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叫無聲呢?其實不止是無需棍子敲擊發出聲音的意思,更因為它發出的這個巨大佛字本身就是無法誦讀的。

卐!!!

這是一個巨大的金光卐字,它從木魚之中射出,擴大,直達磅礴綠火,轟滅!

狼狽的戒律大師逃得生天,被同樣狼狽的白鷗托著飛出,但轟向洞口的卐被一隻手抓碎了。

那是一隻女人的手,她從恐怖的綠火種走出,姿態妖嬈,身姿婀娜,很快,眾人看到她的臉,她的身體,還有她手中握著的一枚水晶刺,那水晶刺明明看起來十分晶瑩美好的樣子,但有一股讓人恐懼的邪氣。

顧曳忽然冒起一個念頭——這水晶刺會不會就是她能讓五百年的屍體甚至自己的軀體都不腐爛的秘密所在?

「五百年了,沒想到你們中原人還是這麼討厭,讓我抓了你們,剝皮撒上油鹽再鞭屍…」

口味好重。

顧曳一邊感慨,一邊有十分不好的感覺,她看了下四周,再看向述律丹朱。

「為什麼你說這話的時候一定要看著我。」

述律丹朱眯起眼,微微一笑的時候,身後綠火扭曲成一條條詭異綠火毒蠍。

「因為我討厭你的臉。」

「…..」

長得美是我的錯咯!

顧曳轉身就跑! ?有句話叫三人行必有我師,放在顧曳身上就是三人逃必定追我。

述律丹朱追的就是她!甚至放棄了戒律大師這樣的棘手人物,就盯著顧曳追,顧曳當然只能逃。

遁風:「哎呦,大美人這是故意幫我們引開女羅剎的嘛,沒想到她這般仁義!」

戒律大師:你是這麼覺得的嗎?是不是太樂觀了,有眼睛看的都看得出來是她被動吸引怪物的吧,但你喜歡就好。

「別說了,快去幫忙!」戒律大師雖然重傷,可仍舊追上去。

話說那述律丹朱還真是邪門了,論最後動手的是遁風,前頭對付她的也是戒律大師。

「我真的只是用鏟子鏟了下屍,你的身體我一根毛都沒動,美麗的姐姐,你別追我行嗎!」

顧曳飛也似得逃,述律丹朱在後面倒是不緊不慢的,畢竟戒律大師已經半殘廢,遁風又是個戰鬥渣,只會逃,顧曳這種水平的更不放在她眼裡。

所以她不著急,像是貓兒逗老鼠,但其實她一步一步慢吞吞的,卻也是一步就十幾米遠,比顧曳全力催發速度也差不離了,甚至越來越近。

顧曳已經快出莊園,前面是牆頭,外面是駐守的官軍,再往外就是被聚集到其餘幾條街外的老百姓。

官軍自然看到了朝這兒跑來的顧曳,當時就慌了,齊齊在內心祈禱——姑娘,求別過來!

但來不及了,那姑娘跟著的女鬼只是將手一抬,手中水晶刺對著顧曳劃了下,身後身邊跟隨的綠火化蛇,在半空尾巴一抽就彈射出追向顧曳。

身後綠火蛇帶著凝實的鬼氣,顧曳感覺到了,也看到了外面的官軍,皺眉,腳下一點清點空氣,身後突襲而來的一條綠火蛇,從她腳下撲咬。

凌空,靈劍在手中轉了一個劍花,往下戳刺!

刺中,拔出,腳下再點空氣,憑空側滑,手腕一甩,一條靈能劍氣在空中划切,這些綠火蛇被直接一條斬斷成兩截。

刷!顧曳鞋尖落在牆頭,看到那些官軍驚恐的臉,她視力已經好到可以通過旁邊兩個熱油火鍋的火光看到他們眼裡倒映出的那些紅光,還有綠火光。

是蛇,斷了兩截的綠火蛇重新生出腦袋尾巴,數量翻倍了啊。

操蛋,最討厭這種術法了——尤其老紙不會!

顧曳暗暗咒罵,人往旁邊一閃,一腳踢在呢油鍋上,有過裡面的火跟油都一股腦飛起,朝著綠火蛇蓋過去。

焚燒!

火對火?火上澆油!

述律丹朱面無表情,左手手腕一翻,那五根修長的手指在半空扭轉了下,於是,那磅礴焚燒的熱油火焰就在半空扭曲成了一個火焰油鍋,從上面蓋下來。

好像要把顧曳活活蓋死在熱油鍋之下。

真狠!顧曳速度不及,根本沒機會躲避掉,抬頭就看到那熱油鍋蓋下來。

十米高度,五米高度,三米……

佛手格擋!

