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凡掃了一眼馬小龍和苟力見他們二人如今已是靈脈三星的修士了,不免有些小吃驚了,畢竟他們的修鍊速度雖然無法和自己相比,但對於一般修士而言也是算可以的了。

「你們都已經是靈脈三星的修士了只要不得罪長老級別的人物誰會膽敢滅殺他們二兄弟?」林凡有些疑惑了。

「本來在這落仙宗中還算可以,門中也禁止內門弟子廝殺,他們兩兄弟外出也極為小心但是偏偏人算不如天算!他們二兄弟在外執行任務之時竟結識了天雲門的一位女弟子!他們兩兄弟中的大哥許俊偉對其一見鍾情!他每每去見此女子都是穿的整潔乾淨,一片赤誠,那女子也有些感動,卻因為當時他兩人還都只是區區靈脈一星的外門弟子!所以她有些看不上他了!許俊偉大受打擊!發誓要修鍊到靈動期!兩兄弟加倍修鍊!日日夜夜打坐吐納終於全部進階靈脈三星!後來那女子卻又找上了許俊偉,稱其原意與之共修!而他對那女子已然沒有了赤誠!

那天雲門女弟子惱羞成怒,一怒之下竟使用詭計斬斷了許俊偉師弟的一條胳膊!還對外宣稱是師弟調戲於她!當時我和馬師弟一起去找上天雲門的山門去討個說法,宗門中卻突然衝出一名靈動期的強者二話不說便將我等打傷趕了出來!

許俊偉的弟弟許俊華卻是咽不下這口氣再次去討要說法,結果他們兩兄弟被直接滅殺,我和馬師弟也受了重傷!

苟力狠狠地說著。

「那落仙宗不管此事?」林凡問道。

「呵呵!!他們當時只是讓我等不要再去糾纏!但門中一下子損失兩名靈脈期三星弟子也不是小事,掌門去討要說法經過協商竟賠償了一千餘塊一星靈石,此事便不了了之了!可恨那天雲門出手之人和那個賤人連露面都沒有!但他們的直繫上門乃是我南荒大洲的大宗們『天運門』的分支!我們掌門也不敢多說什麼的!」苟力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 「豈有此理!」林凡眼神冰冷充滿了殺意!

「此仇以後我們一定要報!但不是現在,要知道他們可都是靈動期的強者!門主更是靈主期強者!」苟力也惡狠狠地說道。

「用不著以後,我現在就替許俊偉和許俊華他們兩兄弟報了此仇!」

「你萬不可衝動啊!當時掌門為了怕我等生出其他怨念連那人的名號都沒告訴我等,只是知道那女子名為蘇秋萍!」

「我知道了!我心裡也自有分寸!」林凡輕聲說道。

「凡哥你現在什麼修為?」馬小龍輕聲問道。

「靈動期!」

「什麼!你!你竟然修鍊如此之快!」夠了和馬小龍同時震驚了起來!要是他們知道連落仙宗的大長老都被其滅殺了的話,不知會是什麼表情了!

接下來林凡又和他們大概就愛那個數了下自己的修鍊經歷當然老頭和董青神秘小石頭天雷之木什麼的他都沒有說出來。畢竟這些事情少一人知道也不免了很多他們也不想發生的意外。

「王鑫也還活著!」

「他竟然已進階靈主期了!」馬小龍和苟力同時震驚的叫了出來!

林凡對此自然是一笑。

第二天林凡將從那落仙宗大長老手裡得來的儲物袋裡的東西全部整理了一番,又將那玉如意和烈焰伏魔杖重新祭煉了一番,使自己使用更加順手,才靜靜參悟了一日,再過了一天,掌門段步平找上了門來,並親自宣布了林凡這個宗內庫存長老的職位!並在宗內大型設宴擺了三日之久!

