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愛一個人,就要讓他(她)幸福。

應龍、女魃,莫不如是!

吼……

當那朵黑蓮虛影剛一接觸應龍的額頭時,一道蒼茫的龍吟驟然響起,緊接著,一條九爪金龍的虛影在應龍身後顯化而出。

在一道金色光柱的籠罩下,那朵黑蓮虛影再也近不得應龍分毫。

這陡然發生的異變,卻是讓羅睺分身為之一怔。

「呵呵,看來祖龍老友真的很看重你小子,居然捨得用本命精血為你加持『祖龍之印』,這還真是難辦啊!」羅睺分身一邊用手摩挲著光潔無須的下頜,一邊低頭沉吟著。

祖龍之印,乃是只有祖龍的嫡親血脈才能受用的神通,因為祖龍的本命精血珍貴異常,所以除非是特別受寵的後代子孫,否則根本不會擁有這份機緣。

這個神通除了能夠為那些被選中的子孫提供守護外,更是等於在他們身上打上了一道祖龍烙印,如果誰敢痛下殺手,傷害了身具烙印之人,那麼等待那人的,必是祖龍無休止的追殺。

祖龍成聖的消息,瞞不過有心人,羅睺分身當然也不例外。

「羅睺,識相的話,就趕快放了我跟女魃妹妹,否則等我們龍鳳界的兩位老祖宗趕來,定讓你好看!」

應龍說出這些話時,臉上卻是有些微紅。

作為高傲的龍族,他當然不屑這種「抱大腿」的舉動,如果只有他一個人在這裡,就算是死,他也絕不會這般「仗勢凌人」,但為了女魃,他不介意厚著臉皮拼上一次。

聽到應龍的大吼,大陣外的羅睺分身不由笑了:「以本尊現在的實力,的確鬥不過祖龍跟始鳳兩位老朋友,不過本尊一心想逃,他們也是無可奈何。」

頓了頓,羅睺分身的聲音驟然變得森冷無比:「本尊剛才還想著是不是放你小子一馬,不過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那也怪不得本尊不顧昔日情面了!」

