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暗天一把抓住冷如煙的雙臂:「我會保護他們的,讓他們加入聖靈殿,我保證冷族的任何人都不會受到侵害,就算付出生命我也不會傷害你的。」

「七彩素心草雖然斷了,但是仍舊能護住你的心脈,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說得好聽。」這時候,夢蕁天再次插嘴道,「到時候你翻臉不認人,誰都拿你沒辦法。」

「你給我閉嘴。」暗天已經近乎於咆哮了,雙眼中布滿了血絲。

夢蕁天看著這一幕,不禁想起了自己和詩紫晴,實在是太像了。

到了現在,就算他反應再慢也猜出暗天和冷如煙的關係了,而且作為過來人,他能夠感受到,暗天對冷如煙的感情是真的。

只是,他那句被選中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還不等他想清楚答案,暗天已經因為他三番兩次的插嘴而暴怒了,直接越過冷如煙朝著夢蕁天撲來。

夢蕁天一揮手,將地上的八極扇重新拾起。

還不等兩人交手,冷如煙已經擋在了夢蕁天面前,雙手握著七彩仙綾。

冷如煙直視著暗天:「他說得沒錯,如果沒有你,大陸就會重新恢復和平的。」

聞言,暗天愣住了,嘴巴一張一合卻沒有說什麼,滿臉的不可思議。

冷如煙繼續道:「這些年來,你大肆屠殺陣紋師,最具潛力的年輕人全都被你控制甚至殺死,我不會允許你繼續胡作非為下去了。」

「我雖然崇拜你,愛慕你,但是為了我的族人,為了大陸的和平,我……」

說到這裡,冷如煙說不下去了,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但是那堅定的目光已經說明,她已經做下了決定。

而夢蕁天已經愣在那裡了,原來一百年前大陸上的陣紋師接連死去,也是暗天在暗中操控的。

夢蕁天知道冷如煙是個心繫大陸和平、擁有大愛的人,但是也想不到她會為了大陸選擇跟自己的愛人為敵。

夢蕁天適時地走了上來,站在冷如煙身邊道:「咱們再並肩戰鬥一次吧。」

暗天看著兩人站在一起,牙關緊咬,殺戮領域重新在他的周身凝現。

「既然這樣,我就先殺了這小子,然後再廢掉你的力量,早晚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苦衷的。」

話音未落,暗天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原地,突然在兩人的身後出現。 暗天的雙手一下子按在了夢蕁天和冷如煙的肩膀上,兩人同時全身一顫,感覺身上布滿了電流。

兩人劇烈地哆嗦著,同時體內的鬥氣流動速度變得緩慢。

「這傢伙怎麼還會放電?」

夢蕁天咧了咧嘴,這個暗天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簡直就是個全才,這種對手如果任由他成長,實在太可怕了。

夢蕁天全身一震,召喚出生命領域將自己和冷如煙包裹在內,緩解來自暗天的力量。

果然,在生命領域的影響下,鬥氣重新爆發,夢蕁天大喝一聲,直接將暗天震退了十多步。

夢蕁天拉著冷如煙施展鬼影迷蹤,快速與暗天拉開距離,展開了八極扇。

磅礴的鬥氣注入到八極扇中,八極扇頓時散發出萬丈光芒,隨著夢蕁天的揮動產生足以撕裂空間的狂風,將暗天迎面擊來的一道能量球直接吹出了九天之外。

「好機會!」

夢蕁天令八極扇漂浮在旁邊,雙眼開始急速聚集能量,同時雙手置於小腹處,澎湃的精神力量快速聚集。

而冷如煙也沒有干看著,見夢蕁天在醞釀鬥技,直接甩動七彩仙綾將暗天的雙手捆住,然後揮出一掌。

暗天想要將七彩仙綾震斷,但是,當能量聚集完畢之後又被他親手散掉了。

一張嘴,刺耳的聲音從暗天的口中傳出,竟然是聲波鬥技。

強烈的聲波震撼得半邊天地震蕩,直接將冷如煙的掌印擊散。

而冷如煙的掌印被擊散之後,竟是化作漫天的星光,以更快的速度落在了暗天的身上,直接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無數個細小的窟窿,彷彿是被沙子打透了一樣。