林凡對此自然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了。

任職典禮情的群是自己宗門的人物,其他宗門沒有一人前來!這也是林凡要求的。

而過了就任典禮林凡帶著萌萌來到了苟力馬小龍居住之地。

「萌萌!這個是苟叔叔,那個是馬哥哥!」林凡輕笑道。

「馬哥哥好!狗叔叔好!」

「大哥哥!為什幺要叫他狗叔叔啊?」萌萌抬頭疑惑的看著林凡問道。

「苟,等等!狗!你是說狗叔叔?」林凡直接是暈倒啊!

苟力也一陣尷尬!

「他這個苟叔叔和那個狗不是一個苟!」林凡有些無語了!

「哦!」萌萌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這小女孩就是馬群師兄的孩子?」馬小龍問道。

「正是!」

「哎!當年我成為外門弟子,對馬師兄也多少有些照顧,當時他參加那次押運我和苟師兄曾特意安排不讓他去,可他說能離開這落仙宗,這回死一次非常重要的機會!他想要尋找他的故鄉去看望他的妻子和那從未謀面的孩子一定要去!我倆也只好同意了。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馬小龍輕聲傳音給了林凡,林凡嘆息一聲:「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萌萌是個天真無邪的好孩子!」這次林凡沒有傳音。

「天真無邪鞋?」萌萌獃獃的抬頭看著林凡,隨後她竟然把自己的鞋子脫了下來!

「萌萌你幹嘛?」林凡疑惑的問道。

「我要做個天真『無鞋』的好孩子啊!」萌萌那一雙萌死人不償命是的大眼睛,讓林凡他們是一陣苦笑不得啊!

「苟師兄,萌萌就暫且讓你照顧了,我和小龍去天雲門看看那個滅殺許俊偉和許俊華他們兩兄弟那個傢伙去!」林凡冷冷的道。

「你們可千萬要小心!不要做出莽撞之事!而你現在是門中長老想那天雲門再怎麼囂張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對你們做什麼。我們以後有的是機會!」苟力勸說兩人無果后只好如此說道。

「放心吧!我們很快回來!」

數日之後一件精美的白色貝殼貝殼下方鑲嵌著一顆淺藍色的寶珠整體看起來就像一件精緻的工藝品!而此時停留在一處巨大的山門前,上面站立著兩名年輕男子,正是林凡和馬小龍!

「凡哥,這裡面是天雲門的山門所在了!」

林凡點了點頭,隨手掐出一道法決朝山門打去!頓時一道蘊含著林凡大半法力威能的波動打在了那大門之上。

嘭的一聲那巨大的山門被打得嗡嗡只響!

「來者何人!膽敢攻擊我天雲門山門!」片刻後山門便被打開,有兩名身穿白衣的弟子從裡面飛遁了出來。 「我乃是落仙宗長老!此次來拜訪你天雲門自然是有要事商談,你速去稟報!」林凡聲音冷冷的說道,並丟給了對方一面黃色令牌。

那名弟子一感應道林凡強大的法力波動,立刻接過此令牌微一躬身朝山門內走去了,過了一小會那名弟子返了回來道:「這位前輩!本門掌門正在議事大廳與諸位長老商討事宜,還請前輩先行在客廳等候!」

「前面帶路!」

「請跟晚輩來!」那看門弟子倒也尊敬,看來只有強者才能擁有其應得的待遇。

林凡和馬小龍穿過層層禁制和幾處院落終於來到了所謂的客廳,一名小斯端上兩杯靈茶后便退了出去。林凡和馬小龍靜靜等候著。而馬小龍顯然是有些緊張,他四處打量著。而林凡卻是用充滿自信的眼神微笑地看了看他。

這讓一向膽小的馬小龍頓時精神一振。

過了大約十分鐘后,一名小斯將兩人帶去了議事大廳!走么沒多久林凡和馬小龍便到了那天雲門的議事大廳了!林凡舉目四望這議事大廳和落仙宗的大堂確實有些相似桌椅擺設大小也差不多的樣子,此時座位上坐了十幾位長老!大多是靈動期二星修為的修士。而大廳正中央那座位上正盤坐著一名打扮的仙風道骨似得中年男子!