隨著羅睺話音落下,一隻黑色巨手猛的沖入法陣之內,將應龍身後的祖龍虛影瞬間捏成了齏粉。

倒不是祖龍太弱,而是因為祖龍賜給應龍這個烙印時,尚未成就聖人,烙印本身的威能卻是大打折扣,如今遇到羅睺分身的造化之力,自然沒有反抗的餘地。

盯著眼前的這一幕,隱於暗處的李軒不禁神情凝重。

有道是「太剛則折,太柔則廢」,原來那個羅睺,實力雖強,但從骨子裡透著一股傲氣,除了盤古外,再也看不起任何人。

正因為有了這種心態,羅睺才會在盤古隕落後,便急匆匆現身洪荒,進而在鴻鈞和四象神獸的圍攻下吃了大虧;亦是這種心態,才會讓他小看了李軒,從而有了不周山之敗。

可眼前的這個羅睺分身卻不同,他比羅睺本體更加狡猾,也更加知道進退,一旦讓他成長起來,絕對是個難纏的對手。

而就在李軒暗自感嘆時,法陣內的情形卻是再次發生了變化。

「住手!我來代替龍哥。」

女魃的喊聲在法陣內陡然響起。

「女魃妹妹不要……」應龍剛要大聲勸阻,捆在他身上的黑色「細線」陡然一陣猛增,瞬間就將他裹成了粽子,彷佛後世的木乃伊一般。

掃了一眼仍在拚命掙扎,卻發不出半點聲音的應龍,羅睺分身轉而望向一旁的女魃,冷冷笑道:「看不出來,你這個小丫頭還蠻重感情的,就沖這一點,本尊會讓你少受些痛苦。」

「羅睺,你少在那裡花言巧語!」女魃冷哼道:「如果本仙子所料不差,你的這座法陣要盡全功,必定需要我等配合,否則你也不會對我剛才所說這樣在意。」

在有了慨然赴死的覺悟后,女魃隨之變得冷靜無比,對細節的把握也敏銳了許多。

待女魃說完,羅睺的眼神不由為之一縮。

事實上,女魃的猜測只說對了一半,這座法陣名為「天地乾坤大陣」,擁有替換生靈烙印的無上神通。

就算應龍跟女魃不配合,羅睺分身依舊有辦法讓法陣盡到全功,唯一的缺點,就是有些耗時耗力,當年對付九鳳等巫族高層時,就足足花了他數十年功夫。

但此刻不同以往,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正因如此,羅睺才會將主意打到應龍跟女魃的身上,除了需要他們身上的天地業位外,更是想利用他們之間的感情羈絆,逼迫二人就範。

「小丫頭,你到底有什麼條件?」羅睺分身沉聲問道。

聽到羅睺分身開口相求,女魃不禁長長出了口氣,她知道,自己賭對了!

「只要你放過應龍大哥,本仙子便答應你。」

「好,本尊可以放過那個臭小子,不過你必須按照本尊的吩咐去做。」

「可以,但是得讓應龍大哥先離開這裡,你羅睺的承諾,本仙子可不敢輕易相信。」

「哈哈哈,小丫頭,你莫要得寸進尺,本尊答應你,那是給你面子,你信不信,本尊現在就把你的應龍大哥化作灰灰?」

一陣沉默后,銀牙緊咬的女魃終於選擇了妥協,她能感覺出,羅睺分身剛才沒有說笑,他真的動了殺機。

眼見女魃不再言語,羅睺分身搖手一指,將應龍身旁的那朵黑蓮虛影,轉而移到了女魃的額頭附近。

「記住,想要你的應龍大哥活命,就不要凝神抵抗。」

當羅睺分身的話音落下,那朵黑蓮虛影「嗖」的一聲沒入了女魃的眉心處。

剎那間。

女魃只覺頭痛欲裂,漸漸的,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而隨著黑蓮虛影入體,法陣內的無邊穢濁之氣和血腥之氣,向著女魃的肉身瘋狂涌去。

肉眼可見,女魃原本很是紅潤的皮膚開始迅速乾癟,面容亦是隨之變得無比猙獰,一對長長的尖牙呲於嘴外,如同野獸一般,四肢的指甲更是一陣瘋長,閃爍著道道寒光,讓人看上一眼,便覺得頭皮發麻。

「殭屍之祖!」

隱於廣場入口的李軒,在心底嘆了一聲。

不過李軒並沒有立刻插手,而是依舊隱在一旁,靜靜做著觀察,無論如何,他都要搞清羅睺分身的目的所在,否則他實在無法心安。

至於女魃,李軒並未太過擔心,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想要幫女魃恢復原來的樣子,實在不是什麼難事。