大量的鮮血順著暗天身上的傷口流了下來,看起來極其恐怖。

而冷如煙下意識地輕呼一聲,沒有趁著暗天受傷繼續攻擊,看來,即使是為了民族大義,她也還是不忍心對自己心愛之人下死手。

暗天看著冷如煙,並沒有絲毫怨恨,雙手通過一道詭異的角度掙脫七彩仙綾,然後立刻抽身後退。

顯然,他也捨不得傷害冷如煙,包括她的武器。

暗天站在空中,周身的血幕緩緩旋轉,分散出千絲萬縷滲入到他的體內。

同時,他身上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恢復,眨眼之間,已經看不出他剛才受過傷了。

不過,暗天顯然也不好受,額頭布滿了汗水,臉上出現一絲痛苦之色。

這時候,夢蕁天的超級魔瞳和靈魂抽離全都已經準備完畢,趁著暗天剛剛恢復立刻攻擊了過去。

暗天眼看著兩道超強的光線擊來,不閃不躲,直接揮出一拳,碩大的巨拳虛影與兩道光線轟然相撞。

兩人彼此對峙著,夢蕁天不斷朝著雙眼輸送著能量,想要將爆炸點推過去。

而暗天跟他的想法一樣,想要憑這一擊令夢蕁天斃命,只是,看他的樣子,明顯不輕鬆。

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但是剛才在冷如煙的一擊之下,暗天已經身受重傷了,尤其是清心素女功所自帶的寒氣,使得他全身經脈劇痛。

如果不是憑藉實力高強,憑冷如煙剛才那一擊,他就已經斃命了。

夢蕁天不知道暗天現在的感受,他只知道自己很累。

連續不斷地輸送鬥氣使得他體內的鬥氣幾近枯竭,最後他實在忍不了了,終於將手中靈魂抽離的力量推了出去。

暗天見夢蕁天竟然還能做出另外的攻擊,不禁大驚失色,另一隻手全力拍出一掌。

高達數丈的掌印直接與靈魂抽離相觸,但是詭異的是,兩股能量竟然沒有發生交集,而是彼此穿透而過。

夢蕁天直接被暗天的全力一掌拍飛了出去,而暗天也被夢蕁天的靈魂抽離成功命中,淡藍色的靈魂被分離了出來。

暗天顯然沒想到夢蕁天會有這一手,努力地掙扎著,卻是無濟於事。

夢蕁天重重地躺在地上,緊握八極扇,快速吸收著周邊的鬥氣恢復身體。

而此時,幾乎已經陷入絕境的暗天看向冷如煙,淡淡道:「煙兒,你真的要殺我嗎?」

暗天現在已經被夢蕁天制住,如果冷如煙現在下殺手,任憑他的本事通天徹地,也不可能倖免。

冷如煙目光中閃爍著糾結的神色,手掌多次舉起,卻是始終下不了手。

「快殺了他。」夢蕁天高聲喊著,「如果讓他靈魂歸位,他不會放過咱們兩個的,就算不為自己,也為了這個世界。」

夢蕁天知道冷如煙是個在乎大陸和平的人,所以只能從這個世界的角度去勸說。

只是,他似乎低估了冷如煙對暗天的感情了。

夢蕁天的話音剛落,冷如煙便殺氣騰騰地看了過來。

看著冷如煙快速欺近,夢蕁天嚇壞了,雙臂抱在胸前露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樣子道:「我知道錯了,別打我。」

冷如煙美目中泛著殺氣,聲音冰寒:「我們兩個的事情用不著你管,你再敢多嘴多舌我一定……」

不等她說完,冷如煙突然全身一震,臉上一瞬間布滿了不可思議。

因為她發現,自己突然不能動了,而且全身的鬥氣都在快速被禁錮。

抬頭看天,暗天的靈魂竟然已經回歸了本體,漂浮在空氣中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夢蕁天看著冷如煙:「剛才讓你打你不打,現在傻了吧。」

如今冷如煙被制住,夢蕁天和暗天兩人都處於虛弱期,場面一時間平靜了下來。

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漏偏遭打頭風,就在這時候,又一道天雷出現了。

而且,這一道天雷竟然比之前的幾道更加強烈粗大,直接朝著那已經瀕危的七彩素心草落去。

夢蕁天和暗天眼中同時閃過一道疲累,卻是不約而同的,直接閃身過去。

夢蕁天是個信守承諾的人,雖然詩洪的死活他並不怎麼在乎,但是他答應了鹿浩蒼,就必須將七彩素心草帶回去。

兩人同時到了七彩素心草的旁邊,只是不同的是,暗天面對如此強橫的天雷選擇了暫避鋒芒,一個閃身又躲開了。

而夢蕁天使盡了渾身解數,將自身防禦力提升到了極限,任由那強橫的天雷,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一下,夢蕁天真的撐不住了,手掌連八極扇都已經攥不緊,仰面倒在了地上。

