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神女系統在聽到了張衡的疑問后便是緩緩的說道:「放眼整個玄天大陸,魔域大陸,天道魔身也只有三尊,萬年前那場人類大戰,便是有著兩尊天道魔身的出現,不過後來這兩尊天道魔身在那次大戰當中,便是下落不明。」

「什麼,這天道魔身是進入到天道寶藏禁忌之地的法身?」

聞言,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震驚之色。

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天道符錄就是來自天道寶藏的禁忌之地,可以說天道符錄,比起天道之念,完全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了。

若是能夠得到這天道魔身想來,下次開啟天道寶藏他張衡若是能夠進入到裡面,定然是有了一種手段。

旋即,張衡又是再度問道:「這天道魔身,為何會出現在此地?」

「宿主,此事我就不能透露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點,此地可是跟魔域的魔天至尊有關係,你若是能夠得到天道魔身,想來是能夠知道關於一點魔天至尊的消息的了。」

神女系統淡然的聲音響徹開來。

「啊?魔天至尊嘛?」

聞言,張衡算是徹底震驚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天道符錄帶來他來到這種地方,竟然跟魔天至尊有關係。

要知道,白天他在魔都的時候,可是命魔前輩說起過,魔天至尊下落不明,這才會讓八王子乘虛而入,然而將妖夜太子囚禁在魔虛宮內,若是能夠知道魔天至尊的下落,想來只要魔天至尊能夠出手定然是能夠解決魔都的這場危及的了。

因為張衡明白,在過七天就是萬魔宴了,若是到了那個時候,讓八王子成就魔天至尊想來,就算是他父親魔天至尊前來,也是無濟於事的了。

想到此,張衡也是明白,看來他無論如何都是要找到這天道魔身的了。

想到此,張衡也是不再猶豫,他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朝著面前那座巨大無比的血山飆射而去。

血山高聳無比,綿延萬里,當張衡在踏入到了血山內的時候,也是感受到從血山內散發出來的濃厚無比的魔氣。

恐怖的魔氣籠罩了整個血山,讓張衡有一種來到地獄的感覺。

「此地,好多魔族。」

就在張衡踏入到了血山內的時候,他便是看到那血山之中,有著數萬棟建築物。

這些建築物看上去古樸無比,彷彿存在了很久一樣,而且從這些建造物上,張衡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封印之力。

彷彿在這些殿宇內,封印著什麼恐怖的東西存在。

「此地,我怎麼感覺想囚牢?」

張衡的身影在血山內小心謹慎的前行著,雖然他踏入到了血山深處,他赫然便是看到了眾多的殿宇,在這些殿宇面前,有著眾多的魔族把守。

「那是什麼?」

朱門小嫡妻 然而就在張衡朝著前方前行的時候,突然張衡的眉頭皺了皺,頓時富匍匐在一顆巨大的血樹上。

血樹木巨大無比,看上去宛如一座山嶽一樣屹立在地面上。

顯然就算是這顆血樹也是存活了上年的時間了。

不過此時的張衡,可是沒有時間關注這顆巨大無比的血樹,而是目光盯著前方,那座地古老的殿宇。

只見那古老的殿宇內散發出一股凌厲無比的波動,這股凌厲無比的波動,在張衡感受到這股強大至極的氣息后,也是臉色一變。

「靈氣?怎麼可能?魔域內怎麼可能會靈氣的存在?」

張衡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那座殿宇。

要知道,他張衡能夠進入到了魔域,那可是因為有了擎天魔的存在,而且還在命輪魔閣內吞服了鎮魔丸這才沒有讓眾多魔域強者發現他就是人類的,然而面前那座古老的殿宇內竟然爆發出來人類的靈氣。

不用想,張衡也是明白,那座古老的殿宇內,定然是關押著一個人類,而且還是人類強者!

