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走了~!」

李國傑見狀搖搖頭,雖然知道這是破綻,可也沒阻止。畢竟梁伯命不久矣,能看到仇人因自己而死,應該也無憾了。

保險起見,李國傑和陳大華炸開了監控室的門,殺乾淨最後的安保,燒掉了所有的視屏資料。

等他們走遠,才傳來警車的聲音「嗚兒~嗚兒~..」。

…..

苗志舜火急火燎的趕到了冢本大廈。

這次的案子涉及ak和火箭彈等重火力。和黃勝家族被攻擊的案子所用武器雷同,他被緊急找了過來協助破案。

雖然黃家覆滅,可是,案子還沒消。案件主辦人員苗志舜,也一直都沒放棄。而且,苗志舜心裡已經猜到了誰是嫌疑人,只是苦於一直沒找到有力證據。

「李國傑~!又是你嗎?」苗志舜心裡默念。

「呼~…」

「督察,監控室有新發現!」

「馬上過來!」苗志舜馬上下樓。

「你看!」鑒證人員指著一個淡淡的輪廓道。

「這裡發現另一個人腳印,說明有兩個人一起離開!」

「嗯~!…」

苗志舜俯下身仔細看看。

「不錯!是不同人的腳印!」

「可惜,這人腳上佔得血液不多,腳印很模糊!」

「…被灰心!現場這麼大,總會又收穫!」苗志舜打氣道。

「…」

離開,冢本大廈,苗志舜陰沉的砸了一下方向盤。

「李國傑~這次一定要抓住你!」車頭一轉,朝著李國傑別墅方向開去。 李國傑一覺醒來就接到了古虛懷的電話。

大陸來人了!

李國傑洗漱一番趕往半天閣。這次大路的方面的動作很快,派出了一個三人小組。

李國傑到了以後,古虛懷做了介紹。

「這位是廣動特異功能局的周新梅女士!」古虛懷。

「你好!」

女子有些拘束,也許是因為第一次出國。長相也不出奇,就一乾乾淨淨普通女人。

「你好!」李國傑客氣點頭。

「這位是749所的高級研究員陳伏天!」古虛懷。

「你好!」

男子聲音低沉有力,長得也稜角分明。國字臉,濃眉虎目的。身材到不高大,不過顯得很結實。

「你好!」

李國傑回禮,心裡吐槽,這名字好囂張啊!

二人握手,李國傑感覺自己摸到了一塊粗糙的鐵塊。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

「呵呵…粗人一個!見笑了!」 再嫁皇后 陳伏天憨厚一笑道。

「呵呵…勞動人民本色!哪敢見笑!」李國傑。

「這位是人體科學學會的閆定坤會長!」古虛懷顯得有些尊敬。

「你好!」

這位是個鶴髮童顏的老先生,說話柔聲細語,一臉帶笑。讓人一見就覺情切。

「你好~!」李國傑。他心想「不出意外,這位老先生就是領頭的了」。

可是,他猜錯了。幾人坐下后,開始說話的是陳伏天。

「情況我們已經了解了,原則上我們不反對!但是,他們只能來正常做生意,要守我們的規矩!」

陳伏天一上來就定了調子。估計是視屏起了作用,大家都認識到情況的嚴重性,著急了!

「這是當然~!」李國傑點頭應下,心裡鬆了口氣。

「額..我們準備在東南沿海拿出一個島來建立專門的實驗室。」

接著,陳伏天有些難為情道:「可是,我們也知道我方的經驗和技術不足。所以,我們希望由我方出錢,你們來建,你看怎麼樣?」

「沒問題!」李國傑忙道。

「….」

陳伏天見自己的要求李國傑都無條件答應。心中對李國傑有了幾分好感。

「好!既然這樣,我們馬上開啟正式合作!」陳伏天。

「好!我馬上通知溫斯特方面來人接洽!」李國傑。

大事談妥,眾人都鬆口氣。

古虛懷做東道,邀請眾人一起聚餐。

大家都知道,這是應有之意也都沒有拒絕。

飯桌上,氣氛鬆了一些。大家也就隨意了些。

李國傑好奇問道:「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大路有超凡側的人物。我很好奇幾位都有些什麼..額..不好意思!呵呵~..!」

