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洛基注意到,這個冒險者背著的武器,正是蠻錘武器店出品的『精靈禁衛軍鋼鐵十字弩』,看來手指手臂等特徵,他應該是個弓弩手。

阿奇爾解釋道:「喬迪現在是一個商團的副團長,他說想要購進你的武器貨物,這種讓你們武器店賺錢的事,我當然要第一時間告訴你。」

商團?之前也有貿易商人找過他,不過都把價格壓得很低。

洛基沒必要理他們,如果不是為了籌建『健身中心』的話,他可能現在會把金幣,投資建立自己的商團隊伍。

娃娃臉喬迪友好的笑了笑,然後鄭重道:「洛基先生,你打造的武器被低估了,在森金鎮只能低價出售給冒險者,但如果把鋼鐵十字弩運販運出去……」

半精靈喝了一口朗姆酒,說道:「直接說你們能出多少錢,不要拐彎抹角。」

喬迪點了點頭說道:「比你們賣給冒險者還划算,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價格,但有一個條件。」

「說來聽聽……」

「簽訂契約,由我們商團獨家販運,不能再把武器裝備賣給其他商人。」

洛基皺了皺眉頭,這娃娃臉是個很精明的傢伙,沒準大頭都會讓他賺去。

但商團建立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完成的事,滑輪弩弓也容易被仿製,說不定等他商團建立起來,這種武器都泛濫了。

