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知道,龍行亂身前的這團金色火焰,真的就不是神武境的力量,完全就是聖境的力量!

只有聖境的力量,能夠做到分解他的能量神龍和劍龍,除此之外,神武能量,沒有一個能讓方恆的神通有這種變化。

「這是我的龍神血脈中最為珍貴的能咯昂,龍神之炎。」

就在這時,龍行亂也是看著方恆,淡淡說話了,「龍神之炎,數量非常有限,所以凡是我們龍家的人,不到生死關頭,或者不到突破的關頭,是絕不會動用的,而現在,我用了,我把本來準備突破聖武的龍神之力,拿了出來,對付你。」

話語說完,全場的人身體都是顫抖起來,一個個的眼神看著龍行亂完全是震撼。

為了對付方恆,龍行亂把自己準備突破聖武的能量都給拿出來了。

或許這個舉動很傻,或許很不值,只是就龍行亂的這個魄力,就太值得讓人佩服了。

方恆也是眉毛挑了挑,下一刻就點了點頭,「原來如此,你的意思是,如果輸給了我,突破聖武,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徹底的擊敗我,對吧。」

「不錯!」

龍行亂點點頭,「我說了,你在我的眼裡,只是踏腳石,可如果我輸給了你,那我成什麼了?那時候的我,怎麼有臉繼續突破?」

「呵呵,很好。」

方恆這時候一笑,道,「最後的最後,你總算是拿出了一些魄力,很好很好,這樣的你我擊敗了,才有價值。」

叮嗖嗖!

話語說完,方恆的手指就是一彈自己的真武劍,真武劍發出了清脆的聲音,那在外漂浮的萬餘神劍也紛紛的回到了方恆的真武劍之內。

之後,方恆反手一插,直接把真武藉入到了劍鞘之中,也變得赤手空拳起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眼神一縮,他們不知道,方恆吧劍收起來做什麼。

只是戰台上的天才這時候卻都是眼神凝重起來,他們也感覺到了方恆體內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升騰出來了。

龍行亂之前運轉的能量,好像是偉岸存在的蘇醒,方恆現在運轉的能量,就好像是太古黑洞的迸發。

那是一望無盡的黑,一望無盡的吞噬。

那是黑暗之門。

轟!

爆炸聲響起,方恆的身上猛地噴發出了一股漆黑色的能量了,下一刻,這漆黑色的能量就直接在方恆的面前形成了一座巨大無比的門戶。

此門一形成,立刻之間,龍行亂胸前的金色火焰都是晃了晃,似乎有了些不穩。

「原來如此,不出我的所料。」

就在這時,龍行亂卻是淡淡道,「我就知道我用能量對付你的話,你一定會用黑暗之門的。」

「你錯了。」方恆卻是曳,「這隻不過是一個備用手段而已,我的黑暗之門,能夠吸收超越我三倍以上的能量,而你面前的這金色火焰,明顯已經是超越了我三倍以上的能量,超出了我最多能吞噬的範圍,我要用黑暗之門,那是必敗無疑。」

「是么?」

龍心亂眼神一閃,直接道,「那你能用什麼?」

「呵呵,我當然是用我的寶貝。」方恆笑道,下一刻方恆就手掌一揮,轟咔一聲,一個巨大無比的青色丹爐,突然間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這丹爐只是一出,立刻,一股濃郁的葯香傳遍全場,讓全場的人都是精神一震。

「聖器丹爐!我的天!」

「大寶貝啊b是大寶貝!」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

看到方恆拿出了聖器丹爐,四周的眾人也立刻都開始驚呼起來了,一個個的眼神充滿了震撼和期待。

聖器丹爐,那是只在太古和上古時候頂尖煉丹師的手裡出現過,現在出現在了方恆的手裡,這本來就讓人震撼。

此刻,方恆和龍行亂的戰鬥走到了最後這一刻,方恆還拿出了自己的聖器丹爐出來對付龍行亂,就這一個,就足以讓眾人期待了,他們都很想知道,方恆的聖器丹爐,會怎麼化解龍行亂的這龍神之炎。

「用這個么?」

龍行亂眉頭挑了挑,眼神中劃過了一道凝重之色,他現在是真的有些不確定了。

方恆要是用黑暗之門,或者其他的神器對付他,他根本是不會在意的,只是這聖器丹爐,就不一樣了。

很簡單,聖器丹爐,實在是太過稀少了,同時聖器丹爐,根據他的了解,也都是非常恐怖的。

擁有不下於一般聖器的能量和靈性,同時還擁有超越一般聖器的容納性和煉化之力。

根據他得到的消息,太古正邪大戰的時候,那幾個有著聖器丹爐的煉丹師在魔道武者眼中幾乎就是最為恐怖的怪物。

丹爐一晃,就是萬鈞神力,蓋子一打開,一轉一收,就直接把高手給裝了進去,只要到了聖器丹爐裡面,那不管是在大的神通,在恐怖的手段,最後都得生生被煉死!