「你是落仙宗長老?我怎麼沒有見過啊!」那大廳之上中年男子淡淡的問道。

靈主期二星!林凡神識一掃便看出了那人的修為。

「你就是天雲門的掌門?」林凡不動聲色的問道。

「呵呵!我就是天雲門掌門!本人姓邱,你叫我一聲邱掌門便是,你來所為何事啊!」上方男子輕生冷笑一聲道彷彿對於林凡的表現有些不大滿意。聲音有些冷淡著說道。

「不是我與你天雲門有何瓜葛,而是我有幾名師弟曾與你天雲門弟子有些事情,我沒弄明白,而我其中兩名師弟便已不幸去世了,所以特來討個緣由的。」林凡說的不卑不亢。

「哦?那這位就是你的一位師弟了?」上方邱掌門冷冷的說道。

而林凡還沒來得及說話離邱掌門較近的一位靈動期巔峰長老大聲喝止道:「放肆!你是什麼東西竟敢在我掌門面前如此說話!難道你真的當你是靈主期強者了嗎!」這長老就是當初滅殺林凡同學的那人!

邱掌門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林凡,其眼中意思不言而喻了。

林凡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這位道友為何如此激動?難道說有些事情還不給人講道理了不成?還是說此事你知道?」

「哼!你膽敢如此猖狂!我知道又如何!實話告訴你你那所謂的師弟兩人均是被我所殺!還有你旁邊這傻不拉幾的小子也是被我打傷的!」說話之人身材高大,但其面部卻是枯瘦異常讓人一眼看去就有中白日見鬼的感覺!

「這麼說你便如此承認了?我也不需要再費心思找出你來了!」林凡找個一處座位輕輕地坐了下去,馬小龍也趕緊的跟在了其身後。

「小龍是他嗎?」

「不知道!當時我們是被一團突然衝出的馬車一般的法寶給擊傷的,而許俊偉和許俊華他們兩兄弟也被擊飛,但是當他們再次討要說法之時就被那瞬間巨大化了無數倍的超級馬車給壓得粉碎!」馬小龍滿臉悲憤的說道。

「既然你承認了,給個說法了吧?」林凡隨意的打量了此人一眼,心中頓時有了數。

「討要說法?討要什麼說法?當時本仙師駕馭寶車就要遠去,卻被那幾個小崽子衝撞在了車前!你們幾個小雜種的鮮血髒了我的寶車我還沒找你們算賬,你們還要討什麼說法?難道是要訛人不成!要知道當時我們已經賠給你們上千靈石了難道這還不夠嗎!」那枯瘦男子惡狠狠地看著林凡道。

「你!你胡說!」馬小龍有些害怕,但還是忍不住說道!

「嗯!???」他此話一出口頓時大廳內十幾名長老全部站起身來用充滿不懷好意的眼神打量著林凡二人。

「你剛才衝撞於我,害得我寶車髒了!我沒有讓你賠已經是可憐你了,所謂大道無情我有情!你還不跪著我!」那臉色枯瘦男子劍本門長老全部站起,頓時一股囂張氣焰衝天而起,隨後其變本加厲冷冷的大喝一聲!

馬小龍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也難怪!如此多的靈動期修士還有一位靈主期的強者而且還是在人家宗門之內!他這個區區靈脈期的小修士再加上他本身就膽小他看了看周圍所有凶神惡煞的靈動期長老們,又看了看旁邊的林凡,一咬牙!有些巍巍顫顫的說道:「是,是我們做錯了!謝、謝謝!您的靈石!!!!」只是其仰恩咯咯直響和其殺人一般的眼神在此時顯得極其怪異。

「啊哈哈哈!如此還算……」那靈神期巔峰長老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而一旁一直盯著天雲門邱掌門的林凡再也忍不住了!

他沒能那男子笑聲停下來。

只聽嗖的一聲!一道劍光直奔那枯瘦男子迎面而去!那枯瘦男子本來還在哈哈大笑一感應到這利劍的威力臉色突然大變!到口的話也來不及在說出來,他慌張的寄出一面古銅色的小盾擋在身前!