「既然是被我遇上了,我不能見死不救。」

張衡目光閃爍,他明白,若是在玄天大陸,他自然是不會坐視不管的了。

但此地可是魔域,既然遇上了人類,張衡當然是不會袖手旁觀的了。

想到此,張衡也是不再猶豫,他緩緩的將體內的魔氣運轉出來,而後身上快速的浮現出了青羅身。

在血山這種步步危機的地方,張衡可是不敢大意,他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若是蹦出一個魔域強者出來,他張衡可是抵擋不住的了。

也是如此,在這種未知的血山內,張衡只能運轉八部浮屠至尊法身的了。

咻咻…

念及至此,張衡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旋即他的身影便是宛如狸貓般朝著前方飆射而去。

把握在殿宇面前的數十名魔兵,他們的實力都是強大至極,堪比魔將境!

「什麼人?」

「何人敢擅自闖我天魔嶺?」

然而,正當張衡朝著前方飆射而去的時候,那嚴陣以待站立在殿宇門前的魔兵,便是感應到了張衡爆發出來的氣息,紛紛臉色大變,一股強大至極的魔氣也是從他們的身上爆發出來后。

呼呼…

數十名魔兵,紛紛拔出了魔刀,目光死死盯著前方那道爆沖而來的魔族少年。

「你若不說,給我死。」

站立在眾多魔兵面前的魔族將領,他在看到爆沖而來的魔族少年,竟然無視掉他的呼喝聲。

頓時他也是爆發出一股冷冽至極的魔氣,而後他身影閃動,便是朝著前方斬殺而去。

那站立在魔族將領身後的眾多魔兵,他們在看到魔將動了,也是不再猶豫,紛紛手持魔刀便是對著前方那道魔族少年斬殺而去。

「給我死。」

眼見,眾多魔族朝著張衡斬殺而已,他也是冷笑了一聲。

青羅身浮現在虛空,旋即一股無上的氣息便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

當這股無上的威壓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張衡的青羅身便是沖入到了眾多魔族當中。

啊啊啊…

眾多魔兵都只是魔宗境,只有那三名魔族將領是魔將境。

當張衡八部浮屠至尊法身沖入到了魔兵內的時候,瞬間張衡身上那強大至極的法身之力,便是將眾多魔兵給震退出去。

尤其是那三名抹魔將,他們還沒有施展出魔功,便是當場被張衡給斬殺掉了。

「快逃,是魔族強者。」

剩下的眾多魔兵,瞅著面前的這個魔族少年,瞬息間就將他們的老大給斬殺掉了,頓時臉龐上布滿了恐懼之色。

旋即,他們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朝著血山深處飆射而去。

「逃了嘛?」

瞅著那眾多魔族將領,朝著血山深處飆射而去,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一抹冷笑。

旋即,張衡叫這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來到了這座魔殿面前。

屹立在張衡面前的魔殿,散發很出一股古老的氣息,在這魔殿的周圍,纏繞著一層層恐怖至極的魔紋。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

站立在殿宇面前的張衡,他在瞅著殿宇周圍的魔紋,臉龐上閃過了一抹堅硬之色。

雖然他不知道,這殿宇內的人類強者,是什麼人,但張衡明白,既然他斬殺了眾多魔族,若是不將這個人類強者給救出來想來,用不了多久等魔族強者來臨之後,恐怕這個人類強者也是活不了多久的了。

想到此,張衡也是不再猶豫豫,他快速的打出一張恐怖無比的魔力朝著前方的魔殿席捲而去。、

呼呼…

然而,當張衡打出了一掌魔氣后,那屹立在地面上的魔殿,竟然紋絲不動,就連那布滿殿宇周圍的眾多魔紋,彷彿也是沒有顫動一下。

「怎麼可能?我現在的實力可是魔將境啊。」

張衡瞅著面前古怪的殿宇,也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雖然魔將在魔域內並不是很強大,但是在年輕一代的魔族當中,張衡的實力可以說是算頂尖的了。

但讓張衡沒有想到的是,就算他擁有魔將境的勢力,竟然打不開面前的這座魔殿封印。

「有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衡彷彿想到了什麼,臉龐上這才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出來。

