道長的臉上終於浮出絲絲的笑意,而眸子間也多了幾分滿意,「你確定沒有解藥嗎?你確定,她以後真的不會再記起軒轅澈嗎?」

為了慕容凌雲,這個主意的確不錯,但是,萬一軒轅澈找到了解藥,讓她恢復了記憶,那麼慕容凌雲,豈不是會更痛苦。

「門主放心,絕對沒有解藥,天下,也沒一種葯,可以讓她恢復記憶。」那人繼續得意地說道,只是,似乎突然的想起了什麼,臉色微微的一愣,只有一種可能,會讓她恢復記憶,不過那種可能,太小,太小,幾乎為零,所以此刻,他覺得沒有必要跟門主說明。

凌風暗暗的驚心,被寶兒壓住的身子,不由的愈加的僵滯,沒有想到,那個人比清風道長更毒,竟然會給她下這種毒,讓她徹底的忘記軒轅澈,讓她這幾個月的記憶全部的消失。

而想到,這幾個月,雖然有著太多的傷痛,有過太多的艱險,但是,她畢竟真正的愛過,就算最終仍就受了傷,但是,愛過了,就無法毀滅,就算留下的只是傷痛,她也不想,讓她的記憶就這樣的消失。

而她的身側的軒轅澈更是大驚,那人說,此毒沒有解藥,那麼,裴昊軒事先給他的解藥不知道有沒有用,不知道能不能讓她抵擋住那種毒。

一想到,她要徹底的忘記了他,他的心便猛然的揪起,撕心裂肺的痛著,痛的幾乎窒息,不,不可以,他不可以就這樣的讓她把他忘記。

剛剛他假裝暈倒時,故意的趴在了凌風的身邊,與凌風緊緊的貼在一起,而他的臉,也刻意的靠近在了她的耳邊,剛剛也只是想要藉此機會,好好的與她親近一下,但是,現在,他要確定一下,她是不是真的忘記了他。

「風兒,」靠近她耳邊的唇微微的動了幾下,用著那種千里傳音,將他的聲音直接的傳入到她的耳邊,此刻,他的聲音,就只有凌風可以聽到,其它的人,就連清風道長也聽不到、

而此刻,清風道長以為軒轅澈真的暈了過去,而且還在與那個人談論著他們身上的毒的問題,並沒有注意到他這邊。

凌風微微一愣,卻不敢有絲毫的動作,卻感覺,他本來,就攬著她手臂的手,微微用力按了一下。然後他的聲音,再次的傳來,「風兒,不可以忘記我,絕對不可以。」此刻,他的聲音雖然很低,很低,低的幾乎聽不到,但是,卻仍就帶著一種狂妄的霸道,或者還隱著一種無法控制的緊張。

凌風愕然,這件事,似乎不是她說了算的,並非她想要忘記就能忘記,她不想忘記就可以不忘記的,若是那種毒真的沒有解藥,真的在她身體中有了反應,那麼,她就算不想忘記他,都不可能了。

他再狂妄,再霸道只怕也改變不了這樣的事實吧?

沒有得到凌風的回應,軒轅澈壓著凌風的手再次的微微用力,再次低低地說道,「風兒,你聽到我的話了嗎?」此刻的聲音愈加的急切,而每次的自稱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都改成了我,「你若是聽到了,手指就輕輕的動一下。」

他此刻,急切的想要得到他的回應,甚至忽略了清風道長與那個人的談話。

「風兒,我知道,你在恨我,但是,請你回應一下,我以前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你,還有我們的孩子,我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傷害你,我唯一做錯的,就是瞞著你,刻意的讓你恨我,但是現在,請你不要這般殘忍,我只要你回應一下,只要讓我知道,你還記得我。」

凌風猛然的驚住,腦中閃過難以置信的驚愕,他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那麼做是為了保護她,還是他們的孩子,他不是已經親手打掉了他們的孩子嗎?可是,他現在又是什麼意思?

腦中,快速的轉著,突然想到,她喝下那葯時,根本就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而且她那時,也沒有感覺流出太多的血,但是地上的那些血,又要如何的解釋呢?

