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靈藥一至九級,對應煉體境一至九重,每三級是一個分水嶺,三級的靈龜吐息芝只價值二三百銀兩,但四級的卻價值上千銀兩。

他們三人只是煉體境三重武者,仍是低階武者,暫時用不上四級的靈龜吐息芝,不過倒可以賣些銀兩換取相應資源。

「我這就去取回來。」另外一名圓臉青年,憨厚地笑了笑,興沖沖的跑了上去。手中一柄凡鐵長劍撥開雜草,隨後直接伸手上前,便要採下靈龜吐息芝。

「哥,小心……」

女子話音未落,一道陰影就已經從土包下竄了出來,襲向毫無防備的圓臉青年。

圓臉青年右手剛一接觸靈龜吐息芝,頸后就是腥風驟起,心臟不由一縮,連忙回過頭來。

「太笨了,這種情況肯定是直接打滾朝前面躲開,回頭這不是找死嘛。」楚天將對方的動作收在眼底,不由搖了搖頭。

果然,圓臉青年一回頭,空門大開,將脖子完全暴露在這頭四階妖獸的面前。

「啊!」

一聲慘叫,圓臉青年痛苦的捂著脖子,身形踉蹌的朝一旁倒去。

「方大哥!」

「哥!」

另外二人臉色一變,連忙提著武器殺了上去,要救下圓臉青年。

一柄大刀,一柄細長寶劍,吞吐著寒光,一同襲向四階妖獸牙狡。

妖獸牙狡身形一動,速度飛快,閃過二人連手襲殺,停留在土包一旁,呲著牙憤怒的嘶吼著。

「哥,你沒事吧?」二人趕到方元的身旁,女子神情急切的詢問道。

「我沒事……」方元掙扎著站起身,卻突然眼前一陣發暈,有些失血過多。

方元連忙從懷中取出專門用來止血的金創葯,貼在受傷的頸部,止住了流血,這才鬆了一口氣。

同時,他也是心中泛起一陣后怕,要不是他先前情急之下朝後偏了下頭,沒被咬的太深,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三人眼前,是一頭形似老鼠的妖獸,但身體卻細長如蛇,口中生有一排森冷利齒,身後更是拖著一條褚色尖尾。

「看來,是這株靈龜吐息芝的靈氣引來了這頭四階妖獸,守在這裡等它成熟。」

「只能先殺了這頭妖獸,才能採摘靈藥了。」

「妍妹,你靠後一點。」方元說著,還不忘提醒身旁的女子靠後。

「哥,我沒事的,不要擔心我。」方雪妍倔強的搖了搖頭,並沒有退後。

三人緊盯著眼前的妖獸,神情十分凝重,緊緊握著手中武器,緩緩圍了上去。

妖獸雖然靈智比不上人類,但一直在殘酷的環境中廝殺成長,能存活下來的妖獸,實力自然超過同境界的普通武者。

何況眼前的是一頭四階妖獸,比他們實力更強。

哪怕三人連手,其實心底也沒幾分把握,但靈藥就在眼前,唾手可得,根本不可能放棄。

「動手!」

隨著方元突兀的一聲斷喝,三人手中武器迸發出冷光,劃出一道道刀光劍影,成三方犄角之勢,一齊斬向正中的牙狡。 咻!

牙狡一雙黑色的豆眼放射出幽芒,在三人手中武器斬下的前一瞬間,四肢猛得發力,在地面如一條游魚般,身形連竄,直接鑽過楊風的褲襠,出現在他的身後。

一排利齒泛著寒光,反撲上來。

「不好!」楊風感受到腦後的冷意,並沒有像方元一樣回頭,而是合身前撲,在地上滾了幾滾,躲過了牙狡的攻擊。

隨之方家兄妹的攻擊也到了,但仍然和先前一樣,再次斬了個空。

這頭四階妖獸牙狡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哪怕他們三人攻擊接二連三,仍然難以摸到它的皮毛。

咻咻咻……

破空聲大響,牙狡如一道詭影,身形捉摸不定,不時現身襲擊。

「啊!」片刻之後,楊風右腳直接被咬中,甚至響起一陣骨裂的聲音。

情急之下,楊風一刀斬下,差點自己把自己的右腳掌給斬掉。

楊風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身形微微一退,按照眼前的情形,三人恐怕不是這四階妖獸的對手。

但讓他放棄近在眼前的靈龜吐息芝,卻又不甘心。

「怎麼辦?這妖獸速度太快了,我們根本傷不到它。」楊風忍著痛楚,開口說道。

「沒辦法了,只能用困靈符,暫時困住它,然後再一起斬殺了它。」方元眼中閃過一絲肉痛,隨後從懷中取出一張灰黃的符籙來。

這張困靈符,還是他花費了不少價錢才買到的,本來是用來保命用的,現在這情況下卻不得不先用掉。

將手中長劍換於左手,右手一縷真氣從手中緩緩注入灰黃符籙,隨後方元將此符貼在手中,微躬著身子,尋找合適的機會。

另外二人見狀,慢慢靠攏,三人背對背,防止牙狡的突襲。

咻!