既然決定了,也沒必要再猶豫什麼,洛基與娃娃臉一陣爭論之後,終於達成了雙方都滿意的交易價格。

阿奇爾為半精靈感到高興,多叫了幾大杯朗姆酒,與喬迪痛飲起來,但他自己卻先醉醺醺的趴在桌台上,不一會打起了呼嚕。

洛基趁著他們痛飲的時候,去了趟冒險者工會。

並順路找上幾個熟悉的民兵或冒險者,多渠道打聽了,關於『好運星商團』與喬迪的虛實,發現對方沒有說謊。

當然小心無大錯,洛基謹慎也是正常的,前世眼花繚亂的商業、電信等騙術,連他都不敢說都能分辨得出。

回到閃金酒館后,洛基發現,娃娃臉已經寫好了一張草草的契約,跟之前商定好的差不多,已經可以簽訂,洛基拿起筆卻又被阻止了。

喬迪一張娃娃臉,有些醉的發紅,「抱歉,我剛我喝的有點多,差點忘記了要和我們團長商量一下。」

半精靈皺了皺眉頭,放下手中的羽毛筆,似乎在等著對方的解釋……

「洛基先生,可以的話,我邀請你去我們在森金鎮的商會據點,與我們團長再商量一下,把契約確定下來。」

「現在有些晚了……」

喬迪咧了咧嘴,說道:「商團還有販運的女奴,什麼種族都有,團長一定會非常歡迎你,我的半精靈朋友……」

半精靈笑了笑,說道:「好吧,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好運星商團的真正規模。」

阿奇爾忽然有些轉醒,喃喃道:「女奴,有沒,有精靈族的,我要見識,見識……」

洛基喊過來一個熟悉的鐵盾成員,讓他照看一下徹底醉了的阿奇爾,別讓這紅頭髮的傢伙在說什麼胡話了。

半精靈與一身酒氣的喬迪,順著灰濛濛的街道,直接去了好運星商會的駐地。

這處駐地的房屋,看起來規模不比一般商會差,加上旁邊幾個倉庫,就算是租的,也要花費不少的錢。

商會裡面的燭火燈光有些灰暗,半精靈與娃娃臉喬迪,一前一後走了進去。

這時候,商會的大門突然被從外面關上,堵住了離開商會的路,而灰暗的環境中,裡面也出現了一個冒險者打扮的強壯身影。

喬迪驚聲問道:「你是誰?商團其他人呢,你把他們怎麼了……」

像鐵皮摩擦般沙啞的聲音,從前方那強壯身影傳來,「還剩兩隻老鼠。」

「你們等不到答案了,與好運星商團一切陪葬吧。」

喬迪拿下背後的鋼鐵十字弩,對著冒險者身影射了一箭,卻被戰鬥直覺輕易躲了過去。

娃娃臉有些驚慌後退,還不忘拉上半精靈,「洛基,我們快走,一定是盜賊團的可怕傢伙。」

一道鋒利的反刃,突然劃破空氣,帶出了一片不少的血液,點點血滴灑落在地上。

喬迪捂著手臂的傷口,一張娃娃臉滿是震驚,看著半精靈道:「洛基,你在幹什麼?」

洛基收回了戰術爪刀,左手取下背後的圓盾說道。

「你認真的程度,有點像一個合格的演技派,一般人可能就信了……」 喬迪的一張娃娃臉,無辜又震驚道:「洛基,你在說什麼呢?」

半精靈又指了指黑暗處,那裝神弄鬼的冒險者身影說道。

「讓他也不用演了,把你們埋伏好的人都叫出來把,我只有一個人……」

聲音頓時安靜了下來,片刻后,娃娃臉陰沉了下來。

他之前醉醺的表情不見了,舔了舔手上的傷口,嘴角留有一些詭異的血色。

「半精靈,感覺很敏銳,竟然被你察覺到了……」

喬迪說道:「不過發現了也沒什麼,反正你都要死了,祈禱自己別那麼痛苦吧!」

洛基一臉的平靜得道,「還是別說那些大話了,看你裝了這麼久,我都不忍心打斷你了!」

以他平時的警惕性,提前發現對方找的,都是一些蹩腳的說法和借口,目的為了把他引來這個地方,還說什麼女奴誘惑。

更何況保持開啟的空間視覺,與微光夜視的同步觀察下,娃娃臉一點酒後的身體正常反應都沒有,可能提前服用了藥劑中和酒精,醉酒的表現都只是裝出來的。

至於好運星商團副團長身份,雖然不知道真假,這些人一定是不懷好意而來。

『嗡』的一陣弓弦顫動聲響起,半精靈提前做出應對動作。

帝王本壞:臨時王后要出逃 鋒利箭鏃射在了一面金屬盾牌上,發出了一聲金屬碰擊聲。

隨著這聲攻擊,一堆商品貨物的後面,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十多個身影。

這些人多是一些冒險者裝束打扮,所持武器各有區別,看面部身體特徵,洛基從沒在森金鎮見過他們。

左手臂穩穩持住鈦合金圓盾,通過金屬顫動,洛基微微感受這股箭矢的力道。

並快速在空間視覺上標註,這名這弓箭手敵人的威脅程度——四五級學徒水準,達不到職業者的程度,但遠程攻擊還具有一定的威脅性。

「娃娃臉,我就說你那套麻痹獵物的表演,過於麻煩了。」

那聲音沙啞的強壯冒險者,輕蔑的道:「一個半精靈而已,聽說有一階弓弩手的冒險者實力,但他沒帶弩弓,實力可能連職業者都算不上,反正也是死活不論……」

作為被議論的獵物,半精靈面無表情。

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白色面具,有些像是老式冰球面具,然後戴在了臉上。

傑森面具留有一排圓點的孔隙,並不會對呼吸造成影響,帶一點金屬的冰冷,反而讓人頭腦更加清醒。

突然,他抽出胸前別的『印第安戰斧』,左手保持著舉盾姿勢,但右手臂猛地爆發用力,『嗡』的一聲,單手斧猛地被投射了出去。

一名正要圍攻他的冒險者,只覺得眼前一道黑光,旋轉的單手斧向他飛過來。

這名冒險者匆忙的躲閃過去,旁邊的同伴卻清楚的發現,那投斧攻擊的目標並不是他。

旁邊的一簇燭火光亮,被投斧給破壞,周圍頓時更暗了。

沙啞的聲音帶著一絲嘲弄,「這個半精靈在幹什麼,想和我們玩『黑暗捉迷藏』嗎?那你可找錯人了。」

這名冒險者的強壯身影,身形敏捷如同一個盜賊,以黑暗為掩護,也一同向半精靈靠近著。

娃娃臉趕忙說道:「活捉半精靈,留住他的腦袋,他是我的獵物……」

舔了舔嘴唇,他端起鋼鐵十字弩道:「我要把半精靈尖耳朵割下來,看是不是聽到你們這群笨蛋的聲音,才讓我被發現的……」

『嗖』的一聲輕響,弩矢劃破黑暗,卻有些射偏了。

半精靈站在原地,好像提前感覺到弩矢的彈道,卻連一點躲閃都沒有……

感受到手臂傷口的影響,喬迪暗罵了一聲,重新把鋼鐵十字弩架在一張桌子上。

有些灰暗的環境下,洛基手持單手劍與圓盾,他並沒有刻意挑選敵人,而是迎著幾個人的圍攻,直接沖了過去。

半個肩膀抵住圓盾,使用格擋衝撞的專精動作。在一名冒險者還未揮出雙手劍時候,盾擊就已經打斷對方攻擊。

接著,洛基的單手劍快速劃過,在對方無防護的大腿,精準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斷筋』,職業者才能接觸到的專屬技能,半精靈以單手劍使用出來。

雖然動作招式威力不如原版,但以單手劍的鋒利靈活,只要掌握好精準力度,也能讓敵人失去行動反抗能力。

「該死,幹掉他。」

旁邊一聲疼痛的怒罵,另是一個手持斧盾的冒險者,以撞擊的方式沖向半精靈,兩面盾牌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杉木圓盾強度不如金屬盾牌,但這股撞擊力道實實在在,洛基感覺身體一陣壓力,旁邊的敵人又圍了上來。