腦中猛然的一閃,想起,裴昊軒曾經靠近她的身邊,想要為她檢查,難道是他當時,在她的身下,放了什麼,難道那些血是他所為。想到以前,裴昊軒曾經用過那樣的辦法騙過她,凌風心中,愈加的多了幾分肯定。

也頓時,明白了一切,而埋在桌上的眸子,慢慢的睜開,下意識地望向自己的腹部,雖然仍就沒有太多,太明顯的異樣,但是,心中卻多了幾分肯定,原來,軒轅澈並非那般的殘忍,原來,這一切,都是他設計好的。2k閱讀網 ?第232章別樣婚禮(4)

心下不由的微微一喜,但是,想到,他竟然這般的騙她,讓她擔心,讓她傷心,心下便暗暗的懊惱,這個男人,為何每次都是這種獨斷,獨往,為何,就這般的不相信她,不相信她可以幫他呢?

「風兒,風兒….,。」他那低低的聲音再次的傳入她的耳中,一聲急似一聲,一聲,比一聲愈加的沉重。

感覺到他聲音中的急切與緊張,也明顯的感覺到他身軀的僵滯,心中微微的有些不忍,也害怕他再這樣下去,會被清風道長發現,心中微微的嘆了口氣。

手指剛想動一下,卻突然聽到那個人再次說道,「屬下在軒轅澈的碗中加了一種封鎖功力的葯,平時的他,不會感覺到任何的異樣,但是到了關鍵的時刻,他只要運用內力,毒會攻入全身,他的全身的血管都會暴裂,到時候,門主就不會再有任何的憂患了。」

凌風的身軀完全的僵住,手也忘記了再去動了,一時間,她全血的血液似乎瞬間的僵住,連大腦都停止的動作,腦中一片的空白。

一旦運用內力,全身的血管就會暴裂?軒轅澈此刻在他們的手中,不動用功力,那是不可能的,若直的….

而軒轅澈似乎完全都沒有聽到他們的談話,唇仍就靠近凌風的耳邊,愈加著急地喊道,「風兒,風兒,你聽到我的話了嗎?」話語微微的一頓,而他的身軀也愈加的僵滯,凌風明顯的感覺到,他靠近她耳邊的唇,身軀的顫動著。

然後,便聽到他那帶著明顯的驚顫的,滿是害怕與恐懼的聲音,再次的傳入她的耳中,「風兒,難道你真的忘記我了?不..不可以,絕對不可以,你若是敢忘記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我絕對….。」只是那狠狠的威脅卻不由的僵住,想到,若真的會有那種可能,他的生命中,若真的失去了她,還有什麼意義呢?

只是凌風擔心的卻是,剛剛她聽到的,她不知道,軒轅澈是因為太過緊張著她這件事,沒有聽到,還是根本就沒有把那種毒當回事?

或者,他先前服下的解藥,也可以解那種毒,所以,他並不擔心?

想到此處,心中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卻感覺到,他握著她的手臂的手不斷的用力,用力,似乎有著一種無法控制的力道,也泄露了,他心底的害怕。

凌風的心中微微的一動,也隱隱的有些不忍,畢竟,她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他的害怕與緊張,於上,她被他握著的手,微微的動了一下。

便感覺到,軒轅澈的那僵滯的身軀不由的一顫,而也感覺到,他那貼近她的耳邊的唇也不受控制的抖動著,而他那激動到顫抖的聲音再次的傳來,「太好了,太好了,風兒,你還記得我,我就知道,你不會忘記我,不會忘記我….,。」他聲音中的激動毫無掩飾的傳入凌風的耳中,而他的反應,也讓凌風微微的愣住。

她只不過是小小的一個動作,竟然會換來他如此的欣喜與激動?

感覺到,被他掩在身下的手慢慢的移向了她的手,緊緊的握著,凌風的手,僵了一下后,慢慢的鬆開,沒有拒絕,也不能拒絕,只是,下意識的,想要將自己的手也握緊,與他想握在一起時,卻突然的感覺到,頭猛然的痛了起來,似乎有著千隻萬隻的小蟲子,不斷的在咬噬著她的腦子,而她的身上的神經似乎也如同千根的針不斷的刺著,一根,一根的通向全身的神經,痛到無法控制。

凌風的心中,猛然的驚滯,難道是他們說的那種葯,在她的身上起了反應,難道此刻,正是在消除著她的記憶,不..,不可以這樣的,有好多的事情,她都還來及弄清楚,不可以這樣殘忍的。

