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成成成,你倆加油的啊。」

某寧還沒有反映過來發生了什麼,就看到大神和羅密歐那邊廂開始數秒。

之後……她覺得她大概是走錯了片場。

大神和羅密歐大概是拆遷隊的,而可憐的boss就是他們的試驗品。

他們對於這個boss可謂是毫不留情的截肢。

先是兩個前鰲被大神給拆了下來,隨後壓根不搭理還想靠『吐痰』翻盤的boss,徑直去拆前面的那些腿。

因為這些足都是一對一對的,而大神則是全靠速度取勝,是拆完了一面又拆另一面。

而隊伍里的對話也就變成了醬紫……

「我給你說我這三條腿都拆下來了!你那邊怎麼樣啊?」

「三個腿算什麼?我一個鉗子比你掉的血還多!」

「嘁!我們比的不是數量嗎?」

「你確定嗎?我前面還有三對足沒有拆。」

「靠!你陰我?」

「如果你自己可以過來解決的話,我也沒有什麼意見。」

「你再這樣會沒有朋友的我和你講!」

可憐的boss都不會說話也不會抱怨,就這麼被大神他們兩個禽獸活活的給拆了。

等大神他們兩個將可以拆的都拆掉之後,那個boss就是真正的肚子貼地,看起來格外的可憐。

而這個減血量,也真的是十分可怖。

好好的一個boss,給全拆了之後剩下的血連10%都不到。

不僅如此,還失去了反擊的能力,就這麼被大神他們給弄死了。

她覺得,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死的最為憋屈的一個怪。

周遭留下的殘骸看起來那叫一個觸目驚心,而大神他們則是在清點戰利品。

「誰贏了?」

「我贏了,血量佔比例比較多。」

「靠!不是說了比數量的嗎?」

「那也比你多吧?我還有兩個前鰲呢。」

「陰險!太陰險了!」羅密歐十分的哀怨,哭唧唧的蹭去胡黎箐身邊,「老婆大人,有人欺負我!」

「欺負的好,我全力支持。」

「完了,老婆大人不愛我了!」

boss死了之後屍體也還在路間,某寧上去摸了一把,又摸出來一個殼。

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

那個殼比起那對男女給她的還要大一些,佔了小半個手掌,並且色澤好像也更好了一些。

最為關鍵的是,這個的不只是一個尾巴的部分,而是有腦袋的。

就是……這個鉗子為何看起來有些怪怪的彎曲呢?

仔細一看好像腿也是……

難道是……這都是因為斷過的地方,所以特地還留了點痕迹出來?

講真,設計組偶爾也是很較真的嘛。

某寧摸了這個boss之後擋路的軀幹便消失了,而兩個『拚命三郎』因為不要命的打法血也掉的很是凄慘。

不過,這並不影響兩人的攀比。

「哈哈哈哈,我血比你多!」

「你防比我高。」

「那又怎麼樣?我血比你多!」

「嗯。」

「你是不是不服氣?略略略,反正我血比你多。」

原本某寧覺得羅密歐雖說年紀比大神小,但是總是面上帶笑並且妻奴,溫柔的看不出差距。

但是事實證明,還是她太年輕對於這個社會了解的不夠多。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和不熟的人是一種,和熟人又是一種相處方式。

如此的對比一出來,這年齡不可避免的成熟度就體現了出來,大神過去和羅密歐站在一起,不近不遠的距離剛好夠某寧放群加。

這種一次可以奶起來的,自然是懶得奶兩次。

由地下蜿蜒開放的鮮花將兩個鬧彆扭的男子圍起,這種背對背的感覺莫名有點美感。

嗯,腐女眼中的美感,不解釋。

某寧滑鼠一滑感覺到手背似乎碰到了一個什麼溫熱的東西,嚇得縮了一下,隨後再去摸了一把,才發現是胡黎箐拿過來的小牛奶。

還好反映快,嚇死個寧了。

某寧叼起牛奶袋子,「你們要繼續還是稍微休息一下?」

「繼續,打完了出去pk!」

「你確定?」

「我們不是好久沒打pk了嗎?敢不敢來一場?」

大神對於這個倒是無所謂,「單人還是夫妻?」

「都來一場!」

「我倒是沒有問題,不過輸了你該不會又要說三局兩勝吧?」

對面突然沉默,某寧就懂了。

感情這種事情以前還發生過啊!

不過……夫妻戰什麼的,雖然不是沒有打過,但是上次也沒有遇到過胡黎箐他們啊! 某寧想起胡黎箐那橫衝直撞的打法,心裡怕怕的。

「你們兩個要打隨便,別把我們兩個拖下水。」

胡黎箐作為演員,更喜歡當觀眾。

看戲什麼的,才是人生啊~

不然那豈不是成了耍猴的了?