嗷……

已經變身殭屍之祖的女魃仰天怒吼,整個法陣亦為之一陣顫抖。

「哈哈哈,本尊終於要掌控大道之力了,李軒,還有本體,你們都給本尊等著!」羅睺分身雙拳緊握,臉上難掩激動之色。 突然——

羅睺分身收住了笑聲,轉頭望著廣場的入口處,冷冷道:「是誰鬼鬼祟祟躲在那裡,給本尊滾出來!」

羅睺分身的反應卻是讓李軒大吃一驚,就在他準備現出身形時,另外一道人聲陡然出現在他身後遠處。新網址:www.56shuku.net

「居然是他!」

李軒認出那人後,不禁搖頭苦笑,暗道一聲「難怪了」。

如果換做其他人,李軒絕對會在第一時間便有所察覺,可對於那人來說,李軒想在此處這種特殊的環境中發現他,還真的有些困難。

因為那人正在羅睺本體,這裡對他來說,實在是與「主場」無異。

「呵呵,想不到當年的小小分身,居然真的成了氣候!」羅睺本體如毒蛇一般,盯著對面的分身冷笑道:「你真的以為,靠著那朵一品滅世黑蓮,就能逃出本尊的手掌心嗎?」

此刻,羅睺分身早已面色大變,哪裡還顧得上法陣中的女魃跟應龍,只見他瞬間化作一道黑光,準備從身後的預留通道逃之夭夭。

「哪裡逃?」羅睺本體大吼一聲,立刻飛身進入廣場,想要將對面的分身徹底滅殺。

嗡……

就在羅睺本體來到廣場中央時,女魃的頭頂突然飄出一把黑色的大斧虛影,還有一朵滅世黑蓮的虛影。

這兩道虛影正是洪荒與魔界的世界烙印,當他們剛一對上,就彷佛共鳴一般,在女魃的頭頂激蕩出道道黑色漣漪,隨之而來的,正是充滿了公平,仁慈,和平,敬畏的大道之力。

整個過程說起來很麻煩,但其實只在一瞬之間。

「羅睺分身,你真是好手段,好算計!」李軒嘆了口氣,立刻化作一道流光,沖向了法陣內的應龍跟女魃。

作為祖龍的好友,應龍跟女魃,李軒卻是不得不救。

豪門替嫁:總裁,我不做契約新娘 轟!

混沌色的光芒瞬間籠罩了整個地下廣場。

此刻地面之上,彷佛發生了一場十級地震,不論是九黎部落,還是炎黃部落,皆默契的停止了爭鬥,以抵擋這次突如其來的災難。

最終,地面終於歸於了平靜,在族內眾多修士的護佑下,兩個部落卻是有驚無險,安然度過了一劫。

其實眾人皆不知道,如果不是李軒用自己的大道之力勉強化解了此次危機,方圓百萬里內,怕是再也不會有生靈存活。

………

一處遠離炎黃部落跟九黎部落的山谷中,已經恢復如初的應龍跟女魃恭敬的跪坐在李軒不遠處。

至於李軒,則雙手環胸,背對著應龍跟女魃,望著空中越聚越多的烏雲靜靜出神。

到了此刻,一切都已水落石出。

那座地下廣場的法陣,其實就是一個陷阱,一個專門用來算計羅睺本體的絕世神坑。

李軒已經能夠猜出,羅睺分身定是利用分身與本體之間的聯繫,將大道之力的消息「不小心」泄露給了本體,只不過,這個消息應該是虛虛實實,半真半假。

對於羅睺本體來說,洪荒內能讓他動心的東西已經不多,大道之力無疑是其中之一。

這個王妃愛逃家 而羅睺分身正是充分利用了這一點,才有了不久前的那一幕。

至於為何要挑中應龍跟女魃,李軒也有了猜測。

如果他所料不差,應龍跟女魃身上的天地業位就彷彿是「增幅藥劑」,可以讓被誘出的大道之力威能達到極致,只有這樣,才能將羅睺本體滅成渣滓。

而羅睺分身之所以帶著應龍跟女魃在外面整整轉了三天,也不是無的放矢,這三天時間,正是羅睺分身給他本體準備的趕路時間。

可以說,這一切都是羅睺分身的布局,而事情的結果也沒讓他失望,在大道之力面前,除了李軒這個特例外,羅睺本體卻是死得不能再死。

雖說十二品滅世黑蓮只剩下了一品,但在本體消失的情況下,只要給羅睺分身足夠的時間,他最終會變成另一個本體,進而將滅世黑蓮再度補全。

一個更加難纏的對手,遲早會出現在李軒面前。

良久后,李軒收回思緒,轉身望向了應龍跟女魃。

「你們兩個的劫數已過,當真是可喜可賀,等你們返回炎黃部落時,正好替貧道給人皇捎一枚傳信玉簡!」李軒說完,一枚紫色玉簡緩緩落在了應龍面前。

「前輩放心,晚輩一定不負所托。」應龍將玉簡收入袖中,沖著李軒恭聲道。

「好了,此間的事情已了,你們走吧!」李軒擺擺手,示意兩人可以離開了。

不過當應龍準備動身時,女魃卻是望向李軒,看上去欲言又止。

女魃的異狀,李軒當然看在了眼裡,他淡淡一笑:「仙子有什麼疑問,儘管問吧,只要不涉及天機隱秘,貧道一定會給你個交代。」

對於這個願意捨身救夫的火辣女修,李軒還是很有好感的。

女魃心中一喜,躬身使了一禮后,才開口問道:「以前輩的實力,為何不直接滅殺了那個羅睺分身,從而斬草除根呢?」

想當初,李軒沖入法陣內部時,女魃雖然還是處在殭屍狀態,但神志卻恢復了些許,她看的很清楚,在漫天的未知力量下,羅睺本體猶如烈日下的白雪一般,轉眼之間,便被化作了血水,進而消失的乾乾淨淨,而李軒則同,在那股未知力量的籠罩下,他不僅巋然不動,更是將那股未知力量消散無形,孰強孰弱,當真是一目了然。