最近的訓練頗有成效,讓半精靈力量與體質都有不小增長,對一些擅長力量的冒險者,也能不落下風的支撐住了。

金屬強弩一聲弩弦激發響聲,卻被戰鬥聲音所掩蓋。

一支弩矢突然劃過黑暗,箭鏃的鋒利寒光,正向著洛基的後背肩膀射了過去。

貼身甜寵 彷彿背後長了眼睛一樣,半精靈左手一帶,圓盾被他手腕一下拖在後背,正好擋住了身後的弩矢。

「拿著鋼鐵十字弩,對付他的設計製造者,你還真選錯人了……」

慘白色的傑森面具后,半精靈竟然還有時間,大聲嘲諷遠處偷襲的對手。

舉著斧盾圍攻的冒險者,好似找到了機會,一聲怪叫大喊,沉重的斧頭向著半精靈的肩膀劈了過來。

『傭兵之踵』的腳步動作快速移動,卻並非躲閃,而對著這名兇狠的敵人,迎面撞了過去。

堅固的白色金屬面具,狠狠撞在持斧盾冒險者的口鼻處,鼻骨連同堅硬的牙齒,同時被撞斷。

『咔~嚓』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響,連旁邊圍攻的人也聽得清楚。

本來氣勢洶洶的冒險者,突然慘叫起來,但痛叫了幾聲就沒了聲息,骨骼的碎片刺入他的腦袋,造成了致命傷害。

洛基手中的鋒利單手劍,並沒有因為這次『鐵頭功』有所停頓。

他反而抓住一下機會,又深深刺入一名敵人的胸腹中。

單手劍來不及拔出,半精靈又抽出一柄單手斧,『印第安戰斧』比較輕便,他平時都是攜帶兩柄。

戰鬥危險而又殘酷,但也發生在極快的時間內,連遠程的弓弩手,都沒時間射出過幾次,真正有威脅的攻擊。

那個聲音沙啞的冒險者,只用一條手臂,就推開身前兩個同伴。

「蠢貨,一個半精靈這麼久都拿不下。難道下了馬獸,你們就成為一群軟腳蝦了嗎。」

空間視覺這一會時間,搜集到周圍敵人大致的屬性數據。

其他人圍攻的看似危險兇狠,但與半精靈屬性相差並不大,只是數量上更具有優勢罷了。

與這名冒險者雖然還沒交手,但憑敏捷動作和身材觀測,屬性都超出他的同伴,並且具有一階職業者的實力。

接著,這名冒險者應該是個頭目,他單手反握一柄長匕首,陰森的說道:「半精靈,被我們暗語之柱盯上,你應該乖乖跪下任命的……」

「現在你反抗,只是會死的更加痛苦。」

暗語之柱?

…… 暗語之柱?半精靈的記憶儲存中沒有印象。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夥人不屬於森金鎮,還不是普通的冒險團,反而更像是匪盜團、雇傭兵的作風。

一定是有什麼人雇傭了這些傢伙,想要自己的命,半精靈的腦中瞬間閃過幾個名字,多是利益有衝突的人。

冰冷的傑森面具后,洛基直截了當的嘲諷:「暗語之柱,從沒有聽說過,你又是哪個無名氏?」

這名體型壯碩的冒險者,一臉的陰寒的看向半精靈,沙啞的說道。

「剔骨者–盧多恩,記住這個名字,半精靈,這是讓你死去都會害怕的屍體發抖的名字……」

洛基暗地裡皺了皺眉頭,謹慎的觀察著對方。

視神經呈像上,顯示一些以立體圖像估算出的身體數據,各方面屬性,都要超過半精靈。

姓名:盧多恩(剔骨者),身高:189.2cm,體重:102.5kg,力量≥1.7,敏捷≥1.5,體質≥1.8

看剔骨者盧多恩的一些握持匕首的動作,進階職業的方向,應該像是冒險工會曾交手過的格鬥盜賊的路子。

但與記憶中的一階格鬥盜賊安其羅不同,這個剔骨者帶著一雙黑手套,只單手持短刃,而左手空空,並沒有副手武器。

「副團長,留下半精靈一口氣,別讓他死的太快。」

「查普林、克羅他們被殺死了,我的剝皮手藝最好,一定會讓半精靈付出代價的……」

暗語之柱活下來的一些成員,後退讓出來一片空地。

這些匪盜成員臉色兇狠的用語言恫嚇半精靈,彷彿對發已經成為案板上的肉一樣。

在一部分黑暗的掩護下,剔骨者快速的衝過來。

他的腳步靈巧而敏捷,有些像是『遊盪者戰舞』的盜賊專屬技能。

『腎擊』長刃匕首斜刺而來,偷襲向半精靈的腰部,閃著寒光的鋒利短刃,相信普通皮甲根本無法阻擋。

『鏘~』的一聲金屬撞擊聲,洛基半轉身,直接以左側盾牌抵擋,同時印第安戰斧斜劈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