「老婆大人,我們這是切磋!」

「那就男人自己切磋,別拉我們下水。」

某寧表示,「我看戲。」

那邊廂羅密歐還在賣萌打滾耍賴,倒是大神十分淡定,「我娘子不加入你應該感到慶幸。」

「小寧子一下奶的多,所以你們兩個自己打著玩就好了。」

胡黎箐無情的揮了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爾等便是他們新派來取老子首級的?」

前方突然傳來一陣陣的回聲,聽聲音是一個男子。

嗯,而且還是屬於粗獷的那種類型……

「看著也就是幾個小角色罷了,就讓老子來和你們好好玩玩吧。」

話音剛落,某寧他們這邊廂的場景立刻就變了。

原本長的嚇人的通道突然消失,眼前出現的是一扇門。

更為惡搞的是,那門上面居然有一個粉紅色的心……

這個有點太少女心了,她很無奈。

這次過關倒是沒有什麼大的拐彎抹角,只是由某寧將那得到的殼和門上的凹槽對應上,隨後門便打開了。

某寧覺得,這大概是最為有福利的一個boss。

這副本里就是一個碩大的軟塌,上面鋪了一層雪白的狐狸皮,而上面坐著的那個男人可謂是真正的左擁右抱……

那軟塌上左右或坐或卧著五六個女子,一個個媚眼如絲穿著性感,和現代的比基尼十分的有得一拼。

不光如此,見到他們來了那幾個妹子不僅沒有害怕的四處逃散,還紛紛爬起來擁簇在那boss的身邊巧笑倩兮,「大王,那些不怕死的來了!」

「大王!這次恩愛村倒是派來了幾個新的面孔,我們可從來沒有見過啊!」

那男子側頭接過身旁女子遞過來的葡萄,末了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惹得女子一陣陣的嬌笑。

這大概,就是後宮吧。

雖說比不上那皇帝的後宮佳麗三千人,但是這一次性美人在懷的場景也就只有合歡樓有的一見吧?

更為關鍵的是這些女人十分的和諧,甚至是面部表情都有著幾分默契。

「寶貝們,你們知道什麼叫做外援嗎?」

「唉?什麼是外援啊大王?」

「大王,您吃葡萄~」

「大王,他們既然都來了,這樣一直晾著是不是也不好啊?」

那男人在離得最近的女人屁股上拍了拍,「那寶貝們,你們就先去看看他們的本事如何?今日表現好的,本王晚上重重有賞!」

那個有賞的賞是什麼某寧不知道,但是那幾個女人顯然十分興奮,紛紛從那軟塌上爬起來,扭著水蛇腰在他們面前站成了一排。

「既然大王說了給我們獎勵,那麼我們自當是儘力而為了。」

那幾個女人的衣服各不相同,腿也是屬於人類的那種。

「對面的小哥長得都還不錯,便留下來給我玩也不錯啊~」

「那那兩個女的如何?是留著伺候大王還是就此殺了呢?」

女人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面上卻笑顏如花,舌尖伸出在自己的指甲上舔了一口。

「大王有我們就夠了,何必又找兩個來分恩寵?」

「或者……弄成上次的那個樣子也不錯,正好他們弄壞了我們一個小東西。」

幾個女人嬉笑成一片,某寧他們看著那幾個npc腦袋上的黃色標記十分無語。

這話到底是還要說多久才算是完事?這麼明目張胆的要拐人真的沒有關係嗎?

「哦~這次弄壞的是誰家的小娃娃?未免也太不結實了一點,據說是整個被拆了呢~」女人掩住嘴笑嬉笑了兩聲,對面那個女人明顯眼神變了變。

「我家那不成器的孩子就是如此,哪裡比得上您家那次被當作『套殼』的小兒子聰慧啊?」

兩個女人你來我往誰也不讓誰,其他幾個女人勸了幾句,莫名也被拉入了戰場。

和諧什麼的,果然不可能啊……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現在六個女人聚集在一起的慘狀那叫一個可想而知,某寧看著那上面的黃色標記,十分無聊的打了個哈欠。

「困了?」

「嗯?沒有……」

「等下打完了去睡一會兒?」

「不用了,我不困,就是無聊了點。」

女人的鬥爭,她最不喜歡看了。

「我和你們老班敲定好了時間,過幾天想要我帶過去什麼東西嗎?」

「嗯?」

大神這是……要過來處理他們學校的事情了嗎?

某寧一下子意識也清醒了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下子能上五層樓了,連帶背都挺直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