「呵呵..這沒什麼,以後大家會經常接觸,瞞也瞞不住。」陳伏天爽朗笑道。

「我了,也沒什麼出奇的。只不過是學了一些真功夫罷了!這二位才是真正的特異人士!」陳伏天介紹了一下自己。把話題引向剩下二位。

「哦~!」李國傑好奇看過去。

「呵呵…陳大哥太謙虛了! 鄉村小神醫 你那些功夫我們可比不了!」周新梅到底年輕藏不住話。

「哈哈…」陳伏天乾笑幾聲。

「哦..都是些什麼功夫?」李國傑忙打聽。

「額…」周新梅遲疑。

「嗨~也沒什麼,就是些老把式~!學了一些,鐵砂掌,炮捶,八步趕蟬啥的~!」陳伏天接過話自己解釋道。

聞言,李國傑心裡吐槽「我是傻子嗎?這麼敷衍我~!」

「呵呵..」李國傑乾笑幾聲,別過臉不看陳伏天。

笑著問周新梅道:「姑娘了?」

李國傑直接跳過了陳伏天。其敷衍的態度,眾人一目了然,都知道,他不高興了。

古虛懷看在眼裡,心中惱火,你這也太敷衍了,不是擺明了得罪人嗎?於是,他皺眉看了看陳伏天。

陳伏天也有些尷尬,不過他有武人的自傲,低頭吃東西不再搭理李國傑。

周新梅見狀,忙接過話,打圓場道:「我就是一個會特異功能的普通人!」

「特異功能?!」

「額..對!這東西還是從國傳過來的,我們也是最近才研究的!」周新梅道。

「哦..這樣啊!」李國傑有些不信。

這時,閆定坤忙接話道:「她這話也不全對!以前內地也有,只不過不叫這名!我們統一叫法術。呵呵..都是些封建糟粕,上不得檯面。」

「哈哈..」李國傑笑道:「如果都是國外傳回去的,你們也學不了這麼快!」

直接當沒聽見,跳過了閆定坤後面的幾句抱怨。

「呵呵呵….」周新梅尷尬的笑幾聲。

飯局快要散場,周新梅低聲對李國傑道:「我弟弟你也許認識!」

「啊~!」李國傑一怔,有些摸不著頭腦。問道:「你弟弟是誰啊?」

「劉天賜~!」周新梅。

「啥~天賜是你弟弟?…額,不對啊!你不是姓周..他..」

李國傑有些莫名。

「呵呵…他亂扯了!他姓周,大名新星,小名天賜!」周新梅笑著道。

「….你等會!周星星?!周天賜!!」

李國傑一琢磨,知道周新梅是誰了。這不就是賭霸中的那個梅姑演的角色嗎!

「原來是這樣啊!那小子騙我了~!」李國傑有了幾分親熱。

「哈哈..還真是自己人!他現在怎麼樣了?」

「呵呵..這次他本來非要來的。可惜,他平時不努力,功力太淺。上級就決定讓他留下,讓我來了!」周新梅。

「哈哈..我估計他不會甘心的!」李國傑。

「額..」聞言,周新梅偏頭想一想,點頭道:「還真有可能!不行,我要馬上打個電話回去囑咐一下!」說著就要起身。

「唉~大姐!不急著一下!」李國傑忙制止。接著道:「不好意,我叫你大姐,你不介意吧?」

「呵呵..沒關係!」周新梅笑著道。看來真不介意。

「….」

二人算是有了幾分交情。後面的談話就輕鬆了些,飯局的氣氛緩和了。

此時,九龍火車站。

一個上身穿著白襯衣,下穿一條牛仔褲,臉上還帶著一個大蛤蟆鏡的年輕男子下車。

要是他身後沒有背著一個蛇皮口袋,就是妥妥潮男一個。可惜,袋子破壞了所有一切,現在他就是一個土包子。

「哼~!不讓我來,我偏要來。」男子低語道。說著話從荷包掏出一張紙條。

忽的一怔:「嗯..不對!我錢包了?」

男子丟下袋子,雙手快速在身上到處找。可惜,翻了一個遍,啥也沒有!

「MD!」

「撲街~的小偷!」

男子咒罵幾句。背著袋子找個電話亭,拿著紙條準備打電話。

「嘟嘟嘟~~」

「嘟嘟嘟嘟~~…」

直到身上的零錢用光。電話還是沒接通。

「靠!呂小布搞什麼鬼啊?」男子嘟囔道。一彎腰,準備拿起自己行李走人。

「嗯…我行李呢?」

男子忙四處張望。

「喂~你別跑!」大喊。

好在賊人還沒走遠。他的蛇皮袋子也夠醒目。

一個穿著緊身皮衣的小賊,正背著他的袋子快步離開。 總裁的家養寶貝 此時聽到叫喊,回頭看了一眼,猛地加快腳步跑起來。

「搶劫~!別跑!」男子追上去。

二人開始了火線追逐。

……

一頓飯算是沒白吃,認了一個姐姐,李國傑心滿意足離開。

回到家,李國傑掏出電話,打給盧修斯,通知了他可以帶著隊伍出發了。

盧修斯得到這個消息,高興不已,忙答應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