牙狡從一處草叢中再次竄出,如一道冷電,直接撲向方雪妍的姣好的臉龐。

獸口張開,露出一排細密的利齒,泛著寒光。

「就是現在!」方元從一旁竄了過來,將方雪妍攔在身後,隨後右手迎面一擲,將灰黃符籙丟了出去。

牙狡騰於空中,無從躲閃,一雙小眼射出滲人的目光,直接張口一咬,咬住丟來的灰黃符籙。

蓬!

困靈符瞬間生效,炸出一團團灰霧,化成無數根觸手般的霧絲,瞬間纏繞上牙狡,將其半邊身子包裹的如同一個棕子。

牙狡被困住,身體從半空中掉落下來,沒被包裹的後半邊身子猛烈抖動,後肢抓地,盲目游竄著。

「快,這困靈符恐怕困不住它多久,趕緊殺了它!」方元提醒了一聲,同時自己當先沖了上去,持劍躍斬。

一劍,直接斬在牙狡的身體上,卻並沒有將它斬成兩斷,只是在上面留下一條狹長的傷痕,仍然被其逃脫了。

楊風和方雪妍也沖了上來,全力追殺著妖獸牙狡。

牙狡凄厲嘶吼,身上出現一道道傷口,深可見骨,暗紅的鮮血拖了一地。

但它仍然沒有斷氣,突然一竄,直接沖回了土包下的洞穴中,瞬間消失不見。

「快殺了它,不能讓它恢復過來。」見牙狡躲進洞穴,楊風暗道可惜,連忙趕至洞穴邊,用手中大刀破壞著洞口。

雖然這妖獸身上的傷勢看著駭人,但其實卻並不算致命,否則也就不會最後還給它逃掉了。

就在楊風三人著急的破壞洞穴時,小土包的另一邊,一道灰影竄了出來,正是逃出來的牙狡。

此時牙狡前半邊身體的無數灰霧赫然已經消失,渾身染著鮮血,正雙目充血地盯著三人。

「不好!這妖獸發狂了!」

楊風心下一突,眼前這四階妖獸掙脫了困靈符,雖然傷痕纍纍,但氣息不但不降,反而更甚了幾分。

這是妖獸起了拚命的心思,陷入狂暴的狀態。

咻!