萌寶通緝令:帝國總裁俏媽咪 轟!熱油鍋蓋在了佛手上面,但佛手也被燒毀了,熱油繼續下來,但顧曳已經躲避出去,油濺落地面,發出吱吱聲。

同樣噴濺的還有戒律大師一口吐出的老血,不行了,這光頭和尚已經頂不住了,至於那遁風,對了,那混蛋呢?肯定特么又遁逃了。

顧曳覺得自己求救無門了。

怎麼辦。

「我可以申請讓你先去吃那老和尚嗎?」顧曳機智一問。

戒律大師跟述律丹朱:「….」

暴露人品的時刻到了。

述律丹朱笑得魅惑動人:「吃他?我不吃人,至於你,我也不打算吃,只是想看看是什麼樣的後輩狗膽這麼大,想毀我本體。」

頓了下,她眯起眼:「不過你細皮嫩肉的,這身軀也算不錯。」

這是想上身的節奏啊。

昏嫁誤娶 不管是哪一種猜想都意味著她今天絕不會放過顧曳。

戒律大師朝顧曳使眼色,大抵意思是讓她先走,可顧曳無語了,她倒是想逃走,奈何這女羅剎厲害。

顧曳不動了,目光閃爍,而戒律大師暗中意念吩咐白鷗,讓它危急時刻將顧曳帶走。

這樣冷凝詭異的氣氛中。

顧曳忽然收了靈劍跟木魚,說:「姐姐,咱們都是女人,打架什麼的就太粗魯,不如用女人的方式來決鬥一次吧,我贏了,你就放我走,我輸了,任你擺布。」

這時候還敢主動提出這種要求,述律丹朱覺得很好笑,「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決鬥,於我而言,你不過是一根手指就能捏死的小人物而已。」

神經病,你一根手指捏試試!爪子都拍多少次了,也沒見你拍死老紙!年紀越大,臉皮越厚!

顧曳心裡不爽,但臉上卻很鎮定:「女人之間的戰爭,未必要因為什麼男人,衣服,首飾,每一個女人都是一朵盛開的花兒,當她們相遇,起初,只有一個規矩,那就是誰丑誰尷尬。」

原本聽著是很好,可後面聽著那一句無疑是觸怒述律丹朱的,她冷冷一笑,手掌一探吸空間,嘩啦!顧曳整個人都被吸了過去,喉嚨被她捏著,這女人指甲很長,差點沒戳進顧曳脖子。

這讓戒律大師心驚不已,但是他意外的是顧曳反而還很冷靜,「你不是想上我身嗎?

贏我的話,我整個人都屬於你了,大美人。」

嘴裡抹油似的,述律丹朱哪怕對顧曳心懷殺機,也不著急殺她了。

她的手指在顧曳臉上摩挲了下,「你說得對,你的軀體的確很誘人,年輕,漂亮,一看就知道是能勾男人的貨色,都用不著什麼媚術了,腦子也靈光,愛耍小聰明,廢話這麼多,不過是想拖延時間,好讓小明寺的那些禿驢來救你,可你當我是傻子?」

述律丹朱當年能魅惑屠殺那麼多的高手,其中不乏一些厲害上人,她能一個個勾得欲生欲死玩弄於掌心,又豈會看不穿顧曳這小把戲。

顧曳:「大美人你當然聰明,我也無意在你面前班門弄斧,但你既然一點也不緊張,是算好了他們絕對來不及過來嗎?」

述律丹朱勾唇,唇上丹紅嬌艷,「你還有十五呼吸的時間。」

戒律大師轉頭看向小明寺的方向,十五呼吸?那援兵到的時間絕對至少還有三十呼吸以上。

來不及,她會卡在時間上把他們都殺死,壓根不需要多少時間。

不知顧曳還有沒有什麼發自。

「十五?我想跟你賭的就是等下你會不會主動放開我。」

這賭博不是找死嗎?戒律大師覺得不對勁,述律丹朱更覺得可笑。

「無所謂的賭博,看來你是在浪費我給你的時間。」

述律丹朱正笑著,顧曳忽然動了。

攻擊?沒有降力氣息,述律丹朱根本無所懼,而顧曳但凡有半點降力氣息波動,不出

眨眼就會被她摁死。

哪怕她手裡有木魚也沒用。

但顧曳動了的手甩出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劍,木魚或者其他什麼厲害兵器,也不是什麼攻擊手段,她只是將裝著惡臭到極致的屍液的木桶捏爆了。

沒錯,就是捏爆了。

本就是貼身的,這玩意一爆,顧曳自己一身惡臭不說,述律丹朱幾乎也不能倖免,當時就是一花容失色,直接往後躲避,但她也察覺過來自己輸了,只是眼中一狠,竟重新直接出手朝顧曳腦袋拍去!