而以青靈劍的速度在如此緊的情況之下眨眼便到了那枯瘦男子的身前!旁人絲毫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青靈劍瞬間擊破那才是中階法寶的防禦護盾,直接將其一條胳膊斬了下來!而青靈劍一個盤旋便落在了其脖頸處不動了!

那枯瘦男子滿臉震驚!他實在想不明白竟然有人敢在他們宗內對其直接出手!而他更想不到的是那人和他同樣是靈動期巔峰修士,而自己在他面前竟如此不堪一擊!他根本無法抵擋分毫!,這還是林凡強忍住衝動,只用了兩成功力的緣故,留下那枯瘦男子一條命他還有其他打算的,畢竟他再自大也不敢在人家重重護宗大陣裡面如此殺戮!就算他能安全離開,但他卻保證不了馬小龍的安全!

林凡兩手一招青靈劍頂著那枯瘦男子一個盤旋受回到了林凡旁邊靜靜懸浮不動了。

林凡整個過程行雲流水,其他人竟絲毫反應都沒有!

他們更想不到林凡竟敢出手!心中不禁把他看成了初出茅廬的小子!他確是不知道林凡連靈神巔峰的強者都敢挑釁,更不要說他們這卻區區靈主了!林凡這麼做是有底氣的!

「大膽!」

「你敢!」

數位位長老同時對他出手了!無數道光影和刀劍沖他斬殺而來!林凡身型一動躲了過去,又將盤龍旗和他剛到手的玉如意祭了出來死死的護住了馬小龍,而自己卻是沒有在裡面!

「呵呵,你把我這青靈寶劍弄髒了!還不認錯!」林凡沖那枯瘦男子冷冷的說道。

「你必殺與他還讓他道歉這是何道理!邱掌門滿臉殺機像看死人一般的看著林凡說道。

「呵呵笑話!我飛劍通靈自行飛出汲取元氣卻被他撞到,影響我寶劍靈氣不說,還掃了我的興我當然要怪他!」

「放肆!」

「難道他可以這樣說可以,我就不行了嗎!」林凡聲音毫不示弱的大聲喝到!

此刻的他沒有任何後顧的心思! 「你區區一個靈動期修士以為修到靈動期巔峰就敢在我們天雲門放肆了嗎!」大殿中眾多長老,全部祭出了各色各樣的法寶、法術來指向場中的林凡!似乎就等掌門一句話了!

邱掌門卻是一聲大喝:「你竟獨自站出來自身不用絲毫防禦,當真是狂妄自大之極!諸位長老先不要出手,我來會一會他!看看這小子有什麼依仗!」

「小子!我這就讓你知道下什麼是靈主!」邱掌門臉都陰沉到了極點,他略一擺手就直接動起手來!

嗖!

一柄通體雪白的利劍朝林凡飛速的斬來!

「我早就見識過了!」林凡一聲冷笑!他也不動彈身子任憑那利劍朝其面門殺來!而那利劍在離林凡只有數米遠之時突然出現兩具高大的身影!各手持一刀一槍死死的擋住了那利劍的攻擊!

「靈主氣息!這兩個傢伙是靈主級別的!」旁邊有人大聲叫道!

水火判官一起出手之下確實有靈主以上的強大法力波動,引得旁邊所有長老一聲驚呼!而邱掌門臉色也是一沉!他正要直接催動總門內的大陣,掏出一片三角玲瓏小旗剛要揮舞,林凡身行一個閃動竟就此消失了!

下一刻林凡出現在了那鄭念動法訣催動陣旗的邱掌門身邊!轟!林凡一拳打出!將邱掌門的護體光罩直接震蕩的發出絲絲怪響!

「保護掌門!」周圍不知誰大喊一聲無數攻擊玉如意和盤龍旗的各種法寶又朝林凡打來!

林凡一拍儲物袋頓時一桿龐大無比散發著滾滾烈焰的巨大法杖從空中浮現而出!竟硬生生的擋住了大多數靈動期修士的攻擊!有一些利劍大刀打在林凡的身上,卻只是把其衣衫斬破了而已在其皮膚上只留下了一道道淺淺的刀痕!連鮮血都沒有流出來的樣子!