而她的孩子,若是仍就好好的待在她的肚子,那麼,她還要,聽到軒轅澈的解釋,她還有好多好的事,要做,不可以在這個時候,把與軒轅澈一起的記憶都忘記了,不可以的。

只是,卻感覺頭痛的愈加的厲害,似乎是快要裂開了一般,而偏偏又有幾千,幾萬的蟲子在叮咬的難受。

那種疼痛,那種無法控制的疼痛,讓凌風狠不得將自己的腦袋向著牆上撞去,但是,卻怕破壞了軒轅澈的計劃,只能硬生生的忍著,只是,她的身軀僵如冰石,而額頭上也慢慢的滲出汗珠,在這深秋,已經有些冷的天氣里,她的汗珠明顯的太過異樣。

凌風暗暗抽著氣,而手也猛然的收緊,緊緊的握住了軒轅澈的手,卻又似乎沒有任何的意識的,只是用力的收緊,收緊,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讓軒轅澈都隱隱的感覺到了疼痛。

感覺到凌風的異樣,軒轅澈暗暗一驚,靠近凌風耳邊的唇再次的微動,低低的聲音,便再次的傳入了凌風的耳中,「風兒,怎麼了?」

凌風此刻,有的只是全身那無法控制的疼痛,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來回應他了,而且她感覺[到全身的力氣似乎完全的被抽幹了,痛到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了。

「風兒?風兒?」軒轅澈輕聲的喊道,聲音中,帶著明顯的緊張與急切,他剛剛還有回應著他,這會怎麼突然….

他的心中突然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會不會是,她身上的葯起了反應,會不會是她,真的要忘記他了?

心猛然的驚滯,一下子,如同跌入了千年的冰窖中,瞬間的沒有了絲毫的溫度,而卻偏偏仍撕心裂肺的痛著。

而感覺到她那僵滯的如冰石的身子,軒轅澈愈加的害怕,也愈加的為她心疼。

慢慢的,凌風感覺到自己的意識一點一點的消失,有好多,好的東西在腦中飄過,她想要拚命的抓住,但是,卻偏偏伸不出手,動不了口,只能任由著那些東西慢慢的飄遠,而她也感覺到腦子越來越沉,越來越沉,最後的一點意識,也終於慢慢的消失,凌風,終於還是真正的暈了過去。

而軒轅澈沒有得到她任何的回應,心中的那種不好的預感便愈加的明顯,而心也愈加撕裂般的疼痛著,痛到全身的血液都僵滯了一般,似乎連全身的力氣,也統統的被抽幹了一般,他此刻趴在桌子上,微微睜開的眸子間,卻閃過一種讓人心痛的絕望。

猛然的,感覺到,他與凌風緊緊的握在一起的手中竟是一片浸濕,不知道是他的汗,還是她的。

卻也明白,剛剛,她也一定經歷了一種生不如死的疼痛,而此刻,她很顯然是痛暈了過去了。

而想到,極有可能是剛剛那個人說的那種葯讓她痛成這樣,心愈加的驚滯,若真是那樣,就證明,他的解藥並沒有解掉那種毒,也就證明,那種毒真的沒有解藥,那麼,她現在已經忘記他了?

以後便再也不會想起他了?

痛到快要窒息的心,似乎已經麻木了,此刻,軒轅澈是真正的無措,而慌亂。有一瞬間,他甚至有著一種萬念俱灰的絕望。

只是,卻又極力的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此刻,她與寶兒正等著他來救他們呢,他怎麼可以讓自己先倒下,他一定要想辦法救她,若她真的忘記了他,那他會讓她重新的愛上他,一定會。

軒轅澈那掩飾在手臂下的眸子中,再次的閃過堅定,閃過狠絕,不過想到這樣一來,凌風與寶兒也暫時的安全了,尋樣,他就有更多的時間,來救她們。

「嗯,這次,你辦的很好。「清風道長滿意的聲音,此刻猛然的響起,而軒轅澈的注意力也終於轉移到了他們身上,只到清風道長的時間,雙眸中,猛然的閃過一道嗜血般的暴戾,他,一定會讓他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的。

「謝謝門主。」那人的臉上也閃過一絲得意的輕笑,雙眸望向軒轅澈時,沉聲道,「門主,要如何處置軒轅澈?」

清風道長的眸子也慢慢的轉向軒轅澈,唇角慢慢的扯出冷冷的殘忍,「我要讓他痛苦,要讓他感受一下,雲兒曾經的痛苦。」唇角那冷到讓人滯血的殘忍不斷的蔓延,話語微微一頓,雙眸猛然的一沉,愈加殘忍地說道,「然後,我要讓軒轅睿,親眼看著他的兒子,在他的面前,全身暴裂而死,哈哈哈……,。」