刷!白鷗衝去去,叼走了顧曳,但述律丹朱從後面追上,完全就是諸多綠鬼火纏卷的真正羅剎啊,殺氣一起,黑體綠眼的恐怖才顯得分明,那水晶刺舉起,邪惡的綠色大降字從尖端擰出,旋轉著,從後面直接追上白鷗。

那速度極快,顧曳轉頭看去,看到那大綠字從後面追來,而且釋放出龐大綠火。

爆!爆炸焚燒範圍足足有十數米範圍,幾乎將將一人一鳥覆蓋。

戒律大師相救,但是實在沒氣力,他握緊佛珠,動了燃燒精元的念頭,忽聽的白鷗脆亮鳴叫,不經抬眼。

佛光!木魚佛光普照,格擋住了那磅礴綠火,但顧曳跟白鷗也抖抖顫顫要落下。

「漠北的無聲木魚,呵!」述律丹朱手握水晶刺,腳下一點人就到了一人一鳥上空,手心一轉,水晶刺發出陰沉邪魅的詭異綠光,那綠光像是熒光綠,耀眼得很,但也深沉冰冷,只一戳,水晶刺尖端刺中木魚屏障。

破破破!要命啊,這什麼寶貝,竟比無聲木魚還厲害。

但也有可能是因為述律丹朱遠比顧曳厲害。

屏障破的時候,顧曳果斷跳下白鷗後背,述律丹朱果然追來,眨眼追上,一甩手朝顧曳心口刺去。

千鈞一髮。

白鷗哀戚低鳴,但….刺空了!地面塵土有飛揚。

述律丹朱冷笑,手掌往下一按,地面龜裂,泥土之中炸出兩個人來。

是遁風跟顧曳。

兩人灰頭土臉的,十分狼狽,但遁風更苦逼:「我只是偶然路過而已,你們繼續。」

他悻悻,顧曳臉色蒼白,問;「述律丹朱,臨死之前,我問最後一個問題,你手裡頭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是不是能吸附並且屍氣?」

「你的話太多了,還想拖延時間。」述律丹朱早沒了耐心,正要下手。

「我不是拖延時間,只是想知道這水晶刺來頭,好讓我的援兵小心一二。」顧曳這話沒頭沒腦的,但有點兒狼來了的意味,之前故弄玄虛,結果五百年前的邪惡御姐壓根就沒節操,不打算履行諾言,如今她還想來一次口頭文斗?

對了,十五呼吸過了嗎? ?述律丹朱舉起水晶刺,朝著顧曳的胸膛刺去。

她能感覺到這個女人不是一般體質,極煞命格,但是內斂極致,彷彿並不釋放出來,這很奇怪。

她猜測此人身上有寶物,或者血統緣故,但不管是哪一種,她手頭的水晶刺都可以幫自己得到這幅身軀。

然後…..

水晶刺即將碰到顧曳胸口的時候,遁風覺得好可惜啊,這麼美一美人,竟要被羅剎附身,但他心裡可信,身體卻在選擇遁術逃走。

戒律大師心有愧意,但他也忽然錯愕。

只因地底下冒出的未必只有白骨,還有尾巴,一條很大很粗很恐怖的尾巴。

尾巴不是人該有的,若是術法,那也太真實了一些,何況這蓮花還盛開得那麼真實,像是什麼美好的東西……

結果還維持著扎馬步使遁術姿態的遁風看到了那美麗蓮花尾拍打向水晶刺。

流年的愛戀 那蓮花尾是甲體做的,防禦多可怕?不如說力量可怕,因它沒用自己的尾巴去硬抗,而是從側面抽打。

抽擊力可怕啊。

述律丹朱的手臂都給抽斷了,斷手加水晶刺往外飛。

顧曳這機靈鬼第一反應就是去搶那水晶刺,但那斷手竟長處黑髮,兇狠朝她撲來。

哎呀媽呀。

顧曳忙收手躲開,斷手黑髮也不急著追她,轉回去射入述律丹朱傷口之中,紮根進入,竟重生聯合了。

這才是真正的死軀吧,活人軀體哪有這樣的能力。

但述律丹朱另一隻手也不得不壓向另一個地方,便是那蓮花尾的另一頭,地底裂開,碩大的鱷魚頭朝她咬來。

述律丹朱的手雖然好看,可其實是黑體的,真正爆發出來,就跟鋼鐵大爪子似,往鱷魚頭劈下去,那就是鋼鐵對合金。

地面炸裂的時候,不管是鱷魚還是女羅剎都是紋絲不動,但其餘人被震得五臟六腑幾乎都要出血。

「蓮尾大鱷!!哎呦,我的戒律大祖宗,您能把這小祖宗轟出來,還把我誆來做什麼!」

遁風叫喪了,氣得不行,天知道他被這大和尚找上說要對付一羅剎的時候多想一個遁術跑到塞外漠北去度此殘生,但既然答應了,那就算了。

結果…..

他不是拯救青州老百姓的大功臣,只是一狗腿子啊?

心理落差好大哦,寶寶不開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