知道了這些傳說,再看著施展聖器丹爐的方恆,這時候的龍行亂真的是有些拿不準了。

「咳咳,使用這種寶貝,是不是有些不公平了。」

就在龍行亂心裡有些拿不準的時候,一道話語突然從站台之外響起,聽到這話,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縮,看向了說話的人,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龍家的大族老。

看到龍家的這個大族老說話,樓青雲也是眉頭一挑,只是還不等樓青雲說話,一直保持沉默的夜人君就淡淡道,「這的確是有些過分了,使用聖器丹爐這種恐怖寶貝,這完全扭曲了這比武的公正性。」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都是身體一震,心裡暗道一聲好毒。

夜人君本來就是裁判,同時夜人君還是夜家的人,和方恆有矛盾,所有人都知道,是以在比武的時候,所有人也都在看夜人君會怎麼對付方恆,只是從夜人君出面到離開,夜人君,沒有針對方恆做任何的事情。

那時候眾人都以為夜人君到底是玄機閣記名弟子,手掌大權,卻不報私仇,是個人物,只是現在夜人君的說話,就一下讓眾人驚醒過來了,這哪裡是什麼不報私仇,夜人君一直就是在等著這一個機會,釜底抽薪!

他這時候的說話,真的是毒辣到了極點,夜人君本來就是裁判,他一說話,就已經代表了裁判的態度,樓青雲就算想要否認,也不能明面上否認了,不然那就是打玄機閣的臉,不能明面上否認,那隻能從側面否認,這是比武,側面否認,沒有力度,這就等於逼著樓青雲要和他站在一邊。

果然,這時候的樓青雲也是眼神一下冷漠起來了,直接看向了夜人君,「夜師弟,我讓你說話了么?」

「呵呵,樓師兄不要誤會,我只是覺得身為玄機比武的裁判,公正性,必須要保持。」

夜人君這時候卻是一笑,「我這樣,不算做錯事吧。」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看著夜人君的眼神都是充滿了警惕。

這傢伙,太陰險了,明明做了一件壞事,卻偏偏還不給人留下任何借口,最為關鍵的一點,這還是眾目睽睽之下。

就這一點,就能看出來這個夜人君心思有多縝密了,和這樣的人做敵人,那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算計死。

「呵呵,很好,夜師弟,你非常好,你的確沒有做錯事。」

樓青雲這時候也是冷笑起來了,看著樓青雲不停點頭,「不過,你說的卻是不對,方兄使用了聖器丹爐,龍行亂不也是使用了聖器長槍作為武器么?包括王天兄,他手裡的刀,也是聖刀,難道這都不行了。」

「龍行亂手裡的聖槍,王天手裡的聖刀,都是常規的聖器,可以理解,方恆拿出來的聖器丹爐,卻是太古都少見的寶貝,這種寶貝,怎麼能和常規聖器淪為一談?」

夜人君這時候淡笑道,「我想大家也都是知道的,聖器丹爐的珍貴性以及強大性,這可不是用簡簡單單的聖器兩個字,就能形容得了。」

這話一處,四周的眾人也都是沉默起來,樓青雲更是臉色難看,目光陰沉的看著夜人君,他真的沒想到,這個夜人君,竟敢否定自己。

這已經是不把他放在眼裡了,這讓他怎麼能忍得住。

當然,樓青雲臉色難看,夜人君也是心裡凝重,他也不想得罪樓青雲,樓青雲的實力,影響力,關係,都比他強太多了,只是方恆是他們夜家的大威脅,那他自然是要抓住一切機會除掉方恆的,哪怕得罪樓青雲,也要除掉方恆。

「嘿嘿。」

突然間,就在場中陷入了僵持的時候,一道冷笑聲想起了。

聽到了這話,所有人都是看向了冷笑聲傳出的方向,只見這時候的方恆,正在虛空中冷笑著看著天空上的夜人君。

「你笑什麼?」

或許是心裡壓力過大,夜人君這時候對著方恆問話了,「難道我說的有什麼不對么?」

「呵呵,夜人君,你想對付我,你就光明正大的來對付我,這樣我還能勉強看得起你,不過你在這時候耍這種手段,這可真是讓我失望了。」

方恆這時候笑著搖搖頭,「原來,你也是廢物。」

這話一處,夜人君的臉色立刻陰沉起來,「方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要對付你了,我不過是提出了正當的疑問……」

唰!

突然間,還不等夜人君的話語說完,一道煞白色的劍光猛然爆發出去,向著夜人君就衝過去了。

「什麼!」

看到這劍光,所有人都是忍不住驚呼一聲,夜人君本人更是眼神中閃過了意外和驚駭之色,身體一側,躲過了這一劍。

等夜人君躲過了這一劍的時候,所有的人,猜都是驚駭的看向了方恆。

只見此刻方恆腰間的真武劍,已經再次拔出來了,劍鋒所指,正是夜人君!

方恆,對著夜人君揮劍!

方恆在和龍行亂最為關鍵的戰鬥之中,對著裁判,揮劍!