女魃確信,如果李軒想追,那個羅睺分身一定跑不掉,可讓她不解的是,李軒並沒有那麼做,而是直接帶著她跟應龍來到了這裡。

在應龍跟女魃的注目下,李軒苦笑道:「不是貧道不想滅殺羅睺,而是不能那麼做,如果不是這次的變故太過突然,說不得,貧道還會救那羅睺本體一命。」

李軒的話,卻是讓應龍跟女魃面面相覷。

停了停,李軒繼續道:「人族體內皆有羅睺精血,所以人族不滅,諸惡不盡,羅睺自然也不會死,如果貧道真將他的本體和分身全部滅殺了,他為了重新凝聚法體,必然要在人族內部興風作浪,製造無數殺戮災劫,以便吸收由此產生的業力和戾氣,這麼一來,人族就要遭難了!」

待李軒話畢,下首的二人已是悚然大驚,應龍突然想到一點,不由脫口道:「此番變故中,羅睺的本體已經覆滅,人族豈不是……」

雖然應龍沒有說完,但其中的含義已經不言自明。

李軒站直了腰身,背手望向已經烏雲蓋頂的蒼穹,苦澀嘆道:「是啊!洪荒的亂世就要到了……」

聖皇大殿的門廳前,軒轅黃帝抬頭望著有些陰沉的天空,神情分外凝重。

正所謂春雨貴如油,此時的洪荒正值春耕時節,天降甘露本是一件讓人欣喜的大好事,可不論是越聚越多的烏雲,還是漸漸揚起的疾風,都讓軒轅黃帝格外壓抑。

忽然——

一道溫柔的女聲在軒轅身後不遠處悄然響起。

「陛下,馬上要變天了,還是先到內殿暫避一下吧!」獨自趕來的九天玄女柔聲勸道。

「哎……」軒轅黃帝搖搖頭,長嘆道:「已經整整三天了,應龍跟女魃兩位仙長還是沒有消息,為夫實在是有些放心不下!」

見到自己的丈夫滿是擔憂,九天玄女不禁一陣心疼。

作為軒轅黃帝的紅粉知己,九天玄女很清楚軒轅黃帝現在面對的壓力有多大。

就在不久前,大地突然搖晃開裂,無數建築毀於一旦,那駭人的情景,九天玄女現在想起來,都是心有餘悸。

情意款款,首席的小淘妻 雖說在眾多修士的護佑下,部落內並未出現太多傷亡,但這次異象已經被看成是大凶之兆,深深打擊了人族的自信。

在此關鍵時刻,如果作為天庭使者的應龍和女魃再出了意外,炎黃部落的士氣必然一跌到底,要是九黎部落趁機來攻,後果絕對難以想象。

就在九天玄女準備勸慰軒轅黃帝一番時,一藍一紅兩道虹光依稀出現在了天邊。

正是告別了李軒,急速趕回炎黃部落的應龍跟女魃。

應龍跟女魃的安全歸來,卻是讓軒轅黃帝心懷大慰,一番見禮寒暄后,應龍,女魃遂被迎進了聖皇大殿。

因為早已得到李軒叮囑,所以應龍跟女魃並未將這次遇到羅睺的經歷對軒轅黃帝詳明,只推說遇到了危險,得逢李軒相救,才能安然脫險。

軒轅黃帝不是沒有眼色之人,他見應龍跟女魃不願提及此事,索性不再深究,不過當他從應龍手中接過那枚李軒的傳信玉簡時,仍是不禁雙手一顫。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