牙狡憤怒的長嘶一聲,身形四下竄動,快速逼近。

沒有了困靈符的效果,三人再次陷入困境,而且比先前更加危險。

「畜生,去死!」牙狡又一次撲來,方元心下一狠,直接用左手抓了上去。

超級交易師 咔嚓……

方元的左手掌直接被咬穿,大拇指更是直接被咬斷,但他臉色一厲,直接抓住眼前的牙狡,右手長劍翻轉,趁機砍了過來。

牙狡鬆口一竄,但還是慢了半分,被長劍掃中,切下一大片血肉。

嘶……

牙狡吃痛狂叫,雙目徹底紅了,拖著殘軀順著長劍竄了上去,出現在方元的右手臂上,身後的褚色尖尾倏地揚起,狠狠刺下。

方元狠狠一甩,將牙狡甩開,腳步一動,右手卻突然一抖,手中長劍脫手掉落在地,發出咣當之聲。

「哥,你怎麼了?」方雪妍見狀,神色一變,連忙上前查看。

「這妖獸的尾刺有毒!」另一名青年楊風面色一變,望著方元右手上被刺的一個細孔,驚呼出聲。

方雪妍順著楊風的目光望去,也是美目一驚。

只見方元的手臂上,被咬的地方,一小截褚色尖刺斷在那裡,一圈圈烏黑的顏色正蔓延開來,明顯中了劇毒。

「楊風,這怎麼辦?」方雪妍方寸大亂,語氣中都不由帶了哭腔。

楊風面色一冷,望向一旁同樣受傷的妖獸牙狡,沉聲開口:「只能賭一把了,希望這妖獸的妖核,能解方大哥的毒。」

方雪妍聞言,也是望向一邊的牙狡,眼中閃過恨意。

「方元,你撐住,等我們殺了這頭妖獸,取它的妖核來給你解毒。」楊風說完,便沖向受傷的牙狡。

牙狡受傷,小半邊身子都被削掉,而且身後的尾刺自主斷掉后,讓它元氣大傷,速度大降。

楊風和方雪妍追上去,又在牙狡身上留下數道傷口,它氣息越來越弱。

片刻之後,楊風一刀斬掉牙狡的斷尾,方雪妍更是一劍直接貫穿了它的身軀,將其釘在地上。

牙狡掙扎半晌,雙目光彩漸失,眼看就要死去。

這時,森林中突然響起一陣陣嘈雜的聲音,有人正朝這邊趕來。

「系統提示:正東方向五百米,有人類接近,數量4。」這時,系統的提示也響了起來。 本來正在看好戲的楚天不由罵了一聲,他正準備這三人和牙狡拼的你死我活的時候,趁機上去搶走靈龜吐息芝,沒想到又有人來了。

聲音越來越近,不一會,四名人影從樹叢中鑽了出來,一一看向這裡。

「少爺,果然有情況。」一名瘦臉竹桿一樣的男子望著眼前的三人,不由嚷了一聲。

「看來有人剛殺了一頭妖獸啊,我們來的可真不是時候。」四人中,一個像是為首的青衣青年嘿嘿笑著,隨後目光落在方雪妍的身上,突然一愣。

「咦,這不是冰美人,雪妍美女嘛!」

說著,青衣青年眼中浮現出一絲炙熱之色,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方雪妍的身上遊走著,最後甚至還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這時的方雪妍,因為先前和牙狡的戰鬥,身上的衣物已經被撕裂了好幾處破洞,春光隱現。

這青衣青年進入這蝕雲山脈外圍已經好幾天了,本就無處發泄,這時在野外看到這一幕,不由大大勾起了心中邪火。

「少爺,你看那裡。」這時,青年身旁一名臉色黑黃的手下,目光一亮,指著方雪妍身後的小土包,開口提醒。

「靈龜吐息芝!」青年順著方向望了過去,面色一喜,「竟然是四級靈藥,靈龜吐息芝,哈哈哈,我運氣不錯啊!」

四人直接走了過來,根本無視氣憤的三人。

「魏明,這靈龜吐息芝是我們發現的。」方雪妍緊緊握著手中細長寶劍,不由急道。

「你們發現的,就是你們的?」青年不屑的吐了一口口水,「現在本少爺發現了,就是我的了。」

「劉三,去把那靈龜吐息芝採下來。」。

「好嘞!」鼻子微塌,頭髮稀少的劉三應了一聲,若無其事地上前去采那靈龜吐息芝。

「魏明,做人留一線!」楊風見對方要去采靈龜吐息芝,連忙攔了上去,提刀冷聲喝道。

而且在他眼中,方雪妍可是他內定的女人,對方眼中那肆無忌憚的淫光,更是讓他心中大為惱怒。

「留一線?」青衣青年一臉不爽得望著楊風,隨後臉色一冷,逼視著楊風:「你是個什麼東西,識相的,就給本少爺滾遠點,否則我不介意在這人不知鬼不覺的地方,殺了你們!」

「我這算不算留一線?」

「算你狠!」楊風眼色一厲,隨後在對方的逼視下,只能咽下這口氣,示意著方雪妍帶著中毒的方元先離開。

「妖獸屍體留下。」魏明見方雪妍要帶走死去的妖獸,語氣平淡的吩咐道。

「不行,我哥中了毒,要用這妖獸的妖核解毒。」方雪妍自然不願。

「這管我什麼事。」魏明嗤笑一聲,吊眼望著對方,身旁三人更是隱隱圍了上來,目光不善。

「算了,妍妹,我們先走吧。」中毒的方元雖然神色虛弱,也搖頭勸道。

「雪妍,我們先走,方大哥的毒再想辦法。」楊風見對方面目不善,也只能小聲勸道。

三人神情氣餒,此行不但沒有得到靈龜吐息芝和妖獸屍體,方元還中了妖獸的毒。

「等一下!」

「魏明,你還要幹什麼?」就要動身的楊風聞言,不由壓下怒氣,轉身問道。

「我們要幹什麼?」青衣青年陰陽怪氣的笑了笑,隨後說道:「我們當然是要干點什麼。」

青年特意將那個干字加重了語氣,另外三人頓時意會,故意怪笑起來。

「你……」方雪妍一張冷白的臉氣得通紅,但對方人多勢眾,最低都是煉體境三重武者,而且那魏明還是煉體境四重,加上她哥哥又中了毒,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