他殘忍的大笑著,一聲一聲的在整個大廳中,盪開,似乎讓整個大廳都隱隱的搖動著。2k閱讀網 ?第233章別樣婚禮(5)

軒轅澈聽到他的話,徹底的驚住,前面的話,已經讓他害怕,讓他擔心,正猜測著,他會對凌風做出什麼事,但是清風道長後面的話,卻讓他驚到不能動彈,軒轅睿,這個名字,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被人提起過,只有在他的腦中,會時時的閃過,但是,卻都是小時候的記憶,難道,他的父親還活在世上。

腦中快速地一閃,會不會裴昊軒說的那個沉潭下關的,就是他的父親,但是想到,他的父親明明是被慕容烈殺死了,怎麼可能會被他關了起來?

難道當年的一切,也是他設計的,想到,先皇在位時,父親與慕容烈的交往還算密切,若是慕容烈真的有什麼居心,以父親的精明,可能會發現不了,而到了最後上了慕容烈的當,被慕容烈殺了他全家嗎?

其實這麼多年來,他有時,也會想到這個問題,只是,當時,除了慕容烈,根本再沒有任何一個可疑的人,所以,他就算有什麼懷疑,也找不到真正的答案,但是今天,聽到這個人的話,他卻猛然的驚醒,或者這一切,都是清風道長的陰謀,不過,想到父親還活著,而且他可能馬上就會見到父親了,他的心中不由的暗暗劃過欣喜,所以此刻,他愈加的不能輕舉妄動。

他現在倒是希望,清風道長直接的將他抓起來,然後與他的父親關在一起,那樣,他就可以想辦法救他的父親出去了。

「你先送少爺與凌風回去,至於軒轅澈,我會親自來處理。」清風道長微微停頓了片刻,沉聲吩咐道。

軒轅澈微愣,也快速地悄悄鬆開了凌風的手。

那個人,先扶起慕容凌雲走了出去,凌風仍就趴在桌子上,而寶兒因為突然失去了慕容凌雲的支撐,慢慢的滑到了地上,還好,有凌風的身軀擋著,並沒有受傷。

清風道長慢慢的走到了軒轅澈的面前,冷冷一笑,然後快速的架起他,急急的向外走去。

軒轅澈心中暗暗猜測著,清風道長會不會將他與他的父親關在一起,微閉的眸子,微微的閃過一道縫,觀察著周圍的地形,發現,清風道長的確是帶著他向著山下走去,心中不由的暗暗一喜,想到,他馬上就可以見到他的父親了,他的心中不由的劃過幾分激動,但是,卻怕清風道長發現異樣,只能極力的忍著。

很快的,清風道長已經帶著軒轅澈來到了山下,只是,卻沒有走向平日他經常去的那個沉潭,而是向著另一相反的方向走去,不過並沒有走到多遠,前面便隱隱的出現了一個山洞,山洞周圍長滿了草,。若是注意,很難看現這兒有這麼一個山洞。

清風道長沒有絲毫的猶豫的,快速的帶著軒轅澈走了進去,山洞很深,越向里走,光線越暗,而慢慢的,眼前終於變成了漆黑一片,但是,清風道長卻仍就沒有停下來,仍就快速地向前走著,大約又走了一刻鐘,清風道長才終於的停了下來,軒轅澈感覺到,他在前面的一個牆壁上,快速的按了一下,地下便突然的出現了一扇門,只所以能夠知道那門是在門上,他也是通過聽覺來辨別的。

而清風道長再次的邁開腳步,而這次,軒轅澈也明顯的是感覺到,向下走去。

他頓時,明白,原來清風道長在山洞裡面,挖了一個地下室,這個山洞本就隱蔽,而在這山洞深處挖這麼一個地下室,只怕很難有人會發現。

只是,剛剛,他分明看到,他們經過了一個沉潭,應該就是裴昊軒說的那個沉潭,看來,清風道長還是防了一手,不會直接的把他與他的父親關在一起,不過想到此處里著那個沉潭並不遠,他萬全可以……。

正在思索間,感覺清風道長終於停了下來,將軒轅澈狠狠的摔在地上,冷冷地說道,「你就好好的在這兒享受吧。」

「哈哈哈……,。」他狂妄的笑聲,再次的傳開,而他的身影卻快速地閃了出去,而那聲音也越來越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