「我靠,好疼啊。」

夢蕁天只能在心裡咒罵老天爺了,他雖然也知道這一擊之後自己會身受重傷,但是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重。

五臟六腑劇烈翻湧,全身疼痛欲裂,夢蕁天雙眼變得黯淡無光,已經快要暈過去了。

暗天看準機會,嘴角微微翹起,掌中再次聚集起了狂暴的能量。

在他的掌心中,一顆能量球快速成型,而在能量球的周邊,還閃爍著噼啪的雷光。

夢蕁天看著這一幕,暗道,完了。

暗天面色猙獰,直接將手中的能量球朝著夢蕁天擊來。

能量球所過之處,空間盡數碎裂,出現了無數的空洞,彷彿那神秘的黑洞一般。

夢蕁天咬緊牙關,無奈地閉上了雙眼的,到了這種時候,他真的沒有底牌了,他已經儘力了,但是仍舊鬥不過暗天。

突然,一道強橫的氣浪吹來,夢蕁天猛然睜開雙眼,看見冷如煙竟然在這時候撐破了暗天的禁錮,快速飛了上來。

而且她沒有干別的,而是用自己的身體為夢蕁天擋住了這致命的一擊。

「冷如煙。」

「煙兒。」

夢蕁天和暗天同時驚呼一聲,愣在了那裡。

只見冷如煙白衣如雪,輕飄飄地從空中落下,如同隕落的仙子,又如同一團柳絮。

暗天趕快飛了上去,一把將冷如煙抱在懷裡,大聲呼喊著她的名字,同時聚起最強大的力量幫她恢復傷勢。

就在暗天照顧冷如煙的同時,夢蕁天旁邊的七彩素心草突然一顫,再次綻放出七彩的光芒,一片葉子自行脫落,飄到了夢蕁天的嘴邊。

夢蕁天看著嘴邊的草葉,暗罵自己糊塗,天下第一神草就在自己旁邊,怎麼就沒想起來吃一點呢。

反正它本來就是草,少一片葉子又不會死。

伸出舌頭將草葉卷進嘴裡,隨便嚼了嚼就咽了下去。

一股清涼的氣息瞬間化作萬千道細流流過夢蕁天的四肢百骸,滋潤著他的經脈,修補著他體內的創傷。

夢蕁天驚喜地發現,自己體內的傷勢竟然在幾次呼吸之間全都好了,而且他清楚地感覺到,那久違的突破感覺又出現了。

「哈哈哈,我就說天下沒有死局,暗天,這一次你死定了。」

夢蕁天盤膝做起,雙手按在小腹處,開始拚命地吸收周邊的天地能量。

而在九天之上,無邊的黑雲快速化作一道漩渦,那澎湃的能量竟然全部被席捲而至,如同海納百川一般匯入到夢蕁天的體內。

而夢蕁天的已經枯竭的鬥氣也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快速恢復起來。

在夢蕁天的周身,盤旋著無數的雷電,形成一道雷幕,將他保護在了裡面。

而他的氣息,也在這一刻急速攀升。

暗天看著這一幕,暗叫不好,這小子竟然在戰鬥的時候突破了,以自己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是全狀態夢蕁天的對手。

看著懷中的冷如煙傷勢逐漸穩定,已經沒有了性命之憂,暗天抹掉臉上的汗水,再次朝著夢蕁天飛去。

他必須趁著夢蕁天還沒有突破,儘快擊殺他。

只是,已經晚了。

就在暗天距離夢蕁天十米範圍的時候,夢蕁天的身影突然消失,出現在了暗天的身後,一腳將他踢飛了出去。

夢蕁天快速施展鬼影迷蹤追上去,對著他一頓拳打腳踢,打得他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最後,暗天被夢蕁天的九龍焚天拳一下子打到了九天之外。

回到冷如煙身邊,夢蕁天探測了一下她的氣息,長出了一口氣。

不愧是冷如煙啊,受了這麼強的攻擊竟然還能挺下來,夢蕁天對她是越來越佩服了。

通過之前的交手,夢蕁天也知道,雖然自己現在的實力已經能夠壓制暗天,但是想要擊殺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抓著八極扇,夢蕁天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有辦法了。」

猛然站起,磅礴的鬥氣輸入到八極扇中,八極扇綻放出強烈的光芒,同時四句詩自行從中飛了出來。

「開基盛烈垂無極」

「天骨自然多嘆美」

「辟蛇竹者今何在」

「地靈曾有劍為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