而後張衡快速的打開了天道符錄,不一會兒,那回歸到張衡身體內的天道符錄,又是再度浮現出來。

「給我去。」

站立在地面上張衡,他在看到面前懸浮的天道符錄,也是不再猶豫,旋即他便是運轉魔氣,駕馭著天道符錄,朝著前方疾射而去。

咻咻…

天道符錄,在張衡強大的魔氣下,瞬息間就來到了魔殿面前。

旋即,天道符錄上,便是散發很出一股強大至極的吞噬魔氣。

這些吞噬魔氣,瞬息間就將魔殿和那魔殿周圍的魔紋給包裹住了。

片刻后,一道輕微的咔擦聲響徹出來,後日一股強大至極的魔氣波動便是從魔殿內散發出來。

那原本布滿魔殿周圍的眾多魔紋,瞬息間就被天道符錄給吞噬感覺,緊閉的魔殿大門,在張衡的天道符錄吞噬掉了魔紋和封印之後,這才緩緩的打開,散發出強大至極的魔氣…

「那是什麼?」

當魔殿打開后,張衡的目光也是朝著前方看去,當張衡的目光在看到魔殿內的景象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 古老殿宇內,散發出一股濃厚的魔氣波動。

恐怖的魔氣充斥著這方天地,給人一種磅礴的威壓。

此時站立在殿宇外面的張衡,他的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殿宇內的場景。

只見在那古老殿宇的深處,赫然有著一道亮麗的身影。

她身穿一身白色道服,容顏傾城絕世,宛如月宮仙子一樣,散發出清麗冷眼的絕美氣息。

只不過,此時的這位容顏傾城的少女,她的婀娜身軀,赫然被一條條巨大無比的鐵鏈捆綁住。

相似在承受著某種巨大的痛苦一樣,最讓張衡震驚的是,在那道白衣道袍少女面前,赫然站立著一頭魔頭。

此時的這尊魔頭,赤|裸著身軀,那布滿魔氣的臉龐上充滿了邪淫之色。

當感受到張衡將封印之門打開后,那尊站立在白衣道平女子跟前的魔頭,這才轉過身,臉龐上布滿了錯愕之色。

顯然身為天魔嶺的魔將統領,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過,竟然會有魔族強行將封印破開。

「你是誰?如此膽大竟然敢破壞我們魔都宮的魔牢!」

魔將統領魔弒,臉龐上布滿了陰寒之色,盯著面前的這尊魔族少年。

他怎麼也想到,一個魔族少年竟然會如此膽大妄為,強行進入到天魔嶺中,難道他不知道,天魔嶺,乃是魔都宮禁地。

別說是普通的魔族了,就算是魔族中的強者,若是沒有魔天至尊的命令也是不能進入到這天魔嶺的了。

「放開他,饒你不死!」

站立在殿宇外面的張衡,他的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

尤其是在看到那個白衣道平的少女,竟然被魔族將領給蹂躪了,頓時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一抹濃厚殺機。

「哈哈,好好,你是在為這個人類求情嘛?」

魔弒聽完了張衡的講述后,臉龐上布滿了冷笑。

區區一個普通的魔族少年,本來私自闖入天魔嶺已經是死罪了,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魔族少年竟然敢命令他魔弒放掉這個玄天大陸九天宮的弟子,這自然是讓魔弒很是暴怒的了。

「你是不是也想睡她?好好,等本尊玩膩了,就讓你舒服一下,然我我在殺了你。」

魔弒臉龐上布滿了陰寒之色,他的目光颳了張衡一眼,旋即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魔氣也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魔將境的恐怖氣息,在此刻濃厚的到了極點!

「魔將境嘛?」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個感受到這頭魔族爆發出來的恐怖魔氣,也是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讓張衡沒有想到的是,面前的這頭魔族竟然是一頭魔將。

魔將境可是堪比人類的武王境!

不過,如今的張衡已經是魔將境了,雖然他的人類武王境還沒有晉級,但也是半步武王的了。

所以張衡在看到爆沖而來的魔將,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的天道符錄快速的從身體上飆射出來。

咻咻…

天道符錄一出來,張衡也是不再猶豫,他腳掌一撐地面,身軀已然爆衝出去了,手持天道符錄的張衡,宛如流星一樣朝著前方爆沖而去。

「找死。」

魔弒看到爆沖而來的張衡,臉龐上也是布滿了濃厚的魔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