「啊!~這怎麼可能!」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傢伙是鋼筋鐵骨嗎?我靈動三星的實力加上我中階法寶的威力竟然傷不到此人分毫!」一名猴賽臉的長老老震驚道!

而下一刻林凡手中突然多出一桿黑色狼牙大棒朝其面門狠狠打去!嘭的一聲!狼牙棒被邱掌門祭出的一塊類似於茶壺般的法寶擋住了去路!但是還沒等邱掌門緩過氣,施展什麼其他法術,那狼牙巨棒從中間處突然裂開從裡面激射而出一件漆黑如墨的黑色巨棒!嘭!那茶壺般法寶化作的光幕被其這麼近的距離再加上狼牙法寶本身就獨有的衝擊之力硬生生的被擊碎了開來!

天雷之木天生反彈正道功法!

邱掌門本來就搖搖欲墜的護體光罩被瞬間打散了開來!邱掌門被直接打飛了出去!但其貼身穿的一件內甲從破碎的衣服中露了出來!

邱掌門噗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而林凡還沒有下一步行動,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震天怒吼!緊接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黑色絲網朝林凡罩下!

「是大長老!」

「那黑絲是本門護宗大陣天絲亂舞大陣!」旁邊很多正在攻擊那烈焰伏魔杖和玉如意盤龍旗還有和水火判官斗在一起的各種法寶都頓時停了下來!他們都驚喜交加的看著來人,來認識一個滿頭白髮仙風道骨的老道人!

「孽畜!你敢!」而下一刻那老道人嘴角抽搐一下!原因是林凡不知什麼時候召喚出了無數的猙獰鬼物環繞在其身旁,而其身邊一面通體血紅的小鏡子也發出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柱死死的抵住了從天而降的禁制,而林凡自己竟直接將天雲門掌門死死的抓在了手中!

「我有何不敢!」林凡手中一用力,那邱掌門頓時吐了一大口鮮血臉色更還蒼白了!

「你若是膽敢殺了我天雲門掌門,你別想活著出去!」

「哼!我來了就沒打算出去!不過你可要想好了!我就算是死也能拉上你們這裡所有的長老!這個買買還是划得來的!」林凡沖那白鬍子老道陰曆的大喝一聲!

總裁的懶妻 那白髮老道是靈主二星的修士!但看其法力精純程度明顯還在這邱掌門之上的樣子!若是他全力施展法術再加上這裡這麼多的靈動期修士輔助和這天絲亂舞大陣,他自信就算是靈主巔峰修士也難逃一死!但是他看了看林凡周身盤旋的無數猙獰鬼物,和那玉如意、烈焰伏魔杖、還有那水火判官、狼牙巨棒和那根神秘的黑色棍棒青靈劍等等!尤其是那面讓人一看便有種毛骨悚然的鬼面鏡,他有些猶豫了!他知道林凡說的可不是什麼大話!對方真的有可能做到這些!

而且自從林凡的煉獄引魔決幻化的鬼頭吸取了那靈主二星的大胖子渾身精元之後,此時個個滿口獠牙上多出了絲絲的鬼火!看起來兇悍異常,其能力也大增不少!

「這烈焰伏魔杖可是你門中大長老最得意之物怎會在你手裡?要知道那個大胖子可是和你們不是一條心,我可不相信他會借與你!」白髮老道話題一轉冷冷的道。

「他被我滅殺了。」林凡看似隨意的說的好似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什麼小事一般。

「什麼!」

老道大吃一驚!周圍也傳來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凡哥,你。你真的?」馬小龍剛從震驚中恢復過來,聽到這話又是一陣發懵了!畢竟剛才林凡的一系列手段看得他是幾乎把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林凡對其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很好!你連自己門中大長老都敢殺也沒有什麼是你不敢做的了!我們談談條件吧!你想要什麼!」白髮老道沉吟片刻后厲聲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