這個行為本身,就已經是讓眾人震撼的了,更不要說方恆這一揮劍的意義了。

「大膽!」

短暫的驚駭之後,夜人君驀然爆吼一聲,「方恆!你身為玄機比武參加者,居然對本裁判進行攻擊!你眼裡還有玄機比武嗎!你眼裡還有玄機閣嗎!樓師兄,這等無法無天,不遵守規則之輩,就不應該擁有參賽規則……」

唰!

突然間,又是一道劍光爆發出來了,這一次直接奔著夜人君的嘴巴來,這讓夜人君眼神一縮,腦袋一彎,才躲了過去。

「閉嘴。」

就在夜人君還想再說話的時候,淡淡的兩個字從方恆嘴裡吐出,立刻之間,全場的人都震撼的看向了方恆了。

方恆這時候卻是轉頭,看向了龍行亂。

「這是你想要的么?」

淡淡的話語吐出,龍行亂頓時身體一震。

方恆卻是淡淡道,「你不是說,我是你的踏腳石么?為了踩過我,你把你準備突破聖武的能量都釋放了出來,就是要擊敗我,因為你覺得,無法擊敗我,就算突破聖武也沒有意義,只有擊敗了我,一切才有意義,那現在,這個算什麼?」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全場的人也都是呆住了,龍行亂也是眼神徹底的愣住。

方恆的話,不響亮,只是說出來,卻太讓眾人無言。

的確,龍行亂捨棄了那麼多,做了那麼多,流了那麼多的血,最後的最後,準備要一決勝負的時候,突然蹦出來一個夜人君。

這算什麼?

這是龍行亂想要的?難道龍行亂的戰意,龍行亂從開始到現在的辛苦戰鬥,就值這麼一個卑劣的人使用出來的規則手段?

「如果你就值這麼一個手段,龍行亂,那我真的沒什麼話說了。」

方恆這時候淡淡道,「我也不會再和你交手,我會直接離開這個戰台,然後我會離開天龍宗,但是你記住,這不是我怕了你,這是我恥與和你這種廢物為伍,這種虛假的勝利,我讓給你又如何?」

話語說完,龍行亂的身體也是劇烈的震動起來。

下一刻,龍行亂就猛然抬頭對著夜人君吼道,「夜人君!這是我和方恆的戰鬥!這是我和他的對決,你少給我插嘴!」

這話一出,夜人君頓時臉色一變,下一刻就喝道,「龍行亂!你以為我是再幫你么!我不是在幫你,我是正常的提出質疑!方恆用這種寶貝……」

「你給我閉嘴!」

轟咔!

喝聲吐出,龍行亂猛然隔空對著夜人君轟擊出了一拳,金色的拳影爆發出去,當場就讓夜人君的臉色變了,身體一轉,連忙躲閃了起來。

躲閃過去之後,夜人君才吼道,「龍行亂,你瘋了!」

「我說了,這是我和方恆的戰鬥,誰都不能插手!」

龍行亂爆吼一聲,下一刻就看向了樓青雲,直接道,「我願意和方恆打,我要和方恆打!什麼聖器什麼神器,我都不在乎,我就要和方恆一決高下!其他的,我不管,至於什麼玄機比武的名次,隨便!你們愛怎麼排怎麼排!」

話語說完,龍行亂再次看向了方恆,眼神中的戰意一瞬間升騰到了頂點,直接對著方恆喝道,「怎麼樣,行不行!」

話語吐出,方恆也是哈哈大笑起來,下一刻就道,「何止是行!簡直就是太行了!龍行亂,之前我說你廢物,說的不對,你能有這骨頭,那你也不是什麼廢物,你只是一個被傲氣遮蔽了雙眼的蠢貨而已,而現在,就是讓你這個蠢貨清醒的時候!來來來,咱們直接手下說話吧!」

轟咔!轟咔咔!

震動聲從方恆的體內響起,肉眼可見,方恆的雙手在此刻猛然合了起來,立刻,方恆面前那巨大的騰雲丹爐就開始旋轉起來了。 ??

看見了方恆的聖器丹爐開始旋轉,這時候的龍行亂也是咆哮一聲,身前的那一團金色火焰在這一瞬直接被他的雙手給生生擊碎!

「龍神炎爆!」

轟!

一股恐怖的金色火焰從龍行亂合起來的雙手中噴發出來,向著方恆施展的聖器丹爐就直接轟擊過去了。

轟咔!嗡!

爆炸聲傳出,肉眼可見,那金色的火焰衝擊到了方恆的聖器丹爐上,立刻讓方恆的騰雲丹爐都開始震動起來了,同時前行的速度開始停止,甚至有了些開始後退的跡象。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眼神一縮,方恆卻是暗中對著騰雲丹靈傳音道,「怎麼樣,行不行?」

「這是真正的聖力,同時還是蘊含了聖之意志的聖力,非常恐怖,我能扛得住,但是大哥就扛不住了。」

騰雲丹靈這時候對著方恆道,「畢竟大哥終究是半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